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當初麒麟魔龍獸猜的沒錯,這種人不管在哪裏都不會是那種籍籍無名的人,可謂是衆人皆知的!

聽到少年這樣的回答,龍天翔心裏大爲驚喜,迫不及待的問道:“那你快告訴我,要怎麼才能找到他!” 現在我們是累的夠嗆,現在對於我們來說就想躺下了休息一會。這長着這副乖樣子剛出生不久,真不知道它怎麼那麼難對付,就連我最後加入戰鬥的又受了傷。更別說胖子和呂鬆他們兩個了,現在可是一身傷。

劉紫嫣趕緊過來爲我們包紮,打些抗生素,生怕這猴子存有什麼細菌,病毒感染,胖子累的死活現在不擦藥,說躺一下在擦。我看了看身上的傷口沒有什麼變化,也就不在強求胖子。等這一起安排好,我也感覺身上輕鬆很多。真不知道這古墓還會出現什麼奇怪的東西,要是再來幾個這玩意我就慘了。

這時我看了看胖子說道:“死胖子,可以了吧,在這麼下去,你感染了,就留在這陪它吧。”胖子聽了連忙坐起來說道:“我靠,你別下我,我胖子可不來和它陪葬,況且我胖子還沒有結婚呢。趕快把藥給我。”

胖子這傢伙,一看牽扯到自己的生命,也就比誰慌的快,我們還沒拿出來,自己直接爬到裝藥品的袋子旁邊自己取。我問道死胖子,你這麼多年學的藥學咋樣,會不會給自己打錯針吧。胖子聽了氣道:“老朱這是什麼話,就算我胖子在怎麼笨,這點可不笨,雖然你們都說我胖的像豬,可我不會笨的像豬。”

“停,你別再誇自己,是,你笨的不像豬,豬笨的像你,這總可以了吧。”我攔着胖子說道。胖子聽了才高興扭過頭繼續去擦藥,可等一會才反應過來說道:“什麼豬笨的像我,你這不是還在說我是豬嗎。”大家聽了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我說道:“你還算聰明,可惜的是你怎麼反應那麼慢呢。”

胖子被我這麼一句話憋的臉直通紅,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對我們說道:“算你們狠,等一會最好別把把柄落到我手裏,不然你就慘了。”胖子說着就繼續給自己塗藥。

休息了一會我們感覺身上也差不多了,這時胖子說道:“老朱你說我是不是中毒了,怎麼感覺自己的背上這麼癢啊。”我不明所以的問道:“什麼背上癢,怎麼中毒了。”胖子看我不明白說道:“你給我看看,我也不知道,只感覺自己背上很癢。”胖子說着就將背轉了過來,拉開自己的上衣。

我不明所以的就看着胖子的背上,只見胖子背上一片一片的長起了白色的細絨毛,就像生長的細菌一樣,我有點驚訝的對胖子說道:“死胖子,你他孃的多久沒洗過澡了,怎麼身上都起白毛了。”胖子一聽氣道:“什麼多久沒洗澡了,我來時才洗過的,況且你見過誰沒洗過澡就長白毛的。”

那這是怎麼回事,我能看出胖子身上不是因爲沒洗澡才長的白毛,而這白毛到底是什麼,我想着就感覺害怕,該不會是我們中了殭屍的毒氣了吧,導致我們身上出現這種情況,我忙讓什麼的劉紫嫣看看我背上有沒有這白毛,劉紫嫣也發現了蹊蹺,就看了看我背上。

我忙問道:“我身上有沒有?”劉紫嫣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們又接着看了看其他人的身上,奇怪的是,我們都沒有出現這種現象。這我們就更納悶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胖子看着我們一臉謹慎的眼光看着他,忙問道:“怎麼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別老是這樣的看着我,最起碼說句話,放聲屁吧。”我氣道:“死胖子,放他孃的皮,你看看自己身上都長了白毛,你胖子老實交代是不是已經死了,在我們當中做臥底,現在都快變成殭屍了。”

胖子忙大聲說道:“我靠,什麼我死了,我胖子還活的好好的,要是死了也會先拉你來陪我。不然我就對不起我們這麼多年的兄弟了。”我只是給胖子看完笑,看來胖子是真的害怕了,我忙對胖子說道:“死胖子,行了,知道你沒事,可是怎麼就你身上有,你他孃的是不是有亂動這古墓的什麼東西了,要不然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胖子看我冤枉他氣道:“我靠,這隻有我身上長,我怎麼知道,你對我胖子還不瞭解,雖然我胖子喜歡亂動,可是那些都是明器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是咱們這麼一路下來,你見咱們遇到什麼玩意值錢了,我會砰那些爛垃圾。”其實胖子這傢伙說的也很有理,對於胖子,這人是喜歡東西,可是對於這些不值錢的東西,他還是不會動的,而我們到現在除了那玉盒和這棺材裏面撈出來的玉質猴子外再也沒有什麼值錢的。

而這兩種東西,不僅胖子一人摸過,我們也接觸過,這點並不能證明只有胖子身上長白色絨毛的依據。這一路下來,我們是在一起的,就算胖子碰到什麼東西,我們也能想到,可是這一路下來胖子還真沒動過什麼我們沒有接觸得信息。

我們大家對於胖子身上長的這東西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時劉紫嫣在我身邊擔心的問道:“這胖子是怎麼了,他身上長的是什麼東西?”我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也不知道,不過你看這東西很像某種細菌。”劉紫嫣聽了點了點頭。


這時胖子看着我們看着他,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能不能先拿出點藥給我擦擦,真這麼看着我在你們面前長出一身白毛,你們才安心。”我又問道:“死胖子,你除了背上癢之外,其他地方癢不癢?”胖子說道:“你還別說,再說說,我現在整個渾身都開始癢了。”

我忙攔着說道:“死胖子,你他孃的別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胖子只好說道:“沒有了,就背上有。”我這就更奇怪了,要說胖子中了屍毒,那麼他怎麼只在背上長這白毛呢。

我們大家都沒轍了,我們真的也就沒有什麼辦法了,也就先幫胖子擦了些消毒的酒精,胖子身上原本就有傷,在經這酒精一燒,胖子直接痛的哇哇直叫。不過胖子爲了自己的健康也就咬咬牙堅持到我給他擦完。最後又給胖子打針抗生素。

這時瘦子好像發現了什麼,用手電照了一下牆面上那猴子留下來的液體,說道:“是這些東西,剛纔只有他躺在地上,背部接觸到這東西,所以纔出現這種情況。” 龍天翔爲救陌生少年殺掉無極門人六人,不過所幸,這少年自稱知道那位可以解天下之蠱毒的老者的下落。

看龍天翔如此焦急萬分的眼神,少年笑了笑說道:“你們救了我,我告訴你們是應該的。不過我要多問一句,你是想替這位姑娘解蠱麼?”

龍天翔“嗯”了一聲,回答道:“我這位朋友爲了救我身中奇蠱,至今昏迷不醒,聽說這種蠱毒非常厲害,除非找到施蠱之人才能解除,可是久尋不見,所以就只能來到這裏拜會那位老者,希望他能夠屈尊搭救。”

龍天翔的話說的非常客氣,想要求人就必須放低姿態,必定這裏是天外靈域而不是星隕帝國,有太多事情自己都還不夠熟悉。

聽了龍天翔的話,少年長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唉,你們是見不到他的,我看還是不要指望能夠讓他幫忙了。”

“呃?”少年的話讓龍天翔心中一涼,多日以來他們爲了能夠來到天外靈域已經吃了不少苦頭,現在終於有了這位老者的下落卻又聽到這樣的話,龍天翔心裏怎麼可能平靜!

“難道此人不會解蠱之術麼?”龍天翔急切地對少年問道。

少年搖了搖頭,回答道:“當然不是,這個人解蠱之術是非常神奇的,這是天外靈域人人皆知的事情。”

“那又爲何不能找他解蠱?!”龍天翔心裏有些急了,完全不再像剛纔那樣心平氣和。

看龍天翔有些咆哮的感覺,少年連忙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只不過此人地位比較特殊,你連恐怕連見到他的機會都沒有。”

“地位特殊?”龍天翔緊接着問道:“有多特殊?”

少年說道:“這老頭是魔炎宗的四大長老之一,魔炎宗建在蜃山之頂,從來沒有外人可以登上去。”

“魔炎宗?蜃山?”又是一連串的陌生詞彙,龍天翔越來越感覺自己是個外來之客,對這裏的一切都一無所知。

看龍天翔這一副茫然的表情,少年頓時一臉無奈,他就知道龍天翔肯定什麼都不懂,於是也不多問,繼續解釋道:“這個魔炎宗也是天外靈域六大門派之一,應該說是排名第一的門派!而所謂的蜃山,是天外靈域一座神奇的山峯,虛無縹緲如同海市蜃樓一般,所以叫做蜃山。”

龍天翔點了點頭略微思索了起來,片刻之後好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對少年不解的問道:“既然你說外人不可能踏足那個叫做蜃山的地方,那這魔炎宗的諸多弟子入門時又是怎樣上山的呢?”一語中的,這就是龍天翔一直想不通的地方,也是這件事講不通的地方。

龍天翔問出這個問題以後,少年卻好像並不感到驚訝,或者說早就有預料到一般,對龍天翔解釋道:“有件事情你可能並不知曉,那就是這天外靈域六大門派中,除了邪惡的無極門,其他門派的弟子都不是從外界招收,而是在聖靈學院收納的。”

“所以,你可以去聖靈學院報名成爲一名一年級學生,三年之後你學有所成,就可以在門派選拔賽上與其他人比賽,倘若你能夠勝出,就可以選擇進入魔炎宗。”

“三年?!”龍天翔聽到這句話立刻咆哮了出來。他可沒有三年可以等,更何況還有麟兒,就更等不了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龍天翔心裏的失落感大增,對少年問道:“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麼?”


少年搖了搖頭,回答道:“天外靈域想要進入六大門派的人不計其數,可是還從來沒有人能夠見到所謂的蜃山。聖靈學院中的學生基本都是以進入這些門派修煉爲目標,雖然艱難而且漫長,可是這卻是唯一能夠行得通的辦法。”

少年的話讓龍天翔感到越來越絕望,倘若真的沒有辦法,哪有該如何是好呢!

看着懷裏這麼長時間依然昏迷不醒的麟兒,龍天翔心中一緊,咬了咬牙對少年說道:“告訴我蜃山在什麼地方,我要親自去一趟!”

龍天翔的話讓少年瞬間驚呆了,他沒想到龍天翔會這麼死心眼,完全是那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人!

可是,龍天翔心裏有他的苦楚,因爲他根本等不了三年!

“你真的要去麼?”少年淡淡的問道。

龍天翔堅定的點了點頭表示肯定,而麒麟魔龍獸則一直站在他的旁邊一言不發,對於他來講,龍天翔是決策者。

“那好,那我就親自帶你去好了!”少年果斷堅定的對龍天翔說道。

“呃,”這話讓龍天翔呆住了,連忙客氣道:“哦,我看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兄臺只需要告訴我蜃山所在的位置該如何走就好了,至於引路的事情,就不麻煩兄臺了。”

少年嘿嘿一笑,對龍天翔解釋道:“其實我正好也是要去那裏啦,順路,順路罷了,嘿嘿。”

嘴上這樣說的,可是前面少年心裏卻不是這樣想的。之所以想要跟着龍天翔,第一個原因是怕無極門的人再追着他不放,畢竟麒麟魔龍獸的修爲能讓他作爲靠山。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麟兒的美貌已經讓他神魂顛倒,得不到佳人他怎麼能夠放棄呢。

“既然是一路,那……好吧,路上也好有個照應。”龍天翔對少年問道:“還沒請教兄臺的名字呢,在下龍天翔,身邊這位是我的夥伴,本體是一隻麒麟魔龍獸。我懷裏的這位是麟兒。”

少年見龍天翔這麼痛快就答應下來,心中暗暗竊喜,拱手道:“我叫寒絕,現在是無所事事流浪人一個,整天遭人追殺不得安寧,所以我的家不在這裏,在一處深山老林裏面。”

聽了寒絕的話,龍天翔差點笑噴出來,想必遭人追殺也正是因爲他的風靈骨體質,這種寶貝誰看了會不眼紅呢。

忍住了笑,龍天翔對寒絕問道:“寒兄既然擁有如此珍貴的風靈骨,修爲應該是人上人才對吧,怎麼現在卻只有修凡境呢?”

被龍天翔一句話問到了自己的痛處,寒絕腦袋上瞬間垂下三根無形的黑線,尷尬的笑道:“這個,還不是因爲我這從小沒爹疼沒娘愛的命苦嘛,也沒有什麼好的功法來助自己修煉,本來這次就是想出來偷點無極門的功法,卻沒想到讓無極六鬼發現了而且還差點死在他的弟子手裏,嘿嘿,還好有你們,否則我現在真的屍骨無存了。”

龍天翔點了點頭,說道:“以後既然都是朋友,只要寒兄能夠幫小弟找到蜃山,小弟一定贈與寒兄幾套像樣的功法,如何?”

聽龍天翔竟然這麼大方,寒絕頓時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連忙點頭道:“一言爲定!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出發,去蜃山的路可還遠着呢!”

“且慢!”

就在龍天翔抱着麟兒與麒麟魔龍獸一起想要跟隨寒絕開始出發去蜃山的時候,突然在幾人背後被人喊住了。


聲音有些熟悉,可是龍天翔一時間也實在是想不起來會是誰,於是轉身回頭看去。

“青煙姑娘?”

龍天翔看到凌空向自己飛過來的女子,正是在深林中遇到的狼女青煙。

看到青煙想自己這邊飛了過來,麒麟魔龍獸眉頭微微皺了皺,心裏竟然升起一種莫名的警惕之心,每當他想起剛纔在深林中被無數妖狼包圍的情形,心中就不寒而慄。

“狼女?!”

看到青煙的第一眼,寒絕的反應可就沒有龍天翔他們那麼平靜了,身體“嗖”的一下瞬間閃到了麒麟魔龍獸背後藏了起來,哭喪着臉對龍天翔叫苦道:“你怎麼會認識這個女人呢,太可怕了!”

此時,青煙已經飛身來到了龍天翔面前,眼睛掃了一眼看見自己就怕的要死的寒絕,冷哼了一聲並沒有過多理睬,然後看向龍天翔,說道:“你們要去蜃山麼,不如把我也帶上吧。”

“不行!”

青煙話一出口,還沒等龍天翔回答,沒想到躲在麒麟魔龍獸背後的寒絕卻突然把持不住,大叫了出來!

“呃,”龍天翔回過身,看到寒絕一臉恐懼的一直盯着青煙,問道:“寒兄,你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蒼白呢?”

寒絕現在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戰戰兢兢的對龍天翔問道:“你,你到底怎麼會認識這個怪物呢!太可怕了!”

“你!”聽到寒絕竟然說自己是怪物,青煙頓時被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上去將他撕碎,怒罵道:“你找死啊,信不信本姑娘砍死你丟到森林裏去餵我的妖狼!”

“你看,我說的吧,這女人就是個怪物,這一代誰不知道她是個怪物,從來沒有人敢去惹她,我說,你倆是怎麼認識她的?!”寒絕已經把自己的身子全部藏在麒麟魔龍獸身後,就像縮頭烏龜似的不敢出來。


龍天翔看了眼被嚇得連說話都開始哆嗦的寒絕,然後回過身對青煙“嘿嘿”一笑,玩笑道:“看來青煙姑娘在這一帶名聲也是極爲顯赫的呀,這天不怕地不怕的寒兄看到姑娘竟然嚇成這幅樣子。哈哈~~~”

青煙瞥了一眼令人討厭的寒絕,然後對龍天翔說道:“怎麼,本姑娘很可怕麼?”

“嘿嘿,沒有沒有,”龍天翔擺了擺手,對青煙客氣道:“玩笑罷了,不知姑娘前來有何指教呢?”

青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青絲紗裙,然後對龍天翔問道:“剛纔聽到你們在討論要去什麼蜃山,本姑娘想跟你們一同前去,怎麼樣?”

“姑娘也要去?”龍天翔疑惑地看着青煙,問道:“請恕在下冒昧,不知姑娘要去蜃山做什麼呢?” 死胖子不知道到底碰了什麼,自己的背上長起來白毛,正在我們不知道怎麼回事時,瘦子發現是那張的像猴子一樣的東西流出的液體惹的麻煩。對於瘦子的說法我們還是有點不明白,要說胖子接觸這液體,那我們在打鬥過程中一定也接觸到,可是現在只有胖子出事。

大家都看了看瘦子,瘦子說道:“這東西流出的液體中存在一定的屍毒,一旦接觸到血液就會生長,剛纔咱們大打鬥中,雖然接觸到一些這液體,不過那些都是少數的,衣服也起到防範作用,而剛纔他躺在地上休息,就有很大的機會讓這液體中存在的屍毒接觸他背後的傷口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不明所以的,對胖子說道;“死胖子,爲了驗證季巖說的正不正確,你就在辛苦一下。”胖子看到我有點陰險的看着,不自覺打個寒顫說道:“老朱,你想幹嘛?我怎麼感覺不是什麼好事。”

我對胖子說道:“放心了可定不是什麼好事,好事也不會找你,將手伸出來。”胖子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說的話什麼意思,下意識的伸出手,我剛要做實驗,胖子就連忙縮回手說道:“不對,到底幹嘛,我怎麼感覺你好像要對我做實驗。”

我回答道:“聰明,剛纔季巖發現的不知道正不正確,現在就弄些這液體,反正你手上也有傷口,就給你在接觸一些這東西看看是不是還會生長出這些白毛出來。”胖子忙叫道:“不行,打死也不能讓你來糟蹋我。”我靠,死胖子用的什麼語言,我氣道:“我糟蹋你,你就得了吧,我還沒有那種嗜好。”

我看胖子不願意,最後想了一個辦法,說道:“死胖子,你不要做也行,我們不知道你那些白毛是怎麼長出來的,所以也就沒法治,到時出現什麼嚴重的問題,我們可沒有辦法救你,你就配合點,要是真是這液體所引起,我們還有解救的方法,死胖子你就好好想想吧。”

胖子這傢伙一旦聽到關於自己生命的問題,一定會很積極的配合,還真如我說的一樣,忙伸出手,說道:“那好,聽你們的,不過你們一定幫我治好,怎麼說我也不會這麼英明早逝。”

我也就不客氣,將胖子的手按到牆壁上,牆壁上有些液體,按了大概也就兩三分鐘的時間,我鬆開,看了看,果然如瘦子說的一樣,胖子手上受傷的地方,長出了一些白毛,不過沒有背上的大。

我心想也對,這東西在屍體裏面不知道生存了多少年,要是說沒有一點毒性,那是沒有人相信的,再想想剛纔,我們也就是坐在地方休息,我們的褲子都還算完好,而且我們不像胖子那樣,只要自己累了,就不講究在什麼地方,能躺下來就躺下來,剛纔他躺的地方就是存在一片那烏黑色的液體。

胖子吃驚的看着這一切說道:“我靠,不會吧真是這玩意惹的貨,老朱能不能治好,我可不想變成殭屍。”這時瘦子說道:“這東西由於在那血液中泡的時間太長,裏面存有的屍毒也就沒有多少,所以並沒有什麼危險,只不過只會在有空氣的血液中繁殖,一旦血液乾枯,也就失去了活性,剛纔已經擦些酒精消毒,應該沒有什麼事了。”

雖然對這這屍毒我到沒有很深的研究,不過從胖子那長白毛的情況來看,並不是很厲害。所以我也就不用擔心的對胖子點了點頭,胖子才送了一口氣。

這時我們已經休息了一段時間,身體也輕鬆很多,胖子聽自己身上那白毛是那像猴子一樣的東西流出的液體搞的好事,氣憤的走到那東西的屍體旁邊,看着說道:“這他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是人還是猴子,要說是人吧,怎麼長成這副摸樣,要說是猴子吧,怎麼能在人體內存活,並且外形還像人。”

我們也一起走到那東西的屍體旁邊,我對這東西也很是奇怪,不知道這東西爲什麼會長成這副猴樣,這時瘦子也走了過來說道:“這是人養的一種古巫術中所養的東西。”

對於古巫術我到明白一些,在古巫術中,對於那些電視裏面看到的什麼神奇的功夫那些都是假的,而養殖一些變態的東西倒是真的,而且養出來的東西,都會長的千奇百怪,而且一般都是用人血來養殖。

這古巫術的養殖,就向那些茅山道士養小鬼一樣,養這專爲自己服務的東西,可是在茅山道士中多爲養的好鬼,當然也有些不學好的茅山道士養一些厲鬼爲自己謀財害命。而巫術中那些養的東西就向科幻電影裏面的變種體一樣,都是實體,可是卻是長的千奇百怪。

但是對於這是怎麼養成的千奇百怪的東西我倒是不知道,我想在我們當中,也許就瘦子還能明白一些,我們都帶着疑問的目光看着瘦子。

瘦子看我們都不是很明白就對我們說道:“其實這和現在的基因雜交沒什麼區別,棺材裏面不是還放着一個猴子的玉製品嗎,其實這玉的猴像只不過是個迷信中的坊子,真正的就是這孕婦。孕婦在生前和猴子雜交,確定懷孕後,在下上一定的巫術,關在棺材裏面用血液直接淹死,最後導致體內不僅僅是人型的胎兒能在這血液中存活。”

“我靠不會吧,這麼狠,那他怎麼呼吸了我可是知道嬰兒也是需要呼吸的,這都是通過母親來進行呼吸的,可這東西是怎麼呼吸的?”胖子問道。

瘦子聽了接着說道:“其實這東西,因爲在卵細胞期間就在這種無氧的環境下慢慢發生生長,但是這東西一直處於睡眠狀態,直到有人打開,纔會完全成型,再加上它本身就存在猴子的基因所以纔會長的像猴子,再加上動物出生後的生存能力完全超過人很多倍,所以它剛出生就能完全適應這個空間。” “呃……沒什麼呀,就是去轉轉罷了。”青煙翻了翻白眼,故意躲開龍天翔的眼神。

“轉轉?”龍天翔無奈的笑着搖了搖頭,說道:“青煙姑娘,我們可不是去遊山玩水的。”

青煙“嘿嘿”一笑,回答道:“我知道了,可是爲什麼這個人跟着就行,本姑娘跟着就不行呢?”說着,便把纖細的玉指指向一直躲在麒麟魔龍獸背後的寒絕。

龍天翔解釋道:“姑娘可能有所不知了,之所以讓寒兄跟着,也是爲了有個嚮導,畢竟我們剛來到天外靈域對這裏的一切都不熟悉。”

聽了龍天翔的這個解釋,本以爲青煙會放過自己,卻沒想到這丫頭當即撇了撇嘴,對龍天翔說道:“那現在有我在咯,你可以把這個討厭的傢伙趕走了!”

“你!”聽到這句話,還不等龍天翔反駁,寒絕立刻就不能答應了,竟然也忘記了害怕青煙這狼女的身份,從麒麟魔龍獸背後突然直起腰版挺起胸膛對青煙爭論道:“你個臭丫頭人不人鬼不鬼的,有點先來後到的常識好不好,什麼叫做我退出啊,我看是你退出纔是吧!”

眼看着兩人吵的越來越兇,龍天翔懷裏抱着麟兒的嬌軀,與麒麟魔龍獸站在一旁,也不勸架,就這麼看着兩人脣舌大戰!

青煙指着一身衣衫破爛的寒絕,嘲諷道:“也不看看自己這個樣子,跟個乞丐似的讓人看了都覺得噁心,如果有我在起碼能夠照顧這位姐姐,可是如果你在呢,就只會影響大家的食慾罷了!”

青煙說的那位姐姐,自然便是麟兒,這一點龍天翔等人,還有寒絕自己確實是沒法否認的,有女孩子在確實要方便的多。

寒絕冷“哼”了一聲,說道:“照顧人哪裏需要你呢,人家龍兄弟自己不會照顧麼!倒是你哦,這人不人鬼不鬼的臭丫頭片子,你難道不知道你的大名已經快要傳遍整個天外靈域了麼?!”

寒絕這話說的實在是太狠毒了,女孩子家心中本來就小,更何況寒絕這樣針鋒相對的諷刺,在青煙聽了簡直比辱罵還要痛苦!

面對寒絕這樣的“毒舌”,青煙明顯的有些詞窮了,既然嘴上鬥不過,那就動真格的吧!

“信不信本姑娘把你大卸八塊,然後丟到深林裏去喂狼!”青煙說話的聲音明顯有些咆哮了!

寒絕明白自己的弱勢,青煙已經是淬神境的強者了,但是他自己還是修凡境,這其中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雖然知道自己的弱勢,但是也明白自己的優勢,寒絕毫不畏懼之意的對青煙說道:“說什麼把我大卸八塊,未免也有些大言不慚了吧!不如你有本事先追上我再說吧!”

這就是寒絕的優勢,天生的風靈骨體質,他有信心即使是淬神境的青煙想抓住自己都難。

就這樣,兩個死都不肯服輸的人槓在一起,結果就是情形愈演愈烈,最後大打出手,拼個你死我活纔會善罷甘休。

看青煙和寒絕兩人快要廝打在一起,龍天翔連忙向前制止下來,說道:“兩位且慢,請聽在下一言,可否?”

龍天翔站在兩人的中間,解釋道:“在下之所以拒絕兩位,其實是出於善意的,畢竟現在已經得罪了無極門,這一路上肯定少不了無極門的追殺,所以在下也是爲了不想給兩位帶來一些未知的危險。”

“不過,既然兩位都已經如此強烈的要求跟在下一同前往,在下又怎麼會不樂意呢,多一個夥伴就多一分安全不是?”

聽到龍天翔最後竟然答應下來,青煙和寒絕頓時忘記了剛纔所有不愉快,笑嘻嘻的來到龍天翔面前,寒絕說道:“龍兄弟儘管放心,龍兄弟與無極門結仇也完全是因爲我,我寒絕堂堂大丈夫怎麼能夠棄龍兄弟於不顧呢!所以,我決定這一路上都會保護龍兄弟的安全,無極門的人肯定傷不了龍兄弟分毫的!”

青煙也完全不甘落後,對龍天翔“嘻嘻”一笑,回答道:“你比我大,那我以後就叫你龍哥哥啦!龍哥哥放心啦,以後你懷裏的這位姐姐就交給青煙來照顧咯,龍哥哥就不用操心了。”說着,便主動上前把麟兒的嬌軀抱了過來。淬神境的修爲抱着麟兒完全不成問題。

龍天翔頓時被這兩人一臉殷勤的樣子弄得大囧,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嘿嘿,兩位不用客氣,既然一起那就都是兄弟姐妹,都應該互相照顧。”

說完,轉身看向站在自己身邊一直默默無聞的麒麟魔龍獸,說道:“龍兄,接下來恐怕還要麻煩你變回本體,有了青煙姑娘和寒兄的指路,我覺得我們還是早日到達蜃山的好。”

“是,公子!”麒麟魔龍獸點了點頭,對龍天翔的話完全沒有意見,隨後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原地,“砰”的一下,半空中出現了一隻龐大的透露出無盡遠古氣息的魔獸!

“我們走吧!”麒麟魔龍獸變身成功,龍天翔向青煙以及寒絕打了聲招呼,然後率先身形一閃掠上龍背。


青煙和寒絕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對視一眼,眼神中似乎是被麒麟魔龍獸的本體形態徹底嚇傻了。看到龍天翔跳上龍背,兩人不敢怠慢也縱身一躍跟着一起跳了上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