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姜靈兒不禁鬆了一口氣,現在來說獲得潛龍之爭的資格是有了,但是江遠天身上發生的意外卻讓她有些頭痛。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果在這個時間中,江遠天身上的問題不能解決的話,那麼即使有了名額也是徒然,畢竟潛龍之爭最終要依靠的還是實力!<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釋厄封天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釋厄封天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他們是誰?」爬下大樹的江遠天,一臉茫然看著姜靈兒。

看到江遠天那茫然的神情,姜靈兒頓時間一個頭兩個大,眼前這傢伙現在可以說是實力全無,而且就連經脈丹田都受到了巨大的損傷,發生了詭異的變化,要解決這一切看樣子只能依靠自己了。

她口中所說的族老當然是他杜撰出來的,而那方鴻葉蒼生之所以相信也完全只是因為自己的太虛神行引起了他們的猜測,但是卻並不知道現在整個姜家剩下的人就連她都不知道還能有誰。

姜靈兒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犯賤,沒事瞎摻和什麼,這江遠天是死是活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他是不是能觀天碑破除詛咒又有什麼重要?

只見姜靈兒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一臉茫然的江遠天道:「他們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雍州城主方鴻和鎮南大將軍葉蒼生!」

「哦!原來是他們,我看他們來這裡似乎是在找什麼的樣子,怎麼就這樣走了?」江遠天說著露出一副完全不解的模樣。

「我說你長沒長心?自己身上一大堆問題還沒解決你關心這些幹什麼?」姜靈兒說著氣呼呼的向著方鴻等人離開的反方向走去!留下被說的一頭霧水的江遠天獨自發愣!

卻不想接著又是一個河東獅吼般的咆哮,「你還愣在哪裡幹什麼?跟上啊,是不是不想解決自己問題了,是不是想被人認出來給分屍了!」

「我……」江遠天張開嘴卻不知自己該說什麼,只得趕忙跟了上去,神情間顯得有些畏懼,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樣一個美麗的姑娘卻這麼粗魯呢。

兩人一路前行,不多時眼前出現了一條蜿蜒的小溪,順著溪流再行五里,只見前方一片竹林鬱鬱蔥蔥,煞是青翠。竹林中一座小小的竹屋,安靜而又別緻,屋前被竹子圍著的籬笆院內長著一些美麗的花朵,更是為這個裡增添了一些別樣的祥和。

「這裡是我平時居住的地方,在潛龍之爭開始前我們就先住在這裡,然後利用這段時間想辦法看看你能不能恢復實力,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你也只能聽天由命了。」姜靈兒說著徑直入了小屋。

江遠天緊緊相隨,然而當他正要跨入小屋的時候,卻被姜靈兒一腳踹了出來,只聽姜靈兒沒好氣的說道:「這屋子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進來,自己去旁邊建造一座竹屋!」


砰地一聲房門關上,吃了一個閉門羹的江遠天無奈的起身,齜牙咧嘴的拍拍身上的灰塵,神色間一陣無奈,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啊,看起來美若天仙,想不到竟然這麼……沒有耐心!

看了一眼四周的竹林,江遠天神情無奈的走出了籬笆院,這裡的地方到處都是修長的青竹,江遠天四下尋了一遍,卻發現周圍並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工具,正在為難的時候,卻聽竹屋中傳來一個聲音:「如果你的乾坤袋還在的話,那裡邊應該有你的兵器。」

江遠天聞言頓時間一愣,低頭從身上尋找起來,卻見自己腰間果然懸著一個小小的布袋。

「這應該就是乾坤袋了!」撓了撓頭,江遠天伸手解下袋子,右手捏著乾坤袋,左手拉起了上邊一根金色的絲線,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解都沒有辦法打開那布袋,頓時間心中一陣疑惑。

「這東西要怎麼開呢?為什麼打不開呢?」然而這想法一出現,只見那袋子頓時間自動打開了,江遠天頓時一陣驚訝,喃喃道:「原來是這樣用的,看樣子果然是我的東西沒有錯!」

心神再次一動,頓時間從裡邊飛出來一長一短兩把兵器!如同撿到寶貝一般的江遠天頓時間玩心大起,開始不斷地嘗試這將兩件兵器收進去放出來。卻不想正在竹屋窗前看著這一切的姜靈兒見此頓時間一陣無語,只聽她喃喃道:「完了,這傢伙竟然什麼都不知道了,一個月,這不是折磨我嗎?潛龍榜榜首怎麼也得需要地武境巔峰甚至天武境的實力,就他這樣怎麼可能完成啊。」

姜靈兒開始徹底後悔自己為什麼就鬼使神差的摻和到了這種事情中,自己身負大仇,不好好修鍊以圖報仇,卻管起了閑事,簡直就是自討苦吃啊。

江遠天將個乾坤袋玩了幾十遍,又將其中一樣樣東西看了個遍,然後才意猶未盡的收起乾坤袋,手持斬龍劍向著一棵青竹走去。

「讓你不讓我進去,讓你不讓我進去,我還不稀罕進去呢!等我該一座比你那大,比你那還漂亮的竹屋,到時候也不讓你進去!」江遠天似乎泄憤一般,將斬龍劍當做了砍柴刀,一下下砍著青竹。卻不知他那可憐的老爹江山若是知道自己的斬龍劍若是被當做了柴刀該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嘩啦……嘩啦,一棵棵高大的青竹倒下,雖說江遠天現在實力全無,不能使用元力,但是肉身卻並沒有退化,依然很強大,只用了一個時辰他便停止了砍伐,看著眼前一根根修長的竹子,江遠天心滿意足。

「看樣子應該差不多夠了!」自言自語的說著,江遠天收起斬龍劍,拿出了那一柄短劍,然後快到斬亂麻一般將青竹上的枝葉去掉,只留下主幹作為材料。

他卻沒有發現,隨著自己揮劍越來越多,動作也是變得熟練了起來,隱隱間短劍舞動,竟讓人感覺有些眼花繚亂。遠處看著這一切的姜靈兒卻緊緊的皺著眉頭。

「動作竟然這樣嫻熟,看樣子雖然他失憶了,但是對於修鍊多少還是有一些潛意識的。不過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恐怕就連登上潛龍榜都不可能,到底怎麼辦呢?」姜靈兒說著再次走進小屋,關上了房門。

要想解決江遠天身上的難題,首先得知道他體內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阻塞斷裂的經脈倒是容易解決,只要有靈丹妙藥,想來應該不是什麼難事,但是他的丹田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堅如金鐵,而且似乎和外界失去了一切的聯繫。

姜靈兒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丹田受傷的人她也見過,但是那些人的丹田要麼是破碎了再也不能儲存天地元力,沒有辦法形成氣海。要麼就是丹田枯死,然後整個人也隨著丹田的消失死亡。

如果說江遠天的丹田是枯死,那麼說什麼姜靈都不相信,因為他能清楚的感覺到江遠天的丹田內有很多天地元力,而且在他體內的氣血依然無比旺盛,這和枯死的丹田完全是兩種情況。

「算了算了,還是一步步來吧,先治好了他的經脈再說吧,至於丹田到時候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姜靈兒無奈的從乾坤袋中逃出一大堆的東西,這些東西有靈晶有草藥,有獸丹妖晶,各種天材地寶,簡直就像一個雜貨鋪一樣,在他的乾坤袋中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一番仔細的分揀之後,姜靈兒從其中拿出了六樣草藥,一顆妖晶,他要用著七樣東西煉製一樣丹藥來醫治江遠天的經脈。

在這個世界上普通的丹藥只能幫助人醫治傷病,這類丹藥只能稱作凡丹,凡丹江遠天曾經在武道院的時候變見過。但是此刻姜靈兒要煉製的丹藥卻不是凡丹,因為這丹藥不光能醫治傷病,還能幫助人們改善自己身體的情況,這丹藥叫做洗髓丹,乃是姜家的獨門秘方,也只有以丹藥成就無上世家的姜家才能煉製出來。

只見姜靈兒身上元力鼓盪,頓時間一道若隱若現的光罩將整個竹屋都籠罩了起來,接著姜靈兒先是沉心靜氣,然後用元力包裹一樣養靈藥開始正式的煉丹。

竹屋外江遠天忽然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威壓散發開來,頓時間下意識的向著竹屋看去,卻發現竹屋房門緊閉,於是嘴裡一陣嘀咕,開口道:「也不知道她在搞什麼呢?難道這就是強者的波動嗎?以前的我是不是也和她一樣有這樣強大的實力呢?」

「算了算了,還是趕緊蓋房子吧!這都道午後了,里天黑也沒多久時間了,若是沒有房子住,可就得露宿山頭了。」說話間江遠天手下動作更快,只見一根根竹子不多時便在他手下被斷成了相同長度。

竹屋內姜靈兒煉製洗髓丹閉門不出,竹屋外江遠天辛勤建房,一根根竹竿在他手下很快便形成一座漂亮竹屋,看著那明顯比姜靈兒的竹屋要寬敞了許多的屋子,江遠天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笑的陽光燦爛。

一陣咕嚕嚕的聲音傳來,江遠天躺在竹床上,手摸著空空的獨自,只覺得一陣飢餓感將自己籠罩,在這裡除了竹林什麼都沒有,唯一一條小溪,江遠天白天的時候在其中尋了半天也沒捉到一條魚。

無奈的江遠天只得再次翻出自己的乾坤袋開始尋找,企圖在其中找到一些什麼,可是當他倒出了一堆的東西后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眼前亂七八糟的東西中除了六顆青澀的果實看起來能吃外似乎什麼都沒有,拿起六顆果實,江遠天無奈搖頭道:」看樣子也只有這幾個果子能吃了,這什麼破地方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釋厄封天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釋厄封天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一陣吧唧吧唧的聲音傳來,只見江遠天如同餓了幾百年一般,片刻間便將六個果實盡數吃下。然後還一陣意猶未盡的吧唧著嘴。

「這果子味道倒是不錯,應該是我以前覺得好吃存起來的吧。」江遠天自言自語的回味著又開始從那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中開始尋找起來。

突然,一陣燥熱的感覺傳來,江遠天不禁仰天一聲長嘯,頓時間聲浪滾滾,直衝雲霄。

然而還不待他多想,在這一聲長嘯之後,江遠天忽然眼前一黑昏倒在了竹床上。

只見他整個人在竹床上不斷地顫抖著,一張臉漲得通紅,似乎煮熟的蝦子一般,紅彤彤透亮亮的。

這果實原本有九顆,在摘下之後,江遠天曾經便服用過一顆,後來又給陸成服用了一顆,不久前又給幻海服用了一顆,所以便只剩下了六顆,這若是九顆都在,想必江遠天剛才也會毫不猶豫的一口氣吞下。

那果實哪裡是他曾經覺得好吃儲存起來的啊,分明就是石鼎空間內那生命之樹上結出來的生命之果。一顆生命之果便救活了瀕死的陸成,更救活了自己的師兄幻海,現在六顆吃下,以他此時的狀況怎麼能承受得了如此巨大能量,不昏死過去才怪。

江遠天體內一陣動蕩,一條條斷裂的經脈中生命之力不斷流淌,但是以前無往不利的生命之力這次卻失去了效果,不要說是修復經脈了,就是皮肉中一些細小的傷勢都沒有絲毫的好轉。

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幸好江遠天不知道那是生命之果,如果知道的話現在肯定會被自己身體中的情況氣的活過來,這簡直就是竹籃打水,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沒有什麼事情比這還浪費了,也沒有什麼事情比這更坑爹了。

就是一頭豬接受了這麼多的生命之力恐怕也能立馬變得生龍活虎,能跟巨象雄獅拚死一搏了,但是江遠天的身體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那一道道滾滾的生命之力,沿著斷裂的經脈不斷地滾滾而入,似乎經脈中一切的斷裂,一切的阻礙都不能讓它停止一般,徑直向著丹田而去。

頓時間堅如金鐵的丹田被籠罩在了一層白色的光芒中。

刺啦,刺啦……咯吱……一陣陣摩擦之音響起,只見那烏青的丹田開始產生了一些變化,其上開始亮起一個個金色的光點,能夠清楚的看到那些光點竟然泛著淡淡的金屬光澤。

如果江遠天此時是清醒著的,那麼一定會驚訝的合不攏嘴,因為,他的丹田竟然完全呈現了金屬的感覺。

一個人的身體中怎麼可能存在金屬丹田,一個人的丹田怎麼可以是金屬的,如果是這樣那還修鍊個屁啊,元力進入若是穿透金屬丹田不就意味著丹田的破碎嗎?

生命之力勢如猛虎,滾滾蕩蕩,不斷地湧向泛著金屬光點的丹田,這個過程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知道丹田壁有十分之一徹底變成了泛著光澤的金屬,那一股雄渾的生命之力才被消耗殆盡。

窗外月華如水,透過竹屋,斑駁的月光映照在江遠天的臉上,他如同一個剛剛睡著的嬰兒一般一臉安詳,在他臉上看不到絲毫的痛苦。似乎厄難之源從來就不在他身上一般,如果此時有人知道這個安詳的如同小孩兒一般的傢伙竟然是那個大鬧東皇山,怒殺周崇光,又掀起三朝動亂,造成雍州獸潮的魔頭,一定不會有人相信。

直到月上中天,江遠天悠悠的醒轉了過來。一手扶著自己的額頭,江遠天緩緩的睜開眼睛,「難道剛才是做夢嗎?」

嘴裡說著江遠天就要坐起來,伸手卻觸到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頓時間江遠天整個人都不淡定了,只見他眼神中充滿茫然的看著竹屋中亂七八糟的一堆東西,臉色難看無比的說道:「難道真的有那六個果子,那道我的丹田竟然真的成了金屬球!」

江遠天一咕嚕爬了起來,盤膝坐在了一堆雜物的竹床上,按照姜靈兒曾經告訴自己的方法嘗試這進入內視。

這一內視他頓時間發現自己竟然無比順利的進入了體內世界。

入目所見,到處是一段段破碎的溝壑,那正是他斷裂的經脈。這樣的情況讓江遠天的臉色一陣難看,姜靈兒當時雖然檢查了一番,但是並沒有告訴他自己的經脈竟然已經成了這個樣子。

沿著經脈,江遠天的視線不斷深入,最終來到了一片蒙蒙的白霧中,透過白霧,江遠天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球體,球體呈現烏青色,如同金鐵一般泛著幽幽的光澤,在最底部的位置,一塊巴掌大小的金色泛著耀眼的金色。

「嗷!」江遠天一聲怪叫,即使是已經失憶的他,在看到這樣的體內世界的時候也是明白自己身體中的詭異了,姜靈兒當初不是沒有說過,經脈可是一個人修鍊的根本,丹田更是根本中的根本。

此刻自己丹田變成了金屬球,經脈斷成了爛草根,體內情況簡直就糟糕的一塌糊塗,這樣子要是還能修鍊,那才真是見了鬼了。

「姜靈兒!姜靈兒!」江遠天站在籬笆小院外一陣怪叫,然而他喊破了喉嚨,竹屋內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想要確認情況的江遠天頓時間一陣著急,幾步就衝到了小屋旁邊,伸手便向著竹屋的房門砸去。

然而嘭的一聲,江遠天整個人就被彈飛了出去,接著咔嚓咔嚓一陣聲音響起,只見數十丈開外一顆顆巨大的竹子在一串雜亂的聲音中轟然倒下。

然而江遠天卻像沒事兒人一般,一下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只見他仰天長嘆道:「天啊,一定是出事了,那該死的果子到底是什麼啊,我的乾坤袋中怎麼會有那樣的東西啊。

仰天長嘆的江遠天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連續撞斷了這麼多的東西,在那樣的力量下竟然沒有絲毫的感覺。

江遠天再次沖向了竹屋,然而結果和之前一樣,他又一次被彈飛了出去砸到了一片竹林。

三次之後江遠天無力的從地上爬起來,仰天一聲長嘯,無奈的看著四周被自己砸斷的竹林,江遠天不禁心頭一陣疑惑。

「嗯?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啊,飛出了這麼遠,砸斷了一片竹林,我竟然沒有受傷?」一陣疑惑的江遠天不禁揮拳向著旁邊一根高大的青竹砸去。

咔嚓一聲,竹子應聲而斷,江遠天不禁眼皮一跳,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拳頭,剛才他只是隨便一拳而已,沒想到竟然竹子斷了。

不過轉而一想自己曾經是天武境的高手,江遠天心中又有些不確定了,「也對,如果我真是天武境的高手,雖然失憶了,雖然一身修為消失了,但是肉身應該還是停留在之前的層次才對,所以這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才對。

這樣想著江遠天四下看去,向著不遠處一塊漆黑的大石頭走去,他要試試看自己這肉身到底有多強大。

轟隆,咔嚓!一聲爆響傳來,只見江遠天一拳便砸碎了眼前那巨大的石頭,這一下江遠天徹底的有些不確定了,他開始盤膝而坐,溝通自己的丹田。

在他想來即使是天武境,自己的肉身也不至於強大到憑藉肉身的三成力量便能強大道碎裂大石。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白天砍那些竹子也不會花費那麼多的時間了。而且當時自己手中可是有兵器的啊。

疑惑的江遠天飛身回了竹屋,拿出斬龍劍,順勢一劍劈向了自己的竹屋。

頓時間一劍下去,只見自己的竹屋齊刷刷被一劍砍斷。

平滑的切口,倒塌的屋頂,滿身灰塵的江遠天愣愣的看著自己造成的破壞臉皮一陣狂跳。

「我靠!」江遠天再也忍不住一句粗**了出來,只聽他一陣苦笑的說道:「我這又是何必呢?幹嘛跟自己這麼過不去啊,得了,幸好這竹林中倒也空氣清爽,露宿就露宿吧。」

便在說話間,不遠處姜靈兒的小屋終於在吱呀一聲中打開了房門,一個清秀的身影走了出來,只見姜靈兒臉色憔悴的拿著一個玉盒走了出來。

「江遠天,你過來。」姜靈兒說著四下看去,頓時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著原本美麗如畫的竹林此時一片狼藉的樣子,姜靈兒氣不打一出來,不過接著就又是一陣擔心,能造成這樣的局面,那麼江遠天還有得好嗎?

然而還不待他多想,一個低迷的聲音傳了過來,只聽江遠天萎靡不振的說道:「在這裡呢,叫我怎麼了?」

姜靈兒循聲看去,眼神死死的盯著江遠天,只看的江遠天渾身一陣發毛。

「怎……怎麼了?幹嘛這樣看著我?」江遠天頭皮有些發麻,他覺得姜靈兒此時的眼神有些恐怖。似乎是一頭憤怒的豹子盯上了獵物一般。


果然他還沒來得及逃跑便感覺胸口一痛,接著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

姜靈兒算是徹底恨透了這個該死的傢伙,自己辛辛苦苦花費了無數力氣,更是用無數靈藥在一年內培養出來的竹林竟然被糟蹋成了這個樣子。

頓時間一陣乒乒乓乓的響聲傳來,其中混雜著江遠天凄慘無比的叫聲……<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釋厄封天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釋厄封天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江遠天不知道曾經自己在摘星樓上已經被姜靈兒揍了一頓,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會被活活氣死,兩人認識才短短几日時光,江遠天便已經挨了兩頓揍,這種事情誰都不能夠淡然接受。

一陣發泄之後,姜靈兒氣呼呼的將玉盒中的洗髓丹丟給了江遠天,然後轉身進入了竹林,想必應該是前去休整竹林了。

江遠天心中鬱悶,只感覺自己渾身一陣酸痛,呲牙咧嘴的從地上爬起來,看了一眼玉盒卻沒有撿起,被人打了,然後還拿人家的東西那不是犯賤嗎?

不過姜靈兒一句話卻讓江遠天不得不走上了犯賤的道路,只見姜靈兒頭也不回的說道:「玉盒中是洗髓丹,能對你的經脈有所幫助,用不用你隨便!」

「洗髓丹?」江遠天心中有些疑惑,但是聽到說對自己修復經脈有所幫助,頓時間激動的顫抖了起來,這可真是雪中送炭,久旱逢甘霖的,這樣的好東西江遠天怎麼可能錯過,於是他收起玉盒,一溜煙的離開了籬笆小院。

坐在小溪邊,江遠天沉心靜氣,調整心態。然後輕輕打開了玉盒,頓時間一股濃郁的葯香蔥玉盒中散發出來,光是聞著丹香,江遠天便感覺到渾身上下一陣舒爽,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迫不及待的江遠天強壓下心中的躁動,深吸一口氣,將那洗髓丹服了下去。丹藥入口即化,江遠天只覺得一股沛然雄渾的力量順著自己的喉嚨湧進了身體,然後在頃刻間鑽入了他的四肢百骸。

洗髓丹的妙用在於洗髓伐經,江遠天頓時身上傳來一陣酸痛感,似乎身體被那特殊的能量正在改造一般。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心,頓時間整個人就呆住了。

原因無他,只因為自己體內的能量再次受到了那金屬球一般的丹田的吸收。所有的能量轟隆隆向著體內深處而去,卻並沒有產生絲毫的效力,只是一股腦如同那六顆生命之果的能量一般,將那金屬球一般的丹田牢牢的圍在了中間。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江遠天徹底有些絕望了,這樣下去還得了,如果經脈不能修復,丹田不能變異,那麼他根本就沒有辦法修鍊,若是這樣的話還不如直接殺了他來的爽快一些。

欲哭無淚的江遠天獃獃的看著自己體內的力量,直到半個時辰后所有的藥力盡數化為烏有,他發現丹田上那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金**域再次增大了不少。

這讓江遠天心中有些無奈,只見他無精打採的向著竹林內走去,一路上忍不住連吼三聲,讓正在休整竹林的姜靈兒頓時間眉頭緊皺,心中充滿了疑惑。

看著無精打採的江遠天,姜靈兒心中一陣不解,難道洗髓丹竟然沒有什麼作用不成?要知道就是現在的自己服用了洗髓丹都會有一定效果的,何況是從來沒有服用過洗髓丹的江遠天,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心中想著姜靈兒喚來了江遠天,開始對江遠天的身體進行全面的檢查,她自認在自己的幫助下,江遠天即使不能恢復巔峰的實力,但是讓他重新走上修鍊的道路還是相當簡單的。

不過當他看到江遠天體內的狀況時整個人都不淡定了,一枚金黑的球體。破碎不堪的經脈,除了丹田之上有原本的烏青變得泛起了金黃色的金屬光澤之外,江遠天體內再也沒有了絲毫的變化。

「難道你服用了洗髓丹就只是讓丹田變了個顏色?」姜靈兒充滿驚訝的說著,全然不顧江遠天已經鐵青的快要滴出水來的臉色。

「也不是,洗髓丹根本就沒有多大的作用,在這之前我服用了自己戒指中的六顆果實,當時那金色就有巴掌大小了,現在增加的這一絲,幾乎和沒有變化相差無幾了。」江遠天說著氣呼呼的坐在了地上。

這讓姜靈兒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洗髓丹竟然沒有讓他的身體發生絲毫的變化,那怎麼可能?還有他剛才說那些變化都是他服下的果實引起的,那果實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竟然比我的洗髓丹還要強大,難道是傳說中的鴻蒙仙靈不成?

姜靈兒充滿震驚的想要看一下江遠天手中的東西,然而江遠天卻告訴她那東西被自己吃完了,所以沒有了!

無奈的姜靈兒只得將自己再次關進了房間內,而這一次他竟然足足在屋中呆了三天的時間,三天時間中姜靈兒左右思考,查看了自己身上帶著的那僅有的一部姜家典藏,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得到什麼啟示。

姜家那是一個何等強大的家族,然而家族的典藏上對於江遠天的狀況都沒有描述,唯一看著似乎和江遠天有關的內容只有一句話,那便是「上古有真人者,以氣煉身,化肉身為真金,得金身大成之際,便可肉身成聖。」

「肉身成聖?那怎麼可能,神識才是一個人修鍊的根本,神識若是不強,便無法合道,不能化道,如何成得了聖?」姜靈兒心中一陣疑惑,但最終還是決定再次對江遠天的身體進行一個測試。

這個測試很簡單,現在的江遠天沒有強大的元力,沒有強大的神識,那麼便只能檢測肉身了,這也就是說江遠天似乎又有了苦頭要吃。

「江遠天,你給我過來!」姜靈兒一聲河東獅吼,頓時讓不遠處的江遠天心頭一寒。難道我又做錯什麼了不成。看著樣子似乎對我很不滿啊,不管了,這次他要是還敢動手的話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讓她揍了,實在太丟人了,我堂堂七尺男兒怎麼能被一個小姑娘一遍遍的胖揍呢。

江遠天心中想著,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堅定,似乎給自己打氣一般,只聽江遠天邊走邊說:「對,就這麼辦,士可殺不可辱!」

「磨蹭什麼呢?你快過來!」姜靈兒見江遠天動作緩慢,頓時催促了起來。

待得江遠天剛剛走近,姜靈兒身上忽然騰起一陣龐大的氣勢,頓時間竹林內響起一陣莎莎的響聲,接著江遠天便感覺自己舉步維艱。

於是他怒火蹭的一聲竄了起來,只聽江遠天咬牙切齒的說道:「姜靈兒,你這是幹什麼?即使我是你救下來的,你也不能這樣欺負我吧,士可殺不可辱,若是你覺得我那裡得罪你了,你大可以直接要了我的命,從此我們兩不相欠就是!」

一句話說完江遠天整個人臉色一陣鐵青,充滿憤怒的看著對面的姜靈兒,姜靈兒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自從失憶之後就變得膽怯的少年此刻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這簡直就比他的丹田成了大鐵球還要讓人震撼。

姜靈兒尷尬的張著嘴巴,許久才苦笑著說道:「你想什麼呢,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檢查你的身體,如果你覺得我侮辱了你,我在這裡對你道歉,對不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