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也出不去,不如練練功吧?剛纔吃了那怪魚的肉,本來還渾身痠痛不已的肌肉,現在卻感覺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精力充沛的樣子,看來這魚肉不簡單,自己是揀到寶了,等會兒等雨停了自己得出去挑幾塊給青蓮妹子留着。

王二狗從懷中拿出那本《破竹劍法》,爲了防止劍譜損壞丟失,他特意在劍譜外面包了好幾層油紙,然後在衣服裏做了一個內墜。

王二狗打開劍譜,劍譜上寫明瞭,接下來修習《破竹劍法》需要你心無雜念,空靈一物。

這,當然是必要的條件,王二狗在以前就這樣做了,但是到了《破竹劍法》的第四重後,就再也無法突破,感覺到修到關鍵時候那身體就像要炸裂了似的,王二狗一直以爲是自己沒有循序漸進的緣故。而現在的王二狗就沒有以前這樣的感覺,全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精力,再修習那《破竹劍法》就沒有那麼困難,遊刃有餘的樣子。

這幾天,王二狗越來越感覺到身體資質的重要性,好的優秀的身體資質和普通的身體資質不可同日而語,就好像奇瑞和寶馬不是一個等級一樣。而人體系統和電腦系統一樣,都是可以智能識別外界的事物,並有選擇性的吸收它。所以要經常的升級人體系統,讓它一直是最新的版本,用什麼軟件升級呢?各式靈丹妙藥,大補的異獸珍禽以及各式寶典珍籍等。

盤腿坐在地上,照着口決練了好一陣,王二狗感到渾身躁熱不已,不由衝到屋外,此時的外面還下着瓢潑大雨。王二狗揮動手中的魚骨劍,劍氣在王二狗的周邊縱橫交錯,王二狗越舞越快,劍影和劍氣連在一起,舞的時間久了,以王二狗爲中心的大概二米爲半徑的圓圈內,那大雨幾乎無法滲透進入!!

大雨漸漸停了,青蓮的商船在經歷了和暴風雨的搏鬥後,也順利到達了這無名小島,青蓮在船上看見了王二狗,不由興奮的大聲呼喊,而王二狗沉浸在自己的武學中,好像根本沒有聽到青蓮的呼喊。


慢慢的青蓮不再呼喊,她的眼睛瞪的溜圓,和船上的其它人一樣,滿臉都是驚駭的表情。

只見王二狗劍舞之處,狂風四起,飛沙走石,樹葉被劍氣激盪的全飄浮在半空,幾百片樹葉被那無數的劍氣逼的,沒有一片能安然墜落在地上!!

想那爲首的老叟見多識廣,有幸見識到崑崙派掌門古力達扎的開山裂碑掌,一樣的氣勢,一樣的氣場,一樣的聲勢驚人,但是那古力達扎已經是五十好幾的老頭,而眼前這個年輕人最多不過二十左右,就有如此深的武學造詣,當真是前途不可限量。

船上的人一片歡呼,如果不是王二狗,他們恐怕早已葬身魚腹。

“楊大哥!”青蓮終於忍不住再次大聲呼喊,這回王二狗聽到了青蓮的呼喊停了手。

“啊!是青蓮妹子!”

“楊大哥,真是你!!太好了,你沒事!!”青蓮激動的直在原地跺腳,跟個小孩子無異。

船一靠岸,青蓮就像一隻歡快的小鳥一樣飛快的向王二狗跑來,王二狗趕緊迎上去一把抱住青蓮。

“太好了,你沒事!你可擔心死我了!我叫你別下去,你非要下去,你一下去,我的心就跟着往下沉,你如果死了叫我怎麼辦啊?”

青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聽的王二狗好生感動,有人牽掛的感覺真好,很早沒娘,有爹跟沒爹一樣的王二狗很在乎這種感覺。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地球?雖然老父親對自己不好,但畢竟是自己的爹,如果有機會回去,一定讓他過上幸福的晚年。

“唉,那怪魚呢?”王二狗想起那怪魚肉的美味,想整幾塊做給青蓮吃,四處找尋,才發現那怪魚連同割下的幾塊魚肉都不巽而飛?

大雨傾盆而下,之後自己又醉心於武學,誰不知道那些個東東是被大風大雨刮進河裏,還是被自己的劍氣掃於河裏的?反正是不見了,王二狗感到有些遺憾。

“沒事呢,楊大哥,我不餓的。”

“青蓮,你會武功嗎?”

“只會一些粗淺的手腳功夫,用來防賊的。”

“哦,這怪魚身上的肉有奇效,吃了對身體資質大有裨益,對練武也有極強的促進作用,現在沒了真是可惜。”

“沒事的楊大哥,有你保護我就行了。”

那商船上爲首的老叟走了過來,看着兩人卿卿我我,不由笑道:“楊少俠,還有青蓮姑娘,現在水怪已除,又是風平浪靜時,正好趁機過這大河,兩位趕緊上船吧。” 商船重新啓航,這回商船再也沒有受到任何水怪或者天氣的影響,順利到達了彼岸。

要想去東南方的逍遙山,必須得經過石頭城。

石頭城,顧名思義,就是幾乎全用巨石壘成的城池,城內的民居商店也大多是用石頭壘成。

石頭城三面環山,獨有一面面對晨明河,森林資源缺乏,地勢易守難攻,是青林帝國重要的關隘。

守護此城的,是一個叫李夢龍的人,據說生此子時,其母當天晚上就夢見一條青龍入夢,後生此子,故取名爲夢龍。此人草根出身,父親是普通的商人。此人從小就喜歡舞刀弄棒,不喜歡經商那些玩意,十六歲時考中武舉,之後又屢立奇功,被朝廷委以重任,成爲此重要關隘的總兵。

此人爲人正直,剛正不阿,自詡爲‘清流’,爲此得罪了一些權貴,爲了避免麻煩,李夢龍主動向朝廷要求來這邊關隘任職,也省卻了不少麻煩。

因爲是關隘,所以城防非常嚴格,所有人進城出都要盤查。但更麻煩的是,城門口又貼了他王二狗的告示。

公告上面大致意思是他王二狗,明面上他叫楊傑,在某年某月偷了張員外家多少多少鉅額財產,此人不但是盜賊,更有可能是奸細,所以公告天下,誰能捉住他或者給官府提供情報,有獎勵等着你,知情不報罪加一等云云。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那個什麼張員外,長什麼德行,家住哪裏他王二狗都不清楚,最重要的他王二狗好端端的站在石頭城外,這還沒進城呢,什麼時候偷了張員外家的東西了?

面對如此惡劣的環境,青蓮可憐巴巴的望着王二狗道:“怎麼辦?”

“易容。”

要想避免麻煩,易容是最好的選擇,讓大家對你的注意力從你的身上移開在旅途中可以儘可能的避免麻煩,順利到達逍遙山。

王二狗前面的易容術看起來效果不錯,幾乎沒有人能看出來,所以王二狗還是易容成美少女。

而青蓮則青衫布履,方巾包頭,英俊非凡。

兩個站在一起,還是一對恩愛的情侶一般,唯一的區別是王二狗變身成了美少女,而青蓮化身成爲翩翩美少年。

守城的士兵上下打量了他們幾眼,沒看出什麼問題,放行。

王二狗鬱悶的坐在小酒館裏,喝了一碗又一碗酒,等到他喝到第十三碗時,他的手腕被一雙柔滑的小手拉住了,他擡起頭看到了青蓮眼中心疼的眼神。

“不要再喝了,多喝酒傷身。”

清蓮往旁邊努了努嘴。

王二狗回過頭一看,只見一羣人正怪異的看着王二狗,在他們的眼中,一個長相清純的美少女,喝起酒來居然一點都不輸漢子。

王二狗苦笑一聲,重重的把碗放在桌上,把這茬倒給忘了,現在自己是女的。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啥不好的事都往我頭上安。”

“楊大哥,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你沒做的事別人不能強加在你身上,可惜清蓮不是青林國人氏,不能爲你作證。”

王二狗拉住清蓮的小手道:“有你陪伴,再大的委屈也不算什麼!”

“楊大哥,我們不如去那張員外的府弟看看,如何?總比坐在這裏強。”

“嗯,就聽清蓮妹子的。”

張員外,是本城最富有的人家,其祖父曾經當過朝廷要員,到了他父親這也曾經做過地方要員,歷經三代所以積累了豐厚的家產。

因爲張員外經常慷慨解囊助李夢龍招兵買馬鞏固邊防,所以一直與李夢龍交好。並不能說張員外是一個多麼慷慨的人,事實上他也清楚,若石頭城爲索羅國敵兵所破,那麼他的所有財產都將不保。

這麼一個石頭城有頭有臉的人物,要打聽起來還是相當容易的,所以王二狗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張員外家。

華麗的硃紅色的大門透着古韻,白玉階上滿是那令人心碎的落英,大門旁是兩座威武不凡的石獅,院外粉牆環護,綠柳周垂,整個宅弟富麗堂皇,雍容華貴。

王二狗上前叩門,門吱呀一聲開了,出來一個奴僕打扮的人,上下打量了王二狗二人,問道:“你們找誰?”

“找你們家老爺。”

“可有拜帖?”

“不曾有。”

“老爺不見客!”那奴僕不高興的嘟嚷了一句,就想把大門關上。

王二狗一把擋住大門,從懷裏掏出一些碎銀來,塞到那奴僕手裏道:“小哥莫急,這有些銀子小哥只管拿去花,麻煩小哥給通傳一聲,就說老爺要找的人來了。”

那奴僕看見白花花的銀子,樂的眉開眼笑道:“好說,好說!二位稍等,我去去就來!”

王二狗不由感慨道:“這裏雖然不是地球,但遊戲規則和地球並無二樣,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不大一會兒,那奴僕又再次打開大門,側邊一站彎着腰手向前一伸道:“老爺有請,請二位隨我來!”

從正門進去,就看見很大的一堵牆,上面有很多吉祥圖案的磚雕,人只能從兩邊走,這種牆在古代大戶人家被普遍採用,俗稱影壁牆,也稱照壁,是古代建築中用於遮擋視線的牆壁,即使大門敞開,外人也看不到宅內的情況,能更好保護自己的隱私。同時因爲古人迷信鬼神一說,這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擋鬼進來,傳說鬼如果進門看到這照壁,就會被自己的影子嚇跑。除此之外造這堵牆,也是給自己的住宅增加氣勢,使客人覺的住這所宅子的人是一個不同凡響的人物。總而言之就是三點:隔斷,辟邪,造勢。

繞過影壁就是大院子,穿過院子,直入大廳,那奴僕對二人道:“二位在此稍等,老爺馬上就來了。”說完就退出來了。

閒來無事之際,王二狗開始觀察這大廳的佈局。只見大廳的牆上擺放着類似辟邪的畫卷,大廳兩側各擺放着桌椅,一共八隻,取吉祥之意。整個大廳顯的極爲寬敞,王二狗正看的入神,只見一陣爽朗之聲從門外傳來。

“兩位,久等了!”

王二狗和青蓮聞聲回過頭來,只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身着華服,邁門進得大廳,看來此人應是張員外無疑,當下雙手一拱道:“拜見張老爺。”

“啊,無需多禮。”張老爺用銳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青蓮,又看了看王二狗道:“不知兩位到此,有何貴幹?”

“我們這次來是專程爲張老爺而來。”

“哦?願聞其詳。”

“張老爺是不是家中遭竊,至今無法破案?”

“是的。”

“我們有辦法幫你破案?”

張員外看着兩人嘿嘿的笑。

“二位莫不是找老夫消遣?”


“張老爺爲何如此說?”


“二位隨我來!”

兩人隨着張老爺走到那影壁前,只見影壁的後面赫然寫着幾個大字:洪歷十三年六月初三,特借用張老爺一點家當,他日定當奉還!落款是:天涯浪子楊傑。

“明目張膽的寫在這裏,還要破什麼案?二位要操心的是能不能捉住此賊?聽說此賊武藝高超,使得一手好劍法,在這一帶罕有對手。

哼!這個狗賊!真是膽大包天!除了在我張府,他還在保金城,永泰城,天水城等二十座城池做案二十多起,真是無法無天了!!聽說此賊和索羅國還有來往,莫不是偷了這鉅額財產去資助那索羅國?“

王二狗和青蓮面面相覷,心中都涌起一個巨大的疑問

倒底是誰,在借楊傑的名頭四處做案? 張老爺捋着花白的鬍鬚看着兩人,心想:看這兩人不像是本地人,應該是外鄉客,很可能是看了那懸賞公告想來撈幾個賞錢。哼,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也是常有的事,既然遠道而來,等會叫阿貴準備些膳食叫他們吃了好走人。

王二狗觀那張老爺的表情,知其有輕慢之意,心想與其等着人家送客,還不如開門見山。

“張老爺子,你看看我是誰?”

王二狗脫去女裝,露出了本來面目,從一個妙齡少女搖身一變,成了一個英俊瀟灑的劍俠客。


張員外瞠目結舌的看着王二狗露出原裝,仔細一瞅,這人不是和城門畫像上那賊一個模樣嗎?啊!他就是那個江洋大盜兼奸細的楊傑!!

“你,你偷取我張家鉅額財產,還敢大搖大擺來我家!!阿貴!阿貴!!快叫些人去報與那李大人!!”

“我看哪個去得了!?”王二狗一聲怒喝,雙臂一振,兩道勁風穿過影壁發力於大門兩側,影壁外的大門自動關閉,阿貴手下的幾個奴僕上去硬拉死拽,朱漆大門紋絲不動,不由個個面露驚駭之色。

“你,你想幹什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想公然殺人滅口嗎?”張員外手顫顫巍巍的手指着王二狗,內心恐懼。

“張員外,我並無惡意,只想洗清嫌疑。你張家的鉅額財產,在下並沒有染指半分。更何況,就算是本人所偷竊,本人也不會笨到留下字跡給自己找麻煩吧?”

張員外吁了一口氣,對方這樣說,至少看來不會要他的性命了。

“那,那誰知道了?外界都說,你楊傑是索羅國的奸細,也許你是破罐子破碎,公然與我青林國爲敵呢?”

“我再說一遍!我楊傑不是奸細!!更不是什麼盜賊!!”王二狗一怒之下,手掌向椅背上一拍,紅木椅子在重力的擊打下被拍的四分五裂。

“啊是是,也許只是一場誤會。”

張員外看王二狗勃然大怒,生怕激怒對方對已不利,想着先要穩住對方,然後再伺機報與那李大人。

“這件事一定是有人蓄意栽贓於楊某頭上,楊某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捉住反賊楊傑!!別讓他跑了!!”

外面亂哄哄的一片,似乎有許多兵馬到來,外面的朱漆大門被猛烈的撞擊着,終於大門抵受不住被轟開了,涌進了很多武裝到牙齒的士兵把王二狗和青蓮團團圍在裏面。

這時候從外面慢慢走進一個威武不凡的大將軍,後面跟着兩個副將。爲首的將軍就是石頭城的總兵大人李夢龍,只見此人一撇八字鬍,鳳丹眼,身高八尺有餘。

“楊傑小兒,我這次看你往哪裏跑?”

原來那大門雖然被楊傑強行關閉,但大門大戶人家一般都有後門。那個阿寬走到迴廊與大廳的交界處,聽見裏面情況似乎不妙就沒有進來,那個阿寬躲在外面,一聽壞了出了大事了,馬上躡手躡腳的回到內室報於夫人,偷偷從後門出去報了官府。

王二狗看情勢危急,只聽大喝一聲,使出一道‘凌雲決’,氣衝九天,比原來使出的強悍了許多倍,把青蓮罩在裏面,雙手向內劃了一個內弧,青蓮驚叫一聲整個人拔地而起,人似陀螺似的飛轉上天,最後穩穩當當的坐在院中那顆最高的青楊樹上。

“好俊的功夫!!”李夢龍讚道。可惜這樣的好身手卻自甘墜落,不能爲我青林帝國所用。

張員外看着王二狗使出這一手俊秀的功夫,心想,這個叫楊傑的自投羅網,倒底是爲了什麼?

“捉住他!”一次令下,李夢龍手下的士兵如潮水一般涌來,這些士兵都是李夢龍一手提拔的親兵,作戰異常勇敢,雖然不是王二狗的對手,但渾然不怕死,一副不捉住王二狗誓不罷休的樣子。

以王二狗今日的武功造詣,就算是江湖上最大的六大門派隨便一個掌門來,都未必能拿下王二狗。但王二狗知道這些都是衛國的勇士,家裏都有父母姐妹,所以下手點到爲止,但正因爲如此,才減弱了已方的氣勢,對方是視自己爲大奸大惡之徒的,所以下手不留餘力。此消彼長,再加上牽掛青楊樹上青蓮,所以一時久戰不下,成僵持狀態,經常是你放倒了內圈的一片,外圈的一片又呼拉圍了上來。

青蓮騎在樹上焦急不已,眼看一個士兵在王二狗的背後舉起了刀,心急如焚的她趕緊提醒道:“楊大哥,小心後面。”

她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那些士兵出招的力度,速度,反應能力都遠遠不及王二狗,再加上王二狗吃了這怪魚肉變的力大無窮,要不是手下留情,這些士兵早就掛掉一片了。

但是她的呼叫卻反而提醒了李夢龍,軍人的狡詐和機警提醒他,從這個楊傑身上久攻不下,爲什麼不先拿下那個小妮子?只見李夢龍不動聲色的叫過身邊的副將,在耳邊小聲的說着什麼,手下的人會意,擡眼看了看騎在樹上的青蓮,然後退到了後邊。

青蓮還是一如既往的在樹上擔心着楊傑,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楊傑那邊,一雙美眸緊緊盯着這邊的戰況,柳眉緊皺,卻渾然沒有查覺到逼近她的危險。

幾根繩索悄無聲息的被甩到半空,到了制高點落將下來直向青蓮墜來,其中的兩根直接套住了毫無提防的青蓮的身子,命中率高的嚇人。只聽一聲驚呼,那幾個甩繩套的高手使勁往下一拉,青蓮被拉下樹來,然後被李夢龍這邊人給擒了。

“好吧,我輸了,你們贏了!”王二狗看到青蓮被擒,無奈的把魚骨劍扔在地上。

“把他給我捉起來!”

王二狗又再次被投入了監獄,上一次的監獄是在地球上,這次的監獄是在這陌生的人元星上,王二狗心想他和監獄真的有緣。

青蓮作爲脅從犯的懷疑對象,也被關到了專門關押女犯的監獄裏。

因爲王二狗高深的武功,監獄特別照顧王二狗,不但頭頂上給他帶了枷板,用的鐐銬也是精鋼製造。

王二狗無聊的坐在監獄裏,看到有獄卒走過,就趕緊跑過去大聲招呼:“喂,我說兵大哥,所有的事都衝我來,不要爲難那位姑娘。”

那位經過的獄卒就很不耐煩的揮手道:“先顧好你自己吧,都進了監獄了,還放不下你那些爛情債!”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