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之間均衡的較量,才是強者種族之間的尊嚴,不僅是對對手的尊重,更是對自己的尊重。

「戰王!我們的族人剛剛獲悉,就在半天前,一座大山突然跨越了奪魂海,但是隨後就不見了蹤跡。」

大殿之上,戰王嘴角一道弧線,他緩緩捻動手指道;「看來,是夜叉族的族寶迷雲山,這麼說,大皇子已經將人調來了,傳令下去,做好警戒準備,準備隨時和夜叉族開戰!」

「是。」

……

「卓心副將,現在夜叉族大軍逼近,我們身為族中一員,實在無法做到安逸的呆在城中,還請卓心副將行一個方便,我們兄妹只是外出查探消息,不會有危險的,還請大人成全!」

城門處,古塵和秦榮一臉誠懇的懇求一個身材魁梧的羅剎。

似乎被懇求了一段時間,這羅剎最終點了點頭;「難得你們兄妹有如此大心,好吧,我讓你們出城,但是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現在戰鬥隨時可能爆發,一旦發現夜叉族身影,一定要趕緊撤離。」

「多謝大人,我們兄妹自然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古塵和秦榮一禮,隨後縱身飛出城門,消失在了蒼茫遠方。

……

綿延起伏的群山中,古塵和秦榮兩人靜靜站立,灰暗的天空,蒼茫無盡,就好像是兩人現在的心情,好一陣之後,古塵從壞中拿出一張早就準備好的信,交給了秦榮。

秦榮奇怪的皺了一下額頭;「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寫下的羅剎城所有的關係,你若是繼續呆在羅剎族中,會對你有用的。」

秦榮稍稍愣了一陣,最終伸手接了過來;「你這次走,能告訴我大概多久回來嗎?」

突然被秦榮問到這句話,古塵眼中閃過一抹迷離,他緩緩的搖了搖頭;「其實我也不清楚,如果順利,可能很快就會回來,如果麻煩,可能需要兩三年,甚至更多,不過,我一定會回來的,另外,羅剎族和夜叉族之間的戰鬥,是我能做到的最後的事情,若是這件事情完結,我還沒有回來,你該怎麼離開就怎麼離開,不用等我。」

「放心好了,我是不會等你的。」秦榮點了點頭。

古塵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榮,似乎有話要說,但是最終只是道了一句;「好好的保重,夜叉族和羅剎族之間的戰鬥,不是兒戲,你雖然有一定的實力,但是,若是真的被捲入戰場,那麼,肯定會危機到生命。」

說罷這番話,古塵起身,劃過一道流光,直接飛向了蒼茫無盡的山脈深處。

突然,秦榮道;「你要去什麼地方?」

古塵一頓,沒有回答,片刻之後便是沒有了任何的蹤跡。

靜靜的看著古塵消失的身影,秦榮緩緩的長出一口氣;「你可一定要活著回來,我和你之間的恩怨,還沒有完結呢。」

說罷這番話,秦榮手掌變化,突然變成了夜叉的大爪子,隨後猛的從自己的腹部劃過,出現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臉上鎮定的表情被驚恐取代,秦榮縱身,直接飛往了羅剎城。

……

「不好了,不好了!」

驚慌的聲音突然在羅剎城之外響起,卓心正帶領侍衛值守,猛的聽到這驚呼的聲音,立馬凝眉看去,隨後便發現,正是半天前出去的索羅倩,但是卻沒有索羅雲的身影。

卓心連忙帶人上前,這才發現秦榮身上氣息紊亂,腹部更是被夜叉族的大爪子所傷,立馬道;「你們遇到了夜叉族?」

秦榮一臉悲憤的點頭;「我和大哥剛剛打算前往巫山附近探查,結果,被一隊夜叉埋伏,是大哥拚死將我送了出來。」

卓心一愣,忙道:「雲兄他人呢,難道……。」

淚水從秦榮的臉上劃過,卓心一愣,緩緩的點了點頭;「馬上去通知戰王,戰鬥開始了!」

「是!」一個跟在卓心身邊的侍衛,一道殘影,直接奔回了羅剎城。

卓心道;「倩妹放心,雲兄的仇,我們肯定會報的,你現在負傷,還是先回去休息吧。」

秦榮一副強忍悲憤的點了點頭,隨後失神的返回了羅剎城。

「嗚……。」

沉悶的牛角聲突然在羅剎城響起,傳遍城外數百里,所有聽到這聲音的侍衛,全都不禁的瞪大了眼睛,然後狠狠的攥起了手中的武器。

戰鬥,開始了!

……

灰暗的天空下,古塵像是一隻大鳥飛行在數萬米的高空上,跨過羅剎族,他毅然的繼續飛向西北方。

血澤海,古塵早就已經摸清了位置,還在羅剎族西北方萬萬里,甚至,堪比羅剎族到夜叉族之間的距離,甚至是比這之間的距離還遠。

古塵像是不知疲倦,一口氣不知飛過了多遠的距離,終於,半個月之後,他在一座巍峨的大山上停了下來。

冥界中蘊含的天地元氣稀薄,他現在並不太趕時間,趕往羅剎族的時候,是因為身後有夜叉族在追,所以他不敢停留,而這未知名的前方,誰也說不定存在什麼危險,所以,他需要將體內的天地元氣,一直保持在八成附近。

若是消耗的元氣太過,萬一碰到什麼危險的時候,他極有可能來不及應對,他倒是並不太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是他身上的擔子,讓他不能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他若是死了,那麼,人類世界怎麼辦?

古塵站在大山上,靈魂力量鋪展開來,待到發現沒有任何的異常之後,這才縱身躍入山腰,然後開闢出來了一個隱秘的洞府。

待到將層層禁制布控之後,古塵這才放出天元石,然後盤膝靜坐,開始恢復了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就是三天的時間,終於,三天之後,古塵的消耗補充完全,他這才睜開了眼睛;「二牛,這裡距離血澤海,還有多遠的路程?」

「最少也還有一個半月的路程。」二牛從古塵的胸前現身,道;「血澤海偏僻的很,但是,這恐怕還不是棘手的地方,趕路只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我們現在對這一路之上的危險,沒有任何警戒,我不覺得這一路是安全,古塵,我們需要找到一個熟悉的人,來獲知前方的危險。」

二牛說得很對,他們出了羅剎城之後,並非只有血澤海一個危險的地方,只是這一路之上的危險,他們不知道而已,現在他們是平安的飛行了半個月的時間,但是誰也無法保證,前方一隻暢通無阻,他們需要信息。

但是,說起來或者做起來不難,想要真正的實現,卻並非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羅剎族是偌大的冥界,最西北的最後一個族群,他們越過了羅剎族之後,這半個月中,沒有見到過任何的生命,甚至是一個村鎮。

這半個月的時間,他們所跨越的,完全是荒無人煙的山脈,這裡已經是荒蕪地帶,想要找人,怕是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就算是能在這個時候找到人,也不一定是他們能對付的。

不過,二牛說的對,不管多難,他們都要在現在儘快的找到人,來獲知前方的危險地帶和情況。

見古塵凝眉不語,二牛也知道他心中想的什麼,不禁道;「確實有點難,這裡已經是荒蕪地帶,即便是我們找到了人,也可能只是找到了一個麻煩,但是,這種在前方危險未知的情況下前進,確實對的我們的行動不利,真的有點棘手,要不,我們繼續前進?」

古塵凝眉,緩緩的搖了搖頭;「不太妥當,但是,我們現在好像也確實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了,這樣吧,我們先在這附近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或人,若是實在找不到,那麼就繼續前進,畢竟直接前進的危險,太大了點。」

二牛贊同的點了點頭;「好,那就聽你的,我們先在這附近找找,而且我有一種奇怪的預感,這附近好像確實有什麼別的人存在,說不定,真的能找到什麼知情人,走吧。」

說罷這番話,二牛率先起身,直接離開了洞府。 濃密的山林中,像是原始世界,參天大樹林立,各種雜草叢生,草叢之下,不時的有各種陰毒毒蟲爬過,若是尋常人到這裡來,只有淪為食物的命運。

古塵展開靈魂力量,一邊環視四周,一邊和二牛交流。

「二牛,你剛才說有種奇怪的感覺,能在這裡找到什麼人,你這種感覺是怎麼出現的?」

古塵野獸般的直覺,從來只是針對危險,若是沒有危險,就算是這附近真的有人,只要不注視他,他也很難察覺不到,算是一點不完美的瑕疵。

二牛皺著額頭,環視四周道;「我也不清楚,就是一種奇怪的直覺,你要是問我這感覺怎麼出現的,我還真的回答不上來,不過……。」

二牛話還沒說完,古塵突然揮手止步。

以為是古塵發現了什麼危險,二牛一臉如臨大敵,連忙警戒四周;「怎麼了?」

古塵緩緩的搖了搖頭,他微微的閉了一下眼睛,嗅著空氣中的味道,道;「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血腥的味道?

二牛不禁的長出一口氣;「我還以為是出現了什麼危險,血腥味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裡雖然人跡罕至,但是毒蟲猛獸卻不在少數,廝殺也自然不在少數,說不定是兩隻野獸搏鬥留下的。」

古塵微皺了一下額頭,道;「若是真的如此,我就不會如此重視了,這股血腥味很奇特,就,就像是我們人類世界中人身上的味道。」

二牛一愣,不解道;「怎麼?這血腥味之間還有什麼不同?難道我們人類世界的血,和冥界的血,味道上還有差別?」

古塵點了點頭;「有差別,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冥界種族的血,都有一種,一種算是陰沉的味道,而我們人類世界的血液,是新鮮的純血液味道。」

二牛不禁的瞪大雙眼;「不會吧古塵,你,你竟然能從血液中嗅出人類世界和冥界的不同?可是,你這結論也太離譜了,難道你以為這冥界,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來自人類世界的人?怎麼可能?」

二牛說的在理,古塵不禁的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但是,這個血腥的味道,確實像極了人類世界血液的味道,這種味道我太熟悉,或許,我們該去看看。」

見古塵依然說自己嗅到的血腥味,可能來自人類世界,二牛不禁的點了點頭;「那好,既然你懷疑,那我們就去看看,在什麼地方?」

「跟我走。」古塵帶路,兩人直接消失在了濃密的山林之中。

古塵兩人走的很慢,終於,大概數百米之後,兩人在一棵大樹前停了下來。

二牛環視,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地方,而古塵卻在大樹下緩緩的蹲了下去。

手掌撫摸在厚厚的落葉之上,突然,古塵手中拿起一枚干黃的落葉,而在葉子上,正有一片殷紅血跡。

看到這,二牛不禁的眯了一下眼睛,古塵的嗅覺,已經越來越變態了!


干黃葉子上的血跡已經呈現褐色,甚至隱隱呈現黑色,顯然已經有了一段時間,而在相隔這麼遠的情況下,他依然能嗅到,這種變態的嗅覺,已經遠超了鼻子靈敏的野獸。

古塵將落葉撿起,仔細打量,最後放到自己的鼻翼下,深深的嗅了一口。

見狀,二牛道;「如何?」

古塵點了點頭;「沒錯,就是這個血腥的味道,而且很奇怪,這個味道,真的像是來自我們世界的血液。」

見古塵再次說出這種話,二牛不禁的眯起了眼睛;「不會吧,難道在這種地方,真的有來自我們人類世界的人?可是,這也太不可能了吧。」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可是這個味道太像了,不管如何,我們都要去檢查一下,走,血腥味是順著這個方向下山的,我們跟上去看看。」

說罷這番話,古塵率先大步前行,直接帶著二牛前往了山下。

……

濃密的山林中,古塵和二牛走走停停,在他靈敏的嗅覺下,不斷找到鮮血落地的痕迹,兩人從這偌大的山上下山,然後接連翻過了兩個山頭,但是還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或者是生命跡象。

接連翻過了兩座大山,卻沒有發現任何的東西,二牛不禁道;「古塵,咱們是不是追錯了方向?」

古塵緩緩的搖了搖頭;「肯定沒有追錯方向,看鮮血跌落的痕迹,那個東西是明顯往這邊跑的,而且這一路上都有不少不多的血跡,很顯然,他受了傷,但只是做了簡單的包紮,而且,從這鮮血落地的痕迹來看,他的速度不快,但是也不慢,就好像只是一個身體強健的普通人。」

聽完古塵的這番分析,二牛再一次皺起額頭;「你說的或許是真的,但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在冥界活下來,而且,他怎麼可能進到冥界,到達這個地方?我感覺,就算是我們最後知道找到了那個傢伙,也可能只是一隻野獸而已。」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是,既然我們都已經找到了這裡,那麼就繼續找下去吧,我總覺得不簡單,因為這個血腥的味道,簡直是和我們人類世界的血腥味太像了。」

突然,二牛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的一拍古塵的肩膀,道;「對了!」

古塵皺了一下額頭;「什麼對了?」


「是秦榮!你說,有沒有可能是秦榮趕在我們之前來了?」

古塵眯了一下眼睛,緩緩的搖了搖頭;「不可能,我們雖然修整耽擱了三天的時間,但是這上面的血跡,至少是七天以前的,我們飛行的這半個月,根本沒有耽擱一點時間,看你覺得秦榮的速度能超過我們四天?況且,她根本不在這裡,我在她身上留有靈魂印記,她現在還呆在羅剎城,距離我們不知多少千萬里呢。」

差點將這件事情忘了,二牛撓了撓頭;「除了秦榮,我還真的想不到是誰了,不過,就像是你說的,既然我們都已經找到了這裡,那麼就繼續找下去吧。」

古塵和二牛再次前行,雖然冥界也有黑白之分,但是天空是沒有變化的,所以,現在是什麼時間,對兩人來說沒有任何的區別。

終於,再次越過三座大山之後,血跡消失不見了。

線索終止,終止的突兀,不知是那個東西身上的傷口突然癒合了,還是突然飛走了,直接在一個岩壁前兩丈處,留下最後一滴血消失。

看著古塵凝眉不展的樣子,二牛做了一個無辜的動作;「我就說,可能一無所獲,結果真的被我說中了吧,或許是當初的血腥味,吸引了什麼野獸,結果追上來將其叼走了,白白浪費了這些時間,不過,就當做散步了。」

古塵一臉凝重的搖了搖頭;「不可能啊,這附近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迹,難道這個東西是個能飛的?」

「不一定啊,長著翅膀的女人,你難道沒有見過?」

古塵看了二牛一眼,知道他指的是在老妖的府邸的時候,確實見過一個長著翅膀的女人。

二牛道;「總之呢,他是消失了,當然了,也可能有另外一種里可能,他是順著眼前的石壁爬了上去,不過,這麼陡峭的崖壁,如果不是有翅膀,或者修鍊過的人,呵。」

二牛一笑,直接來到石壁前,他作勢攀岩,突然驚愕的發現,眼前凸起的石壁縫隙,他根本抓不到,他的手每次剛靠上去,就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出現,阻擋他。

這……。

二牛臉色瞬間凝重,忙道;「古塵,你,你快來看看。」

古塵眯眼,忙來到了二牛面前,當他看到二牛的手靠近石壁凸起,但是卻被一層無形的力量抵擋回來的時候,不禁的瞪大了眼睛。


這是……陣法的力量!

像是想到了什麼,古塵一把抓住二牛的肩膀,隨後閃電倒退,留下一道殘影。

轟!

一聲轟響,兩道疾雷直劈而下,將兩人剛才所站的地面,擊起大股粉塵。

不僅一個陣法,一個防禦陣法,一個攻擊陣法,而且,極有可能還有一個幻陣,他們現在看到的石壁,其實根本就不存在!

看著地面上飛起的大股粉塵緩緩消散,二牛不禁的瞪大雙眼,他緩緩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道;「古塵,看來,或許真的讓你說對了,這,這好像是疾雷陣,這是在我們人類世界才有的陣法,沒想到竟然……。」

古塵緩緩的捻動手指;「我的嗅覺從來沒有出現過問題,但是,我現在反倒是有了一些懷疑,一個普通的人類,是怎麼到達這裡的?又是怎麼布置下連我都不能在冥界布置出的陣法的?這很奇怪。」

「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很顯然,裡面的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人,他或許受傷比我們想象的嚴重,所以只能像是一個普通人一般返回,這樣也就能解釋,為什麼我們會翻過五個山頭找到這,如果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跑這麼遠的距離,和找死怕是沒有什麼區別。」

古塵緩緩的點了點頭;「沒錯,你說的很對,他或許不是一個普通人,若是這樣,那麼就好辦了。」

說到這,古塵剛欲上前,突然被二牛拉住! 不知二牛為什麼會突然拉住自己,古塵不解的皺了一下額頭。

二牛道;「慢著古塵,你現在只是猜測裡面的人,可能是來自我們的世界,但是,他是否真的來自我們的世界,還不能肯定,若是你暴露了身份,萬一裡面的人不是來自我們世界的,那怎麼辦?」

古塵無辜的縱了一下肩膀;「這還不簡單,如果裡面的人,不是來自我們的世界,那麼你直接吃了他就是,他現在受了傷,難道你還懷疑我收拾不了他?」

「額……。」二牛無語,直接送開了古塵。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