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足夠吃下一頭牛哦。」

簡凝秋在說完以後,便看著趙域方而笑道:「我就站在這,只要有膽子……你就放馬過來吧。」

看到對方居然如此放得開,把她帶進自己家門的趙域方,自然也就不會客氣了。雖然以前他也和幾個馬子打過本壘戰,但是面對簡凝秋這樣的s,他還是頭一次。


面對這樣的尤物,趙域方可不想把她給惹怒了。因為要投其所好的緣故,所以他就問道:「你想要猛烈的,還是舒緩的。」

「上床這方面,倒是完全可以隨你。但是我請你不要忘了,s需要的是什麼。」

聽完簡凝秋這句好像提醒式的話語,趙域方便苦笑道:「好啦……不用提醒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說著輕柔的話語,趙域方便一把將簡凝秋拽進了懷裡。摟著簡凝秋的他一邊感受著少女專有的體香,一邊在簡凝秋的身上尋找著熱趣。

在手指隔著衣服劃過她的身體之時,趙域方感到的是一種少有的興奮。或許因為簡凝秋是個s的原因吧,所以這一次趙域方也體會到了一種,在其他女孩身上體驗不到的興奮感覺。

帶著那種已經膨脹之極的**,趙域方便徹底的抱住了這個上s級的角色。因為知道對方也是不好惹的傢伙,所以抱住簡凝秋的趙域方,並不敢直接上下其手的去揉虐她。

要知道……s是很喜歡虐待別人的,但同時也相當討厭被別人虐待的。對於s尋找性的滿意方式,趙域方便只能由慢至快的緩慢進攻了。

因為手法從慢到快的原因,所以趙域方便有了閑余時間,去欣賞簡凝秋的一切風光。

此時處於他懷裡的簡凝秋,雖然還和以前一樣具備著成熟魅力。可是因為被撫摸敏感區域的原因,所以她的臉上也出現了一些迷人紅韻。

在趙域方的逐步進攻下,那件原本整齊的學生制服,開始變得凌亂起來。在衣服的防線逐漸潰敗之後,簡凝秋的呼吸也終於開始透出了散亂迷情的韻味。

聽著簡凝秋哪似乎有了感覺的呼吸,趙域方才敢真的下手去脫掉她上身的學生制服。在哪件單薄的制服脫離了她的身體之後,趙域方便開始繼續下一步的進攻準備。

因為趙域方不斷進攻的原因,此時的他已經讓簡凝秋的上半身一絲不掛了。在上半身中尋找肌膚的觸感,可是比隔著衣服的刺激,更加讓人興奮不已的。

激烈的親吻也罷,在上半身中尋找刺激的心情也好。這些讓他心動不已的**前戲,只會激發哪血脈擴張的激情而已。因為**不斷的膨脹,所以趙域方便將自己的索求,延伸到了簡凝秋的下半身。

撫摸女孩的感覺給他帶來了相當大的刺激,而下面的觸感更會激發兩人的**。在這種**不斷的熏陶下,迷失心智的兩人則完全沒有準備剎車的意思。因為誰都不想停止,所以他們就朝著不可收拾的最終階段進發了。

對於以後的描述,我想我還是省略了比較好。因為再怎麼著,我也不想讓網站,把我這本書給和諧掉啊。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話題調轉。

再說趙域欣自從出了家門之後,她便只能去找周若雅了。別問這個腐女,為什麼會去色女的家。因為無家可歸的她,實在沒地方去了。

走進周若雅的家門之後,趙域欣首先便聽到了讓她感覺毛骨悚然的傻笑聲。若是以往就因為這個傻笑聲,她也會望而卻步的掉頭就走了。

雖然她很想離開周若雅的家,但是沒有地方可去的她,只能硬著頭皮往裡闖了。

再走進周若雅的家門之後,趙域欣便放眼在大廳裡面觀望起來。雖然她很不願意相信眼前的這一幕,但是事實就是事實,無論怎麼逃避都沒用啊。

看著傻笑之中的周若雅,還在進行**幻想的樣子。趙域欣不僅驚訝道:「不會吧……都過了三回啦,她居然還在進行色情幻想啊!」

「醒醒吧……我說大主角,你在不清醒一下的話,戲份就會被全部搶光的。」趙域欣就這麼一邊喊叫著,一邊試圖想把主角從幻想之中,給拉回現實世界。

「趙域欣……你真不愧是主角的好友啊。這種工作除了你之外,簡直沒人可以勝任啊。」

對於這句話請大家不要吐槽啊,這隻不過是我自己的獨立感嘆罷了。因為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填充字數不足的辦法。所以我就說了句自己的感嘆啊。

好啦……現在字數夠了,那就下回見了。 更新時間:2014-01-19

在周若雅的家裡,此時趙域欣可謂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把我們的主角給喚醒了。

看著主角如此禿廢的樣子,趙域欣不僅對周若雅嘆息道:「你好歹也有點主角的樣子吧,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了。」

聽著趙域欣哪一個勁的埋怨,周若雅不僅皺眉道:「我也沒有辦法啊,因為忍不住渴望勝利的感覺嗎。

「是的……我真的再也忍受不了,希望勝利的感覺了。如果我能夠在這次選舉中一舉勝出的話,我就會獲得全校師生的認同。到時候,我就絕對不在會為釣凱子而發愁了。」

「嗯……呵呵呵……哇哈哈哈。」

在這樣讓人感覺抓狂的狀態下,周若雅一邊笑著,一邊就想再次進入幻想之中。

看著她逐漸迷失心智的樣子,好不容易將她喚醒的趙域欣立馬就阻止道:「你先別笑了,趕緊用那三塊五毛錢買桶泡麵去吧。」

「哦……」

周若雅在回應了趙域欣之後,她就立刻充滿疑惑的反問道:「你怎麼知道哪三塊五毛錢的事啊?」

「反正這是搞笑小說,那種細節你就別管了。」趙域欣就這麼一邊敘說著,一邊催促著周若雅去買了個桶裝泡麵。

因為要去買泡麵的願意,於是這二人便一起離開了周家。在路上因為就只有她們兩個人的原因,所以她們聊起天來,可謂是肆無忌憚了。

「吶……域欣。我該怎麼樣才能在這數千人的學校內,獲得公認哪?」

周若雅就這麼一邊問著,一邊不停的眨著自己的眼睛。雖然周若雅問的是一本正經,但是趙域欣卻只能嘆息道:「你雖然是長得很漂亮,但是參加學生選舉這種事情,我認為你是不可能勝出的啦。

「那怎麼行啊……為了凱子我一定要勝出。為了**,我一定要當上學生會長。」

聽完周若雅如此豪情的宣言之後,感到十分無語的趙域欣,則只能吐槽道:「寧願為了那種事情而去努力,也不肯為了學生而去盡心啊。」

周若亞雖然聽到了趙域欣的吐槽,但是習以為常的她,早就已經是毫不在乎了。

在過了些許時間之後,買泡麵的二人便來到了周家附近的小買部。周若雅在走進超市之後,便不由的嘆息道:「總算到了……」

「我們走了還沒五分鐘哪,別用哪種走了很長時間的語氣來說話啊。」

對於趙域欣的這句吐槽,我們的主角還是決定將其無視掉啊。因為和趙域欣比賽吐槽的話,周若雅自知是毫無勝算的可能啊。

在無視了趙域欣的吐槽以後,於是周若雅便和小賣部的工作人員打起了招呼。因為周若雅打起了招呼,所以小賣部的工作人員就回應道:「你好啊……請問你們兩個想買什麼啊?」

「我想買一個三塊五毛錢的振動棒啊。」

工作人員原本還是笑容滿面的,可是當聽完這句話以後,那滿臉的笑意便立刻凝固起來了。帶著哪凝固一般的笑容,工作人員便回答道:「振動棒的話,你是買不到了。冰棒的話,你到可以買上兩根。」

「我要哪東西做什麼啊?」

對於周若雅的這句話語,那個工作人員則笑眯眯的回答道:「冰棒可是很有好處的,最起碼可以讓你冷靜一下吧。」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雖然服務員的那句話是帶著嘲諷意味的勸解,但是卻迎來了趙域欣的認同。

聽完兩人這一唱一和的話語,周若雅再想了一回之後,便笑道:「說的也是哪……畢竟冰棒放在嘴裡,也可以模擬抽查動作的哪。有那東西含在嘴裡,的確變得可以冷靜的。」

「好啦……就來兩根冰棒。」

這一次周若雅雖然是下決心買了,可是卻發現工作人員和趙域欣,全都酸軟無力的趴在桌子上面了。

「你這不是已經完全忘記最終目的了嗎,你來這應該是買泡麵的吧!」


聽完趙域欣的這句話以後,周若雅便順勢調笑道:「說的對啊……哪來一桶泡麵吧。」

就這樣帶著一臉疲憊表情,工作人員總算送走我們的大主角了。於是乎……買了一個桶裝泡麵的她們,便返回了周若雅的家裡。

這兩人在泡上桶裝泡麵之後,又繼續聊了些許的時間。看著那個桶裝泡麵終於可以食用了,周若雅便向趙域欣說道:「我可以一邊看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一邊吃泡麵嗎?」


「看會電視也好,反正我也有些無聊。」

因為得到了趙域欣的認同,周若雅於是就放起了自己珍藏限量版的dvd。

當電視機打開之後,趙域欣便將注意放在了屏幕上面。可是當屏幕由菜單畫面改變成內容畫面之後,她立刻就拍著額頭大叫道:「你奶奶的……這他娘的不是一級片嗎?」

「哦……對了。在這裡應該由身為筆者的我,為大家解釋一下。上句話為什麼用娘,而不是用媽。那是因為用媽的話,就會被蔽屏的。」

「好啦……我們繼續返回正題。」

看著屏幕上面那些**無極限的畫面,又看了看周若雅大口吃泡麵的畫面。如今我都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辭彙,來描寫趙域欣此刻是什麼樣心情了。

「你難道就是一邊看著這種東西,一邊去吃飯的嗎?」

「是啊……」

「哪有人會在吃飯的時候,看這種東西的。」

「我不就在吃飯的時候,放了嗎。」

「看著這種東西去吃飯,你難道就不怕會反胃嗎?」

「不怕啊……因為我只會看著一級片而興奮,而不會因為一級片而反胃啊。」

在完成了以上的對話之後,趙域欣則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吐槽周若雅了。雖然趙域欣的心情極為複雜,可是她卻拿周若雅沒有辦法啊。

因為趙域欣是客人的緣故,所以她就只能一邊欣賞一級片一邊等待周若雅了。雖然這段時間其實並不怎麼長,可是對於趙域欣而言,卻是真的很漫長啊。 更新時間:2014-01-19

在周家看著一級片去吃飯的主角,似乎總算把那一個桶裝泡麵給吃完了。吃完泡麵的她一邊盯著這個泡麵桶,一邊想象了一下妹妹撇下自己獨自去吃大餐的樣子。或許是因為兩者之間的差距過大,所以盯著泡麵桶的周若雅,不僅感到了無限的悲傷啊。因為對自己太過於感到悲觀,於是周若雅便流出了傷心的淚水。看著周若雅傷心落淚的樣子,不明所以的趙域欣便嘀咕道:「不會這麼邪乎吧……吃個泡麵,你也能淚流滿面啊。」聽著趙域欣的感嘆,周若雅不僅說道:「你懂什麼啊,我只是再為自己釣不到凱子而傷心算了。」「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在為泡麵舉行送葬儀式哪。」聽完趙域欣的話以後,周若雅回敬道:「天底下有那個笨蛋會做這種事啊。」周若雅雖然回應了趙域欣的吐槽。但是一心想要關掉電視機的趙域欣,則立馬說道:「既然你吃飽了,那我就把電視給關了啦。」因為趙域欣實在太想關掉電視了。所以說完之後的她,也不等周若雅的同意,於是就關掉了那個正在播放一級片的電視機。因為趙域欣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關了電視,於是周若雅就抱怨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啊……我下邊好不容易才有了點感覺的,這下全讓你給弄沒了。」「沒了正好……話說這種情況下,你居然還能興奮啊?」對於趙域欣的這句話語,周若雅便偷笑道:「沒辦法啊……誰讓女生的身體就是這樣吶。」「別把所有的女生,都給扯進你那黑暗的妄想里去啊。」對於趙域欣的這句吐槽,周若雅依舊決定無視了。在無視了趙域欣的吐槽以後,周若雅便又和趙域欣扯起了新的話題。「域欣……幫我把泡麵桶丟到垃圾桶去吧。」「唉……你吃的東西,應該你自己去收拾吧。」「你可是看了我珍藏限量版的dvd哪,所以由你給代勞一下還不行嗎?」「不行……話說,我可從來沒想過要看你珍藏的那些玩意啊。」「你確定不想看嗎,我這可是還有珍藏限量版的bl動漫哪。」「是嗎……你等著,我這就丟去。」趙域欣因為受不了周若雅的誘惑,於是她就充當了一次丟垃圾的小角色。說實話……周若雅是因為不想讓趙域欣太過無聊,所以才說出了自己有bl動漫的、要不然以她這個色女的習性,才不會扯到腐女這方面去的。因為提到了腐女的話題,於是乎本來很是消極的趙域欣,立刻就像鬧著地震的火山一般,將那股腐女的熱情噴發出來了。丟完泡麵桶的趙域欣自回到周若雅的身邊以後,就開始雙眼發亮的詢問道:「你那個珍藏限量版的動漫dvd,到底是什麼啊?」「《世界第一初戀》,《未來都市》,《咎狗之血》,還是《純情羅曼史》啊……」聽著那些聞所未聞的名字,周若雅不僅在腦袋上升起了許多大大的問號。因為實在不明白趙域欣說的是啥,於是周若雅就嘆息道:「你說的那些我都不清楚,但是我珍藏的這個,可是我在盜版市場裡面親自淘出來的。」「說實話……因為我不怎麼懂bl,所以值不值得珍藏,我也不太清楚。總之……你還是先看看再說吧。」周若雅就這麼一邊解釋著,一邊就帶著趙域欣走近了自己的房間。趙域欣雖然和周若雅是好友,但是到她的房間裡面來,這還是頭一次。因為是第一次來周若雅的房間,所以不懂其中奧妙的趙域欣,立馬就被絆倒在地。被絆摔的趙域欣,在忍住想要哭出來的痛楚之後,便開始嘀咕道:「你的房間裡面到底有什麼啊?怎麼一進來,就得先讓我摔上一跤啊。」「我的房間也沒什麼特殊,只怪你不小心踩到振動棒罷了。」就這麼周若雅一邊為趙域欣解釋著,一邊打開了自己房間內的大燈。在光線變得明亮以後,趙域欣便立刻就被房間內的景象給震懾住了。因為在周若雅的房間內,除了散亂一地的**刊物與**用品之外,很難看到其他的東西。望著裡面亂糟糟的樣子,趙域欣很難想象這是一個女生所居的房間。在地面上勉強爬起來之後。趙域欣便異常驚訝的問道:「這難道……就是你的房間?」「對啊……」周若雅一邊回應著趙域欣,一邊就開始在這個散亂不已的房間內,尋找著那張bl光碟。看著周若雅埋頭尋找的樣子,趙域欣便開始打量周若雅房間內的景象。因為這裡面的刺激對她而言實在太大,因此趙域欣也幾乎是處於一邊很想觀看,一邊很想遺忘的心情之間。呆在周若雅房間內的趙域欣為了適應這個房間,已經做了很大的努力了。雖然她好幾次都因為踩到振動棒而差點摔倒,但是摔出經驗的她,已經該知道怎麼保持自身平衡了。與心裡的平衡比起來,保持身體平衡簡直是太容易了。正是因為這一點的確是真的,所以呆在周若雅房間內的趙域欣,仍舊感到內心的那股忐忑不安啊。因為周若雅的房間內,是在太缺乏安全感了。所以趙域欣便想坐下來,讓自己感覺踏實一點。因為這個想法的原因,所以趙域欣就坐在了周若雅的床邊上。原本想要坐下來尋找一點安全感的她,哪料到她剛坐下就猛然站了起來對周若雅大叫道:「你床上……究竟有什麼東西啊?」聽著趙域欣哪滿是驚訝的叫聲,又聽了聽振動棒在嗡嗡作響的聲音。因為憑藉聽力就能判定實情了,所以周若雅便苦笑道:「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啊,你只是坐在我昨晚用來自慰的振動棒上而已啊。」帶著擔驚受怕的心情,聽著周若雅哪滿不在乎的解釋,於是趙域欣就怒道:「你奶奶的……這種東西用完了以後,你好歹給我收起來吧。真不知道你房間裡面的這些櫥櫃,是做什麼用的。」趙域欣就這麼一邊說著,一邊就像打開周若雅房間內的櫥櫃。因為看到了趙域欣想要自作主張的打開自己的柜子,於是周若雅就連忙阻止道:「別打開……危險。」 更新時間:2014-01-20

「別打開……危險。」因為趙域欣自作主張的想要觸碰危險的開關,所以周若雅就連忙阻止起來。這一次周若雅很想對天發誓的說:「因為她是自作主張的原因,所以被**雜誌給埋住的趙域欣,她真的不能怪我啊。我已經很儘力的阻止了,但結果只是沒有成功而已。」被**雜誌給埋住的趙域欣一邊叫著苦,一邊從地面上掙紮起來。雖然她很不願意相信,但這個事實卻是……現在周若雅的這個房間,比以前更亂了。在**刊物的掩埋下,趙域欣可謂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的掙脫起來啊。在擺脫了被**掩埋的悲劇之後,趙域欣僅喘息道:「你這到底是雷區啊?還是卧室啊?怎麼全都是些爛七八糟的東西啊?。」「你可別那麼說啊……我的房間裡面雖然很亂,但是卻全都是千金難買的好東西啊。」周若雅再重申了自己房間內的物品重要性之後,她就連忙向趙域欣挨個介紹起來。「你看這個……盜版dvd。這裡面可是記錄了,蒼井空的出道之作啊。裡面的內容現如今可是相當珍惜了,現在你在網路上都搜不到了。」「你在看這個……盜版雜誌。這個雜誌可是柳下惠的超級寫真啊,整個中國你都未必能找到一個重樣的啦。」「還有這本盜版漫畫……」聽著周若雅哪源源不斷的解釋,趙域欣就連忙叫停道:「等等……你收藏的,怎麼全他娘的是盜版啊。」趙域欣雖然爆了粗口,但是周若雅卻並沒有計較。她不但沒有計較,而且非常大度的回應道:「你也不想想,有盜版誰還用正版啊。」周若雅在說完以後,原本還想要繼續介紹其他東西的。雖然她是這麼想,但是卻遭到了趙域欣的阻止。因為若是讓她這麼介紹下去的話,那恐怕將會沒完沒了的。在阻止了周若雅的介紹之後,趙域欣便立即說道:「你先別繼續了,我幫你一塊收拾一下屋子吧。倘若這麼下去的話,我們恐怕沒法睡覺了。」「我們?」「你今晚難道打算住在我家嗎?」因為在趙域欣的話語里聽出了另外一種含義,於是周若雅就問起了原因。「我那個老哥今晚帶女人回家了,所以我就只能跑到你這來了。」聽完了趙域欣的話語之後,周若雅就連忙大叫道:「什麼……那個傢伙又泡到女人了嗎?〝「嗯……要不然我也不會來你這了。」趙域欣說完以後,就開始呼籲周若雅收拾房間。在收拾房間的過程中,因為想到了周若靜的原因,於是她就問道:「你妹妹剛才做著一輛豪華轎車出去了,你知道她是做什麼去了嗎?」「別提她了……一提她我就來氣。」周若雅在說完以後,就沉默的收拾起了東西。因為周若雅不肯說話的原因,於是這兩人就努力收拾起了房間。在這兩人收拾房間的時候,因為沒有什麼話題可說的原因,所以下面就把話題變更到了周若靜的身上。說起周若靜的話,那簡直和周若雅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料。雖然她的年齡比周若雅要小上兩歲,但是戀愛手段卻高出來的不是一星半點。雖然周若靜的家裡並不怎麼富裕,可是她卻是那種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角色。就算是出沒於在高級或者在低級的場所,似乎全都是遊刃有餘啊。再飯店內正在吃著大餐的她,雖然在心裏面恨不得將所有的飯菜全都吃光,可是在外表上卻裝得是大家閨秀的摸樣。因為不想丟面子的原因,所以她的掩飾技巧,練的是非常成熟。在不失面子的情況下,周若靜在飯桌上可謂是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啊。因為她的熟練演技,所以跟她約會的那些凱子,完全沒有發現內在的周若靜到底是什麼摸樣。在大餐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擔心周若靜會不開心的凱子於是就問道:「這頓晚餐,你感覺怎麼樣啊?」「很好了……對於我而言,的確是非常好了。對於我這個連學費都交不起的人而言,好的沒邊了。」周若靜在客套完以後,就別有含義的嘆息道:「我可是連學費都交不起的人啊,所以這裡的飯菜和我平時的艱苦生活來比,完全就是天堂級別的待遇了。」聽著周若靜哪很是酸楚的語氣,看著周若靜哪眼角泛出的淚光,這個富二代級別的凱子則立即說道:「哎呀……你不要苦了自己,也不要發愁。」聽完富二代的勸解話語,周若靜就立馬嘆息道:「你說我能不愁嗎……若是交不起學費的話,我可就會被強制退學的。如果被強制退學的話,哪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周若靜就這麼說著說著便抽泣起來。看著周若靜抽泣不止的樣子,那富二代凱子便連忙說道:「你別哭,你別哭……不就是學費嗎,這裡面的錢雖然不多,但是足夠你交學費了。」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富二代便遞給了周若靜一張銀行卡。看著即將到手的銀行卡,周若靜便抽泣道:「你不但帶我來吃飯,而且還給我交學費。你這讓我怎麼好意思啊,就跟我專門為錢巴結你一樣。」「你可別那麼說……這錢可是我心甘情願的願意給你,我們之間可不存在什麼巴結不巴結。」那凱子說完以後便將密碼和存款金額全都告訴了周若靜。聽著對方報出來的存款金額與賬戶密碼,抓著銀行卡的周若靜簡直是爽透了。帶著那種爽翻了的感覺,周若靜便在心裡以極其腹黑的表情暗笑了起來。「不但可以吃白食,而且還有錢拿……凱子這種東西實在太棒了。」在內心裡尋思完之後,周若靜很想咕嘿嘿咕嘿嘿的笑起來。雖然她是這麼想,但是她卻忍住了自己的這個想法。在狂吃瘋玩到了半夜之後,周若靜才被送回家門。而被送回家門的她,在和凱子分離之後,便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更新時間:2014-01-20

腹黑式的陰險,與狡詐姦猾的本性,這一點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完全隱藏的。就算是這個演技高超的周若靜,也會在沒人的時候顯露出本來的自己。

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因為在高超的演技,也只是為了騙別人,而不是為了騙自己。

在發泄完自己腹黑式的傻笑之後,周若靜便恢復了以往的平靜走進家們。走進家門的她,仍舊和以前一模一樣。雖然這個人精很會騙錢,但是呆在家裡的時候,卻從不提錢。因為只要提了有關於錢方面的話題,周若雅肯定又會提出什麼無理要求。

走進家們之後,周若靜原本還以為自己的姐姐在欣賞一級片哪。可是完事總有例外,當她看到周若雅和趙域欣在一起收拾房間的畫面之後,不僅感動的熱淚盈眶啊。

當周若靜帶著無法言喻的感動走到周若雅的房間之時,她們兩人的收拾工作基本已經接近收尾了。看著被兩人清出來的這些*刊物以及*用品,周若靜不僅抓著趙域欣的雙手而誇讚道:「真是太謝謝你啦,我真是太感謝你啦。」

周若靜雖然無比感動,但是趙域欣卻感覺很是莫名其妙。因為她收拾的是周若雅的房間,與周若靜的關係應該不大吧。再說了這兩姐妹的關係本來就很差,因此看到周若靜的感動之後,趙域欣便覺得很奇怪。

「真是太謝謝你了,我得感謝之情都無法用言語來表明了。」

因為不明白周若靜唱的是哪出,於是趙域欣就充滿疑惑的回應道:「我想我應該沒做什麼,值得讓你感動的事情吧?」

「不不不……你做了件非常值得我感動的事情啊。你居然把和她在一起把她的房間給收拾完了,這讓我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會被振動棒給絆倒了啊。」

聽完周若靜的這句感謝言語之後,趙域欣不僅大跌眼鏡的吐槽道:「原來你是在感謝這個啊……!」

「雖然你的感謝很讓人無語,但是我卻非常的理解啊。因為被振動棒給絆倒的感覺……確實真的很疼啊。」

聽完趙域欣這代表認同的回應,周若靜就連忙回應道:「對吧……那種被錢以外的東西給絆倒的感覺,真的是非常討厭啊。」

「如果被錢給絆倒的話,我認為會摔得更疼啊。」

雖然趙域欣是吐槽了,但是無視吐槽的周若靜還是接著說道:「我除了被錢給絆倒之外,被其他任何東西給絆倒,我都會受不了的。」

「就算是被錢給絆倒,我也依舊會受不了的。」

再次無視吐槽的周若靜,隨即跑到了周若雅的身邊激情握手道:「真是太感謝你了……姐姐。你總算肯在你那*奢爛的性格中走出來了。」

「別把我說的那麼禿廢……好嗎?」

這一次周若雅雖然是盡自己最大的聲音來憤怒吐槽了,可是趙域欣卻搖著頭而吐槽道:「你本來就是那麼禿廢的……好吧!」

這三人雖然打了一會嘴仗,但是不久之後,她們三人便開始清點周若雅房間內的*用品了。看著被整理出來的那些*刊物以及其他用品,周若靜不僅嘆息道:「老姐………我原本以為你只有幾百根的振動棒而已,可是現在看來這足有上千根了吧。」

「哎嘿……被發現了哪。」

看著周若雅這一副禿廢無極限的樣子,周若靜就深感頭痛道:「你還哎嘿……你知不知道這些振動棒得花多少錢啊?」

這一次周若靜問的是非常憤怒,可是與此同時逃避現實的周若雅,卻吹起了調皮的口哨。對於周若雅這糜爛之極的人生,想要改變它的趙域欣和周若靜全都是有心無力了。

雖然這三人清點出了那麼多*用品,可是該怎麼處理卻讓三人發起了愁。因為發愁的原因,於是趙域欣就嘆息道:「這些該怎麼處理啊?」

趙域欣在問完以後,就看向了周家姐妹。此時周若雅雖然還在為怎麼處理自己的心愛用品而感到鬱悶,可是周若靜卻果斷的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那些沒用的*刊物,就賣給收廢品的吧。至於這些成本過高的振動棒,就看看能不能讓性品店給低價回收吧。」


這一種處理方法,對於周家姐妹而言,的確是最好的。因為這樣處理的話,不但可以降低損失,而且還能節省空間。雖然這是最好的處理方法,可是卻遭到了周若雅的反對。原因是……這些東西對於別人而言,只不過是沒有用處的廢品罷了。可是對於周若雅而言,這些東西卻依舊是珍寶啊。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處理我的東西啊?」

「我可是物主啊,該怎麼處理,你們好歹也得尊重一下我的意見吧。」

對於周若雅的話語,趙域欣只能吐槽道:「你若是肯丟掉這些東西,那我們就遵從你的意見。」

「這些東西可都是你們有錢都買不到的啊!我難道非丟不可嗎?」

「你這不擺明是廢話嗎,如果你不丟掉這些東西的話,那我們就不是白忙活了嗎?」周若雅雖然問的很是冤屈,可是趙域欣卻只能吐槽了

對於趙域欣的吐槽,周若靜可是深感認同啊。因為她不是沒給姐姐收拾過房間,而是收拾了沒幾天就會被她給弄亂的。倘若這一次能把這些*用品給全部處理乾淨的話,那對於以後而言……可就是斬草除根了。

因為這是發自內心的想法,於是周若靜便大力支持了趙域欣的方針。正所謂少數服從多數,所以周若雅只能看著自己的那些寶貝被兩人給清出屋外了。在這些東西被清楚屋外的瞬間,周若雅可是上演了一次生離死別的悲劇。

雖然周若雅是個主角,但是那個悲劇也太讓人感到乏味了。因為這邊缺少激情的緣故,所以下一回就讓我們把話題切到正在進行激情碰撞的趙域方和簡凝秋的身上吧。因為是激情的碰撞,所以請看下回哦。 更新時間:2014-01-21

「所謂的激情是什麼哪?所謂的感動又是什麼哪?」

「所謂的高興是什麼哪?所謂的快樂又是什麼哪?」

躺在床上任趙域方隨意揉虐的簡凝秋,不僅苦笑著嘀咕起來。在嘀咕完以上的話語以後,她不僅開始在*上放縱自己。


平時冷若冰霜的女孩,倘若放縱起來可是很激情的。那種激情非常火熱,火熱到超越了一般人的承受範圍。

趙域方雖然是個情場裡面的老手,可是簡凝秋也依舊如此。因為這兩人互不約束的原因,所以他們之間的肉搏戰仍舊還在持續。

因為內心的放縱,簡凝秋哪平時端莊嫻熟的樣子,如今已經完全不在了。此時呆在床上*的她,簡直比專業的蕩婦還要專業。

說實話……能跟如此激情的女人在床上玩肉搏,對於男人而言是一種超級享受。因為觸發這種事情的幾率很小,所以對於這種激情的時間,趙域方可是非常珍惜的。因為珍惜的緣故,所以他也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延長著這種激情。

「用力……用力……不要客氣啊……恩恩額。」

聽著簡凝秋哪放蕩無比的叫聲,趙域方可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忍耐自己受到的*刺激啊。因為對方的激情四射,所以趙域方可不想太過於丟人。因為這股男子漢的氣概,所以他可是非常賣力的來滿足簡凝秋啦。

雖然這兩人的肉搏激情很濃,但是許久之後那種激烈的肉搏,就逐漸的轉成纏綿的溫存了。感受著內在殘存的愉快,簡凝秋便渾身無力的趴在了趙域方的身體上。

此刻的她顯得很是虛脫無力,但是下體緩緩流出液體的感覺,她還是能清楚感受到的。感受著那種滋味的她,良久之後便苦笑道:「你……你這傢伙可真夠壞的。我怎麼也沒想到,你居然給射在裡面了。這麼放縱的話,就不怕我給你生個小人出來嗎?」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