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磨鐵的大笑唐暄與劉玄倒是有些慚愧,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真沒對蘇釋有什麼看重,甚至還以為這傢伙只是想要跟著他們混到雷岩谷。

喧嘩的聲浪在大ri城人馬半空掠過,而在不遠處的半空華雲的面色,則是略微有點陰晴不定,這種結果,顯然也是遠遠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身為武帝後期境強者,他非常清楚武帝初期與其之間有著多麼龐大的差距,他修鍊了武帝金身,如果按照常理,恐怕就在站在那裡讓一名武帝初期全力攻擊,或許都難以對他造成什麼傷害但這次,他卻是有些失算,畢竟誰都想不到,蘇釋竟然能夠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武學。

體內的氣血微微翻湧,不過很快的,便是被華雲強行壓制而下再度將披散的頭髮收攏,再看上去,似乎除了眼神有些波動外,這華雲竟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勢,這一幕看得即便是蘇釋都是忍不住的暗暗搖頭,武帝後期境的強者果然強大那完整的第五指,幾乎算得上是他現在所能夠催動的最強大武學,但那結果似乎除了讓華雲略微狼狽了一點之外,竟並沒有取得什麼太大的實質性效果。

華雲的目光緊緊的盯著蘇釋,嘴唇緊抿,面色略有些冰寒,而見到他這般模樣大ri城那邊的歡呼聲也是逐漸的減弱,警惕的盯著他以防這武帝後期境強者翻臉。

不過,對於華雲這等凌厲目光,蘇釋卻只是一笑,道:「怎麼?賭約不作數了?」

「沒想到我華雲今天竟然會在你手中吃虧,賭約既然已經設下,我華雲自然不是那等說話不作數的人。」華雲盯著蘇釋,片刻後方才面色有點難看的一笑,揮了揮手,道:「我們玄冰王朝,不會再阻礙你們大ri城人馬進入雷岩谷。」

說著話時,他看了一眼後方的烏墨,他的話並沒有將大烏王朝也是包括而進,顯然並不想代表他們。

「先前的賭約,我也是同意了的,若是反悔的話,日後倒還真是無臉與人相見。」烏墨淡淡一笑,雖然心中對於這個結果大為驚愕,不過這時候反悔顯然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而且他也並不認為大ri城的這些人馬進入雷岩谷會給他們帶來什麼麻煩,即便是先前讓他大為驚愕的蘇釋,也同樣如此。

以烏墨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來,蘇釋那一招,應該是他最強的武學,不過這僅僅只能震退烏雲,真要說起來,兩者並不在一個層次之上。

武帝後期境的強大,不是剛踏入武帝初期境的人可以想象的。

聽得這兩大王朝並沒有反悔的跡象,大ri城的那些人馬這才鬆了一氣,而蘇釋也是徐徐的自半宜落下,那元明以及凌風立刻便是熱情的迎了言談之間,只沒有了半點以前的那種傲氣,蘇釋朱前展現出來的驚人實力,足以讓得他們平等相待。

!! 另一邊,兩個王朝的首領自半空落下,兩人目光對視了一下,都是苦笑著搖了搖頭,想來是沒想到結果會變成這樣。

「那小子的確是有些古怪,先前所施展的武學,恐怕已是達到了高等帝級武學的強度,而且最讓得我驚訝的是,以他這武帝初期的實力,怎麼能夠承受那等可怕的能量。」華雲目光看了一眼在那大ri城人馬中猶如英雄般的蘇釋,道。

「他修鍊了一種相當不弱的煉體武學,並且,他還身懷龍族血脈,不過我也得承認,他的確是有些古怪。」先前雙方在交手時,這烏墨顯然時刻注意著蘇釋,自然也是察覺到了後者催動肉身時所造成的一些異動。

「的確是有點小麻煩,不過真要動手的話,他應該沒有太多的機會。」華雲輕吐了一口氣,似乎是想要將先前的鬱悶盡數吐出來一般。

「嗯。」

烏墨對此倒沒有什麼意外,此次華雲只是託大,吃虧在這一個賭約之上,不過,如果真是真正交手的話,顯然不可能會給蘇釋什麼機會,武帝後期境與初期境之間的差距,不是簡簡單單的武學就能夠彌補的。

「走吧,先進去,此次我們先合作,至於造化之鑰的歸屬,等我們到手了,再作分配。」華雲轉過頭,看向那隱藏在朦朧霧氣之中的雷岩谷,說了一聲,然後也就不再拖延,手掌一揮,一馬當先掠出,在其身後,玄冰王朝的強者也是迅速跟了上去。

烏墨微微點頭,也是立刻帶人跟上,然後兩批人馬便是一前一後,盡數的衝進了雷岩谷中,消失在那茫茫迷霧內。

「我們也進去吧?」望著那兩大王朝進入雷岩谷,元明與凌風眼中也是閃爍起火熱與期盼之色,而後看向蘇釋,那話語中,竟是有著一點徵詢的味道。


蘇釋點了點頭,招呼呂宋,磨鐵等人來到他身邊,旋即這批大ri城的大部隊,也是在那漫天歡呼聲中,如同潮水一般,湧向那雷岩谷,最後盡數被那濃濃的迷霧所掩埋。

在這深山之中,那雷岩谷就如同張開巨嘴的無形妖獸一般,不管來了多少人,都是被毫無阻礙的盡數吞進……

而當最後一道身影消失在雷岩谷迷霧之中后不久,那半空中……道曼妙的倩影方才閃現而出,她美目饒有興緻的看了一眼先前蘇釋與華雲交手而震裂的塌陷大地,輕笑道:「能夠在武帝初期時便是擁有著這等戰鬥力,若是這傢伙晉入武帝後期境的話,那又該有多強悍?真是讓人詫異,沒想到在這種地方也能遇見這般人概……」

輕聲落下,那倩影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美目中流轉著波動,似是不著痕迹的瞟了一眼不遠處的山峰,唇角微掀,而後身形一動,便是掠進了雷岩谷內。

而在這道神秘倩影進入了雷岩谷約莫數分鐘后,雷岩谷外的空氣微微震動,數道黑影突然如同鬼魅般的閃掠而出。


「那女人似乎是發現了我們?」一道黑影突然開口,聲音有些嘶啞與陰冷。

「不用理會,造化之鑰我們勢在必得,那遠古秘藏可並非是尋常寶藏,若是能夠得到,百朝大戰,我們必然能夠脫穎而出。」在那數道身影中間,一人聲音淡漠的道。

「沒想到連玄冰王朝與大烏王朝也是來了這裡,那兩傢伙,也挺麻煩的啊。」

「不過是兩剛剛晉入武帝後期境沒多久的傢伙罷了,算不得什麼太大的麻煩,他們的王朝,在我們魔岩王朝眼中還算不得什麼……」

那當中黑影,再度開口,而後也就不再多說,手掌一揮,便是化為一道鬼魅身影,衝進了那迷霧之中。

咻咻!

在其後面,那幾道黑影,同樣是緊隨而上。

而在他們都走進入雷岩谷之後,這裡方才徹底的平靜下來,不過那流動的空氣,卻是在隱隱間,散發著一些寒意,想來,這雷岩谷之中,隨著這些各方人馬的進入,必然是不會寧靜……

雷岩谷,算是雷岩山脈比較特殊的區域,在這山脈深處,山峰交錯,地形複雜,而據說在很久以前,有著雷電降臨,生生的將那山峰連接上劈裂而開,這才逐漸的形成了如今的雷岩谷。

而或許是因為雷電的降臨,也是令得這雷岩谷中,充滿了雷的氣息,在那山谷中,妖獸眾多,這些妖獸似乎也是因為此地有所變異,不僅來去如風,更是能夠口噴雷電,比起外面的妖獸,更為的難纏。

雷岩谷之中的面積相當龐大,所以即便是突然有著如此大批人馬湧進來,卻依然是無比的空曠,只不過那谷中所瀰漫的濃濃霧氣,卻是令得人視線受到了極大的阻礙。

原本安靜的雷岩谷,也是因為這一大群不速之客而變得騷亂起來,在那山谷的四周,隱約間有著低沉的妖獸咆哮聲響起,在它們看來,這裡本是它們的地盤,這些人,全部都是外來者,而對於外來者,妖獸從來都未曾嘴軟過,而且在這雷岩谷中,即便是外圍,都是生長著不少種種靈藥,這些人一進來,自然是絲毫不手軟,見什麼拿什麼,這種舉動,不惹來這裡的「土著」反擊恐怕才是奇怪的事。

所以,當眾人進入雷岩谷並沒有太久,周圍便是猛的傳出騷動與混亂,想來是有人被妖獸攻擊了,一時間,各種喧嘩與尖叫聲都是響起,讓得人心煩意亂。

「蘇釋兄,真正的寶貝,在那雷岩谷深處,不過這一路過去,妖獸眾多,更是毒霧瀰漫,就算是武帝中期的強者都必須小心謹慎,我們也算在一條船上,先衝過去,如何?」元明看了看這烏煙瘴氣的外圍,然後笑望著蘇釋,徵求著他的意見。

「也好。」

蘇釋對此倒沒什麼抗拒,這雷岩谷內的確危險重重,能夠暫時聯子的話,也是能夠多一分保險,而且看先前那玄冰王朝以及大烏王朝,想來應該直接是對著深處趕去,他們若是去晚了的話,或許連湯水都撈不到。

「走,跟等我。」蘇釋轉頭對著呂宋以及磨鐵等人招呼了一聲,現在在這個圈子中,蘇釋算得上是主導者,而且對於他的話,就算是磨鐵都是言聽計從,將他們帶上,一旦有事情,也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蘇釋在與凌風以及元明達成暫時合作對,也都沒什麼拖延,立刻動身,加快速度對著雷岩谷深處挺進,而至於其他的大ri城人馬,一些機靈的也是迅速跟了上來。

雷岩谷內,有著眾多交錯的石路,宛如迷宮,不過好在那元明等人對這裡的情報掌握得不少,一馬當下,而蘇釋也是樂得悠閑,周圍時不時衝來的一些妖獸,尚還未抵達他們這裡,便是被眾人齊齊出手轟殺成渣。

而在蘇釋一行人加快速度對著雷岩谷深處趕去時,在那前方的地面上,蘇釋也是能夠見到一些腳印以及獸屍,想來應該便是那兩大高級王朝所留。

在他們這般全速斟路下,約莫十數分鐘后,那蜿蜒的石道終於是出現了一些不同的景象,那是一層密集的雷電屏障,在那屏障中,雷弧不斷的閃爍著,落在地面上,爆發出僻里啪啦的聲響。

在那雷電屏障中,蘇釋察覺到了一種相當凌厲的波動,當下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這種雷,就算是武帝中期的強者想要衝過去,怕都得受點苦頭。

「蘇釋兄,這是雷岩谷的雷石吸收雷霆所形成的屏障,威力極強,平時的時候,這雷岩谷上空始終都是雷雲天氣,那種天氣下,這裡的雷電屏障威力增幅無數倍,就連武帝後期境強者都難以進去。」

「不過好在每月總有幾天雷雲會散去,這走進入雷岩谷深處必須把握的時機所以很多人都是湊這個時候……」望著蘇釋盯著雷電屏障詫異的目光,那元明笑著解釋道。

「哦。」蘇釋這才有些恍然,他還正在納悶,為什麼那些高級王朝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都湊到這個時候,原來是因為這雷岩谷這所謂的雷電屏障。

「蘇釋兄,這雷電屏障恐怕只有達到武帝中期的人才能夠通過,其他人的話,或許只能留在外面。」磨鐵的目光也是轉向林動,然後看向林動後方的呂宋四人,道。

「沒事。」聞言,林動卻是笑著搖了搖頭,對著呂宋四人輕聲道:「你們跟在我身後便行。」

這呂宋四人一直跟著他,也幫了他不少,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個寶藏,林動自然不想將他們丟在外面。

而聽到蘇釋的話,呂宋四人也是有些感動,旋即點了點頭

「走吧。」

一旁的凌風,元明二人已是安排妥當,將他們手下的武帝中期強者盡數帶走,然後對著蘇釋一抱拳,便是展動身形,衝進了那閃爍著雷弧的雷電屏障之中。

嗤嗤。

隨著他們的闖入,那雷電屏障頓時爆發出僻里啪啦的聲音,令得人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走。」蘇釋也不拖沓,手掌一揮,一步跨入那雷電屏障之中,而後心神一動,一道吞噬之力悄然的蔓延而而開,將那有點忐忑跟來的莫凌三人籠罩而進。

煉化之力,彷彿是在他們周身形成了無形的屏障,那些狂暴的雷弧,在一碰觸到那吞噬之力所形成的護罩時,便是悄然的消失而去。

!! 這些雷電之力,在經過紫金八卦爐的煉化之力的煉化后,帶著一種淡淡的酥麻,在蘇釋的體內遊盪著,最後被蘇釋的肉身,強行吸收。

以前修鍊神屍煅體功的時候,蘇釋便是吸收過雷霆之力,因此現在再吸收的話,也是輕車熟路,並沒有給他帶來絲毫的不適。

而藉助著煉化之力的奇效,這所謂足以讓武帝中期強者吃苦頭的雷電屏障,在蘇釋看來,卻是沒有絲毫的挑戰性可言,所以,當他在見到不遠處磨鐵等人那渾身顫抖的模樣時,心中不由得一笑。

通過雷電屏障,並沒有需要太久的時間,短短數分鐘的時間,蘇釋便是帶著安然無恙的呂宋四人順利的通過,然後再看看那被雷得頭髮都倒立起來的磨鐵等人,他倒是忍不住的有些莞爾。

「終於進來了……」

凌風等人,在通過雷電屏障時,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而後目光火熱的望著那雷電屏障之後。

出現在蘇釋等人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內谷,在那中央的位置,有著一座極為龐大的石殿,靜靜的矗立在此。

石殿已是有些破壞,布滿著歲月的痕迹,想來存在的時間不會短,顯然,這應該便是蘇釋他們此行的目的地,那所謂的造化之鑰,應該便是在這龐大的石殿之中。

「哈哈,總算走到了!各位,接下來要有什麼收穫,就看各自的機緣了!」視線火熱的盯著石殿,那元明忍不住的大笑起來,然後一馬當下,帶著人掠進石殿。

石殿的大門已是被打開,應該是前面那兩大高級王朝所為,周圍也是有著一些匆匆足跡。

石殿之內,極為的龐大,一條條走廊交錯縱橫,然後蔓延到深處不知名的地方,那凌志等人在一進入后,便是分散而開,尋找著各種寶貝,一時間倒是忙得不亦樂乎。

「我們走這邊……」

蘇釋並沒有在這裡停足,他的目光,望向那交錯的一條走廊,眼中有著一種光芒涌動,而後他一揮手,便是率先掠出。

在其身後,呂宋四人肯定是毫不猶豫的跟上,那磨鐵,唐暄,劉玄三人略作遲疑,也是跟了上去,在他們看來,跟在蘇釋身邊,想來會更安全一些。

蘇釋一行人掠過走廊,而他的目光,卻是愈發的明亮,隱隱間,甚至有著一種激動的壘彩,在先前一進入石殿時,他便是感覺到他的體內隱隱有著一種沸騰般的跡象。

這種情況,蘇釋很少遇見,不過他知道,只有當精神力感應到了與其密切相關的天地靈物,方才會有著這般動靜,而很顯然,在這雷岩谷內,對於蘇釋有著誘惑性的東西,只有一種,那便是他夢寐以求的造化仙樹!

「嗤!」

奔掠的身影,在特續了數分鐘后,終於是停下,一間寬敞的石室,出現在了蘇釋等人的視線之內,這件石室,充斥著驚人的能量波動,濃郁的葯香不斷的散發而開,顯然,這裡是一間用來存放種種靈藥的庫房。

而蘇釋的目光,掃動著這間寬敞的庫房,最後,終於是在那最中央的位置凝固了下來,那裡,有著一株枯黃的小樹,遠遠看去,那種種枝杈,彷彿是天然而成的神秘符文,隱隱間,有著溝通天地之力的神奇。

「造化仙樹!」

望著這一株猶如仙物般的古樹,蘇釋的雙眼,也是在這一霎那,明亮到了極點。


濃郁的葯香撲面而來,那等驚人的能量渡動,也是令得一旁的磨鐵等人目瞪口呆起來,旋即呼吸有些加重的望著那滿石室的靈藥。

蘇釋輕吐了一口氣,而後便是緩步走進石室,而隨著他的走進,方才能夠發現這石室的龐大,在這石室之中,有著不少的靈藥,不過蘇釋卻並沒有將眼神停留在它們的身上,而是死死的盯著那遠處的造化仙樹,腳步陡然加快。

呂宋等人跟在蘇釋身後,此時他們也是發現了蘇釋的目標,當下眼中有點震動,雖說他們也早便是知道在這雷岩谷中有著造化仙樹的存在,可當這靈物真正出現在面前時,即便有所準備,但依然心頭有些不平靜。

「呵呵,蘇釋兄運氣真是好,當初造化仙樹消息傳出,誰都不清楚是真是假,沒想到我們才進入這裡不久便是將其遇見了……」磨鐵笑著道,他的眼中有些艷羨,造化仙樹的珍稀他們自然是知道,不過他們也不是什麼不識相的人,若是這一路而來,蘇釋表現得平平凡凡,或許為了這造化仙樹的爭執還得起一點爭端,不過所幸,蘇釋兩次出手,已是將他們徹徹底底的震懾。

所以,當見到蘇釋絲毫不掩飾對這造化仙樹的火熱時,他們也是很自覺的沒有開口多說什麼,然後轉身,小心翼翼的將附近一些不錯的靈藥收入囊中,這些東西拿出去賣的話,也是能夠換得不少的造化丹。

蘇釋的腳步,終於是在造化仙樹之前停了下來,由於近距離的關係,他更是能夠清晰的看見在這造化仙樹的樹枝之上密密麻麻的布滿著細小的紋路,這些紋路,猶如天地傑作一般,自然而神奇,令得人有些沉醉般的感覺。

而在蘇釋仔細打量著造化仙樹時他眼中的火熱,更是變得滾燙了許多。

「蘇釋兄,若是看上的話,就趕緊收走吧,遲則生變。」

磨鐵收了十數株比較珍稀的靈藥,然後走過來望著蘇釋仔細打量著造化仙樹的目光,笑著提醒道。

蘇釋笑笑,目光閃動,卻並沒有立刻動手。

「嘿嘿這等天地靈物,也是你們這些小貓小狗有資格享用的么?」而就在蘇釋目光閃爍的霎那,一道略顯陰冷的笑聲,突然在這寬敞的石室之中響起。

「誰!」

突如其來的聲音,立刻令得磨鐵等人警惕起來,渾身元力霎那間便是涌動而出厲聲喝道。

咻!

就在磨鐵等人厲喝出聲時,一道黑影猶如鬼魅般的自半空中暴掠而至,而後懸浮半空,目光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的磨鐵等人,那略顯陰冷的臉龐上劃了起一抹不屑,冷笑道:「看在你們給我帶路的份上我不殺你們,滾吧。」

而在說著話時,這黑影人腳步一踏,便是有著一股磅礴氣息暴涌而開令得磨鐵等人面色瞬間劇變起來,失聲叫道:「武帝後期境!」

「該死的,這傢伙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又是一名武帝後期境強者!」呂宋在蘇釋身後低聲罵道。

蘇釋雙眼微眯,不過卻並不感到奇怪他知道,被那造化之鑰吸引而來的可並非只有著玄冰王朝以及大烏王朝,在那暗中,必然還有著其他人虎視眈眈,而眼下這人,應該便是其中之一。

磨鐵等人臉龐上的厲色也是在黑影人那磅礴氣息下消散而去,雙拳緊握,但卻是沒有半點的辦法,面對著武帝後期境的強者,他們根本就無力柢抗。

望著一下子就寂靜無聲的磨鐵等人,那黑影人這才略顯得意的一笑,身形一動,便是在眾人陰沉的目光中掠向造化仙樹。

「混賬!」

見到這一幕,呂宋等人渾身頓時緊繃起來,而蘇釋的雙眼,眯得更深,不過就在他目光閃爍時,磨鐵的手掌突然抓住他,沖著他微微搖頭,低聲道:「算了,我們打不過這傢伙的。」

磨鐵很清楚,雖說在雷岩谷外,蘇釋以強悍的一擊擊退了華雲,但這卻並不是說他就具備了與武帝後期境抗衡的資格現在,已經沒有了所謂的賭約,若是激怒了這神秘的武帝後期境強者,恐怕凶多吉少。

「放心。」

蘇釋微微一笑,然後偏頭,望著那道如同大鵬般撲向造化仙樹的黑影人。

黑影人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間便已走出現在了造化仙樹上方,大手一抓,雄渾的元力便是形成一隻元力大手,一把對著造化仙樹抓去。


嗤!

然而,就在那元力大手即將抓悄造化仙樹時,見得那造化仙樹原本靜靜伸展而開的樹枝猛然掠出,而且此時。在那樹枝之上,也是湧上綠油油之色,隱隱間有著一種腥味傳出,那種淡淡的腥味,卻是連蘇釋面色都是微微一變。

那黑影人顯然也是並沒有料到這造化仙樹竟然能夠攻擊人,當即面色也是一變,不過好歹此人也是武帝後期境的強者,當即身形詭異蠕動,竟是將那樹枝的纏繞盡數避開而去,而後手掌如刀,凌厲勁風劈下,將那造化仙樹的樹枝劈斷不少。

不過,他的這種蠻橫手段,不僅未能取得什麼明顯效果,反而是如同激怒了那造化仙樹一般,當即那斷枝處蠕動,竟然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生長而出,然後鋪天蓋地的攻向那黑影人。

磨鐵等人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顯然是沒想到竟然連一棵樹都是能夠爆發出如此強悍的戰鬥力。

「造化仙樹並非尋常之物,已是有著一些粗淺靈智,而且它那樹枝之上,瀰漫著劇毒,這種劇毒,被稱為仙毒,就算是武帝後期境的強者沾染上,都會極其的麻煩。」望著磨鐵等人那驚愕的表情,蘇釋淡淡一笑,道。

先前他並未立刻動手,也是知道這種情況,這種靈物,可不是說取就能取的,就算是武帝後期境的強者,若是一個不慎,恐怕都會在此翻船。

「那我們先走吧?」磨鐵在一旁道,這神秘的武帝後期境強者一看就不是那麼好說話,如果等他將這造化仙樹解決,恐怕接下來也會輪到他們了。

「走?遇見了這種寶物,怎能空手而回。」蘇釋一笑,他的目光,盯著那被無數樹枝纏繞的黑影人,旋即身形猛然一動,竟直接是暴掠而出。

!! 見到蘇釋這番舉動,呂宋等人的心臟都是狠狠的縮了一下,渾身都有點顫抖的跡象,他實在沒想到蘇釋的膽子竟然會這麼大,竟敢在武帝後期境強者手中奪食……

「小子,你敢!」

那被造化仙樹纏住的黑影人也是察覺到了蘇釋的動作,當下眼中寒光暴涌,森然怒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