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霸都忍不住,用力給你腦袋一下,說道:「這個笨蛋,小七,以前看你挺聰明的人,今天怎麼這麼笨蛋的?」

麻爺也說道:「真是笨,雷哥的意思,是和懲戒營中的人換材料!」

雷星峰笑道:「沒錯,我們有禁制保護,所以和他們換,一點都不用害怕,有了禁制保護,他們是沒有辦法對我們不利的。」

艾七不好意思道:「熱糊塗了,這個辦法好,嘿嘿,這個我擅長。」

麻爺道:「需要換什麼樣的材料?」

雷星峰道:「不論高中低的材料全要,也不論屬性,我都需要!」

三人心裡疑惑,你一個雷系的修鍊者,什麼材料都要?什麼意思?不過,三人都沒有開口詢問,既然雷星峰願意出實物和水來交易,那麼他們也不需要知道太多,換就好了。 抓了三個很管用的勞動力,雷星峰爽了,食物和水,可以從鏡之界大量獲取,用來換取材料,簡直和搶沒有什麼兩樣。

過了兩天,米加又帶著幾個人進來,不過,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被防禦禁制阻擋,米加突然想起雷星峰穿著的服飾,那是禁制大師的服飾,心裡頓時恍然,這裡被禁制了。

「米加前來拜訪主人!」

連續喊了幾聲,就看到一個人出來,艾七說道:「跟我進來!」

米加很老實的帶著幾個人進來,這些人都是以米加為主的。

雷星峰坐在巨石住所外面的空地上,這裡搭建了一個木棚,這玩意可以遮擋落下的煙塵,還能稍稍遮擋酷熱的空氣。

一張大桌子,幾張椅子,別的也算了,但是桌子上擺放著大塊的燒肉,還有一筐筐的麵餅,另外就是一大桶清水,就放在桌子邊上,木桶邊沿,掛著一個勺子,可以用來喝水。

就這麼簡單的飯菜,讓米加幾人不停的吞咽口水,尤其是看到那一桶清水,更是讓幾人雙眼放光。

雷星峰道:「請坐,大家隨意點,今天,隨意吃隨意喝!」

米加等人立即圍攏大木桶,幾人各自拿出杯子,去水桶打水,一個個咕咚咕咚的狂喝,既然雷星峰說了隨意喝,他們怎麼會客氣,先喝了再說。

也就幾分鐘時間,猶如水缸的木桶就下去了小一半的水,這幾個傢伙,走路都發出咣當咣當的水聲。

米加抹了一把嘴唇,說道:「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喝水了,真是舒服啊!」

他們坐了下來,雷星峰笑道:「先吃吧,吃完了我們再說話。」

幾人道謝后坐下,開始瘋狂的吃喝。

滿滿一桌的飯菜,也就不到一個小時,就一掃而空,就算他們是修鍊者,就算他們特別能吃,這飯菜也吃到嗓子眼了,一個個撐得直打飽嗝,此起彼伏的飽嗝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艾七和麻爺嗤嗤直笑,這也太狼狽了吧。

米加幾人抱著肚子哼哼,雷星峰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半晌,他說道:「這次請你們來,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們商量。」

米加打了一個飽嗝,他有點不好意思道:「是,是,抱歉啊,太久沒有喝到那麼甜的水,太久沒有吃飽肚子了,我有點失態了。」

雷星峰不以為意道:「我理解,那麼我們現在可以討論了嗎?」

米加道:「請說,只要我們能夠辦到的,絕對不推辭。」

雷星峰道:「很簡單的事情,你一定可以辦到的,嗯,這樣說吧,懲戒營中,是不是非常缺乏食物和水?」

米加苦笑道:「你看我就知道了,在進入懲戒營之前,我就沒有餓過肚子,也沒有幾天都喝不到水的時候,在這裡……除非你早就知道缺水缺食物,早有準備,也許過的還行,但是絕大部分的修鍊者,都沒有這個準備。」

雷星峰笑道:「食物和水,我有很多,但是我不會白白提供的,需要用材料來換,什麼材料都可以,你的任務就是把這個消息傳送出去,並且在外面維持紀律,一次只能進來十人進行交易,放心,這裡有禁制在,我相信沒有那個人會傻到和我們動手,當然就算動手搶,我們也不怕!」

米加眼睛放光,他說道:「沒問題,沒問題,現在有無數人需要食物和水。」

雷星峰道:「這三位是我的同伴,專門負責兌換。」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同時點頭,艾七道:「這事的主要負責人就是麻爺,我是艾七,這位是巴斯霸。」相互介紹了一下。

麻爺負責是雷星峰定下的,麻爺和艾七,巴斯霸都不太一樣,巴斯霸不是做生意的料,這傢伙打打殺殺比較擅長,所以是保鏢工作,防止對方突然暴起搶、劫,艾七畢竟也是禁制師,所以禁制由他負責,而且這傢伙很富有,手腳大慣了,並不適合去交易,只有麻爺非常的精明,雷星峰相信,麻爺可以帶給自己很好的利益。

雷星峰說道:「米加,你的報酬,就是食物和水,保證你每天的吃喝,不用你操心別的。」

米加興奮道:「好,好!我去找人來!」

雷星峰道:「記住,一次進來十人,多了的話,就在外面等著!」

米加道:「沒問題!」

雷星峰起身道:「巴斯霸,你負責保護麻爺,老艾,你負責禁制,躲遠點啊,眼光盯著點,一旦有事,別猶豫,立即開啟禁制。」

三人答應了一聲,艾七問道:「雷哥,你幹什麼?」

雷星峰嘿嘿一笑道:「我去搞食物和水!」

巴斯霸等人無奈的看著雷星峰,他們也想知道雷星峰去了哪個大陸,可是雷星峰不說,他們也沒法子逼迫。

雷星峰縱身上了崖壁上的洞口,迅速來到自己居住的房間,這次他沒有急著回鏡之界,而是坐在房間中,開始琢磨快速布置禁制的方式,自從有了這個念頭后,他就一直努力著,試圖找到最快速度布置禁制的辦法。

一開始是靠著組合禁制構件,現在看來還是不夠快,按照雷星峰的設想,最好揮手間就能布置,當然這是最理想的狀態,目前很難達到,那麼簡化禁制構件,或者複雜禁制構件,就是他追求的目標。


所謂簡化禁制構件,也就是用最少的禁制構件,實現一個禁制陣,所謂的複雜禁制構件,就是將更多的禁制放在一個構件上,達到減少禁制構件的目的。

由於得到了大量的資料,雷星峰需要慢慢消化吸收整合,這都是需要時間來進行的,因此只要有時間,雷星峰就不停的琢磨,上次折騰了一下,搞出了一套簡易禁制,在懲戒營算是救了自己的命,當初要不是這個禁制阻擋,以他的身手,根本就擋不住那些囚徒的衝擊,那可就真的危險了。

試著製作了幾個禁制構件,就聽到外面噪雜的聲響,有人吵架?雷星峰立即向外衝去。

沒想到米加的速度那麼快,這麼短的時間,就帶來*十人,這時候進來了十個人,米加陪著,麻爺在和他們交易,不知為何,麻爺就和那十人吵了起來。

雷星峰飛落下去,說道:「吵什麼?」

麻爺道:「媽的,這傢伙不是來換東西,是來找事的!」

雷星峰走上前去,對方是一個滿臉全是皺紋的人,臉上黑的什麼也看不清了,也不知道多少時間沒有洗過,亂七八糟的頭髮,亂七八糟的鬍子,讓雷星峰突然想起前世某個國家的苦行者,那種十幾年不帶洗一次澡,一直在外流浪的人,真的很像。

那人很激動,語速極快,嘰里咕嚕的聲音,口沫橫飛。

就這麼短短時間,雷星峰就看到麻爺第三次抹臉了,那口水直噴出來,麻爺氣得臉色都白了,這是他交易的第一個人,竟然拿出一個不值錢的材料,要求換取足夠的食物和水,按照麻爺的設想,這玩意就連一塊餅子也不值。

雷星峰問道:「怎麼回事?」

麻爺可算是遇到救星了,他說道:「這個傢伙,拿著一塊低等級的金屬礦,竟然要換一桶水,還有一筐麵餅,無論怎麼說,都不承認,他的東西不值那麼多。」

那人伸手就來抓雷星峰。

看著黑黝黝的爪子伸過來,雷星峰毫不猶豫的就是一道雷電,打得那人連連後退,雷星峰已經明白過來,這人是一個道君老祖,雖然是初級的道君老祖,也不是他能夠抵擋的,喝道:「老巴子,你是死人啊!趕走他!以後,任何交易都不和他進行!」


那人被雷電打得麻木了一下,心裡吃了一驚,剛要還手,巴斯霸就衝到他的面前,兩人頓時就糾纏在一起。

雷星峰迴頭問道:「米加,怎麼回事?」

米加苦著臉,說道:「他就是一個無賴,死纏著我進來的!」

雷星峰道:「死纏?你死纏看看,能不能得到食物和水?讓他滾遠點,別出現在這裡!」

那人還在和巴斯霸纏鬥,其他人都冷眼看著,雷星峰淡淡的說道:「誰把他抓住,我就給誰一大桶清水!」

瞬間,幾個人影暴起,撲向那個還在喋喋不休的傢伙。

在米加等人目瞪口呆中,三個人已經將那人死死按住,並且將他捆綁起來,抬到雷星峰身邊,雷星峰看了一眼,說道:「一人一大桶水!」

三人都一樣,拿到大桶水后,就開始狂喝起來,咕咚咕咚的吞咽聲,讓其他人羨慕嫉妒恨,都不由得後悔不迭,剛才就應該出手,而不是袖手旁觀。

那人拚命掙扎,嘴巴也開始不乾不淨的咒罵起來,雷星峰道:「堵上他的嘴巴!」

麻爺恨極了這傢伙,伸手在地上一抓,一把泥土就強行塞入那人的嘴巴,這還不算,他連續抓了幾把泥土繼續塞進去,然後又用一根布帶,將他嘴巴系住,這傢伙就直翻白眼了。

修鍊者不論是身體還是武力都很厲害,那三人用了一種手法,讓他無法動彈,手段相當高明。

可幸福吩咐麻爺繼續,他說道:「一旦有人不按照規矩來,以後絕對不和他交易,不允許進入這裡!」

其中有人說道:「你怎麼阻擋那些道君級高手?」

雷星峰笑道:「你們看好了!」說著他發動的雷殺禁制。

瞬間,無數雷電劈斬下來,將周圍一片土地全部淹沒,雷星峰淡淡道:「我看哪個能夠抵擋!」

當真是霸氣十足。 交易順利進行,一開始麻爺還比較謙虛,換取的東西,用了不少食物和水,慢慢的他琢磨過味來,食物和水可是稀缺物資,所以他不用桶裝水,而是改用瓶裝水,一瓶水就可以換一個相當珍貴的材料,食物也是如此,麵餅和肉,都可以換到不少珍貴的材料。。.23[WX].

雷星峰提供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足夠他們交易的了,由於雷星峰開啟了禁制殺陣,將所有的人都嚇住了,所以交易並沒有出現意外。

大半天時間,就有幾百人進來交易,將雷星峰帶來大部分食物和水都換走,而雷星峰得到了大批的材料,其中不乏很珍貴的材料,讓雷星峰驚喜的是,還有不少雷系材料,是他現在就可以可以用的。

雷星峰看看差不多了,說道:「今天就到這裡,以後每天就交易半天時間,過時不候!」

禁制開啟,阻擋後面想要進來的交易的修鍊者,雷星峰這才看到剛才被捆綁的傢伙,他還在掙扎,只不過嘴巴里全是泥土,還用帶子系住嘴巴,這個虧吃的有點大。

雷星峰道:「解開他!」

麻爺氣哼哼的過去,解開他的束縛,說道:「起來,別裝死!」

那人一手拉掉嘴上的帶子,呸呸的吐著泥巴,半晌,他說道:「給點水漱漱口!」

麻爺見雷星峰點頭,抬手扔給他一瓶水。

那人就漱了一口水,其他的都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雷星峰道:「再給他一瓶水,另外給他幾塊麵餅,讓他走!」

麻爺完全不理解,他嘀咕道:「給他水和食物幹什麼?來搗亂的傢伙,趕走就算了!」

雷星峰道:「雖然以後不會和他交易,也不許他進來,但這次是我們招人來交易的,他不想按照我們的交易來,那麼就送他出去,給點食物和水,也算我們對得起他了,若是再來搗亂,我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他。」

以禁制大師說出這樣的話,那人倒是服氣,對方只要站在禁制圈中,即使他是道君老祖,也一樣占不到便宜。


那人愣愣的看著雷星峰,半晌,他說道:「我能跟著你混嗎?」

雷星峰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嘴裡無意識的嗯了一聲,才驚訝道:「你說什麼?」

那人道:「我跟你混!」

雷星峰指著自己的鼻子,無語的看著這個狼狽到了極點的道君老祖。

那人使勁點頭。

雷星峰道:「為什麼?」

那人咧嘴笑了,說道:「我收藏的材料早就耗盡了,之所以一開始就胡攪蠻纏,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材料來換食物和水,如果我離開,雖然不見得餓死,但是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了,乾脆賣身投靠吧,我就是一個大號的材料!」

這回答相當的霸氣。

雷星峰不由得笑了,艾七,麻爺和巴斯霸也忍不住目瞪口呆,接著也跟著雷星峰笑了,這傢伙有點意思。

其實雷星峰也覺得人手不夠,他思索了片刻,權衡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壞處,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說道:「建一衛,我叫建一衛。」

艾七道:「這名字不好,你叫賤人比較合適。」

建一衛道:「嗯,我小名就叫賤人,你怎麼知道的?」

這次輪到艾七目瞪口呆了,他只能敗退下來,就算他不喜歡這傢伙,但也不得承認,這人皮厚到了極點。

雷星峰道:「賤人,以後你和巴斯霸負責護衛。」既然小名就叫賤人,雷星峰也就無所謂了,其實名字也就是稱呼,無論是建一衛也好,還是賤人也好,他都無所謂。

巴斯霸上前拍了他一下,說道:「我是巴斯霸,既然雷哥同意,那麼以後你聽我的命令。」

建一衛道:「是,巴大人!」

巴斯霸道:「別大人小人的,叫我老巴子就行了,對了,賤人,你怎麼混的那麼慘?連口水都混不到?」

建一衛苦笑道:「如果你是我,估計比我混的更慘,別人陳伙結幫,我就孤家寡人一個,怎麼混?」


雷星峰道:「你是怎麼被判罰到這裡的?」

建一衛道:「得罪了明澤盟總部的一個傢伙,所以被害了,還好是懲戒營,要是死鋒營,我就不在了。」

雷星峰驚訝道:「你是下面門派的人?」

建一衛道:「是啊,我是塔戰門的大長老,哈,有什麼用,還不抵明澤盟總部,一個小小天君的話,就被害到了懲戒營,十八年,哈哈,你看我夠倒霉的吧!」

麻爺道:「難怪了,下面門派的一些老祖,經常搞不清狀況,以為自己是大爺,結果就悲慘了。」

建一衛道:「你們是?」

巴斯霸道:「我們都是明澤盟總部的,別奇怪,總部一樣有爭鬥的。」

艾七道:「如果你也想要到明澤盟總部的話,你眼前就有一個人能幫你哦。」他忍不住開始挑逗對方。

建一衛眼睛一亮,雖然他對明澤盟的做派恨極,可是一聽到有機會進入明澤盟,頓時就激動起來,明澤盟的總部,對於修鍊者而言,那就是最好的地方,進不去的時候,會忍不住的罵,說到底,還不是因為羨慕嫉妒恨。

「誰?」

巴斯霸道:「笨蛋,雷哥是禁制大師,你說誰能夠幫你?」

雷星峰淡淡道:「還在懲戒營中,說這些廢話幹什麼!」

禁制大師!

建一衛可比巴斯霸他們更加知道這個位置的人,地位有多麼的高,一個普通的禁制師,如果去他原來的門派,那絕對是要門中大長老,和其他高層小心伺候的主,一般而言,門派的禁制,都是明澤盟禁制總堂派遣禁制師去布置,對於這些禁制師,沒人敢怠慢,不但禁制材料要門派負責,還要支付一筆材料給禁制師,就算門派不願意,也不敢得罪禁制師。


可眼前這人竟然是禁制大師,建一衛心裡可是相當震撼,他說道:「禁制大師啊!怎麼也到了懲戒營啊!難怪這裡布置了禁制。」他完全無法想象,一個禁制大師被搞到懲戒營中來。

雷星峰道:「別煩這個了,賤人,算了,這名字太難聽了,以後就叫你一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