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經過剛才的一場大戰,逍遙島的弟子除了一小部分受了輕傷之外,重傷和死亡的根本沒有,以親傳武者的調息能力,只要一兩個時辰就能調整好。

而林銘就更快了,他用龍髓之血支持,剛才的體能和能量消耗沒有給他帶來任何負擔,他幾乎還是處於巔峰狀態。

「我們換個地方。」林銘看到這些逍遙弟子差不多恢復了一些,突然開口說道。

「換地方?」葉水彤有些詫異,而林銘根本就不做解釋,帶著眾人向一個方向前進。

不知不覺間,林銘已經在隊伍中形成了絕對權威,哪怕他下達的命令不做任何解釋,也沒有人質疑。

林銘收起了斷魂山和玄骨族弟子的所有腰牌和須彌戒,帶著這十幾個逍遙島弟子大概前進了數百里距離。

而後,林銘在一處石林中停了下來,說道:「就在這裡了。」

「為什麼換到這裡來?」葉水彤環視四周,發現這裡除了一些石林可以提供掩護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而至於要說掩護的話,顯然是之前的礦坑更好。

「沒什麼,離戰場近一些,方便觀察。」

林銘隨意的聳聳肩,他選擇這個地方,只是為了找個又近又舒服的地方坐山觀虎鬥。

以慕芊雪的靈魂力,在沙暴天氣中都能探查一二百里遠的地方,在平時,更是能將成千上萬裡外的情形盡收眼底,而這個距離對在場親傳弟子來說卻是個神話了。

「這……」葉水彤吞了一口口水,有些無語了,其他弟子也是紛紛咋舌,林銘到底有什麼隱藏探測能力。這也太變態了,隔著主戰場這麼遠,他們連能量波動都感受不到半點來,林銘卻可以探查到戰場的情況。

「慕姑娘,靠你了。」

在魔方中的慕芊雪如今是靈魂體。讓她直接出手對敵很麻煩,真正想要發揮出戰鬥力來,需要個供她奪舍的軀體,而奪舍哪怕是暫時的,都對靈魂的負擔不小,會大大消耗慕芊雪的靈魂力。想補充又需要珍貴的精血。

所以慕芊雪直接出手的情況,能避免則避免。

但是如果僅僅是用感知探查,就不會有這方面的問題,可以任意使用,消耗的那點靈魂力慕芊雪完全可以自我恢復。

慕芊雪的感知成直線輻射出去,很快。五六千裡外的影像就投影在林銘的精神之海中,慕芊雪能直接把影像倒影在林銘腦海中,也是因為他跟林銘精神相連的緣故,否則她怎麼也做不到這一點。

此時,逍遙島弟子果然已經與斷魂山和玄骨族交手,看到交手情景,林銘卻微微吃驚。白明玉居然僅憑一人擋下來斷魂山和玄骨族兩大神海後期高手!

要知道,傳送一個神海後期強者進入紅荒秘境中所消耗的資源是一般神海中期武者的十倍以上!所以每個宗門都會盡量控制神海後期強者的數量,最多兩人,而這兩人必然是頂尖天才,否則性價比太低!

白明玉、葉水彤都是如此。

同理,斷魂山和玄骨族的神海後期高手也不會例外。

可是現在,白明玉竟然能以一敵二,光看這一點,他的實力,就要在葉水彤之上了!

「嗯?他最強的攻擊手段應該不是出自逍遙島的功法。這白明玉倒是有些隱藏手段。」

慕芊雪的聲音在林銘耳中響起,她對逍遙島的功法自然有幾分了解,一眼看出白明玉施展的功法並非出自逍遙島。

「嗯?不是逍遙島的功法?」

「不奇怪。」慕芊雪不以為意的說道,「很多天才有自己的氣運,在一些秘境之中。可以尋到神域某些強者的衣缽,神域的隱藏強者太多,不少人壽命將盡的時候會選擇閉死關,不成功便成仁,他們死後往往不會任憑他一身傳承灰飛煙滅,而是會留下來待有緣人發掘,看來白明玉也有一些機緣,他找到的傳承怕是一個聖主級強者留下來的,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聖主級強者。」

慕芊雪剛說完,林銘就看到耀眼的閃光亮起,就在那一刻,白明玉與斷魂山和玄骨族兩大神海後期高手一記硬拼之後,趁著對手招式用老之際,一口氣扔出了七枚晶瑩剔透的珠子,這七枚寶珠在天空中形成了七星圖案,而後同時爆炸!

那雷珠的威力非常恐怖,比起當初火烈石給林銘在神獸秘境中用的滅神珠威力還要大!

這樣的寶珠催動起來根本不需要任何真元,一個凡人使用都能拿來跟神海高手同歸於盡,只要能打得中,十分難煉製,白明玉能一口氣扔出這麼多顆來,毫無疑問是他所繼承神秘強者遺留下來的衣缽了。

高手招式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際,正是最弱的時候,白明玉趁著這個時候扔出爆炸的雷珠,立刻對斷魂山和玄骨族的兩大神海後期造成了極大的麻煩,而在他們兩人周圍,更是有三個趕來支援的神海中期強者被爆炸餘波卷了進去,炸成了碎片!

神海中期強者,瞬間被擊殺!

發生在高空中的這一幕,震撼了所有武者,逍遙島弟子士氣大漲,他們原本看到斷魂山和玄骨族的聯軍,都肝膽生寒,畢竟是差不多兩倍於自己的敵人!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尊敬的大師兄如此強大,一個人就抗住了兩大神海後期強者,而且還憑藉雷珠屢屢支援他們。

「兄弟們,加把勁!再支持一會兒,該死的,葉師姐他們怎麼還不趕來支援!」

「葉師姐,哼,說不定他們早逃跑了,現在距離我們約定的見面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要來早來了!」對葉水彤一直沒有來,這些人耿耿於懷。

「也許出了什麼意外吧……」

「能有什麼意外,主力部隊還不都是我們在扛著!他們的位置又那麼安全,他媽的,想想我就不爽!」

這些弟子大多是白明玉的親信,對之前他們在紅荒沙漠中受苦受累,而葉水彤等人去礦洞中避風避難他們早就頗有微詞了。

「專心戰鬥,不要分心,也不要揣測他人,葉師妹能來的話,自然會來的。」白明玉一劍逼退玄骨族的隊長公羊骨打,傳音說道。

下面的弟子急忙打起精神來,他們已經有不少傷亡了,「白師兄也太捨己為人了,讓我們兄弟在沙暴中受苦,又承受敵人的主力部隊,而他們卻在最安全的地方,結果白師兄還為他們說話。」

原本白明玉威信就高,再加上他現在表現出的絕對實力和他不在背後詆毀他人的品格,他在眾人的心目中形象極為高大,哪怕心中頗有微詞,也會壓下來,心甘情願的為白明玉拼殺。

逍遙島和斷魂山、 躺贏 ,你來我往,戰鬥越打越激烈,但是因為組合陣法的防禦性,死傷的卻並不多,不到五分之一,論綜合戰鬥力,逍遙島自然是差一些,但是有白明玉的雷珠支援,竟然一直能支撐下來。

「這白明玉,看來是死不了了。」

林銘看得清楚,在這種情況下,白明玉還能保住逍遙島弟子,如果他自己一個人逃跑的話,更是無人能阻攔,也就是說,哪怕偷襲自己的那兩支小隊及時回去支援,也留不住白明玉,正是因為對自己的絕對自信,他才敢出賣葉水彤。


至於那雷珠,雖然珍貴,但是白明玉下一步就會突破神變境,到了那個時候,只能殺死神海後期強者的雷珠對他來說作用就小多了,所以現在用光了雷珠也不可惜。

可以說,這一戰,白明玉根本沒什麼損失,如果能贏,還會賺足名聲,在親傳弟子中樹立極高的威信和力挽狂瀾、以一當百的英雄形象,日後繼承島主之位就是順理成章了。

退一萬步說,就算只有白明玉一個人逃回去也沒關係,用膝蓋想也能猜到,那些旋丹弟子採集到的資源都帶在了白明玉的身上,他捲走大量的資源帶回宗門,依然是大功臣!

「林師弟,戰況怎麼樣。」葉水彤焦急的問道,雖然說是不回去支援,但她還是緊張逍遙島的弟子,怕敗得太慘,傷了逍遙島的根基。

林銘道:「我也是感知個大概,白明玉的隱藏實力可比你想象的多呢!」

其實在慕芊雪的感知視野下,林銘探查的清清楚楚,幾人死亡,幾人受傷他都了如指掌,他估測再這麼打下去,只要兩刻鐘的時間,這三大宗門的弟子就會因為真元消耗的太多而無力支持陣法戰技,到時候,陣法一破,那死得就快了!

別看現在才死傷五分之一,大半個時辰之後,怕是要隕落大半!一個時辰之後,恐怕會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就算活下來的,也必然是個個狀態極差!

「我猜到了。」葉水彤沒有意外,現在看來,如果沒有今天這一場大戰,她根本不會了解白明玉,未來島主的競爭必然輸給對方。

「那我們什麼時候過去支援?」肖水珺靠近了林銘一點,一股香風隨之撲鼻而來。

林銘笑道:「不著急,他們激戰正酣,逍遙島弟子現在也沒什麼危險,我們再等兩個時辰過去,就差不多了。」

「啊?還要等兩個時辰?那……好吧。」肖水珺點點頭,這個時候,也只能聽林銘的了。(未完待續。。。) 兩個時辰的等待,對林銘等人來說是相當愜意的。眾人都在閉目養神,養精蓄銳,把自己調整到巔峰狀態。

而林銘卻在探查斷魂山和玄骨族領隊死後留下的須彌戒,可惜他們的須彌戒中並沒有什麼礦產資源,想來這兩個領隊只是副手,斷魂山和玄骨族採集到的資源應該是落在了主部隊里。


「真窮。」

林銘搖了搖頭,對林銘這等見多了至寶的人來說,斷魂山和玄骨族親傳弟子的財富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至於斷魂山和玄骨族的修鍊玉簡,那就更沒意義了,斷魂山是修鍊的功法都是關於靈魂攻擊的,而玄骨族則是各種採補雙修之術,還有通過床笫之歡來參悟生命法則的。

功法什麼的,林銘現在完全不缺,魔方中有大量的靈魂碎片,蘊含了無比豐富的記憶,只是那些人的實力等級在現在的林銘看來已經算不上頂尖。

而林銘精神之海的容量也是有限的,他現在要吸收就要吸收頂級強者的記憶,參悟無上神武,最少也是天階絕品功法,至於一些連聖主級別都達不到的武者,這些人修鍊的功法林銘並無興趣。

在林銘等人養精蓄銳的時候,另一方,白明玉等逍遙島弟子卻是陷入了苦戰!

戰陣雖然能對較弱的弟子提供保護,但也不可能維持這麼久,才過去兩刻鐘的時候,戰陣就破了。

戰陣一破,弟子折損頓時加劇。不斷有人受傷,不斷有人死亡。

人途 ,折損了一半的弟子。

一個時辰之後,死亡大半,白明玉雖然有雷珠,但也不是無窮無盡,在這個時候,他的雷珠已經用完了。

不過,白明玉自身實力卻極強,而且他越戰越勇。激戰一個時辰。他竟然還有大半的體力,而反觀玄骨族的公羊骨打和斷魂山的魂千里以二對一,竟是有些支撐不住了!

「這小子,怎麼可能這麼強!」魂千里氣急敗壞的說道。

「該死。丸山他們怎麼還不來支援。難道發生了意外?」

「不可能的。逍遙島分出去的弟子絕對不會是丸山他們的對手,何況情報我們也驗證過來,應該不是假情報。」

按照約定好的。斷魂山和玄骨族的分隊早該來支援了,可是現在戰鬥都打到這等慘烈的地步,他們卻連個人影都沒,甚至連傳音符都沒有發回來一張。

「這一戰打到現在,我們損失了一半弟子,如果沒辦法取得最後勝利的話,我們的損失彌補不回來,回宗門肯定要受到責罰,我們人數比逍遙島多這麼多,可是沒能贏!。」

現在,魂千里和公羊骨打已經是騎虎難下,他們沒想到白明玉會這麼狠。

「集中全力,先殺白明玉,殺了白明玉,他們就完了!」

魂千里和公羊骨打存了這樣的心思,而白明玉卻也是這樣想的,每一招都力圖置魂千里和公羊骨打於死地。

又是一刻鐘過去,兩方人馬已經拼掉了四分之三!

魂千里和公羊骨打體內真元剩下不足兩成,他們已經堅持不住了。

「呯!」

隨著一聲巨響,魂千里身體猛然一顫,吐出一口鮮血。

在這一剎那,白明玉眼中寒芒一閃,「去死吧!」

白明玉也消耗得非常厲害,但是比魂千里和公羊骨打還是強一些,他一直在等待時機,這一刻,白明玉終於亮出了自己的最後底牌,他的劍身之上,其實封印了當年遺留傳承大能的一絲本源精血,就如林銘鳳血槍上封印的老宮主本源精血一樣。

這本源精血可以燃燒,雖然因為隔了太長時間,又不是自己的力量,威力不會很大,但是在現在兩邊力量都大大消耗的時候,卻可以成為壓倒平衡的最後籌碼。

一瞬間,白明玉的劍芒一瞬間威力攀升了一倍!

「什麼!?」

「不好!」

魂千里和公羊骨打都是心中大驚,這個時候,他們毅然選擇了燃燒精血,一開始因為不到生死攸關的時刻,他們一直不捨得燃燒精血,可是現在卻顧不得這麼多了。

兩大高手一起燃燒精血,力量也是瞬間提升。

「轟隆!」


狂猛的爆炸,魂千里全身是血的倒飛出去,而公羊骨打更慘,一根手臂被直接打斷。

不過白明玉也不好受,以一敵二,對方還燃燒精血,他也受了不輕的傷。

「我們撤退!」

魂千里眼看公羊骨打的樣子,咬牙下了決斷,再打下去,他們真的有折損在這裡的可能,沒想到白明玉這塊骨頭這麼難啃。

「撤!」

雖然吃不下逍遙島弟子,但是斷魂山和玄骨族的弟子還是佔了一些優勢,想退走是不成問題的。

這時候的逍遙島弟子不過只剩下二十多人,原本一百多人的隊伍,折損五分之四,而且個個帶傷。

斷魂山和玄骨族的弟子也折損了四分之三,剩下不到四十人。

逍遙島眼看著斷魂山和玄骨族的人撤退,可是卻完全沒辦法去追殺,窮寇莫追,更何況對方的實力還在自己之上。

白明玉長出一口氣,從須彌戒中取出一顆療傷丹吞下,目光中的殺機漸漸隱藏下來,「可惜!」

沒能擊殺魂千里和公羊骨打中的任何一個,讓他有些惋惜,不過這情況其實已經比他預想的好了,原本他以為自己根本保不住這些親傳弟子,只能他自己逃得性命,現在卻留下了二十多個弟子,再加上採集的這麼多資源,絕對是大功一件!

「奇怪,斷魂山和玄骨族應該不止魂千里和公羊骨打兩個頂尖神海後期高手才是,還有一兩個人也該出現的,怎麼會沒來?難道斷魂山和玄骨族的紫陽石不足以支撐傳送這麼多人?」

白明玉心中胡思亂想著,他並不知道斷魂山和玄骨族的分兵作戰的戰術,自然就不會想到其實他們是派出一個分隊去絞滅林銘等人,結果全軍覆沒,甚至連一條消息都沒傳回來,這結果太荒謬了。

這時候,在數千里之外的石林,林銘突然站起了身,對眾人說道:「我們出發!」

「嗯?不等兩個時辰了?也好,現在就出發吧,我有點心中不安。」葉水彤看了一下沙漏,現在才過去了一個時辰多一點,不過一直在這裡休息,她也心焦得很,害怕逍遙島弟子全軍覆沒。

林銘笑笑道:「不等了,你們跟我來,老規矩,所有人不得放出感知!避免被人發現!」

戰爭結束的比他預想的還早,自然沒的等了。

林銘帶著眾人貼地飛行,在血荒秘境中,沙塵暴是有規律的,一次爆發之後,短時間內不會爆發第二次,周圍數千里範圍內的情況慕芊雪了解的清清楚楚。

「嗯?之前林師弟不是說戰場在那個方向嗎?怎麼往另一邊走?」

看到林銘帶隊的方向完全不對,肖水珺忍不住用真元傳音問葉水彤,葉水彤搖了搖頭,還是沒有多問林銘,她已經接受林銘為這支隊伍指揮者的事實,而且也完全相信林銘,根本沒必要盤問。

眾人大概飛行了數百里的距離,又來到了一片小石林。

「所有人收斂氣息,潛伏在石林之中,待我一聲令下,一起出手!」

林銘選擇的這處石林比之前的密集許多,再加上紅荒秘境的砂石岩土都自帶隔絕感知的效果,只要潛伏在裡面,很難探查出來。


「好。」

對林銘的命令,逍遙島弟子雖然不解,但沒有猶豫,一個個的照做了,他們現在養精蓄銳了許久,正是巔峰狀態,對玄骨族和斷魂山聯軍不但不恐懼,反而期待與他們交手。

而大概過了一刻鐘的時間,便有一群狼狽無比,全身帶傷的弟子向這片石林飛來。

這些人,正是玄骨族和斷魂山聯軍。


他們總數不過剩下三十六七個,狀態糟糕到了極點。

他們逃離的路線完全在林銘的掌控之中,而這一路上,必然會遇到這片石林,所以他才會選擇在這裡埋伏,守株待兔。

「大師兄,前面有片石林,我們要不要落下去療傷。」

在玄骨族一方,有人問公羊骨打。

此時的公羊骨打左手手提著斷臂,臉色蒼白無比,他確實急需要停下來打坐療傷,但是看了一眼那石林,公羊骨打還是搖搖頭。

「不了!離戰場太近,白明玉可能追過來,這個小子藏得太深,不能大意,我們繼續趕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