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裡,方天南可以說,都是跟古小凡待在一起。最初的時候,方天南還不太清楚,這會兒,方天南倒是發現,自己居住的地方,竟然和古小凡的住所,非常之接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兩人又同是導師王極東的手下,自然而然的,就湊到了一起。

而通過相互間的聊天,方天南也大體的清楚了,古小凡的身份,絕對不會是一名新晉的外門子弟這麼簡單,似乎是對於外門子弟中的許多人事,古小凡的消息來源,非常的廣泛。

像是方天南已經得罪的伍家三兄弟的資料,古小凡這邊就有不少。

「如果你以為,伍雲豹這一次的戰敗,就會這麼輕易地放手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古小凡信誓旦旦的拍著胸口說道。

「那他還想怎麼樣?」方天南無語,「難道找伍雲才,甚至於是內門子弟中的伍雲天,來報復我?」

「這倒還不至於。」古小凡考慮了一下,說道,「不是我說你,暫時的,對付你這樣的角色,還用不到伍雲才和伍雲天出手。要知道,伍家三兄弟的名頭,可是非常響亮的,在他們的身邊也圍聚著不少的幫手。你覺得,伍雲豹一個人戰勝不了你,那麼,三個伍雲豹、五個伍雲豹呢?」

「呃,……」方天南忽然有些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說,他們會聚集幾個人,然後,找個時間,一齊對我下黑手?」

「啪!」古小凡打了個響指,讚賞的說道,「答對了,不過,沒獎勵。」

隨後,似乎是看出了方天南的擔心,古小凡又解釋著說道,「只是,在宗門範圍之內,也就是這一帶的山腳下,甚至於是到了青雲鎮上,伍雲豹等人,都不太可能會沖著你動手。你需要小心的,就是在走出宗門之後,……」

「比如?」方天南問道。

「不是吧?」古小凡聞言一愣,瞪大了眼睛,看著方天南說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方天南果斷的搖了搖頭,甚至於,還衝著古小凡翻了個白眼,似乎是在說著,你以為,每一個新晉的外門子弟,都像你這樣的,是個「百事通」啊?

「好吧,……」古小凡嘆了口氣,無奈著說道,「看來,我需要給你好好的上一課了。真不知道,你究竟有沒有看過,外門子弟的入門手冊,又是怎麼晉陞成為外門子弟的。……」

說著,古小凡便沒好氣地沖著方天南解釋起,青雲宗的外門子弟,一些權利和義務。

權利方面,因為沒收了在普通子弟時期,所積累的一千宗門貢獻點,是以,只要你在作為外門子弟期間,沒犯什麼特別的過錯,比如,做出有損宗門利益的事情來,宗門就會每個月發放給你一些修鍊的資源。在這一點上,每一名外門子弟,幾乎都是一樣的。

此外,就是外門子弟可以有免費的導師,對你進行修鍊上的指點。就像是早上的時候,導師王極東就告訴過方天南,每個月會有固定五天的時間,他手下的所有弟子,都會集中起來進行修鍊。到時候,若有什麼不解的,又或者是突破方面的問題,自然可以詢問。哪怕是在其餘的時間裡,只要方天南能夠找到導師,也是可以得到解惑。

不過,方天南卻是暫時的不清楚,除開集訓的時間裡,想要找到導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最後,就是外門子弟可以用更廉價的宗門貢獻點,向宗門的兌換自己的修鍊所需了。


而在義務方面,提高自身的實力,爭取早曰成為內門子弟,就是對宗門最好的回報。其餘的時候,除非是帶隊的導師有任務,需要出去辦事,其手底下的弟子們,也會有選擇姓的帶上幾名。

就當是一次歷練之旅吧。

反倒是平曰里,每一名外門子弟,都會有宗門既定的任務安排。像是清掃山門,執行警戒之類的,等等。和修鍊沒有太大的關係,對於宗門來說,卻非常的重要。

。。。。。。

「你的意思是,伍雲豹他們,會在我出任務的時候,才選擇動手是吧?」方天南琢磨著說道,「可是,那會兒不是還有導師跟隨著一起嗎?」

「你真笨。」古小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問你,你現在的宗門貢獻點是多少?」

「零。」方天南很是誠實的點了點頭。

「那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儘快的提高自己的宗門貢獻點?」古小凡繼續問道,「要知道,想要在修鍊一途走得更遠,天賦是一個方面,財富也是很重要的啊。沒有宗門貢獻點,連去交易市場收羅一些物品,都沒點籌碼呢。」

「這個,只能是依靠自己出門歷練,收集一些材料跟宗門兌換了。」方天南之前的時候,就是如此的做法。

「所以我才說,很是懷疑你看過入門手冊沒有。」古小凡搖了搖頭,從懷裡取出一本小小的冊子,翻到其中的一頁,指給方天南看,說道,「這裡,可是有說明,外門子弟可以自己承接部分的任務,來賺取貢獻點的。」

「哦?」方天南不免心下一動。

仔細的看了看,的確如古小凡所說。這裡面的任務,有的是宗門發放的,也有的是內門子弟,甚至是外門子弟發放的。類型千奇百怪,什麼尋求丹藥、草藥、礦石之類的,比比皆是。而貢獻點的多少,也是看任務的難易程度而定。

「這下子明白了吧?」古小凡老神在在的說道,「只要你接下幾個任務,就勢必會有走出宗門範圍的一天,所以呢,伍雲豹他們的機會就來了。……」

「我說,你就這麼看好,我被伍雲豹等人教訓啊。」方天南不免無語。

「哪能啊。……」古小凡立馬縮了縮腦袋,道,「我這不是善意地提醒你一下嘛。」

「行,既然你這麼好心,那就幫我一個忙吧。」方天南不禁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笑容。

「你,你說說看?」古小凡忽然有種很不妙的預感。

「不管伍雲豹他們怎麼辦,對於我來說,提高自身的實力,是最為關鍵的。」方天南考慮著,說道,「而我呢,目前最缺的就是戰鬥的經驗,所以,你懂的。……」

頓時,古小凡不禁哀嚎一聲,耷拉起腦袋。

; 天景公司。

“古董,通過確切消息,風雲公司現在確屬陳毅在打理,看來,老天也準備幫我們了。這是個好時機啊!”經理拿着文件遞給正抓着頭髮有點煩躁的古玉,古玉擡起眼瞄了一眼經理,擺了擺手,很不耐煩地催經理出去。

經理見古玉這反應,有些沒緩過神來,手掌摳了摳半禿的頭,說:“古董,你……”

“唉你沒見我正煩着!出去!”

經理癟了癟嘴心裏暗罵着娘,很不開心地離開了董事長辦公室。


古玉繼續抓着頭髮,桌上有好幾根頭髮,都是他剛剛抓下的。

鄧以檸這麼討厭他,對他的計劃會有影響,那要怎麼樣才能讓鄧以檸喜歡上他呢?古玉甩甩頭髮,打開經理遞給他的文件夾,看了起來。慢慢,他的嘴角也逐漸上揚起來。

哼,真是天助我也!風雲的支柱走了,只剩下那個沒經驗的陳毅,哼哼?是來搞笑的嗎?古玉翻完文件,雙手交叉着放置在腿,目光落在桌上的仙人掌盆栽上。

突然的靈感讓古玉不禁激動拍桌,一個計劃浮現在他的腦海,並且逐漸完善,似乎到了天衣無縫的境界。

……

第二天。

“以檸,王源已經沒事了,別擔心了。”啜離佳用手肘碰了碰鄧以檸的手臂,鄧以檸回過神來,合上書桌上的書本,瞄了一眼臺上的老師,又揉着眉,愁眉苦臉。

“唉,最近好多事情發生,我腦子都快炸了。”

啜離佳看了一眼老師,確認老師在寫東西,才俯向鄧以檸,小聲地說:“沒事,我們一起加油!事情會一點一點解決的。”

鄧以檸手撐着下巴點點頭,看向窗外。

……

下課後。鄧以檸和啜離佳準備去醫院看王源,她們穿過一條小巷,這時,她們身後的一個拐彎處,幾個蒙面黑衣人出現,幾位一個箭步衝上前抓住了她們!鄧以檸和啜離佳沒緩過神來,嚇得不敢尖叫,只是雙手環住,害怕地聽從他們的安排。

“頭兒說的就是她。”其中一個男人開口,他帶着口罩,他的聲音並不能聽得很清晰,但至少能聽出他說的大致意思。

頭兒要抓的是鄧以檸,不想這還有一個女生。算她倒黴一起抓!

其他幾個也點頭,“要不要打暈她們……”

“不要。矇住她們的眼睛。”

蒙面黑衣人從口袋裏掏出幾個隨聲攜帶的眼罩,正準備給鄧以檸戴上,古玉出現了!

古玉手上拿着仿製的鐵棍,一副英雄救美的樣子,很英雄的走上前,鐵棍抵在黑衣人的肩上。

黑衣人用很迷茫的眼神打量了一番古玉,誰知古玉還衝他眨眼睛。

“以檸,別怕,有我在沒有人能夠傷害得了你的!到我後面來!”古玉一邊抵着鐵棍,一邊投給鄧以檸一個安慰的眼神。

鄧以檸很感激可是害怕還是佔據了她的全身,她只能呆呆地點點頭,拉着啜離佳躲到了古玉後面。

幾個黑衣人感到莫名其妙,面面相覷着,面前這個穿西裝的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給你們三秒鐘,自己滾!”古玉很拽地喊出口,手上的鐵棍又拍了拍那個黑衣人的肩膀。

哥們!你倒是快跑啊!怎麼不按計劃行事吶!

“眨什麼眨,想勾引我啊!你以爲我是同性戀啊!”黑衣人受不了,一腳蹬向古玉的左小腿肚,使得古玉半跪在地上,他瞪大雙眼,“你想死啊!”

古玉火大了,這些個人,拿自己的錢辦事,還這樣對他!實在天理不容! 古小凡的實力,和方天南一樣,同為化勁境的初期。但是,有了方天南和伍雲豹的對戰結果之後,古小凡自然是心裡清楚,自己不會是方天南的對手。一想到,馬上就要和方天南對戰,哪怕只是相互之間的切磋,古小凡依然感覺到頭大。

「我怎麼就這麼命苦呢?」古小凡小聲的嘀咕一句,「好不容易,躲開了家裡的瘟神,這不,又入了另一個狼窩。……」

「你說什麼?」方天南奇怪的問道。

「唉,沒什麼。」古小凡嘆了了口氣,一臉認真的看著方天南,問道,「真的要比?」

「那是自然的了。」方天南點了點頭,「難道還有比真實的對戰,更能提高一個人的戰鬥經驗的嗎?」

「好吧,……」古小凡搖了搖牙,似乎是認了。

不過,就在方天南和古小凡簡單的交手了幾個回合之後,古小凡就感覺到,自己這一次絕對是虧大了。比起在家裡,對戰的時候被虐的經歷,這會兒和方天南的比試,更是讓古小凡有種有苦說不出來的感覺。

方天南每一次的招數,幾乎都是一樣的。來來回回,就是那麼幾招。

不管古小凡如何的努力,以什麼樣的姿態和劍技來進攻,一旦落到方天南那邊,都會被直接的給抵擋回來。這也就算了,每次都被同一招給抵擋回來,這讓古小凡的內心,受了不小的挫折。而面對著方天南的這種,完全以防守為主的姿態,古小凡總覺得,自己的長劍在攻擊出去后,就如同是遇到了一片的海水一樣,其結果,都是被化為無形。

「鏘!——」

古小凡把自己的長劍,給收了起來,沖著方天南,說道:「我說,你能不能不防守,進攻一下試試?」

「呃,……」方天南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尷尬的說道,「那啥,我不是光想著要熟練一下自己的招數嘛。……」

「你不會就這麼幾招吧?」古小凡隨口問道。

「難道有什麼問題嗎?」方天南疑惑著,道,「總共就只有六招,我還沒學全呢。」

「得,敗給你了。……」古小凡一臉的無奈。不過,心下里,古小凡倒是對方天南頗有些刮目相看了。僅僅只是六招的劍技,似乎是在和伍雲豹交手的過程中,方天南才只用出了兩招。而先前,方天南和古小凡試煉的時候,也只用出了三招劍技,卻依然可以戰敗伍雲豹,依然可以讓古小凡有種無處著手的感覺。

不得不說,方天南的劍技在品階上,很是強大。


。。。。。。

當方天南開始手持長劍,進攻的時候,古小凡終於是確切地感受到了,方天南的招式中所蘊含的速度,以及強大的能量。

「這還不如讓他從頭到尾都全心的防守呢。」古小凡看著方天南那瀟洒的身影,內心裡吐著苦水。

方天南和古小凡戰鬥的時候,自然不會在擂台上和伍雲豹戰鬥的時候那般,使用出「劍氣如虹」這樣的屬於化勁境武者才能夠施展的劍技了。而是按照循序漸進的次序,更多的時候,方天南都是控制著自己體內勁氣運轉的速度、質量,施展著剛學會的前面三招劍技。

「劍隨手動」,因為是這一套神秘的劍技入門的第一招,所以,在大體上,還是注重對於手中長劍的控制力。而在威力上,相比起古小凡自身的化勁境初期實力而言,並不會給對方造成太大的麻煩。

方天南不斷的使用這一招劍技,主要還是想要著熟悉整套劍技勁氣運轉的方式,以求讓自己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

之後,「劍隨氣動」、「劍隨意動」這兩招劍技,一旦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來,並不比一般的化勁境初期的武者來得要差,是以,方天南和古小凡對戰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裡,也都是在演練著這兩招劍技。

「劍隨氣動」可以說,完全是一招用來進攻的劍技;而「劍隨意動」則更多的講求防守。

前者是把自己體內經過特殊經脈運行方式的勁氣,全部地迸發出來,以最強大的力量,攻擊出去;後者,則是根據對手的劍招,來見招拆招,以自己的意識,完全掌控手中的長劍,並且找到對方劍招中的弱點,給予反擊。

而隨著方天南對這兩招劍技的愈發成熟,不管古小凡是選擇進攻,還是選擇防守,方天南光是憑藉著這兩招,就足以表現得遊刃有餘。

也無怪乎,打了一陣子之後,古小凡又一次乾脆的收起了長劍,說什麼,也不願意再嘗試著動手了。

「我說,你這表情,就好像是被人拋棄的小媳婦啊?」方天南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順手也收起了手中的長劍,笑著說道,「我感覺,這樣的對練,對於各自實力上的提高,還是很有必要的啊。不然,……我們明天再繼續?」

「別,千萬別……」古小凡立馬跳著喊道,「對你來說,自然是有所進步了。而且,我還發現,你的劍招,是越來越純熟了。可是,對於我來說,就不那麼樂觀了。」

「怎麼會?」方天南一愣,說道,「你之前戰鬥的時候,不是招數疊出,很有氣勢嘛。再說了,我也發現,你的招式在變換上,更加的快捷了啊。」

「那還不都是被你逼的?」古小凡一臉的無語。

隨後,似乎是覺得自己的理由不夠充分,古小凡還特意的解釋了一下,說這是他第一次跟方天南對戰,自然會在招數上給方天南以新鮮的感覺,但是呢,繼續戰鬥下去,他就只能是這麼反反覆復的,同樣的套路了。

說到最後,古小凡還不忘感嘆一句:「你真以為,每一個人的劍技,都是像你學的這麼變態?可以在同一招劍技中,不斷的產生變化?」

「難道不是嗎?」方天南微微有幾分錯愕。要知道,在成為外門子弟之前,方天南並沒有從宗門兌換到劍技,修鍊的時候,也是以最基本的基礎劍技為主。而和伍雲豹戰鬥的過程中,伍雲豹的「劍動如山」似乎也非常的玄妙。

這就給了方天南一個錯覺,基本上,只要是稍微強大一些的劍技,總是會有著無盡的變化的。

就好比是方天南修鍊的這一套劍技一樣。因為方天南是第一次專註於劍技上的修鍊,是以,大多數對於劍技的了解,也就局限於這一套劍技了。

而聽古小凡的話語,似乎,不是這樣的?

。。。。。。

「劍技,也是分品階的。這一點,你知道吧?」古小凡解釋著道。

方天南聞言,自然是點了點頭。這是修鍊者的常識。不然的話,方天南也不會為自己收穫了一套可以跨越境界修鍊的劍技,而心滿意足了。

「不同品階的劍技,對應不同境界的修鍊者。」古小凡繼續的解釋著道,「但是,對於武者這個層次來說,基本上絕大多數的劍技,都是講求一個『穩』字,也就是鮮少會有變化。只有當你的實力達到真人境之後,通過體內真元的變化,才能夠修鍊到一些高深的劍技。……」

「不對啊,……」方天南打斷了一下,說道,「我之前,還是普通子弟的時候,也遇到過幾名修鍊了劍技的對手。他們的招式,好像就是有變化的。……」

古小凡不禁沖著方天南翻了個白眼,說道:「你真的這樣覺得?」隨後,又嘆了口氣,繼續著說道,「我這裡所說的變化,是劍招上的變化,是同一種運氣功法,所對應的一招劍技,才產生的變化。如果,對方是在戰鬥中,運用了不同的勁氣運行方式,劍招上自然會有變化了。另外,……」

古小凡看了看方天南,說道,「除非是,相同的劍招,在力度的控制上,才會有所變化。不然的話,我倒是想學習學習,你所認識的那些普通弟子的劍技了。……對了,說起這個,我還羨慕你,擁有這樣的一套劍技呢。」

「這個,嘿嘿,羨慕不來的。」方天南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說道,「我也是偶然中得到的,而且,還研究了很久,總而言之,很是複雜。」

「我懂的。」古小凡卻是絲毫不介意方天南話語中的躲閃,直接而坦然的,說道,「不然的話,你也不會當了三年的普通弟子不是?光是憑藉著這一套劍技,你就有機會晉陞為外門子弟了。」

「難道宗門對於普通子弟的晉陞,還可以用劍技的方式?」方天南問道。

「當然了,只要是好的劍技,一旦貢獻給宗門,肯定會有貢獻點的加分啊。」古小凡一副理所當的模樣,說道,「不過,但凡是擁有特殊劍技的武者,都不會把劍技貢獻出來的。就好像是伍家三兄弟,他們就擁有一套屬於化勁境武者才能修鍊的特殊劍技,發揮出實力的話,堪比人元境真人呢。……」

「嗯,這倒是。」方天南聞言,不禁點了點頭。

伍雲豹的「劍動如山」,方天南可是切身的體會過的。如果不是伍雲豹並沒有徹底的發揮出這一招劍技的全部威力,當初在擂台上,兩人之間的勝負,還很難說。蕭若告之的,伍雲天曾經憑藉著這一招,擊敗人元境真人,可是確確實實發生過的。

是以,方天南很清楚,一套出色的劍技,對於一名武者的重要程度。

只是,從古小凡的話語中,方天南了解到,和他最初的認知有所不同的是,從宗門中兌換出來的劍技,都是那種普通的貨色。

這也讓方天南更加重視起,已經徹底融合在中丹田中的這一套神秘的運行功法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