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沐陽臉龐上露出笑意的是,修鍊這混沌金剛體初成之階,可以將渡過靈玄劫的機率提高五成,沐陽明白這五成的機率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片大陸上,修鍊這玄技后能讓靈府境的強者最少多出近一倍的數量,死在靈玄三劫中的人物不計其數,然而能讓渡劫成功的數字番上一倍,那當是驚人到了極點。

掩去心底的震驚,沐陽的目光落在捲軸上,細細體會其中字裡行間的意思,時而陷入深思,時而面露喜色。

捲軸上記載,人體內的經脈無數,修鍊這混沌金剛體總共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至少要打通體內三十六道經脈,算以小成,再加以玄力溫養才成達到大成;第二階段,初成要打通七十二道經脈,再加以溫養至大成;至於第三階段,要打通周身的一百零八道經脈,溫養成為真正的混沌雷體,特別是溫養完成了體內一百零八道經脈之後,更是加持了混沌之力。只是令人扼腕嘆息的是,這中期與後篇的修鍊方法,存於世上還是兩說之數。

修鍊這混沌金剛體最後,加持的混沌之力又是什麼?沐陽在心底暗暗揣測,一時之間也難以了解清楚,索性便不再去想。

眼下沐陽需要記住的是捲軸上所記載的三十六道經絡圖,並且將其深深的拓印於腦海之中,在沐陽未曾渡過靈魄劫之前,想要一下拓印出這麼多的經絡圖於腦海中,還要記住這麼多文字,是沐陽不能想像的,然而沐陽在渡過靈魄之後,心神之力更是遠非從前可比,花了數個時辰之後清晰的記於腦海之中。

呼……


就在沐陽臉龐上剛剛露出一抹笑意之時,沐陽手中的捲軸陡然間著起火來,令沐陽不由的鬆開手,捲軸落於了地面上之上,傾刻間燃成了一堆灰燼。

化天宗對宗門內的玄技保護的可真周到,除了宗門內的弟子不許將玄技外傳,就算是有人偷了化天宗的玄技,也休想帶出宗去。

看著一地的灰燼,沐陽搖了搖頭,緩緩的閉上了雙目,此刻在沐陽的腦海內,一道由神魂之力拓印而成的人形光影靜靜的立在其中,在這道人形光影中,三十六道經絡圖覆蓋了周身。

將這三十六道經絡打通,僅僅是第一步,其後還要用最為精純的玄力來洗涮這些經絡與體內的血肉,天長日久之後才能成為達到初成的境界。

沐陽推算了一下,想要將這三十六道經絡完全打通,以自己的速度來說,估計需要一年的時間,然後再淬鍊血肉使混沌金剛體達到第一階段小成的地步,需要三年,至於達到大成的地步,最少需要五年。沐陽估計了一下,自己計算在五到六年之後,才會去渡那窺玄劫,五到六年的時間之內,想來自己可以充分做好渡劫的準備,雖不能做到萬無一失,至少也會達到八、九成渡劫成功的機率。

許久之後,沐陽再次緩緩的閉上雙眼,心中清楚,打通體內經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間所承受的痛苦,會如同萬刃凌遲一般,然而沐陽心中早就習慣了這一切,至於這所謂的萬刃凌遲之痛,對於曾經受過諸多折磨的沐陽來說,倒有些不值一提。

雙手間接出一道手印,沐陽的心神沉於腦海之中,仔細的盯著那立於腦海中的光影,看著那前後共三十六道經絡,揣測著其運行的姿態,這裡所有的步驟不能有一絲的錯誤,若是犯了一絲的低級錯誤,對於沐陽來說都是災難性的。

在熟悉了所有的經脈運行方式后,沐陽開始丹田內抽取一道玄力,試著著經絡的運行方式開始在體內運行。

「嘶……」

就在沐陽剛剛推動玄力,試圖打開最初一道經絡的起點時,那種劇痛令沐陽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氣,便是臉龐上的肌肉也是抽搐了起來,甚至於扭曲的有些猙獰,顯然打通這些經絡並沒有想像中那般容易。

經絡是人體內最為脆弱的組織,也是玄力運行最為關鍵的地方,事實上除了人體天然相連的經絡外,其餘的大部分經絡彼此間並不連接,而有一些特殊的玄技正是將這些經絡打通,而令修者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

但凡事未必如此,有一些經絡卻是與此相反,打通了未必有一絲好處,甚至有可能為玄力運行時造成一些相應的麻煩。

足足倒吸了數口冷氣,沐陽才恢復到正常的狀態,咬了咬牙,沉下心神開始按照腦海中的人形光影的路線,繼續打通經脈。

這一次沐陽有了充足的準備,雖說疼痛依舊,倒未像先前那般停了下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沐陽的臉龐上青筋如同虯龍般暴起,面容也是扭曲到了極至,甚至一雙眼瞳也是血紅無比,甚至紅的可以滴出血來。

疼痛不知持續了多久,時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沐陽雖然只是一心沉寂於打通經絡的過程之中,然而房間內隨著日升日落,那相交替變幻的光線,意味著日夜的閃替,但沐陽也不表楚過去了幾天的時間。

「呼……」

終於在某一時刻,沐陽口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在未曾睜開雙眼之際,便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呼吸也是急促了起來,身上的衣服也早已經被汗水所濕透。

然而足足盞茶的光景之後,沐陽驀然間睜開雙眼,面龐上現出驚喜的笑意。

成功了!修鍊混沌金剛體的第一道經絡終於被自己打通了。

那般煎熬般的痛苦在消失后,沐陽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下來,痛苦消失后的輕鬆感才是令人最為欣慰的,但沐陽只要想到那種打通經絡的痛苦感,就有些不寒而慄。不過沐陽只是搖了搖頭,心中長嘆了一聲,無論多麼痛苦,比起隕落於窺玄劫下灰飛煙滅,都是值的令人恰恰的事。

痛苦,相對於得到強大的力量,不付出又怎麼有回報,不勞而獲是不可能的。

沐陽心中清楚,這種痛苦只要忍至最後,那種成就更是令人斐然的。

修鍊,本身就是一種不斷礪煉的過程。

沐陽心中只是搖頭,然而沐陽在苦笑了一聲后,徹底沉睡了過去。

畢竟這些天,沐陽在煎熬中渡過的,在放鬆之後,睡意也便襲來。

沉睡中的沐陽不知道,此刻正有一個人極力收斂著任何外放的氣息,來到沐陽的房間外,輕手輕腳的將數支瓶子埋在了沐陽房間的周圍,又再輕手輕腳的離去。 「混沌金剛體是什麼?」

房間內,翁雪城的眼中帶著一抹不解之色,望著剛剛帶著幾分驚色的闖入房間內的管鋒,神色間儘是疑問。

「大師兄,您真不知道這混沌金剛體是什麼玄技么?」管鋒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大師兄早已經渡過了靈玄三劫晉階靈府,又如何會在意一卷術級中品玄技!」

就在管鋒聲音落下時,於或走了進來。

「你們說說這混沌金剛體是怎麼回事?」翁雪城不愧是一峰之上的首席弟子,神色間依舊輕淡如煙,未有一絲的焦躁之色。

「是這樣的!」管鋒說道:「就在半個月前,執事殿出現了一部名為混沌金剛體的中品術級玄技,居然要兌換三十萬個貢獻點,當時我弟弟管厲正好看到了這部玄技,苦於沒有貢獻點兌換,便四處借取貢獻點,而在今日管厲再去執事殿時,那捲玄技早已經被人況換走了,據說況換之人正是沐陽……」

「說重點!」顯然翁雪城對於管鋒的啰嗦有些不大滿意。

「這卷混沌金剛體雖只是一部殘卷,然而我卻聽聞這部玄技,是前不久宗門內一位長老外出遊歷時,在一處蹤跡中得到的,據說原本這卷玄技本是一部典級玄技,只是由於年代久遠,後面的大部分捲軸早已殘破不堪,已然無法修復,在經過宗門整理后,將前邊的一小部分公布了出來,給外門弟子修鍊!」

未待管厲說話,於或搶著開口道,隨後又頓了頓又說道:「 指腹爲婚:老婆大人聽你的 ,然而卻是煉體之術,只要將這卷混沌金剛體煉成,渡過那窺玄劫的機會,會增加到一半以上,正適合渡過靈玄兩重劫的修者使用……」

「而這部名為混沌金剛體的玄技,正是被沐陽收到了手中,我想極有可能是沐陽收了樂天的貢獻點后,拿去購買的!」未待於或說完,管鋒搶著說道。

「沐陽那小子僅僅渡過靈玄兩重劫,就這般厲害,若是將那混沌金剛體修成,越階挑戰更是會如虎添翼!」於或補充道。

話音入耳,翁雪城的面色冷厲了起來,手指開始再次敲打頭上桌面,做思考狀,數息后抬起頭:「九葯天麝香弄到沐陽那裡了么?」

「還沒有!」於或低下了頭。


「還不去!」翁雪城顯然極度不滿了起來,聲音中帶著幾分咆哮,旋即放低了聲音說道:「宗門內已經與我們四峰的首席弟子說過了,一年之後將全部調往內門,如果在我走後,沐陽成功渡過靈玄三重劫,你們這些人就知道,以後自己的處境了!」

**************************

一縷幽香傳入鼻中,令睡的昏天黑地的沐陽神魂為之一震,整個人立時間清爽了起來,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神中一絲倦意全無,旋即目光在屋內掃視了一番,正看到楚帆背對著自己在搗鼓著什麼。

「楚大哥來了!」沐陽起身下床,鼻子用力的嗅了嗅說道:「是什麼香氣,這麼醒腦提神,甚至對神魂也有著不錯的滋養性!」

因為楚帆算是鎮南府舊人,沐陽私下中自然要由如稱呼。

「喏,就是這個!」

楚帆說話間轉過身來,手裡正擺弄著一尊紫銅香爐,只是令沐陽奇怪的是,這紫銅香爐中一點火氣也沒有,卻可以瀰漫出濃郁的香味。

「這是什麼香?」目光落在紫銅香爐中的有一塊鴿蛋般大小,色澤如同琥珀般的物體上,輕聲問道。

「據執事殿的長老說,這香名為九葯天麝香,有著醒腦提神之效,而且對於修者的神魂有著不小的好處,更令人稱奇的是,這九葯天麝香並不需要高溫來灼烤,也不需要點燃,只要放在香爐里,就會發揮出香味來,據說我手中這麼大一塊,足可以用上一月有餘!」楚帆笑著說道。

「這種香絕非一般之處,想來花費了不少的貢獻點罷?」沐陽搖了搖頭,笑道:「換成化厄丸,幫助峰上的兄弟修鍊,豈不是更好么!」

「換取這九葯天麝香,你楚哥我可沒花一個貢獻點!」楚帆笑著說道:「是一位外門師兄要與我換取的,那位師兄想要拿這九葯天麝香換取咱們昊國的龍涎香,正好你和我的手上都有一些,就與那位師兄換了一些!」

「對了!」說到這裡,楚帆眯了眯眼睛:「前些天聽有師弟說,易天行最近這陣子常在你住處外走去,不知是為了什麼!」

「凌羽寒死了,他還能翻起多大的浪花開!」沐陽隨口說道,卻突然間發現自己有些走了嘴。

「凌羽寒的事,真的是你做的!」楚帆生起興趣來。

到了這個時候,再隱瞞也沒什麼意思了,何況楚帆也是自己人,沐陽點了點頭:「留著他,對於我們來說,遲早說是個禍患,除了他也省的以後為自己添堵!」

楚帆也是點了點頭:「他死了,我們也放心了,林家在茺鴻大陸上現地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楚帆離去后,沐陽洗了個澡,收拾了一番后,再次進入到了修鍊狀態,這一次沐陽心神一動,丹田內的靈玄之晶立時緩緩的旋轉了起來,一縷驚人的、也是沐陽體內最為精純的湛藍色星蘊玄力,自體內呼嘯而出,向著那經一道打通的經絡衝擊而去。



隨著玄力流的沒入,沐陽體內轟然間響起了潮水般的呼嘯聲,沐陽開始用玄力溫養著這條剛剛打通的經絡,甚至經絡間還有一點阻滯感,然而沐陽卻可以感覺到,這道經絡在自己體內最為精純的玄力滋養下,正快快速的強化著。

雖然這個過程對於沐陽來說,依舊有些痛苦,但沐陽卻隱隱間可以感覺到,隨著自己溫差經絡,在某種程度上,自己的肉體也開始變的有些更為強壯起來。

傾刻間,沐陽收回心神,開始催動著體內的玄力,按照腦海中另一條經絡,開始在經絡內遊走。

傾刻間,經絡的刺痛,再次令沐陽的面容猙獰扭曲了起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就這些足足過去了半年,沐陽幾乎絲毫沒有離開自己的房間半步,對沐陽來說,時間對於自己來說並不算是充裕,宗門內情況複雜,若是自己不早一日晉階靈府,茺鴻峰便依舊不被宗門所重視。

這半年中的每日間,沐陽忍受著無比的痛苦,勤勤懇懇的御馭著體內最為精純的玄力,開闢著體內那一條條難以通過的阻塞經脈,那種過程給人的痛苦,有如進入煉獄一般。

隨著一道道經絡的打通,沐陽可以感覺的到,自己的身體也慢慢的開始蛻變,那種蛻變是令自己的身體變的更加結實起來。之前,在打通每一道經絡后,沐陽都想去玄冥谷試上一試,卻又生生的忍了下來。畢竟自己剛修鍊這混沌金剛體才數月的時間,便是有著不小的進步,在窺玄劫之下,也依舊脆弱無比。

隨著打通的經絡越來越多,沐陽可以感覺到,在自己體內最為精純玄力的洗滌下,那些打通的經絡,還有經絡附近的血肉骨骼,正在這種洗禮下變的更加強悍起來。然而更令沐陽想像不到的是,雖說這半年來自己未曾刻意去修鍊玄力,然而自己體內的玄力卻在不斷的增漲著,雖說海幅並不是太大,然而卻是緩慢而持續,沐陽心中清楚,這種玄力的增漲不是自己刻意而為,卻又增漲的讓自己身不由己。

沐陽心中清楚,混沌金剛體只是一種修鍊肉身的玄技,並不能增漲玄力,至於這是一種什麼情況,一時半會沐陽心中也搞不太清楚,然而卻總讓沐陽的心底感覺出一絲絲的不妙來。

但令沐陽心中感到興奮的是,自己的神魂力量也在不知不覺間狂漲了起來,而自己在這段時間之內只專註於修鍊混沌金剛體,並沒有刻意修鍊過神魂念力,更令沐陽感覺到不可思議,直到沐陽將注視力放在了那九葯天麝香之上,才斷定是這種世上罕見的奇香,在刺激著自己的神魂念力,令其在不知不覺間增漲著。

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令沐陽最為興奮的是,混沌金剛體初成階段的三十六道經絡,生生的被自己打通了十九道,每日修鍊時,體內那精純的玄力如同河水一般,在打通經絡間遊走的沙沙聲,是沐陽聽到的,最為美妙的聲音。

同樣,隨著每一道經絡的沖開,沐陽的身體也在蛻變的更為強大。

天空中,沐陽凌空而立,目光注視著遠處那被符陣封印著玄冥淵,眼瞳中閃爍著激動之色,這一次玄冥淵開啟后,自己倒要檢驗一番,修鍊了混沌金剛體在打通十九道經絡后,自己的身體與半年之前相比,到底堅實了多少。

此刻,玄冥淵外,再次聚集了不少的外門弟子,在當沐陽的身影出現時,有不少人的目光向沐陽投了過來,雖說沐陽在茺鴻峰上一戰成名,然而沐陽在這半年間一直深居淺出,認識沐陽的外門弟子寥寥無幾,但依舊還有些人認出了沐陽,眼瞳中帶著幾分好奇之色。 巨大的符陣禁制封印住玄冥淵,禁制間不時有一縷縷強大的力量涌動出,令符陣間閃現出一抹抹令視線扭曲的漣漪,更是偶樂有符紋玄芒閃爍其間,

凌空而立的沐陽眼神掃過那巨大的符陣后,目光落在玄冥淵外,那裡有無數的外門弟子正守候在外門,在這些弟子中,沐陽可以感覺到有不少玄力波動極為強悍之力,心中也是暗自微驚,記的上一次半年前來到玄冥淵時,雖說也有不少的外門弟子守候在外面,卻遠沒有今日這麼多。

自天空中落下身形,沐陽尋了一處地方盤膝而坐,同時心中也在暗自奇怪,這玄冥淵為何會用符陣封印起來。

「每兩月一次的狂暴亂流該過去了罷,我們都等了三天了!」距離沐陽不遠處,一位外門弟子在低聲說道。

話音傳入沐陽耳中,引起了沐陽心中的好奇,只是令沐陽有些遺憾的是,這名弟子只是嘴裡嘟囔了一聲,再也沒有說下去的意思。

起身向那名弟子走了過去,沐陽微微一笑:「不知這位師兄,所說的玄冥淵內,兩月一次的空間亂流是什麼意思?」

見到沐陽說話,那弟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沐陽,感覺出沐陽的玄力后,神色間頗有些驚訝的說道:「師弟莫非是剛入門的新人,對玄冥淵的事情一點也不清楚?」


沐陽點頭一笑:「在下入宗尚未到一年,對於宗內的情況還是陌生的很!」

「入宗才半年,難怪你不知道!」那弟子點了點頭,說道:「玄冥淵是未蒼大陸的臍帶之地,在未蒼大陸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只是外界不知道的是,玄冥淵雖為未蒼大陸的玄脈中樞,卻也有著與海洋潮汐一般,噴發的自然規律!」

「與潮汐一般的規律!」沐陽有些好奇。

「不錯!」那名弟子微笑著點了點頭,顯然能在一位新弟子面前炫耀自己的知識,也是一件非常得意的事情,繼續說道:「便是地下火脈中的岩漿,在每沉寂一段的時間內,也會爆發一次,從而形成了火山,居以說在道理上,玄冥淵與地下火脈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玄脈了!」

沐陽輕輕的點了點頭,顯然非常贊同這種說話,雖說地下火脈與玄脈是兩種不同的概念,然而二者間或者說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卻是有著相同的規律。

「玄冥淵下的玄脈,每隔兩月便會噴發一次,地下的風煞之力會在噴發時驟然猛增,便是原來最安全的地方,那風煞之力爆發出的力量,也會比原來狂暴數倍,便是靈府境的強者,也未不敢輕易涉足,在玄脈噴發之際,便是宗門內的玄氣也會變的狂暴起來,為了安全起見,自我化天宗開宗立派起,便在玄冥淵上設置了這座符陣,防止有弟子誤入其中而丟了性命。」那弟子滔滔不絕的說道。

沐陽微微的點了點頭,才知道玄冥淵外設置符陣的原因。

天空中不時有破空聲傳來,沐陽舉目四顧,神色間頗有些驚訝的,今天來到這裡的學員,比起自己上一次到來,要超出了數倍之多,而且遠處還有不少身影向此處掠來。

「這些人難道都瘋了么!」看到從遠處掠來那黑壓壓的人群,這名弟子不由的搖了搖頭,苦笑道:「四峰之戰還有半年多就要開始了,你們這些現在來,難道是要臨陣磨槍么?」

「四峰之戰?」 無限時空物語

「怎麼?你連四峰之戰都不知道么?」聽到沐陽有些驚訝的語氣,那名弟子的神色間也是驚訝了起來,用像看待白痴一樣的眼神來看著沐陽。

「師弟我這幾個月一直在閉關修鍊,對於外界的事情一向閉耳不聞!」沐陽有些無奈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師弟倒也可以算是苦修之人!」那弟子點了點頭:「四峰之戰……呃!現在或者也可以叫做五峰之戰罷!」

說到這裡,那弟子的語氣間帶著幾分調侃的笑意:「如果那茺鴻峰若是有那個資格,這四峰之戰倒也勉強算做五峰之戰。事實上四峰之戰,並不是為四峰排座名次,而摸底這四峰間弟子的實力,並全從中重新遴選首席弟子與次席弟子,至於那茺鴻峰只能呵呵了!」

「這道未必!」聽到這名弟子的話音,旁邊的一位弟子插言道:「那茺鴻峰至少還出了個首席弟子沐陽,半年前的那一戰你可聽說了罷,以一戰五,據座師們私下議論說,以這般的實力,面對尋常的靈府境強者,那沐陽雖說不敵是一定的,但也有著不小的脫身機會!」

「這倒是!」最先開口那弟子點了點頭,又是一笑:「不過這沐陽雖說實力強悍,但對上其餘四大峰的首席弟子,還要差上許多的!」

「四大峰的首席弟子與次席弟子的底,你我又不是不清楚,而且再有半年的時間,這四大峰首席弟子便要正式進入宗門,真正讓人關切的是,這四大峰後繼首席弟子與次席弟子的實力!」旁邊的那名弟子說道,旋即眼睛眯了眯:「那沐陽幾年後,若是能夠安然渡過第三重靈玄劫,宗門內再從茺鴻大陸上招入第二批弟子,這第五大峰也就坐實了。」

說話間,沐陽感覺到遠處玄冥淵上的符陣禁制,傳來一陣陣波波,將目光抽了過去,可以看到,那起伏的符陣壁壘,在閃爍的玄芒中漸漸的消散開來。

「玄冥淵馬上開啟了!」遠處,有人興奮的說道,隨著話音的落下,玄冥外開始騷動了起來,所有的外門弟子都站起身形,若以感覺到隨著氣流的波動,空氣中溫度冰冷了起來。

見狀,沐陽也是起身,向玄冥淵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知道剛才和你們說話的那個人是誰么?」就在沐陽剛剛離開后,一個外門弟子輕笑了一聲,對那兩個與沐陽說話的弟子說道。

「他是誰?」二人挑著眉頭說道。

「他就是你口中說的沐陽!」那名弟子微笑道。 隨著符陣的開啟,殘餘的符陣之力令玄冥淵上方的空間尚在扭曲之際,恐怖的人流開始向玄冥淵掠去,隨後身形盡數落入到寒氣凜冽的深淵之中。

望著身前的玄冥淵,沐陽並沒有急著進去,而是用感識了一下周圍的目光,半響后才點了點頭,此刻進入玄冥淵的大部分人流已經走入其中,沐陽並沒有感覺到一絲敵視危險的氣息。沐陽這般小心自然是基於上一次在玄冥淵的教訓,只不過沐陽心中又有些奇怪,這半年來自己的生活太過平靜,這翁雪城等人也未來尋自己的麻煩,卻又讓自己心中生出幾分不安來,總感覺這份平靜,並不是真正的安靜,但對於自己耍陰謀詭計的味道,沐陽也是沒有絲毫的嗅聞出來。

「這一次倒要試試,看看自己修鍊這混沌金剛體后,在那風口中能不能呆的比以前更久一些!」沐陽的心中早就按捺不下心中的興奮,只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才死死的將這份好奇心壓制了下來。

眼底啜著期待之色,沐陽片刻也不再停留,身形一掠,向那漆黑的玄冥淵衝去,隨著陰冷氣流的襲開,這一次沐陽未曾放開任何的護體玄氣,而是硬生生的落了下去。

身形落入玄冥淵的一瞬間,沐陽眼前驟然一黑,那冰冷刺骨的狂暴玄力氣流掠過身體表面的皮膚,令沐陽清楚的記的自己在第一次落入玄冥淵時,就是在這股陰冷氣流的吹拂下,皮膚上有一種如同被小刀凌遲般的感覺,然而這一次,沐陽卻可以感覺的到,原來那種記憶中的刺痛,此時卻不過如同被人撓過痒痒一般。

雖然面容上沒有露出一絲喜色,然而沐陽的眼瞳中卻儘是瀰漫著笑意,僅僅是剛才的表現,就讓沐陽知道,這半年來修鍊混沌金剛體的努力是值得的,沐陽的心中更是期盼,若是按玄技中所說,將體內那三十六道經絡全部打通,自己的身體又會強到什麼地步。

黑漆的深淵中,伸手不見五指,沐陽放出神魂念力,驀然間沐陽的唇角上揚了起來,這一次不僅令沐陽興奮的是自己身體的結實,更是令沐陽高興的是,自己的神魂感識,在這陰冷的氣流下,比起上一次足足增漲了三成。

上一次沐陽剛剛落入到這玄冥淵時,神魂感識被壓制不到原本的三成,這一次便是自己的神魂之力也增漲了許多,沐陽心中清楚,自己的神魂之力的增漲,除了來自於自己勤耗不輟的修鍊外,那九葯天麝香也是功不可沒。

十數息后,終於觸到了淵底堅實的地面。沐陽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因此對於淵底的地形也是算是有些熟悉。沒有放出一絲的玄力用來護體,沐陽向玄冥淵的深處走去。

從這裡的氣流強度來判斷,只是一道二等風口,沐陽緩步而行,任由那陰冷的氣流吹拂在身體上,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的痛感與壓力感。顯然這裡對於沐陽來說,已經不適合修鍊。

看著前面的三等風口,沐陽只是微微一笑,邁步走了過去。畢竟自己這一次是不開啟護體玄力,來測試自己肉身的強度,沐陽並沒有直接選擇進入到四等風口來淬鍊肉體。

隨著沐陽的走入,十多道亮起護體玄芒的身形,同時將目光投向了來人,當看到沐陽的身體上沒有一絲護體玄力時,眼瞳不由的睜大了起來,這裡十多位外門弟子的實力都在渡過靈玄兩重劫,論境界與沐陽一般無二。

此刻在三等風口那陰冷氣流的吹拂下,諸多渡過靈玄兩重劫的外門弟子,也是咬牙在盡一切努力堅持著,看著闖入到這裡的沐陽,眼瞳中閃爍著震驚之色,要知道這裡便是渡過靈玄三重劫的強者,便是肉身經過窺玄劫的洗禮,輕易之下也不敢嘗試不打開護體玄力,在這裡強撐。

風道內陰冷的氣流壓制著神魂感識,讓這些人雖然驚訝於沐陽的表現,然而卻只是瞄了沐陽兩眼,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心中皆是將沐陽當成渡過窺玄劫以上的實力強者。

此時修鍊過混沌金剛體的沐陽,比起上一次進入到玄冥谷時,肉身的強者已然有著天淵之別,僅僅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沐陽搖了搖頭,雖說這三等風口的風力對自己有著淬鍊之能,對於自己來說,卻是感覺到幫助不大,旋即邁步向四等風口行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