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自然也看見了屍王的全貌,這一回就連他的心也不由得往下一沉…

這是一頭千年屍王!

原本他還可以憑藉寒冰心像和玄影槍殺出去,但是現在似乎不大可能了,這千年屍王雖說也是靈魂革命的產物,但並不算是魂獸,只是單純的死靈生物,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此時它被怨鈴驚醒,翼想要一邊應付小殭屍一邊從屍王的眼皮底下逃脫,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陳略這邊,則是正面的感受到了屍王的強大威壓,看著眼前這具噁心無比的龐然大物,他現在只覺得頭皮發麻,腳都有點挪不動步,而更讓他感到悲涼的是,手中的聖光物品似乎對這個傢伙不是很管用?

千年屍王俯視著陳略,後者再次用聖光在它眼前晃了晃…依舊不起作用,換來的並不是屍王的迴避,而是它的憤怒!

「吼!!!」

它朝著陳略不停的嘶吼咆哮起來,一股死亡氣息撲面而來,若不是有聖光的守護,恐怕陳略三人的身上已經開始腐壞了…

而楓院與賀雅怔怔的站在陳略身後,心中充滿了絕望,渾身發抖,無法挪動腳步,甚至連驚叫都忘記了…

陳略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他這才猛然想起來,自己可是有勇氣屬性加成的人,怎能被這種東西嚇到?面對著這近乎絕望的境遇,少年並沒有放棄,只能背水一戰了!

對身後的兩女喝道:「姐!你倆拿著魂石躲到遠處去!越遠越好!」

楓院急道:「那你怎麼辦?」

「我來會會他!」

深深的望了一眼少年的背影,楓院是個心理十分成熟的人,她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怎麼做,他知道怎樣才算是對陳略最大的幫助,因為怕陳略分心,她沒有多說話,拉起獃滯的賀雅轉身便跑!

奔跑的時候,楓院的腳下忽然出現了綠色的小旋風,兩人的逃跑速度驟然加快,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楓院眼中隱隱有淚光閃過,這個傻瓜,居然將自己供給的魂力用在自己身上,到這個時候,他心中第一個想到的依舊是自己…

而另一邊,因為屍王的出現,眼睛變紅了的殭屍群變得異常的狂暴起來,從四面八方不斷的湧來,無窮無盡,饒是星野翼也開始漸漸招架不住,有些吃不消了…

一咬牙,他開始移動了!

陳略面前的屍王動了,它提起了手中的巨大墓碑,朝著陳略的頭頂轟然砸下!

身輕如燕陣!

再一次給自己套上一個加速光環,險之又險的躲過了這沉猛的一砸,翻飛的泥土和隆隆的震響將陳略驚出了一聲冷汗,這屍王的身體如此龐大,速度卻是出奇的快!

那個墓碑被屍王深深的插進泥土之中,隨後,從那巨型的長方形墓碑之上亮起了道道紅光,仔細一看,正是上面的文字在閃光!

無形的波紋從墓碑往外擴散,瞬間將陳略籠罩在其中,少年只覺得自己的的速度被減緩,而周圍的屍群在這紅光的照耀之下變得更加暴躁,似乎可以直接將聖光無視掉,就像發瘋一般開始朝著陳略這邊撲了過來!而這還不算最絕望的,陳略感覺,自己體內的生氣正在緩緩流失!

陳略欲哭無淚,這怎麼玩兒?

沒有絲毫喘息的間隙,一隻殭屍已經張口向陳略咬來!危急之下,少年掏出了腰間匕首,一把插進那隻殭屍頭顱之中!

但是面對源源不斷的狂暴屍潮,少年能對付一隻,怎能對付這麼多?

「唰!」

這時,一道藍色的槍影在眼前一閃而過,精準的斬斷了陳略面前三隻殭屍的雙腳!

陳略轉身一看,不是翼又是誰?!

他擋在陳略身前,道:「我救了你一命,所以,借你聖光一用!」

陳略愣了愣,冷笑道:「臭不要臉的,誰需要你搭救?我自有辦法!」

說罷,他從兜里又掏出了一塊高級魂石,這一次陳略準備下血本了,一咬牙將這顆魂石中所蘊含的100魂力全部獻祭!陳略心疼不已,那可是足夠施放三級陣法的魂力啊,千萬要給力!

純白色的聖光再一次亮了起來,這一次的聖光,無論從範圍還是輝煌程度都遠超上一次!將方圓千米的範圍盡數照亮!

畢竟是死靈剋星,只見身邊的紅眼殭屍紛紛退散,由墓碑產生了波紋被阻擋,減速效果也被抗拒在外,生命力的流逝在停止,兩名少年同時鬆了一口氣,雖說兩人現在臉色都有些蒼白,但總算是挺了過來!

「艹!混蛋!殭屍!」


陳略拉了拉手套,與翼並肩站在一起,瞪著面前那頭巨大的屍王,咬牙切齒的罵道:「現在輪到我的回合了,我要你連本帶利的給我吐出來!」

————————————————————————–

… 第三十五章戰屍王


「你怎麼還能施放陣法?」

星野翼雖說不是陣法師,但是對精神力還是有一定了解的,就算是出色的陣法師,一場戰鬥只能施放和自己等級匹配的陣法4到5次,而這陳略明顯只是一名初級陣法師,到現在為止已經大大小小先後施放了7次陣法了!這人的精神力是有多充足?

陳略瞥了他一眼,「哼,傻了吧?不怕告訴你,我還能施放十次二級陣法,二十次一級陣法,越級施放一次三級陣法!你怕不怕?」

翼撇了撇嘴,自不會相信他的鬼話。

事實上,陳略目前殘留下來的精神力真的不多了…


三,二,一…

跑!

陳略轉身撒腿就跑,翼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見這傢伙是真的要逃跑,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你不是說要讓它連本帶利的吐出來么?!」

「吐毛線啊!你去和他打吧!」

陳略想要逃跑,屍王可不允許,沒跑多遠,前方便有無數的殭屍堵住了去路!

這下麻煩了,雖說增強版的聖物之光對殭屍有明顯的驅散作用,所到之處死靈們紛紛避之不及,但是無奈這些殭屍全都聽屍王的號令,即便前排的殭屍畏懼白光,後面的殭屍群也會不斷的朝這邊擠過來,屍擠屍,擠死人!真正的殭屍的海洋!

陳略暗道不妙,退路就這麼被堵了個水泄不通,也就是說,想要脫困,就只能打敗屍王了!

轉身看去…

咚!咚!

屍王邁開了腳步,緩緩朝著這邊走來…

「沒辦法了。」翼挺起長槍,體內魂力涌動,「只能合作了,不然的話,我們兩個都得死在這裡!」

陳略嫌惡的看了他一眼,「跟你合作?!」

翼神色不變,「即便是加強版的聖光,對屍王依舊不起作用,你要是有自信獨自逃出去的話,我也沒意見。」

「那好吧!」雖說陳略一萬個不願意,但星野翼說的是實話,一咬牙,陳略說道:「我現在沒魂石用了,得借用你的魂力。」

「什…什麼?」

星野翼愣住了,他也沒有和陣法師合作過,但是剛才楓院和陳略接吻的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只以為,魂師向陣法師供給魂力,必須要接吻才行…

想到這,翼無法淡定了,「你這個白痴!胡說八道什麼?!」

陳略一臉的茫然,問道:「誒?你有病吧,不是你說要合作的么?趕緊把你的魂力給我啊!」

見陳略靠近了過來,翼連忙後退,頭搖得跟撥lang鼓似的,「是合作沒錯,我指的是並肩戰鬥!不是…總而言之,打死我也不會向你供給魂力的!」

「你有沒有誠意啊?既然這樣,你要送死你去,別拉上我!」

陳略怒了,雖說自己還有魂石可用,但他是真的捨不得,既然兩人要合作,魂師和陣法師,不就是要提供魂力的么?

「不是,我說,你不要在走過來了…」

翼尷尬不已,但是他寧願死,也不要和陳略…那個…

「你臉紅個p啊!」

兩人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吵了起來,而另一邊的屍王已經動了,從慢步走來變為快速衝來!這一次,屍王的速度又提升了一個檔次,比之前快了數倍,轉眼便至!

面對屍王的速度,兩人猝不及防,只見它大手一揮,將兩人同時拍飛了出去!

翼被巨力震得內臟一陣翻騰,一口鮮血吐出,栽倒在地上,所幸他身體素質變︶態,而且在關鍵時刻用出了踏影步,躲過了要害,只是斷了幾根肋骨,勉強還能站起來…

而另一邊,身體瘦弱的陳略可就沒翼的那種抗擊打能力了,只見他猶如脫線了風箏一般高高飛起,然後重重砸在地面之上,沒了回應…

翼心裡一沉,陳略八成是直接被拍死了,就算沒被拍死,掉落的衝擊力也足夠將他震死…

屍王僅僅一擊,便是秒殺!

而且更恐怖的是,翼覺得,這頭屍王其實還沒有完全蘇醒,但正在蘇醒途中!等到他的那雙灰色的眼睛完全睜開的時候,他的速度和力量將會達到一個極致!

不過,這並不能讓白髮少年消沉,只會激發他的傲氣!

星野翼忍著劇痛走上前去,昂首望著面前的龐然大物,體內的魂力盡數湧出,匯入到手中的長槍之中,他決定用出最後的一擊,和屍王拼了!

玄影槍之上藍光大盛,一塊巨大的螺旋冰錐在槍尖之上匯聚而成,隨後高速的旋轉起來,整個人的氣勢提升到了極致,單腳一踏,挺槍而上!

與此同時,一名少年從墳堆之中爬了起來,只見他渾身的鮮血,兩眼空洞無神,卻是奇迹般的站了起來,不住的顫抖,而他的手中還拿著一枚被鮮血染紅的銀幣…

那正是心心相依陣的銀幣,在銀幣的另一面,還刻著一個陣圖!

【回春訣之陣】:二級對己陣法,陣法生效之後,可對己方一名夥伴施放恢復光環,治癒其傷勢、喚醒其生命力,效果根據魂力而定!

綠光亮起,陳略用天陣宗的獨有陣法,再花了整整一顆高級魂石,總算是吊住了自己的性命,原本致命的傷勢在緩緩恢復,隨後他所需要的,便是戰鬥的能力!

【奪感之陣-觸覺】!

失去了痛覺的陳略,便擁有了再戰之力!

為我所用陣!

單手虛空一抓,從屍王那裡瞬間抽取到大量的魂力!

隨後,他顫抖的取出腰間的小型弓弩,給其中的一支弩箭套上了聖物之光,然後,抬起手,對準了屍王!

連續四個陣法的施放,終於是掏光了陳略所有的精神力,少年想要瞄準目標,卻是雙眼模糊,想要扣動扳機,卻是使不出任何的力氣…

此時他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射中,不然的話,一切都完了…

最後,少年終於承受不住,大腦一陣暈眩,倒地昏迷了過去…

絕望,瀰漫在整片墳山之中…

但是,就在他倒地的一剎那,弓弩再一次被撿了起來,一雙纖細白嫩的小手緊緊的握住弓弩,對準了屍王!

正是楓院,她居然折返回來了!

而與此同時,星野翼已經衝到了屍王的面前,挺槍刺去!

螺旋霜!

高速旋轉的冰錐刺進了屍王的腹部,隨後一陣血肉橫飛,腐爛的肉和酸臭的血四處飛濺,但是翼發覺,即便是動用了自己所有魂力的最強一擊,任然無法刺穿對方的身體,屍王的表皮異常的堅韌!

待到翼撤槍而退的時候,他絕望的發現,自己只是在屍王腹部開了一個小洞,只是小傷口而已!

但這就已經足夠了!

「咻!」

楓之女王神情前所未有的專註,她扣動了扳機,一支閃爍著白色聖光的小箭從機括之中飛射而出,劃過空氣,帶著長長的白尾,精準的打進了屍王腹部的傷口之中!

「吼!!!」

刺耳的哀嚎聲迴響在墳山之中,這一發弩箭的效果顯著,死靈的剋星聖光在屍王的體內迸發開來,無疑能夠給予它毀滅性的打擊!

只見他的肉體正在漸漸崩壞脫落,身上不斷的冒著白煙,轟隆一聲!倒向了地面!

楓院喘息著,她不敢相信自己辦到了,在把賀雅送下山之後,她又全速的趕了回來,途中魂石上的光亮漸漸的消失,但她並不害怕,一心挂念著陳略的安危,終於是在最後的時刻趕到,給予屍王致命的一槍,此時的少女,已經精疲力盡了…

翼看著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崩壞的屍王,也已經到了極限,他難以置信,傳說中的千年屍王,前一刻還是無敵的存在,此時就這麼倒下了?

但是還沒有等兩人緩過氣來,異變再次發生…

無數的殭屍在屍王倒地之後,眼中的紅光並沒有消失,而是變得更加明亮了,它們沒有再沖向翼或者楓院,而是朝著屍王的方向匯聚,隨後,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上演了…

無數的殭屍撲到了屍王的身上,開始融化成血水和肉塊,一片血肉模糊,漸漸拼接…一座噁心至極的肉山漸漸形成…

它要變身了?!

翼本能的感到了不妙,那一發子彈並沒有殺死屍王,而是將它真正的喚醒了!

不能再猶豫,翼跑到陳略身邊,將他背了起來,由楓院手中的加強版聖光魂石開路,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向山下逃去!

「轟!!!」

身後傳來了一聲巨響,回頭一看,只見一座屍山拔地而起,足足有百米之高,這恐怖的一幕深深的映入了他們的腦海,兩人心中咯噔一下,不敢停留半刻!

終於,他們跑出墳山的範圍,但是後方的轟隆之聲越來越近,兩人已經不敢再回頭看,所能感受到的,只是無限的恐懼和絕望!

但是,那殭屍巨人一步便能夠踏出五十米,兩人拖著疲憊的身體,又怎能不被追上?

「當!!」


忽然從身後傳來了一聲巨響,那巨型肉山即將追上並且將三人吞噬的最後一刻,一道長長的橙色光壁衝天而起,將整座墳山包裹其中!

只見那屍王一頭猛的撞在橙色光壁之上,瞬間將他彈了回去!無數的屍體碎塊掉落,但是無論那具肉山如何掙扎敲打,卻始終無法打破這一道光壁!

「是結界!」

星野翼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機,這個關鍵時刻拯救他們的光壁,正是一個絕大的結界,將整座墳山封印在其中,光壁之上能感受到無比強大的魂力波動,那是一種極為正義的善屬性魂力!

應該是哪位前輩高人所設下的結界,為的,就是將這千年屍王永遠的封印在這裡!

雖說不知道是哪位前輩的結界,但總算是得救了,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是滿頭的大汗,看著光壁之內狂暴的屍王,兩人卻是不敢多做停留,快步往尚津鎮的方向逃去。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