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再犧牲一、兩個小組,其他人也能鎖定他的位置了。

「不會像現在這樣,讓他殺了我們的人。

「我們卻連他的一點蹤跡都找不到。」

王艷兵:「我贊成。

「這一來,我之前畫出的他的活動半徑就有用了。

「你們看,我們可以沿被狙的獵人位置。

「帶上軍犬,往東進行地毯式搜索。

「我相信,一定能找到他的。」

宋凱飛不屑道:「我倒是覺得。


「我們還是用直升機先搜到他的大體範圍。

「然後快速實施機降,對他實行快速包圍。

「那樣才最有效。

「還有王艷兵,你別老提那個什麼活動半徑。

「剛才就說了,可人家根本就沒活動開。

[綜]穿成今劍後發現身高不對 就差不多在原地蹲守呢。

「我覺得啊,他很可能還是會在原地附近蹲著,

「等我們自己撞上他的槍口。

「這都殺了我們六個人了,

「屢試不爽啊,為什麼要轉變方法呢。」

王艷兵道:「蘇皓然,我們了解他。

「他的活動能力,絕地超乎你想象。

「之前是蹲守,我也覺得他在用蹲守戰術。

「可現在,我覺得何晨光說得對。

「蘇皓然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

「何況蹲守戰術他也達到目的。

「為了避免我們瘋狂對他進行圍剿報復。

「他這時肯定改變了戰術。


「迅速運動到比較遠的地方去。

「以避開我們復仇怒火初燃產生銳氣。」

宋凱飛還想再嘲笑王艷兵。

何晨光已經不客氣地阻止道:

「我認為王艷兵說的有道理。

「我們應該考慮王艷兵的提議。」

宋凱飛不服道:「為什麼?」

王艷兵道:「因為蘇皓然是鐵拳團出來的。」

宋凱飛又嘲笑道:

「我知道你也是鐵拳團出來的。

「鐵拳團出來的,就一定很牛逼了嗎?」

一直不作聲的李二牛,突然嗆了宋凱飛一句道:

「我也是鐵拳團來的,鐵拳團就是牛逼怎麼啦?」

宋凱飛舌頭打結道:「你們……你們……」

徐天龍忙打斷他們的爭論道:

「現在不是爭那些的時候。

「不過,我覺得何晨光和王艷兵,

「確實應該更了解蘇皓然。

「熟悉的人才可能成為最大的敵人。

「我相信他們可能有辦法對付蘇皓然了。

「我們先聽聽他們什麼意見。」

何晨光道:

「既然如此。

「王艷兵一直在研究蘇皓然。

「一直想單獨挑戰他。

「我覺得要圍剿蘇皓然。

「王艷兵最有發言權。

「我想請大家讓他先說說他的看法和意見。

「希望大家能夠同意。」 可惜的是除了金銀和丹藥之外,這裡並沒有什麼稀罕的東西。

並沒有馬上離去,龍武找了一間相對安靜的密室留了下來,他要借這個機會進入到神龍山莊之內吸收魯子升留下來的精純罡氣。

僅僅是外界的一晚上時間,在神龍山莊之內確足足過過了五日,魯子升的精華罡氣全部被吸收掉,要說八階罡士的確強大,龍武直接從二階罡師的巔峰晉陞到了三階罡士中級。

龍武感覺到了丹田內的罡氣又純正了許多,如果說讓他現在在對付魯子升的話,雖然同樣做不到一擊必殺,可應付起來確是會容易許多了。

知道留在紅槍門沒有什麼意義了,龍武這就看準了方向,向著離這裡最近的廣陵城而去。

從紅槍門到廣陵城大約有二千里之遙,其間大多還是以山脈為主。龍武在沒有任何可藉助的飛行器材之下,一路徒步而行,這一走就是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在這個半個月里,龍武白天趕路,晚上則在神龍山莊內修練,十個黑天相當於外界兩個半月的時間,而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雖然級別不可能有變動,但罡氣運用確是更為的純熟了。

在這半個月中,在山脈里,龍武也見到了一些一級的妖獸,比如說是青雁,白玄兔,鳴蟬等,然這些東西己經不在會對他起任何的威脅了。用妖獸與武者的級別相對應的規則來講,罡師己經可以應對二級妖獸了,只有罡士的對手才會是這些危險性不大的一級小獸。

終於,在走到了山脈邊緣的時候,廣陵城現身在了龍武的視線之中。

遠遠一看,廣陵城長寬皆大於二十里,從靈藥谷和紅槍門這樣不入流的幫派來說,絕對屬於是龐然大物了。

對於剛剛外出歷練的龍武而言,這裡算是繁華都市,處處都透著新鮮,老遠的能看到那高大的城門,能看到守城的士兵在城樓之上巡邏,似乎處處都透著一股威壓之感。

龍武收斂罡氣,將內丹田完全隱藏了起來,這是青龍的意思,不暴露真實實力往往是一個人更好存活下來的最大本錢。

按說隱藏氣息,這絕對是修鍊了秘法的高手才可以做到,可巧的是龍武本就有一個廢丹田,這讓他想做成這件事情就容易了許多。

一身看起來就是普通人的龍武出現在了大門之處,遠遠己經可以看到廣陵城內繁榮的景象,商鋪酒樓林立,好似來到了熱鬧的都市一般。

龍武的眼界可不低,所以倒也不像其它入城的少年一般,一個個興奮的瞪大著眼睛,四處觀望,他只是用精神力在悄然的觀察自己周圍一百米的距離罷了。


這倒不是說龍武的精神力不能探測的更遠,他這樣做是因為不知道城中是不是有其它的高手,倘若一不小心精神力惹到了脾氣不好的人,終是一件麻煩事。

廣陵城內的道路很寬,足夠十輛馬車并行而駛,可因為人流過大,依然顯得有些擁擠。給龍武印像最深的確是大街之上,普通的百姓是要靠邊走,只有那些可以修鍊罡氣的武者才可以走在路中央,且一個個皆是抬著頭挺著胸,非常驕傲的樣子。

這便是強者為尊的真實寫照吧,看看那些可以修鍊的武者,好似天生就比別人高上一頭般,這也就難怪為什麼那麼多人願意習武了,想來也是想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吧。

走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之中,龍武正在感受著人聲鼎沸,世間百態的心境,突然精神力里傳來了一陣的波動,這一切都在告訴他,在前面不遠之處有武者在打鬥。

很想了解一下廣陵城武者的能力,龍武就邁著大步向著前方而去。

不用任何的指點,僅是前方那裡有眾多圍觀的百姓就等於是指出了方向,隨著那些懷著同樣心理看熱鬧的人流,龍武來到了一個圈子之外,看到了這裡正在打鬥的幾名年輕人。

「宇文流涕,你不要欺人太甚,在廣陵城別人會懼你們三分,可是我雙家確是不會。」一名身材不錯,看樣子十七八歲的少女手拿長劍指著一個騎在馬上一身黃衣的年輕人說著。

而在說著話的時候,時不時這個女人還會揮動手中的長劍驅趕那些圍著她進攻的黑衣家丁。

騎在馬上的黃衣青年很不雅的用手摳了摳鼻孔,嘿嘿笑道,「我說雙櫻子,跟誰不是跟,我宇文流涕有哪一點配不上你,如果我們兩家肯合作的話,那整個廣陵城還不是都落在我們腳下了嗎?這可是為你未來著想的大好事呀。」

「放屁!」怒火之下,雙櫻子也不顧及形像了,這也證明她現在真是怒火中燒到了一定程度。「你是想藉機吞併我們雙家吧?哼!自以為聰明,就這點伎倆誰又看不出來呢?」

似乎是被人戳中了要害,宇文流涕的臉色就是一變,「不知好歹的丫頭,真是給臉不要臉。」

冷哼完了之後,就見他把身子一側對著一旁站立於馬邊的一位中年人道,「大長老,您給我掠陣,待我把這丫頭擒下,免生變故。」

「流涕少爺儘管放手去做,在廣陵城能從我手中搶人的還沒有幾個。」這位大長老點了點頭,一幅穩操勝券的樣子。

宇文流涕這就嘿嘿一笑,目光在度看到雙櫻子身上,然後身子突然一躍,從馬上飛起,向前而沖。

在人群之中的龍武看出宇文流涕是九階罡士的修為,雙櫻子確只有七階罡士,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怕是接下來用不了幾招,那女孩就會吃虧的吧。當然,他更多的目光確是放在了那大長老的身上,那人的修為給他的感覺比魯子升還要強。

「這是一個勁敵。」龍武在心中自言自語著。

「截空指。」從馬上飛馳而下的宇文流涕,在還未落地之時就點了一記虛指。

!! 此時,蘇皓然想開槍,

至少有兩名獵人置於他的槍口之下。

可他不開。

他知道,要是他一開槍。

他所在的確切位置會完全暴露。


那時,即使逃得出其他的人的槍口。

也很難逃得過王艷兵,特別是何晨光的狙擊。

他才不冒那麼傻的險。

人家還有十幾次的機會。

他可只有一次了。

要是被狙中了,前面打死多少人都白費

他必須先保存自己的實力。

再慢慢想辦法與獵人周旋,

一小組一小組將他們分開。

然後再一小組一小組將他們幹掉。

以確保取得最後的勝利。

蘇皓然立即悄悄地把,

剛才從獵人身上搶來的吉利服。

小心地掛在樹上,還故意讓它惹隱惹現。

同時裝了一枚餌雷,從樹枝與吉利服相聯著。

只要有人一拿吉利服,便會引爆。

蘇皓然做完這一切。

就悄悄地從樹后溜了下去。

迅速又轉移到另一個狙擊點。

有了昨晚范天雷連夜逼他畫出來的地圖。

他的轉移簡直是輕車熟路一般。

加上他的行動速度又超乎常人。

何晨光他們小心翼翼地,搜索到他剛才躲藏的狙擊點時。

蘇皓然已經又奔襲出三公裡外的另一個狙擊點。

悠閑系男神 ,隱藏好后。

拿出望遠鏡欣賞著這邊獵人緊張的樣子了。

神秘老公的重生嬌妻

每個小組由一個狙擊手和一個觀察手組成。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