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前幾天的試探,方天南已經十分的清楚,中午的時刻,正是陽光最為充裕的時刻。方天南站到陰陽草生長茂密的中心地點,所感受到的陽屬姓靈氣的波動,也是最為強烈的。雖然,這樣的「強烈」,僅僅是比尋常時刻,稍微的濃郁上一點點而已。

但是,對於方天南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修鍊感知力的機會。

一個下午的時間,方天南偽裝成在山谷內搜尋的模樣,在陰陽草生長的區域,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位置,修鍊著感知力。而山谷內的場景,幾乎和幾天之前沒有什麼不同。最多,就是換了不少的歷練者面孔而已。

隨著天色漸漸的黯淡下來,山谷中的歷練者,也是越來越少。等到天色完全漆黑,方天南趁著山谷中,為數不多的修鍊者不注意的片刻,竄入到了預先就查探好的山洞之中,又飛快的把洞口的痕迹給遮掩起來。

如此,方天南才算是鬆了口氣。

再次打探山洞內的情形,方天南最為上心的,就是尋找有沒有生成新的光源石了。奈何,儘管事先有了心理準備,方天南依然感覺到有幾分失落。方天南不知道這個山洞,在自己之前,有沒有被人發現過。但是,想要生成一塊光源石的時間,無疑比方天南預計的要漫長很多。

在方天南看來,這山洞中的景象,和自己幾個月之前離開的時候,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所幸,方天南這一次也不是沖著山洞中的光源石來的。當即,方天南就彌散開自己的感知力,靜靜的感受著。而隨著方天南的感知力,擴散的範圍越來越大,方天南臉上的驚喜神色,也是越來越濃。

這是——陽屬姓靈氣波動很明顯的感覺?

; 鄧曉平和王俊凱分別後,打了電話給鄧以檸,說要去學校找她,約在了學校的咖啡廳。

咖啡廳。

學校的咖啡廳不算大,但是這裏氛圍卻很好,很安靜,很安靜。滿身疲勞的人們進來了這,就有感覺到身心一下子被這氣氛淨化了一般。

他們挑在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窗外面可以欣賞到遠處被樹包圍的小噴泉的美妙風光。

鄧以檸坐在了鄧曉平對面,咬着可樂杯裏的吸管,大大的眼睛看着鄧曉平,一副在打量爸爸的樣子。

“怎麼了。一直看着你老爸。”鄧曉平喝了口咖啡,放下杯子,目光在自己身上逛了一遍。

鄧以檸努了努嘴,撐着下巴繼續看着鄧曉平。

“老爸,我發現你變老了。”鄧以檸說完,臉上帶着一股憂愁,“就好像是一下子滄桑了許多。”

老爸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這幾天不接她電話,卻讓離佳轉告自己他很好。今天卻突然約自己在學校的咖啡廳見面,這也就算了,倒是看老爸這樣子,老老的,有點陌生。

鄧曉平聽後大笑,接着左手摸着他自己的頭髮,往上一翻,裏面露出了許多的白髮,他一臉風輕雲淡地說,“人都會老的嘛,老了就會死,死了以後……”

“呸!爸你不要說下去了!”鄧以檸打斷鄧曉平的話,食指豎起來,認真的說:“你還能活一百年呢!”

鄧以檸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就是鄧曉平了,如果他不在了,那麼她肯定也不想活了。

鄧以檸的話觸及到了鄧曉平的內心,他一下子傷感起來,眼眶裏填上了一層白白的水霧,他拿起紙巾,擦了擦,沒讓這即將變成眼淚的東西掉下來。

“爸你怎麼了?”鄧以檸關心地問,隨後傻傻的將右手食指和拇指放在下巴處,做了個我最帥的手勢,“不會是被感動了吧,嘻嘻,老爸你也會哭啊,從來都沒見你哭過。”

鄧曉平放下紙巾,狡辯道,“誰說,我只是眼睛進沙子了。”

進沙子?

鄧以檸驚恐地瞪大眼,擡頭望了望,又四周環視了一遍,沙子從何而來?

“哦對了,以檸,問你個問題,你跟王俊凱被黑衣人抓了之後,你們怎麼度過的。”

“老爸說到這個我不得不爲小凱鼓掌了,他真的好厲害的,用自身感人的力量感化了兩個黑衣人,總之過程好曲折好曲折的!如果不是小凱,我可能就見不到你了。”鄧以檸很激動地拍着手掌,想起那晚上刺激驚險溫暖感人的經歷,話就多了。

經過這一次,她覺得小凱偶像頭頂皇冠的光芒又亮了許多,當她見到王俊凱後,一定會用胳膊肘擋住眼睛,說:“真是瞎了我的24K防核爆發光二極管轉接三極管全球定位紅外跟蹤熱效應離子反應加鏡面反射激光火箭炮推進的氪金狗眼啊!”

“只不過,爸爸,我一直想不明白,那些黑衣人爲什麼要抓我。”鄧以檸腦補自己見到王俊凱後的畫面後又補充了一句。

啥?鄧曉平一時不知該如何如何讓回答。

“你喜歡王俊凱嗎?”

鄧以檸傻愣愣地啊了一聲,然後目光飄向窗外,忸忸怩怩地擠出兩個字:“是啊”

“那你跟他在一起了嗎?”鄧曉平繼續轉移話題。

“沒有。我還沒跟古玉分手呢,你不是說要我和古玉結婚嗎?我不敢答應小凱。”

“誰說的,現在爸爸允許你跟古玉分手,不嫁給他。”鄧曉平想起古玉就噁心,現在既然他已經決定好計劃,那他就不會再受古玉威脅了。

“真的嗎!爸爸!”鄧以檸激動地站起來,吸管調到地上。

天啦嚕,以檸姐姐你是有多激動!吸管君都被你嚇暈在地上了,此時它需要人工呼吸。

【予晴小常識:每當這種時刻,予晴總是奮不顧身地衝出來,“放開那根吸管,讓我來!”】

鄧曉平見女兒這麼激動,很開心地笑起來,“真的。你趕快跟古玉分手吧,然後跟你愛的人在一起。”

鄧以檸小臉緋紅,低下頭撿起吸管,很羞羞地看着鄧曉平。

“謝謝老爸。”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吧?!

“嗯,還有一個月多就到你生日了,這次老爸幫你過一次生日,你打算怎麼過呢,”鄧曉平認真地說着。

шшш тTk ān ¢Ο

這一次不過,怕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老爸,既然我生日在除夕那天,那肯定是要大家聚在一起吃年夜飯嘛!”

鄧曉平點頭,“以檸你想怎麼過都行,老爸到時後給你一個驚喜。”

“哇還有驚喜啊,老爸你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了。”

“我一直都對你這麼好吧!”

“只是以前沒有說啥給我驚喜這樣的嘛!”

“哈哈,你老爸怎麼樣,是不是很帥。”


“對啊!帥慘了!我最最最愛老爸了!”

咖啡廳靠窗那個位置,充滿了父女倆的歡聲笑語,多麼溫馨有愛的畫面吶,只不過,這樣的幸福並不能維持多久,就會消散了。

======

午後。

鄧以檸躺在宿舍上,手指在手機鍵盤上輕輕敲着。

“古玉,我想和你分手了,真的真的,我不喜歡你。對不起了。”鄧以檸發了條短信給古玉。

本以爲古玉會拒絕,然後死活不同意分手,糾糾纏纏很久很久,可是沒想到,不到一分鐘,就有了回信。

“好,分就分吧,我知道強扭的瓜不甜。我公司還有事,下午不能來接你去玩了。”

鄧以檸誇張地用手指撐開上下眼皮,死死地盯着手機,看了兩三遍後,確定是古玉發來的信息了!!!

鄧以檸激動地在牀上蹦了蹦,開心地歡呼着。

旁邊三個鬥地主的姑娘一臉汗顏地盯着牀上歡騰的鄧小姐。

“搞什麼啊,中彩票了啊。”芙蓉轉頭看了一眼鄧以檸,隨後出了一張紅桃7。

“到我了。”小愛手裏捏着牌,一副小大人的架勢看着芙蓉。


小愛現在雖然是幼兒園的小孩子,但是在自稱賭神的芙蓉薰陶下,竟然學會了如此高端的遊戲——鬥地主。

啜離佳拿了一炸轟了芙蓉的紅桃7,得意地用挑釁的眼神看着芙蓉。

我的世界,餘生和你 我和古玉分手了!”鄧以檸雙手舉起來,現在的心情有多激動,真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此話一出,三位姑娘齊刷刷地又一次看向鄧以檸。

“啥!你們分手了!”芙蓉說!

“你們終於分手了!”啜離佳接着說。

她們倆後面站在小凳子上的小愛也湊着熱鬧,奶聲奶氣地說:“爲什麼鄧奶奶分手了還這麼開心呢?”

自從上一次啜離佳告訴小愛叫鄧以檸奶奶後,小愛就真把鄧以檸當奶奶了,有一次小愛叫芙蓉買了個老花鏡送給鄧以檸,弄的鄧以檸哭笑不得的。

“哈哈,你們不懂,我現在要出去耍了。拜拜。”鄧以檸從牀上跳下來,竄到衣櫃,挑了件好看的白色大衣,又將頭髮全部紮起來,紮成高高的馬尾,露出了光潔的額頭。

別說,這髮型很青春,感覺回到了高中時期。

“你去哪兒啊?”啜離佳看鄧以檸提着黑色的包包,拉開宿舍的門,連忙問。


“找小凱。”鄧以檸嘻嘻一聲,關上了門。 在進入到這個山洞之前,方天南對於山谷內的任何一處空曠地點,都嘗試過擴散開自己的感知力來進行感悟。具體來說,就是方天南對於山谷附近這一帶的地形,任何一處的陽屬姓靈氣的波動,都熟記在心。

在方天南的腦海里,不光是把陽屬姓靈氣的波動強度和地形聯繫到了一起,甚至於是在時間上,也有所聯繫,就好像是在腦海里有一張清晰的地圖一樣,上面標註著不同的點,和曲線。每天的正午,生長有陰陽草的地方,陽屬姓靈氣的波動是最為強烈的。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或者是在早晨,或者是在傍晚的時候,陽屬姓靈氣的波動,則是最弱的。

突然間,在夜色降臨之後,方天南還能夠感受到如此「濃郁」的陽屬姓靈氣的波動,著實是讓方天南有些驚喜。

下意識的,方天南就開始查探起山洞內的靈氣波動情況。

約莫是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之後,方天南又微微地皺了皺眉頭。

「這似乎,不太合理啊。」方天南暗自嘀咕一句。隨著感知力探查的深入,方天南發現,山洞內的陽屬姓靈氣波動,相對來說,比較的平均。畢竟,整個山洞的範圍並不是很大。而越是靠近洞口的位置,陽屬姓靈氣的波動,就越是強烈一點點。

在方天南看來,就好像是山洞外的所有陰陽草,散發出來的陽屬姓能量,都被集中到了這個山洞一樣。如此,方天南在山洞內,所感受到的陽屬姓靈氣的波動,就要比正午的時候,站在陰陽草生長茂盛的地方,所感受到的,還要濃郁了。

可是,陰陽草在夜裡,也還會散發出陽屬姓靈氣來嗎?

方天南的腦海里,不免開始仔細的回憶,自己之前在山洞外的經歷來。方天南不是沒有想過,在夜晚的時候,也待在山谷中休息,嘗試著去感知這一帶的陽屬姓靈氣。但是,事實是,一旦陽光消失,陰陽草所散發出來的陽屬姓靈氣,就會變得薄弱許多。當夜色開始正式降臨的時候,山谷內的陽屬姓靈氣波動,也會趨向於平和,比起別的地方來,也沒有任何的差異。

這讓方天南不是很明白,為什麼眼下的這個山洞內,在夜晚的時候會出現陽屬姓靈氣的波動呢?

。。。。。。

想不通的事情,方天南就沒有去較真。

既然在晚上,也有一個很不錯的修鍊感知力的場所,方天南自然不會放過。就如同是在白天里一樣,方天南開始擴散出自己的感知力,在山洞中進行的修鍊。尤其是方天南的姿態,很是自然的就盤腿打坐起來。

這是一名修鍊者最佳的感悟的方式,也是修鍊感知力最合適的姿勢。

在山谷中的時候,方天南為了避人耳目,大多數時間裡都是站著,或者彎腰,或者間斷姓的走上幾步,來進行感知力上的修鍊。但是,這會兒在山洞之中,方天南卻沒有那麼多的顧忌,整個人的精神力非常的集中。再加上,山洞中的陽屬姓靈氣波動,要比外界來得更加的濃郁一些,方天南感覺,自己在這兒修鍊一個晚上的時間,都比得上在外面修鍊個兩三天的了。

待到天色漸明的時候,方天南才站起身來,感嘆一句:要是每天晚上都能夠這樣的修鍊,自己的感知力,應當會有一個顯著的進步吧?

不過,即便是天色放亮了,方天南也沒有走出山洞。方天南很想探究一下,白天的時間裡,在這個山洞中,還有沒有如此濃郁的陽屬姓靈氣波動。

結果,自然是讓方天南失望的。

當陽光開始照耀到這一片山谷中,方天南就感覺到,山洞內的陽屬姓靈氣,似乎是長了腿一樣的,飛快地跑出了山洞,連一絲一毫都沒有留下。哪怕是方天南明知道在山洞的入口,就有不少的陰陽草,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方天南依然沒有察覺到陽屬姓的靈氣。

「連外面的山谷,都不如了?」方天南瞪著眼睛,撇了撇嘴角,「肯定有古怪!」


如果說,方天南在昨晚進入山洞的時候,還沒有機會發現,山洞內的陽屬姓靈氣究竟是怎麼回事兒的話,那麼,這會兒,方天南幾乎可以斷定,山洞內的陽屬姓靈氣,絕對是和山谷中生長著的陰陽草有著聯繫。

至於再具體的原因,方天南暫時的,就不得而知了。

。。。。。。

一整天,方天南都在山洞內待著,吃著包袱里準備好的食物,稍做休息。雖然說,夜晚的打坐,也可以算是休息,但是,方天南的實力境界終究是只有化勁境中期,打坐只能是恢復體內勁氣上的不足,卻不能抵消**上的疲憊。

反倒是修鍊感知力的緣故,方天南的精神,倒是不錯。

而白天的山谷中,歷練的修鍊者人數太多,方天南不方便在這會兒,貿然的走出山洞。

待到傍晚來臨,方天南全身的心神,不禁再次高度集中起來。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方天南彌散出去的感知力,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山洞的入口處,似乎是對於陰陽草散發出來的陽屬姓靈氣,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一樣,逐漸的把山洞外的這些靈氣,都給聚集了起來,灌入到山洞之中。

「果然是這樣!」方天南對於這個山洞的存在,早就有了猜疑。

這個地方的外面,有著大片的陰陽草,山洞內又能夠衍生出光源石。兩者之間必定有著極強的關聯。這會兒,山洞的存在,還能夠在夜晚的時候,吸收聚攏陰陽草所散發出來的陽屬姓靈氣,這讓方天南不禁想到,原先自己得到的光源石,會不會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形成的呢?

整個山洞中,在每一個夜間,都彌散著如此強勁的陽屬姓靈氣,曰積月累之下,想要生成光源石,也是很合理的。

方天南很是好奇的,再度仔細查看起這個山洞來。不管是牆壁上,還是地面上,一絲一毫都沒有放過。很可惜的是,方天南並沒有發現任何人工開鑿留下來的痕迹。

或許,是經歷的時間,太過久遠了吧。

方天南如此的想到。之後,便對於這個山洞為何會巧合的出現在這裡,不再推究。

而有了山洞這樣的一處絕佳的修鍊感知力的場所,方天南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晚上就在山洞內修鍊,白天的時候,就走出山洞,回到山谷中陰陽草茂盛的地方繼續修鍊。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之後,方天南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每當自己彌散出感知力的時候,周圍的景象,在自己的腦海里,逐漸的有凝實的感覺。

考慮到自己和宗門,只申請了一個月的歷練時間,方天南回頭看了眼山洞的位置,再看了看山谷中的大片陰陽草,嘴角噙著一絲笑意,邁步走出了山谷。

; 今天的天氣特別好,陽光很足,雖然還是有寒風吹過,不過那風被太陽感化了,吹到人身上,暖暖的。

學生會議室。

林歡歡正在和校長討論着學校的迎新春晚會的主持人,旁邊還站着一個高高個子的男生,斜斜的劉海,一雙柳葉眉。沒錯就是王星宇。

“校長,你確定要我和她主持嗎?我很貴的。”星宇雙手環着臂,眼神有意無意地在林歡歡身上瞟,那表情,臭臭的。

年輕人都這樣。

校長擡頭望了一眼星宇,白眼遞上,“你還不願意啊,想和林歡歡主持的人多着呢!”

林歡歡現在是學校大多數男生的公認女神啊!那臉蛋,那豐胸,那蠻腰,那美腿,簡直是無話可說。

總裁離婚請簽字 予晴小常識:不準說予晴變態,等會笑給你看。】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