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剛睜開眼,就要面對這樣的美色誘惑,喬綿綿表示有點扛不住。

心裡剛剛生出一點念頭,想到昨晚某人的兇殘,嚇得她才從心底冒出來的一點旖旎念頭馬上就消失的乾乾淨淨的了。

她動了下身體,大腿根部馬上就傳來了一股不適的酸痛感。

痛得她微微蹙了下眉。

她沒好氣的看著某個罪魁禍首,連招呼也不想跟他打。

這個可惡的男人。

平時都是對她千依百順的。

唯獨在那種時候,她怎麼求他,他都不為所動。

被他欺負狠了的時候,喬綿綿都氣得想跟他離婚了。

「寶貝,還在生我的氣?」墨夜司伸手捏住她下頜,低頭去親她,聲音低沉沙啞道,「抱歉,原諒我的情難自禁。我承認昨晚是過分了點,你如果還在生我的氣,我讓你咬我出氣好不好?」

他撩開睡袍的袖口,將手臂伸到她嘴邊,一副任由她發落的樣子,誠意十足道:「咬吧,你想咬多久都可以。」

喬綿綿:「……」

她是還在生氣。

氣他一旦到了那種時候,根本就不顧及她的感受,只知道一味的欺負她。

霸道強勢的要命。

可男人認錯態度良好,主動求懲罰的做法,讓她一下子就對他氣不起來了。

唉,算了。

想到即將要分開的幾個月,心裡的那點氣,已經被不舍的情緒取代了。

「誰要咬你啊,動不動就咬人,那是小狗才會做的事情。」喬綿綿咬著下嘴唇,表情嬌俏的瞪他一眼,輕輕在他手臂上拍了下。

「寶貝心疼我了,捨不得咬老公?」墨夜司低低輕笑一聲,作勢又要去吻她,「老婆真好。」

「別……」

眼看著他的吻就要落下來了,喬綿綿趕緊伸手擋住,另一隻手推開他湊過來的臉:「我還沒刷牙。」

墨夜司的唇落在她手背上。

溫熱濕潤的唇貼著她手背吻了吻,喉結滾動了下,低低的笑了一聲:「沒關係,我不介意。」

喬綿綿:「我介意!」

「好吧。」他輕輕嘆了口氣,將唇移開,伸手拂開她額前的頭髮,將吻印在了她額頭上,「那就先洗漱。」

*

兩人一起起床,墨夜司將喬綿綿抱到衛生間,洗臉,刷牙,包括擦護膚品,幾乎都是他幫她完成的。

洗漱完,又抱著她去更衣室換了衣服。

換好衣服后,又將她抱下樓。

到了樓下。

正在打掃衛生的女傭看到她們家少爺抱著少夫人下來,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羨慕的表情,只恨為什麼自己沒有這樣的好運。

有個像少爺這樣的老公疼著寵著,肯定會幸福死的吧。 第二組開始,葉銘看到名單后不禁搖頭,他也不好說葉凌九人運氣算是好還是壞,九人居然撞到一組去了…

九人雖然不及葉銘,但還是超越許多後天巔峰,就算七王族的天才都不及九人。所以其餘十一人直接被他們九人攆下去,而後…他們九人石頭剪子布決勝負!

這一幕不禁讓人嘩然,擂台下的人也全部石化。


九人最終留下兩人,其餘七人只好嘆息離開,很無奈,暗罵自己手賤!

第三組晉級的是王濤與王強,兩人可謂是橫推了眾人,摧枯拉朽。

這樣的結果驚住了許多人,王家三傑表現出的驚艷,在第二輪時就有所展現,如今再次展現其強大一面,立即引得人群震驚。

其餘王族亦是如此,王家培養出如此驚采絕艷的三人,他們居然沒有得到絲毫信息。這讓他們暗嘆王家藏得可真深,心中不由忌憚!

不過他們心中也有疑惑,既然王家有意隱藏,那又為何如今將三人表露出來?難道其中有陰謀?

而葉銘只是深深看了兩人一眼,他知道在王家三傑身上必定發生了外人所不知的變化,亦可以稱之為造化!

第四組晉級的是彭東與伏水,一人是北方王國的王子,一人是散修。兩人的晉級很突然,許多大勢力都是始料未及!

第五組晉級的是黃小川和劉寧,散修與王家天驕。

前十強出現,但最終結果卻超出所有人預料,前十強七王族只佔三個名額,而其中兩個名額都被王家所得!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家族走進所有人視線——葉家!這個名不經傳的家族居然也搶佔了兩個名額,七王族的臉都沒處擱了。

而且葉家弟子所展現出的實力,亦是讓所有人心驚,比王族最精英的後天弟子都要強上許多。

其餘進入十強的散修也引起這些人的注意,層層淘汰,雖然很有水分,但能進前十強的沒一人簡單,將來的成就不會地!


而千羽與凌巡的表現又最為耀眼,千羽擊敗王家神秘天驕,凌巡手段奇異,實力可用莫測來形容。

「第四輪開始,對決流程隨機抽籤!」主持人-大喊,隨機又抬上一個大屏幕。

十強的頭像與姓名不斷閃動,隨機抉擇出對決名單…


「第四輪,第一組!王強對決葉墓。」

葉銘已經,他沒想到這第一組居然成了宿敵之戰了,王、葉兩家在磐石城鬥了幾十年,雙方說是宿敵也不為過。

如今第一組就相遇,讓葉銘驚訝后不由蹙眉!葉墓實力很強,後天巔峰沒有敵手,但這也僅限後天巔峰…

王強顯然不是後天巔峰,第二輪他血龍加身,在擂台上橫掃四方,實力絕對是後天十階!而葉墓對上後天十階,自然不是其對手。

「糙!沒想到第一組就遇上你們這王家的癟犢子了。」葉墓眼中冒光,盯著王強猙獰冷笑,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衝上去打一架。

王強眼中寒芒流轉,冷笑,不給予回答!

「開始!」主持人一身令下,雙方裡面動手。

喀…

不過王強的實力更強,速度也比葉墓快,雙方剛交錯王強就伸手扣住葉墓喉嚨,單手就將他提了起來。

「呵呵,你嘴很臭,不過就是實力太弱了!」王強冷笑,臉上露出譏諷。

「你!咳咳…」葉墓震驚,不過喉嚨被卡住,難以發聲。

葉墓震驚,他已經半步先天,在後天境處於頂峰,怎麼可能如此不堪?先前那恐怖的光頭如此,如今王強這癟犢子也是如此!怎麼會如此?

砰!葉墓雖然震驚,但眼中還是狠戾,一腿掃向王強腰身,悶響傳開,王強卻是紋絲不動。

「就這點力道?」王強挑眉,臉上露出不屑之意。

葉墓無法置信,全力一腳居然無傷?反而是王強一拳就讓他大口咳血,臉色露出蒼白。

「你要是跪下求饒老子倒是可以不計前嫌放你一馬!」王強甩了葉墓一巴掌,半邊臉立馬腫了起來。

「癟犢子,你麻痹的王家軟蛋!爺爺我呸…」葉墓大罵,一口血痰吐出,卻是被王強側頭避開,這讓他不由失望。


「找死!」王強一怒,翻手鎮壓,直接將葉墓狠狠砸在地上,擂台裂開,砸出個一丈大小深坑。

葉墓再次咳血,但卻在冷笑,盯著王強又是一團血痰吐出,這次命中目標,噴在王強鼻樑上。

「啊…去死!」王強大怒,起身一腳豎劈,血龍環繞,用盡全力,若是踢中,絕對能取葉墓性命。

這一幕葉銘一直在靜靜看著,不過目中的寒芒卻一直在激射「王家…」

「比試而已,何必下如此殺手!」就在這時,一道蒼老聲音在磐石城內響起,一人一步走到此處。

來人一指定住王強,隨即揮袖將葉墓移出擂台。這一幕發生的十分迅速,前後也不過三息就救下葉墓!

轟…葉墓被救下,王強一腳踏在擂台上,整個擂台都在顫抖了一下。中間更是被劈出一道百米長的裂縫,深度貫穿整個擂台。

「太爺爺!」葉墓打呼,痛哭流涕,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

葉墨華狠狠瞪了葉墓一眼,但還是揮袖散出光芒籠罩葉墓,將其傷勢瞬間恢復。

「擾亂擂台,道友你這是何意?」王家駐地走出一人,正是王祖。

葉墨華抱拳「我只是不想我家族晚輩慘死,不然今後兩家難免會產生摩擦,你說不是嗎?」

王祖蹙眉,深深看了葉墨華最終對其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但他心中卻是震驚,這老者雖然還未封王,但已經不遠了,半步道境修士,封王在即,不會等多久!

別說是王祖,暗中前來的其他封王強者也是震驚,突然多出一個半步道境強者,任誰也無法平靜。就算帝國皇帝也是驚訝,眼中思索。

「葉家?夏沫琳,這就是你在葉家留的後手嗎?一個半步道境強者,的確算是大手筆!」帝國皇帝最終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一旁的李孟桃完全聽不懂。

最終第四輪以葉墓失敗王強晉級結束,葉墨華沒有離開,而是直接盤坐在高空靜靜看著。

葉銘看了一眼太上長老,嘴角一笑,眼中露出滿意。

葉墨華是葉家輩分最高,年歲最高的人,已經一百四十六歲了,原本等不了幾年就得下土了。

不過葉銘怎麼可能看著這老人家歸墟?

所以在家族年輕弟子離開后,他第一個就用靈丹提升葉墨華的境界,而且葉墨華放棄凝聚本源種子,所以他進步更快,將是葉家第一位封王強者,如今半步道境,隨時都能突破,不過他卻在壓制!

至於葉家其他人,因為選擇凝聚本源種子,所以廢了一些時間,如今才剛突破神魄,但這也足夠驚艷了。

一族數十神魄修士,放眼整個帝國,有幾家能如此?就算七王族也達不到。

這些都多虧葉銘的靈丹妙藥…

… 少爺也太寵少夫人了。

下個樓,都是抱下來的。

真沒想到,像少爺這樣的男人,平時看著清心寡欲的,對自己喜歡的女人,竟然能寵成這樣。

找個這樣的老公,可比那些情史豐富的男人好多了吧。

「墨夜司,你放我下來啊。」

喬綿綿看著幾個女傭捂著嘴在偷笑,臉上有點發燙,想要從墨夜司身上跳下去:「我自己能走,你放我下來。」

墨夜司壓根沒理她,直接抱著她走進餐廳。

到了餐廳后,也沒鬆開手,抱著她一起坐下去。

桌上擺著豐富的早餐。

他端起溫好的牛奶,喂到喬綿綿嘴邊。

飯廳里也站著幾個女傭。

儘管已經不第一次看到她們少爺喂少夫人,但還是覺得羨慕的要命。

少爺真會疼人。

真喜歡一個人的時候,能將那人寵上天。


要不是親眼看到,誰會相信一向對女人敬而遠之的少爺,也會有對一個女人這麼好的時候呢。

「我自己來吧……」喬綿綿覺得怪不好意思的,伸手要去拿杯子。

墨夜司勾勾唇,不緊不慢的說道:「寶貝,是你自己乖乖喝了,還是我換個方式喂你?你要是喜歡嘴對嘴的話,我也挺樂意。」

喬綿綿:「……我自己喝。」

*

這頓早飯,喬綿綿自己就沒怎麼動過手。

基本上,都是墨夜司喂她。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她昨晚餵飽了他。

今天,換他喂她。

吃過早飯,琳達那邊打了個電話過來,告訴她,她的助理找好了。

到時候,會在機場和她匯合。

琳達將助理的照片和聯繫方式給了她,是個看起來長得挺可愛的女孩子,叫娜娜,年紀比喬綿綿大兩歲。

喬綿綿先給娜娜打了個電話,娜娜的聲音和她長相一樣,聽起來是那種很可愛的蘿莉音。

兩人聊了幾分鐘,喬綿綿掛了電話。

「謝姐給我找了一個助理。」

作為一個一直跑龍套的小演員,喬綿綿就沒奢望過助理什麼的。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