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旁邊那人開口問道:「兄弟挺面生啊,什麼時候調過來的?」

秦寧從思索中退了出來,笑呵呵地說道:「前天剛調過來的,這還沒上任呢,結果因為這個秦寧的事兒。不是提前上了嘛。真是煩死了。」

那人瞭然地點點頭。說道:「哎,該著你的運氣不好啊。不過其實也可以了,起碼有兩千人不用去死了。」

「大哥,你說這話不怕被上邊知道嗎?」秦寧做出來一副吃驚的模樣。趕忙拉了拉那人問道。


這人算是老兵油子了,聽到秦寧的話嗤笑了一聲。說道:「兄弟,看來你真是個新兵蛋子啊! 問源之道 ,這年頭你攻城我掠地,今天是你的,明天就是我的了!誰都不用怕誰!說白了,如果讓你看著那兩千奴隸被斬殺,你會咋樣?」

「我……我恐怕會晚上睡不好覺的。」秦寧撓了撓腦袋說道,這是他的實話。

老兵油子點點頭,嘆息了一聲,說道:「是的,誰都不願意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想就連一向是平易近人的二皇子也不願意吧!」

秦寧本能的眼睛一亮,身子微微一動,開口問道:「真的假的?二皇子不願意那為什麼還要下命令?」

老兵油子看了秦寧一眼,搖搖頭,又點點頭,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別亂說,我也是聽說的。據說二皇子想要用這些人的精血煉製什麼陣法的……」

轟隆!

秦寧的腦袋裡邊如同有一顆炸彈爆炸了,用人的精血煉製陣法,這等邪惡的事情二皇子他竟然敢做!?

秦寧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一股無法壓抑的怒火沖了上來。

可這時候,旁邊老兵油子的話卻如同一盆涼水一樣,讓他再次清醒了過來:「嗨,別那麼大的氣性。這武德城二皇子不能再丟了,所以他只能想方設法的去保住嘍!你看,這正常的法子不管用的時候,歪門邪道的東西自然就會上場了。」

「二皇子他就不怕會遭受到老天的懲罰嗎?」秦寧下意識地問道,對於這些修為比較低下的人來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天意是個什麼東西。

老兵油子搖搖頭,嘿嘿笑道:「小子,你真是夠嫩的啊!這麼給你說吧,如果你知道明天你就要死了,今天你會怎麼樣?」

「我會想辦法讓自己活下來啊!」秦寧下意識地說道,這是任何人都會想到的第一句話。


「不錯!那如果有辦法讓你活下來,但是要用別人的生命呢?」

秦寧沉默了,他知道老兵油子的意思了。為了生存,人在臨死之前都會瘋狂地掙扎地。現在的二皇子不就是處於掙扎的邊緣嗎?

「哈哈,小子也別想那麼多了,在這個亂世之上,能夠活下來才是最根本的,說不定什麼時候我們就成了奴隸中的一個!看開點吧!」老兵油子拍了拍秦寧的肩膀,一臉無奈地走開了。

秦寧點點頭, 末世之皇室召喚師 ,雖然他沒有過強的實力,也沒有很高的地位,但有的時候一些話語都是從這種基層之人的嘴巴裡邊說出來的。

看著一個個開始休息的士兵,秦寧胸中的怒火漸漸平息了下來。

如果他今天真的闖入城主府去找那二皇子聊聊天,或許這些士兵又得拼了老命的開始狂奔了吧?

這一切的一切誰都怪不得,怪只怪生逢亂世啊!

「二皇子,你的運氣比較好!」秦寧淡淡地說道,身子消失在了軍營之中。

秦寧已經決定不對二皇子出手了,一來秦寧是擔心這個已經面臨崩潰的傢伙會因為自己的出現而做出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畢竟秦寧暫時還不打算殺掉他;二來,秦寧覺得今天他不一定能夠有什麼成果,甚至如果他打出來自己的旗號的話,還會讓武德城的軍民對他恐懼,對秦軍恐懼。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心理,在攻城和守城的戰略之中經常會使用到。

身子化作一道暗淡的影子,秦寧貼著城牆的根部來到了一處人比較少的地方。

秦寧翻牆而上,直接融入到了黑暗的夜色之中,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二皇子,希望你這一段時間不要做出來什麼讓我不開心的事情,否則,等待這你的就只能是死路一條了!」秦寧回頭望了一眼在黑夜中顯得極為亮眼的武德城,輕輕地說道。

隨即,秦寧便加速向著靈圖城趕回去了。他的腦海之中有了一個不成形的想法,他需要好好考慮一下,看看有沒有實際成功的可能性。

此時,武德城的城主府中,二皇子披頭散髮地坐在寶座之上,眼神冰冷地看著下方。

「為什麼?為什麼會讓他混進來!」

啪嗒!

一個酒杯被摔成了碎片,嚇得下邊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了。

二皇子怒極而笑,狀若瘋狂:「好!好啊!你們都覺得本皇子好欺負是不是?都覺得本皇子脾氣好!那這一次,我就要讓你們死的比誰都難看!」

「殿下,息怒啊!要保重身體!」

「殿下,咱們從長計議就是了,千萬保重身體啊!」

「秦軍就是要用打垮殿下的方式來戰勝我們,如果殿下您倒下了,那我們就變成群龍無首了!如果二皇子殿下您願意就這樣放棄的話,那就讓這大好江山拱手送給別人吧!」

在一片勸阻的聲音之中,一道略顯年輕的聲音傳來,言語犀利地直接戳中了二皇子的要害。

「你是誰?」二皇子陰森恐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年輕人,彷彿是一條毒蛇在盯著獵物。

年輕人面帶微笑,踱步而出,恭敬地施了一禮之後,說道:「殿下,我父親蒙方,一直都為殿下效力,如今蒙克歸來,自然要好好輔助殿下。」

「蒙方?蒙克?你是蒙方的兒子!?」二皇子眼睛一亮,他忽然想起來早年的那個說法。

人人都說蒙方是個莽夫,除了一身的實力很強,外加一點小心機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本事。可偏偏是這樣的一個人物,卻生出來了一個天才般的妖孽兒子,取名為蒙克。(未完待續~^~) 「不錯!在下正是蒙克!如今來輔助殿下,為父報仇!」

蒙克的一雙眼睛十分明亮,清澈,俊俏的外表,再加上為父報仇的決心,讓身旁之人紛紛讚嘆不已。

二皇子點點頭,沉吟道:「蒙克,之前你去了什麼地方?為何一直都沒有見到你的蹤跡?」

「回稟殿下,蒙克之前一直外出遊學,拜訪名師,自覺地有所成就才回來的。可沒有想到剛剛回到家,得到的便是父親敗亡的消息。蒙克痛苦不已,遂請求殿下給蒙克一次機會,讓蒙克為殿下效力!」

蒙克這話說的情真意切,不單單是二皇子,就連那些鐵石心腸的大臣都被打動了。

只是二皇子經過秦寧這麼一折騰,實在是不敢輕易相信別人,便派人來檢測這蒙克是不是真的蒙克,別再又是秦寧混進來的。

一番驗證之後,二皇子這才鬆了一口氣。旁邊又有心腹上前,將蒙克這一段時間的蹤跡報告給了二皇子查看。

二皇子越看越是心境,這蒙克竟然一直在擺放著一些高人,那些人的實力或許不是最強的,但他們有一點都是極為突出的——軍事天賦極強!

「哈哈哈,好!老天爺真是對得起我,讓我失去了蒙方大將軍,如今又送來了蒙克你!好!實在是好啊!」二皇子臉上的神情漸漸活躍了起來,他覺得一股希望之火正在燃燒著。

「殿下, 地獄狂兵 。但也有了個七七八八,還請殿下給蒙克一些士兵。讓蒙克去建功立業!」蒙克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才是他最想要做的事情。

他要用一支軍隊,外加上他的天才韜略。讓秦軍一點一點地崩潰下去。

膽敢殺了他的父親,這個仇恨是必須要報的,就算敵人再強大,也得報仇!

「哈哈。不急!不急!如今我武德城周圍也不怎麼安靜,你還是先熟悉一下,然後再去建功立業吧!我相信你能夠做的比你的父親還要好的!」二皇子哈哈一笑,連連擺手說道。

他是不可能將一個剛剛回來的小子就放到戰場上去的,他還需要一些機會來考驗一下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在幫助他。

不過,二皇子還是挺感謝蒙克的,要不是蒙克的歸來,並用一連串的話語刺激醒了他的話。他現在說不定已經做出來什麼令人瘋狂的事情了。

「秦寧,我不會繞過你的!」二皇子深吸了一口氣,整理起來自己凌亂的頭髮,漸漸地竟然恢復了幾分以前的模樣。


……

阿嚏!

此時此刻的秦寧正在飛回靈圖城,這半路上就打了一個巨大的噴嚏,差點連飛行器都摔下去了。

「好吧,看來這個世界上惦記著我的人。還真是不少呢!」秦寧苦笑了一聲,抬頭遠遠地望去,前方離著靈圖城已經不遠了。

不多久后,秦寧回到了靈圖城,坐在那寶座之上,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大哥,你難道不想打武德城了?」秦天的聲音傳了出來,對秦寧的所作所為有些不了解。

秦寧深深地嘆息了一聲,搖搖頭,說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等過一段時間。差不多就該動手了吧。」

「嘿嘿,大哥,你可不要告訴我這一段時間你都要休息偷懶?」

秦寧哈哈一笑,身上的情緒被自信沾滿了。說道:「誰說我要偷懶的?我要的是這七星鐵壁!」

「啊?秦將軍您回來啦!」

忽的,一道聲音傳來。原來是管家發現了秦寧的聲音。

「嗯,回來了,通知大家來開會了。」秦寧擺擺手說道,幸好剛才秦天沒有出來,要不然被人家看到兩個一模一樣的人站在眼前的話,不知道會不會直接瘋掉了。

秦寧每一次歸來都是大張旗鼓的,可這一次他沒有驚動任何人就回來了,讓丘文和等人覺得莫名其妙。

難道說這秦寧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還有那些剛剛被帶回來到了兩千奴隸,他們也沒有帶回來什麼有用的信息。

「將軍!」

「將軍!」

「將軍!」

……

一連串的問好聲音過後,秦寧看了看眼前的人。

丘文和、穆雄天、金龍,還有其他幾個人,每個人看著自己的眼神里都帶著一股子濃濃的信任和喜悅。

「我回來了!各位先坐下來吧!」秦寧淡淡地說道,語氣平靜的很,看不出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幾人落座之後,秦寧開口問道:「去武德城周邊的那些新兵怎麼樣了?」

「將軍,這一批新兵的質量很好,稍微調動了一番之後,就已經能夠派上戰場了。現在進行的都是些小戰鬥,等有機會要給他們一場大戰鬥,讓他們也歷練一下。」丘文和笑呵呵地說道,新兵的訓練情況的確是超出了他的預料,就更不用說秦寧了。

「這樣最好,練兵的進度要加快一些了,最近我準備要來點大點的動靜了。」秦寧點點頭說道,平和的目光中帶著一股子戾氣,掃過在場的幾人。

金龍的眉頭一皺,站了起來,說道:「將軍是不是因為二皇子要殺兩千奴隸的事情,打算提前進攻武德城了?」

秦寧搖搖頭,斬釘截鐵地說道:「原本我是打算先做掉武德城,這樣七星鐵壁之中的魂運城,靈圖城,武德城就全部掌握在我們的手中了。」

「對,這的確是個穩妥的發展辦法,讓二皇子從這裡退開,我們秦軍有了三座相連的城市,一切就都好發展了啊!」穆雄天雙眼一亮,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秦寧的發展將會真正踏入一個新的台階了。

丘文和沖著穆雄天微微搖頭,雙眼盯著秦寧,問道:「將軍改變主意了?」

「是的,我改變主意了。二皇子如今被我們逼迫的像是一條瘋狗,他為了保全自己為盡一切可能,要不然也不會有斬殺二千奴隸去煉製某種陣法這樣的事情發生了。」秦寧深吸了一口氣,目光之中的怒火還是時隱時現。

眾人沉默了下來,在場的人除了個別人之外,都是被解救出來的奴隸,對於斬殺奴隸這樣的事情,他們自然是深惡痛絕的。

「那……將軍打算什麼時候動他?武德城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說,如果不得到他的話,我們秦軍在西南邊陲永遠無法安寧啊!」丘文和有些急切地問道,這一段時間以來,他發現秦寧的性格上有了一些變化。

秦寧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瘋狂報復的心理,更多的是一種胸懷天下,為了解救更多的人而去勞心費力。

擺了擺手,秦寧笑了笑說道:「武德城跑不了它的,最近就先讓那二皇子安穩兩天吧,還有那些新兵也不要攻擊的太過火了。瘋狗發病的時候,你要做的事情不是上去痛打一頓,而是撤退保全自己的安危,因為瘋狗就是瘋狗,萬一被咬了一口就麻煩了。」

丘文和沉默了,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半晌之後才開口問道:「將軍不動這武德城,難道是想暫時的養精蓄銳?」

秦寧點頭,說道:「如今的深淵帝國已經亂了,各個勢力彼此征戰不斷,我們不能把誰逼得太急了,要不然那樣就會給別人做了嫁衣。」

這個道理眾人都是明白的,可他們現在已經把二皇子給逼急了,在這樣做豈不是有點自欺欺人嗎?

哈哈一笑,秦寧也不著急,繼續開口問道:「如今我秦軍的主要目標和戰略部署都是在什麼地方?穆將軍,你給我說一下吧。」

穆雄天一看秦寧親自點名了,高興地直接站了起來,說道:「主要目標都是在武德城周圍的小城鎮,大部分的軍隊都囤積在城市之中,以城市為根基,向著四處散發著。」

「不錯!說的很對,那我想問你們一句話,我們的根基在哪裡?」秦寧微微一笑,扔出來了這個重磅炸彈。

根基?

當初的根基是秦軍駐地,如今的根基應該就是這兩座城市了吧?

「我們的根基,依然是秦軍駐地!我們不能因為離開了那裡就忘記了我們的根本,秦軍駐地能夠給我們提供的東西太多太多。」

「將軍的意思,是打通秦軍駐地與魂運城和靈圖城的傳送陣?這個問題應該不大啊。」金龍好奇地問道,他不知道這跟攻打武德城有多麼大的關係。

秦寧的臉上一直都掛著笑容,見到沒有人說話了,這才開口說道:「秦軍駐地的看似位置偏遠,但是那裡背靠著荒古大山,是一座無窮無盡的寶庫,至於其他的作用,你們以後就會知道了,這裡我先賣一個關子。」

眾人這就起來興緻了,紛紛議論了起來,可就算是智慧過人的丘文和,他也是沒有想出來什麼答案。

「將軍,您還是說吧,別在折磨我們的腦袋了,我這腦袋都要想大了!」穆雄天第一個堅持不住了,腆著臉嘿嘿笑著說道。

秦寧無語了,這腦袋就怕不用,你要是用的夠勤快,那才好呢!

「好吧,既然你們不願意去猜的話,那我就來告訴你們吧!」秦寧無奈地鬆了松肩膀,本來想賣個關子,結果關子沒賣成,倒是成了他去折磨人了。

秦寧站起身來,從儲物戒指里掏出來了一副地圖,說道:「這一次,我們先打極地城!」(未完待續~^~) 什麼!?

極地城?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可當極地城的地圖真的展現在眾人的眼前時,他們的震驚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早就有所預料的秦寧,對大傢伙笑道:「我的目標就是這裡,大家有什麼想法,可以暢所欲言。」

丘文和看了半天,最終苦澀地笑道:「秦將軍,真沒想到,你會對極地城有這麼大的決心。我覺得,拿下極地城不是問題,可其中牽扯到的事情,卻是不得不考慮的。」

按照目前秦軍的實力,對極地城的攻擊,可以用雷霆萬鈞,一擊制勝來形容。

但丘文和顧慮的是在攻打的過程中,會有一些麻煩。

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兵源數量的問題。按照保守的估計,攻打極地城,怎麼也得十二萬左右的兵力。

這個數量級的兵力,秦軍是能出得起的。可這些兵力從哪兒調,該用什麼樣的士兵,可是要好好思量的。

秦軍現在的規模是大了,數量也有了質的飛躍。但秦軍的單兵作戰能力,還是參差不齊的。而且,數量足夠的秦軍,不是集中在一處,而是分散在駐地、魂運城、靈圖城這些地方。

這些地盤,本身就要足夠數量的軍隊駐守,能夠分出來用於開拓疆土的人力,就有些緊張了。

最要命的就是秦軍目前的數量,是有相當數量的新兵。這些新兵,做個正常的巡防還可以,一旦被敵人猛攻。恐怕就會暴露沒上過戰場的短板,更別說指望這些新兵去攻打守備森嚴的城池了。

所以,在秦軍的各個勢力範圍內,都是老兵新兵夾合使用。無論是調新兵還是老兵。都要慎重考慮。

在一個問題,就是秦軍一旦攻打極地城,夜蘭王雷陽城方向勢必會有接應的大動作。如果不去進行有針對的行動,那對於攻城部隊來說。是個極大的心理包袱。因為這些部隊一面要拚死攻城,一面要隨時防範雷陽城方向的援軍,實在是難以承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