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九雷天的九位強者,丁岳這一群人的實力頓時引起了鬼樹的注意,一百多鬼樹襲來,即使有丁岳的寶鏡在,諸人也是狼狽不已,倉皇逃遁。

好景不長,丁岳手中的寶鏡還是被其餘強者知曉了,一位位造化巔峰的強者臨近,氣勢凌人,即使是石裂天,也是面色變得沉重。

「如此重寶怎能交給一個造化初期的小輩掌握,我看還是交出來吧!」一位造化巔峰的強者開口道,讓氣氛緊張到了極點。(未完待續……)

ps:謝謝通天教主的打賞!謝謝_少哲的大力打賞!感謝支持,加一更! 十幾位的造化巔峰強者威逼,即使是石裂天,也是面色凝重,嚴陣以待。

但這時,丁岳突然開口說道:「石前輩,此寶小子難以催動最大威能,還是讓前輩使用為好。」

丁岳隨之把神通寶鏡交給了石裂天。

丁岳知道,以他如今的修為在這種情況下掌控神通寶鏡是不顯示的,所以只能交出,但在其中選擇的話,石裂天算是一個可以相信的對象了。

通過這幾日的了解,對於石裂天的人品,丁岳還是選擇的信任。

石裂天也沒有想到丁岳會把這樣的重寶交給自己,雖然有些迫於形勢,但也是難得可貴。

空降男神住隔壁 小友放心,有我在,保你安然無恙。」石裂天鄭重說道。

「此寶由本座掌握,諸位道友還有何意見嗎?」石裂天目光掃視,凌厲至極的說道。

諸人默認,沒有人再說話,石裂天也有這個威望掌握此寶。

關於永恆神衛的事情,丁岳幾人都是沒有開口點明,只是滅掉一株株的鬼樹,沒有多久,方圓數十里的樹木都是被一一清空,鬼霧瀰漫,但鬼樹卻是不能臨近了,數百株的鬼樹在外圍枝杈飛舞,但卻已經沒有能夠拔地而起的了。

「我們要困死在這裡嗎?」有人低吼道,極為不甘。

在場的人都是在混沌內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今都是被困在這方死地,誰都不甘心。

而在這時,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那面寶鏡若是我們看錯的話。應該是傳說中的神通寶鏡!」

「道友確定沒有看錯?」

「應該不差!」

「找木道友。聯手奪了寶鏡。再想辦法破陣,那石裂天明顯在防著我們。」

「哼,這裡可不是外界,他石裂天再神通強大,也雙拳難敵四手,今日滅了他又如何?」

幾人商討著,隨之便是找到了木姓老者,幾番商量。終於決定動手。

「出手!」最終,木姓老者當先出手,他是含怒出手,身形一動,直接手杖擊出,打向石裂天。

「找死!」石裂天大喝,早就有準備,仙劍縱橫,一劍劈出,直接把那手杖劈飛了出去。接著,劍光一轉。噗嗤一聲,木姓老者吐血倒退,目光駭然。

「你們確定要這樣做!」石裂天傲視群雄,冷冽的說道。

木姓老者不管怎麼說也是有的數的強者,此刻竟然也是難以匹敵石裂天,頓時,其他幾人的面色有些變了,猶豫不定。

「石天主,我等只需寶鏡用來破陣,如何?」一位強者說道,目光忌憚非常。

石裂天搖了搖頭說道:「此陣威能莫測,造化巔峰根本難以撼動,之前已經探的,想要破陣,根本不能強行。」

「話雖如此,但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神通寶鏡可是昔日神通王的無上至寶啊!」有強者冷笑說道,點出了寶鏡的來歷。

神通寶鏡!

在場每一個是簡單人物,頓時許多人都想到了一些傳說,隨之一道道火熱的目光落在了石裂天身上。

無上至寶,真道霸主都是難免心熱,更何況造化境的強者。

但同時,丁岳也感覺到一道道若有若無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神通寶鏡是他的,那神通王的傳承或者一身珍寶是不是也在他身上呢?

那可是一位無敵王者的身家,誰不動心!

很明顯,有些強者關注到了丁岳身上,讓丁岳不由得心中凝重,思慮著破解之法。


「竟然是傳說中的神通寶鏡,那麼此寶應該足以破開大陣了!」有人興奮的說道。

「石天主,不管能不能成,但還是試一試為好!」有造化巔峰的強者開口說道。

石裂天感到了一絲壓力,最後同意出手。

在場的造化巔峰足有二十幾人,準備一同出手破陣!

「二十多為造化巔峰的強者,應該足以破陣了,畢竟這大陣也是無人主持,威能衰弱了許多。」有些面帶喜色的說道。


確實,二十多位造化巔峰的強者加在一起,除非是真道霸主親臨,不然誰能敵?

「轟……」石裂天催動了神通寶鏡,一股光芒朦朦散發而出,驚天動地,刷的一聲,直接湮滅了一大片的天壽神光。

這比催動發出的威能強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有效果,大家出手!」諸人精神大震,立馬開始掃蕩,轟隆隆一片巨響,方圓數百里都是虛空崩碎,被掃平,即使有天壽神光用來,也是被神通寶鏡湮滅,沒有多久,這片區域便只剩一片虛無。

「哈哈哈……本座出來了!」一位造化巔峰的強者身形一動,出了樹林,氣勢衝天,大笑著。

「徹底破掉這個大陣,以防它反覆。」有人喝道。

神通驚天,造化巔峰的強者都是全力出手,即使是石裂天,此刻也是冒出一絲希望,這麼多人,未嘗不能破開這大陣。

「我們也出手!」下面的諸多造化後期、中期的修士也是忍耐不住,開始出手,雖然不如造化巔峰強者聲勢浩大,但卻人數極多,威能更勝一籌!

「破開了!」最終,有人驚喜道。

丁岳等人也是為之一喜,身形一動,衝天而起。

「終於出來了。」 [綜英美]神偷遊戲 ,大笑道。

但就在這時,人群中,有幾位造化巔峰的強者相視一眼,目光一厲,其中一人低聲喝道:「出手!」

「轟……」有五位造化巔峰的強者瞬間就是出手,神光縱橫,斬向了石裂天。

石裂天面色一沉,目光冷然,冷冷的說道:「就知道你們不甘心,既然找死,那本座就給你們個痛快!」

「唰!」面對五位造化巔峰,石裂天依然沖了上去,仙劍縱橫,轟鳴大響陣陣,便是破開了對方的神通,接著,劍氣道道掃出,竟然反壓的五位造化巔峰連連後退。

「我們快退,下去。」丁岳面色一變,拉著莫天就倒退。

「小子,死來!」這時,九雷天的九位天主瞧到了丁岳和莫天兩人,頓時殺意叢生,新仇舊恨準備一起結算。

反正現在石裂天自身難保,頓時讓他們膽識變得大了起來……(未完待續……) 119

凌玉在我的印象中是個充滿靈氣、開朗而又乖巧的孩子,對凌逸的話是百依百順,縱然同父異母,可是我也能感受到凌逸對她的疼愛。


「玉兒,怎麼回事?」


「你一個外人何曾輪到你插話?玉兒,跟我回去!」


論輩分,我當然比不上這位嚴肅的父親大人,凌玉雖然害怕,可還是戰戰兢兢地握住我的手,邊掉眼淚邊說:

「丁丁姐,這些日子謝謝您了……我……我回去了……」

「玉兒,你……」

她對我擠了擠眉眼,我就識相地不再說話。

他們離開之後,我給凌逸打了電話,告訴了他玉兒已經回去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父親他……沒有為難你吧?」

「放心吧,沒有。」

「玉兒她在學校認識了一個網友,這次到杭州,一來是看看你,再則……她的那個網友據說是在浙大念研一的。」

「浙大?」

我明白了,原來那天她特意讓我帶她去浙大,就是為了見網友?

「嗯。父親也不知道是怎麼知道的,大發雷霆,我跟她說過,網友不一定可靠,可是玉兒一定要去,我只好想著你陪著她一起吧,還能讓我放心點。」

「可是……那天我們在浙大也沒看她約了誰單獨見面啊!」

「那是因為……那孩子忽然覺得自己好傻,隔空看過了,斷了念想吧!」

我明白了,難怪那天她非得拉著我到了一個學校飯堂吃飯,那裡的人也不多,也不是主飯堂,原來這一切都是早有預算的。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那孩子不讓我說,怕傷了自尊心。丁丁,對不起,我替玉兒和我父親跟你道歉。」

「沒事兒,就是有點覺得她怪可憐的,走的時候還淚流滿面。」

凌玉走後,我的住處重新恢復了寧靜。工作的進度很快,我獨自一人把南山路的過去、現在都理了一遍,還不到一個月,我就已經把初稿寫好了。

鄭洋對我好評如潮,給我放了假。

蔡瑞麟再次登門造訪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一直都在杭州。

「不敢打擾你工作,丁丁,可以陪我走走嗎?」

他一臉誠懇地出現在我的門前,那個臉上帶著些微紅暈的戴著金絲框眼睛的優雅男人。

「蔡總,您這是剛喝了酒?」

他點了點頭:「有時候這種應酬,我還是要去赴,身不由己。」

我進屋子裡套了件毛呢外套,陪著他一起下了樓。

杭州的冬天來了,柳樹還是那個看起來柔弱,實際上卻很堅強的樣子,只是顏色沒那麼綠,葉子還在,雖冷,卻充滿江南氣息。真是一座美麗的城市啊!

「聽鄭總說你的稿子很讓他滿意,丁丁,我覺得自己很有眼光。」

「蔡總過獎了。」

「不是說過私底下可以喚我名字?」

我笑笑,也沒回應。

「有時候挺羨慕你的,你活得那麼自在。」

「蔡總說笑了,我這種生活,在很多人眼中看來就是不務正業。」

他站在橋墩那裡停了下來,指了指前方,轉過頭來對著我一臉疲憊地說:

「丁丁,隔著西湖看對面,萬家燈火,可是沒有一盞是為我而亮起的,那種感覺……很孤獨。」

我沒有對任何人都掏心掏肺說心事的習慣,自然接不上話。

「要是你願意,丁丁,我們……為何不能試一試?」

他的目光再次定在我的身上,那麼熾烈,那麼熱情。

「蔡總,您醉了。」

「丁丁,凌逸不在你的身邊,他不在!我知道他年輕有為,我知道他愛你,他對你好!可是這一切我都可以做到,我甚至可以做得比他好!至少我不會離開你,我捨不得……我捨不得啊!」

「蔡總,我和凌逸之間的事,旁人無須多言。」

「你這樣做值得嗎?丁丁,你值得更好的!實不相瞞,他現在在美國焦頭爛額的,SHOWPARKING的那堆股東,個個都是老狐狸,恨不得置他與死地,他自身都難保,何來保護你一說?丁丁,他不值得你這樣為他付出!」

「值不值得我心裡有數,蔡總,如果今晚您找我出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的話,我想我們沒必要再談下去了。」

我轉身就走,他也沒有追上來。

雖然我很生氣,可是他有一點說對了,那就是現在凌逸的處境一點兒也不好,凌玉之前也跟我說過,他們的父親都希望凌逸和方國芳聯姻,為的就是拯救他的事業。

再次徹夜難眠。

鄭洋給我來電的時候,我昏昏欲睡,天亮了,太陽如常升起。

「稿子很好,校對科校對完畢,冉小姐,現在進行測評階段,這一周你好好休息吧,這邊有我們就行了。」

我很感激他們對我的信任。獲得了假期的我一刻也不想停留,簡單收拾了行李就坐上了飛往廣東的飛機。

屈雲翳和陳航來接的我。一月未見,她的肚子大了好多。

「我的乾兒子也快出來見我了吧?」

我忍不住摸了摸她隆起的肚子,看著屈雲翳臉上現出的母愛的光輝,突然我心生羨慕。

讀書的時候我和她的一切,彷彿只是昨天,如今她都要當媽媽的人了。時間都去哪兒了?過得真快啊!

「快了,預產期越來越近,我反而有點心焦了。」

「這不有陳航嗎?你擔心什麼。」

「我都安排妥當,你儘管把孩子安心生下來就是了。」

真好。

「哦,對了,你最近有陳欣欣的消息嗎?」

我很奇怪,她為什麼會突然提起一個我許久不曾聯繫過的人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