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來一去就是一天的時間,所以寧安幾人回去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火鳳去買了一些生活要用的東西,青龍和白虎則是去捕獵,而玄武則是去買了一些米糧。

神樂負責打掃宮殿,卡洛亞和無邪則是負責在神殿周圍加了一些咒印,一旦有外人靠近他們就能夠清楚的知道。

幾人分工合作,倒是很快把神殿打理了出來。

碧落幾人回來的時候,神樂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看到這情況,寧安嘴角抽了抽,他們是出去了一天,不是出去了三天吧……

「娘,寧安,星辰快來吃飯。」對於碧落的稱呼,神樂叫的很順口,並沒有叫不出口的感覺。

三人點點頭,走了過去,在位置上面坐了下來。

吃飯叫,卡洛夜問道,「娘,精靈族那邊怎麼說?」

碧落聞言,開口說道,「應夜回到了精靈族,而是現在已經是精靈族的王,所以尋找應紅的事情我們不用擔心,要擔心的是希亞幾人,應夜既然回來了,就說明卡洛亞也回來了,他身邊的人自然也在洪荒之地。」

眾人聞言,都蹙了蹙眉,那群人還真是那裡都能遇上。

不過這樣一來也好,他們雖然不是什麼好心的人,但是卡洛亞他們離開,四大陸就不會有地方再發生像海夢那樣的悲劇……

一行人吃完飯之後,寧安就去找無邪了。

因為她們對洪荒之地也不熟悉,而且碧落說了,沒事不要出去,正好她想學丹藥,這也是一個時間。

等到了無邪的房間之後,寧安才發現帝星辰也在。

「寧安。」無邪走上前去,將一本書放在了寧安的手裡,說道,「今天你先看著我煉藥,然後回去把這上面的藥方記下來。」

說到這藥方,無邪就有些鬱悶,他從來不記那些東西的,但是寧安要學,他怕他口述寧安擠不下來,才用了這個方法。

寧安聞言點了點頭,從無邪的手中拿過了書,隨即看著無邪說道,「你煉藥吧,我就在旁邊看著。」

帝星辰沒有說話,只是站在寧安的身邊。

無邪見此,便拿出了他使用的丹鼎,先放了一些藥材之後才祭出了火焰,最初的火焰很小,無邪控制著火焰朝著丹鼎裡面添加藥材。

等藥材全部放進去之後,無邪就蓋住了丹鼎,然後源源不斷的將自己的力量輸了進去。

不光要有力量,還要有精神力。

精神力時不時探查丹鼎裡面的藥材怎麼樣了,是否到了用力量碾壓融合的時間,因此煉藥的人不能被打擾。

一旦打擾,精神力斷開之後,就很難再控制藥材的走向。

但是神無邪這樣的煉丹師卻很能夠抓住藥材融合的時機! 寧安和帝星辰都沒有說話,就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

大楷兩個時辰之後,無邪才熄了火焰,打開了丹鼎的蓋子。

頓時,一陣陣清冽的葯香味飄了出來,不是讓人聞到就想吐的那種味道,而是很清香的味道。

手中靈力浮現,丹鼎裡面,五顆渾圓的潔白藥丸在靈力的牽引下到了寧安和帝星辰的面前。

寧安手中拿起一顆丹藥,看了看,然後抬眸看著無邪,「玉骨生肌丹,高階丹藥,你給我看這個,是要我從這個學起嗎?」

無邪聞言,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個毛巾擦了擦手,不緊不慢的說道,「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加上我剛才給你藥方可以從這類丹藥學起,如果你不行的話,寧安,那就說明我把你看的太聰明。」

聽到這些話,寧安的嘴角抽了抽,所以他現在是在變相的測試她到底聰不聰明?

看了無邪一眼,寧安嘆息一聲,拿著剛才的那顆丹藥說道,「我先回去研究了。」

話落,就留下無邪和帝星辰兩人,自己離開的房間。


等寧安走出去之後,帝星辰才開口說道,「無邪,這樣對她是否嚴厲了一些?」


別人學習煉丹都是從最低級的開始學,他倒好,直接給寧安來了一個高階丹藥。

神無邪聞言,看了帝星辰一眼,隨即走到帝星辰的身邊,伸出手拍了拍帝星辰的肩膀,「你呀,就是太寵著寧安了,可她不是願意或者該被寵著的人,寧安是需要去戰鬥的。」

聽到無邪這麼說,帝星辰淡漠的點了點頭,「我知道。」

寧安現在的身體是來自光明世界的人,他也清楚,寧安最辛苦的絕對不是現在,所以他想在現在寵著寧安一些,讓她不那麼辛苦。

因為她最後的戰場是光明世界……

無邪何嘗不知道帝星辰是怎麼想的,作為神樂的女兒,和他最初記憶裡面的人,他也希望寧安真的能夠一世寧安。

只是,一世寧安,真的不適合用來形容寧安!

兩人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從房裡裡面一起離開。

寧安回到房間之後,就開始研究起來丹藥的藥材和需要用的藥材的比例!

嘨龑出現在寧安的身邊,看著寧安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你真的要那麼拼嗎?」

寧安現在除了修鍊六系功法,還有翼功法,現在再學煉丹的話,就會更加忙了。

「這不算什麼。」寧安沒有去看嘨龑,而是淡漠的說道,「比這更累的時候都有,更何況我的精神力足夠強大,可以駕馭煉丹。」

聽到寧安的這句話,嘨龑倒是沒有反對,寧安的精神力豈止是強大,簡直就是逆天了好嗎?

源源不斷,就跟大海差不多,他還從來沒有遇到誰有那麼強大的精神力。

不對,變態還是有一個的,那就是帝星辰。

那種從星河裡面誕生的人,精神力差不到什麼地方去!

變態配變態,寧安和帝星辰還真是絕配……

「我一直忘記告訴你一件事情。」寧安放下手中的藥方,偏頭看著嘨龑。

嘨龑聞言,有些疑惑,「什麼事?」

—–大家晚安,今天更新完畢,另外墨羽說一些,每天晚上更新,你們也等到這麼晚,所以更新時間改為白天,那樣你們也不用晚上熬夜等著了,大楷更新時間是一點到三點左右,我會注意身體,你們也要注意身體哦! 寧安有什麼事情忘記告訴他?

寧安聞言,看著嘨龑似笑非笑的說道,「我忘記告訴你,我和你沒有切斷聯繫。」


聽到這句話,嘨龑懵了,也就是剛才他想的寧安都知道了?

他說寧安是變態,她也知道了?

嘨龑捶了捶自己的腦袋,隨後看了一眼屋子的四周,又才說道,「那啥,寧安,我還有事情,我先回空間去了。」

嘨龑說完,不等寧安同意,就咻的一下消失在了寧安的面前。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等嘨龑消失之後,寧安揉了揉眉心,繼續研究手中的丹藥。

她的時間不多,每一樣都要抓緊時間來……

—-


一處山洞裡面,藍水晶將整個山洞都照亮,而應紅就被禁錮在這山洞裡面。

因為這些日子,應紅每次都在快醒來的時候又昏迷了過去,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什麼地方。

又一次快要醒來,應紅動了動手指,隨即睜開了眼睛。

山洞雖然被藍水晶照亮,卻並不是很耀眼,因此應紅很快就適應了山洞裡面的光線。

動了動身體,應紅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石床上面。

見此情況,應紅忍著身體的疼站了起來。

「應……應紅……!」細碎的聲音在應紅的背後響起。

應紅一驚,艱難的轉過身,就看到山洞裡面一點位置用鐵鏈禁錮著一個人,看著他的容貌,應紅有些震驚,因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魔族一殿下卡洛陽!

他的手上和腳上都有著特製的玄鐵鏈,那鏈子上面刻著她看不懂的符文。

「殿下。」應紅一驚,抬步緩慢的走了過去。

等走到卡洛陽面前的時候,應紅看了一眼因為長時間沒有整理而變得邋遢的他,問道,「怎麼會,殿下,你怎麼會這個樣子?」

封印卡洛亞之後,殿下就消失了,但是她從來沒有想到殿下居然會被人禁錮在這裡,到底是誰禁錮了殿下?

「應紅,外面怎麼樣了?」卡洛陽彷彿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狀況,淡漠的問了一句。

「殿下。」應紅看著他的樣子,終究是忍不住,抬手抱著他哭了起來,「殿下,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難道是他嗎?」

回想起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個人,應紅有些憤怒,「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囚禁著殿下你?」

應紅剛剛出生那年,一直遊離在外的卡洛陽曾經去過精靈族,為小小的她送上了一份禮物。

一歲那年,卡洛陽再次出現在精靈族,給她帶去了她最喜歡的琉璃果。

殿下一直都是那麼寧靜,那麼溫柔。

乾淨的讓人不忍心去破壞,為什麼,為什麼要把殿下變成這個樣子?

被應紅那麼抱著,卡洛陽抬手,一下又一下的拍在應紅的背上,安慰著她,「沒事,不要哭,沒關係的。」

被囚禁在這裡不知道多少年,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出不去,所以就讓自己強行進入了沉睡,如果不是那個男人帶著應紅到來,他還不會醒過來。 他只是在應紅很小的時候見過應紅,也沒有多想,是那個男人告訴了他,她是他認識的人,是應紅……

好一會,應紅才沒有哭,微微退開一些,看著卡洛陽吸了吸鼻子,「殿下,魔王為什麼囚禁你?」

殿下是他的兒子不是嗎?

既然如此,他為什麼要囚禁殿下?

「應紅,他不是我的父親。」卡洛陽說道這裡,剛才還柔和的神色變得冷漠,「我的父親已經被他吞噬了,現在在我父親身體裡面的那個靈魂是其它的人,我不小心發現之後,他為了不讓我告訴阿亞,就把我囚禁在了這裡。」

「二殿下?」應紅有些搞不懂了,問道,「殿下,不是你和碧落封印了二殿下嗎?」

她還記得,神女被北荒之人刺殺之後八個月後,消失了兩個月,她猜測,那兩個月神女是去生下主人了。

因為神女消失之後,卡洛亞就回到了宮殿,如果那個時候殿下告訴二殿下不就可以了嗎?

「不是我。」卡洛陽想了想,繼續說道,「我接到父王的命令,前去東荒大地,回到宮殿之後,我本來打算和碧落告別之後再去東荒,可我就在那個時候發現了我父親已經不是我原本的父親,當時他也發現了我,所以就把我囚禁在了這裡,如果我猜的不錯,封印阿亞的,是那個男人假扮的,應紅,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碧落為什麼會封印阿亞?

應紅聞言,蹙了蹙眉,說道,「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二殿下挑起了戰爭,最後假冒你的那個人和碧落一起封印了二殿下,自那以後,碧落神女消失,假冒你的那個男人也不見了,我一直都以為是殿下你,從來沒想到那個人會是假冒的。」

卡洛陽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我有阿亞那般實力,我應該就不會被囚禁在這裡了。」

那個時候,父親的實力並沒有阿亞厲害,恐怕那個男人也是因為忌憚阿亞才想辦法挑起了大戰。

因為他知道,作為鎮壓洪荒之地的神女,在阿亞挑起戰爭之後,碧落不會坐視不管!

那個人主意打的很好。

他知道碧落不會殺了阿亞,也知道他假冒他,斷然不能提出殺了阿亞的想法,所以只能封印。

看來他是在大戰的時候才出現的,不然的話,碧落定然會發現他是假冒的。

「殿下。」應紅吸了吸鼻子,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時候,殿下很疼她的,只要遊離回來,都會帶給她愛吃的東西。

她手上的手鏈就是殿下送給她的,她一直戴著,在雪域的時候,送給了雪流一條。

「不要哭。」看著應紅似乎又要哭了,卡洛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應紅,你不是小孩子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哄你。」

聽到這句話,應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卡洛陽,看來你很喜歡這個來陪伴你的人嘛!」就在應紅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道聲音打斷了應紅,一個容貌和卡洛陽有兩分相似的男人走了進來。 看到那個男人出現,卡洛陽抬手把應紅抱在了懷裡,警惕的看著那個男人。

那男人看到卡洛陽如此動作,輕聲笑了笑,「你放心,我暫時不會殺她,她可是引寧安那個女人前來的籌碼。」

聽到這句話,應紅蹙了蹙眉,「你抓我來這裡,是為了引寧安前來?」

奇怪了,這個人到底是誰?

按照魔王被吞噬的時間來看,那個時候寧安根本就還沒有出生,連主人都沒有,那麼這個男人是怎麼認識寧安的?

見應紅有些疑惑,男人蹲下身體,面對著應紅,「你一定知道光明世界吧?」

應紅沒有說話,心裡卻很驚訝。

「寧安那個臭女人,不光背叛了我們,還把我們一一打入了黑暗,將我的兩個同伴封印了起來,甚至最後不惜以靈魂為代價和我同歸於盡,那個女人明明就用了靈魂為代價,卻在那些虛假的神族之人的祈禱下,本來散開的靈魂還聚攏了起來,最後更是進入了輪迴轉世,而我卻不得不到處尋找純黑暗的力量來維持我的生命。」

看著男人扭曲的神色,應紅蹙了蹙眉,還是沒有說話。

「不過這都多虧了你們自己送上門來。」說到這裡,男人笑了笑,「當初如果不是你們想要蕭涼生手中的眾神之墓地圖,進入了輪迴殿,觸碰了浮生樹,我也不會知道那個女人已經醒了過來。」

聽完這些話,應紅神情大驚,腦海裡面回想起了嘨龑曾經說過的話。

那一次,他們看著蕭涼生打開了浮生樹,走了進去,所以後來嘨龑感應過,說裡面有強大的魔。

他們從來沒有多想,未曾想,居然會是這個男人!

「忘記告訴你了,她為了救你,已經來了洪荒之地,還帶來了以後會對我造成威脅的帝星辰,這一次,我會將他們一網打盡。」男人說完,就站起身離開了山洞。

等到他走了之後,卡洛陽才放開了懷裡的應紅,問道,「應紅,他口中的寧安是什麼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