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哥,那邊!」

小正太扯了扯葉飛的衣袖,而後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恩?」

葉飛順眼望去,頓時,一輛金光閃閃的馬車,也是印入到了他的眼帘之中。

「這是……你的馬車?」

葉飛嘴角抽搐,有些驚疑不定地說道。

「恩!」

小正太點頭肯定道。

這下輪到葉飛發愣。

他之所以會發愣,不因其他,只是因為眼前的這輛馬車,太過於奢華了。

雖然,像是黃金這等世俗之物,在他們修士眼裡,已是不入流的東西。

但很明顯,葉飛並不是本地土著,他乃是從地球上穿越而來。

因此,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身上,總是裹挾著那麼一些些改不掉的秉性,比如:跟著小正太這樣的貴族少爺談公平與人權;再比如,看到這黃金,便兩眼放光。

「這若是在地球上,得值多少錢啊!」


葉飛在心中感嘆。

「怕是可以買下一座城市了吧!這要是在地球的路邊,停著這麼一輛車,應該會被他人直接搶光吧!」

葉飛心頭髮癢道。

不要說被人搶光了,此刻就連他都有些按耐不住手癢,想要行動起來。


只不過最後,他還是忍住沒動。

「我連生死都闖過來了,還會被金錢所誘惑?哼,不過是一阿堵物罷了!」

葉飛冷哼,在心中這般不屑地對自己說道。

只不過,說歸說,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拿眼角的餘光,偷瞄那馬車。並且,此刻的他,是真的有些……走不動道了。

「葉大哥,你怎麼了?」

很快,小正太也是發現了葉飛臉上怪異的神色,而後他更是不解地問道。

雖然他知道,在世俗里,黃金是很貴重的東西。但在修士眼裡,這東西就一文不值。

畢竟,在修士的世界里,黃金可沒有一點價值,他們所使用的貨幣,可是魔晶。

而他,之所以會用黃金打造馬車,只是因為這東西金閃閃地,比較合他的眼緣罷了。

所以,此刻看到葉飛怪異的神情,他壓根就沒有往自己馬車這方面想。

在他看來,自己的葉大哥,再怎麼說也是中等神靈了,怎麼會看上這些好看卻不實用的東西。

「沒,沒什麼……」


聽到小正太詢問,葉飛自然不會與他坦誠,因為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太過於丟人。

「那你怎麼……」

聞言小正太還想繼續問些什麼。

但很明顯,葉飛卻是不會再給他這樣的機會。

還沒等到他把話說出口,葉飛也是趕忙催促道:「好了,別墨跡了。讓我們趕快去拍賣會場吧!早點到那邊,也好早點佔個好一點的位置。」

「哦,這倒也是!」

小正太點頭同意道:「那就讓我們走吧!」

一邊說著,他也是再次扯起葉飛的衣袖,朝著那輛馬車走去。

待到小正太與葉飛,來到馬車面前。

葉飛這才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輛馬車的炫目程度。

一輛由純金打造的馬車,就這麼擺在自己面前?

這若是還在前世,地球之上,絕對不是那個只知道打游的葉飛,所能夠想象得到的畫面。

所以,此刻他也是再次被這種閃閃金光,所帶來的強烈的視覺衝擊震撼到。

「少爺……」

然而這時,卻是一陣低沉的呼喝聲,傳入到了葉飛的耳朵之中,將他喚醒過來。

葉飛順著聲源,放眼望去。

頓時,一名老僕模樣之人,也是印入他的眼帘。

「這時我的馬仆,平日里,這輛馬車都是交由他來打理的。」

對於這個老人,小正太並沒有過多的介紹,只是這麼跟葉飛說道。

「恩!」

葉飛點頭,也是表示自己瞭然。

其實不要小正太介紹,葉飛也是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畢竟,小正太可是貴為道格拉斯家族的嫡系繼承人,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去駕駛馬車。

「葉大哥,既然你想要乘早,去佔個好座位。那我們就快些動起來吧!」

小正太提議道。

「恩!」

對於這一點,葉飛自然不會反對。

而後兩人也是一前一後,鑽進了馬車之後。

「駕!」


伴隨著一聲高昂地御馬聲,那輛由純金所打造的馬車,也是快速地駛動起來。

這一幕,也是再次讓葉飛感到驚訝。

只不過,這次,令他感到驚訝的,不是馬車本身,而是那位老僕的車技,或者,根本沒有車技可言。

此刻小正太的馬車,地行駛著,像是一個無頭怪物般,橫衝直撞著。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說是橫衝直撞,其實只有橫衝。

因為當很多人看到這輛,幾近於瘋狂的馬車,全都明智地選擇了避讓。

因此,除卻有些顛簸之外,這輛馬車也是並沒有撞到任何東西。

可即便如此,坐在馬車之中的葉飛,還是被嚇得有些臉色蒼白。甚至於,他一度想要下車步行,因為這樣會讓他好受得多。

這麼一來,他自然也是再次受到了小正太的鄙夷。

「葉大哥,你不是說要快一些,好早點到達拍賣行,以便佔個好座位么?怎麼,眼下又要下車了?難道你還想步行不成?」

小正太呶嘴,一臉不屑地說道。

冰城,雖然位處偏荒,但卻猶有他的規矩。而這禁止在城內飛行,便是他最大的規矩。

所以,一旦他們下了馬車,便是只能夠步行,不能夠飛。

對於這一點,葉飛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但如果要讓他在步行與乘坐馬車之間,選擇一種到達拍賣行的方式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

因為,眼下這乘坐馬車的感覺,實在是有些太過煎熬一些。

似乎看出了葉飛心中的想法,不由地,小正太臉上的鄙夷之色,也是更加濃郁了幾分。

「虧你還是一名中等神靈嘞,竟會害怕乘坐馬車?想當初,在冰封森林裡,不論是與銀月妖狼廝殺,還是與鬼魅暗殺團互搏,我可都沒見到過葉大哥你流露出害怕之意。可眼下,竟是這樣就被唬住了?真是沒有啊葉大哥!」

小正太搖頭嘆息,臉上也是擺出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我怕你妹!」

見到小正太這幅模樣,頓時,葉飛也是忍不住地想要爆粗口。

「老子連天上飛的都坐過,還會怕這地上跑的?只不過你這僕人的駕車方式,實在是有些……另類罷了……」

葉飛瞪大雙眼,也是惡狠狠地辯駁道。

「什麼,葉大哥,你坐過在天上飛的?是雙足飛龍還是獅鷲?」

聽到葉飛的辯駁聲,小正太也是一下便來了興趣,而後也是一下湊上前來,興緻沖沖地問道。

他曾在一些書籍中看到,在一些規模較大的城市裡,有著一種另類的飛行工具。

不同於車馬這類在地上奔跑的,這類交通工具乃是在天上飛的。

而這種交通工具里,最常見的,便是要屬雙足飛龍與獅鷲。

顯然,小正太也是將葉飛話里所謂的「天上飛的」,認為是這類東西了。

「什麼雙足飛龍與獅鷲?老子坐的是飛機!」

葉飛沉聲,對小正太說道。

「什麼?飛機?那是什麼類型的交通工具?哎,真是遺憾,我一直想要見識並且乘坐這種能夠在天上飛的交通工具。只不過,這附近地域都沒有,真是可惜啊!不過還是葉大哥你見識廣博!你快給我說說,這飛機,到底長什麼樣子……」

小正太一臉興奮地對葉飛說道。

「飛機長什麼樣……」

聽到小正太的問話,頓時,葉飛也是一下子變得苦笑不得起來。

說實在話,其實雖然葉飛穿越到這個世界,已是有一段時間。但他所去過的城市,就算只用一個巴掌,也是能夠掰算得過來。

雖然他曾經,也有過好好看看這個陌生世界的念頭,只不過,因為之前對抗寒家,花費了他不少的時間。

所以這個念頭,最終也是成為了泡影。

而等到他將寒家清理完畢,終於有時間去做自己事情之際,他卻是被離,直接丟到了這另外一個大陸來。

離之所以將他丟到此地,自然不是讓葉飛來旅遊的。

故而,此刻任務在身的葉飛,自然更是不可能去其他城市遊玩。

所以其實,他的見識並沒有小正太想象中的那般廣博,甚至於,連對方口中獅鷲與雙足飛龍這等東西,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過。

至於他口中所說的飛機,並不是他在敷衍或者是消遣小正太,而是他方才,心中真實的想法。

而眼下,聽到小正太如此的問話,頓時葉飛也是有些尷尬。

他自然不會跟小正太說,飛機這種東西,由鋼鐵鑄造,他不需要拍動羽翼,只是靠一種名為汽油的東西,便可以在空中飛翔,就跟你這黃金馬車一樣,珍貴到無以附加的地步。

縱使之前,葉飛已經和小正太,分享過了吸血鬼等地球上獨有的故事,此刻的他,還是不準備這麼說,因為這種說法太過於驚世駭俗。

眼下他所處的這個世界,雖然有著極度繁盛的魔法文明,但明顯,其在科技這一塊,還是比較落後的。

所以,葉飛思慮,他知道,就算自己說出口,小正太也必然接受不了。

因為他接受不了,便會當作笑話去看。

與其到時候讓小正太嘲笑自己,倒不如不說為妙。

也省得對方與自己一起糾結。

「飛機就是飛機……」

葉飛張口說道,「等到你去大城市裡,親眼見一見,便知道他長什麼樣了。」

葉飛聳肩,如此解釋道。

只不過這樣的解釋,明顯是令小正太感到失望的。

原本他還想再問些什麼,但當他看自己的葉大哥,並沒有進一步說話的**,他也不好多問什麼,只好作罷了。

車輪滾滾,馬車飛逝。

這樣粗暴的駕車方式,除卻有些危險之外,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這不,不過是幾分鐘罷了,葉飛與小正太,便是來到了拍賣場門前。

「特米爾拍賣行?」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