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爐蓋子重新蓋上了,爐內無敵大道秩序交織,將六尊由秩序演化而成的魔神生生融煉,

就在這個時候,天穹上的六角陣圖上的暗紅色光芒快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純正的仙光,一股濃烈的仙性瀰漫開來,充斥整片天地,

此時此刻,天地間是一片祥和的感覺,就連那些劫雲都變成了彩色的霞雲,有種給人置身於仙界的錯覺,

六角陣圖上仙紋交織,道篆閃耀,一名白衣勝雪衣袂飄飄的身影從中走了出來,她有著完美的身姿,美到超越極致的容顏與如墨的青絲,一雙晶瑩赤足踏在空中,步步生蓮,美到讓人感覺極度夢幻,

「清雪……」

金色的熔爐內突然傳出驚訝的聲音,突然見到這樣的畫面,葉辰都忍不住吃驚,但他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知道是天道秩序演化了這虛假的幻想,

緊接著,六角陣圖中相繼走出五道仙姿玉骨的女子,每個女子都擁有絕世的容顏,完美的身段,而且她們都是葉辰的女人,分別是后雨、玉玲瓏、妙音、葉顏、花菱月,

「哧,」

一抹斬仙劍氣瞬間斬破天地,直殺葉辰而來,速度快到了極致,

「鏘,」

葉辰控制熔爐,爐壁上金色仙紋密布,擋住了這一擊,好在他的心境早就平靜了,否則恐怕難以擋住這一擊紅塵斬仙劍氣,說不定會因此而遭受到些許創傷,

紅塵斬仙劍氣剛落下,天道秩序演化的虛假后雨、玉玲瓏、妙音、葉顏、花菱月同時攻了過來,

葉辰展開反擊,一時間難分難解,難以將天道秩序演化的這些虛假幻象壓制住,他發現這些虛假的幻象各自擁有寒清雪她們六人的絕技以及特性,心中不免有些吃驚,

六人中寒清雪最強,幾乎不會比葉辰弱多少,重修的她的同樣有十禁的戰鬥力了,加上玉玲瓏與妙音等人同階至尊,葉辰陷入了苦戰中,

當然並不是說葉辰真的無法壓制她們,他擔心這些幻象與她們之間存在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若是擊潰了這些幻象,說不定真的會傷到寒清雪她們的本源,

「你終於露出尾巴了,沒有直接出手,看來你正處於特殊的狀態中,我遲早會將你揪出來,倒想看看你究竟是什麼身份,竟然能有能力布下萬古棋局,算計諸天至尊,」

金色熔爐內傳出冰冷的聲音,緊接著熔爐在光芒中消失了,變回了葉辰的肉身,他冷漠看向天穹,瞳孔中射出奪人的神芒,

此刻,數萬里之外的葉問天也看著天穹上的劫雲中心,眼神無比犀利,從天道秩序演化出寒清雪等人的幻象,並且擁有她們的絕技與特性的時候,他就已經猜測到了什麼,

「就你這樣的小修者還不值得本尊出手,你雖有些潛力,但終究難成氣候,即便是成為至尊也改變不了什麼,」天穹上的劫雲後傳來飄渺而冷漠的聲音,在裂開的劫雲中心出現了一隻恐怖的眼睛,黑色的眼膜白色的瞳孔,彷彿一眼就能主宰萬物的生死,

「錚,,」

這時候,一縷琴聲在天地間回蕩,彷彿貫穿了無盡的時空,一道威嚴的聲音也隨之響起:「你並不是他,何以再次逞威,想試試我手中仙琴的威能嗎,」

「哼,你們幾個當年假死,僥倖保留了巔峰力量,本尊暫且不與你等計較,他日你們通通都會身形俱滅,」蒼穹上的那隻眼睛露出極其冷漠的眸光,緊接著便消失在了劫雲中,而六角陣圖也消失了,寒清雪她們的虛影也相繼消失,

琴聲也消失了,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而天劫並未就此結束,只是不再有詭異的場景出現,就這樣持續了整整四十九日,天劫方才散去,在這個過程中,葉辰強行融煉了所有天道秩序演化的攻擊形態,將力量化為己有, 艾小野這一聲“2000賭幣”彷彿讓時間停止了片刻,然後大家才緩過神,那些外星人倒是沒什麼質疑,反而是一臉期待地看向我和劉歡。

我無語地看了艾小野一眼,她竟然還露出虎牙放出個無邪的剪刀手。

十米遠處,那高個長鼻子外星人和我倆招了招手:“多指教。”

我和劉歡對視了一眼,呵呵呵乾笑,心裏各自盤算着,看來是跑不了了,但這是一對一的pk,所以……

不過這回我的反應更快,催動了安全衣的氣體反作用裝置,伸出手迅速招呼了劉歡後背一下:“歡歡加油!”

龍破九天訣 “嗷”叫一聲便被推到了擂臺一側的門前,接着就是周圍那些外星人的歡呼,大概是都想再看到精彩的比賽吧。

劉歡塌着下巴往我這看,無奈的走進了擂臺的小門,這麼多人歡呼的情況下,他也不好意思下臺了,我只是平靜的笑着,艾小野也呲着小白牙。

“本場金額1800星幣,進來吧。”智能裁判再次發出語音,另一端的高個外星人也走進了擂臺之內。

上面的屏幕漸漸播放出了模擬宇宙的圖像,清空掉上一場的數據。

估計離這場比賽開始還得個兩三分鐘,於是這時候我倒是將注意力放在了周圍的環境上。

由於剛剛來到這個區域就加入了遊戲,所以並沒有仔細的熟悉好周圍的景象和這羣外星人。

剛剛我也催動了安全衣,光罩上的掃描技術可以快速識別智慧體的基本資料,因爲眼前的這些外星人都是來自東銀河系內,所以要想知道大家的信息倒不是什麼難事兒,同時如果啓動光罩的“熱分析”功能,還能大概瞭解到其他智慧體的意念力數值。


比如念力值在1~49的的智慧體,其頭部在熱分析的功能下呈現的是淡紅色,50~99數值呈現的橙色,100~149是huang色,150~200是綠色,201~250是青色,251~300是藍色,300以上是紫色。

當然了,在黃老頭的理論課上,我們聽說紫色只是理論上存在,就連一級文明的智慧體,其中最高也不過200多的意念力數值。

我通過眼前透明光罩隨機瀏覽着周圍的外星人,竟然發現他們清一色的都是四級文明,等等!有一個三級。喔,感覺長得好醜,鼻子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那麼扁平,還有上面光禿禿的頭。

這時他突然看向了我這裏,瞪了瞪眼睛。

我收回目光,儘量自然地看向別處,心想一個三級文明怎麼還混在了一羣四級文明的智慧羣體之中。

再打開熱分析功能,零星幾個橙色大腦,說明意念力都在100以下,其他所有的都是和我們一樣,是黃顏色,包括那個三級文明的傢伙,不過他的huang色要比其他人的濃重,像我旁邊的艾小野僅僅是淡huang色的級別。

當那三級文明智慧體又發覺到被觀察時,瞪了瞪眼睛,我便轉頭看向了別處的擂臺,發現每個擂臺距離都不算太近,不過卻都聚集着一衆外星人,由於距離遠,估計這個空間中還有某種限制,所以遠處的外星人並不能通過我的光罩功能掃描出他們的信息。

“比賽馬上開始。”智能裁判的聲音傳了過來,我收回了目光。

艾小野挎上我的胳膊:“歡歡能贏嗎?”

“他啊,應該沒什麼問題。”我看向屏幕顯示的數據,兩方距離足有20萬光年,劉歡贏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而且對方也是個四級文明,以劉歡那種逆天一樣的運算能力,給他足夠長的時間,如果不是運氣過差長期處在遊戲裏面的虛無區,那他除非拙死,不然想輸都難。

之所以對他這麼有信心,也是平時通過和他交流時的隻言片語,瞭解了一些他玩這個遊戲的訣竅,那就是引入各種星體相互作用的方程式。

但據他說,不論是牛頓的萬有引力公式,還是愛因斯坦的引力場方程,都得是在一定條件下運用的。

比如,計算星體的引力、包括軌道等數據,如果是平直的空間,那牛頓的方程便簡單明瞭,對於俘獲星體來講,也容易的多,但這個遊戲設計的偏偏不是那麼單純,當時空變得相對彎曲,或者說牛頓引力公式在有時候變得不精確時,劉歡就得快速轉換成愛因斯坦的引力場方程,將星體數據代入其中,才得以算出精確的引力點。

這樣看來,似乎兩個公式是相互牴觸的,但我記得劉歡說過,說他也未能搞懂,表示這也是他一直想知道的結論,愛因斯坦相對論看似推翻了牛頓的經典力學,但實際上也是一種承認和發展,因爲愛因斯坦的公式中代入了牛頓引力公式中推出的引力常量,所以孰是孰非還真的難以斷定。

而且要知道,愛因斯坦在推導引力場公式時,可是運用了大量的“想象”,而不是實際,所以這個理論是個謬論也說不定。就比如16世紀風靡大陸的地心說,只有當後來日心說“真正”興起,它才走下舞臺;還比如量子力學和相對論,分別合理在微觀和宏觀的世界,互相之間卻是矛盾衝突的。

而對於相對論的正確與否,來到麥星的劉歡也努力探尋過,但對於理論方面的東西,東銀河高級文明卻無法做出讓各個文明的科學理論相通的翻譯功能,畢竟這不是單純的語言,當劉歡試圖尋找和地球文明類似的“弦理論”來解釋量子力學和相對論矛盾時,得到的卻是麥星科普智能反饋的“違禁科學”。

所以對於一級文明來說,交匯各文明認知科學方面的事業依然有待提高,其實這樣看來,一級文明也並不是無所不能,或者說東銀河系聯盟相對於茫茫宇宙來講,也僅僅是個孩子吧。

倒是當劉歡那時和我說完了這些,我也是對科學這東西有了更多的認識,可能各文明的成長大部分也都一個樣,真理的探尋永遠沒有盡頭,而且,在這條道路上,各文明也總是於某些方面不謀而合。

不得不承認。

在很多時候,真理往往晦暗不明,謬誤卻是堅不可摧。

……

“脈衝!!”

不知道是哪個外星人的啞脖子,正在回憶的我一下子緩過神,看向擂臺的屏幕。

好小子,劉歡的母星竟然這麼快就演化成了中子星!

(第七十七章完) 整整四十九日,葉辰的聖境大劫終於圓滿落幕,這個過程中雖然出現了許多讓人不可思議的異象畫面,但最終都未能奈何得了他,

聖劫圓滿的那一刻,葉辰的體內爆發出熾盛的金光,散發出一股浩瀚的氣息,那是聖道威壓,如無形的山嶽碾壓乾坤,方圓數千內的虛空瞬間崩開,恐怖滔天,

金光斂去,葉辰的身影消失了,來到了葉問天的身邊,他們什麼都沒說,撕裂虛空而去,很快就找到了眾炎魔,帶著他們遠離了這裡,

距離熔岩深淵不遠的一座峽谷中,雲若汐和玉玲瓏正在靜靜等待著葉辰的消息,

已經半年多過去了,她們不免有些心急,若不是知道葉辰有著仙尊境九重天巔峰的境界可以逆伐聖人境界初期的強者,恐怕早就前往熔岩深淵尋找他了,

而今葉辰與葉問天以及眾炎魔來到了這裡,感應到雲若汐的氣息時,葉問天那雙凌厲的眸子突然變得溫柔了起來,且充滿了自責,他從錚錚鐵骨的天驕瞬間變成了柔情似水的男人,

雲若汐和玉玲瓏似乎也感應到了葉問天與葉辰的氣息,自山谷深處奔了出來,眼眶內剎那間蘊滿了淚光,

葉辰知道父母分開數十年肯定有許多話要說,便拉著玉玲瓏帶著眾炎魔去了山谷外,將這裡的空間留給了他們,

雲若汐與葉問天相顧無言,誰都沒有說話,似乎是擔心打破了重逢的美妙氣氛,直到雲若汐的眼淚滾落了下來,葉問天才輕輕將她擁入懷中,

「汐兒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你,這些年讓你受苦了,」葉問天的聲音溫柔且充滿了自責,想到雲若汐這些年受的苦,他便心如刀割,

「苦難並不可怕,只要我們能重逢,還能還在一起,」雲若汐抹去淚水,緊緊依偎在葉問天的懷中:「從現在開始,再也沒有什麼能讓我們分開了,」

「幸好辰兒來到這顆古星,否則你恐怕還要在極魔海眼中承受著磨難,而我也不能那麼快反之熔岩之王,看到他重生後有高於前身的成就,我真的很欣慰……」葉問天將在熔岩深淵中遇到葉辰后所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說了出來,

雲若汐起初感到驚訝,但很快就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難怪辰兒身邊跟著十一個半聖巔峰大圓滿的炎魔,原來他將熔岩之王的屬下都收服了,而且還得到了大機緣,成為了聖人,」

「你肯定沒有刻意去查看辰兒的境界,否則定會讓你震撼,」說到葉辰的境界,葉問天的臉上也露出了驚容:「辰兒融煉地精火心,以特殊的方式修鍊,本來渡過聖劫后最多只能突破到聖人境二重天,然而他在渡劫的時候,化身金色火焰熔爐,融煉天道秩序演化的天劫力量,在原來的基礎上強行了提升一個境界,」

「你是說辰兒現在依然是聖人境三重天的境界了,」雲若汐驚住了,前身為至尊,自然明白擁有至尊道果的人修鍊的時候有可能突破多個境界,但聖境卻與之前的境界不同,在這個境界中即便是有至尊道果也不可能在一次的修鍊中就突破三到四個小境界,若非聽到葉問天親口說出來,實在是難以相信,

「是的,在這顆生命古星上,除了天狼神,辰兒應該已經無敵了,沒有誰再能與他爭鋒,而我也因禍得福,這些年與熔岩之王對抗,吸收煉化了他與地精火心中的力量,厚積而發,渡過聖劫后也突破到了聖人境界二重天,」

「你……當初不是只有仙尊境界四重天巔峰嗎,怎麼可能……」

葉問天笑著搖了搖頭:「事實上並不是在反噬熔岩之王的時候接連突破的,這數十年中,我的境界早就提升到了半生巔峰大圓滿,只是與天劍相融,加上損失了太多力量與熔岩之王對峙,所以看起來好像並沒有精進,其實不然,」

……

山谷外,葉辰坐在一座小山丘上,玉玲瓏則靠在他的懷中,而眾炎魔則在遠處,

說起進入熔岩深淵后發生的事情,玉玲瓏充滿了驚訝,同時也明白了為何會有炎魔這些強者跟隨在他的左右,

當葉辰說道融煉地精火心,渡聖劫時化身熔爐強行融煉天道秩序演化的天劫時,玉玲瓏已經震驚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得知葉辰渡過聖劫后一連突破幾個境界,忍不住以神念去查看他的修為,這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差點沒驚呼出來,

聖人境界三重天巔峰,

這就是葉辰現在的境界,半年多以前進入熔岩深淵的時候只有仙尊境界九重天巔峰,如此短的時間內有這樣的突破,不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恐怕也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他修鍊的還是蓋壓三千大道的無敵道,如果是修鍊別的大道,豈不是要直接突破到聖人境界後期了,

「有什麼好驚訝的,你玉玲瓏的男人從來都是這麼優秀,難道你不這樣覺得嗎,」葉辰笑著調侃,現在的他心情大好,而且很放鬆,父親終於相聚,在這個古星上就只差櫻子和雅妃娜以及沃斯了,但以他現在的境界,進入梵高寺救他們出來並不困難,

玉玲瓏聞言,臉色突然一紅,眼神嬌媚,柔情似水:「你的優秀與境界無關,就算你是個凡人,姑姑對你的愛也不會有絲毫改變,或許當年在葉家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我玉玲瓏這輩子註定是你的人,永遠都是……」

葉辰本是輕鬆調侃,沒想到玉玲瓏竟然如此認真,聽著她的痴痴的話語,鋼鐵般的心也化為了繞指柔,伸手勾住她的圓潤光潔的下巴:「以前少不更事,對你太霸道,缺少了些溫柔,當然以後我會一如既往的霸道,這也正是你喜歡的,但我也會更加溫柔,你說好不好,」

聽到葉辰這樣說,玉玲瓏也不知道想起了過往的什麼事情,臉色變得緋紅如霞,肌膚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紅,嬌軀酥軟地靠在他的懷中,輕輕嗯了一聲,

他們這樣相互依偎著,享受著溫存的感覺,就這樣過了整整一天,

葉辰估摸著父親和母親久別重逢,經過一日的相處,想要說的話也說得差不多了,於是帶著玉玲瓏進入了山谷中,正好看到父親手牽手在山谷內的湖泊邊散步,

夕陽的餘暉灑落下來,將葉問天和雲若汐的影子拉得很長,他們的身上都被餘暉染得金燦燦的,看起來像是天上的神王與神女在攜手而行,這樣的畫面溫馨而美麗,


「辰兒,你說我們要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過上這樣的生活,每天都有你陪伴著,姑姑和姐妹們一起隨著你在夕陽下漫步……」

葉辰轉身看著玉玲瓏,她的臉上滿滿都是憧憬與嚮往,其實這樣的生活也是他所嚮往的,可是生活在暗流洶湧,命運不能自控的宇宙中,想要過上這樣無憂無慮的溫馨生活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玲瓏,你相信我嗎,」葉辰變得鄭重而嚴肅,像是突然做出了什麼決定,玉玲瓏身為他的女人,自然感受到了他的心理變化,仰著嫵媚的臉看著他:「玲瓏當然相信你,不管你要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葉辰繼續說道:「如果將來有一天,你失去了這一身通天徹地的神通,當然並不是失去修為變成普通人,而是你的境界所擁有的能力無限變弱,不再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你會甘心嗎,」

「我……」玉玲瓏怔了怔,隨後嘆了嘆:「雖然開始會有些不習慣,但如果這宇宙萬族的修者都這樣,便可避免很多的悲劇,即便是戰亂不休,也不會遭致宇宙毀滅那種可怕的結果,」

這時候葉問天與雲若汐走了過來,道:「其實為父剛才與你母親也在談論此事,」

「看來我們父子心有靈犀,想到同一個問題了,」葉辰笑了起來,接著又鄭重地說道:「世間只要存在生靈便會有爭鬥,有修者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動亂,貪、痴、嗔,再所難免,我們無法杜絕這些,也就只能用別的方法去改變,」

「嗯,但這些都要建立在找出推動萬古棋局的幕後黑手,使其伏誅,徹底穩定了宇宙乾坤,只有在這樣的基礎上才有可能實施我們的想法,並且還得需要你有駕馭整個本源宇宙的能力,若是真的有那麼一天,辰兒你可想好了,是否真的決定要那麼做,」

「我已經想好了,」葉辰點了點頭,眸光堅定,顯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前世今生,這一路走來實在是太累,而我的肩上始終背負這重任,這種責任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原本對於我來說,蒼生的生滅不是我考慮的事情,可當我站在那個高度的時候,責任便不由自主壓在了肩上,所以我不想永遠這樣下去,雖不能做到一勞永逸,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杜絕毀滅性的災難應該是可以的,屆時我們便可過上平靜的日子,永遠不再理會外界的事情,」

「夫君你是想將來徹底改變整個本源宇宙的秩序,限制宇宙中所有修鍊者的能力,使他們不再具有毀天滅地的能力嗎,」此時此刻,玉玲瓏終於明白了葉辰心中所想,不禁感到驚訝,這個想法有些瘋狂,

「不錯,這正是我的打算,畢竟不能杜絕宇宙中萬族生靈間的爭鬥,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會有衝突,就會有流血事件,漫長歲月中難免會出現大批的梟雄,但只要他們不再具有改換乾坤毀天滅地的能力,即便是為禍也只能限制於一方,而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到那時候就任由他們去吧,反正文明發展也需要這些去推動,只要不傷到生命的本源根基就行了,」 玉玲瓏對於葉辰的想法感到非常驚訝,但想想也就釋懷了,並且也明白了他為何會有這樣的打算,

這麼多萬年來,葉辰經歷的實在是太多了,看過蒼生遭受無情的屠戮,看過大宇宙毀滅,一萬星河中數不盡的生命在頃刻間消亡,

過往的那些,還只是演化出來的宇宙,而今這個本源宇宙如果也出現這樣的事情,那麼所有的生命都將就此終結,生命的本源根基也將斷絕,整個宇宙都會變成沒有生命氣息的黑暗空間,那將是永恆的災難,

「辰兒,你既然與你父親有同樣的想法,那麼似乎有了詳細的計劃,此事非同小可,並不是那麼簡單,即便是你將來有這個能力,但也必須顧慮周全,」雲若汐提醒道,

葉辰微微沉吟了片刻,然後說道:「以目前的情況下來,天地間修鍊文明早已經發展到了極致,在這種情況下,想要限制修鍊們的能力,光靠本源秩序壓制是不行的,將來可能會有某些天驕打破桎梏,所以只能改寫整個文明,讓宇宙重新輪迴,文明重新發展,」

「這……要如何才能實現,」玉玲瓏不解,

「要做到這個程度,看來只有改變時空法則,讓時空倒退百萬年以上,回到本源宇宙最初有修鍊之人的歲月,於那個基礎上以本源秩序限制人體秘境的發掘程度並重新制定修鍊體系,而我們如今修鍊的仙能這種等級的能量必須要永遠杜絕,不能讓宇宙中出現真正的修仙者,以真氣為主最為合適,讓所有修鍊的人走武修體系,當然也可以有道修體系,不過是修鍊靈力而不是仙能,」

「父親的想法很好,我不想徹底改變萬族文明,只是在當下文明發展到極致的情況下倒退回去,以穩定健康的方式重新發展,屆時平定了宇宙乾坤,我們可以重新建立古中國,並且將飛仙古星更名,重新劃分地域,制定修鍊體系,也可讓炎黃等人族前輩重現,重複他們的傳奇之路,」

「這樣甚好,到時候不管天地間有什麼爭端,以生命古星浩瀚的疆土來說,也就是一域之亂,根本不可能影響到整片星域的生命,更別說整個宇宙,而我們便不需要為那種規模的動亂而憂心,可以永遠過著自由自現在無憂無慮的生活,那也正是我們一直都嚮往都生活……」

……

谷口,眾炎魔們聽到葉辰他們談論的事情,一個個震驚莫名,他們做夢都想不到葉辰會有這樣的打算,有這樣的想法,不僅僅是瘋狂,還得需要絕對的自信,否則也只是空想,

改變整個本源宇宙,必須要能駕馭本源宇宙,想要達到那個程度,至尊境界肯定是做不到的,否則自古以來那麼多的至尊,應該早就有人想到這些而付諸行動了,

也就是說,必須要達到傳說中沒有誰能問鼎的神聖仙皇境界才有可能,那可是聖皇,真正的至高無上,永生不死,極道皇威能壓得至尊都戰慄的存在,

「主人太瘋狂了,你們說這可能嗎,」

「想要做到這些,主人勢必要成為聖皇才有可能,然而亘古以來卻沒有聽說誰能修鍊到那種境界,想想實在是太過飄渺於虛幻了……」

「要是真的有那麼一天,我們的實力都將被極大削弱,你們甘心嗎,希望主人完成他的宏願嗎,」火魔以詢問的眼神看著眾炎魔, 中子星對紅巨星。

竟然不是互相抵消一樣的分別降級,而是中子星一邊倒的勢頭。

龐大的紅巨星迸發出一股接着一股的氣體炮彈,皆被中子星吸收,發射出耀眼的光芒。


再後來,我看到已經不是敵方將氣體物質發射出來了,而是劉歡那中子星用它強大的引力去吞噬,硬生生地把這個龐大的紅巨星抽乾變成巨星、然後變成矮星,最後是乾癟無色的恆星內核。

“太陽系文明獲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