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南,你想的太簡單了。」巫長青嘆道。「蘇玄水野心勃勃,不甘於人下。易術理事會則一家獨大,不容任何人挑釁他們的權威。他們之間的衝突是早晚的事情。國際易術理事會和歐洲巫術聯合會的例子就在眼前。即便你能夠分化瓦解掉東密和黎希賢對蘇玄水的支持,也只不過延遲了這一切的發生。」

范劍南沉默了一會兒道,「我知道。但是這樣至少能夠把對其他人的影響降低到最低限度。這是術者之間的事情,不應該干涉到其他人,這裡也不是戰場。我父親和魏如山之間的個人仇怨,曾經讓很多人喪生。雖然事情最終卻以各種借口被掩蓋了下來,但是真相就是真相。」

他停了一下,看著大街上來往的人群,淡淡地道,「或許在我們的眼中,他們只是一些普通人,來來往往,渾渾噩噩。遠不如我們術者看得更深遠,但是我們對於生命的意義卻未必有這些普通人理解得更透徹。我或許能夠通過卦術預知他們的未來,甚至通過手段改變他們的命運。但是說到底,我們也只是自以為懂得比他們更多,也更自私的一群人。全集下載75/」

「有點扯遠了。好吧,說說你有什麼想法?」巫長青道。

范劍南轉過身道,「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俾彌呼取走了毒蟾石。但是俾彌呼卻未必能夠信任蘇玄水和黎希賢,也就是說,她未必能把到手的毒蟾石給他們。所以我們主要的目標還是俾彌呼和毒蟾石。解決掉俾彌呼,就等於斬斷了蘇玄水的一隻手。」

巫長青點了點頭。

在香港的一個墓園之中,黎希賢神色鄭重地在一塊墓碑前放上了一束鮮花最強風暴conad;

reads;。他很平靜地看著那塊墓碑,墓碑上沒有照片只有簡單的一行姓名——巫懷沙。

「我真是很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選擇這樣一個地點和我見面。」蘇玄水在他身後淡淡地道。

「因為這裡很安靜。」黎希賢平靜地道,「作為一個術者,我老師的生命之中不乏精彩和傳奇,但是最終卻依然要歸於平靜。而且我敢肯定,這是他一生都在尋求的平靜。沒有你爭我奪,沒有勾心鬥角,他徹底平靜了。」

「但是你還活在。」蘇玄水一笑道,「而且,活得還很精彩。據說,你今天見過了那個老頭子。敢面對面和他談條件的,這天底下還沒有幾個。你若是活得不精彩,還有誰精彩?」

「別廢話了,我知道毒蟾石在你的手裡。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黎希賢轉過身來,看著蘇玄水道。

蘇玄水卻搖搖頭道,「這一點,你還真是冤枉我了。毒蟾石現在確實不在我的手裡,要是在我手裡,我早就給你了。」

「什麼意思?你是說有其他人動了這塊石頭?」黎希賢皺眉道。

「沒錯。我好歹是知道一些信息。似乎是幾個日本人做的。我雖然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好歹我算是知道對方是誰。放心吧,我會儘快解決這件事,毒蟾石逃不掉的。是你的始終是你的,當然,是我的最終也一定會是我的。」蘇玄水慢慢地道。「不如來說說你的事情。那個老傢伙答應你的要求了?」

「你認為呢?」黎希賢反問道。

「他能答應你就有鬼了。」蘇玄水不以為然地道,「那個老傢伙可是個厲害角色。一直以來都熱衷於扮演在幕後操控一切的上帝。而且,做得還算成功。我想他一定是沒有答應你,也沒有一口回絕你,而是在拖著你。老傢伙鬼得很啊,他無非是想先得到了毒蟾石,然後再和你談條件,這樣就等於是扼住了你的七寸要害。我說的沒錯吧?」

黎希賢冷冷地道,「你別忘了,我手裡也握著他的要害。」

「是啊,五嶽真形圖隱藏的秘密。我都想象得到老傢伙那貪婪的嘴臉了。」蘇玄水淡淡地道,「不過,你要是認為他真心會把金蠶蠱母交給你,也就不會來找我了朕的神廚小妖后最新章節。這一點我也沒有說錯吧?」

黎希賢看了蘇玄水一眼道,「蘇玄水,你夠狠。」

「這是怎麼說的?」蘇玄水聳聳肩道。

「你其實也在擔心,擔心我和易術理事會達成協議。所以你才設法搶在我們之前得到了毒蟾石。」黎希賢緩緩地道。

蘇玄水笑了笑道,「我倒是真有這方面的擔心。不過,我再說一遍,毒蟾石不在我手裡。是幾個東密術者搶先下手了。事出突然,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不過,你放心,對付這幾個東密術者,我還是有點把握的。」

「我已經答應幫你了,只要你幫我取得毒蟾石和金蠶蠱母。可是你現在突然這麼做,你的用意是什麼?」黎希賢厲聲道。

「也許我也和第一理事的想法一樣,總覺得把一切控制在自己手裡才是最放心的。」蘇玄水緩緩地道。「你手裡有理事會迫切需要的洛書龜甲,所以才能和他們談條件。我手裡要是沒有點你所需要的東西,你讓我怎麼放心?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黎希賢冷笑道,「蘇玄水,你真是我所見過最卑鄙的人,沒有之一。」

「我倒是覺得我這麼做是先做小人,后當君子。把事情都做在明處,免得在暗中計算你。」蘇玄水微微一笑道,「當然,確實有點卑鄙。但是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不是么?人在江湖混,良心早就被狗吃了一半。莫非你還要和我談什麼正義感?」

黎希賢沉默了一會兒道,「你想要什麼?」

蘇玄水聳聳肩道,「什麼都不要,只要你拿到金蠶蠱母。我們的合作就一切照舊,我們一起把易術理事會徹底拔掉。然後我自然會給你毒蟾石,也會幫你出手對付巫家的人。」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么?」黎希賢冷笑道。

「除了相信我,你還能做什麼?」蘇玄水突然一笑,淡淡地道,「我知道你有血仇要報。你可以仔細考慮一下,是每天站在這裡緬懷你的父親還有這位老師;還是和我合作,一起干點什麼大事。前者很平靜,而後者很精彩。你摸著自己的胸口想一想,你究竟想要什麼?」

… c_t;黎希賢冷笑道,「所以,你認為我就會被你利用?」

「談不上利用,只是各取所需reads;。()[]最新章節全文閱讀」蘇玄水聳聳肩道,「你吃肉么?」

「吃。」黎希賢猶豫了一下道。

蘇玄水一笑道,「你既然吃肉,那麼你有沒有養豬?」

黎希賢皺眉搖了搖頭。

你有種 ,「你吃肉,自己卻不養豬。看起來有些不合理,但是你能說養豬的人是被你利用了么?顯然不能,因為你買豬肉是付了錢的,這就是各取所需。養豬的人賣掉了豬換取利潤,而你花了錢,飽了口福。我們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你想要弄到毒蟾石,首先得幫我做點什麼。」

黎希賢沉默了一會兒道,「我不會為了你得罪易術理事會。你是一個瘋子,但是我不會和你一起瘋。」

「當然不是現在。」蘇玄水緩緩地道,「我很理解你的心情,畢竟你和理事會之間還需要相互妥協。我是指在你拿到了金蠶蠱母之後。你必須幫我做點事情。」


「你是想利用金蠶蠱王做點什麼事情吧?」黎希賢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當然是這樣,否則你對我來說簡直毫無價值。一個蠱術師如果沒有蠱,那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蘇玄水聳聳肩道,「那麼先說好了,一旦你得到了金蠶蠱母,你就必須幫我剷除江相派的殘餘勢力。」

「江相派?」黎希賢皺眉道,「你不是準備對付易術理事會么?」

「易術理事會是一個長遠目標,他們樹大根深,想要一擊而勝是不可能的。但是江相派則不一樣,他們是本地的地頭蛇。在我騰出手對付易術理事會之前,我必須確保自己的身邊是安全的。」蘇玄水淡淡地道。

「你認為這個江相派可能和易術理事會有所關聯……」黎希賢看著蘇玄水道,所以你想在對付易術理事會之前,先把他們擺平了?」

「前段時間,我和江相派有些不太愉快冰火武神最新章節。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一旦易術理事會和我處在敵對狀態,他們這些人肯定會暗中陰我一把。與其給他們這個機會。不如我先下手為強,只要把那幾個主事的老傢伙除掉,其餘人不是什麼問題。[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熱門]」蘇玄水淡淡地道,「當然我也不能做得太明顯。所以我才需要你,有什麼比蠱術更能殺人於無形,而且不留下任何術力痕迹呢?」

黎希賢點頭道,「好,我答應你。不過那要在我和四嬸談過之後,因為我只有取得了金蠶蠱母,才能以此培育出蠱王。」

「沒有問題。」蘇玄水答應道,「我說過了,我們是各取所需。」蘇玄水緩緩轉身離去,臨走時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

但黎希賢看著蘇玄水的背影,眼中卻露出了一絲陰冷的光芒。黎希賢知道,蘇玄水說的話,最多只能信一半。他要自己幫他對付江相派是真,但是幫自己報復巫家的人,卻是未必。再說黎家的人要報仇,何須假借他人之手?

「老師,請放心。我一定會毀掉巫家的。」黎希賢喃喃地道,他在巫懷沙的墓碑前嚴肅地鞠躬,然後轉身離去。

在天機館之中,范劍南正在用一副骨牌做占卜。俾彌呼等人用了某種手段干擾了他的遁甲卦術,但是范劍南的這種骨牌占測,卻也相當精準。范劍南已經不止一次地用這種骨牌占測的方式解決過問題。

他把一組骨牌理好,放在面前。連續擲骰子,然後按照相應的順序取牌。把取出來的所有牌,都合在自己面前。

巫長青皺眉道,「這倒有點意思,以四組骨牌為四象,牌陣就是卦陣。取六十四卦為基礎,再順推十二周天,將其卦進一步細分。不過這下面的推演法,我就看不懂了。有意思,有意思,我打了這麼長時間的麻將,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卜術。」

「其實原理相同,卦術的法則雖然不是純粹的數學,但是卻可以看做是一種數學的排列和組合。」范劍南一笑道,「掌握住卦術的原理,手段只是隨機的。所以古人講究心占,隨時隨地隨便什麼物品都可以看做是一種卦象。卦術無窮無盡,但是本心如一,才能通徹古今,一窺天機。」

巫長青點點頭道,「佩服。玄學巫術雖然有別,但卻不乏相通之處。玄學比巫術多了更理性的歸納,而巫術卻比玄學更直接。」

「不錯亂世狂神最新章節。」范劍南笑著翻開了自己面前的幾組骨牌,淡淡地道,「看來我們要找的人已經找到了。」

范劍南指著桌上的骨牌道,「白虎持世,沖桃花。父母得動生,火爻泛出暗動。看來不光是我們在找俾彌呼,易術理事會的動作比我們還快,5爻路鬼動,帶財玄武,毒蟾石或在轉移途中,此女或在地區外西南或東北方向,往市中心行進途中。

申沖兄弟寅,寅為東北,上衝下,南往北。俾彌呼的目的地或是東北偏北之所。但未合世,應不出我占測的範圍,上爻戍空,此人應不在家,子孫已火在旁,但此處似也有易術理事會的人在監視,此女今天必定會出現。」

「東北偏北向?」馮瑗沉吟道,「難道是我們第一次發現他們的地方?」

「你是說那棟老房子?」范劍南微微一動眉道,「不錯,俾彌呼和蟲廿四畢竟是日本人,對香港並不會怎麼熟悉。目前蘇玄水還不敢明目張胆地收留他們,但是他們要出去住酒店也不太可能。他們回上次的老房子,到是確實有可能。畢竟誰也不會想到他們竟然還敢回去。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為誰都想不到!」

巫長青點頭道,「在什麼地方?我去找她們。」

范劍南微微一擺手道,「不,小心為上,我們還是一起去。這個女人看似像個孩子,其實是個侏儒,這種生理的異常導致她性情偏激,陰狠毒辣。而且東密術法也頗有獨到之處,所以我們還是一起過去比較妥當。我並不是不放心你的能力,但是謹慎一點總沒有大錯。」

巫長青皺眉道,「這件事是我巫家的事情。本來把你們扯進來,就已經讓我心中不安了。又怎麼還好意思讓你們和我一起冒險?」

范劍南笑了笑道,「我們之間還需要說這樣的話么?再說,你又不熟那裡的路線。即便是我把地址給你,你也未必能找到那裡。說不定等你找到那裡,她們卻已經跑了。這不是耽誤事么?」

巫長青想了想也是,他對香港根本就不熟。香港人大都說粵語,他這一口四川口音,別人能不能聽懂還是一個問題,找個路都找不到。別一個人去了之後,不但人沒找到,毒蟾石沒有奪回,自己倒迷路了。那就真是搞笑了。

范劍南想了想道,「馮瑗,我和巫老闆一起去,你等我們走了三十分鐘之後給破軍打電話灰燼風暴conad;

。把地址告訴他。」

「我不能跟你們一起去么?」馮瑗吃驚地道。

「不必了。」范劍南笑了笑道,「你只要記住幫我打那個電話,就是對我們最好的協助了。切記,一定要在我們走了三十分鐘之後通知破軍,不能過早,也不能太晚。早了容易驚動他們,晚了又堵不住他們。」

「你是想利用易術理事會來圍堵他們?」巫長青皺眉道。

「放心吧。一切有我,到時候你就等著看好了。這兩個日本人,一個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范劍南一笑道,「我找破軍他們過去,是因為我不喜歡殺人。而這兩個東密術者又太可惡,不能再饒了他們,正好把他們兩人扔給理事會去處置。也許把他們和那塊毒蟾石都關在地下七層,才是最好的辦法。」

巫長青點點頭道,「行,到時候你說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只要能尋回毒蟾石,不讓它落入黎希賢的手中就行了。」


范劍南看看手錶,拍了拍巫長青的肩膀道,「行了,時間差不多,我們現在出發。」

「小心一點。」馮瑗立刻道。

「放心。對付俾彌呼,我還是有辦法的。況且,在我身邊還有巫門主這樣的高手。」范劍南一笑道。

范劍南和巫長青兩人匆匆離開了天機館,向著東北方向,他第一次遇見俾彌呼的那個老房子趕去。在接近那片老舊的住宅區時,巫長青突然停住了腳步,他皺眉道。「你說的不錯,他們就在這裡。」

「你感覺到他們了?」范劍南壓低聲音道。

「不是,而是我感覺到毒蟾石了。」巫長青低聲道,「這塊毒蟾石成因古怪,物性奇特。後來又被歷代的蠱術者供奉,所以有一種非常特殊的術力波動。我的判斷絕對不會錯。」

范劍南點點頭道,「那就是了,東西在這裡,人肯定也在。現在這個時候,俾彌呼應該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蘇玄水在內,所以,她還不會交出毒蟾石。小心一點,也許她就在周圍。有了上次被我算計的教訓之後,她一定會非常小心。」

… c_t;這片住宅區都是老房子,平時也沒有多少人。熱門()[t]本身的地段也顯得有些偏僻,所以很安靜。

范劍南和巫長青的腳步走在路上,聲音顯得很清晰,更是顯出周圍環境的安靜。

但這份安靜卻似乎被一陣清脆的風鈴聲打斷了。

鈴聲清越,卻讓人難以辨明那個方向,難道是哪一家的樓上掛著一串風鈴,在迎風而動?

巫長青霍然轉身指著樓上的一處低聲喝道,「在那裡!這串風鈴其實是某種巫術,當有人接近時,這串風鈴就會相互碰撞發出聲音,而在平時,即便是遇到大風天氣,這串風鈴也絕對不會發出一點聲音。」

范劍南立刻停住了腳步,他微微一笑道,「看來俾彌呼已經學乖了,知道自己成了眾矢之的,也學會預警了。」


「那是當然了。」二樓陽台上露出了一張稚嫩的臉,俾彌呼探出頭嫣然一笑道,「我如果不小心一點的話,難免又中了你的詭計。上次你的陣術可真是折騰得我們好苦。」

范劍南冷冷地道,「好苦?我看你似乎很享受吧?說吧,林銳是不是你殺的?毒蟾石是不是在你手中?」

俾彌呼輕笑道,「范劍南,我已經在周圍設下了好幾組陣術,原以為可以干擾你的卦術。真是想不到你還能找到這裡。最新章節全文閱讀不過,你真的以為這一次還能像上次那樣么?上次在衡山,是因為你事先做了準備,還有林若谷等人幫你,又藉助了南嶽衡山的地氣丹天戰神conad;

。()t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在你這一邊。不過,今天,你可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這裡是我的主場。」

她嬌笑著一揮手,拿出了一支鈴鐺,隨手一舞,發出了一陣陣清越的鈴聲。這是日本巫女經常使用的神樂鈴,不過俾彌呼這支神樂鈴似乎比較特別,這鈴聲似乎有一種動搖人心智的力量。即便是范劍南心智這麼堅定的人也感覺到了,在剎那間,他似乎一陣精神恍惚。

神樂鈴的聲音忽遠忽近,似乎帶著某種詭異的節奏,令人氣血不暢,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但卻又似乎希望那鈴聲一直延續下去。

俾彌呼看著他們微微一笑道,「在你們來之前我就做好了準備,先前的那一串風鈴不但有這預警的作用,也是最好的幻術引導。等你們真正聽到我的神樂鈴時,再想反抗就已經來不及了。」

「什麼意思?」范劍南微微後退了一步,看著俾彌呼道。

「意思是,現在你們已經上了我的當。」俾彌呼掩著嘴吃吃地笑著,就像是一個趁大人不注意偷糖吃的小孩。

「只怕未必。」巫長青突然抬起頭道,「我不知道你這種幻術是從哪裡學來的,不過我只能說差強人意。」 灼灼盛寵︰鬼語新娘,請矜持 。這鈴音雖然詭秘悠遠,讓人慾罷不能。而巫長青的擊掌聲似乎更加恐怖,這簡單的掌擊聲卻似乎包含了一切,風聲、雷聲、鳥鳴、馬嘶,甚至像是遠古巨獸的怒吼。

他的第一次擊掌,就打亂了俾彌呼的鈴音,第二次擊掌,懸挂在樓上的那串風鈴陡然爆裂。等到第三次擊掌的時候,聲波蘊含的巨大衝擊力甚至差一點把俾彌呼掀下陽台。

渾身黑色蟲甲的蟲廿四搶上了一步,把俾彌呼扶住。

俾彌呼卻惱怒地推開他,指著巫長青喝道,「你是誰?」

「巫術者,巫長青。」巫長青看了她一眼道,「我能說的只有這麼多了,不過即便我說了,你也未必清楚我是什麼人。我只想拿回那塊石頭。」

「你?」俾彌呼眼珠一轉道,「竟然是個巫術者。我聽說你們中國的巫術者是一支很神秘的術者流派,從來不和外界打交道大寶鑒conad;

reads;。怎麼今天幫著范劍南來強出頭了。」

「這和范劍南無關。」巫長青抬起頭道,「你們搶走的那塊石頭,才是我來的原因。」

「那塊石頭?」俾彌呼微微一笑道,「看來福山哲也的消息沒錯。這塊石頭確實有點意思,竟然連一向避世不出的巫家也驚動了。不過,你覺得我們會給你么?」她後退了一步,冷冷地道,「蟲廿四,殺了他們。」

蟲廿四面無表情地轉過頭,他身上的黑色甲蟲早已覆蓋了他的全身,形成了一層堅硬無比的蟲甲。而且這種蟲甲對於術力有著很高的抗性,甚至可以完全隔絕術力。再加上蟲廿四過人的身手,儼然是真正的術者殺手。

蟲廿四一步跨了上去,旋身擺腿,橫掃巫長青的腰部。巫長青雙手一封擋之後,才發現自己的術力完全不能阻礙對方。蟲廿四竟然連速度都沒有放慢一點,這一腿眼看著就要掃中巫長青的腰部了。

蟲廿四身手了得,真要是被這一腿掃中,巫長青肯定就的當場趴下。

不過就在蟲廿四都自認為得手的時候,突然變生肘腋。巫長青的身體像是泥鰍一樣滑動到了一側,同時順勢低身,一條胳膊已從蟲廿四的襠部穿過,一個大背胯過肩摔,將蟲廿四整個人掄了起來,狠狠砸在了水泥地面上。

蟲廿四都懵了,這動作太快了。他簡直沒有看輕巫長青的動作,就被撂倒在地。

巫長青拍了拍身上的灰皺眉道,「拳腳稀鬆平常,這蟲子倒是有點古怪,不過始終是旁門左道,難登大雅之堂。」

「老巫,看不出來,你文武雙全啊。」 一眸一世:韓先生濃情病愛免費線上閱讀_ AA制的小妖_95總裁小說

「獻醜了。不過你要知道,巫和舞,在古代本就是相同的。而武的由來也來自於巫舞。要論拳腳打架,巫家的人從來不是軟蛋。」巫長青冷冷地看著俾彌呼道,「小姑娘,你最好還是識相點,交出毒蟾石。」

「如果我不給你呢?難道,你仗著拳腳厲害,要欺負我這樣一個小女孩么?」俾彌呼一臉苦相,仰頭看著巫長青,她臉上的表情好像已經要哭出來了。把一邊說話,一邊還在後退,好像真是被巫長青給嚇到了。不過她背在身後的一隻手,已經扣住了一張道符。

… c_t;范劍南看著俾彌呼一笑道,「這幅可憐的樣子,還是不用裝出來的好最滄海最新章節。[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俾彌呼,我們都明白彼此是什麼人。你絕不是一個可憐的小女生,而我也不可能是上當的冤大頭。老巫,小心點她手裡的符。」

俾彌呼被范劍南說破了,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索性不再裝了,而是向前走了一步,雙手伸了出來。她兩隻看起來稚嫩的小手之中抓著幾張道符reads;。「范劍南,還有你帶來的這個老頭,最好看清楚了。這可是雷符,只要我一發動,你們就算不死也會焦頭爛額。所以最好別逼我。趕快把蟲廿四放了。」

范劍南看著她手中的符,臉色微微一變。從這幾張符上激烈的術力波動來看嗎,這絕對是威力極大的雷符。俾彌呼在二樓的陽台上居高臨下,而自己和巫長青卻站在樓下。這幾張雷符一旦激發,強大的電弧將會覆蓋整個樓下的這片區域。

巫長青卻冷冷地道,「好啊,看來你是早有準備,看不出你小小年紀,卻這麼狠毒。」

「廢話少說,快把蟲廿四放了。」俾彌呼惱怒地喝道。她是一個侏儒,生平最恨別人把她當成是小孩子。巫長青這幾句無心的話,卻觸到了她的痛處。

蟲廿四趁機從地上爬了起來。他身手確實敏捷,跑了幾步,一腳蹬在牆上,借力攀援。幾乎沒有費力就從攀上了二樓的陽台,站在了俾彌呼的身邊。

看到蟲廿四已經安全,俾彌呼扭過頭一陣冷笑。「范劍南,上次你傷了我們,這筆賬還沒有跟你算。想不到,你今天居然還敢送上門來。」她手中的道符,已經散發出一陣驚人的波動,隨時會脫手而出。

范劍南神色一動,厲聲喝道,「慢著,俾彌呼,你知道站在我身邊的這位是誰?」

「我管你們是誰?」俾彌呼咯咯笑道。她的手微微一揚,那幾張道符已經翩然落下,一陣精純的術力如同被壓抑了很久般驟然爆發。棉花糖術力爆發的能量瞬間爆發出高溫,使得那幾張道符臨風燃燒。淡淡的青煙幻化出了強大的電弧,蜿蜒如金蛇般凌空擊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