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蕭讓一口老血差點噴出去,這還是那個上清之花嗎,怎麼如此無節操!

得,拼臉皮,自己也完敗!

「葉小姐,這樣吧,我再提一個條件,如何?」

蕭讓被打敗了,老老實實問道。

「什麼條件?」

葉紅魚笑問道。

「我有一個妹妹,是一個煉藥師,雖然煉藥師不像武修,基本上不會遇到危險,但人有旦夕禍福,什麼事情都說不準,我的條件是,如果我活著,你為她出手三次,如果我死了,你保護她十年。」

蕭讓道。

說這話時,他一改之前那種玩世不恭的態度,臉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葉紅魚一愣,他本以為蕭讓這種武狂會獅子大開口,索要武兵、武技,卻沒想到竟然是保護人。

保護十年,這條件看起來很浩大,但操作起來其實很簡單,只要她將對方招入葉家便是,以葉家在上清域的霸主地位,誰敢為難葉家的煉藥師?

「真羨慕你那個妹妹。」

葉紅魚有些羨慕的說道。

「不會讓你為難的,我這個妹妹,脾氣好,溫柔善良,最重要的是,她沒有好勝之心,是絕對不會主動惹事的,而且她開朗活潑,想必你會喜歡她的。」

蕭讓臉上掛著溫柔的笑。

「好,蕭讓,你這個條件,我接受了。」

葉紅魚想了一會,點頭接受了。

「蕭讓,什麼時候把你妹妹帶過來?」

「不好說,她現在不在中州,在中州之外的一個神國,等我抽空回一趟神國,將她帶過來。」

「中州之外?」

葉紅魚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蕭讓,「你有沒有搞錯,現在中州已經被切斷為三塊,你要去中州之外,就必須穿過玉清域,可是玉清域已經被切斷,你怎麼帶人?」

「葉小姐,別人做不到,可不代表我蕭讓做不到,實話告訴你,我來到上清域才不過十幾天。」

「難怪以前從來沒聽過你,原來你剛到上清域,等等,你是說,你是從玉清域過來的,在中州被切斷之後?」

葉紅魚這才真真正正震驚了。

「葉小姐果然冰雪聰明,一猜即中。」

蕭讓嘿嘿一笑。

「蕭讓,看來我找對人了啊。」

葉紅魚也輕聲笑了起來。

她之所以選中蕭讓,其實不是太相信蕭讓,是矮子裡面挑高個,沒辦法后的無奈選擇。

可是現在,她得知蕭讓竟然可以穿過連釋道巨擘都束手無策的切斷大陣,她內心,竟然是對比武隱隱期待了起來。

「他會創造怎樣的奇迹呢?」

葉紅魚不由想到。

交易既然達成,蕭讓便想要離去,但是葉紅魚卻似乎對蕭讓來了興趣,竟然是跟著蕭讓飛了下去。

「咦,葉小姐,你跟著我幹什麼?」

蕭讓驚奇的問道。

「蕭讓,你看啊,比武招親比武招親,招的是親,但是你贏了之後呢,卻不能『親』本小姐,本小姐怎麼想,都覺得你比較吃虧。本小姐最是心善,見不得別人吃虧,所以本小姐決定了,在比武之前,要多多親近你,權當做補償了!」

葉紅魚嘻嘻笑道,古靈精怪。

「你以為你長得漂亮我就會信?」

蕭讓嗤之以鼻。

「太傷心了,我葉紅魚親近人,竟然還被拒絕。」

葉紅魚抽抽鼻子,眼圈立即便紅了。

「別給我來楚楚可憐這一套,知道嗎,現在在我眼裡,你可是八個爪子、頭頂上還長著角的猙獰生物!」

蕭讓再次嗤之以鼻。

「你這個鐵石心腸的傢伙,人家這樣了你都不安慰安慰。」

葉紅魚也不可憐了,十分不滿的冷哼起來。

「好,我安慰你,回家睡覺去吧!」

蕭讓丟下這話,轉身大步便走。

「回家睡覺?好啊,好建議,不過我不認得路了,你送我回去!」

葉紅魚連忙跟上。

蕭讓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你自己的家你不認路?

讓一個真不認路的陌生人帶路?

還能不能再假點!

「你到底想幹什麼?」

蕭讓轉過來,十分無奈的看著葉紅魚。

「人家不是說了嘛,是想『親』你而已。」


葉紅魚眼睛開始眨啊眨。

蕭讓沒說話,就那麼看著葉紅魚,那表情分明是在說,信你才怪!

「是真的,人家真的是想『親』你嘛!」

葉紅魚跺跺腳,臉上忽然又羞澀了起來,紅唇撅了撅,「要不,就真親你一下?」

看著那鮮艷欲滴的櫻唇,蕭讓呼吸突然就沉重了一拍,脫口問道,「真的么?」

「哼,看你那德行,就知道,你們男人啊,沒一個好人!」<

。 至少在他還沒「好起來」之前,銀寶絕對不會有事。

聽了這番話,七七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想到那些人竟是要用銀寶的血做葯,七七也是氣炸了。

只是現在,不僅有皇爺爺要救,還多了一個銀寶,銀寶的下落有,但是皇爺爺的下落還是空白。

所以,他們還必須更加的小心才是。

「九叔叔放心,剛才你沒回來,我已經吩咐了很多小動物幫我去找線索了,現在那麼多小東西幫忙,一定會很快找到。」

「你現在正好趁機休息一下,等到有消息,我們一邊救銀寶一邊救皇爺爺。」

七七想了想,九叔叔現在還不能好起來,不然銀寶就危險了,所以乾脆就在這軍營休息一陣子。

量那雲子俊再聰明也想不到敵人的將領會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休息吧。

沐北冥點頭,只有這樣了。

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夫妻二人便輕輕鬆鬆的休整了一天。

這一天,七七也一直在營帳中,儼然已經徹底被陳鋒給收服,而陳鋒則是半昏迷狀態,軍中都知道陳鋒將軍大約是病了。

也都知道,這七寶腦子開竅,竟是盡心照顧陳鋒起來,怕是也是個有野心的,想要往上爬呢。

這期間,雲子俊帶著軍醫還親自來瞧了一下,軍醫還是查不到什麼,只認為是詛咒。

因為王爺親自來探望,大家都知道王爺十分重視陳鋒,只要他病好起來,怕是會更加的飛黃騰達。

所以,對七七也是十分的恭敬,畢竟七七這麼照顧陳鋒,等陳鋒醒來,怕是會更加的恩寵。

這期間七七發現先前跟著她的兩個士兵似乎變了一些,他們還是守門士兵,不過看向七七的雙眸卻是有些意味不明的意思。

這一日,倆人終於忍不住叫住了七七。


「七寶小哥,你先前給我們所說的話,是否還算數?」

倆人似乎有些疑慮,還是咬牙問了出來。

自從那一日河邊的談話,他倆也是想了很多,忽然覺得七寶說的很有道理。

而且他們看七寶的意思也是十分痛恨叛賊的,畢竟那陳鋒將軍辱沒了七寶的清白,七寶的家人怕是也有不少死於叛賊的手中。

可是看這一日,陳鋒生病,七寶竟是如此儘力,倆人倒是十分不理解。

難道七寶已經忘記了當初自己的仇恨,現在又改變了主意,準備認命了?

可是為何他們覺得七寶不是那種人呢?

昨日河邊七寶那堅定的眼神他們可是記憶尤深呢。

倆人似乎已經有了打算,在這之前,還是先找七寶確認一下。

若是七寶認命,已經打算盡心服從陳鋒,那麼算他們白問,他們也可以裝作試探一般,也是衷心於陳鋒,試探七寶的真心。

若是七寶是另有目的,還是有那個初衷的話,有七寶的幫忙,他們想,他們行事會更加容易一些。

畢竟現在七寶可能就會是陳鋒的心腹了。

七七聽到二人這麼說,立馬就明白了二人怕是已經想通。

畢竟殺親之仇,沒有哪個熱血男兒能忍得住。 葉紅魚的話讓蕭讓感覺很無辜,你如此誘惑我,能怪我心志不堅定嗎?

「快看,葉紅魚竟然和一個男子如此親昵!」


「驚天消息啊,葉紅魚素來難以接近,怎麼會和一男子攜手共游?」

「她不是要比武招親嗎,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和一男子如此親昵?」

「難道,她很看好那男子不成?」

「······」

葉紅魚和蕭讓「打情罵俏」的,將大街上所有人都給震驚到了。

葉紅魚被譽為上清之花,追求者之多,簡直不可想象,可她從來都是對任何人不假辭色,如今和一個男子神態親昵,如何讓人不震驚?

「什麼那男子那男子,拜託,你們睜大眼睛仔細看看,那是蕭讓!」


很快,便有人認出了,那個和葉紅魚攜手共游的神秘男,便是最近轟動上清的絕世天才,蕭讓!

「原來是蕭讓啊,我就說,是何方神聖可以得到葉小姐的垂青!」

「如果是蕭讓的話,他倒是真配得上葉小姐,五公子雖然都比蕭讓厲害,但是別忘了,五公子多大,蕭讓多大!」

「據說那蕭讓才二十歲,修為卻已經浮生五重,修鍊速度比葉小姐還快!」

「如果只看天賦,蕭讓絕對是上清第一,葉小姐垂青於他,也不是沒有道理。」

「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

「······」

認出來蕭讓后,無數人都沸騰了,除了極個別人羨慕嫉妒恨外,絕大多數人都認為蕭讓和葉紅魚很般配。

「這就是你的目的嗎?」

聽到這些聲音,蕭讓盯著葉紅魚問道。

「這只是目的之一。」

葉紅魚嘻嘻一笑,一手挽住了蕭讓胳膊,「怎麼樣,和我這麼個大美人鬧緋聞,感覺很不錯吧?」

「確實不錯。」

蕭讓煞有介事的點點頭,一臉意猶未盡之色,目光在葉紅魚高聳的胸部上瞄過去,「要是能再大點就好了。」

「再大點?」

葉紅魚低頭,盯著自己的小胸脯看了會,伸手在胸前一托,將那山巒弄得更挺拔,她大眼睛眨啊眨的,「這麼大夠不夠?」

「好好好,葉小姐,我怕了你了,說吧,你另外一個目的是什麼。」

蕭讓被打敗了,舉手投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