「對了,小老弟啊,那個庄宏興似乎是對你有著很大的殺意啊,這到底是為什麼?」王文遠隨後又問道。

歐陽博立即把當日在酒店發生的一切都說了出來,末了還說道:「庄宏興對我是必殺的,所以…」

「哼,這麼些年,莊家做大了,還真是翻了天了,我的兄弟他也敢殺。」王文遠怒火衝天拍著桌子罵道。

「不過你也別怕,有老哥在他們也不敢把你怎麼樣!」王文遠補充了一句。

歐陽博當然明白有兩個帝級高手在一旁,庄宏興是不敢把他怎麼樣,更不會殺到寇家來找他麻煩。

但是他不能讓自己處於無知的危險之中,所以庄宏興是必須死的,現在能夠利用的時候當然要利用一下了,至於以後怎麼去幫王家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那九多謝老哥了,不過,我不怕庄宏興明著來,我很怕他來暗的,那是防不勝防啊。」歐陽博裝作擔心的樣子說道。

「那小老弟你可有什麼好辦法?」王文遠也不想歐陽博出事,但他也沒有辦法。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歐陽博臉上掛著微笑道。

「說來聽聽,可行的話,老哥去給你辦了。」王文遠靠近歐陽博說道。

「是這樣,庄宏興的目標是我,而我一直呆在這個地方也不是個問題,所以我打算出去,引他出來,你們就在一個地方埋伏,打他一個措手不及,我想很容易滅掉他了。」歐陽博說道。

「啊~~你這不是要讓老哥我去偷襲他嗎?」王文遠突然後退了一步,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歐陽博說道。

他可是一個地元境巔峰修為的武者,這種事情他根本就做不出來,更何況還要他帶人一起偷襲,這不是很讓他丟臉嗎?

「這不是偷襲,而是為了保護我。」歐陽博點頭道。

見到王文遠不說話,歐陽博再次說道:「你看啊,我不是庄宏興的對手,一旦我落在他的手裡,鐵定是有死無生,到時候我都死了,自然是沒有辦法跟你們王家合作了呀。」

「你說的貌似也有些道理,可是我…」

「別可是啊,你只要記住這樣是保護我,也是為了王家就好了嘛,再說了,庄宏興死了誰知道他怎麼死的。」歐陽博打斷了王文遠想說的話,很認真的說道。

「唉~~好吧,為了保護你,為了王家。」王文遠語氣突然變得有些狠辣。

「那我就去準備了。」歐陽博一陣風一般的離開了。

這一次他是打算陰死庄宏興,自然是要布置好各個步驟才行的,一旦疏忽了,小命都會完蛋去。

所以離開了王文遠的住處,他換了一副容貌和一身的衣衫,徑直往大街上走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到處皆是談論著白天兩個家族競賽的事情,但說得更多的是歐陽博居然憑藉著聖元境的修為把雷家的家主給打死了,這才是他們的重點話題。

每一個武者扎堆的地方,或者是在酒樓中都在談論著這件事情,莊家下台了,寇家上台之後是不是也像莊家一樣,這個也是他們擔心的問題。

對於這些議論,歐陽博也只不過是搖搖頭,當做沒有聽過一般,開始朝著偏僻一點的地方走。

果然,還真是被他發現了這麼一個無人區,不是無人,主要是很少有人經過,這裡距離寇家的大本營不是很遠,在寇家的重點防範區域,他決定把位置選擇在這裡。

主要是因為這個地方不但人少,而且是一個容易埋伏的地方,到時候讓寇家的人聽到了動靜也不要過來就是了。

雖然並不寬敞,但是對於他來說,布置一個殺陣和一個幻陣絕對足夠了,布置好了陣基,把武器丟了下去,然後再一次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大街上。

他沒有返回王文遠的住處,而是直接朝著寇家走去,因為有些事情他必須要跟寇家交代一下。

因為變化了容貌的關係,門口的守衛去稟報之後才把他引入寇家。

此刻,寇家上下,一片火熱,因為寇家成功的成為了下一屆的巴興城掌控者,所以他們在舉行慶功宴。

「寇家主。」歐陽博來到主桌邊上叫了一聲。

「歐陽公子,請坐。」寇洪滿臉笑容的說道。

「不客氣了。」歐陽博也不客氣的就坐在了寇洪的身邊。

這一幕讓這一桌的其他人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因為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知道歐陽博本人的就是只有寇洪一個人。


「你們不用大驚小怪的,這是我以為遠方的朋友,大家就不要客氣了。」寇洪掃了一眼周圍說道。


聞言,大家才把目光轉移開去。

「寇家主,我是來給你個機會的。」歐陽博說道。

「什麼機會?」寇洪心中一動說道。

「我準備把庄宏興給幹掉,你明白是什麼機會不。」歐陽博傳音過去。

「幹掉?」寇洪近了一地的下巴。

要殺掉一個帝元境巔峰的高手何其艱難,但是在歐陽博說來居然如此淡定,能不嚇著他嗎?

可是,如果真的把庄宏興幹掉了,那巴興城在他們寇家的掌控下不是更加的安穩了嗎?就算還有個雷家,那也是距離滅亡已經不遠了。

「你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不是要你殺他,而是我引他出來,自然有人擊殺他,你就在庄宏興離開莊家的時候帶人過去說是接受掌控令牌,就可以輕易的拿下莊家了。」歐陽博說道。

莊家的最強者都被他騙走了,就算是莊家還有很多強者,但也絕對不是寇家的對手了。

況且,寇家也不是那麼簡單的,高手自然也是有不少,只要到時候按照正常的程序前往莊家接收掌控者令牌,莊家的人是不敢阻攔的,只要進去莊家,根本就不需要擔心莊家的陣法這一些東西了。

「你說的是真…真的。」寇洪滿臉驚訝的望著歐陽博傳音。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嗎?」歐陽博微微一笑傳音道。

「好,我同意了。」寇洪說道。

「我可說好了,巴興城的掌控權是你寇家的了,但是寇家的藏寶庫就歸我了,但是寇家所有的生意歸你們寇家接收,包括雷家也是一樣。」歐陽博道。

「同意了。」寇洪直接拍板說道。

藏寶庫那些東西都是死的,就算是有不少的好東西那又如何,只要巴興城在寇家的手裡,這些東西早晚也是可以賺回來的。

而如果不能滅掉莊家和雷家,早晚這兩個家族都是會跟寇家過不去的,正好現在有機會,當然是要乾的了,而且就是做大的搞。

雷家他不知道歐陽博還什麼打算,但是莊家肯定是會被滅掉的,因為歐陽博已經說了,只要先把莊家滅掉,調轉槍頭,滅掉雷家也不是問題。

畢竟雷家不一樣一些,雖然家主死了,但是還有一個司馬漢浪在,有他這個智囊在,雷家就不會那麼好對付,但早晚也是要打起來的,只是他們雷家有護族大陣,他們也沒有辦法罷了。

既然歐陽博敢這麼說,那麼他一定有辦法吧雷家也給搞定了,至於那些寶庫里的東西,他還真的沒看上。

當然,就算是看上了他也不會去拿,因為歐陽博的做法不但瘋狂,而且是最不能招惹的,有護族大陣他都不怕,那他還怕什麼?

「好了,你讓寇寒在使者居住的酒店門口等著,我一出門自然會跟他打招呼,他就給你們寇家發信號,你們就帶人前往莊家準備接收一切。」歐陽博說道。

「好,我知道了。」寇寒傳音道。

「那就這麼辦吧,我先告辭了。」歐陽博站起來說道。

「那個,溪瑤還…….」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歐陽博就像是一陣風一般的跑了。

他可不想在招惹什麼情債了,他已經有了三個妻子了,要是再來一個,還不知道她們會不會把他給撕了。

直到看不到歐陽博的背影,寇洪才吩咐她身邊的一位長老道:「召集家族所有的高手開會。」

長老得到命令離去,寇洪又專門把寇寒找來,讓他在使者下榻的酒店門口去等著,歐陽博跟他打招呼的時候他才可以離開,如果歐陽博不打招呼,他就只能是一直等在那裡。

做完這一切,寇洪心底也是無比的振奮,因為巴興城要重新洗牌了,而且是寇家一家獨大的局面了,以後誰還敢跟寇家過不去,不過他心裡也很清楚,這些都來自於歐陽博。


如果不是歐陽博整出這麼一個計劃出來,三個家族之間還不知道要對峙到什麼時候,現在好了,計劃很快就要開始了,巴興城也真正的快要被寇家完全霸佔了,他能不高興嗎?

只不過,高興之後,他心裡始終是覺得有些不安穩,至於為什麼,他現在還真的是說不上來,但不管是為什麼,他心裡都是興奮的,但對於歐陽博的忌憚也更加的深了。

!! 他能不忌憚嗎?

幾句話就利用他一個大家族幫他辦下了多大的事情,雖然他很清楚,這是雙方有利的事情,可是他還是很擔心歐陽博。

心中更是給自己下了一個巨大的主意,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能招惹到歐陽博,哪怕是吃了大虧也不能得罪。

當然,如果歐陽博可以跟他的女兒成為一家人,那就什麼也不用擔心了,只不過這樣的事情還真的得看看他女兒得意思。

他身為一家之主,但卻不是那種為了家族利益可以出賣孩子們幸福的長輩,所以這一切的決定權還是在女兒的身上。

一想到這些,他就急忙轉身離開了,徑直前往寇溪瑤居住的院子,有些事情他必須要跟他女兒談談了。

很肯定的是,寇溪瑤對歐陽博還動心的,但他自己有一種特殊的本領,就是他發現歐陽博不是不喜歡她,而是有一種什麼東西在拒絕著他,所以與老爹一番交談之後,她也在心中做下了一個決定。

至於歐陽博,他現在已經返回了王文遠下榻的酒店,把相關的事宜都給王老說了一個透徹,還把陣法的出入方式交給了他們。

這一下,王文遠還真的是被歐陽博又一次震撼到了,他很清楚,歐陽博的這個陣法雖然很小,也不是什麼有著很大殺傷力的陣法,但是陣法跟煉丹可是赤金大陸最吃香的人了。

他也沒有想到如果不是為了伏殺庄宏興,他還真的不知道歐陽博還有這麼一個本事,至少他此刻認為,能夠跟歐陽博合作是最好的事情。

此刻,庄宏興根本就不在莊家,而是在雷家的大堂之上。

為什麼呢?他也不想得罪使者,畢竟混元宗的底蘊實在是太深厚了,得罪了使者,早晚莊家也會完蛋,所以出現在雷家就是為了聯合雷家對付歐陽博。

他打算的是,即使歐陽博跟使者他們在一起,他們也會強行擊殺歐陽博,另外的人就負責拖住使者,只要殺了歐陽博,使者也就不在有什麼多餘的話。

因為歐陽博都死了,是這就算是上報混元宗,宗門應該也不會派人下來收拾他們的,畢竟為了一個聖元境的武者不值得這麼做。

「莊家主,請坐。」

此刻,從後堂走出來的正是雷家的第二個首領司徒漢浪。

「司徒,我庄宏興直話直說了,我今日來此就是希望聯合雷家對付歐陽博。」庄宏興說出了他的目的。

「莊家主,我也想給大哥報仇,但是你知道那小子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可問題是他一直跟使者走在一起,我們無從下手啊。」司徒漢浪冷著一張臉說道。

對於歐陽博,他是徹底的憎恨,突然出現的那一幕,連他都沒有想到,可是,他大哥就是那樣被歐陽博給拍死了,這讓他如何不恨。

「司徒,你不用擔心,雖然那小子一直跟使者大人住在酒店,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會出現的,只要他們出現,我們就有機會了,我負責拖住使者,你們負責擊殺歐陽博。」庄宏興憤怒的說出了他的打算。

雖然他很想親手殺了歐陽博,可是雷家沒有高手可以拖住使者,而他們更加不敢殺了使者,所以他自己出手,至於誰殺了歐陽博都沒關係了,只要是死了就成。

「這樣可行嗎?」司徒漢浪說道。

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啊,要是寇家也出手的話,他們的麻煩就會很大,畢竟現在寇家可是名正言順的巴興城掌控者嗎,發動戰爭,雷家也不敢說什麼。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要求你們雷家出動多少人,就是聯合你們,人多了也沒用,你們在寇家周圍布控,我在酒店周圍布控,只要它們出現,我們就直接滅掉那小子。」庄宏興道。

「好,我應下了!」司徒漢浪想了想,說道。

這件事情反正對他也沒有多大的影響,雖然他不是一個熱衷於權勢的人,但是大哥的仇是必須要報的,歐陽博怎麼個死法他也不是很在意,所以兩人基本上哈斯屬於一拍即合的那種。

「好,老夫告辭了,你們立即開始布控吧!有任何的消息兩邊相互傳訊。」庄宏興留下了一個傳訊用的東西起身離去。

「小雜種,我看你這一次準備躲到什麼時候。」司徒漢浪冷冷的罵了一句。

在歐陽博擊殺了庄宏興兒子的時候,他還是很欣賞歐陽博的,甚至是還提議要尋找歐陽博,拉攏歐陽博,可是當歐陽博擊殺他大哥雷彪的時候,他一心只有殺死歐陽博這一件事了。

所以說,庄宏興前來聯合他們,他想也知道這是在情理當中的事情,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寇家對雷家發難。

但按照庄宏興的意思來看,寇家應該不會輕易的招惹到雷家,開戰是早晚的事情,可是目前是不會的。

加上雷家還有護族大陣,寇家攻打是無法攻破進來的,所以他並不在乎,在乎的是如何殺死歐陽博報仇。

又是十日後,歐陽博在世間戒指中終於突破了聖元境中期,達到了後期初階,各個方面都有了一個長足的進步。

但是他感覺還是無法擋住帝元境巔峰的一招,但這些有什麼用,有時候殺人並不一定是要全部靠著修為來的。

這一日,歐陽博恢復到了競賽時的那一副容貌,緩緩的走出了房間,並且離開了酒店大門。

「你現在回去,今日準備行動,寇家主知道行動計劃。」

門口不遠處,歐陽博便是看到了寇寒正朝著酒店這邊張望,他靠近過去,立即傳音說道。

隨後都不用等寇寒回答,立即朝著另外一邊走去。

他當然知道雷家和莊家一定安排了不少的探子在門口,所以他只是傳音,並沒有跟寇寒見面,而寇寒得到了歐陽博的傳音也立即離開了。

當下各種消息也就傳了出去!

「哼~你個小王八蛋,以為藏了十日就算了嗎?今日你必死無疑。」得到消息的庄宏興一掌拍碎了桌子喝道。

隨後,他確定了歐陽博是單獨的一個人之後就離開了莊家,直接朝著歐陽博離去的方向疾馳。

就在他離開莊家家主大廳之時,雷家也收到了消息,十幾名高手也離開了雷家,朝著探子稟報消息的地方聚攏過去。

與此同時,酒店下榻的王老和他的手下也悄然的離開了酒店,直接奔向歐陽博地圖所畫的地方。

因為探子們只關注歐陽博的去向,並沒有在意王文遠他們,所以他們離開酒店,沒有人知道消息。

寇家,此刻,聚集了二百強者,在寇洪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朝莊家的方向出發。

對於寇家突然冒出這麼多的強者趕往莊家所在方向,眾人都知道,這些人是去接收掌控者令牌而去的,至於為什麼七日前不去,他們是不得而知了。

此刻的歐陽博,還在大神在在的一路上邊走邊看,他當然是知道他身後跟著多少狗腿子,但是他並沒有慌,在大街上遊盪了大約一刻鐘,他卻是轉身往回走。

探子們雖然不明白歐陽博是要幹什麼,但是一個個的急忙把消息傳遞出去,隨後又跟在歐陽博的背後。

「也是時候了。」歐陽博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自語了一句之後,快速的朝著他布置好的地方飛奔而去。

幾個呼吸之後,歐陽博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危險,心跳忽然間加速,他很明白,危機來臨了,而此刻他距離布置的陣法只有十丈左右的距離了。

「小雜種,還我兒名來。」

隨著一聲大喝,一隻大手從后伸了過來。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