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士一品到現在還沒死,你真是幸運。」青年輕聲說道,手中的長劍圍繞著黃-色劍氣。

「大哥,別跟他廢話了,別人捷足先登了可不好了。」少年對著青年說了一聲,長劍指著段大胖不屑說道:「你自殺吧,少了我們一番手腳。」


段大胖看著不善的兩個人,面色警惕輕輕的從身後抽出了劍兵。

「我們得先動手了,大哥你去對付別人,這肥胖子交給我,我們再殺七個人,就湊齊了五十人了。」少年朝著青年說道,腳步朝著段大胖挪去。

青年點了點頭,身上湧出了劍氣,猶如獵豹一般,朝著其餘的人沖了出去。

… 「肥胖子,我不知道你為何到現在還能活著,但現在你的性命將會終結,記住我的名字赫蒙!」少年冷然說道,看著段大胖冷哼一聲。

肉眼看見的劍氣圍繞在手中,赫蒙猛的推動手中劍氣,劍氣湧入到了長劍。

「唰!」

一道劍氣從長劍中發了出來,劍氣摻雜著若有若無紅光。

「我不能拖累老大,不能!」段大胖想道,手中的劍兵擋住了身前。

烈火狂妃︰獸性王爺,硬要寵 嘭!」

防護在段大胖的防護劍氣罩瞬間破碎起來,劍氣狠狠的衝擊在劍身中,一道衝擊力在劍身爆發出來,他手中一痛,手中的劍兵飛了出去。

段大胖被衝擊力沖翻滾在了地上,輕咳一聲,臉色很是難看,輕輕捂著胸口。

實力相差太大,眼前的紫衣少年根本不是段大胖能對付了得。

「不能打擾老大殺敵,不能再拖累他了。」段大胖看著離蕭背影一眼,臉上帶有堅毅神色,撿起了劍兵朝著少年劈砍過來。

薄弱的劍氣從段大胖身體中發了出來。

「劍氣防護罩,原來你靠這種東西支撐到現在。」少年看著破碎的劍氣防護罩不屑的撇了撇嘴。

當看見段大胖拿著巨劍朝著他衝來的時候,少年更加不屑。

「我砍死你。」段大胖厲聲說道,劍兵舉過頭頂,劍氣一品的劍氣全部爆發出來,身邊出現一道細小的漩渦。

「可笑!」少年輕蔑說道,右腳快速踏出,朝著段大胖的小腹踹去。

境界相差太大,段大胖根本無法躲閃這一腳,心底浮現出不安,少年的雙腳落實在他的小腹上。

「砰!」

段大胖身體朝著身後倒飛出去,手中的劍兵飛落到了地上。

段大胖臉色充滿了痛苦,猶小腹猶如被鐵鎚捶中一般,抱著肚子,有一種嘔吐的感覺涌到了心頭。

「你真的很弱!劍士一品的實力在擂台上只是找死。」少年臉色傲慢,走到了段大胖的身邊,抬起了右腳踩在了他的身上,拿出了長劍,劍尖指著他的脖子處。

感受到劍尖的冰冷,段大胖閉起了雙眼,心中還是那個堅毅的念頭,不能拖累離蕭。

段大胖心中知道,這個機會對於離蕭來說可是相當重要,心中想起了離蕭在他耳邊說的話「胖子!有進入二流宗派的機會就進去,不要管我。」

有進入二流宗派的機會就不要管我。

這句話猶如鋼針一樣,鑽進了段大胖的心頭,離蕭總是這樣,心中想的依舊是他。

「老大好好表現,殺光這裡的人,你一定能進入二流宗派中。」段大胖輕聲念道,閉起了雙眼,一副等死的模樣。

少年看著段大胖的模樣,不屑之色更加濃郁,手中的長劍朝著他的喉嚨刺了出來。

這一劍如果刺中的話,段大胖定然人頭落地。


「啪!」

一道寒光朝著少年手中的長劍飛逝而來,狠狠的衝擊在長劍上,少年的長劍瞬間被飛來的寒光衝刺成為了兩半,少年被逼退了幾步。

面對突如其來的寒光,面色一滯,隨即看著眼前的人冷淡說道:「此人是我先發現的,還請閣下不要來搶食。」

「他不是食物,他是我兄弟,你想殺我兄弟,你會死得很難看。」

此人正是離蕭,當看見段大胖被陌生少年踩在腳下的時候,放棄了他的對手,朝著少年發出了這一擊。

「哦!原來你們是一路的,如此甚好,加了你們,我們還差五個人就湊齊了五十。」少年臉上一喜,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眼底閃現出嗜血的光芒。

離蕭來到段大胖的面前,把他拉了起來,從懷中掏出一枚青色符文,輕輕一捏,空中的劍氣捲入到了青色符文中,緊接著形成蟲繭一般,把段大胖包裹住了。

這青色符文正是離蕭從北沖身上奪取的,為了段大胖的安全,只能捏碎。

除非修為到劍王之境,否則別想刺破這防護罩。

「老大我……」段大胖心中很是自責,每次除了給離蕭添麻煩,還是添麻煩。

這一次,離蕭也把這種東西用到了自己身來,而他卻要和敵人戰鬥。

「沒有到你還有這等東西。」少年忍不住多看了離蕭一眼,這種靈符他自然知道,在這裡剩下的人,那一個不是有幾樣護身寶物,所以他並不感覺到意外。

少年心中可笑的是,離蕭竟然把這種東西用在了一個劍士一品的修士身上,在他眼中簡直是暴殄天物。

離蕭不知道少年的心中所想,即使知道,他也只能嗤之以鼻,這種人怎能知道,兄弟兩個字的重要。

少年身體上流露出更加雄厚的劍氣,比起剛才還要強上幾分,剛才的實力定然有所保留。

「這就是你狂妄的資本嗎?」離蕭感受到少年的劍氣,嘴角冷哼一身,眼底帶有不屑,少年只不過是劍士七品修為而已,還如此狂妄。

「等你死在我的手裡,你自然知道我的厲害。」少年不屑的冷哼說道,雙手微微彎曲,手中的長劍嗡嗡發出聲響,一道劍氣圍繞在劍尖之中。

少年雙腳點地,身體若如離弦之箭,朝著離蕭猛衝過來,長劍朝著離蕭右眼刺出。

「哼!」離蕭冷哼一聲,劍氣湧入到雙腳之中,朝著身後退去,躲過了少年的一劍,丹田的劍氣運轉到長劍之中,長劍發出一道薄弱的紅光,劍身輕輕顫抖。

「你只會躲嗎?」少年雙眼不屑之色更加濃郁,劍氣圍繞在他身體上,一條黑狼虛影出現在他頭頂上。

一股戾氣從黑狼虛影中發了出來,黑狼張開巨嘴,狂吸劍氣,虛影慢慢凝實起來,兇殘的盯著離蕭。

「赫家的劍之技,天狼怒!」靠在擂台邊緣的老者看著黑狼輕聲說道。

「這黑狼看起來不夠兇猛,劍氣狂亂,看來這個小輩修鍊這門劍之技不久。」坐在另一邊的老者也輕聲說道:「不過對上這個小子,也是綽綽有餘。」

說完,兩個老者便移開了目光,朝著擂台中央的六人看去,臉上帶有一絲淡淡的笑容。

擂台中央的六人,正是劍師境界的修士,四男兩女,年紀輕輕就到了劍師之境,確實算是好苗子。

離蕭並不說話,冷冷的盯著少年頭上的黑狼,手中的長劍紅光越來越兩了起來,兩道長劍虛影附在劍尖。

「老大要不我們退去吧,他的實力……」段大胖有些擔憂的說道,尤其是看著猙獰的黑狼,心臟忍不住一跳。

段大胖感覺到黑狼傳來一股壓迫感,讓他不能動彈。

「他還沒有資格讓我退。」離蕭淡然說道,手中的長劍光芒更加明亮,甚至有些刺眼。

一股凌厲的劍氣從長劍迸發出來,從劍尖中擴散出一道罡氣。

紫衣少年眯起了雙眼,眼底閃現出一絲驚訝,「黃品劍之技,沒有到你還有這等劍之技。」

「不過你的劍氣還太弱了。」少年搖了搖頭,低沉冷哼一聲,虛空黑狼朝著離蕭衝來,張牙舞爪一股凶戾的氣息籠罩著他。

「是嗎?」離蕭眉頭微皺,手中的長劍再次劃出,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長劍顫抖起來,發出啪啪啪的脆響。


更加凌厲的劍氣以離蕭為中心的擴散開來,一道道劍氣瘋狂湧入,猶如兇猛的巨浪,洶湧澎湃。

「好強的劍氣。」少年雙眼緊盯著長劍中的三道虛空長劍,心中微微震驚,臉上的不屑隨之收起。

「天劍萬影!」離蕭低沉一聲,劍氣運轉到雙腳之中,身體騰空起來,長劍指著狼頭,三道虛空劍影「咻咻咻」的衝刺而出,颳起了一道狂風。

黑浪嚎叫一番,狼爪朝著三道虛空劍影拍去。

「劍氣雄厚,與之相比,赫家小娃的黑狼稍微弱了一些,這少年還有兩把刷子。」老者多看了離蕭一眼輕聲說道,隨即的目光繼續看向了擂台上的六個劍師少年。

在他們的眼中,離蕭的天賦之算一般,並不值得太多注意。

中間的老頭朝著離蕭看了一眼,瞥了目光,看著其他人。

果不其然,三道劍氣穿刺黑狼的黑爪,三道劍氣勢如破竹的朝著黑狼的頭穿刺而出,一道哀嚎聲,黑狼的頭瞬間被刺出了一個大洞。

黑狼虛影也隨空消散,三道劍氣繼續朝著少年刺出。

少年臉上一滯心中一驚,運起身體上的劍氣,朝著身後暴退,想要躲閃這三道劍氣。

可三道劍氣就像長眼睛一樣,死死盯著少年。

「媽的!這小子的劍招如此古怪。」少年心中暗罵一聲,眉宇間閃現出焦慮,三道長劍緊追著他,他無法使出劍之技,只能躲閃。

「你只會躲嗎?」離蕭不屑的說道,把剛才少年對他說得話還給了他。

「你……」少年怒喝一聲,腳步停了下來,雙手凝結出一道劍氣,心中突然升起危機感,扭頭過去,只見三道虛空劍影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

心中一急,紫衣少年急忙運起劍氣,雙腳猛得踩在了地面,躲閃起來。

「嗤!」

一道虛空長劍划穿了少年的右臂上,其餘兩道從著他的額頭擦過。

手臂一痛,少年停了下來,看著手臂流出鮮血,手臂有一個大拇指大小的血洞。

… 「你傷了我。」紫衣少年面色陰沉怒瞪著離蕭,從牙縫裡迸發出四個字。

「我還要殺了你,傷你不算什麼。」離蕭面色淡淡說道,三道虛影長劍凝結在起來,劍氣蔓延開來。

「殺了我!」少年面色一變,面色布滿陰寒,劍士七品的劍氣,從身體爆發出來。

一頭黑狼又出現在他的頭頂,黑狼比剛才更加兇猛與猙獰,發出一聲聲吼叫聲,猛烈戾氣籠罩起來。

少年臉上帶有猙獰的笑容,雙眼緊盯著離蕭,雙手緩緩合併在一起,低沉說道:「天狼怒!」

「吼!」黑狼發出一聲狂叫,劍氣圍繞在黑狼的身體上,猙獰的狼頭朝著離蕭咬過來。

「這一招太弱了。」離蕭淡然的撇了撇嘴,長劍響出唰唰的聲響,一道凌厲的劍勢從長劍中迸發而出,三道長劍虛影浮現而出,隱隱約約又出現一道長劍虛影。

「天劍萬影,第四道劍影!」離蕭心中一喜,終於能凝結出第四道劍影。

四道劍影依附在劍尖上,劍尖猛得顫抖,似乎要折斷一般,比剛才更加凌厲的劍氣爆發出來,猶如千軍崩騰。

離蕭長劍一揮,四道虛空劍影若如流雲又似流星,朝著黑狼衝刺而出。

轟!

一聲巨響,只聽一聲哀嚎聲出現,地面輕輕顫抖,四道虛空劍影狠狠的插在了狼頭上,一擊必殺,黑狼成為了一道黑霧消失不見。

四道虛空長劍散發出一股凌厲的劍氣籠罩著少年。

紫衣少年心中大震,沒想道眼前的人如此兇猛,一擊就把自己發出的劍之技給泯滅了,尤其是感受到他被劍氣籠罩的時候,臉色大變。

「怎麼會這樣!」少年震驚自語,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身體不禁想要後退幾步,可他發現自己無法再退後一步,彷彿雙腳不是他的一樣,心中充滿了恐慌。

劍氣籠罩下,他無法逃脫,猶如被囚禁的野獸,任人宰割。


「大哥救我!」少年朝著擂台中央的青年喊出,可他發現自己的聲音無法穿透這道劍氣籠罩,心中不由大慌。

「赫家小輩,似乎遇上了危險。」靠在擂台邊緣的老者輕聲說道,目光定格在離蕭身上。

這少年並沒有表面看起這麼簡單。

「你可以去死了!」離蕭冷聲說道,長劍再次一劃,凌厲的劍氣朝著少年沖了過來。

「一百人已到,住手!」擂台邊緣的老者厲聲說道,聲音猶如天空中的響雷,震撼人心。

離蕭充耳不聞,劍氣依舊朝著少年穿刺而出,這少年想要殺他,他自然不會放過此人。

「混賬!」老者不由一怒,自己已經出聲聲明,可這少年依舊一意孤行,一道劍氣出現在老者手中,大手一揮,劍氣猶如流星一般,朝著離蕭沖了過來。

離蕭面色一滯,心頭瞬間被危機感籠罩,劍氣不由更加凌厲了幾分,依舊朝著少年刺入。

「不!」少年面色驚恐,一聲吼叫聲從嘴裡發出,聲音有些顫抖。

瞳孔劇烈收縮,感受到凌厲的劍氣衝擊而來,心中頓時冰冷了起來,少年無法反應過來,就被凌厲的劍氣穿刺心臟,應聲倒地。

與此同時,離蕭感受到老者發出的狂暴劍氣,心中一凜,急忙捏碎青色靈符,半空中的劍氣暴亂起來,在他的面前閃現出一道黃-色屏障。

嘭!

老者的劍氣狠狠的轟擊在離蕭的屏障中,頓時被這股劍氣沖翻滾地,咔嚓一聲,屏障瞬間瓦解,但也減去了大部分劍氣的威力。

離蕭滾在了地上,心中慶幸萬分,幸虧還有一枚青色靈符,否則中了剛才的那道劍氣不死也重傷。

「老大。你有沒有事。」段大胖擔心的說道,跑到離蕭的身邊把他扶了起來。

「竟然擋住了。」老者低聲說道,右手再次劃出一道劍氣,劍氣比剛才更加凌厲。

「這老頭想要趕盡殺絕不成。」離蕭面色一冷,心中不由大怒,運轉丹田的劍氣,他的手上開始有一道幽藍色的細小驚雷。

這正是離蕭最大的底牌,爆雷幽鏈!

「莫老頭,你還想要出手對付一個小輩不成。」坐在最中央的老者站了起來,輕聲說了一聲。

「他忤逆老夫的話語,只想讓他嘗些苦頭。」莫老頭收起了劍氣,忌憚的看著中央的老者一眼。

「因為他殺死的是你好友的孫子吧。」老者輕輕甩動著雙袖,面色不善的看著莫老頭一樣,對著擂台上的人輕聲說道:「停手,已到百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