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箱子都是翡翠的話,那數量肯定不少了,夏涵諾在心裡想道。(未完待續……)

… 既然蘇哲把這些箱子送過來,而且還要帶到天雅珠寶店裡面去,那夏涵諾認為這箱子裡面,有很大的希望是翡翠。?.

蘇哲帶了這麼多的箱子來,如果都是翡翠的話,那數量肯定是不少的,所以夏涵諾現在心裡是充滿了驚喜。

來到天雅珠寶店的三樓后,蘇哲就證實了夏涵諾的想法了,這箱子裡面的確都是翡翠。

「如果價格合理的話,這裡的翡翠,我都會出售出去。」蘇哲說道。

「蘇先生,你放心,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夏涵諾急忙承諾道。

這一次,夏涵諾是不會錯過這次的機會,無論怎麼樣,她都要爭取可以和蘇哲合作成功。

因為現在翡翠原料是越來越搶手了,而且其價值越升得越來越高,所以天雅珠寶店非常需要這些翡翠。

如果天雅珠寶店有了這些翡翠的話,那在珠寶行業里,天雅珠寶店就可以站穩腳步,並且迅速擴大影響力。

夏涵諾讓人為蘇哲準備了茶水后,就開始讓張老他們準備鑒定翡翠了。

這一次,負責鑒定蘇哲的翡翠的人,不僅僅只有張老了,還有好幾個翡翠鑒定師,負責這件事。

因為蘇哲這次帶來的翡翠,數量不少,所以天雅珠寶店必須拿出最大的實力,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

一旦出現什麼差錯的話,那造成的損失是無法想像的。

蘇哲一邊喝著茶水,一邊等待著張老他們的鑒定結果。

當張老他們打開箱子的時候,他們還是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儘管在這之前。夏涵諾和張老他們看蘇哲。帶了那麼多箱子過來。翡翠的數量肯定是不少的。

但是他們打開箱子后,還是發現自己低估了翡翠的數量。

因為蘇哲為了節約地方,在每個箱子里,都放了不少的翡翠,而不是像夏涵諾他們想得一樣,一個箱子就只放了一兩塊翡翠。

這次張老他們是低估了翡翠的數量,所以才會那麼驚訝。

而且最重要的是,張老他們發現。這次蘇哲帶過來的翡翠,不僅數量多,而且品質都很不錯,這才是他們最震撼的地方。

當夏涵諾也見到這些翡翠的時候,她已經沒有了之前的信心了。

因為夏涵諾現在已經不確定,天雅珠寶店現在的現金,是不是有辦法可以吃下這一批翡翠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都要等張老他們,鑒定的結果出來后。才可以做其它的決定。

夏涵諾沒有向蘇哲打探,這些翡翠的由來。因為她知道蘇哲肯定不想讓人知道那麼多的。

為了避免蘇哲會反感,所以夏涵諾沒有問過一句,關於翡翠的來源,儘管她的心裡,也是非常好奇,很想知道蘇哲是用了什麼辦法,才得到那麼多的翡翠。

但是夏涵諾非常清楚,有些話是可以說的,但是有些話是不可以問的,在這方面上,她掌握得非常好。

蘇哲也滿意夏涵諾的為人處事,和她聊天,也非常愉快,不會讓他感到難堪,這也是他會選擇和天雅珠寶店合作的原因之一。

過了不少時間,張老他們終於把蘇哲帶過來的翡翠,全部鑒定出結果來了,這可是費了他們不少勁。

張老他們得出結果后,就由張老來向夏涵諾彙報情況。


聽了張老的彙報后,夏涵諾不禁有些尷尬了。

當然不是因為蘇哲帶來的翡翠,出現問題了,而是因為蘇哲今天帶來的翡翠太多了,而且品質都是不低的,現在天雅珠寶店一時拿不出那麼多錢來,所以夏涵諾才會覺得尷尬。

在蘇哲沒有來之前,夏涵諾還自信滿滿,憑著天雅珠寶店現在的現金,足夠消化蘇哲帶過來的翡翠了。

但是沒有想到,這次天雅珠寶店準備的現金,對這一批翡翠來說,還遠遠不夠,這就讓夏涵諾感到為難了。

這些翡翠,夏涵諾不想放棄,她很想天雅珠寶店可以掌握這些翡翠。

因為有了這些翡翠的話,那天雅珠寶店可以加速發展,這對天雅珠寶店很有利的。

萬一這些翡翠留到競爭對手手裡的話,將會對一天雅珠寶店造成很大的影響。

但是現在夏涵諾,卻是拿不出那麼多的現金出來,所以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怎麼辦是好。

「有問題嗎?」蘇哲見夏涵諾不說話,不禁挑了挑眉頭。

「不是,這些翡翠都沒有問題,而且品質都很不錯。」夏涵諾沒有隱瞞,而是如實說出了實情。

夏涵諾知道和蘇哲合作的話,那前提必須是誠信交易,不然的話,蘇哲也不會選擇和天雅珠寶店合作的,所以在這方面上,夏涵諾是不會說謊的。

「那還有什麼問題?難道你們不想要嗎?」蘇哲繼續問道,如果天雅珠寶店不要的話,那他還會感到為難。

因為一時之間,蘇哲也不知道可以和誰合作,特別是在現在他急需用錢的情況下。

「當然不是,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可以把這些翡翠都收下來了。」夏涵諾急忙說道。

之後,夏涵諾沉默了一會後,就決定向蘇哲說出實情:「這些翡翠經過鑒定后,我們天雅珠寶店願意為此付出5億,來購買這些翡翠。」

聽到這些翡翠價值5億的時候,蘇哲的神情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他的內心,卻不是那麼平靜。

因為在來之前,蘇哲自己估計這些翡翠可以價值2億,沒有想到夏涵諾給出的價格,比他猜測的還要高了一倍多,看來他之前還是低估了翡翠的價值。

蘇哲沒有說話,他知道夏涵諾後面肯定還有話說的,或許便是她為難的地方。

「不瞞你說,因為我們現在一時拿不出那麼多的現金出來,所以可能無法一次付清。」夏涵諾繼續說道:「如果蘇先生不同意的話,我們可以先購買一半翡翠。」

夏涵諾擔心蘇哲不會同意,所以就說出了另外一個解決方法,先購買一半的翡翠下來,也算是權宜之計了。

既然無法得到全部的翡翠,那能得到一半的話,也算是一個好消息了。(未完待續。。)

… 現在夏涵諾擔心的是,蘇哲會不同意分批出售。

以夏涵諾對蘇哲的理解,她知道蘇哲其實是一個很害怕麻煩的人,所以她不禁擔心蘇哲會因覺得麻煩,而不與天雅珠寶店合作了。

而且雖然天雅珠寶店拿不出那麼現金出來,不代表別的珠寶店拿不出來。

如果蘇哲把這些翡翠拿到市面上的話,有大把人會搶著要這些翡翠,而且能一次性拿得出5億的人,不是少數。

所以,蘇哲並非只有天雅珠寶店一個選擇,他可以選擇把翡翠出現給其它珠寶店。

而正是夏涵諾最擔心的事情,但是她卻沒有別的辦法,誰叫天雅珠寶店沒有那麼多的現金。

「那你們現在可以拿得出多少錢來。」蘇哲沉思了一會,說道。

「3億。」從蘇哲的話中,夏涵諾聽出還有轉機的希望,不禁急忙回答。<;.

「如果我把翡翠交給你們的話,剩下的2億,你們什麼時候可以拿得出來。」蘇哲繼續問道。

「半個月的時間,最長不會超過一個月。」夏涵諾承諾道。

「那就按照這樣做吧。」蘇哲說道。

「啊!」夏涵諾沒有反應過來:「你願意和我們合作。」

蘇哲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的確如夏涵諾所猜測的,蘇哲的確是很討厭麻煩的,他不想把翡翠分開出售。

但是同樣讓蘇哲,去和別的珠寶店合作的話,他會覺得更加麻煩。


雖然蘇哲知道外面。肯定有很多人想要他的翡翠。但是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去找誰合作,而且重新找人合作的話,就更加麻煩了。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話,蘇哲是不會選擇這樣做的。

因此,最後蘇哲還是選擇和天雅珠寶店合作,雖然要等一些時間,才可以把所有的錢拿到手。但是只要時間不會太長的話,蘇哲還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現在蘇哲答應了夏涵諾的條件,選擇和天雅珠寶店合作。

夏涵諾反應過來后,急忙讓人開始準備交易的事情。

會出現這樣的轉變,讓夏涵諾實在是沒有想到的。

蘇哲既然會同意讓天雅珠寶店,賒欠2億的貨款,這是讓夏涵諾最意想不到的驚喜。


這次的交易非常順利,當蘇哲走出天雅珠寶店時候,他的賬戶里已經多了3億的金錢。而且很快又會多出2億來。

對於這次的交易,蘇哲是非常滿意的。他事先也是沒有想到,這些翡翠可以賣到5億。

本來如果可以賣出2億的價格出來,蘇哲就會非常滿意了,結果夏涵諾會直接開價5億,這對蘇哲來說,可是不小的驚喜了。

蘇哲當然知道既然夏涵諾會開出5億的價格,那他賣給天雅珠寶店的翡翠,肯定是值5億以上的,夏涵諾是不會做虧本生意的。

那就是說蘇哲對翡翠的價值,是嚴重低估了,所以之前他才會估價2億。

幸好,這次蘇哲是和夏涵諾合作,如果是和其他人合作的話,以他對翡翠的了解,可能就賣不到這麼高的價格了。

所以,蘇哲才會退步,答應夏涵諾開出的條件,同意讓夏涵諾賒欠2億的貨款。這是雙贏的局面,蘇哲沒有理由不同意。

這兩天,蘇哲解出了很多翡翠出來,今天他賣給天雅珠寶店的翡翠,其實只有當中的一半,現在蘇哲的家裡,還有不少翡翠。

這次可以賣到5億的價格,那家裡的翡翠,也可以價值5億以上。

因為家裡的翡翠,和之前的翡翠品質差不多一樣,甚至還要更高一點,所以正常的話,價值肯定也在5億以上的。

而且,蘇哲當時開出來的帝王綠翡翠,還放在家裡,並沒有拿出來。

所以今天蘇哲賣給天雅珠寶店的翡翠,可以價值5億的話,那家裡的翡翠也是可以賣到5億以上的。

這樣一來,蘇哲在玉馨賭石館得到的翡翠,起碼就價值10億以上了。

而當時,蘇哲在玉馨賭石館購買這些毛料,就只是花了5912萬,還不到6000萬,而現在卻最少可以換回10億以上。

這十多倍的利潤,堪稱是暴利,而蘇哲為此只是付出了2天的時間而已。

如果讓鄭家的人知道這件事的話,會不會鬱悶到吐血,蘇哲不禁在心裡這樣想。

離開天雅珠寶店后,蘇哲是非常愉快的,因為他想到賬戶里多了那麼多錢,而且還給了玉馨賭石館一個致命的打擊。

想來這個時候,肯定很少人會去玉馨賭石館賭石了,因為根本就不可能賭漲。

現在在玉馨賭石館賭石的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只有切垮的可能,根本是不可能賭漲的。

相信蘇哲不用再做什麼,玉馨賭石館都會關門大吉。

玉馨賭石館這麼賺錢,用日進斗金來形容都不過分,要是倒閉的話,不知道鄭家會有多麼的肉痛,這損失可謂是很大。

不過,想到雅黛集團現在的情況,蘇哲又不禁頭疼起來。

雖然蘇哲的賬戶里現在已經多了3億,而且很快又會2億入賬,但是對於收購雅黛集團的股份,這些錢還是遠遠不夠的。

因為想要收購雅黛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最少需要30億以上,而蘇哲現在賬戶里也不過,只有4億3千萬,加上另外的2億,也不過只有6億3千萬。

也就是說蘇哲想要收購雅黛集團的股份,那差不多需要24億的金錢,才籌夠資金把雅黛集團的股份收購到手裡。

現在也只有這樣做,才可以讓雅黛集團可以繼續正常維持,不會擔心會瀾香雅集團逐步吞噬。

但是這24億的金錢,蘇哲現在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去籌夠錢。

蘇哲沒有想到現在的自己,還是因為錢的問題而煩惱,這真的很讓他頭疼。

蘇哲不知道顏雨煙能籌到多少錢出來,如果數目相差太大的話,就非常麻煩了,看來蘇哲需要和顏雨煙協商一下。

現在蘇哲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不過,不管怎麼樣,蘇哲都不會放棄的,他一定會幫助顏雨煙,讓雅黛集團走出絕境的。(未完待續……)

… 離開了天雅珠寶店后,蘇哲就開車回去了。

在路上,劉雄給蘇哲打了電話,現在他已經從觀州市裡回來了。

不過,李長華沒有和劉雄一起回來,因為他還要在觀州市那邊留個幾天,處理一些手續,以及開始準備接管觀州新京葯業的工作。

等長華葯業和觀州新京葯業,整合完畢后,就可以開始安排觀州新京葯業,生產解凍靈等藥品了,很快解凍靈等藥品的產量,就會有大幅度的提高了。

這算是一個好消息了,長華葯業可以收購觀州新京葯業,也是非常有利的局面。

這次交易雖然是溢價收購,不過對長華葯業來說,還是非常值得的。

帶著愉快的心情,蘇哲開車在回家的路上。

不過,在一個紅綠燈的路口,蘇哲在對面的一家琴行里,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

因為距離有些遠的關係,所以蘇哲並不是看得很清楚,為了確認一點,他調轉車頭,向對面的琴行開過去。

當蘇哲下了車后,走到琴行的門口時,他才確認剛才並沒有看錯。

這一家琴行主要經營的都是鋼琴,以及培訓,裡面擺放的都是各種不同款式的鋼琴,規模倒是挺大的,不過和普通的琴行沒有什麼不一樣的。

讓蘇哲來到琴行的,是因為裡面的一個女生,因為她,蘇哲才會來到琴行的。

在琴行里,一個長頭髮的女生,坐在一架鋼琴的面前。她纖細的十指彷彿舞者一樣。在琴鍵上。盡情舞動著。

女生非常投入,她閉著眼睛,沉浸在那音樂中,也沒有人去打擾她,似乎都不忍心破壞了這動聽的琴聲一樣。

動彈的旋律在女生的指尖流淌出,傳到蘇哲的耳朵里。

蘇哲不禁有些陶醉了,雖然他不懂鋼琴,但是他也知道女生,能彈出這樣動聽的節奏出來。對音樂的造詣肯定不低。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