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這是麻煩啊!等下只要我一離開,你們就馬上離開這裡!」雲陽在嘆了一口氣之後,便不再猶豫,朝著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吼!」

果然,那頭暗嘯天虎,在看到雲陽動作之後,就朝著雲陽緊追了過去!

片刻之後,雲陽和暗嘯天虎便沒了蹤影,只留下金多多等人留下原地面面相覷。

「難道,這暗嘯天虎也喜歡老大?」半響過後,金多多愣愣地說道,「不會吧,老大的魅力有這麼大嗎?」

「滾,那是有人想要陷害老大!」葉缺望著雲陽離開的方向,臉色愈漸陰沉。

在這個危機情況之下,葉缺不知不覺地也跟著叫了一聲「老大」,只是在現在這個生死關頭,不論是金多多幾人,還是葉缺本人,都沒有在意罷了!

「什麼?葉缺,你說的是真的?」金多多聞言,瞬間就收起了笑容,「葉缺,你知道是誰要害老大的?」

「管他是誰陷害,現在救人要緊!凝靈境的靈獸可比凝靈境的武者強大得多!」葉缺凝重地說道,緊接著毫不猶豫地發號施令,「頂天,你速度快,趕快去雲家去找雲戰大哥!雖然雲老將軍沒有在雲家,但是在雲家裡說不定還有什麼隱藏的高手!」

「是!」韓頂天應了一聲,就立即朝著雲家的方向飛奔而去。


這個時候,也只有葉缺還能保持冷靜,接下來就朝著金多多和衛無言說道:「胖子,無言,你們快去看看火神衛傷亡了多少!胖子,你身上應該還有老大留給你的丹藥吧?只要能救活了,能救多少就算多少!」

「是!」

在金多多和衛無言離開之後,葉缺臉上的凝重之情並沒有消失,心裡默默想到:「到底是誰想要害他?是衛雄?還是剛剛來過的東方佑?」

……

葉缺在想的,雲陽自然也在思考。

他也十分想知道,到底是想要害自己。

雲陽第一個所懷疑的,自然就是衛雄,畢竟衛無言這個局**不離十就是衛雄所設下的。但是雲靈提起的和暗殤相同的暗屬性,又不有使得雲陽疑惑了。

因為迄今為止,據云陽所了解的,衛家似乎並沒有跟十王殿有所聯繫,反而是在東方芷柔的身邊有著十王殿的存在,而東方佑是東方芷柔的哥哥,說不定在他身邊,也同樣有著十王殿的存在。

所以,一時之間,雲陽也疑惑了。

「吼!」

可是,雲陽根本就來不及多想,身後那頭暗嘯天虎又追了上來。

事實上,雲陽的速度根本就不是那頭暗嘯天虎的對手,只是雲陽憑藉著帝都複雜的地形以及成群的房屋,倒是還能勉強地擺脫著。只不過,暗嘯天虎所過的地方,都變成為了一片廢墟,四處都是哀嚎聲。

「該死!」感受著後面緊追不捨的暗嘯天虎,雲陽不由暗罵一聲,「雲靈,你說,它為什麼就追定我了?」

「我不知道……」雲靈隨意地回答道,「或許,你的身上被人走了手腳了唄!」

「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腳?」雲陽聞言,便仔細地檢查起了自己的身體。可是,雲陽經過一番檢查,並沒有什麼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什麼異常之處。

「咦?這裡是?」就在雲陽迷惘的時候,雲陽突然發現,他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府邸面前。更重要的是,雲陽還能隱隱約約看到府邸大門前的兩個大字:衛家!

原來,雲陽瞎貓碰到死耗子,不知不覺來到衛家的府邸!

「衛雄,不管是不是你要殺我,我都先把你的衛家毀了先!」當雲陽沒有在這裡感受到衛雄的氣息之後,頃刻間,雲陽便打定了注意。

反正都是順道的事,下次也懶得再來了!正所謂,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嗎!

下一刻,雲陽便毫無猶豫朝著衛家的府邸飛奔而去,一邊還朝著身後的暗嘯天虎挑釁道:「大傢伙,來繼續追我啊!」

「吼!」

暗嘯天虎似乎聽懂了雲陽的意思,一聲怒吼過後,又追了過去。

轟!

一時之間,整個衛家哀聲怨道,慘叫聲在從不停傳來。與此同時,那些剛剛逃回來的衛家人看到了在前面逃竄的雲陽的時候,哪能還不知道那頭龐然大物是雲陽帶來的?

「雲陽,剛才太子都讓你放過我們了,你好大的膽子,竟然還敢抗命?你言而無信,妄為武者!」


「雲陽,你竟敢還敢來我們衛家,等我們家主回來了,你插翅也難逃!」

「雲陽,你不得好死!從今天起,我們衛家,就和你們雲家,不死不休!」

但是他們除了罵罵咧咧,絲毫沒有其它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暗嘯天虎不停地破壞。

不過,就算他們惡言相向,雲陽根本不為所動,不過皺皺眉頭倒是真的。

當然,雲陽皺眉頭自然不是因為這些衛家人的惡言相向,而是因為雲陽感到一絲疑惑:自己帶著暗嘯天虎都在衛家破壞了這麼久,怎麼衛家還沒有人出來來制止自己?

雲陽可不相信,衛家除了衛雄之外,就沒有其它像樣的高手了!

雲陽不知道,衛雄已經放棄衛家了,自然也就帶走了衛家的所有財富以及衛家的所有高手。如今的衛家連一個先天都沒有,怎麼可能能抵擋得住暗嘯天虎?

不過,雲陽雖然疑惑,但是與此同時,雲陽發現,衛家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暗嘯天虎的體型十分龐大,破壞力也十分驚人,但是在雲陽的眼裡,這個破壞效率也實在是太低了!

重生九零俏軍嫂 雷霆怒爆!」

這個時候,雲陽也不想為什麼衛家會沒人了,也不再管後面那頭暗嘯天虎了,手裡不停地凝聚著小型的雷霆怒爆,興奮地破壞著衛家的建築。

想這麼多幹嘛?先破壞了再說!而且,似乎還……挺好玩的!

……

片刻之後,在一人一虎的「精誠合作」之下,衛家馬上就變成了一片廢墟。

而那些倖存的衛家人,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寧死不屈,取而代之的是恐懼和屈服。

「雲少爺,我們錯了,請您高台貴手,饒我們一命吧……」

… 「雲少爺,您大人有大量,您就放過我們吧!只要您饒過我們,我們就奉你為主!」

「雲少爺,我們只是衛家的下人,和衛家沒有任何關係,您就放我們離開吧!」

「……」

衛家剩餘的這些人之中,有的是白髮蒼蒼的老人,有的是蹣跚走路的孩子,也有的是已經懷孕八月的孕婦以及嗷嗷待哺的嬰兒。

可是,在雲陽的眼裡,似乎沒有這些人的存在,在破壞完衛家的所有建築之後,雲陽依然還是在繼續凝聚著小型的雷霆怒爆,而這一次,雲陽的目標就是那些還倖存的人,自認也就包括了那些婦孺老幼……至始至終,雲陽連眼皮都不帶眨一下。

在雲陽心裡,剛才看在太子的份上繞過衛家的那些人一命,這一次自然也就不會放過。

這種天賜良機,下一次不知道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至於這些婦孺老幼,說不定存在著衛家野草般的餘孽。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道理雲陽自然是懂的,所有,雲陽一定是要斬草除根!

或許,在這些婦孺老幼之間沒有野草,又或許只有一兩株野草,但是雲陽才懶得尋找出哪些是野草,只要一把火全都燒掉,那不就一了百了了?

試想一下,在密密麻麻的好草里挑選出一兩株野草,和把眼前的所有草都全都燃燒殆盡,哪個輕鬆,哪個麻煩,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轟!

隨著最後一聲巨響,帝都堂堂一個七大家族,就被雲陽這麼輕而易舉地給滅了……

看著已經完全變為一片廢墟的衛家,雲陽一時間忘記了他正在被暗嘯天虎追趕的事實,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現在,雲陽正在想著,自己要不要帶著這頭暗嘯天虎去那些和自己有瓜葛的家族都去走一趟?這樣不就輕鬆加隨意嗎?


霎那之間,雲陽便想起了青木醫館,想到這裡,雲陽便又朝著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嗯?」可是, 祕婚風波:追妻成癮 ,一臉迷惘,「對了,我不知道青木醫館在哪啊!」

「吼!」就在雲陽停下來的時候,那頭暗嘯天虎的吼聲又繼續響了起來。

「唉,我倒是忘了這畜生!」頓時,雲陽就被嚇得抖了一個激靈。可是,就在雲陽打算繼續逃跑的時候,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又停住了前進的身形,反而轉頭朝著暗嘯天虎望去。

「奇怪了,這畜生似乎並不想打算殺死我啊!」雲陽忽然想到,要是那頭暗嘯天虎想殺自己的話,幹嘛不直接攻擊自己,而要一直追著自己呢?

雲陽才不相信,作為一頭凝靈境的靈獸,怎麼可能會沒有像自己「雷霆怒爆」一樣的遠程攻擊?

果然,那頭暗嘯天虎在看到雲陽停止了身形之後,也在雲陽面前停了下來,一臉祈求地望著雲陽。

祈求?沒錯,雲陽就是在暗嘯天虎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祈求之色!而且,現在的暗嘯天虎,雲陽看起來似乎還有一些……可愛?

「吼!吼吼!吼吼吼!」緊接著,暗嘯天虎的前爪在不停地比劃著什麼,一邊著急的發出一聲聲怒吼,似乎想要迫切地表達什麼。

「你不會說話?」雲陽一陣無語,心裡更是暗暗誹謗。

不是說靈獸在晉級凝靈境之後就會口吐人言了嗎?但是,自己碰到的凝靈境的靈獸怎麼都不會開口說話?無論是眼前這頭暗嘯天虎,還是跟在慕容冰身邊的雪山鷹隼,一時間,雲陽不得不懷疑,是不是「靈獸在晉級凝靈境之後就會口吐人言」這說法是錯的。

不過,暗嘯天虎雖然不能說話,但是他能聽懂雲陽在說些什麼,在聽到雲陽的之後,暗嘯天虎急忙點了點它那碩大的腦袋。

「還真是……」雲陽無奈地攤了攤手,「說吧,你這麼追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吼吼!」

暗嘯天虎聞言,頓時就變得興奮起來。

緊接著,雲陽就發現,暗嘯天虎伸出了他的前爪,漸漸地就凝聚出了一顆暗黑色的光球。

砰!

當暗嘯天虎看到雲陽發現了這個暗黑色的光球的時候,便直接震散暗黑色的光球,繼續朝著雲陽低聲吼道。

到了現在,雲陽就明白了,這暗嘯天虎是為了雲靈吸收的那些暗屬性才來追我的啊!雲陽現在知道,之前雲靈所說的相同的氣息是什麼了,就是雲靈吸收的那些暗屬性和眼前這頭暗嘯天虎的暗屬性!


只是,雲陽所疑惑的,就是這些暗屬性是雲靈吸收的,它怎麼也能察覺得到呢?

「咳咳,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就在雲陽疑惑的時候,雲靈的聲音突然就在雲陽的腦海里響起,「你帶著這頭暗嘯天虎來一下鼎內空間就知道為什麼了!這十方鼎,貌似發生了一些不得了的變化!」

「嗯?」不是說只有等到自己有了凝靈境的修為才能帶人進入鼎內空間嗎?怎麼現在就能帶著暗嘯天虎進入鼎內空間呢?

「嘖嘖,那個暗殤的暗屬性,可是十分特別啊……」 婚婚欲醉:總裁情難自禁 ,微微解釋道,「一開始,我還以為,我在吸收了你二哥身上的暗屬性之後,我會虛弱一段時間。可是現在,我不僅一點虛弱的感覺都沒有,反而變得更加得神采奕奕!所以,我一好奇,就把這些暗屬性在鼎內空間里凝聚了出來……」

說著說著,雲靈的聲音漸漸地就變小了。畢竟,在沒有經過雲陽的允許,就把這具有不確定因素的暗屬性給凝聚到了鼎內空間,確實是有一些不厚道。

「咳咳!」見雲陽沒有說話,雲靈便放心了,不由輕咳幾聲,繼續說道,「而這頭暗嘯天虎並沒有完全發育,它不會說話也是這個原因。所以,它或許只是被這些暗屬性吸引才會追著你把!嘖嘖,不得不說,這畜生的嗅覺可真夠靈敏啊!」

說著說著,雲靈的語氣忽然變得幽怨了起來:「而且,因為這暗屬性,你那鼎內空間又發生了一點變化。一個好的變化和一個壞的變壞,我想先聽哪個?」

雲陽:「……」

雲陽就默默聽著不說話,與此同時,他不知道雲靈的語氣為什麼突然會變得……像一個怨婦?

「喂,你倒是說句話啊,真無趣!」見雲陽沒有反應,雲靈就更加無精打采,「好吧,我這就全部告訴你!好的變化呢,就是你不用等到凝靈境就能帶人進入鼎內空間了;至於壞的變化呢,由於這些暗屬性,我似乎不能再掌握你的身體了,嗚嗚……」

說道最後,雲靈竟然委屈地哭了起來。

「那麼把這頭暗嘯天虎帶入鼎內空間有沒有危險?」雲陽絲毫不理會雲靈的哭聲,繼續開口問道。

「喂,你就不關心關心我嗎?我一個堂堂無上真靈,居然只能困在這鼎內空間里,現在連最後一點自由都沒有了,我容易嗎我!」雲陽的反應,使得雲靈一時間就義憤填膺起來,「哼,我就知道,你這個沒良心的,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呢?嗚嗚……」

「說人話!」雲陽一陣無語,怎麼雲靈一個堂堂無上真靈竟然會是一個話嘮。

「你白痴啊你,鼎內空間是你的地盤,只要那暗嘯天虎進入了鼎內空間,是生是死就在你的一念之間。」雲靈回答一聲,順帶鄙視了一下雲陽,「想必你也不知道怎麼把它帶進來吧?簡單,只要對方不拒絕就行……」

雲陽聞言,也不理會雲靈的鄙視,根據云靈的說話,嘗試著把眼前這頭暗嘯天虎代入鼎內空間。

片刻之後,雲陽和暗嘯天虎的身影,就這麼在原地憑空消失,幸虧雲陽還在衛家的廢墟之中,倒也沒有人看到。

「吼!」

暗嘯天虎在來到鼎內空間的瞬間,,就興奮地活蹦亂跳,大喊大叫起來,在貪婪地吸收了幾下濃厚的靈氣之後,就徑直跑向了葯田。

「那是?」這個時候,雲陽突然發現,這片葯田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只在葯田裡的所有藥材,包括梵天果在內,居然都長了一道道黑色的條紋!

「你發現了啊……」雲靈也來到了雲陽身邊,解釋道,「雖然這些藥材都變成了這副樣子,但是似乎……藥力比起之前更強地強了!」

「哦?是嗎?」雲陽聞言,好奇地拔起一株藥材,感受著裡面蘊含著的強大藥力,不由驚訝一聲,「生機?」

「沒錯,就是生機力量!」雲靈確定的說道,「在那個暗殤的暗屬性之中,居然還蘊含著強大的生機力量!雖然暗屬性和生機力量是兩種互相排斥的力量,但是事實擺在眼前,我也不得不相信。至於這些藥材,你最好再好好確定一下,到底有有沒有問題。」

「嗯。」雲陽贊同地點了點頭。畢竟,暗屬性可是一種聽起來就聽邪-惡的屬性啊!至於怎麼確定,用這些藥材拿來煉丹就知道了。

不過現在,雲陽並不打算立即煉丹。反正日後煉丹的機會都是是呢,等到那時候再來驗證也不遲。

此時,雲陽正看著暗嘯天虎,心裡默默想到:「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門來,那麼我怎麼可能會放過你呢?恰好現在,我還缺一頭坐騎……」

… 在雲陽心裡,能不用走路就不走路,所以雲陽其實一直都希望著能有一頭坐騎。可是,一般普通的馬又哪能入雲陽的法眼?

而現在,就有著一頭奢華版的坐騎放在雲陽的面前,他怎麼可能就會這樣錯過?

不過,就在雲陽盤算著怎麼誘惑這頭暗嘯天虎的時候,暗嘯天虎就已經來到了雲陽的面前,一會兒指了指一望無際的鼎內空間,一會兒又指了指雲陽面前的雲靈,手舞足蹈地比劃著。

「你想說什麼?」看著在那似乎想要表達些什麼的暗嘯天虎,雲陽不由疑惑道。

「它在問你,能不能把它留在這裡。」突然,雲靈開口說道,「哼!別問我為什麼知道,我一個堂堂的無上真靈,懂得一些獸語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哦?你要呆在這裡?」頓時,雲陽朝著暗嘯天虎好奇地問道。難道,天下真的有免費的午餐?

「吼!」

「它說,它很喜歡這裡,它想一直都留在這裡!」暗嘯天虎吼一聲,雲靈就替它翻譯道。

「你為什麼要留在這?」看著眼前乖得像一隻小貓的暗嘯天虎,雲陽不由開口問道。說白了,雖然雲陽喜歡不勞而獲,但是他也明白,這天下,絕不可能會有免費的午餐!

「吼!」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