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根本就是殺不死的存在!

甚至有幾把武器就是那麼乾脆的直接「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他們全部乖乖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要知道,李青的表現甚至在英雄聯盟里的強者也要為之傾佩,甚至連武器大師和易大師都對這個年輕的天才給出了最崇高的尊敬!

武器大師說:「這個人,或許是我的對手。」

易大師說:「或許將有另外一個流派產生了,金剛不壞之身?金鐘罩?看來又是一個異界來客,孫悟空那傢伙有的玩了。」

無數英雄聯盟的強者都紛紛對李青發出了挑戰或者友誼,他的仰慕者和支持者正在以可怕的數量進行增長。

再加上李青這具本身盲僧威嚴的形象和強勁的戰鬥力,即使是敵對勢力,也不得不承認他在戰場上那無法被忽視的恐怖的存在感!

李青一個字都沒說,只憑那鏗鏘盔甲所帶來的沉沉的腳步聲,這些諾克薩斯的士兵就嚇得快要暈過去了一樣。

他做的僅僅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便頭也不回的邁進了酒館之中。

當李青走進酒館之後,他有些神情恍惚,險些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這家酒館他在幾天前來過一次,但是卻絕對不是現在這樣,木質樓梯已經歪七扭八,桌子,椅子全部不翼而飛,只剩下了這滿地的碎片。

一家小小的酒館現在則是烏壓壓的擠滿了人,全部扭打在了一起,各種廝殺的吵鬧聲不絕於耳。

此時此刻,李青的表情非常的可怕,彷彿能從眼裡噴出火來,正當他想做點什麼阻止這一切的時候,餘光卻掃道二樓有一個紅『色』東西在注視著他,而且彷彿已經注視很久了。

他抬頭很快便鎖定了目標,儘管燈光昏暗,推搡著無暇看他的扭打的士兵『門』也總擋住了他的視線,但他卻仍能輕易認出。

這個人,就是這個與他有著流言的現任艾歐尼亞的救世主艾瑞莉婭。

自那次之後,李青便與這個『女』人的『交』流便已經消失了。

艾瑞莉婭嘴角上翹,略有笑意的看著看著這一切。


李青一點也不奇怪為何刀妹會如此淡定,為何她都來了這許久了卻沒有任何想要出面阻止的意向。

他知道,這本就是艾瑞莉婭冷酷的風格,並且這個『女』人也許正在等他來收拾這場爛攤子呢!

…–aahhh+26497555–>

… 李青埋頭狠吸了一口氣,利用水晶樞紐的能量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全。–都。給。我。住手!」

自從做了副將之後,李青平時說話的聲音就已經是震耳『欲』聾了,如今這一陣吼叫,估計隔幾條街都能聽見。

頓時就讓場內所有人都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全都嚇得朝聲音的源頭望了過去。

儘管諾克薩斯的『精』英士兵在看見來者井然是艾歐尼亞的不敗戰神李青之後,都很快手氣了他們臉上驚恐的表情故作鎮定,但是這一時間他們也都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有一個諾克薩斯的士兵卻顯然一點面子也不想給,回過頭又舉起手裡的武器,準備開戰。

李青冷哼一聲,準備給這個不要命的士兵來一個終生後悔的教訓。

砰!

「啊~」

一把不知從那裡疾馳飛來的短劍劃破了這個士兵的手腕,傷口很深,他手裡的武器也被打落在地。

當在場所有人都開始四處搜尋這把短刀是從那裡來的時候,李青則是堅定的王者酒館二樓的艾瑞莉婭。

天啟風雲 ,華麗的單『腿』落地。

她站起身來,眼神穿過人群堅定地望著李青,向前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慢悠悠的拍了拍手。

艾瑞莉婭散漫的眼神看著李青:「李副將,好嗓子。」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這次酒館的衝突居然叫把艾歐尼亞兩大戰將全都給吸引來。

所有人都將目光聚集在了李青的身上,這些眼神有羨慕也有極度甚至還有憎恨。

李青並不會懼怕什麼他人的眼光,只是他完全沒有想到殺人如麻的艾瑞莉婭居然會阻止他殺掉那個不長眼的諾克薩斯士兵。

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女』人,好在艾瑞莉婭也沒等他回答就已經回頭朝所有人說道:「艾歐尼亞所有人聽令!」

「有!」所有士兵們的聲音極為整齊。

艾瑞莉婭道:「抬上傷員,馬上撤離現場!」

「是!」艾歐尼亞士兵現在絕對服從著艾瑞莉婭。

艾瑞莉婭說完回過身來,若有所思的看了李青一眼,然後一瞬間便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了。

李青冷冷的看著剩下的諾克薩斯士兵,心中已經一沉,既然艾瑞莉婭不讓他殺,必然是有著什麼別的理由。

想到這裡,李青立刻轉身,吩咐了其中一個士兵在這裡跟這裡的店主進行理賠和洽談工作,當他處理完一切的時候,夜已更深。

李青走出酒館,抬頭看了看,天空中幾乎沒有了一顆星星,連月亮也只剩下一點點輪廓。

半個月過去了,阿動所參加的飛龍大賽應該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了吧。

李青搖了搖頭,是時候該回去休息了。

他之所以盡量不順著思維繼續深想下去,是因為一旦開始追憶,那麼他這個晚上,又將失眠了。

正當李青準備邁步向前時,突然發現一個黑影從眼前一閃而過,鑽進了酒館旁白的巷子里。

逆仙

黑暗中,依稀可以看清的,是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優雅的靠在牆邊。

而僅憑這一點,李青已經知道她是誰了。


影子往前走了一步,在光與『陰』影的『交』界處,那明亮高傲的美眸顯得格外顯眼,但是卻也帶著一種致命的美。

『女』子幹練的將一頭靚麗的秀髮甩到身後,淡淡的道:「好久不見,李副將!你是在躲我嗎?」

李青握緊了拳頭,他感受到了殺氣,一種他不得不緊張緊張的殺氣,這個時候的氣氛,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想起之前這個『女』人意味深長的眼神,他不知道此時此刻,她的罐子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李青身體緊繃,但語氣卻顯得非常輕鬆:「艾瑞莉婭,這麼晚了,你在這裡鬼鬼祟祟想做什麼?」

艾瑞莉婭高傲的眼眸冷哼一聲:「鬼鬼祟祟,哼!」


艾瑞莉婭一說完就消失了,一瞬間就已站在了李青的面前,而她身後的短劍已經消失了一把,因為此刻這把劍已經貼在了李青的脖子上。

艾瑞莉婭的劍所指的位置,正是之前她用那把最初的傳世之劍砍向的位置。

「你猜我。想做什麼?我這把劍,似乎已經能夠刺穿你了,哈哈哈哈!」艾瑞莉婭得意的笑了起來,她的劍刺入的極為輕鬆,似乎沒有阻隔一般瞬間就沒了半寸!

但是李青卻莫名地鎮靜,笑道:「我雖然能感受到你的殺氣,但你的劍,卻沒有。」

艾瑞莉婭頓時收住了笑容,因為他用餘光看見,這個男人的拳頭泛起了淡淡的白光,她的腳下已經有了一個很大的拳頭模樣的印子。

這個時候,男人的呼吸聲,『女』人的呼吸聲,牆角水滴的聲音,以及那越來越強勁的心跳的聲音越來越大。

「嘎嘎~」

陡然間,隨著一個烏鴉的叫聲在夜間陡然響起。

「嘿!」

艾瑞莉婭縱身一躍,轉眼之間出現在了酒館的屋頂之上。

透過月『色』,她的長發在風中飛揚起來,伴隨粼粼月光形成一幅美輪美奐的剪影。

艾瑞莉婭輕輕提起手腕,一把紅『色』之刃飛速而來扎進了李青的心間。

劍上還系著一張纏繞著一卷黑髮的羊皮紙。

當李青再回國頭去看屋頂的時候,發現艾瑞莉婭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李青無可奈何,只好把心臟那個後世被稱之為神器的劍刃拔了出來,然後將羊皮紙借下。

那一抹秀髮被李青握入手中,好似萬噸般沉重,這縷縷秀髮所產生的清香,李青似乎或許明白了什麼,他的臉『色』沉重,心中竟有種堵塞的感覺。

李青將這卷黑『色』秀髮和劍刃放進了戒指之中,捏緊了手中的羊皮紙,向著艾瑞莉婭這個『女』人消失的地方看去天空中剛才明明只是一牙彎月,現在卻是烏雲散盡,明月當空。

…–aahhh+26497556–>

… ……

很快的,李青帶著羊皮紙回到了自己的帳篷,最近強大的戰場壓力讓他非常的匹配,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能在戰場廝殺的一天,他也從沒想過,自己居然親手殺掉超過一萬條的人命!


他深深的知道,戰場無關善惡,無關正義,只有殺戮,才能制止殺戮!

面對此刻自己心境的轉變,李青想到了一首地球上的詩:

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罷目如狼,生若為男既殺人,你教男軀裹『女』心。-

男兒從來不恤身,縱死敵手笑相承。

仇場戰場一百處,處處願與野青草。

男兒莫戰慄,有歌與君聽:殺一人是罪,屠萬是為雄,屠的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殺一刃是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現在李青的心中,只分陣營,不分善惡!

在戰場上,他雖然能看到諾克薩斯士兵與艾歐尼亞士兵在死去之時同樣驚恐,在閉上眼睛之前那對親人的思戀,李青從猶豫的出手到毫不猶豫的揮拳,他的心『性』,在慢慢的成長著。

而他在戰場上自然而然所凝練出來的應變能力和迅疾的身手,更是讓他得到了質的飛躍!

如果說以前的李青要真的跟一個人打架,他個人善於用腦,他會在真正動手之前觀察別人的動作,從而後發制人。

但現在的李青,卻可以憑藉著戰場上無數次殺人和被砍之間形成的特殊的對殺意的一種敏銳感覺做出自己最本能的反應,而這種反應在他看來,要比很多所謂的武技高明的多的多了!

因為他被磨練的是真正的殺人技!

回到帳篷,他的桌子上一邊擺著盲僧李青的信件,一邊擺著艾瑞莉婭給他傳遞的羊皮紙。

思索了一陣之後,李青終於率先拿起了盲僧李青的信件。

「未來的我:

艾歐尼亞,我們的故鄉,感謝你對艾歐尼亞所做的一切。

直到聽到你在艾歐尼亞的英勇事迹的時候,我才發現未來的一個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通過艾歐尼亞故意流『露』出的關於你無敵的戰爭映像,我似乎發現了自己將要走的道路,天音『波』和迴音擊其實是一個體術和魔法結合的產物,當我看到你所展示真正的完全體之後,我才發現現在的自己是多麼的弱小。

金鐘罩和鐵布衫,這是我以前直到現在從未見到過的武技,但我想這種武技應該和煉體有關,我會找一個擁有煉體法『門』的修道院來淬鍊自己的身體,爭取有朝一日,我能夠像你一樣能夠將自己的『精』神力與友軍的特殊武器綁定,以隨時進行支援。

至於你的天雷破和摧筋斷骨,應該是又一種體力與魔法的結合,基於對天音『波』和迴音擊的原理,我想我已經有了初步的構想。

村莊的事情我已經想通,我準備用我自己的想法和行動來為我所做出的一切贖罪,我會成為像你一樣拯救萬民眾生的人!」

李青放下信件,心中已經完全震驚了,什麼?是我給盲僧李青的靈感?

如果我不來到過去,那麼盲僧李青還是他所認識的李青嗎?

若李青回到過去本身就是歷史上已經註定了的事情,那麼他無論做什麼,或許歷史早已有了自己的闡述!

難道這就是大發明家黑默丁格所說的歷史的還原『性』?

生生按住這個想法,李青準備明天給黑默丁格聯繫,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他的存在刺『激』了盲僧李青的成長還是他改變歷史的舉動其實本身就是歷史!

深吸了一口氣,李青終於展開了那個帶著『女』人香氣的羊皮紙。

艾瑞莉婭的字跡非常有力,上面寫道:「李副將:

你說的很對,我的劍靈之所以得到重生,是因為我見到了死神。

眾星之子索拉卡,她是一位值得敬重的長者,她與我父親是至『交』好友,為了不讓她的好友『女』兒喪命,她不惜與死神對抗。

我被一個神秘的靈魂巫師所詛咒了,他藏於暗處,極為詭秘,甚至連索拉卡都不知道他是在何處對我發出的進攻。

當我的靈魂重新被凝聚的時候,憤怒的死神從地獄破『門』而來,他質問著索拉卡為何要打破規則。

我第一次見到真正的死神,與那個傳說中的巫妖卡爾薩斯不一樣,他身上純粹的黑暗氣息讓整個空間都靜止了,他只是看了我一樣,就能夠讓我如平時一般走動,而其他人卻毫無知覺。

或許是為了讓現世中的人更加可以接受一樣,他幻化成了人的模樣,我一見到他,就想到了你曾經對我說的,若解開束縛,必須得是真正的死神!

我抱著懷疑的態度將手中的劍遞了過去,我感受到了他的憤怒,一種無可抑制的憤怒!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一直說著很好,很好。

但他恐怖的殺意,卻是毫無掩飾。

當他的手拂過我的劍身,口中念著奇怪的咒語,一道黑『色』氣息從劍身全部引導在了他的身上。

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我明顯的感覺到了,一種澎湃的生命正在恢復!

那是我父親的劍靈!

那是我的劍正在復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