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次葉塵看好的是雪莫.雪莫參戰二十一場.十五勝五負一平.成績赫然.而對手李天參戰四十九場四十勝五負四平.兩人都沒死.依然能參戰就說明問題了.而葉塵這次看重的依然是實力比較低的雪莫.

不過這一次的結果卻讓葉塵不得不懷疑自己的眼光了.李天以絕對的實力橫掃雪莫.為自己的戰績又多加了一筆.葉塵卻又輸了一百信用點.葉塵的臉色有些蒼白.面色更顯得凝重.又輸了.自己看好的兩人都輸了.三百信用點.只剩下一百信用點了.

看著手中的一百信用點.葉塵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自己相信自己的眼光.在其餘的比賽中還是很準的.可是一旦自己參加了賭注.卻發現自己的預測沒有一個準確的.這讓葉塵有些沮喪.甚至開始擔心了.三百信用點只剩下一百.要是這一百再輸了怎麼辦.

想到這種後果.葉塵心中都打個顫.三百信用點都輸了的話.自己真的只有再次出城了.那樣危險也會陡增.

葉塵咬咬牙.等了幾把.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押下了自己的最後一百信用點.這次葉塵壓的依然是表面實力處於下風的.雖然賠率高.但是勝率卻是不大.但是葉塵依然相信自己的感覺.

這一次葉塵也跟著群眾一起呼喊.眼睛有些通紅.顯得比起擂台上的人都還要緊張些.

可是許多事你希望它發生.卻偏偏沒有發生.許多不可能的事情卻偏偏成了可能.按照以前葉塵每次的預測都是那麼準確.眼光也很毒辣.基本上不會輸的.

可是今天卻偏偏邪門了.葉塵押了三次.輸了三次.一次都沒有贏.這讓葉塵有些傻眼了.三百信用點全沒了.

怎麼辦.葉塵一時兩眼無神.獃滯的站在原地.傻傻的看著前方.一副一無所措的摸樣.

而在葉塵的對面的一個二樓的貴賓區包間中.一個帥氣的男子正坐在柔軟的單人沙發上.在其腿上還坐著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女子妖嬈的拿著一個水晶色的葡萄塞進男子的嘴中.帥氣的男子手掌撫摸著女子的身體.愜意的享受著這種待遇.時不時的看看下面的比賽.

今天的十二場比賽帥氣的男子同樣下注.不過這男子的運氣比葉塵要好的多了.下了七把贏了六把.贏了差不多三萬信用點.比起葉塵的三百信用點.那是一天一地的差距.

如果葉塵能看到這個帥氣的男子.一定會記得這個男子就是昨天和自己交手的蘇浩.

葉塵沒有發現蘇浩.蘇浩卻發現了葉塵.因為葉塵站的地方就是蘇浩的對面.本來葉塵那並不出眾的樣貌.根本惹不起任何人的注意.而且那些免費區的人也太多了.要不是無意中的一瞥.蘇浩絕對不會在意這些免費區得人的.

看著葉塵獃滯的目光.蘇浩興趣漸起.拍拍嬌艷女子的臀部.示意女子走開.然後指著前方免費區的葉塵.說道:「去一個八階的挑戰他.」

身後自有人應聲而去.蘇浩一臉淡笑的看著擂台上的主持人激情澎湃的演講:「諸位.前面的十二場比賽還看得過癮.」

「過癮.」

「不過癮.」

「過你妹的癮啊.老子輸了一大推.還過癮.過你妹啊.」

……

有應和的.有反對的.同樣有謾罵的.各自的團體夾雜在一起.讓地下世界也熱鬧不少.主持人繼續在上面面帶微笑的演講著:「我知道大家有的贏了信用點.有的輸了信用點.不過最少也從中獲得了激情不是.全身心的為自己喜歡的選手加油吶喊了不是.輸者依然還有機會撈回成本.贏者還能獲得更多的信用點.就看你們有沒有膽子玩了.你們還想繼續嘛.告訴我.」

「想.」這次聲音整齊了許多.

主持人聽著聲音滿意的點點頭.接著道:「廢話不多說.接下來便是今天晚上的主菜了.下面的三場比賽沒有認輸者.只有生或者死.而且是自由選擇參賽者.不限境界.不限年齡.現在開始.」

「喔……」

「吁……」

一連串的興奮激動的聲音響起.歡呼著接下來要上場的人.

由於這是自由比賽.不見生死不下場的比賽.所有想要上去的人都要考慮清楚.否則一不小心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那就太不值得了.不過能來地下世界的.亡命之徒不在少數.贏一場得到的獎勵也是所有押注的百分之一.這就相當恐怖了.每場比賽上千萬的押注壓下去.要是贏了一場.最少也有十萬呢.


這麼多的錢.葉塵當然也眼熱.不過對於自己的實力葉塵還是相當清楚的.普通的功法.最多有些特別的劍法.總體實力並不比別人強多少.要是上去遇到強大的對手.恐怕就凶多吉少了.這是葉塵萬萬不能做的.即使輸了三百信用點.即使要一個月出去兩次也不能將運氣賭在這裡.

想要賺錢的不止葉塵一個.敢拚命的同樣很多.主持人剛剛話落.便飛奔上一個中年男子.男子面目猙獰.霸氣凌然.瞪眼間就能將小孩嚇哭.凶厲的朝著周圍看了一圈.


許多人都被這凶厲的眼神給嚇得後退.面色蒼白.顯然對於這個男子有種害怕的情緒.

「榮風.是榮風.這個瘋子來了.」

短暫的安靜過後.人群中突然搔動起來.大聲的喊叫.

「居然是榮風.這個傢伙可是有瘋子支撐的.一旦戰鬥起來.不死不休.而且手段極其殘忍.看樣今天沒什麼人敢上場了.」

「榮風.榮風.」

雖然許多人都害怕這個榮風.但那是擂台上的榮風.只要不上擂台和對方戰鬥.就不用那麼的擔心了.相反強大的榮風還是贏信用點的好工具.榮風一直在這自由擂台上都沒有死去.那只有一種情況.每次和榮風戰鬥的人都被榮風殺死了.

現在榮風又上場了.這不是給自己送信用點的嘛.怎能不讓這些人高興.所以地下世界難得的一次那麼整齊的吶喊.為榮風助威.

不過這些觀眾聰明.可是那些想要上擂台挑戰的傢伙也不是笨蛋.榮風的實力展示在那兒呢.雖然沒有先天境界.也僅僅才是凡塵境八階的強者.可是一旦榮風爆發出全部實力.可是能堪比先天境的強者.這種潛力實力都巨大的人物.沒有絕對的把握.上去不是找死嘛.

一時歡呼吶喊的人很多.可是上去的人卻沒有.場面有點冷場.

「誰.誰趕快上去啊.不都很厲害的嘛.」有人叫喚道.

「就是.那誰.徐恆你不是想要上嗎.快點上去啊.」有人直接指名道姓.

……

隨後就有些凌亂了.許多人叫喚.可是被叫出的人都恨不得掐死那些叫自己的人.這不是坑爹嘛.這要上去那不是找死嘛.榮風是誰.那是瘋子啊.同一個瘋子對戰.即使贏了也討不到多少的好處.更何況根本不能贏啊.

葉塵站在最前面.對於榮風的了解到不是很多.畢竟葉塵很少過來這裡.不過看著周圍的人吶喊.以及先前榮風散發出來的氣勢.還是能夠猜猜測出大概.這個叫做榮風的男子是一個強者.

至少葉塵自認不是對手.本來也沒準備上去.所以也就站在原地.看一看誰會上去.這樣的強者對決.對於自己的經驗增長也是一個不小的幫助.

「好.挑戰者出來了.」在短暫的冷場后.還是沒人上前.就在主持人都認為沒人上前挑戰的時候.一個人很突兀的站在免費區的位置.給人的感覺好像要挑戰一樣.這不得不讓主持人興奮了.畢竟要是冷場的話.那對於地下世界就是損失一大筆錢啊.雖然一次兩次無所謂.但是次數多了.那也是一筆不小的負擔不是.

主持人說著將手指往葉塵這邊一指.葉塵一頓.好奇自己這邊免費區還有人能挑戰榮風.這人是誰啊.這麼強悍.心中想著葉塵也跟著轉頭朝著後面看去.

這一看葉塵傻眼了.原先人擠人的免費區.依然還是人擠人.可是在葉塵身邊卻詭異的空出好大的一塊.讓葉塵站在那兒顯得很是突兀.

怎麼回事.葉塵心中暗道不妙.就聽主持人在擂台上繼續喊道:「這位少年無疑是勇敢的.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這位少年進行挑戰賽.」

觀眾雖然不認識葉塵.不過看葉塵很是年輕.想來實力肯定不會太強.這不是送信用點給自己嘛.所有人都興奮的鼓起了雙掌.至於葉塵的安危便不再這些人的考慮當中了.

葉塵想說自己沒有要參加的意思.但是還沒等葉塵說出口就見擂台上的榮風面色冷淡的朝著自己看來.一股殺戮的氣勢陡然間撲面而來.只有真正面對這股殺戮氣勢才能感到這種氣勢的強大.

即使葉塵也殺過不少野獸.血腥的東西也見了不少.可是真正面對這種殺過人的強者氣勢.葉塵還是感到一股窒息的感覺迎面而來.

「你.不配.」淡淡的聲音中依然透露出殺氣.也透露出不屑.

全場安靜.

不配.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顯示出榮風的高傲.也是對自己實力的自信.更是對葉塵的輕蔑.

葉塵正在抵擋著榮風散發出來的殺氣.聽見這三個字.陡然間停了下來.

「你.不配.」三個字不停的在葉塵的腦海中回蕩.「你.不配.不配.不配……」

輕蔑的聲音讓葉塵的臉色有些紅暈.這種紅暈不是羞紅的.而是逼紅的.不過即使這樣葉塵依然沒有想要上去.雖然有種惱羞的感覺.但是葉塵的理智還是告訴自己不能上去.自己永遠不是一個人.家裡面還有小雪在.如果自己出事.那小雪怎麼辦.

葉塵的無動於衷讓觀眾都看出了不同尋常.而那些本來站在葉塵身邊現在去遠離的一些人當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在葉塵對面的包廂中.蘇浩面無表情的按下了手中按鈕.彷彿下了某種決定一樣.

而隨著這一按.葉塵就感覺自己身後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而來.這股力量讓葉塵感覺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隨時有覆滅的危險.在這緊急的關頭.葉塵來不及多想.全身的內力全力運轉.來抵擋這強大的力量.

隨著這股力量出現.許多包間中的人都知道是誰出手的了.那是蘇家的供奉之一.先天強者欒希.而隨著這種認知.許多包廂中的人都紛紛的沉默.只能憐惜的看向葉塵.同時心中暗暗道了聲這個青年要倒霉了.惹誰不好.非要惹上蘇家.這不是找死嘛.

別人的想法葉塵不知道.但是現在葉塵卻必須前進了.葉塵能感覺到如果不前進.等待自己的將是一個萬劫不復的境地.這個強大的力量根本就沒有給自己任何的餘地.後退一步直接壓趴下.甚至能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感覺越來越強.葉塵的額頭冒出了冷汗.葉塵知道能讓自己這樣的絕對是先天強者.而面對先天強者的一擊.葉塵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躲的掉.先天強者想要殺死自己.就像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沒有多餘的時間讓葉塵仔細的思考什麼時候得罪了這麼一個強者.在這龐大的力量下.葉塵感覺自己的內力消耗的驚人.再堅持下去.自己的內力就消耗殆盡了.

最終.葉塵猛的向前一躍.想要躲開這個強大的力量範圍.至於前方是什麼.卻不在葉塵的思考當中.

就在葉塵的一躍的剎那.那股力量卻在同時詭異的消失不見.葉塵卻不能再次折回去了.只能落下.而這落下的地點.毫無疑問是落在擂台上了.因為葉塵本來就站的離擂台很近.在那莫名其妙的強者力量逼迫下.只能躍上擂台.

這短短的時間也足夠讓許多人看明白這個青年是被人陷害的了.但是這裡是什麼地方.是地下世界.展示的就是實力.個人的生死是再尋常不過的一件事情了.也不會有多少人在意.

人們在意的是比賽的結果.雖然葉塵被陷害上去.有點不公平.但是眾人也就在心底惋惜了一下.然後就叫囂起來.加油鼓掌吶喊等等.

都希望兩個人快點比賽.要知道這是一場明顯實力懸殊的比賽.這不是給自己送信用點的嘛.在這個時代誰會跟信用點過不去啊. 不管怎麼說.葉塵已經上了擂台.在地下世界只要上了擂台就沒有下去的道理.除非是勝利者.再就是死者.

榮風也知道面前的這個小子是被暗算的.而且還是星城蘇家的先天強者出手的.說明面前這小子得罪了蘇家的核心人物.

看樣子是想讓自己出手將這個小子解決了.想到這些.榮風神色一輕.能夠示好蘇家.對於自己的幫助還是不小的.雖然自己的實力不錯.但是沒有晉級到先天境界.一切都是浮雲.生命在許多時候都不由自己控制.

但是要是得到蘇家的幫助那就不太一樣了.蘇家可是這座星城的五大家族之一.雖然不能說是橫著走.但是許多地方都還是要給蘇家的面子的.只要自己這次示好.相信自己以後的修鍊會好上許多.

想到這些.榮風看向葉塵的眼神也不在是**裸的蔑視了.而是帶著些許憐憫.不過這些神色也在轉瞬間消失不見.既然站在了擂台上.那麼就是見生死的時刻了.面對的就是敵人.對於敵人不能有一絲的輕視.這是多年的生死經歷所得.榮風同樣不會小視葉塵.沒等主持人開口便一股肅殺的氣勢撲面而去.

主持人在看到葉塵落在擂台上的時候.便已經下了擂台.不論結果如何.上了擂台比賽卻是必須的.

葉塵站立不久就感到了一股強大的肅殺氣勢迎面而來.剛剛恢復一些的內力轉瞬間再次運轉起來.面色有些蒼白.身形忍不住後退兩步.

抬頭看向榮風.葉塵看到的是無情嗜血的眼神.葉塵沒有說什麼話.直接拔出了自己的黑劍.

對於擂台上的規則葉塵也是知曉的很詳細.既然上了擂台除了生便是死.不准許半途退出.而自己上來了.那麼只能和榮風分個高下.

榮風看著對面的青年居然直接拔出了長劍.展現出來的氣勢居然也帶著血腥.看樣也不是一個無能之輩.這更讓榮風有些滿意.如果是一個無能的人.自己就算殺了也不能凸顯什麼.反而對方越強自己殺了越能凸顯自己的厲害.也會更加的得到重視.


兩個人都沒有多話.但是氣勢卻都在一開始便較量了起來.顯然葉塵的氣勢處於下風.這讓台下的觀眾更加的興奮.紛紛吶喊呼叫殺死這個許多人都不認識的青年.

葉塵額頭冷汗冒出.強大的壓迫讓葉塵不得不做出別的動作.詭異的劍法第一次在眾人面前施展開來.葉塵雖然內功心法不怎樣.但是劍法嘛.詭異而神秘.

葉塵自創的劍法一出.榮風的氣勢便再也壓迫不住.榮風神情一凝.對面的這個青年的氣勢不怎麼樣.但是這劍法卻顯得有些詭異.

劍法一出.就將自己的氣勢給卸了開來.不過這也只是讓榮風更加興奮而已.榮風揮劍而起.一把長劍.帶著一股血腥.直刺而出.榮風的劍快而准.

長劍刺出.直穿葉塵的喉嚨而去.葉塵對於劍法的了解不能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在同等境界之內.卻基本上能算上頂尖的了.要不是內功不咋的.即使面對榮風也不一定會懼怕.

葉塵頭輕輕的一歪.就躲過了榮風的長劍.同時手中的長劍詭異的從腋下向上探出.直指榮風的胸口.

榮風被這詭異的劍法嚇了一跳.身體向後一仰.長劍劃破衣衫.在身體上留下一道血痕.榮風猛的爆退.有些驚悸的看向葉塵.而葉塵在全力探出這一劍之後.身體也有些滯怠.不能跟上榮風的速度.也就當機立斷的停在原地恢復體力.

葉塵的劍法讓包廂內的許多人都咦了一聲.有些驚訝這個青年的劍法詭異.出手刁鑽.

榮風更是驚訝.雖然沒有小看葉塵.但是這一上來就差點陷入危機.甚至身死的地步.這讓榮風有點不能接受.

自己可是堪比先天境界的人啊.榮風眼睛一瞪.內功運轉.手中的長劍在身前陡然間變成了幾把.讓人看不清到底哪一把才是真正的長劍.

葉塵站在原地.長劍斜指地面.看著變成幻影一般的景象.葉塵能感覺到對方劍招裡面的狠辣.一旦被擊中.便是分身的下場.不過這一招「劍影分身」葉塵卻是看過介紹的.雖然一直沒有看過真正的劍招.但是書上的描述卻還是有的.這一招想要破解很難.除非進入先天.能夠運用念力.感知到哪一把是真正的長劍才好破解.

而葉塵的境界也僅僅是凡塵境六階的地步.距離先天境還有好遠的距離.想要破解這樣的劍招卻是非常的困難.不過對於劍法的研究讓葉塵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只見葉塵長劍突然間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便已經是榮風的眼前了.對於無法破解的劍招.只能以傷換傷.以血換血的辦法使其自主放棄.

榮風經歷的生死比起葉塵要多的多.對於生死相向.榮風不比葉塵弱.榮風嘴角一彎.不躲不避的直面葉塵的長劍.但是自己的手中的長劍依然沖著葉塵而去.看樣子要同歸於盡一般.

葉塵面色一變.這種情況下.許多人都會不由自主的選擇躲避.可是沒想到對方居然也有膽色和自己同歸於盡.這讓葉塵都產生措手不及的感覺.但這也僅僅是在一瞬間.旋即葉塵面色一狠.手中的長劍走勢也不再改變.想要同歸於儘是吧.那就來吧.

狹路相逢勇者勝.對於生死誰能看的開.榮風雖然狠辣.但是對於自己的生命更加的看重.雖然自己迎了上去.但是更多的是希望葉塵退卻.然後自己乘勝追擊.

可是事情的發展顯然不是像榮風想的那樣.對方居然敢於同歸於盡.這就讓榮風有點遲疑了.劍尖即將觸及到的時候.榮風全身內力運轉.身形一側.想要躲避開這一劍.手中的長劍依然幻影一般的攻向葉塵.

在榮風一動之間.葉塵就知道這次的對決在這一小次的交手中自己佔了上風.長劍一斜.身體飄動.在榮風露出的些微破綻中.滑了進去.躲過了榮風的這一擊.同時又在榮風的身上留了一道傷痕.

榮風臉色變化莫測.兩次都被對方擊中.自己卻連人家的衣角都沒觸碰到.這讓榮風有點臉紅.甚至於惱羞成怒.大喝一聲.全力而出.每一招都帶著強烈的殺氣.

能夠和先天境強者抗衡的人.怎麼著也不會就那麼兩下.雖然葉塵對劍的理解很深很深.但是當榮風大開大闔的直接劈斬過來時.葉塵卻沒有辦法利用身法躲避了.本來內力就不如榮風.身法更是不如.僅僅憑藉那對劍法的理解.也不能破解這簡單但是卻實在的劍法.

沒有多少的猶豫.葉塵只能揮劍格擋.強大的力量透過長劍擊中在葉塵的身體上.一口鮮血不由自主的沖湧上來.葉塵強壓下去.猛的後退.

榮風沒有遲疑.一擊得手欺身而上.長劍依然虎劈華山之姿的朝著葉塵猛的斬了下去.一劍.兩劍.三劍……

第五劍時.葉塵終於支撐不住.一口鮮血狂涌而出.噴洒四方.第七劍的時候.葉塵的手臂已經斷裂.無法抬起.臉色蒼白.內力都消耗的一乾二淨.

第八劍.葉塵身體被劃出一道長長的血口.白骨都露出來了.第九劍.葉塵聚集全身的力氣勉強抵擋了這一劍.卻被榮風一腳給踹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趴在擂台邊緣.臉色蒼白.口吐鮮血.掙扎著想要爬起來都辦不到.

葉塵心中悲涼.耳邊聽著那些觀眾大聲喊著:「殺了他.殺了他.」有一種遙遠的距離.自己這就要死了嘛.

四年的苦修.四年的掙扎.難道就要在這裡結束嘛.還有妹妹小雪.誰能照顧小雪.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想到小雪.葉塵心中大喊.自己死了.誰還能照顧小雪.悲憤的力量.化為一股動力.充斥著葉塵的四肢百骸.

而就在這時.榮風猙獰著朝葉塵走了過來.雖然這個青年實力不如自己.但是卻讓自己受傷了.要是同等級的還好.可是這明明比自己低兩個階位啊.自己還受了傷.這讓榮風惱羞成怒.

所以榮風沒有過多的猶豫.將葉塵踹飛在地.便要過來一劍結果了葉塵的姓命.已經浪費了這麼長的時間.不能再浪費了.

榮風在人們的呼喊中.舉起手中的長劍.沒有多少的遲疑.便朝著葉塵的頭顱一劍揮斬下來.

在揮劍的剎那一股生死危機陡然間侵襲榮風的心頭.求生的本能讓榮風毫不猶豫的急速倒退.一抹亮光一閃而逝.

許多觀眾只感到榮風莫名其妙的後退.然後就有一道光芒閃過.具體的情況不了解.還都有些不知所謂呢.不過那些包廂中的好多人都站了起來.許多人吩咐查一查葉塵的來歷.

「你……」榮風口吐鮮血.不可置信的用長劍指著葉塵.只說出個你字.然後面色猙獰.狠辣盡顯.手中的長劍用盡全身力氣擲向葉塵.長劍貫穿葉塵的胸部.釘在擂台之上.

隨後便只見榮風的頭一歪.整個頭顱和身軀分裂.一道血柱衝天而起.噴洒四周.在眾人的錯愕中倒了下去.

怎麼會這樣.所有圍觀的沒有看出來的觀眾都在錯愕的盯著這讓人不解的局面.怎麼好好的榮風會在一道光芒閃過之後便首頸分裂.一時間都張大著雙嘴獃滯當場.

葉塵全力使出那一劍之後.便是全身的力氣都消耗盡了.就連睜眼看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感到有個鋒利的東西從自己的身體中穿越而過.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就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地下世界同歸於盡的不再少數,主持人對於這些也有相應的措施,只見主持人很淡定的走到擂台中央,對著話筒,說道:「從表面來看,這一局應該是同歸於盡,不過我們還需要驗證一下,才能做出最後的決定,」

旋即就有專業人員上台檢查兩人,榮風頭顱都掉下了,當然死的不能再死了,至於葉塵被釘在地上,長劍透胸而過,也應該活不下去了,不過必要的檢查還是需要的,

兩個專業人員都徑直的走到葉塵身邊,把脈,觸鼻,顯示的一切都沒有生存的跡象,兩個專業人員同時對著主持人搖搖頭,

主持人點頭,同時面向觀眾,「遺憾的告訴大家,兩人屬於同歸於盡,壓同歸於盡的觀眾將獲得一比十的賠率,下面來讓我們欣賞下一場比賽,」

「什麼,那我們壓榮風勝的呢,難道就這樣沒了,」許多觀眾大聲的抗議著,

「我們還壓那叫葉塵的小子勝的呢,很明顯榮風是被葉塵先殺了啊,應該是葉塵勝的,」也有人在為葉塵打抱不平,當然這些都是為了信用點,

「哇,我壓他們兩同歸於盡的,」有人瘋狂的大叫起來,引來一連串的羨慕目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