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沒有。』

虛空生物已經找上加隆了,已經對他出手了,既然這樣,加隆也沒必要猶猶豫豫。

「我答應你,以母河的名義起誓,永世追殺虛空生物。並將其徹底滅絕為止!」

加隆低沉回答。

『以古音多的名義。術士的靈魂會在母河中為你鼓舞徘徊!他們既是監督者,也是輔助者。他們注視著你,必要時,你可以召喚出他們在母河的主體,幫助你戰鬥。』黑薩斯沉聲回答。

「他們還活著?」


『不,那只是他們過去的存在痕迹。是母河記錄下的曾經的印記,但是他們強烈的思念會讓他們的印記響應你的召喚,無數的英雄,曾經的諸神,還有我們四十二個最強者魔王,所有發誓毀滅虛空生物的存在印記,都將回應你的召喚。』黑薩斯鄭重的回答說。彷彿帶著某種奇異的歷史使命感。

加隆也陡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無比的沉重。

「那麼如何起誓?」不管如何。他需要儘快的解決噩夢衰弱問題。

『以你的靈魂種子起誓,讓他震動起來。』黑薩斯字跡再度浮現。

加隆沉默了下。

聲音這才緩緩響起。

「我以靈魂之種起誓…」話音剛落,他腦海中的靈魂種子瞬間震蕩起來,彷彿這句互有著某種特殊的含義一般,很怪異的是,他以古音多語說出這句話時,聲音音調彷彿像是詠唱什麼歌曲一般,異常怪異。

『永生永世,追殺虛空生物,直到滅絕他們。』

「永生永世。追殺虛空生物,知道滅絕他們!」加隆跟著黑薩斯的文字念出。

剎那間,他彷彿感覺到,自己的眉心瞬間分出一點莫名的東西,飛射沒入前面的空中。消失不見。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那種莫名的分離感讓他心頭有些不適。

『那是真靈。』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加隆雙眼一眯,有些遲疑。

「你是黑薩斯?」他低聲問。

『當然,你起誓了,以你的靈魂種子起誓,再加上叫出了母河的名義,古音多語有著能夠引發宇宙共鳴震蕩的效能,是神秘文字之一,所以誓言成功了。你的一點真靈被分出,回到永恆的母河,成為其中的一點印記。』黑薩斯低聲說著,『這樣一來,我的印記也能通過在母河直接對話你的印記,從而達到直接對話的目的。』

他停頓了下。

『這樣一來,如果你以後回歸母河了,後來者也將能夠通過召喚印記,召喚你的主體戰力。』

「這對於我有影響么?」加隆皺眉。

『沒什麼影響,這只是標誌你成為我們傳承的真正一部分。我們古音多和古代術士有些不同,我們信奉永恆的母河,神秘亘古不變的冥界。所以你現在已經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傳承者了。』黑薩斯低沉的聲音嘶啞而蘊含著某種魅力。

「這有什麼意義?」加隆不解道。

『當然有意義。』

黑薩斯忽然聲音沉寂下去。

噝….


陡然間,加隆發現,自己身上渾身上下,都不斷開始滲透出絲絲縷縷的黑煙黑氣,一絲絲的黑氣源源不斷的在他身後匯聚,凝結。

很快這些黑煙便形成一個模糊不清的黑色人形。

這個人形有兩米多高,比他還要高大,渾身翻滾著黑煙。只有頭部亮著兩點猩紅的雙眼。

『以母河之名,賦予你新的命運,虛空追獵者。』

黑薩斯用低沉魅惑的嗓音,低聲念出這段話的瞬間。

加隆只感覺渾身上下猛然一沉。彷彿身上多出了某種特殊的東西,像是穿戴上了一層莫名的鎧甲。又像什麼也沒有發生。


他感覺皮膚火辣辣的,似乎被什麼粗糙的東西摩擦過一樣,渾身有些發燙。

『五天內,找出並殺掉那名詛咒你的虛空生物,你的衰弱就會被消除,這也同時是你的一次試練。』黑薩斯低聲說。

「這又什麼用?這個虛空追獵者的身份。」加隆活動一下身體。感覺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這個身份,你殺了那個虛空生物也沒辦法解除衰弱。這是一種靈魂疾病,是靈魂瘟疫。』

黑薩斯說完,身形頓時消散開來,化為一團黑氣不斷翻滾漂浮。

『你喚醒了我,也修習了我的密武。一定程度上,你可以更加輕鬆的召喚屬於我的母河印記。當然如果你想的話。』

黑煙球內傳出他的聲音。

「以後再說吧。」加隆沒有直接回應。「這麼說你以後都會和我一起行動?」

『如果你願意。』

黑煙球頓時迅速收縮,化為一枚黑色戒指,上邊鑲嵌著兩條用猩紅寶石鑲嵌的紅線。

戒指輕輕漂浮在加隆面前,被他一把抓住,隨手戴在左手中指上。

『我可以一定程度上幫助你警戒虛空生物的襲擊,另外在召喚我本體的印記時。你也能節省更多的消耗。』

「召喚需要消耗什麼?」

『什麼都可以,母河無所不包,只要是生命性質的能量,什麼都行。但是要小心,不要過度消耗,那很可能會消耗你的本身壽命,不是肉體的,而是靈魂的。』黑薩斯提醒道。『之後,我會傳授你真正的關於應對虛空生物的一個關鍵之處。不要急,他很快還會來找你。到時候我會幫你….』

聲音沉寂下去。

加隆一個人獨自站在穿衣鏡前,細細摩挲著手指上戴著的黑色戒指。

他懷疑黑薩斯隱瞞了某些東西,要知道開始時,黑薩斯可是想要奪體而被他擊敗的,現在又突然冒出來不求回報的幫助他。這讓他心頭有著濃濃的警惕。

但是虛空生物的襲擊又確確實實的迫在眉睫,不得不藉助他的力量。

「先不急,慢慢看吧..有企圖總會暴露出來。」加隆心頭越發的盼望更多的潛能點進賬了。如果有足夠的潛能點,他便能夠快速提升武力,強行達到一個極端強悍的地步。或許就能找出應付虛空生物的關鍵。

他看了看自己的狀態欄。

最後屬性欄的地方,多出了一個虛空追獵者的稱號一樣的東西。

『虛空追獵者:古音多文明傳承者,與虛空種族為世代死敵,有著通過奪取虛空生物核心治療並強大自身的天賦能力。那是古音多神秘力量永恆賦予的天賦之力。』

*****************

「亞利沙,把我的毛巾拿來一下。」

艾沙羅在浴室里大聲喊道。

「馬上。」亞利沙放下手裡的時裝雜誌,從床上爬起來跑到客廳那邊的另一個洗手間去。

迅速取下姐姐的白色毛巾,走出浴室的時候,她忽然不自覺的瞟了一眼門口處,那裡隱隱飄來一點淡淡的腥味。

「是什麼味道?」她低聲喃喃著。緩緩放慢腳步,走到大門口處。

忽然,她看到門縫外隱隱流進來一點點淡淡的紅色液體。

「這是….」她蹲下身來用手指輕輕沾了沾液體,聞了聞。

「是血!」她低聲驚呼起來。


「姐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浴室里的艾沙羅頓時一驚,她聽出了妹妹有些刺耳的聲音。連頭髮都來不及擦乾,趕緊從浴室里裹著浴巾衝出來。赤著腳便跑向客廳妹妹在的地方。

果然,看到亞利沙正蹲在大門口,神色緊張的看著自己。

「姐姐,有血!」亞利沙放低聲音,她和姐姐一起經歷了幾年的被追殺生活,自然不比一般的同齡人,此時顯得成熟很多。

「是從門外流進來的。」亞利沙補充。

艾沙羅點點頭,走過去蹲下,同樣伸手沾了沾血跡聞了聞。

「開門。」她身上肌肉調整到最佳狀態,沖亞利沙低聲說了句。

後者點點頭,小心翼翼的拉開房門。

咔嚓….一聲很細微的響聲后。

房門外頓時躺倒下來一團紅色血腥的人形。

已經擺好動手姿勢的艾沙羅警惕的踢了踢地上躺進來的那團人形。

「這個人,好像有點眼熟…」

這個渾身是血的男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徹底昏迷過去了。

「姐姐,好像是那個流浪漢先生….?」亞利沙小心翼翼的說道。

「那個叫普什麼…」艾沙羅頓時也想起來,前段時間見過的那個神秘兮兮的流浪漢男人。

「他肯定遇到了什麼麻煩….他失血太嚴重了,我們必須救救他!」亞利沙低聲說道,她的同情心又開始發作了,對於認識一次的『熟人』,她似乎更上心了。

「亞利沙,我們不能惹麻煩。」艾沙羅正色道。「這個人上一次離開的伸手,我也沒法對付,如果還有人能夠把他傷成這樣,那麼那樣的人一定是我們應付不來的。這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疇,我們必須把他送出去。」

「可是姐姐。他傷得太重了….」亞利沙也知道這次的情況有點嚴重,但她又不忍心看著這人躺在這裡身受重傷昏迷不醒。「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她低聲帶著一點哀求,「我們救醒他之後就讓他離開,可以嗎?」

「這已經超出了我所能應付的局面。」艾沙羅正色道。

「可是姐姐….他傷得太重了,他會死的…」亞利沙蹲在那人身邊低聲懇求。

看著妹妹的眼神,艾沙羅終於還是軟了下來。點點頭。

「好吧,快把他拖進來,我馬上處理血跡!」

「也!姐姐最好了!」亞利沙也知道事態嚴重,趕緊慢慢拖著男人往客廳走。

艾沙羅迅速去拿來拖把把血跡拖乾淨,又老練的噴上一些空氣清新劑,細心的檢查觀察一下四周。這才關上房門。

「今晚本來是要去看托馬斯家的加隆哥哥的。」艾沙羅皺眉看著妹妹在給男人擦拭臉上的血水。

「我們必須送他上醫院!」亞利沙同樣皺著眉,但是卻是看著男人身上大小不一的傷口,她以前常常給姐姐處理身上的傷口。對於這些傷勢很是熟練。

仔細查看一下傷口,亞利沙很老練的判斷。

「像是野獸利爪抓出來的傷勢,很深,但是癒合得很好。」

她迅速找來酒精紗布,繃帶。

「只能先簡單處理一下。然後馬上送他去醫院。」

「不行!」

男人猛地醒過來,睜大眼睛,一把抓住亞利沙的手腕。

「不能….去…醫院….」

他被擦乾淨的面孔英俊而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甚至有些發青,還有某種黑色。

他雙眼瞳孔隱隱有著一點紅芒,目光貪婪而渴望的盯著亞利沙雪白的手腕,確切的說,是盯著她手腕上微微鼓動的血管。

但某種理智卻又抑制著他,阻止他不去行動。

努力扭開視線。他鬆開亞利沙的手,抱歉的看著兩姐妹,她們似乎有些受驚了。

「抱歉,嚇到你們了。我現在非常的虛弱,非常虛弱。很抱歉。我馬上就離開,不會連累你們的。」

他掙扎著想要翻身站起來,但沒用,只是剛剛站起來,便啪的一下一聲脆響,整個人歪了一下。

「啊!」亞利沙低聲掩嘴驚呼起來。

男人的左邊膝蓋骨,居然直接咔嚓一下折斷了,往後彎曲成一個不自然的曲折角度。

「沒關係,很快就能好。」男人似乎並不在意自己的骨折,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很快就能長好…沒事的。」

「你的腿…!!」亞利沙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她睜大眼睛,看著若無其事的男人,心頭頓時一團亂麻。

艾沙羅在邊上也眼中帶了一絲敬佩,這樣的傷勢竟然能夠做到若無其事毫不在意,這個人無論經歷身份如何,本身就是一個值得佩服的硬漢。

「我必須離開這裡,否則你們會因此受到牽連!」男人苦笑。

艾沙羅靜靜看著他的眼神,她能夠看出來對方言語里的真誠。對方確確實實的是不想連累她們。

「別急,是有人在追殺你么?」她開口問。

男人點點頭。「是的,他們很強大,我不是對手。警察什麼的沒用,他們的勢力能夠壓下一切的公共勢力。」他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忽然他臉色一變,似乎擦覺到了什麼。

「來了!他們來了!小心!!」

他掙扎著站起身。

「你們快躲起來,我來對付他們!!他們很…」他大叫著支撐站起身。

話沒說完,他就目瞪口呆的看到艾沙羅從邊上一個花瓶里取出一把來複槍,看也不看對著左側牆壁就是一槍。

嘭!!

嘭嘭嘭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