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來說,突然湧入的海量光明源力,足以把白銀光甲師撐爆了。但看高鋒樣子,卻沒什麼不妥。

光明皇帝想了一下,親自催發光明劍蓮。高空上三十六片劍刃花瓣組成的劍蓮,極速的旋轉起來。

虛空之中,無盡的光明源力源源不絕的貫入秘境空間。

瘋狂吸收光明源力的高鋒,卻突然停止了汲取源力,手中做出一個蓮花盛開的手勢,在他身體周圍,白色源力開始綻放出一片、一片劍刃般的花瓣。

「一片、兩片、十二片」

總共十二片劍刃花瓣,組成了一個巨大天蓮。

光明皇帝也不由失聲驚嘆,「光明天蓮」

〖 光明天蓮,光明神劍第九段的最高奧義。也是光明神劍中最有價值最實用的神技。

光明神劍所以敢稱帶上神字,就是因為於光明天蓮有重塑身軀的特殊能力

三千年前,光明王唐東君把最高的力量層次分為神、聖、皇、王四種境界。從那以後,神聖皇王四個字就再沒有人敢亂用。

按照華夏人的習慣,強者往往會被冠以劍神、劍聖之類的稱號。但自從有了光甲,再沒有任何人敢稱神、稱聖。

唯有三大帝國皇帝,才敢自稱皇帝。但這個皇帝,和神聖皇王中的皇又是不同的概念。

依照傳統的規則,沒有任何秘法有資格稱神。但光明神劍就是仗著有光明天蓮的逆天威能,才敢自稱光明神劍。

對此,奧丁帝國和泰坦帝國都是不予承認的。光明神劍,在他們看來就是光明帝國的自大無知。但不管如何,光明天蓮的力量的確是神妙。沒有任何秘法能在這方面和媲美。


至於第十段的光明神劍,雖然威力強大,和其他王級劍訣相比,也沒多大優勢。只不過光明神劍和光明王甲無比契合。秘法和光甲配合,才讓光明神劍名震千古。

親眼看到高鋒煉成光明天蓮,光明皇帝又是震驚,又有些激動。

白銀等階就練成了光明天蓮,雖然只是第一階段,卻也是三千年來第一人。而高鋒的真實年齡才十九歲。

以他的天資悟性,練成第十段的光明神劍也是指日可待。

高鋒殺了曲寒峰,曾讓光明皇帝心中是很不悅。曲寒峰雖然算不什麼,但畢竟是他皇家的爪牙。高鋒毫無顧忌的就殺了,性子太桀驁。也冒犯了皇家的權威。

因為這件事,光明皇帝對高鋒也多了兩分猜忌。高鋒崛起的速度太快了,背後肯定還有別的強者支持。

身為皇者,光明皇帝到不是容納不下高鋒。 金山蝴蝶 ,涉及到某位隱藏的王者,問題性質就變了。

但是,高鋒練成光明天蓮,情況又不同了。

光明皇帝很清楚,聖堂內現在沒人知道光明神劍第九段的秘法。到不是光明皇帝不傳,而是根本沒人能達到第八段巔峰。傳了也沒用。

高鋒卻練成了光明天蓮,他就算是有絕世天資,也不可能是他自己參悟出來的。所以,光明神劍必有傳承。

光明神劍歷來是皇家秘傳,只有繼承皇位,才能掌握完整秘法。聖堂方面雖然也有傳承,卻都局限在八段以下。三千年來,修鍊到第九段的強者,都有著詳細記載。

近三百年來,聖堂都沒人能把光明神劍修鍊到第九段。這個時間段內,到是皇室旁支曾出過一位王者。某次異世界探險,就再沒有回歸。

計算時間,也只有那位最有可能。就算是別有傳承,但總歸和皇室或聖堂脫不開關係。

有著這層關係,光明皇帝對高鋒的看法自然變了。出身雖然神秘,卻至少沒問題。猜忌一去,再看高鋒,也多了兩分親切。

光明皇帝沉吟了一下,親自和關山月交代了幾句。既然沒問題,這樣的好苗子的當然要好好培養。


聖堂秘境內,高鋒徐徐收斂身體周圍十二片劍刃花瓣。一片片源力組成的花瓣收起,在高鋒心口聚成一朵十二片銀白色天蓮。

高鋒的光明天蓮上,隱隱之間還有一道道細弱髮絲的銀色電光閃耀。這也和正常的光明天蓮不同。

光明天蓮對於力量的要求太高了,高鋒根本無力推動。只能以電光龍的龍魂為根本,轉化成了光明天蓮。電光龍的根本卻是電磁之力,雖然轉化成光明天蓮,但強大電磁之力卻沒消散,反而溶入了光明天蓮。

嚴格的說,高鋒的光明天蓮是變異的。但從實用性來說,其效果卻比純正的光明天蓮更強大。

光明天蓮不止能重塑身軀,同時也是光明神劍的力量核心。有光明天蓮在,也意味著高鋒可以把任何力量都轉化為最純正的光明源力。

只要光明天蓮不徹底破碎,高鋒就有源源不盡的光明源力。因為龍魂的緣故,本來應該在精神核心內的光明天蓮,卻結在了心口上。

對高鋒來說,光明天蓮就是第二個源力核心。和精神核心內的源力池並存。兩者還可以相互支援,這也讓高鋒擁有了近乎無窮無盡的源力。

雷電雙翼,戰星甲,包括慈航刀,驅動這些光甲都要消耗大量源力。有了兩個源力核心提供源力,高鋒戰鬥力可不是強了一倍那麼簡單。

現在的高鋒,從源力層面上,已經不遜色於黃金下階。就算是黃金巔峰,也有資格一戰。當然,能駕馭王級光甲的葉驚神卻不在此列。

最妙的是,結成的光明天蓮時刻抽取龍魂之力,反饋給高鋒最為純凈的光明源力。困擾高鋒的龍魂,徹底解決。

降神甲也就沒用了。高鋒準備回去之後,就把降神甲取出來交還給聖堂。他還欠著聖堂很多積分呢。

隨著時間流逝,光明天蓮最終會把所有的龍魂力量抽取於凈。結成王級的天蓮。

光明天蓮共有三階段,第一階段十二片花瓣。第二階段二十四片花瓣,第三階段三十六片花瓣。

秘境上空高懸的三十六瓣光明劍蓮,就是光明天蓮的最終形態。到了這一步,就能真正做到生生不息,念念不滅。哪怕身碎神破,也能立即恢復原狀。

高鋒現在還做不到這一點,他只是能修復身軀上的創傷。如果頭部被打碎,那就死定了。

就是如此,也堪稱不死小強了。只要不能一擊滅殺,高鋒就能不斷恢復。不止是重塑身軀,其源力、神念的恢復速度也會讓敵人崩潰。

五十天的修鍊,有了這麼大的收穫。哪怕以天狼王的目光來看,這樣的成就也足以自豪了。

高鋒在最後一刻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一方面是修行的需要,一方也是為了驚動光明皇帝。

光明皇帝一直對他有點看法,初成的光明天蓮想必會改變他的偏見。

這一任的光明皇帝沒什麼雄才大略,顯得有點平庸。但那也是相對歷任光明皇帝而言。對現在的高鋒來說,還不是他能硬碰的。

這種情況下,表露出足夠的善意就很有必要了。

等拿到刑天神甲,就輪到高鋒掌握主動。是進是退,都在他一念之間。再不必看任何人的臉色行事。

高鋒煉成了光明天蓮,但聖堂的秘境修鍊卻還沒到時間。高鋒苦修五十天,也沒興趣再修鍊。他現在的層次,短時間內也難以再做出突破。

索性放鬆身心,躺在光明秘境內休息。

修鍊成光明天蓮,身心都達到一定巔峰狀態。但長時間的修鍊,心神消耗其實也非常巨大。徹底放鬆心神,高鋒很快就進入深沉的睡眠。

光明學院,煉甲學院,唐真的寢室內,葉傾城正百無聊賴的擺弄著一件精緻的小掛飾。

坐在葉傾城對面的唐真,則看著光腦光屏計算著什麼,完全沒注意對面葉傾城的情況。

葉傾城在唐真這住了快兩個月了,兩個人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不得不說,唐真是個無趣之極的朋友。葉傾城覺得,她就是把嘴縫上都不會有任何影響

元旦,農曆新年,就在這種沉悶氣氛中渡過。葉傾城也沒心思過節玩鬧。高鋒走了,她父親葉驚神正在面對人生最大的難關。

如果葉驚神失敗,對葉家將是致命的打擊。葉傾城心中一直惶惶不安。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唯一能依靠的高鋒,又不見蹤影。

要不是解開精神核心封印,葉傾城一下變得特別成熟。她早就被巨大的壓力壓垮了。但接近兩個月的煎熬,也讓她度日如年。

偏偏唐真又如此沉悶,連最基本的聊天都做不到。更讓葉傾城感到難熬。

「喂、喂……」葉傾城實在忍不住了,對唐真揮手示意。

「怎麼?」被葉傾城驚醒的唐真,清秀的小臉上都是茫然之色。

葉傾城拱手作揖懇求道:「大姐,你陪我聊聊天行么?求你了……」

唐真看了眼光屏,「這樣啊,那你等一下,我這個程式要計算完了。」

葉傾城無語,卻只能耐心等待。

等唐真從沉迷的狀態中醒過來時,才發現已經是晚上了。坐在對面的葉傾城屈膝抱著小腿,下巴放在膝蓋上,明艷無雙的玉容上都蕭索寂寞。

唐真雖然不擅長言語,在感情上卻也有女孩子的細膩。見葉傾城這樣,心中也是十分不忍。

走過去輕輕摟住葉傾城,想了半天才道:「怎麼了,想高鋒了?」

葉傾城有些無奈的笑了下,輕輕嘆口氣,「算是吧。去年這個時候,我們大家一起幫他過了生日。今年大家卻都沒在。想想那個時候,還真是開心啊

唐真也不禁露出笑容,「是啊,去年他的生日大家多高興啊。」

葉傾城突然轉過頭盯著唐真的眼睛道:「你愛高鋒么?」

「嗯?」唐真被這個問題問懵了,小臉也迅速紅透了。「我、我、你說的、什麼啊……」

唐真心裡亂成一團,說話都哆嗦起來。

葉傾城心情雖然壓抑,可看唐真單純可愛的樣子,卻忍不住笑了起來。伸手攬住唐真的小腰道:「你這麼緊張於什麼,難道和高鋒有什麼見不得的關係

「沒、沒有,高鋒、是思思的男朋友,我怎麼會呢、」唐真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葉傾城柔聲道:「你慌什麼,喜歡高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喜歡他的人多去了。我就喜歡高鋒,怎麼了」

聽葉傾城表白,唐真卻羞得小臉通紅,「別說,別說了。」

「你怕什麼啊……」葉傾城繼續道:「我和你說個秘密,你不要告訴別人

唐真心裡隱隱覺得葉傾城說的不會是什麼好事,卻忍不住好奇的想聽聽。

「高鋒這個傢伙,看起來一本正經的,實際上也是花心男人。我們倆發生關係了。」

唐真聽的心一顫,她雖然性子單純,可不是傻。葉傾城所說的關係,她應該就是那種關係。唐真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打碎了,心裡覺得特別不舒服。

狼性老公,別過來! :「你一定覺得我們很不道德。但愛情這種東西,還真不是道德能束縛的。我也覺得有點對不起思思,好像偷了屬於她的東西。但打破禁忌,卻又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唐真很想捂住耳朵不聽,可葉傾城的話卻似乎有種魔力,讓她不由的想聽下去。

「人生苦短,我愛高鋒,高鋒也愛我,那又何必為難自己。放開情懷,享受愛情。又有什麼錯呢?」

葉傾城明眸中露出幾分媚意,看的唐真心直亂跳。她說的話好像是惡魔在低語,把唐真體內一種名叫**的東西引燃了。

唐真到底還是個少女,縱然熱愛煉甲,卻依然有她的少女情懷。只是動情的人不能接近,唐真心裡何嘗不是痛苦壓抑。

葉傾城見唐真眼神逐漸迷茫,忍不住暗自得意。她到不是要耍壞,只是心情鬱悶想要找人傾訴。再有,就是想剝開唐真這層木訥的表皮,看看她心裡究竟想的是什麼。

打破了禁制,成就無相天魔。葉傾城縱然沒有惡意,其心思手段和從前相比卻也有著天壤之別。


「一個人犯錯還有負疚感,可要是把唐真也拖下水,大家就都一樣了。」葉傾城已經忍不住邪惡的幻想,唐真這個清秀單純的女孩在高鋒身下歡吟又是一副什麼場景。

唐真雖然覺得羞赧,可被葉傾城攬在懷裡,卻覺得的渾身發軟。尤其葉傾城的玉手好像有股魔力,不經意的在她身上遊走,引起她一陣陣的顫慄,又有種特別的刺激。

葉傾城的無相天魔,不止對男人有作用,對女人同樣有著不可抵禦的魔力。實際上,只要是有感情的生命,都會被無相天魔所惑。

對付唐真,葉傾城沒用什麼秘法。只憑她白銀等階的強大念力和無相天魔本身的魔力,就足以⊥唐真情迷意亂。


當然,這也是葉傾城知道唐真的秘密,幾句話就把唐真的心攪亂了。

不知什麼時候,唐真已經被葉傾城壓在身下。 入骨暖婚:總裁老公晚上來 ,唐真都不由的喘起粗氣來。

這麼近的距離,葉傾城的容貌依然看不出任何瑕疵。她明眸中似乎有一團火在燃燒。再看上去,又有點像高鋒的感覺。唐真雖然不喜歡這樣的親密的身體接觸,可對著葉傾城卻沒有任何的反感。

葉傾城本來也沒什麼明確目的,可唐真楚楚可憐的樣子,卻反而激發她的興趣。她正考慮要不要進一步親密一時,門鈴響了。

一聲門鈴,對唐真來說真是如同驚雷一般,一下把她震醒了。粉紅曖昧的氣氛,也被徹底破壞。她慌慌張張的推開葉傾城,「來人了,我、我去看看。

唐真鞋都沒穿,赤腳跑去開門。等門開了,才發現來人正是高鋒。一身休閑打扮的高鋒,滿臉笑容。

「啊、」唐真嚇了一跳,像個受驚的小兔子一樣轉身就跑。沒等高鋒說話,人已經跑回自己卧室去了。

高鋒有點奇怪的走進房間,對葉傾城道:「她怎麼了,小臉通紅,氣息有點亂,修鍊出岔子了?」

葉傾城看到高鋒進來,喜不自禁的一下跳到高鋒懷裡,像個樹熊一般用雙腿夾住高鋒的腰,「你可回來了,想死我了」

「唐真在呢,你先下來……」雖然和葉傾城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但在唐真的房間里這麼親熱,高鋒還是有點尷尬。

葉傾城又只穿了一套輕薄綢質睡衣,這麼近距離貼著他,簡直和沒穿衣服一樣。

要不是能自如控制身體,高鋒這會都要有反應了。

「怕什麼,她正發春呢咱倆親熱,她看的春情大發,沒準跑過來投懷送抱。你不就又多個女人。我們兩個伺候你,多好玩。」

葉傾城媚眼如絲的看著高鋒,紅唇輕輕含著食指,滿是挑逗的說道。

高鋒也被說的心中一動,葉傾城說的話但他終究不是唐真,不可能被葉傾城幾句話就迷得找不到北。輕輕拍了下葉傾城的屁股,「別調皮了,咱兩個姦夫淫婦,卻不要教壞好孩子。」

「切,假惺惺的。」葉傾城有些不屑,「明明心裡騷動的很。」

高鋒把葉傾城放下,微笑道:「某些事想想沒錯,可真正去做就錯了。」

「又要當君子,又想著縱慾,這可不容易啊」葉傾城吃吃的笑著,只扣著兩個扣子睡衣內,露出半球狀的雪白細嫩肌膚,好像甜蜜多汁的蜜桃,讓人忍不住想要大快朵頤。

「幾天沒見,你到是愈發誘人了……」高鋒目光在葉傾城的胸口停了下,轉又道:「你父親怎麼樣?」

葉傾城玉容上媚笑一收,臉色有些凝重,微微搖頭。葉驚神的生死,一直像塊巨石一般壓在她的心上,她要是知道確切消息反倒不會這麼不安了。

高鋒也有點奇怪,葉驚神的積累足夠,又急著晉級,按理說,不論成敗都應該有消息了。

「沒事,不論如何,我都在呢。」高鋒眼神堅定、自信,有著強者獨有的霸氣。

葉傾城雖然想調笑幾句,但握著高鋒的手,心裡只覺無比安定。這一刻,就算是世界毀滅也沒什麼可怕的。

正想說話,突然手腕上的光腦一震,葉傾城臉色不由一變,這是她父親的通訊

〖 「傾城,你還好么?」

光屏上的葉驚神還是老樣子,黑色軍裝筆挺,灰色的眼眸中冷漠深邃。明明是對女兒的親切問候,卻沒有任何溫情。

「我還好。」葉傾城雖然變得更加成熟聰慧,但面對葉驚神還是非常的拘謹。簡短的回了一句。她心裡也是很關心葉驚神的情況,只是多年下來的習慣,讓她也不敢多說什麼。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