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帝天只是微微一喝,引爆了剛才的真元。頓時符器頓時燃燒起來,演變成了熊熊火焰,不停的燃燒起來。足足過了片刻,才漸漸的停了下來。

「不錯,只是一絲弱小的真元,就能夠這麼強大,看來很值。」帝天看著那一塊漆黑的牆壁,露出了一絲笑意。

就剛才那熊熊火焰,即使是起始境界修士,多要折騰一段時間。

帝天隨即有催動了幾張符器,頓時開始適應了符器的應用。隨即有拿出了老者送的《符器錄》開始細細的閱讀起來,這個裡面詳細的講解了,符器的煉製方法。

不知不覺一夜就過去了,帝天臉上時而凝重,時而有點喜色,頓時覺得了符器也是一門強大的修鍊方法,修鍊的好確實可以雄霸諸天。

而且無上強者,多會符器之道。無上法旨就是符器,無上法旨一出,猶如無上降臨,有著極其強悍的威勢。

!! 帝天眉頭飽滿,猶如璞玉一般,眸子猶如星辰一樣的璀璨,一席淡紫紅色的頭髮,微微披肩十分的光滑。高挺的與強壯的身材,一身藍色的長袍批身,有著說不出的帥氣。


帝天行走在望月宗主峰之間,朝著目的的出發了。今天是雷月嬌的面試之日,吸引了不少年輕修士前往。這一路上面,已經看到了不少弟子,多朝著雷月嬌的山峰而去。

畢竟雷月嬌的美貌,在附近的幾顆星球,多是人盡皆知的。而且也是一尊天才人物,實力在同級也是屬於超群的,在加上待自己的手下,十分的爽氣恩威並重,所以不好修士會投入其麾下。

而且據永夜會的調查,雷月嬌一共有著一千個心腹,而且各個多有著,造化六重左右的境界,並且十分的忠誠。而且有的心腹乃是望月宗的弟子,甚至排名前百的幫會,有四個是力挺雷月嬌的,在弟子之中的威望極其的高。而且一些其他的心腹,乃是外界收攏而來的,不止忠誠而且把雷月嬌當成祖宗一樣供奉著。

雷月嬌也經常出去遊歷,自然認識了不少修士,所以也收攏了不少人。

總之對於雷月嬌的評價是,一個擁有雄心的絕世女子,手腕極其的高超,能夠遊離於不少大勢力之間。而且最近雷月嬌開始在宗門,經行了大肆的擴張,開始大肆的扶植自己的勢力。

現在宗門不止雷月嬌這樣做,不少有著參加宗主大位資格,多在瘋狂的擴張自己的勢力。導致整個宗門的弟子,人心惶惶的。

而且這次雷月嬌,欲要篩選弟子,做為自己的親衛兵,欲要帶出去參加一場盛會。其實也在暗中收攏弟子,完全是一劍雙鵰。

不一會兒,帝天便來到了,一座高大的閣樓,這裡是雷月嬌經行篩選的地方。但是這裡已經熙熙攘攘,至少了有著四百人左右。各個多是望月宗的弟子,每個多精神抖擻,英氣逼人。

不少弟子,多是成群結隊的而來,很少是自己單獨前來的。有些不少老弟子,由於資質的所限,所以希望能夠為雷月嬌效力。這些老弟子,已經開始站在了雷月嬌這一邊,一旦雷月嬌成為了宗主,那麼他們也能騰飛了。

「洪兄,如果這次你被雷師姐選中之後,可前往不要忘記我們等人。」其中一個小團體開始說道,而中間是一位體形強壯的修士,背後背著一把大刀,但眉宇之間有著一絲凝重,一看就是膽大心細的一種。

「洪某,如果有幸加入雷府的話,一定會照顧各位兄弟的。」這位修士,對著身邊人抱拳道。

帝天看著那位修士,心裡不由的感嘆道:「雖然資質差了一點,但是卻是一個好苗子,如果能夠收入麾下的也不錯。」

那位修士,膽大心細而且對身邊人,也是十分的好,這種重情重義之人,也是被帝天看在了眼裡。如果與偶機會的話,希望能夠將那位修士,收入自己的麾下。

而且帝天也覺得,自己身邊沒有一位得力的戰將,也是一個大問題。只從昨天與那位老者的虛心請教之中,也知道了一個團隊的重要性。加上自己是秉天道大氣運而生之人,以後是有著成為帝王的機會,光靠自己的雙拳是不行的,一定要組建自己的勢力。

雖然有著萬族的暮殤,做為了自己手下的第一位大將,但是這位大將,有要事在身,根本無法差遣。雖然還有一位萬族的一位七八歲左右的小孩,雖然那位小孩也不簡單,但是現在還沒有來找帝天,所以現在還是用不到。

帝天頓時發現,自己身邊好像卻少一個,極其可靠與信任之人,並且願意為自己拋頭顱灑熱血的手下。

不由的帝天,開始四處打量起來,欲要尋找一些,可以成為自己手下之人。這個十分的重要,手下一定要衷心,不然自己這麼死的多不知道。

「很感謝各位能夠前來,參加我家少主的選拔。」此時天空傳來一道清脆的響聲,只見一位白衣少女,衝天生緩緩降落下來,同時身邊一片片花瓣,也隨之飄落下來,猶如天女下凡一般。

女子頭上有著幾片花瓣,清秀白皙的臉龐,高挑的身材,足足一下子將眾人的目光吸引而去。

「是雷花絮,乃是雷月嬌的心腹,同時也是貼身丫鬟,但是實力也到了造化五重境界。」頓時一位弟子,發出了一聲驚呼。

「不會,這麼勞煩仙子…….」頓時眾人附和起來,希望能夠在雷花絮心中,先留下一個好的影響。

「好了,這次就長話短說了。」雷花絮亭亭玉立,手臂一揮道:「麻煩實力還在起始境界,請就此退去吧!等你們實力變強再來吧!」

雷月嬌選擇手下,也是需要一些列規矩的,起始是直接被篩去的,因為實力真的太過低下了。

果不其然當場有著幾十位弟子,當即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隨即離開了場地。

「這次選拔,只會收取兩位弟子。」雷花絮再次道,沒有一絲的拐彎抹角:「首先我會沖你們之中,選出十位弟子,然後最後的選擇權,還是我家少主說了算。」

「不知道,雷仙子這麼選出十位弟子。」當即有修士詢問起來,要先成為十位弟子,才能經行最後的一輪。


「各位稍安勿躁,請聽小女子一曲,自然會為各位揭曉答案。」雷花絮平靜道,手中微微一揮,一道綠色光芒閃過,一根碧綠的笛子出現在了手中。

眾人一聽是雷花絮要吹笛,不由的安靜起來,各自找了一塊空地,欲要洗耳恭聽起來。

帝天始終平靜,並沒有想眾人一樣阿諛奉承,而是細細的分析起來。

雷花絮當即吹奏起來,笛聲猶如淺淺鴛鴦一般,十分的悲傷有著一絲不甘,宛若枯乾的湖水一般,讓人不由的傷心起來。

帝天頓時被笛聲,勾起那久違的記憶,那是童年凄慘的事情。那些無知的事情,開始一一在腦子不停的浮現開來,心裡也漸漸的煩亂起來。

「殺」「殺」帝天開始不由的憤怒起來,欲要將所有的一切,多要屠殺乾淨一樣。整個人宛若入魔了一般,變得開始血腥起來。

此時雷花絮的笛聲隨即再次一轉,變得甜美起來,猶如春風襲過一樣,感覺到了一絲愛的情愫。

頓時不少弟子,臉蛋開始變的紅彤彤,而且竟然有點傻笑起來。

不過雷花絮沒有停止,笛聲不停的轉換。七情六慾紛紛被笛聲,完美的詮釋起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雷花絮停止了吹奏,靜靜的看著下方眾人。

而此時的帝天,只知道殺,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腳底下鋪滿了屍骨。帝天看到了華元帥府,所有的人,多被自己屠殺乾淨。

不由的狂笑起來,但就在此時。「鐺」一聲悠遠的鐘聲,在帝天腦海響起,裡面梵音在不斷嘹亮,猶如天籟之音一般,泛起陣陣金色漣漪。

此時帝天的額頭竟然有著淡淡的金光閃爍,猶如溪水一下子將那乾枯的池塘給填滿了一樣。帝天當即感覺到了靈魂在共鳴,所有的一切多開始變的虛無起來,那些憤怒煩躁的情緒,也在霎那間多猶如潮水一般退去。

「好險,竟然以笛聲,將所有的修士,陷入幻境之中,將內心深處的,各種負面情緒,全面調了出來,這種實力真的可怕。」帝天心頭震驚不已,頓時睜開了雙眼,看向了四周。

但是目光還沒有開始瀏覽,便見到一道光幕,將自己包裹起來,整個身體竟然開始飄然而上。

「難道自己自己通過了考驗,成為了那十名之中的一名嗎?」帝天看著下方頓時自語起來,下方不少修士,多還是閉眼,陷入了幻境之中。

帝天突然覺得天空變的黑暗起來,一團黑色的烏雲籠罩住自己一樣,只見抬頭望去,一座龐大的山峰,矗立在雲端之中。不遠處還有著不少山峰,多矗立在雲端之中。

猶如漫天的星辰,懸浮在了空中,不過也能感覺到,底下的陣陣波動,有著強大的陣法加持一般。而且每座山峰,多有著千米大小。

那道光幕,帶著帝天降落在了一座山峰之上,只見一座高大的巨石矗立在地面之上。雷府兩字幾位的雄渾,有著一股凌厲的氣勢。

同時邊上還站立著幾位修士,不過看向帝天的時候,多流露著一絲敵意,不過他們也是彼此分散開來,彼此多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不過隨即,又有著幾道身影,降落在了這裡。同時雷花絮也出現在了這裡,對著十人道:「各位能夠有著強大的心境,以後能夠也會變強,但是今天你們選擇了我少主,但我相信你們今天的選擇,以後絕對不會後悔的。」

而這裡一共有著十人,已經代表了他們已經突破了第一輪,有著資格進入了第二次選拔。

!! 這座龐大的山峰,十分的雄偉與壯闊,那塊高大的巨石,上面有著一絲絲的光芒閃爍。

「這裡乃是雷府的入口,以後不管是來到雷府,或者其他的府邸,多要衝大門進入,因為四周有著強大的陣法,不然各位怎麼死的多不知道。」雷花絮對著十人解釋道。

十人當即點了點頭,法律規定的,不能擅闖私人住宅,可以經行擊斃,而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如果貿然闖入的話,即使死人也是枉死。

帝天看向了四周,知道瞭望月宗的底蘊還是十分強大的,畢竟望月鼻祖,以前是跟著無上強者打江山的,即使已經隕落了,也不是一般勢力,可以進行比擬的。

隨即目光看向了邊上,發現一共有著六位男子,還有三位女子。年齡多在三十左右,而帝天的年齡確是最小的。當然剛才那位背著大刀的弟子,也通過了第一重考驗,出現在了這裡。

雷花絮腳步輕輕移動,來到了巨石邊上,手掌微微一揮,一道細細的閃電,猛的映入了巨石當中,頓時爆發出一道光幕,包裹住了眾人當即出現在了雷府裡面。

只見雷府裡面,一共有著三座高樓樹立,多是三層樓左右。裡面還有著一池湖水,邊上還栽種了幾株靈藥,此時已經快要接近了成熟,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十人眉頭微微一皺,分別感覺到了,左邊的一棟高樓裡面,有著數道強橫的氣息。但是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是在別人的地盤。

眾人隨著雷花絮,一路朝著最中間的高樓而去,一路走了進去。

這棟高樓裡面,空蕩蕩的。而在最上方的地方,一座華麗的躺椅,上面躺著一位美麗冰清的女子,一席白色的長衣,四周有著花瓣點綴。而那位女子,臉部上面有著一塊白色紗巾,將那方臉蛋遮蓋住。

這個女子十分的雍容霞貴,有著仙女一般,於這一方凡俗的世界,格格不入。雖然臉蛋被遮住,但眾人能夠依稀的感覺到,那傾城傾國的容顏。

雷花絮靜靜的走到了,那位女子邊上,傳音說了幾句,便就轉過身來對著眾人說道:「這位便就是少主,如果你們能夠突圍成功的話,那麼便就是少主的人,自然也有著不少好處。」

帝天心裡微微疑惑,明明是一個女孩子,為什麼要眾人尊稱為少主呢?感覺到了裡面的一絲詭異。而上方之人,便是雷月嬌。

「各位如果成功,可以先加入本尊麾下。如果覺的好了,再臣服與我便可。本尊不希望你們,口是心非。」此時雷月嬌輕聲說道,猶如天籟之音一般,讓人繞樑三尺。

眾人隨即對著雷月嬌微恭敬道:」多謝師姐。」

眾人也是有著一絲傲氣的,如果直接讓其,喚為少主的話,多少是口服心不服。但是雷月嬌的一句話,頓時將尷尬驅除,反而留下了一個寬宏大量的風度。

雷月嬌身體依然斜躺著,十分的愜意有著輕鬆,對著眾人悠閑道:「接下來,各位只要接本尊一指之力便可,那麼結果便會知道,當然你們也可以反擊。」

眾人心裡微微一驚,雷月嬌的實力十分強橫,而且有著越級挑戰的實力,她的一指之力,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接下的。境界大出一級,足以壓死他們。

「師姐請出手吧!」眾人思索了片刻,立即回應道,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自然不能有退縮的道理。

「各位準備片刻,便就一起開始吧!」雷月嬌還是那麼的愜意,完全就像是一位脫塵的仙子一般,爾等多是凡俗弟子。

場面頓時寂靜起來,各自多在思考著,該這麼來接對方的一指。

帝天微微看著雷月嬌,也不由的感嘆,這種氣質絕無僅有。連冰清水,或者林婉兒多比不上。而且對方越是隱藏她的相貌,越是讓人勾起不少遐想。

「雷月嬌修鍊的是雷元素,攻擊力十分的強悍。雷代表著毀滅,和最強大的刑罰,世間萬物多懼怕著雷。如果想要接住對方的一指之力,那麼也要有著一定的實力。」帝天心裡不由的盤算起來,這一指完全不敢小覷。

霎那間,帝天想到了不少方法,最終將會使用弒天指來接。以指法對抗自己的指法,來找出自己的不足。現在弒天指的第一式,還不能夠完美的施展出來,還差了一絲隔閡,至今阻隔著帝天的實力。

如果弒天指第一式,可以完美施展的話,那麼帝天的實力,又會有著極強的進步。

想到這裡,帝天全身的磅礴的真元,猶如滾滾洪流湧現了出來。而且其他的幾位都已經準備好了紛紛運轉其,體內的真元。

「奔雷指。」雷月嬌那潔白如玉的手指,微微伸出,輕輕的一彈。頓時半空之中,出現了不少道波紋,同時伴隨著陣陣的雷響之聲。

「去」雷月嬌輕輕的一喝,頓時半空之中出現,十跟白皙的手指,不過手指上面有著陣陣閃電纏繞。十跟手指一出,頓時發出了陣陣雷聲,猶如爆炸一般,響徹這方大殿。同時一股兇悍狂暴的氣息,也隨之席捲了這方空間,而那十根玉指所經過的空間,開始成片的碎裂開來。

那十根手指,猶如千軍萬馬一般,帶著不可阻擋的威勢,朝著十人而去。

「咦。」帝天感覺到了雷月嬌十分的悠閑,在施展這指法,完全沒有一絲的謹慎,將心態完全放鬆過來,將一切多拿捏在手指之間,彷彿所有的一切,在一切的算計之中。

「心態,應該放輕鬆,以前每次施展弒天指的時候,多是在被逼與無奈,心境無法方輕鬆,顯的武學有點拘謹。武學要釋放自如,猶如自己的身體一般,這樣才能有著十足的突破,邁向那更高的層次。

以前的一切,多是在被動之中防禦,並沒有一絲的心境升華,與放鬆。沒有能夠掌控武學,反而一位的去突破,導致了現在一直卡在了那裡不得進步。

帝天頓時一指驚醒夢中人,身體微微一動,手指上面進金光閃爍,朝著前發微微一指。一道金色的指影飛射而出,同時伴隨著那到金色指影的,還有漫天的魔鬼,一方無盡的黑暗大世界。

無數的魔鬼在圍著指影哭泣,黑暗大世界的出現,將這一方空間多染成了黑色,只有那根金色的手指,猶如一根擎天柱一般,矗立在黑暗世界之中。

而此時雷月嬌目光也看向了帝天,眸子之中閃爍著精光,嘴角竟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那根金色的手指,待著毀滅諸天的威勢,滾滾呼嘯而去。而此時的帝天,心神空曠十分的輕鬆,在剛才終於將弒天指第一式鬼神哭,完美的施展出來。當然這不是全力的一擊,如果帝天催動全身的真元,來施展這一擊的話,望月宗多有可能被擊毀。

「嘭」大殿之中,爆發出陣陣巨響,一道道的狂暴的氣流,頓時席捲而出。雷月嬌手臂一揮,一道道的光華飛射而出,將這一方空間固定住,不然這座大樓就要被擊毀了。

「噗」「噗」頓時十人嘴角多溢出了一絲血跡,不少人頓時臉色蒼白起來。各個都退後了好幾步,才將身形給牢牢的停止。

「不錯,能夠接下我一指指力,說明了你們的實力很強,但是我只會重裡面招收兩位,而這兩位我已經有了決定。」雷月嬌看著下方十人,平靜道。隨即手指一指,指向了兩人,道:「就是你們兩位,其他的各自取一些丹藥,回去調理一下身體,不日之後我還會收取弟子,你們那個時候可以前來。」

雷月嬌開始發出了逐客令,其餘的八人也沒有多少猶豫,退出了大殿之中。而雷花絮則是取了一些丹藥,分別給了剛才那八人。

而此時大殿之中,只有帝天還有一位女子,加上了雷月嬌。

「哈哈,少主沒有想到新招收的弟子,會這麼的強。」此時一道高昂的響聲,在大殿之中響起。

一道魁梧的身影,沖大殿門口直接走了進來,同時背後還站立著,兩位俊秀的中年,恭恭敬敬的跟在了後面。

「雷鴻,難道你後面的兩位,就是外面招收來的弟子嗎?」雷花絮頓時詢問起來,打量了一下背後的兩位中年男子。

而那兩位中年男子,先是看了一下雷花絮,頓時覺得驚艷了。但是看到雷月嬌的時候,頓時有點痴了,不過隨即感覺到一絲寒意,頓時回過神來。

「從今天起,我便賜你們名為,四大護法,青龍朱雀玄武白虎。」雷月嬌淡淡的說道:「在賞下,每人一套雷霆法器鎧甲,和一柄雷霆槍,加上一套雷霆槍決。當然你們要為我服務五年,不止你們可否同意。」

這些東西不過是法器而已,讓別人服務五年的時間,也不算太虧。如果是靈器的話,服務五百年多不算虧。但是雷月嬌想要收攏這些人,所以開出了豐厚的條件。

!! 幾人心裡微微觸動,畢竟雷月嬌所開出的條件有點誘人。而且雷月嬌十分強悍,以後還可以指點自己一番,好好的在其手下辦事的話,以後也有可能飛黃騰達。

而且想到自己的生命極其悠久,只要效力五年就可以了,這完全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而已。不管這麼考慮,這個買賣多是極其合算的。

「我等願意為雷師姐效力。」兩位男子,還有一位女子紛紛朝著雷月嬌鞠躬道。

雷花絮還有雷鴻,多不由的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過隨即看向帝天的時候,目光之中有著一絲反感。

「小子,難道你對我家少主開出的條件不滿意嗎?」雷鴻朝著帝天爆喝起來,覺得帝天有點不識抬舉而已。

此時的雷月嬌還有雷花絮,甚至其他三人,多看向了帝天。畢竟帝天剛才的實力,十分的強勢,接住那一指之力,只是輕微的受傷而已。不由的在等待著帝天的答案。

「我可以為雷師姐服務五年,但是這五年之內,我不會做違背自己本心的事情。」帝天思索片刻之後說道,在一瞬間帝天知道,以後跟著雷月嬌的話,還有有著不少的好處。這些好處絕對對自己有大用,自己只是剛剛前來,便就在雷月嬌這裡,完美的施展出了弒天指第一式。

帝天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這個只是開始,以後還會更加的美好。

「不違背自己的本心,你當你自己是什麼東西,既然服務於我家少主,自然要全心全力的為我少主服務。」雷花絮頓時怒斥起來,覺得帝天實在有點太不知進退了。

每人一套雷霆法器鎧甲,和一柄雷霆槍,加上一套雷霆槍決。這三樣東西,吸引了不少人前來投奔雷月嬌。因為這三樣東西,一旦配合起來,完全可以越級戰鬥,甚至有著靈器的威力。

「哼小子,你太狂妄了,完全不把少主放在了眼裡,還是快點回去吧!」雷鴻再次爆喝起來,完全沒有給帝天一點面子。

而其餘三人看向帝天,則有點幸災樂禍起來。畢竟帝天表現的越不堪的話,那麼他們越會得到雷月嬌的賞識,這是他們想要見到的。

「那就告辭了。」帝天臉色一沉,覺得再待下去,面子就實在掛不住了。而且這個是自己的底線,如果雷月嬌要讓他對付自己的朋友的話,帝天是絕對做不到的。帝天還不至於會缺少這幾口法器,而出賣自己的朋友。

再說這次來的目的,也是希望可以監督一下雷月嬌,而宗主給的任務也已經完成了。只不過是想要得到一些她的功法,交給宗主,讓宗主有著一些準備罷了。


「好一句不違背自己的本心,本宮就是喜歡這樣,有主見的修士。太過迂腐和不動腦子的修士,註定會被時代淘汰。」就在帝天轉身的時候,雷月嬌笑道,宛若清脆的仙音一般。

「你以後五年,就為本宮服務吧!而且這次命你為四大護法的首席護法,其餘三人多要聽他明令。」雷月嬌有點冰冷道,完全是在警告其餘三人。剛才三人幸災樂禍,完全被雷月嬌看在了眼裡,這多少觸及到了她的逆鱗。

團隊要彼此配合,才能發揮最強的實力,而不是互相暗算。

三人心裡頓時一驚,知道了雷月嬌發火了,也預感自己剛才做錯了,不過全多把怒火發到了帝天身上,已經開始將帝天恨上了。

「三位竟然以後要聽命與帝天,那麼以後帝天便就是你們的天,一定好好的伺候好。」雷花絮頓時在伺候兩字上面,說的有點重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