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bigbang帶新人是沒問題,關鍵還是要看怎麼把握一個度。畢竟,這兩年粉絲對於bigbang傳出緋聞的容忍度不算高。」寒暖舉手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我同意寒暖的看法。不過有個疑問,既然five是女子組合,為什麼不讓2ne1來帶?」金南國也適時講出了自己的建議。難道公司就不怕five的成員和bigbang的任何一個傳出緋聞,結果黑紅么?

「因為考慮到2ne1的聲勢比不上bigbang,這樣公司接下來的準備都沒用了。」相關人員給出回答。

「讓至龍他們把握好度應該沒問題。」楊賢時最終拍板。five是公司花了幾年時間培養,可以說是專門用來扳回第一女團的秘密武器,險中求勝,力求一擊必中。「接洽的事情就交給南國去辦。」

「行,至龍和勝膩最近正好接到sbs的邀請,如果那邊同意……」

寒暖翻著筆記本中bigbang的行程表,隨著bigbang穩坐韓國第一天團的位置以來,他們的工作量就越來越大了。尤其是至龍,不僅要趕通告,還要參與專輯製作編曲,更是忙得直接宿在錄音棚。現在又要花心思照顧新人……可是她再心疼也沒辦法,因為公司的利益高於一切。yg的女團不能再被sm壓著無力反抗了。 「總之大致情況就是這樣,之後一個月five就麻煩你們了。」休息室,寒暖向bigbang成員講訴著今天會議上的決定。而five的成員也在經紀人的帶領下,第一時間到bigbang的休息室報道。

寒暖剛剛解釋完,阿蘇作為隊長便帶頭鞠躬:「前輩們,今後請多指教。」

「哪裡哪裡,都是一個公司的,幫個小忙而已,恭喜你們出道。」勝膩素日和five最為熟悉,尤其是和five的門面阿雅,同樣作為忙內他可是傳授了不少經驗的。

「恭喜。」權至龍並沒有表現地太多不同,只是面子上的恭喜。因為正在拍出道錄的緣故,他不得不擺出笑容。但對權至龍來說,公司在five這一步棋上走的太從眾了,五個相貌明麗但一看就是動了刀子的姑娘,他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公司,這是向市場妥協么?

「至龍歐巴,我會努力的。」阿雅激動又崇拜的望向權至龍。

「加油。」語氣稍微緩和,在阿雅的身上,權至龍看到了曾經的bigbang,剛剛出道的那會兒,他們也是這般。聽說five的歌都是這姑娘做的,權至龍聽過demo,雖然還有些稚嫩,但是確實算不錯了,中毒性很深。希望她不會和自己一樣經歷那些黑暗的打擊。

「謝謝歐巴。」阿雅露出燦爛的笑容,至龍歐巴一直都是她的偶像,她崇拜和仰望的人。總有一日,她要站到和他相同的高度!

「下次記得叫前輩。」權至龍提醒到,叫歐巴的話會被vip們誤解,權至龍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人氣給後輩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只是,他如此說法對聽者來說卻不是一個意思。

阿雅臉色煞白,略顯尷尬。

「對不起前輩,阿雅年紀小不懂事。」經five的經紀人忙著給權至龍道歉。

寒暖解釋道:「別緊張,至龍的只是擔心vip們誤會對five造成困擾。」只是,這叫阿雅的小女孩對至龍的態度,應該不是單純的後輩對前輩的崇拜吧。

「是啊是啊,別誤會。我們家至龍不是那種喜歡拿前輩身份壓人的人。」東勇裴也忙著幫忙解釋,至龍的想法但凡是熟悉他的人都懂,因為上一個和至龍傳緋聞的藝人,只是因為和他們合拍了一步mv,結果vip們的語言攻擊讓她患上了抑鬱症不得不短期退出娛樂圈。這件事對他們的打擊都很大,尤其是至龍。可是他們沒辦法,因為無法控制粉絲們的想法。

「恭喜你們,出道后更不能鬆懈了。」崔聖賢對著鏡頭給five鼓勵。

vj突然將鏡頭轉向寒暖,笑著講道:「寒要不要來說兩句?」

「我?」寒暖指著自己,忙著搖手:「我又不是藝人,算了我說不來。」

「隨便講兩句都可以。」vj旁邊的編導笑著請求,要知道寒暖可是yg神奇的存在,更是vip當中特殊的存在。唯一一個被vip擁護的女人,充當bb和vip之間橋樑的女人。聽同事私下在穿,寒暖可是和權至龍在一起,若這是真的真好奇vip們得知真相后的反應。

「恩,five的大家都非常努力,努力總會得到回報。而今日起,便是你們收穫的開始,加油!」

拍攝結束,導演喊卡的同時,所有人都放鬆了神情。至於剛剛拍攝的內容會被如何剪輯,哪些會播哪些不會播都未可知。寒暖轉身去包包內取潤喉糖,而這個時間,阿雅則是拿著手裡的本子靠近權至龍。

「至龍歐……前輩,聽說bigbang的專輯都是前輩親自創作編曲的,不知道前輩能不能……」阿雅有些惶恐的看著權至龍,眼裡掩飾不了的滿懷期待。當她看的權至龍從她手裡去過創作的本子,更是難以壓抑的興奮。

權至龍仔細翻著阿雅的創作本,裡面的歌曲有幾首確實不錯,只要稍作修改能作為專輯主打曲推出。本著惜才的心情,他給阿雅提了幾點建議,更是以自己的想法稍作了改動,之後更是對她傳授了自己的驚訝。另一邊,five的其他人也在珍惜這次機會,向bigbang的其他成員取經。

寒暖看著室內的情況,感覺無法插入也不便打擾,便通拍攝組一同離開休息室。

「喂,在權歐巴?你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寒暖詫異的確認手機屏幕,這人不是推了s公司的工作,給自己放長假去法國看男朋友去了么?

「怎麼,不能給你打電話?還是……打擾到你和你男朋友love了?」柳在權笑著調侃,他和寒暖因為多次合作,加上趣味相投的緣故,算得上私交不錯的親故,不然這一次他也不會把這麼好的機會送給yg。

「拜託,是我怕打擾你love啊!」寒暖無語地回答。

「給你送份大禮,我家親愛的山莊的紅酒打算擴大亞洲的銷量,你的大爆炸里不是有個長的不錯還特別愛紅酒的么?」

「形象代言?」寒暖驚喜地發問,那可是世界紅酒三大名庄之一!

「恩,就是這個意思。你能做決定么?」柳在權是清楚寒暖對bigbang事物的決定權有多大的,這一問其實也就隨便說說。基本上寒暖點頭,楊賢時也會點頭。

「這麼大的禮物,不收怎麼對得起你,必須可以啊。」寒暖哈哈大笑,因為阿雅對權至龍莫名的態度原本不怎麼好的心情一下子轉變,「你那邊什麼時候方便,我會儘快安排t.o.p的行程。」

「隨時恭候大駕,掛了。」

寒暖握著手機,真是天下掉下的餡餅,能吃下去絕對不吐出來。寒暖轉變路線,叫上崔勝賢的經紀人一同去楊社長的辦公室商討。想來,社長雖然算不算一名合格的商人,但他也不會拒絕這麼一個肥缺。

三人一拍即合,算是直接通過了。

紅酒在群眾觀念中與高品質掛鉤,更何況此次的山莊是紅酒中的王地,是高檔中的高檔,等於一下子又將崔勝賢拉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代言紅酒山莊,和代言一個高端珠寶品牌的效果是一樣的,甚至更甚。

「我看了一下聖賢的行程安排,重新安排一下,下周有三天時間應該可以安排出來。」經紀人反覆確認后回答。

「我去聯繫。」寒暖發信息給柳在權,直到她收到ok的回復,這件事算是確定定下來了。這麼一來,下周要去法國出差呢。因為是通過寒暖得到的代言,她本人不去有些說不過去,如此一來這趟差不去不行了。

通知崔勝賢后,扔下獨自傻笑的大哥,寒暖和權至龍提前離開公司。

寒暖開著車,問道:「至龍歐巴心情很好。」

「恩。」

「剛剛和阿雅聊的很開心嘛。」寒暖有些在意的說。

「是個很有才華的後輩,她的可塑性很強。」權至龍說著自己的看法,語句中不難察覺他對阿雅的欣賞。

「確實不錯,我聽說five裡邊阿雅的綜合成績最好。若不是社長考慮到她年紀在隊伍里最小,隊長的位置非他莫屬。」其實,阿雅有些經歷和至龍很相似,作為童星出道,與上一家經紀公司解約後進入yg,經歷艱難的訓練和選拔最終得以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出道。同樣也是極富音樂天賦和創作才華。

「她很好。」想到那個容易害羞和緊張的人,權至龍免不了笑了。其他阿雅臉紅的樣子和暖暖以前有些相似,只是現在暖暖對他很少再動不動臉紅了,也不緊張了。


「哦。」很好嗎?寒暖有些在意地哦了一聲,「對了,下周二到周四我去法國出差,和聖賢歐巴一起。」

「周四么?」權至龍想到了什麼,神情中一閃而過的小情緒,但很快消失,「照顧好自己。」

「恩。」

車內一下安靜,二人沉默不語的一個開車一個聽歌。走在一起將近兩年時間,二人的感情雖然算不算如膠似漆但也是只能用恩愛來形容的。寒暖覺得自己和權至龍比起最初戀愛的時候,少了一絲激情但多了很多默契。這種默契,即是工作上的配合也是生活中的相知。

成天在一起,也許沒有那麼多話好多了,只是這樣安安靜靜地在彼此身旁,也不失為一件幸福的事。



five的出道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與此同時被剪輯的出道實錄也被擺上官網。不少vip聽說自家歐巴們在裡面露臉,聞風而來。

「既然是歐巴們的後輩,表示要支持一下。」

「不過,怎麼感覺阿雅看至龍歐巴的表情不對?該不會是對歐巴有意思吧,不要啊!」

「樓上別緊張,歐巴對她沒意思就行啦。」

「昂,助理姐姐也路面了!好久不見,姐姐漂亮好多。」

「可不是么,面色紅潤,一看就是被愛情滋潤的女人。」

「好奇姐夫是誰?助理姐姐每天對著辣么優秀的歐巴們,居然還會看上別的男人,不科學啊!」

「是不科學!說不定姐姐沒談戀愛,是你們的錯覺好哇!」

「樓上去翻姐姐的ins,那朵玫瑰花絕壁是姐夫送的!可憐的至龍歐巴,明明你才是最有可能成為原配的人。」

「能不能別把歐巴和助理姐姐配對啊,雖然歐巴和姐姐親近,可是不希望他們在一起。」

「然並卵,歐巴可是公開過理想型的,原話就是像助理姐姐一樣賢惠的女人。」

「不聽不聽不聽!歐巴是大家的!」

權至龍翻著five的論壇,這vip們怎麼都跑到別人家聊天去了?好吧,暖暖是我家的,沒有別的姐夫!哥就是你們姐夫!

「看什麼呢?」寒暖洗漱完穿著睡衣出來,看的權至龍拿著平板刷屏,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權至龍隨手將平板放到邊上,抓住寒暖的手一把將人拉入自己的懷裡。關燈,然後行使作為寒暖所有人的權力。

餘光飄到平板屏幕,是five的主頁?寒暖若有所思地出神,直到某人不滿地將她壓在身下,「這種時候走神,暖暖是在質疑我的能力么?」


~拉~燈~ 去法國出差的日子,比起崔勝賢寒暖是輕鬆的。她此行的作用就是混個臉,搭個橋,至於拍攝等問題自有崔勝賢的經紀人負責。故而,在一方忙著拍錄的時候,寒暖倒是有了悠閑的時間去巴黎的街上逛逛。順便到古著店煩煩,說不定能遇到好的禮物,她正為至龍偶巴的生日禮物犯愁呢。

一邊細看,一邊和權至龍通話,寒暖表現的異常愜意,就好像此次出差真的是在度假一樣。

「忙么?」權至龍趁著拍攝中途休息,給寒暖打電話。離別的第二天,他有那麼點兒想念暖暖了,但比起想念他更在意的是暖暖還記不記得明天是他的生日。可是她說她要去法國三天,明天也許趕不回來吧。


「還好,有點忙。」寒暖賣著關子,其實將聖賢偶巴介紹給柳在權后就沒她什麼事了,寒暖之所以如此行為,純粹是想給權至龍一個驚喜。明天回韓國的機票她都定好了,真想看看偶巴笑地孩子一樣的笑容。「偶巴現在在做什麼?」

「啊,錄節目呢,帶著阿雅。」權至龍如實回答。

「阿雅?」這兩天頻繁從權至龍口中聽到的名字,讓寒暖不免在意了幾分。她總有一種直覺,至龍對阿雅的關注,似乎已經超過以往他對後輩的關注度。可是她也不能因為這個和他鬧彆扭,只能忍著心裡淡淡的不喜,說道:「那偶巴要加油哦。」

「恩,這兩天夜裡有點冷,記得別踢被子。」權至龍這邊也被催促了,他只能快速結束通話。對已經等待的拍檔阿雅露出歉意的笑,「抱歉,讓你等久了。」

「沒關係。」阿雅單純地撓撓臉袋,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前輩是和寒暖歐尼通話么?」

「恩,她一個人去法國,我不太放心。」權至龍徑自朝前方走去,沒在意跟著身後阿雅的表情。

「至龍前輩和寒暖歐尼的關係可真好。」阿雅若有深意的感嘆。她這麼一講,走在前面的人停下步子,因為留給她的是權至龍的背影,所以阿雅並不知道他權至龍此時聽到她這麼表述是什麼態度。說實話,阿雅再次之前就無意中撞見過權至龍和寒暖在無人處接吻的情景,她也不知道在真相那麼明顯的情況下,她為何還要多此一舉的這麼試探。「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沒事,我和暖暖在一起。不過這個秘密,阿雅要保密哦。」權至龍覺得阿雅像妹妹一樣,既然如此,她應該會幫他保密吧。

「是。」阿雅不自然的應下。果然是情侶呢,好嫉妒啊,可是那又如何,現在的自己根本配不上至龍前輩。如果,如果哪一天,她和至龍前輩一樣閃閃發光,是不是……看著權至龍已經走開的背景,阿雅緊緊的握著拳頭。沒有人知道,她最初進入yg的目的,當初sm和yg同時向自己拋出橄欖枝,而她堅決的選擇了yg,因為yg有那個人啊。

阿雅想起自己最初知道權至龍的時候,當時她還只是一個在上中學的學生。憑藉著天生的長相,阿雅進入娛樂圈成為了童星。她因為迷戀這權至龍而自學了創作,可是經紀公司給她的定位確實演戲和廣告,這也是阿雅合約到期后選擇離開的原因。想成為歌手,想進入yg,想讓權至龍認識,想成為和權至龍匹配的人。這麼多「想要」支撐她渡過了日復一日的負荷訓練,而她終於要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怎麼走神了?」權至龍拍拍阿雅的肩膀,這姑娘想什麼呢?鏡頭可是無孔不入的拍攝這呢。

「啊?沒……」阿雅羞澀地回答。

是啊,你看她現在離至龍前輩多近,一定有機會變得更親密。

拍攝終於在導演喊咔的那一刻結束,權至龍有些疲憊地靠在椅子上喝水。助理和金南國收拾一番后,一行人便坐上了保姆車打算離開。

阿雅忙著拿起一個袋子,她要趕在保姆車離開前把禮物送出去。

「那個,至龍前輩。這是禮物,雖然提前了一天,但是祝您生日快樂。」阿雅萬分期待的希望權至龍能收下,而他收下的那一瞬間,她露出了幸福且漂亮的微笑。

「謝謝。」

車門被關上,車子啟動趕往下一個地點。比起新人five,bigbang的行程幾乎滿的不留一點喘息的時間。權至龍靠在車椅上,閉目養神。

「怎麼不拆禮物么?」金南國突然開口問到。

「回家在看,現在我只想閉上眼睛休息一夥。」權至龍看都不看金南國一眼,南國哥不是那種會管這種事的人吧。

「要讓阿雅知道,那小姑娘可該抹眼淚了。」金南國是個什麼樣的人精。當年他能一眼看出寒暖對權至龍的心意,現在他照樣能看穿阿雅掩藏在表象下對至龍的愛意。不是單純的小女生對偶像的崇拜,比起寒暖當年感情,阿雅分明帶了強烈的*。「你覺得阿雅怎麼樣?長的漂亮、有才華、有前途……」

「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的人了?」權至龍微睜眼睛,看著不同尋常的金南國。

「呃……」竟然無言以對。

「好吧,我也不多說,不過有句話還是要提醒你,阿雅對你……不簡單。」比起阿雅,金南國自然是更支持寒暖的,至龍和寒暖在一起后這幾年真的安分的他都沒什麼戀愛緋聞要處理了。不像前幾任,沒交往多久就被狗仔抓包,煩的他都想把至龍扔到寺廟去改造一下。

「什麼不簡單,哥你想多了。」權至龍滿不在乎地否認,阿雅不是那樣的人。



寒暖煩躁的坐在候機室,原來的班次延遲使她無法在生日派對開始前抵達,這讓她心情怎麼都好不起來。

「喂,勝膩啊。我這邊飛機延機,可能要晚點到了。至龍那邊,你可顧著點,我怕他因為我沒到不開心。」寒暖是清楚權至龍的脾氣的,之前的對話她就聽出來至龍的小情緒,因為之後準備了驚喜,所以才吊著他,可她若真的在這麼重要的日子沒在場,以至龍的脾氣指不定要氣多久。

「嫂子放心,只要你到場,不管至龍哥都多大脾氣都會一下沒有等我。」

「那麻煩你了。」寒暖合上手機,看了看手裡的禮物,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戒指,中世紀英國國王戴過的戒指,設計獨特非常時候至龍偶巴的品位。想到某人收下禮物的表情,煩躁的心情才稍微平復一點。

這邊還在趕往韓國的路上,這邊權至龍新買的別墅後院,已經是熱鬧非凡。bigbang除了崔勝賢其他人均到場,還有2ne1的幾位成員,權至龍在yg關係很好的工作人員已經yg的新秀five。

烤肉派對是勝膩、勇裴和大城一手布置的,工具都是寒暖離開前背著權至龍就準備好的,食材是ketty和幾個助理今天剛剛買回來的。夏日的夜晚,白日炎熱的餘溫中帶著風的涼爽。作為今日的主人公,權至龍舉酒感謝大家的參加。

一番話下來,大夥便各自干著手中的活,而權至龍確是興緻缺缺的一個人坐在貴妃椅上和悶酒。

「前輩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酒?」阿雅端著一碟食物過來,「這是我剛剛烤得,前輩吃吃看。」

「謝謝。」權至龍不好拂了她面子,拿起一串土豆吃了一片。

「味道如何?這是我第一次烤,不好吃的話前輩可一定要告訴我。」阿雅殷切地講到。

「還可以。」雖然沒有暖暖做的好吃。權至龍這麼想著,寒暖那個女人,請個假提前回來有那麼難么?連他的生日都忘記了,真是被她氣死了!

「那個,寒暖歐尼今天不回來么?」阿雅無意地問起。

她剛一吻完就看到權至龍臉色暗沉,明顯不開心地講道:「她去法國了。」

「這麼重要的日子,歐尼不回來么?啊,對不起,我說錯了,對不起。」阿雅不斷的道歉,她要讓權至龍知道她是真的無意的。

「算了。」權至龍扔下土豆,沉悶不願意講話。

「至龍前輩,我……會陪著你的!」阿雅後半句說出來的同時,煙花燃起,爆竹聲掩蓋了她的聲音,權至龍只顧著抬頭,所以忽略了她的這次直白的話。「好漂亮啊。」女生都喜歡漂亮的事,阿雅很快被煙花吸引,她站在權至龍身邊仰著頭專註的觀賞。

遠遠看去,多美的一對壁人!

這居然就是寒暖馬不停蹄趕來看到的畫面!

「嫂子,你可總算來了!」勝膩第一個看到寒暖,朝著寒暖看著的方向望去,咦,龍哥怎麼和阿雅在一起?

「辛苦你們了。」寒暖忍著心裡生出來的情緒,這是她誤會么?明顯就不是,也許至龍對阿雅並沒有到男女之情,可那個小姑娘的眼神寒暖再清楚不過了,她也曾如此過,那是暗戀身邊的人才有的眼神。阿雅,喜歡至龍?

「暖暖!」權至龍看到寒暖,一下了心裡各種陰霾都沒有了。開心的跑到寒暖跟前,「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我就說我的生日暖暖怎麼會忘記。」

「當然要回來了。」不回來她怎麼知道,至龍身邊有這麼一個情敵的存在。寒暖看著阿雅望著這邊滿是苦澀的情緒,同情但不心痛,因為她不可能將至龍讓給她。主動對著權至龍的唇一吻,她很少在大家在場的時候這麼主動,這樣的回應讓權至龍非常滿意。

起鬨的人起鬨,寒暖自顧對權至龍祝福,「生日快樂,我的至龍偶巴。」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