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也是一拳揮了出去,和敖風那壯碩的拳頭對轟在了一起。

“嘭!”

隨著一道悶聲響,那名弟子面色頓時驚駭,身體不受控制的急速後退,還是被他身後的師兄弟接住這才穩住身形。

所有人都有些驚訝看向敖風,其中一名像是地位高出些許的弟子面色微變,腳步一扭,光一般的沖了出去,雙手凌厲的靈氣迸發而出。

敖風看著突然襲擊過來的青年,內心不禁一沉,屬於野獸般的兇狠顯露而出,爆出一聲獸吼,與青年一拳對了上去。

“嘭!”

兩拳相觸,青年紋絲未動,而敖風則腳步凌亂的後退了近十米遠,胸口傳來一陣鑽心的刺痛。這是葉雲天留下的傷害,如今再次遭受強大的力道,使得舊傷再次複發。

“住手!”

就在青年打算繼續追擊之時,凌天緩緩掀開馬車布簾,對著外面的戰鬥圈輕飄飄的喊了一聲,似乎對於這次爭鬥絲毫不意外。

青年以及其他弟子聞言都是一愣,紛紛轉身恭敬的喊道:”師尊!”

“呼!”

就在青年轉身的剎那,一道勁風聲悄然而近,青年面色一變,急忙轉身將雙手橫擋於胸前,隨著一道悶聲傳出,青年身形狼狽後退,之後被其他聖炎古殿的弟子接住。

“好了,別鬧了!”凌天見狀心中雖然好笑,但也不能放縱他們打架,呵斥住想要反擊的青年後說道:”這是你們的師弟,名為敖風!對待小師弟,豈能如此無理?”

眾人聞言皆是一愣,仔細的打量了敖風一遍,頓時好笑了起來。

剛剛和敖風動手的青年對著凌天笑了笑,恭敬的說道:”師尊,你沒有弄錯吧?他……怎麼和野人一樣?這樣的人真的要帶去殿內?”

所有的人聞言都是想笑卻又不敢笑,目含敵意的看著敖風,顯然對先前的衝突耿耿於懷。

凌天聞言面色一沉,呵斥道:”召霖,是不是最近好日子過多了?你作為師兄,帶頭動手,罪加一等,回去后書寫五百遍殿規,面壁思過一月!” 昭霖聞言面色一變,急忙解釋道:”師尊,分明就是這個傢伙先動手打傷的昭摹師弟,為什麼要處分我?難道我出手守護師弟的安全也有錯?”

“放肆!”凌天見昭霖反駁,臉色一沉呵斥道:”什麼時候你學會頂嘴了?那就再加五百遍!”

昭摹和其他弟子見狀急忙低下腦袋,不敢再說什麼。唯獨昭霖依舊不服氣的模樣,要知道雖說思過一月,但是殿規字數之多,百遍便得花上個十多天,再加上這五百遍的話,估計得寫好幾個月才能寫完!

而敖風也是奇怪的看著凌天,有些不解為何凌天對待自己與對待他們完全不一樣,那種充斥在語氣中的威嚴,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的錯覺。

凌天看上去很平凡,無論是長相還是打扮,都與平常凡人無異,但身上那股威壓與氣勢,絕對是一般人無法擁有的。

“啟程!”凌天狠狠的看了一眼昭霖,衣袖一揮,轉身行進馬車。

敖風警惕的看了一眼眾人,隨後在大家的目光中直接鑽進了凌天的馬車裡。

“四師兄!”

敖風一進去,立刻有好幾人圍攏而上,對著昭霖面色難看的喊道。

昭霖右手一揚,示意大家不要多說,輕笑道:”不知道哪裡來的野人,運氣好被師尊看上而已,還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也罷,殿內這麼久都沒有人戲弄了,既然送上門一個,那就別怪我們了。”

眾人聞言都是面露狠色的笑了起來。

馬車駛動后,敖風看著閉目沉思的凌天,遲疑了片刻問道:”我們要去哪?你答應過我,要幫我搶回仙女姐姐!”

凌天眉頭一挑,緩緩睜開眼睛,淡笑道:”我是聖炎古殿的護法,外殿殿主,你覺得我會欺騙你嗎?”

敖風聽著凌天的話有些不懂,只是瓮聲瓮氣的道:”你是好人。”

“呵呵,痴兒,人情世故你又懂得多少?外面的世界你以後會明白,切記,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去信任!”凌天說著拿出一本黑色古樸書籍,遞向敖風道:”不知你識不識字?此書乃本尊所著,名為清心寶典,熟讀有益。本尊見你性格暴烈,生性好鬥,此書可助你穩定心性,了解人心。”

敖風聞言好奇的接過書籍,臉上顯得有些開心。

“敖風識字,仙女姐姐教我的。”

“你喜歡書嗎?”凌天看著開心的敖風,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敖風聞言重重的點了點頭,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此時葉府中,一名丫頭打扮的女子面色欣喜的衝進了一間房內,大嚷著道:”小姐,小姐,好消息呀!”

葉彩蝶聞言心中一顫,來不及擦拭眼角淚痕,對著丫鬟跑去急切問道:”敖風呢?宴會上搗亂的那個人呢?他有沒有事?要不要緊?”

丫鬟見葉彩蝶這麼著急,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嗔道:”小姐,你幹嘛那麼關心那個大野牛?他到底和你什麼關係呀?”

葉彩蝶聞言丫鬟罵敖風為大野牛,頓時不開心了,嚴厲的道:”小雪,我不准你這樣說他!”

丫鬟見葉彩蝶要發火,也便不再亂說,回歸正題道:”好了,我不說。”

“現在究竟怎麼樣了,快點告訴我!”葉彩蝶氣急敗壞的對著丫鬟吼了起來,大有丫鬟再不說她就要大打出手的趨勢。

“小姐,你是不知道,聖炎古殿的人來了,而且還是凌天殿主,老爺出手的時候,殿主大人阻止了老爺,好像說什麼那個大野牛……敖…敖風,說他是殿主大人的徒弟呢。”

葉彩蝶聞言有些疑惑,擺手道:”你是不是看錯了?敖風怎麼會是聖炎古殿的弟子?”

“小姐,我怎麼會看錯呢,這件事現在整個葉府都知道了。我的天吶,竟然是聖炎古殿的弟子,真讓人羨慕。”


葉彩蝶聞言心中疑惑更盛,敖風她再熟悉不過,怎麼可能會是聖炎古殿的弟子?並且還是殿主凌天的徒弟。

“對了,小姐,老爺把婚約延後了一年,孫磊現在好像也有生命危險,據說殿主大人臨走時說了,一年後要帶著他的弟子上門提親來呢。”丫鬟似乎突然想起什麼說道,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啊?提親?”葉彩蝶有些茫然的張了張嘴,剛剛還懸著的心也鬆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驚愕。

“小姐,你好像笑了?孫磊要死了你還笑?那個全身是毛的傢伙要來提親,你可別聽錯了,是那個全身是毛的大野牛呢。”

“好啦,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幫我找人打探到敖風的去路。還有,不準再叫他大野牛,不然我可真翻臉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丫鬟應了一聲離開了房間。

此時敖風這邊,經過幾個時辰的趕路,已經來到了聖炎城下,川流不息的人群好生熱鬧,透過馬車布簾,敖風眼都看直了。

敖風對於這些景象毫不知情,雖說書中有介紹,但見著還是第一次。不管是建築還是行人,對他來說無不充滿新奇。

“你在橫琅生活太久,若不是葉彩蝶,你怕是已徹底與外界脫軌了,到時候想學人類的東西都難。”凌天端正著身子微笑說道,身形並沒有因為馬車的搖晃而顯得不穩。

“仙女姐姐是好人。”敖風轉身面色認真的說了一句。

凌天看著敖風,搖頭道:”清心寶典裡面的話你是否已遺忘?”

“敖風記得,但是仙女姐姐是好人,她對我最好。”敖風依舊面色認真的回應道,對他來說,葉彩蝶才是最親近的人。

“師尊,進城了。”


馬車外面,傳來了聖炎古殿弟子的聲音。

“嗯,繼續趕路吧。”凌天沉聲說道,說話的語氣和對待敖風時天差地別。

敖風也很不解,為什麼凌天總是可以突然凌厲逼人,一會兒又可以無比親切,雖然和凌天才認識,但總有股異常親切的錯覺。

又過了十幾分鐘,在獨角馬軍隊的迅速行駛下,馬車終於緩緩停了下來,與此同時馬車布簾也被人掀起。

“師尊,到了。”

凌天聞言緩緩睜開眼睛,緩步行下馬車,立在大地之上,身形傲然而立,目光筆直的看向遠方高處,透過空中纏繞的迷霧,似乎可見那裡有個龐大的物體。

敖風也緊跟著凌天走下馬車,只是腳步才落地,一股灼寒交替的詭異力量便襲進身體,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敖風身體一顫,身體僵直的站在凌天身邊,目光直楞楞的看著出現在前面的數千人龐大人群。

“眾弟子拜迎師尊!聖炎古殿,生生不息,鯤鵬傲世,千秋萬代!!!”

數千名聖炎古殿弟子異口同聲的喊著,聲音在一望無邊的廣場擴散而開,鏗鏘有力,氣勢磅礴! 凌天絲毫沒在意眾弟子敬意的喊聲,只是看了一眼敖風微笑道:”聖炎古殿所有地方都是由玄石建造,內含地心玄火,初次踏入會難以適應,日後習慣了便好。”

敖風聞言有些不自然的點了點頭,身體里總是感覺有股熱流在亂竄,他能夠清楚的知道,這股熱流就是從地面竄入身體里的。

“那裡,可以看見嗎?”凌天伸手指了指遠處高空,目光中竟然是透著一股崇敬。

敖風疑惑的投去目光,只見凌天所指之處,一座高聳入雲的石像傲然而立,最上面更是被白雲遮擋住,可以想象這座石像是有多高。

“這是上古神獸,你可曾見過?”凌天目光緊緊鎖定敖風,觀察著敖風的神情變化。


“不知道,敖風沒見過。”敖風絲毫沒有遲疑的說道,雖然從小居住在橫琅山脈,見過的魔獸也是數不勝數,但卻從未見過這麼龐大的魔獸。由於距離太遠,敖風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看著絲毫不像說謊的敖風,凌天也沒多問,只是淡淡說道:”此獸名曰鯤鵬,乃是上古獸皇,聖獸一族的皇者。我們現在看到的只是鯤鵬的側面,傳說鯤鵬神獸雙翅展開能遮擋住天地,一躍直衝天際,是絕對的最強者。”

敖風聞言眼前一亮,他可從未聽說過還有魔獸這麼厲害。

凌天見敖風沒什麼反應,淡然一笑道:”只可惜這些都是本尊在古籍上閱讀而知,鯤鵬一族滅絕已久,無從考證。”

凌天說著提步朝前走去,徒留目光依舊停留在神獸巨像上的敖風。

“你們看,那個傢伙是誰呀?竟然和師尊行走在一起?”

“不知道,不過這次師尊是去收弟子,那個乞丐估計也是新弟子吧。”

“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有,乞丐都能修行?”

廣場上的眾弟子看著行走在凌天身後的敖風議論紛紛,有的奇怪,有的不屑,更有的連看一眼都懶得。

“昭霆,別廢話!”

就在這時,昭霖面色很不好看的走近人群,對著人群為首的青年喊道。

“四師兄,怎麼了?看你臉色好像不太好?”被昭霖稱呼為昭霆的少年微笑著問道。

昭霖聞言面色微沉,看著遠去的敖風惡狠狠說道:”給我記好這個傢伙,就是這個臭乞丐,還沒進殿內便動手打傷昭摹師弟,真是囂張上天了。”

“還有這等事?現在的新人這麼目中無人了?”昭霆和其他師兄弟紛紛驚訝的湊了過來,對於敖風這樣一個乞丐少年可以打傷聖炎古殿的弟子,感到非常意外。

當然,更多的人還是生氣,不管敖風是什麼個情況,打傷與他們相處多年的師兄弟,自然是他們無法容忍的。

“四師兄,昭摹現在怎麼樣了?這個傢伙既然這麼猖狂,我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來到聖炎古殿,是虎也得夾著尾巴走!”

聽著昭霆的話,昭霖嘴角微微揚起:”沒錯,我們都是師尊的內門弟子,沒理由需要怕他。這件事我們要從長計議,一定『照顧』好這個新師弟!”

此時敖風跟隨凌天來到聖炎古殿正室,穿過磅礴的玄石萬層階,步入聖炎古殿的大殿之內。

隨之而來的除了敖風,還有這次隨行的大部分人,從凌天口中得知,這些人都與敖風一樣,皆是從外地招納而來的新弟子。

凌天龍行虎步走到大殿的最高處,衣袖一揮,緩緩坐在了玄龍金座之上。

“參見殿主!”

下方很多人都對著凌天單膝下跪,唯獨敖風面色疑惑的站直著身體,好奇的打量四周。

“放肆,還不下跪!”

有護衛見敖風不下跪,立刻上前準備強行將敖風按下。

“罷了。”凌天手一揮語氣平淡的喊道,看著敖風笑了笑:”敖風例外,大家都起來吧。”

護衛見狀有些驚愕,他是凌天的貼身護衛,跟隨多年,還真從未見過今日這番景象。不過既然凌天都開口了,他也就不再多說,點了點頭退了下去。

凌天環視下方一眾年輕一輩,面色有所緩和道:”你們都具備很好的修鍊潛力,奈何家境所迫,沒有得到很好的培養,本尊此次將你們帶回,便是要給你們最好的修鍊環境,相信你們不會讓本尊失望的。”

“師尊和你們說話呢。”護衛見下面沒反應,立刻出聲提醒。

也許是因為凌天身上的那股威壓,使得下方一眾年輕一輩面色緊張,得護衛厲聲提醒,這才很不整齊的回應道:”一定不讓師尊失望!”

凌天也不苛刻,淡笑點頭:”昭羽,帶他們下去吧,吩咐眾人,照顧好新弟子,才來古殿想必諸多不適。”

隨著凌天的話音落下,一名身著黑色勁裝的秀氣男子緩緩走出人群,此人站在人群中一眼便能夠看出不同尋常。不一樣的服侍與臉上從容不迫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在聖炎古殿的低位不會太低。

只見被凌天稱呼為昭羽的少年撇了撇嘴角,對著凌天說道:”師尊,可不是我說您,聖炎古殿共六大護法,就數您最寵溺弟子,也難怪每次賽事您都墊底。”

凌天聞言臉上現出一絲尷尬,對著昭羽嗔道:”本尊對你也是一樣,難道不好嗎?在本尊手裡的弟子,只想讓你們有個美好的兒時,修鍊固然重要,但是有些東西,一旦錯過,往後便沒有再一次的機會。”

昭羽聞言只是無奈的笑了笑,凌天雖然有時候很嚴厲,但熟悉凌天的他,知道凌天是六大護法中最寵溺弟子的一個,這麼長時間從未動手打過弟子。


凌天看著東張西望的敖風,伸手指了指昭羽微笑道:”敖風,這是本尊的第三個徒弟昭羽,你可以叫他三師兄,今後便讓昭羽帶著你,有什麼不懂的事情便詢問他吧。本尊即日將啟程前往主殿,會離開數日。”

敖風聞言凌天要走,心裡頓時有些慌張,直接走向高處的凌天,邊走邊說道:”你答應要幫我搶回仙女姐姐的。”

“放肆!”護衛見敖風還要往上走,身形一閃擋住敖風的去路。

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護衛嚇了敖風一跳,下意識的一拳襲向護衛的面門。

護衛和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沒想到敖風竟然敢對凌天的貼身護衛動手,不說護衛的本身實力,單獨是貼身護衛這個名頭便讓人心生怯意。

可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敖風依舊是毫無畏懼的發起了攻擊。

這一拳沒有絲毫靈力波動,但是卻力道十足,即使是一般的玄境強者也無法做到不使用靈力達到這般力道。

昭羽饒有意味的看著敖風,心中突然湧出一絲好奇。第一自然是好奇為何敖風這般打扮;這第二自然是先前,為何所有人都下跪唯獨敖風不用跪。 凌天面色微笑,饒有意味的看著即將對上的兩拳。瞬息的功夫,敖風那沙包般的拳頭已經臨近護衛的身體,眾人也隨之憋住一口氣,目不轉睛的盯著敖風這邊。

「砰!」

隨著一道悶聲傳出,護衛很輕鬆的招呼出一拳,和敖風的拳頭轟然相觸,而下一瞬,敖風腳步凌亂的迅速後退,而護衛肩膀僅僅是顫動了一下。

凌天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對於敖風的實力感到很驚訝。


護衛面色好奇的打量著敖風,隨後將目光投向凌天,見凌天點頭,他這才緩步退了回去。

敖風有些吃痛的揉了揉拳頭,意猶未盡的看著離去的護衛,雖然心知不是護衛對手,但骨子裡流露的戰鬥熱潮一時半伙是平息不了。

「敖風,這裡是聖炎古殿,你要剋制一點自己的脾氣,若想獲得更高的實力,首先要沉得住氣。」凌天對著敖風淡淡說道,雖然這樣說,但語氣中絲毫沒有逼迫之意,反倒像是隨意一語。

「哦,敖風知道了。」敖風很單純的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凌天總是有種莫名信任,第一次見面就感覺很親切。

凌天對敖風寒暄了幾句,匆匆忙忙離開了古殿。從凌天口中敖風得知,這聖炎古殿並不是只有一處,而是分成了七個地方,每一個地方都有一個殿主,他們還有另一個頭銜,那便是護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