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剛剛我看了你們的格鬥,這是我第二次看到這種方式的戰鬥。第一次是在我小時候五歲的一天,當時我們並不在靈園,我和爹爹在一個山村住着,那時候爹爹是祕術中遠近聞名的術師。”嫣嫣的眼中似乎出現了一絲痛苦之色,隨即消失不見。看着衆人迷惑的神色,嫣嫣繼續向下解釋。“術師只不過是一種稱呼,就像你們稱呼有人做拳王,有人是格鬥家一樣。在我接受的理念中,在萬千的自然世界裏,各種各樣的能力層出不窮,一種能力的生出,都有無數的人們去研究,甚至以身試煉。而一種能力消失後,也一樣會不斷有人探究出新的能力。”頓了一頓,嫣嫣說道:“我的父親,厲靈,就是一個探究者,當然,他的表面的身份就是術師。”

“探究者,簡單說就是探究一切可以提升人類本體甚至是一切生物本體能力的一種人。他們有的時候爲了探究一樣技能,甚至不惜和同樣身位的人互相切磋,甚至大打出手。在我五歲的時候,家裏來了一位客人,那是一個有着火紅色頭髮和濃密的紅鬍子的人,後來爹爹叫我稱他納列大叔。納列是一個擁有多種能力的探究者,之後他曾經多次來過我家,與爹爹在小屋裏關上門研究着什麼。”

“直到那一天,不知道爲什麼,他忽然與爹爹爭吵了起來,吵鬧聲越來越大,甚至裏面傳出了動手的聲音。媽媽打開門去勸他們,結果被屋裏涌出的一團毛髮捲了進去,再也沒有出來……”

屋裏靜得連掉根針都能聽得見,幾個聽衆默不作聲。聶如龍伸手輕輕摟着嫣嫣,一隻手滑上她的粉背,輕輕拍打着以示安慰。嫣嫣將頭深深地埋進了聶如龍的懷抱,那種濃烈的悲哀將幾個人完全感染。過了好一會兒,嫣嫣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繼續說了下去。

“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什麼叫探究者,每天只是和媽媽出去採些漂亮的山花,或者去山溪裏洗菜,捉些小魚來玩。可是那天媽媽死了,死在了一個叫做納列的人手裏,就死在爹爹的面前,死在了那個探究黑暗能力的人的面前!”嫣嫣的言語中,似乎充滿了對厲靈的怨念。“從那以後,那個具有濃密鬍子的人就牢牢地佔據了我腦海,甚至具有相同膚色或者髮色的人,也會被我誤認做是他。我開始纏着父親——探究者厲靈教授我一些有關能力的東西。開始他並不理睬,可是受不了我的百般纏磨,終於開始答應了我的請求。”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確切地認識到了這個世界的博大,那種千奇百怪的物種和絢麗的能力深深地吸引了我,同時,我也明白了爲什麼那些人不惜任何代價地研究着這些東西,因爲那東西一旦墜入,就很難再脫身出來。在那些能力中,探究者厲靈研究的是關於一些喜歡黑暗的生物的能力開發,並且將它們的這種能力移植到人的身上。”

“後來,在他的鼓勵下,我也開始進行了探究者一些初步的工作。而在我加入之後,關於黑暗生物或者說厭光生物的能力研究也產生了新的東西,就是光線並不是唯一影響它們的因素。這裏涉及到的位面很多。其中就包括聲音。”嫣嫣擡眼看了看聶如龍,輕聲說道:“龍哥哥,你還記得我被襲擊的那晚嗎?就是錢放龍他們到靈園的那一晚。” 「哈哈哈………..果然是個廢物,如此不堪一擊的實力,也敢在老祖我的面前叫囂,真是不知死活。」

六陽真人哈哈大笑,囂張的說道。

「還有誰敢上來送死,西華道人,天**人你們這兩個廢物聽說也修鍊到了神念境的實力,敢不敢站出來?如果不敢就跪在地上,給老祖我學兩聲狗叫,老祖我心情一好,也許還會放了你們,如若不然,今天你們必死無疑!」

西華道人,天**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敢說話,也沒敢上前,只是把目光望向李雲奇。

「道友,為我爭奪一下臉面,將他擊退,最好是把他給我擊殺,不然的話我無法吞下這口惡氣!」雲親王傳音給李雲奇,氣急敗壞的向他說道。

他此刻的根本就掛不住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如果不是他的實力不濟,肯定會衝上去拼上一番。

「哼!一個散修,只是得到了大機緣,修鍊到煉神五重,不躲藏起來繼續好好修行,卻出來招搖,簡直就是找死!」

李雲奇冷哼一聲,走了出來。他身穿著一件黑色斗篷,把全身都包裹住,血氣絲絲外泄,看似鬼氣森森,十足的魔道魔頭的形象。

「你是什麼人?哪個魔道門派出來的小輩,不過是罡力境的修為,敢在老祖我面前放肆!」

六陽真人勃然大怒,他雖然沒有正規門派,但是實力不凡,就算是仙魔兩道的弟子見到他都要禮讓三分,如今被一個剛剛晉陞到罡力境『小人物』冷嘲熱諷,自然惱羞成怒。

說話之間,六陽真人五指連彈,道道純陽真氣向李雲奇激射,這是他修鍊的六陽秘法,乃是修鍊了數百年的玄功法門,如果打在人的身上敵人立刻法寶震碎,肉身直接溶煉。

「這就是你敢囂張的依仗?是不是太過兒戲了!」


李雲奇身上黑袍一震,骨拳連轟,罡力四射,震蕩虛空,把六陽真人的純陽真氣全部轟爆,絲毫近不了他的身。

「嗯?小輩還真有些實力,不過老祖到要看一看,你在我的面前能走上幾招!」

六陽真人全身一展,騰空而出,手掌張開,猛的向李雲奇蓋壓了下去。

『真人境』最大的厲害之處,就是能凝聚天地靈氣為法陣,出手之間極為強橫霸道,氣吞天地。雖然六陽真人不抵袁劍空,袁奉仙的修為深厚,但必竟也是煉神五重,真人境的強者,有自己的獨道之處。

「六陽六法,蓋壓太極!」

一掌轟下,虛空之中到處都是法陣,把李雲奇包括雲親王等人全部罩在其中。

「五倍戰力,白骨神拳!」

李雲奇全力爆發,骨拳橫空出世,與六陽真人的一掌撞擊在一起。

他知道,此刻不出全力根本就無法壓制對方,真人境的人物每一個都是強者,沒有那麼容易就能被擊殺。

轟隆!

拳掌相撞,整個空間都被打的爆炸,坍塌,二人同時向後連連退卻。

相比較之下,還是六陽真人佔了優勢,必竟境界在那裡放著,但他也有些臉上不好看。要知道對方只是罡力境的人物,與他差了三個等級,他全力都擊殺不了對方,讓他臉上如何能掛的住?

「你這魔頭,到底修鍊了什麼樣的魔功,居然能與我抗衡,不過你也只是能多活一時間,只要老祖我的法寶一出,你必然要被我擊殺!」

「五色雷珠!」

六陽真人五指一張,青白紅綠紫五個核桃大小的雷珠飛了出來,每一個都蘊含著爆炸般的力量,相當於上品寶器。來迴旋轉,循環不息,其中法陣環繞,綜合實力竟然能比的上一件絕品寶器!

五色雷珠被強大的法力催動,立刻當空轟炸,雷霆布滿虛空,激的眾人的頭髮都豎立了起來。

「一件絕品寶器就敢拿出來顯擺?」

李雲奇隨手一招,骨魔神宮旋轉著飛出,當空鎮壓,骨元之氣四處激射,五色雷珠散發出來的雷霆當場就被震滅。

這骨魔神宮其實就是披著下品靈器的外衣,內在卻是絕品靈器玲瓏金塔,裡面還有諸多高手一起催動,威力簡直就是鎮壓諸天,而且隱藏的也是非常好,不是煉虛境的強者根本看不出端倪。

「給我鎮壓!」

李雲奇雙目之中魔光吞吐,骨魔神宮如泰山壓頂一般猛然下砸,一下就把六陽真人鎮在其中。

轟隆!

一聲巨響過後,六陽真人並沒有被生生砸死,而是雙臂高舉,硬生生的把骨魔神宮舉了起來。

不過他也是拼盡了全力,臉都變成了豬肝一般的顏色,如果他不是煉神五重真人境的修為,恐怕這一下就要被壓死。

「小輩!你竟敢用靈器級別的魔寶來鎮壓於我,你這是在找死,找死!」

沒等他的話說完,李雲奇一拳轟在他的臉上,把他的半邊臉都打的凹了下去,牙齒吐了一地。

「死到臨頭還敢與我這樣說話?到底是誰在找死?」

李雲奇冷冷的看著他說道。

「你敢殺我?我是煉神五重的真人,武親王最信任的人……….」

又是一拳崩在他的臉上,把他另一半的臉也打的凹了進去,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

「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別人用誰來威脅我,有後台的我都不怕,更何況你這沒有後台的廢物,還是給我死吧!」

李雲奇一記骨爪探在他的頭頂之上,魔功運轉,強行要把他煉化。

「武親王,救我!」

六陽真人撕心裂肺般的吼道。

他雖然實力高深,但到了生死時刻也不在顧及什麼,大聲的呼救起來。

「魔頭放肆!膽敢殺我的人!」


武親王也是煉神三重的強者,見到六陽真人就要被殺,立刻就要上前阻止。

雲親王這時帶著西華道人,天**人眾高手上前把他攔住。

「十二弟,怎麼你輸不起么?我手下的寒心道人被他打傷我也沒說什麼,現在他技不如人,被低他三重境界的人擊殺,如此沒用,難道你還想管?」

他此刻自然是揚眉吐氣,說話聲音比起剛才都高了許多。

他以前在大百多個大威皇朝皇子之中,雖然還算是有點地位,但其中有幾十位修鍊成了神念境以上的皇子,招攬了許多高手,死死的壓制在他頭上。平時做事情都束手束腳,現在有了李雲奇的幫助,實力大增,除了前十名的那幾個實力超強的皇子,其餘的人幾乎不在怕誰了。

「六陽真人!六陽真人!難道你真的就這樣被人擊殺?」

武親王連吼了兩聲,但此刻的六陽真人己經說不出話來,被李雲奇用魔功抽煉的全身顫抖,己經廢了。不由得惱羞成怒,似乎要發作的樣子。

「怎麼?武親王,難道你還要發作我不成?」

李雲奇陰沉沉的嘿嘿怪笑兩聲,打量著武親王,似乎是一頭餓狼在打量著小羊羔,凶煞的意念讓武親王這個煉神三重,神念境的強者都心頭髮寒。

現在的李雲奇,簡直就是凶威蓋世,自己都不知道擊殺了多少高手。身經百戰,氣度已經養成,一舉一動都可以將人壓迫得喘不過氣來,就算眼前這武親王,如果真的得罪了他,他也敢把之擊殺,沒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你!我就對你發作,你又能怎樣?」

武親王知道,能夠擊殺煉神五重高手的人,自己是招惹不起的。但想想這是大威皇朝的中州城,氣息又硬朗了起來,不願意在眾人面前示弱。

「哈哈,武親王不必擔心,像是六陽真人這樣的廢物,沒有後台,我廢了就廢了。武親王可是大威皇朝的皇子,我要廢你,還是要考慮一二的。雖然後果仍舊在我的承擔範圍之內,但我今天卻是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煩。」

李雲奇又是哈哈一笑。

武親王聽見這話,臉色又一變,他從這話之中聽了出來,李雲奇根本就沒把他這個皇子當回事。要不什麼叫做廢了他,後果在承擔範圍之內?就是說根本沒把他當回事,真要是殺他那也就殺了,根本不會在乎。

說話之間,李雲奇己經把六陽真人完全煉化,只剩下一具人干,隨手一甩從半空之中扔了下去。

「雲親王,今天我煉化了六陽真人,就用他的血元幫你提升到煉神三重,神念境,也讓我這裡所有人的都知道知道我的手段。」

李雲奇雙掌一推,一股強大的血元之氣打入雲親王的體內,血親王何等人物,立刻就知道是天大的好處到了,心中大喜,忙運轉玄功接納。頃刻之間,他的修為就開始瘋漲,實力一步一步開始攀高。

皇族弟子最不缺少的就是丹藥,所以晉陞境界最為缺乏的就是修為積累。就像是之前的文娟公主,李雲奇一幫助他貫注血元她就水到渠成的晉陞了境界。

雲親王也是一樣,六陽真人的血元一貫注進來,立刻就把他的修為推到了罡力境的巔峰,他也毫不忌諱,從身上拿出一葫蘆丹藥,足有一萬枚,罡力運轉之下全部碾碎,張口就吸了進去。 轟隆一聲巨響,強大的神念從他的身體之中,鋪天蓋地的湧現了出來,片刻的時間就成功晉陞了境界。

這一下雲親王可是得到了足夠的好處,雖然說之前他出了十萬枚法靈丹,但是能換到煉神三重的修為,足足是賺了許多。

要知道,晉陞境界不是你有丹藥就可以的,修為一途必須要自己一步一步的積累,沒有人會給你傳功。

就算有人肯捨去一般修為,把功力全部而你,那也只能得到他修為的三分之一就不錯了,要有很大一部分會浪費掉。在說世界上哪裡會有這樣的人,給多少丹藥也不會有人這樣做,命都沒有了,還要丹藥來做什麼。

「雲親王,六陽真人的這串雷珠你也拿去吧,如果用心祭煉,五枚雷珠可以全部晉陞絕品寶器,到時結成法陣,不比下品靈器的威力差上多少,甚至還要過之。」

李雲奇隨手一擲,六陽真人的那串雷珠也丟給了雲親王。

「好!」


雲親王接到手中,心中不由狂喜。

他自己所使所用,也就是上品寶器。雖然他有一定的財力可以購買到絕品寶器,但是卻有些捨不得,要知道一件絕品寶器也要七八億的價格,相比法靈丹也要七八萬,而且還不是那種遠古時期留傳下來的,如果是遠古時期留傳下來的至寶,最少也要十多億。今天得到這串堪比絕品寶器的雷珠,自然是欣喜若狂,至少之前十萬法靈丹的投資是全部回來了。

武親王見到這種情景,臉色變了再變,最後冷哼一聲,說道:「哼!想不到啊,六哥,就憑你這樣沒用的人,居然招攬到了這麼一位強者。不但毀掉了我一大助力六陽真人,還讓你也晉陞到了神念境,看來你真的要強勢崛起了。不過別說我沒有警告你,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排行在前面的幾位皇儲也會注意到你。到時候,我希望你還有這位高手,能夠安然的活得下去。」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還是擔心你能不能安心的活下去吧,沒有了六陽真人的輔助,你還有什麼可以值得驕傲的?」雲親王哈哈一笑:「咱們走!」

這一場爭鬥,十分的快捷。傳播範圍不廣,幾乎是三下五除二的事,倒也沒有引起一些什麼強大的存在的注意。況且這是大威皇朝皇子之間的勢力交鋒,這在中州城之中己經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一般人可以管的了的,也沒有人願意去管。

要知道整個大威皇朝都是人家的,誰管那不是自找苦吃?不過如果換是普通的高手在這裡爭鬥,早就引來中州城的高手來巡查了,甚至會引來煉虛境的人仙強者。

李雲奇贏得這一場爭鬥,把武親王麾下最為得力的助手六陽真人徹底廢除掉,雲親王知道自己除掉了一個勁敵,心中也不禁有些得意。但是想起以後就會引起其他實力強大的皇子注意,麻煩也是非常之多,不由得心中有些陰晴不定。

「雲親王可是害怕以後會引起其他勢力強大皇子的注意,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大威皇朝的皇子雖然尊貴,但比起恨天魔皇的兒子刑忘仙又怎樣?刑忘仙我都敢殺,他們我自然也敢,恨天魔皇都奈何不得我,別人也是一樣,所以你不用太過擔心。」

李雲奇無比淡定。

「這也是!我們皇子地位雖然尊貴,但也就和大門派掌教兒子相差不多,甚至還沒有他們的地位尊貴,必竟我們皇子的數量是太多了。」

雲親王點點頭說道。

「不過在眾多皇子之中,有許多本身實力就很強大的存在,比較十六弟榮親王,就是煉神六重的人物,還有勇親王,煉神七重的人物,甚至還有太子寶親王,乃是煉神九重的強者,他們實力強悍根本就不好擊殺。還有那萬秀城就是在輔助寶親王,在眾多皇子之中,幾乎沒有一個可以悍動他的存在。」

雲親王想到了什麼,再次說道。

「那也沒有什麼,只要我這次可以得到大量的法靈丹,別說是萬秀城,就算是煉虛境的人仙強者也不在話下,要不然上次我如何可以把春秋老祖和恨天魔皇擊退?」

李雲奇絲毫不在意。有塔中神秘人給他撐腰壓陣,無論是誰他都不會害怕,只不過就是請他一回的代價實在是太過巨大了,動一動就要數萬法靈丹,也只是動用他一小部分力量,如果讓他出手擊殺一尊煉虛境的強者,恐怕不用一百萬法靈丹都下不來。

如此的巨大花銷,根本就不是他能承擔的起的,所以目前最大的目標,就是把三大商會的一百萬枚法靈丹弄到手,到時就有了足夠的本錢。

二人說話之間,再次來到賣寶大會。果然這一次和上次的待遇有很明顯的不同,見到雲親王的到來,立刻就有十多個身穿白衣的劍童上來引路,把雲親王這一群人帶到了一間無比寬大的貴賓室中。

這貴賓室是一個獨立的空間,通過窗戶可以看到外面巨大的賣場,無數各門各派的修士穿梭往來。還有三大商會的迎賓迎送張羅,忙碌非常。

尤其是下面許多仙魔兩道進來買寶的修士更是人頭涌動,熙熙攘攘,修為境界也是各有不同,更有甚者,像魔族四大尊者那樣的修為都藏身在其中,李雲奇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多修為高深的修士聚集在一起。

像是以前他只去過多寶閣和飄香樓的一些分舵,實力最高的就是煉神三重,也就頂天了。

「幸虧靠著這個雲親王,有坐貴賓室的機會,要是擁擠在下面,買法靈丹的時候鐵定被注意到。」李雲奇心中想著,知道自己計劃不差。

「咦?這次主持賣寶大會的居然是多寶閣,飄香樓,傲劍山莊最出名的人物,寶心尊者,香露尊者,劍奴尊者,都是煉神七重,渡過一次天劫的存在。看來真的是要有好東西要賣了。」雲親王坐好之後,渾身一震。

李雲奇也看到了,這三人的修為的確強大,身上有著很強的氣場,如果動手,很輕意就能把自己鎮壓,有玲瓏金塔也不行。除非自己還能再次晉陞境界,才能與之抗衡,但也只是抗衡,沒有戰勝對方的可能。


「看來我的修為還是太低,目前回到門派之中,天玄五真人還是可以應對,如果天玄三聖出手,恐怕我就不行了,無法與之抗衡,就算是君無敵也無法罩我,必竟他也就是煉神五重真人境的實力,現在還不一定有我的實力強。」

李雲奇心中暗暗比較,此刻才覺的自己的實力還是太過弱小了,就連想保命都很堅難,必須要再次突然,才能真正站穩根腳。

遙想當初,他還是元胎境的時候,當真是初生牛犢不畏虎。根本就沒想過煉神境高重人物有多麼恐怖,現在看來卻是他的運氣好,命大,不然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他們三人還只是三大商會之中實力一般的人物,據我所知,其中有幾個常年不出世的強者,都是煉神八重以上的修為。你上次大鬧多寶閣,血洗飄香樓,也是運氣好,如果遇上他們其中一位,恐怕都要大費周折,沒有那麼容易全身而退。」

雲親王與李雲奇暗暗交流道。

「這幾人的確是實力不凡,不過要想輕意拿住我,恐怕還沒有那麼簡單。」

李雲奇雙目魔光吞吐,讓人捉摸不住。

就在二人說話的同時,下面的賣場之中,一個純金顏色的大盒子被打了開,就見到裡面出現了一枚圓溜溜,閃閃發光的丹藥,這枚丹藥葯氣如火焰,絲絲的燃燒著,霞光漫天,丹藥上面的紅霞似乎變化成了一個個的音符,發散出美妙的聲音。

極其強大的丹藥!神妙的丹藥!簡直是天級丹藥絕頂的存在。

「龍陽丹,這就是龍陽丹!傳聞之中,主要材質是用龍之精神鍛煉而成,非常的珍貴,可以突破瓶頸的天級絕品丹藥!想不到,居然是頭一場就拍賣。」


「龍陽丹原來是這個模樣。」

「不愧是丹中王者,氣息非凡。這丹藥不知道拍賣的底價是多少?」

「我們是別想了,這種丹藥,肯定不是我們能夠拍得到的,肯定是一個無法估量的數字。」

………….無數聲驚嘆,嫉妒,羨慕,佔有的情緒在波動。

「這就是龍陽丹么?此丹也只有在突破最後一重障礙的時候服用才較合算。我現在的修為就到了瓶頸,一時半會都無法突破到神念境,如果拍賣到,服用下去,有一定機率提升境界。但是也有弊端,要知道藉助丹藥的力量來提升境界,感悟不多同,對以後的修鍊沒有好處。」李雲奇心中算計著。

「諸位,此丹,就是傳說中的聖葯,龍陽丹。功效我就不必多說了,誰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就算是煉神九重的強者服用下去,都有機會成就煉虛境。當然,這也只是有機會,能增加幾率,不能百分之百提升。」寶心尊者溫和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大賣場。 聶如龍點點頭表示知道。嫣嫣繼續說道:“那一定記得,錢放龍他們偷襲我的時候發生的事吧?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那個時候除了自然界的聲音,你一定聽不到和他們有關的任何聲音。這是因爲,他們已經掌握了隱聲這種能力。”看看周圍幾個人迷惑的樣子,嫣嫣緩緩地解釋道:“其實這件事說白了很簡單,用現代化的知識來解釋可能更加容易懂些,你們一定知道關於頻率這個概念吧?”

“聲音在傳播過程中需要一定的媒介,這個媒介就稱爲介質。不同的介質中,聲音的傳播速度是不同的。聲音這種東西是以一種波的形態在介質中傳播,而在自然界中,聲波也不完全是相同的,人們以頻率來劃分它們,劃分而成的區域則稱爲波段。由於自然界中各種生物的構造不同,發出的聲波頻率各不相同,能夠接收到的聲波也各不相同,所以就出現了各種各樣奇特的現象。每一種生物都只能接收到特定波段的聲波,而超過能力之外的波段,就會自動出現‘失聰’的現象。類似於現代家庭的微波殺蟲,其實就是這個道理,對蟑螂等昆蟲有害的聲波,對人絲毫起不了作用,就是因爲人根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