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夏清鋒的這攻擊無處不在的一招,不少人都是面色凝重,他們可以想象,若是自己單獨面對著這一招,會是何等狼狽。

在眾人的神色各異的注視下,那漫天長劍已然將古諺的身影籠罩而去。 古諺此刻方才發現,面對著夏清鋒的這一招,自己除了硬接外,似乎根本沒有退路可言。

嘭!嘭!嘭!

漫天水劍暴刺而下,將古諺所在之處刺成了馬蜂窩,一時間,水氣四濺,連視線都為之模糊。

「真是狂妄的小子,只可惜遇到這夏清鋒!」

「也說不定,能讓皇族懸賞十萬的要犯,不會這麼簡單吧!」

見夏清鋒施展的無數水劍將古諺籠罩而下,人群中,也是響起了一些議論聲,顯然對於古諺,眾人還是挺感興趣的。

「真是刁鑽的一招啊!」就在眾人以為古諺被這一招解決之際,少年那淡淡的聲音自漫天水氣中傳出。

隨著這話音傳開,那漫天水氣瞬間散去,露出一道筆挺的身形。此時,在古諺手中,握著一柄淡藍色的冰劍,而那冰劍的劍鋒正好朝著少年的心臟處。

夏清鋒這一招,頗為棘手,上百柄水劍,只有一柄凝聚了他的攻勢,若非憑藉出色的魂力感知出來,古諺恐怕早已斃命在此招之下。

「竟然破解了四皇子的攻勢!」皇族眾人中,響起了一些略微吃驚的聲音,少年雖然一臉從容,但卻是有著真材實料的。

「這樣才有趣!」夏清鋒嘴角一挑,他曾想過無數種殺死古諺的方法,可似乎只有慢慢的將折磨死,方才解恨。

嘭!

「水系修靈者難道就只有這點能耐?」古諺手中微微發力,將那冰寒長劍捏碎了去。

「冰系修靈者么,倒是有些克制我這水呢,不過,你依舊沒有絲毫活路!」夏清鋒停住腳步,在其背後那翻滾的浪潮都是出現了一瞬間的停滯。

「獸怒狂潮!」

夏清鋒話音落下,聲勢浩大的浪潮席捲而出,自四面八方將古諺包圍,翻滾的浪潮中,一頭頭由水浪凝聚的妖獸猙獰咆哮,旋即皆是對著古諺呼嘯而去。



「小九,現在該是你這獸魄大展神威的時候了!」古諺在心中一笑,旋即心神一動,可怕的寒氣毫無保留的肆虐開來,那些近身的水浪妖獸皆是被一個照面冰封而起。

呼呼!

寒氣席捲,不僅將夏清鋒的攻勢盡數抵禦下來,還順帶來了個反守為攻,鋪天蓋地的寒氣沒有任何花哨,對著皇族眾人奔涌而去。

除去那些修為較高的長老外,一些普通的銀靈衛都是在這一招面前有些驚慌失措,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寒冰攻勢,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躲閃。

「哼!」夏清鋒冷哼一聲,雙掌猛然揮動,滔天水柱爆發開來,在眾人身前形成一道十數丈的水浪大牆,將古諺的寒氣給抵禦下來,而那水牆也是瞬間被冰封而起。

嘭!

高達十數丈的冰牆,被夏清鋒一掌震的崩碎開來,化為漫天冰塊,滾落而下。

嘩啦啦!

夏清鋒面色陰沉的自那漫天冰塊中踏出,本以為是場貓戲老鼠的遊戲,哪知古諺的實力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這小子實力進步也太快了吧!」一些參加過唐淵成人禮的人,都是對古諺的成長速度驚嘆不已,畢竟古諺的修為太低,而這等落差更加令人吃驚。

「本皇子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夏清鋒大手一握,翻滾的水浪繚繞掌心,可怕的靈力波動陡然爆發開來。

「四哥,等一下,讓我來跟這小子玩玩!」

就在夏清鋒準備動真格之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陡然響起,隨即一陣香氣襲來,一道火紅色倩影閃現而出,輕飄飄的落在古諺跟夏清鋒之間。

「休得胡鬧,九妹!」夏清鋒皺了皺眉,看著眼前的俏美少女,當即喝止道。

「這小子身上秘密挺多的,正好勾起了本公主的興趣!」對夏清鋒的話語置若罔聞,少女一對美眸在古諺身上毫不掩飾的掃視著。

古諺此時也是打量著眼前的俏美少女,見她年歲不大,模樣貌美,瓜子臉,櫻桃小嘴,如畫柳眉,水靈大眼睛,無論怎麼看,都是個小美人,甚至沒有一般皇族之人的那種居高臨下。

「今日前來,可不是跟你們浪費時間的!」古諺可不打算跟皇族在這做些無聊之事,當然,把他逼急了,也不介意讓皇族傷筋動骨,當下也是淡笑道。

被古諺淡淡的盯住,少女不由得有些錯愕,因為前者望向她的目光中,別說沒有半點其他男子看她的那般躲閃以及愛慕,就是連對美麗事物的純粹欣賞,都未曾具備,那眼神,猶如在看待與周圍的那些大男人沒什麼區別一般。

倒不是古諺不解風情,只不過現在這種場面,他實在沒心情去欣賞一個漂亮的陌生女子,何況,這女子還是皇族之人。

少女回過神來,黛眉微皺,心中對古諺的這幅態度略有些不滿,不過臉頰上依然還是帶著些許淡笑,輕聲道:「怎麼,跟本公主切磋都不敢么?」

「不是不敢,是怕傷了公主!」古諺心中一動,戲謔道。

「呵呵,那公子可要手下留情了!」少女嫣然一笑,在那迷人笑意擴散之際,嬌軀化作一道紅芒,幾乎一瞬間便出現在古諺身前。

「好快!」古諺暗暗吃驚,少女的速度比自己只快不慢,不過身法卻不是講究速度,靈活度才是最重要的,雖然反應過來,但古諺卻故意沒動,一臉吃驚的模樣。

「公子,你輸了哦!」少女身形詭異的出現在古諺身旁,纖細的五指輕輕的摩挲著古諺的下巴,紅潤的嘴唇在古諺臉龐邊輕輕地吐著香氣,令得後者一陣恍惚。

「九妹,真有你的!」夏清鋒見他強勢進攻都無果的少年被輕易擒住,當即感嘆道。

「哈哈,恭喜九公主的驚雷步更上一層樓!」諸多皇族之人,都是在此刻恭維道。

「驚雷步!」古諺被九公主「擒住」,心中卻是打起了那所謂驚雷步的主意。

「公子,你怎麼不說話了呢?」九公主沖著古諺嫵媚一笑,白皙的五指頂著他的下巴,看似隨意的動作,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後者已經被擒住了。

「你要我說什麼呢!」古諺嘴角一挑,在其笑容擴散的霎那,一股強大的魂力陡然爆發開來,在那九公主精神被衝擊的有些恍惚之際,出手如電,貼著那動人嬌軀遊走,竟然將她反手擒住。

古諺一手擒住少女雪白皓腕,另一隻手如蛇遊走,纏繞一圈摟著少女,然後五指也是輕輕地撫摸著少女白皙的下巴。

變故來得太突然,剛剛還一臉驚愕的少年,電光石火般的瞬間后,竟將角色進行調換。此等落差讓在場眾人有些難以置信,夏清鋒更是將拳頭捏的啪啪直響。

「這是什麼力量?」被古諺那陡然間爆發的魂力所震,眾人心間都是閃過同樣的疑問。

「真香啊!」古諺單手摟住九公主,臉龐靠在那如墨般的青絲上輕輕一嗅,忍不住贊道。而後五指輕輕滑過少女的雪白的下巴,頓感那如溫玉般的嬌嫩柔滑,觸感極為美妙。

「放開九妹,饒你不死!」夏清鋒前踏一步,目光陰冷的看著那一臉無害的少年,沉聲道。

「諸位,小爺可沒空陪你們玩,我進那府院還有點事!」古諺單手摟住九公主,環視一周,淡笑道。

「對了,別跟過來,不然……」見皇族眾人圍上來,古諺扣住九公主的手微微發力,直接令得少女俏臉上閃過一抹痛楚,顯然,他並非看上去那麼懂得憐香惜玉。

「嘿嘿,好小子,別人英雄救美,你竟然挾持美人兒!」九淵冰魄蛟壞笑聲也是在此刻陡然響起,想來是因為古諺的舉動,讓它頗為吃驚。本以為古諺會藉助它的力量,誰知這小子臨場反應如此靈活。

這九公主還挺有分量的,至少古諺稍稍嚇唬眾人後,再也無人敢近身了,不由得佩服自己運氣太好。

天鴻門以及玄雲閣等人,都是在此刻變得目瞪口呆,古諺這舉動也太令人吃驚了點。

就這樣,古諺挾持著這嬌滴滴的九公主,在皇族那能殺人的目光中,大搖大擺的進入了那古老府院。

「諸位長老請布陣,等那小子出來,我要讓他生不如死!」夏清鋒面色陰沉的可怕,古諺接二連三的挑戰著他的底線,他早已快暴走了。

「四皇子放心,等那小子出來,老夫定要捉住他,將他煉製成戰偶!」

山洞之外,皇族眾人氣急敗壞,恨不得對少年殺之後快。府院之中,少年單手摟著那俏美的九公主,此等落差頗為怪異。

「公主妹妹,小爺我要走了,真捨不得你啊!」古諺一臉壞笑,手中的力道不由得加大了幾分,少女嬌軀一震,眼眶更是泛起許些紅潤,極為罕見的霧氣,縈繞在眸子中,讓得這位身份嬌貴地少女,顯得有些楚楚可憐。

「媚術!」

古諺心中微微一顫,旋即目光輕佻的在少女身上某些部位掃過,顯然剛剛少女那一副柔弱動人的姿態是一種媚術。想到這裡,古諺面色倒是有些陰寒,此時還能有此手段,皇族之人果然都不簡單。

想到這裡,古諺再度恢復那一臉壞笑,在少女那殺人的目光下,一隻手來回在其嬌軀上遊走著,看著少女那紅的快要滴出血的俏美臉頰,古諺這才手一收,一個銀白色的軸卷閃現在手。

「驚雷步!」軸卷上幾個出塵飄渺的大字透露著它的信息,古諺也是滿意的將其收入懷中。

「臭小子,要是讓本公主抓住你,有你好看的!」九公主被古諺如此輕佻的摟著,心中的羞怒早已多過一切,當即咬著銀牙狠狠的道。

古諺見這羞紅著臉的少女竟然還敢威脅自己,當即嘴角微挑,在懷中胡亂摸出一枚丹丸,在少女那慌亂的眼神中,直接塞進了她那紅潤的小嘴中。

「嘿嘿……」

府院之中,隱隱間,有著少年的壞笑聲傳開! 「嘿嘿,如果半年之內沒有解藥,你可就……」古諺拿出的只是一枚普通的丹丸,他只是單純的想嚇唬一番這九公主,方才故意而為之。

「你……」

九公主氣的說不出話來,本來還想狠狠的大罵一番,卻沒想被古諺揮手打在那雪白脖頸上,當即眼前一黑,在古諺懷中昏厥了過去。

感受著懷中的香軟,古諺心頭微微一盪,旋即將那誘人身姿輕輕放在地上,而他則是再度朝著府院之中走去,依稀記得,上次便是在進入其中時觸動了那神秘大陣。

果然,沒走幾步,古諺體內墓碑本源靈力四溢,旋即紛紛撞擊在無形的空間中,帶起陣陣空間漣漪,隨著冰魄蛟的大叫聲,一股恐怖的力量自漆黑虛空掠出,將早就準備好的少年給吸進去。

無盡的虛空,沒有時間,沒有光線,就這樣,古諺懸浮的身子如同上次一般,不知道漂浮了多久,他要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

另一邊,府院門口。

「怎麼進去這麼久還沒出來!」

在皇族眾人看來,這個府院乃是靈尊遺留,除了大門處的陣法出現絲絲薄弱之外,其他地方根本不可能有人能通過,所以他們也是將注意力集中在此處,嚴陣以待。

「顧不了那麼多了,本皇子進去看看!」夏清鋒耗盡了最後一絲耐性,當即大步踏入那府院之中。其餘人見狀,遲疑片刻,也是緊跟而上。

當皇族眾人出現在府院中時,除了那昏厥在地的俏美少女外,哪還有半個人影。

在發覺事情的怪異之後,眾人對視一眼,皆是深深地倒吸一口涼氣,滿臉驚駭之色。

「那個,稟四皇子,上次闖入這府院中的人,似乎也是這小子……」上次見到古諺強行闖入府院中的那幾名銀靈衛,在眾人不解的神情中,說出了這番難以置信的話語。

要知道,這府院可是有著古老大陣封印的,憑藉皇族諸多長老聯手之力,都未曾再能前進半步,那古諺到底去哪了?

怪異的事件,讓皇族坐立不安,即便是下達嚴密封鎖消息的命令,也還是沒能封住眾人的嘴巴,消息在第一時間傳來,立刻成為白煙城各大場合的熱議話題。

而古諺,在虛空中不知漂浮了多久之後,終於再度出現在那古老的空間之中。

「好大的手比,而且這是……本源靈力!」

冰魄蛟自古諺體內飛掠而出,化為那數十丈大小的巨獸,在感受到這裡的情況后,帶著震驚的聲音,陡然響起。顯然這等規模的遠古建築是相當罕見,它甚至頗有些陶醉的吸了一口這裡那種透著古老味道的氣息。

「先去完成老爺子交代的事情吧!」揉了揉被摔得七葷八素的腦袋,古諺徑直朝著空間深處行去。

「冰老頭讓你前來,所為何事?」冰魄蛟騰飛在古諺頭上,目光不斷地掃過那比自己還要巨大古建築,在那滄桑的氣息瀰漫下,饒是活了上千年的它也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古諺沒有多解釋,而是朝著當初他來的那個方向走去。

「嗯?怎麼突然溫度下降了!」身為冰系妖獸,冰魄蛟敏銳的察覺到空間中的溫度變化,不由得有些好奇,畢竟,在這片空間中,它別說溫度,就連日夜都難以分辨。

不一會,那猶如連接了天地的巨大古碑便是出現在一人一獸視線中。

「這是什麼?好強橫的冰寒之力!」九淵冰魄蛟望著那巨大的雪白古碑,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即便身為冰系妖獸,都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古碑上傳來的極寒之氣,可見這東西,大有來頭。


「老爺子說,這是他當年的本命神物,可惜在大戰中受損,數百年才得以恢復!」古諺望著那巨大的雪白古碑,說出了連他都難以置信的話。

顯然,即使是九淵冰魄蛟,都對此毫不了解,當然,它也沒打算去問古諺,在它看來,古諺也只是聽老頭子說起過罷了。

古諺自然也不清楚何為本命神物,他只知道老爺子當年憑藉此物打出了一片屬於他的世界,他還知道,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開始祭煉一些神物為自己所用。

這個問題,本就不是現在的他該去思考的。

「不對勁啊!」冰魄蛟突然聲音帶著些許疑問的自語道。

「怎麼了?」

「冰老頭是數百年前橫空出世的,可這空間,少說也存在數千年,甚至上萬年都不無可能!」身為九幽魔蛟的後裔,九淵冰魄蛟顯然對這種古老的氣息有著敏銳的感知力,這片空間,顯然已經有著相當之久的歷史了。

「也就是說,這空間不是老爺子開闢的,而是早已存在的?」古諺張大嘴巴,得出一個有些不可思議的結論。

以冰尊的身份實力,竟然還要借用別人的空間,那這空間的原主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古諺自嘲的笑笑,這種東西,根本不是他該擔心的。

冰尊交給他的任務,很簡單,但卻只有他能做到,那便是將本源靈力注入那雪白古碑之中。按照老爺子所說,這個大陣出現了衰弱,現在只有將其重新開啟,方能將此處徹底封印起來。至於為何要這樣做,根據老爺子當時那凝重的神情來看,古諺知道此事必然極其重要。

上次那片冰封空間早已隨著冰尊的離去而消失,古諺沒有受到什麼阻礙,便是來到那巨大的雪白古碑旁。

望著那猶如連接天地的巨大古碑,古諺心中頓時生出一種敬畏感,在這古碑面前,他是多麼的渺小,多麼的微不足道。

這巨大古碑,似乎由奇特的冰寒之力所鑄,一縷縷彷彿連靈魂都能為之冰封的可怕寒意,籠罩在古諺心頭。好在這空間中,瀰漫著本源靈力,而古諺也是身懷同樣的力量,他才能夠抵禦住來自古碑的恐怖寒氣。

收斂心神,古諺徐徐伸出一隻手,輕按在古碑上,頓時,溫潤的本源靈力順著其手臂飛速的湧入其中。

嗡!

本源靈力注入那雪白古碑,頓時,碑身上,傳來了一陣輕微的顫抖,那種感覺,似乎整個古碑都猶如活物一般,靈性十足。

然而,令得古諺萬萬沒料到的是,那原本雪白的古碑,在顫抖了片刻后,一道道漆黑的紋路悄然浮現在古碑上,看上去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那種漆黑紋路,給古諺一種難以言明的熟悉感,那種感覺,詭異而邪-惡,似乎這天地間的生機,都在被其吞蝕……

古諺的視線,順著那漆黑紋路而動,其眼瞳卻是陡然一縮,在那古碑的最底部,他見到了一絲絲攀爬出來的黑色紋路,這些黑色紋路,猶如惡魔的觸角,邪-惡而冰涼,微微蠕動間,不斷的對著古碑之上侵蝕而去,形若魔物。

在古諺有些不知所措之際,他體內的墓碑陡然間黑芒大作,消退多時的黑芒再度爆發開來,那種瘋狂程度,是古諺擁有著墓碑一來首次所見,他甚至對此沒有絲毫的辦法,只得任由事態發展。

而就在那黑芒有些失控的時候,墓碑之上,溫潤的白芒微微綻放,一股源自洪荒遠古般的可怕氣息,悄然的籠罩開來,隨著這白芒的出現,那黑芒便是猶如遇見可怕之物一般,生生被了下去。

隨著那股彷彿連天地都能的可怕力量消失,先前那些詭異的黑芒以及古碑上的黑色紋路皆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未曾出現過一般,若非一旁的九淵冰魄蛟遠遠的躲開了去,古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轟隆隆!

黑色紋路退去,那參天古碑突然顫動起來,在古諺驚駭的眼神中,竟然徐徐沒入大地之中,而與此同時,整片古老空間都是開始顫動!

那巨大古碑沒入大地中,化為漫天光芒,遊走開來,光芒在空間之中交織成一幅巨大的陣圖。陣圖彷彿就是這片天,將整個古老空間籠罩而下。

「怎麼回事?」古諺被這一系列的可怕變故驚的目瞪口呆,看著那遠遠躲開又再度靠攏的冰魄蛟,喃喃道。

「應該是啟動了某個陣法,我們這是陣法的樞紐,應該沒事……」以冰魄蛟的見識,也只能隱隱間猜測到一些端倪,當下似乎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