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吳天眼神示意,柳易當即吩咐道,當然這麼做並非是懼了九荒門眾人,只是為了保存己方的實力罷了。

在柳易看來,九荒門的人雖然很強,卻也根本比不過新入邪宗的五大長老。

當即之間,在這山谷門口,慘烈的殺戮立時展開……

邪宗天魁堂與九荒門的人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目標,瘋狂的展開了一次又一次的血戰,雖然柳易有吩咐在先,可一旦真的打鬥起來,誰還會想到那麼多?

慘烈之聲接連傳開,空氣中血腥氣息越發濃郁,鮮血從許多人的傷口處流出,反而是刺激了他們的瘋狂,每個人都幾乎將各自的實力全部爆發了出來,尤其是天魁堂這一邊,就算是死,也一定會拖住對方,讓身側的兄弟出手將其滅殺!

對敵人無比狠烈,對自己同樣極為瘋狂!

而此時,吳天與曹宏兩人卻是目光冷冷相對,殺意凜然。

「好一個邪宗,沒想到竟然有膽子殺我九荒門之人!」

曹宏冷聲言道,「看來,今日起邪宗是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么?曹門主未免也太囂張了吧?」

吳天聞言,毫不猶豫的嗤笑道,「你以為,你真的贏定了么?」

「真不知道你這毛頭小子有什麼本事!」

曹宏不屑的撇嘴道,「區區一個四階武尊,竟然能夠成為邪宗之主!我看你們邪宗恐怕也就那樣了!」

「少主,何必與這人廢話?」


紫雷聖君很是不耐的道,「乾脆讓屬下直接滅了這貨,聽著不覺得煩嗎?」

一直以來,赤蓮聖君他們五人都是隱藏了自身的實力,故而曹宏雖然注意到了他們,但卻根本不可能發現他們五人的真實實力,否則他怎麼可能說出那麼囂張的話來?

可是,此時紫雷聖君忽然的出聲,卻是讓曹宏再次朝他望了過去,之前只是粗略一掃,而如今看來,卻是讓曹宏陡然面色一凜……

以他四階武聖的實力,如今仔細一看,卻是能夠感覺到紫雷聖君彷彿是一團迷霧,這種現象突兀的讓他心生警兆,可偏偏卻又不知為何會如此……

他不相信,這些人會擁有他真正看不穿的實力,如此說來必定是因為一些特殊的掩藏功法了!

那麼,是何等樣的人才需要去掩藏自身實力呢?

第一,本身實力不足,只能狐假虎威。

第二,卻是實力高強,不想太引人注目……

這兩點,若是第一點還好,曹宏直接滅了便是,可萬一是第二點,那他們九荒門豈不倒霉了?

可轉念一想,如果邪宗真的有如此高手,那又怎麼可能僅僅是玄級勢力?

而且,在來此之前,他便已經調查清楚了,邪宗之內,除了原本天魁山的柳魁和柳易兩兄弟之外,根本沒有任何聖階強者的存在,至於金焱這個聖階魔獸,因為吳天吩咐保密的緣故,所以曹宏匆匆調查之下,並不是很清楚……

「小雷,閉嘴!」

沒等吳天開口,赤蓮聖君便當即嬌叱道,「一切都挺少主吩咐!」

「是啊,小雷,你是不是皮癢了?要不五姐我幫你鬆鬆?」青魂聖君也在一旁嬉笑道。

如果說青魂聖君在葉提面前表現的十分乖巧的話,那麼在他們七人之中卻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存在,尤其是排名最莫的紫雷聖君,以前更經常受到她的各種『摧殘』,至今依舊有著無比的陰影。

「不了不了,五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紫雷聖君不斷的搖著腦袋,甚至連身形都往後退了好些,讓青魂聖君頓時癟癟嘴,「真沒意思,小雷!你變得不乖了!」

「五姐,我……」

紫雷聖君真的快要哭了,原本以為沉睡這麼久,這個五姐的脾性會改變一些,可現在看來不僅沒改,反而還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紫雷聖君和青魂聖君的嬉笑,讓赤蓮聖君等人極為無語,而吳天和柳易更是瞠目結舌的望著,怎麼也不敢相信,堂堂聖階強者竟然還會有如此小孩子心性的一刻……

其實說起來,除了他們沉睡的這段時間以外,這些人的年齡,哪怕是最大的赤蓮聖君也絕對不超過三十,怎麼說都是年輕人,能那麼的相互嬉戲,也正是他們關係十分之好的一個證明!

此時,在曹宏和他身邊的三個九荒門長老看來,這無疑是對他們的一種蔑視。


可偏偏,如今將注意力徹底放在青魂聖君與紫雷聖君身上的他們,卻都能感覺到一絲的不妙與心悸……

要知道,在成為聖階強者之後,即便並不會什麼天機術數之道,但平日里對自己的某些安全方面還是有一定的警示,而如今那種心悸之感無疑也正是如此……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曹宏深吸一口氣,強行將那種不是壓在心底,沉聲問道。

「呵呵,不好意思,曹門主,差點忘了和你介紹了……」

吳天淡然一笑,回道,「他們五位是新加入我們邪宗的長老!這不,正好曹門主來了,他們就都想過來見見世面!」

「新加入的長老?」

聽到吳天的話,曹宏表情變得極為難看。

「幾位,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可以加入我九荒門,我保證可以給與各位絕對的助力,靈石等等修鍊資源任由各位取用,如何?」

這下子,曹宏竟然直接開始挖牆腳了。

一時之間,讓吳天的表情有些微怔,他是沒想到曹宏會這麼做。


「不好意思,曹門主,我想他們是不會同意的!」吳天淡淡的回道,言語中多了幾分殺意,這種當面挖牆腳的事情,真心是找打啊。

「我又沒問你!」

曹宏冷冷的瞪了一眼吳天,冷聲道,「你們邪宗有什麼資格讓他們五位加入?區區一個才建立不到兩月的邪宗而已,根本不可能讓他們五條真龍留下!」

「五條真龍?」


吳天怒極反笑,「好,曹門主,你儘管說,小爺我今日倒想要看看,你憑什麼讓他們離我而去!!」

「哼!」

曹宏聽到這話,當即眼神深處閃過一抹喜色,隨即再次朝赤蓮聖君他們望了過去,各種無比優渥的條件接連說出,甚至除了門主之位外,其他都講了出來,讓曹宏身邊的九荒門三大長老都有些面色陰沉,顯然他們覺察到了曹宏對他們的忽視。

「等等……」

突兀的,紫雷聖君擺手打斷了那曹宏的說話,似笑非笑的道,「曹宏,是吧?你以為,就憑你那九荒門有資格讓我們過去嗎?」

言語間,滿是不屑。

「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們是什麼德行?就憑你們,也配我們過去?」

「我告訴你,你就是一個白痴!我們追隨的是少主,而非其他!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們背叛少主?要是以我以前的脾性,你敢對少主無禮,我早就直接滅了你丫的了!」

「我看你最好還是識趣點跪下求饒,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屁的九荒門,也配?」

……一連串的話接連從紫雷聖君口中說出,其中不乏一些怒罵鄙視之言,讓那曹宏的一張臉,在瞬間變得青白交接,簡直難看到了極點。

「看什麼看?」

紫雷聖君一瞪眼,「拜託,你最好有點自知之明!什麼時候,你這勞什子的區區四階武聖也配如此囂張跋扈了?」

「你,你……」

「你什麼你?我告訴你,有種的話就動手,看你紫雷爺爺不直接滅了你丫的!」

「我,我……」

「我什麼我?你丫的,若不是沒有少主的吩咐,你以為你紫雷爺爺我還會讓你這麼囂張?」

曹宏被氣得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而紫雷聖君則繼續怒罵著,讓吳天他們聽得十分無語。

真心沒想到,紫雷聖君現在好歹也是一個六階武聖的強者,竟然會如此怒罵連篇,好像連聖階強者該有的風範都被她完全拋棄掉了一樣。

「氣死我了!」

眼見著紫雷聖君不再多言,曹宏終於發飆了,那四階武聖的氣勢瘋狂暴漲,怒吼道,「一起上,殺了他們!」

「是,門主!」

旁邊三大長老紛紛應諾,而後齊刷刷的喚出各自的武器,身上殺意無比濃郁。

而此時在周圍的慘烈之戰中,很明顯實力略有不足的天魁堂這邊稍微落入下風,不過暫時不會真正落敗,而他們這些人也都想到了柳易的囑咐,當即便以防守為主,雖然落入下風,可對方卻一時之間根本無法突破。

「少主,您退後一些!」

見到曹宏等人殺意展現,赤蓮聖君當即言道,「柳易是吧,保護好少主!如果讓少主有任何損傷,我們饒不了你!」

「請各位放心,保護宗主是我的責任!」

柳易趕緊點點頭,而赤蓮聖君卻是沒有多加理會,轉而又道,「小雷,你不是剛才說要動手么?去吧!記住,不要丟了我們的臉,不然的話……哼!」

「大姐放心!嘿嘿……」

紫雷聖君大笑著,朝那曹宏勾了勾手指,「姓曹的,來吧!讓你紫雷爺爺好好地教教你!」

「找死!」

曹宏憤怒不已,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柄長劍,帶著無盡的寒芒直直朝紫雷聖君所在的位置襲去。

至於九荒門的三大長老,此刻卻是被其他四位聖君包圍了起來,雖然沒有明顯的氣勢威壓,但那種眼神的銳利,竟是讓這三位聖階之人都不禁心裡發顫,好似讓他們連動手都不敢。

「不管了,拼了!」

曹源,任南,蔣啟松這三人對望一眼,同時咬牙出手,分別找到了各自的目標,可哪怕他們的攻擊再強,卻都是很快被赤蓮聖君她們四女輕鬆抵擋,根本連一點該有的效果都沒起到。

「該死的,竟然這麼強?」

蔣啟松暗罵不已,原本依靠自己修鍊突破至聖階成為九荒門的四長老,是一件十分值得興奮的事情,而還以為此次邪宗之行會無比輕鬆,畢竟邪宗只是一個區區的玄級勢力罷了,可萬萬沒想到,這邪宗的五位長老竟如此之強……

他甚至覺得,如果他們真的想殺了他的話,恐怕最多三招便足夠了。

這種感覺,讓蔣啟松陡然心裡生出無比的恐懼,這還是他修鍊如此之久以來,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砰砰砰……

就在蔣啟松他們三位九荒門長老被圍住,根本無法脫身之時,另一旁半空中的紫雷聖君卻是接連出手,一個接著一個的拳頭狠狠的轟擊在那曹宏身上,不管曹宏如何瞬移躲閃,可紫雷聖君就偏偏有著預知他下一步動作的能力似的,讓曹宏鬱悶到了極點……

整個人悲催的猶如沙包一樣,哪怕他全力爆發,都會完全被紫雷聖君壓制,連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這種現象,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沒有人事先會想到,堂堂九荒門門主,四階武聖的強者,竟然會如此憋屈般的慘烈……

「哈哈……好久沒這麼爽快了!」

轟……

「這樣的一個沙包,太爽了!自從醒來以後就一直閉關,還從沒這麼舒服過!」

轟轟……

「禁打,還會慘叫,哈哈!爽啊!」

轟轟轟……

伴隨著紫雷聖君的話語出現,那一拳接著一拳的轟擊聲,更是如同雷聲點點一般轟打在曹宏身上,讓其憤怒不已,可卻偏偏根本無法做出任何抵抗,甚至就連瞬移都逃不出紫雷聖君的拳頭攻勢範圍……

「門主……」

另一邊,被赤蓮聖君他們四女圍住的曹源等人,俱是憤怒不已,好幾次想要去幫助曹宏,可卻又很快的被打了回來,區區三人又怎麼可能是赤蓮聖君他們的對手?

「哈哈……真是痛快啊!」

終於,在如打沙包一般虐了曹宏十來分鐘之後,紫雷聖君總算是住了手……

此時的曹宏,渾身青淤不斷,那一雙眸子更是釋放出憤怒的火焰,可同時還有著一絲明顯的恐懼……

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悲催!

曹宏真的後悔了,自己幹嘛要親自帶人前來?這不是主動送上門找虐嗎?

「大姐,你們手癢嗎?要不你們來試試?」紫雷聖君大笑著說道。

「……」

這句話一出,立時讓在場之人極為無語,一個人上去虐了別人不說,還打算挨個來?

赤蓮聖君直接翻了一個白眼,可沒等她說什麼,那青魂聖君便閃身而出,嬉笑道,「我來!」

「五姐……」

見到青魂聖君閃身出來,紫雷聖君頓時張了張嘴,可青魂聖君卻是直接一瞪眼,「怎麼,小雷?你五姐我手癢了行不行?」

「行,行!只是五姐,您手下留情,這樣的玩具可不好找,別失手打死了!」

「哼,要你廢話!給我滾開點!」

青魂聖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旋即靚麗的大眼睛放在前面的曹宏身上,紅唇微啟的戲謔道,「曹宏,來,讓姑奶奶我見識見識,你如果能夠碰到我的一片衣衫,我便替少主答應放了你,怎麼樣?」

這話,如果是對一個四階武尊所說,恐怕眾人都還會相信,可曹宏就算方才被紫雷聖君那般痛毆,然而畢竟是一個四階武聖啊,難道她真的有那麼強,竟然堂堂四階武聖連她的衣衫都摸不到?

這不是明顯的蔑視嗎?

「給我去死吧!!」

一時間,曹宏心裡越發憤怒,竟是再也不管身上方才所受到的傷勢,一聲如同野獸般的咆哮之後,便瘋狂的舉劍朝那青魂聖君所在的位置襲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