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片刻時間,兩道劍光已經被掌印消磨得一絲不剩,半人-大小的掌印微微一顫,繼續以令人咂舌的速度對著兩名黑衣人暴沖而去。

兩人急忙橫劍格擋在胸前。

可是精鐵鑄就而成的寶劍在葉凡的黃極印面前根本不堪一擊,在與掌印對碰的一剎那便在一道清脆的聲響中斷裂開來。

原本凝實的掌印也在兩撥的碰撞中消耗了大半的威能,變得有些模糊不清起來,但還是準確無比地擊在了兩名黑衣人的胸口之上。

旋即,兩道悶哼響起,兩名黑衣人在掌印的巨大推力之下,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落地後腳步紛紛向後急退了六七步才勉強站住身形。

其中一個黑衣人再也憋不住一口鮮血噴洒而出,身子一軟,半跪在地上,一副疼痛異常的模樣。

另一個黑衣人體內五臟六腑似乎受到了不小的震蕩,沉默片刻后,終於緩過一口起來,連忙去攙扶身邊的同伴:「你沒事吧?」

「沒事。」黑衣人強撐著站起身來,伸手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道。

很顯然,兩人雖然在葉凡的黃極印下吃了虧,但所受的傷都不嚴重,應該是沒什麼大礙的。

看著這一幕,葉凡顯然沒有半點的意外,自己的黃極印雖然隨著自己的修為提升,威力也跟著提升了不少,但是想要一擊重創凝元境五品以上的武者是不太可能的。


特別是在對方有防備的時候,而且還是兩個人。

兩名黑衣人暗自運轉真元壓制體內傷勢,嘴上卻是逞強道:「哼,葉凡,你就這點手段也想取我們的性命嗎,簡直是痴人說夢。」

「你們的實力倒也不錯,只是依舊逃脫不了死亡的下場,小爺說過送你們一起上黃泉,那就一定會說到做到。」葉凡邪魅地一笑。

黑衣人冷哼一聲,道:「葉凡,你不要以為只有你會靈級武技,別人都不會,接下來我們就要讓你知道靈級武技在凝元境七品修為的施展下威力究竟有多大。」

「這倒是有意思,沒想到你們也會靈級武技。」葉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此的話,小爺就讓你們多活一會,好讓你們全力施展一次靈級武技,這也是你們此生最後一次出手了,希望你們不會讓小爺失望。」

「葉凡,你就準備受死吧。」

「這話之前你們就已經說過了,等真正打倒小爺的時候再說不遲,現在說出來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氣煞我也。」

兩名黑衣人一邊咒罵葉凡,一邊開始施展所謂的靈級武技,全身真元涌動,雙手各自在身前結起印結。

狂暴的氣息橫掃而出,葉凡也從中感到了一絲心悸!

隨著兩人印結的飛速變化,其中一個黑衣人渾身竟然升起了一層黃光,而且黃光越來越盛,到了最後,黑衣人甚至直接趴在了地面之上,黃光在這一刻變得有些凝實起來,開始往黑衣人頭頂凝聚而去,最後隱約形成了一頭凶獸的頭顱,凶獸張口之間還帶著一絲吼聲,倒是與以前秦元浩的武技有些相似。

另一個黑衣人則是右手握拳,真元湧現而出,飛速凝聚之下竟然形成了一個不小的淡青色氣旋,同樣是氣勢十足。

「果然有兩把刷子。」葉凡兀自喃喃了一聲。

旋即,眼神一寒,也不再怠慢,自身真元再度瘋狂運轉起來,一股攝人心魄的氣息鋪天蓋地而去。

兩名黑衣人相視一眼,隨後似乎達成了共識,幾乎是在同時,身子暴沖而出,靈級武技此刻毫不留手地狠狠咂向葉凡。

呼嘯的風中還回蕩著兩人的沉喝——「獸元勁!」

「青旋重拳!」

看著飛射而來的兩道靈級武技,葉凡雙手猛地一撐開來,虛空之中,一道巨大的劍指緩緩顯現而出,葉凡體內充盈的真元一下子被抽去了大半,臉色都不由得變得更白了一些。

三道強橫無比的攻擊頃刻間在半空中碰撞。

「轟!」

在碰撞的中心,勁風肆虐,黃沙被席捲而起,大地一陣顫抖,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龜裂開來,無數道裂風交織著仿若蜘蛛網一般嚮往蔓延。

僵持幾息之後,三道攻擊徹底消散開來,此刻已經看不到被黃沙掩蓋的三人,只聽見幾道骨骼斷裂和哀嚎聲,隨後兩道人影被勁氣掀飛而起,重重地砸在數丈開外。

片刻之後,風停,沙落,一切恢復平靜。

放眼望去,只有一地的狼藉和傲然而立的葉凡,以及倒在地上不斷掙扎的兩名黑衣人。

目光冰冷地看著兩名黑衣人,葉凡略顯失望,道:「靈級低階武技就是靈級低階武技,簡直是不堪一擊,你們現在可以瞑目了。」

說話間,葉凡抬步緩緩地逼近兩名黑衣人!

「住手!」一道雄厚有力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葉凡眉頭微皺,腳步也為之一凝,抬頭頭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道黑影從遠處的小山丘飛掠而來,速度之快絕對是玄極境的高手無疑。

… 「玄極境高手?」葉凡兀自喃喃了一聲,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氣息也隨之一收,雙手負於身後,眼睛死死地盯著那道越來越近的黑影,暫且打消了擊殺兩名黑衣人的念頭。

倒在地上原本還苦苦掙扎的兩名黑衣人,在聽到來人的聲音和感受到葉凡氣息一收后,心裡不由得暗自鬆了一口氣。

不然以葉凡剛才展示出來的實力來看,接下來的一擊,兩人根本無力抵擋,那是必死無疑。

在葉凡和兩名黑衣人的注視下,黑影在幾個呼吸之間便已經來到了三人面前,穩穩地落在葉凡左側,眼睛緊緊地盯著葉凡。

上下打量了一下來人,葉凡發現這是一名年過半百,一身華服的陰鷙老者,看起來不是善類,而且似乎是沖著自己而來。

兩名黑衣人一見老者到來,想要強撐著身體起來行禮,但是體內的傷勢還是沒能讓他們所願,只能繼續躺在地上,艱難地雙手一抱拳道:「屬下見過裴長老。」


裴長老看了兩人一眼,便已經知道了大概的情況,臉色一沉,啐了一口道:「兩個廢物!」

「是。」兩名黑衣人雖然心中有些不悅,但是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之心。

「不是讓你們早去早回嗎?怎麼在這裡動起手來了?莫不是想要獨佔頭功?」裴長老質問道。

「裴長老明鑒,我們兄弟二人絕無此心,只是這葉凡非要與我們動手,屬下兩人是被迫應戰的。」黑衣人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

「長老?」葉凡看著老者,心裡明白,這一次事情似乎有些棘手了,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有玄極境的高手,這可是比自己高出足足一個大境界的強者,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可不是光靠幾種高級武技就能拉平的。

「你就是葉凡?」裴長老沒有繼續理會兩名黑衣人,而是將目光投向一旁的葉凡,饒有興趣地問道。

「正是小爺,你又是何人?報上名來。」葉凡劍眉一揚,傲然道。

雖然心裡有些七上八下,但是一個玄極境武者並不足以讓葉凡到害怕的地步。

「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你倒真的很狂妄。」裴長老嘿嘿一笑道。

「每個人都這麼說,你不是第一個。」葉凡一聳肩頭,懶洋洋地道。

「這點老夫承認,只是老夫倒是很願意做最後一個。」裴長老意味深長地道。

「那就要看你的手段了。」葉凡絲毫不懼。

「你可知道狂妄是需要實力的?」裴長老冷笑道:「沒有實力的話那就只能煙消雲散。」

「小爺有沒有實力你說了不算,小爺自己說了也不算,你來試試就知道了。」

「有膽氣。」裴長老沖著葉凡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道:「很久沒有晚輩敢跟老夫這麼說話了。」


頓了頓,裴長老又道:「老夫知道你身懷靈級武技,實力可比凝元境九品,不過老夫今天就會讓你明白,凝元境和玄極境之間的鴻溝不是靈級武技所能彌補的。」

「可比凝元境九品?」葉凡冷笑一聲道:「沒想到你們還挺看得起小爺嘛。」

「既然感到自豪就多笑幾下吧,待會恐怕你就笑不出來了。」裴長老睥睨了葉凡一眼道。

「如果所料不錯,閣下應該是專門在此等小爺的吧?」葉凡陡然話鋒一轉道。

裴長老倒是沒有任何的隱瞞,坦言道:「你只說對了一半,本來老夫是在另一處等你的,不過既然出現了意外,老夫自然也就來了。」

葉凡沒有說話,盯著老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裴長老打量了葉凡一番,臉色略顯迷茫地道:「老夫很奇怪,為什麼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難道真的只是為了所謂的友誼嗎?」

「不然呢?」葉凡邪魅地一笑。

「好吧,老夫承認你很高尚。」裴長老森然一笑道:「但是在你臨死前,老夫免費送你一句經驗之談:在神靈大陸之上,要想活得長久就得拋棄一切親情、友情以及愛情,真正的強者註定是孤獨的,神靈大路上每天死去的人九成都是重情義的笨蛋。」

「沒有了親情、友情和愛情,那這個人已經不能算是人了,稱之為行屍走肉更加確切,或者是魔。」

「就算是行屍走肉那也比一具屍體強多了不是嗎?」裴長老嘿嘿一笑。

「小爺有自己的信念,你的經驗之談在小爺這裡沒有效果。」葉凡一臉堅毅地道。

「看來是老夫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忘了你也是一個笨蛋。」旋即,裴長老又環顧了四周一眼,道:「這死亡沙漠用來做你的葬身之地倒是合適,想著一會要親手殺死一位天才,老夫心裡好生暢快啊。」

葉凡沒有說話,只是死死地盯著裴長老,經葉凡初步判定,這個裴長老應該是一個心理有些扭曲的傢伙,自己可得防著他突然出手。

這時,那名聲音較為渾重的黑衣人又得意洋洋地沖著葉凡道:「葉凡,裴長老在此,你還不趕快自動獻上人頭,更待何時?」


回頭瞥了兩名黑衣人一眼,葉凡戲虐道:「手下敗將,如何還有臉面在此說話?」

「哼,葉凡,今日有裴長老在此,老子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受死。」另一名黑衣人也開始嘲諷葉凡道:「你剛才不是說要送我們去見閻王嗎,你倒是動手啊。」

說完之後,兩名黑衣人兀自哈哈大笑起來,從沒感到如此的爽快!

一旁的裴長老也是滿臉的得意洋洋,微眯著雙眼,雙手負於身後,一臉鄙夷地盯著葉凡。

冷眼掃了兩人一眼,葉凡語氣冰冷:「既然你們這麼想死,那小爺說不得就得做一回好人成全你們了。」

兩人沒想到葉凡這時候還敢說這種話,要是放在半刻之前,兩人第一反應就是害怕。

可是一想到裴長老在此,兩人的膽子也不免大了幾分,繼續嘲諷道:「葉凡,你不說大話會死嗎,老子就在這裡,有本事就來殺老子啊。」

「哼,老子的腦袋就在這裡,有本事就來取吧?」另一名黑衣人還示威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沒有理會兩名黑衣人的冷嘲熱諷,葉凡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裴長老,邪笑道:「裴長老,你有沒有聽到兩隻野狗在這亂吠?真是煩躁,在下決定讓他們永遠閉上嘴,你有意見嗎?」

裴長老自然明白葉凡的言外之意。

不置可否地一笑:「你要怎麼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不過老夫倒是覺得他們說得話句句在理,說不得是要保他們一保。」

「哦?」葉凡詭異地一笑,道:「裴長老覺得自己能保住他們嗎?」

「可以試試。」裴長老慵懶地一聳肩頭道。

突兀,葉凡動了,腳掌在地面猛地一踏,響起一道噼里啪啦的聲響,身形爆射而出,速度之快兩名黑衣人只能看到一道殘影。

毫無疑問,葉凡的目標正是兩名黑衣人,原來在剛才說話時,葉凡已經悄無聲息地在身後凝聚起了黃極印,此刻突然施展,完全出乎了三人的意料。

原本還洋洋得意的裴長老在看到葉凡動身的一剎那臉色驟變,低喝一聲:「大膽。」

旋即自己也飛奔而上,有些乾枯的右手成掌,真元暴涌而出,一記重掌狠狠地朝著葉凡后心拍去。

兩名黑衣人看著暴沖而來,一臉獰笑的葉凡,以及他雙手激射而出的真元,面罩下的瞳孔驟然一縮,靈魂深處一股莫名的絕望湧上心頭。

他們不明白葉凡為什麼在玄極境修為的裴長老面前還敢動手,要知道雖然葉凡先發制人,同時擁有身法武技,速度比起同階武者略高一籌,但是在玄極境武者面前依舊是不夠看的。

要是葉凡現在放棄攻擊自己兩人也就罷了,以他的速度倒是能安全躲避身後裴長老的攻擊。若是葉凡決心要致自己兩人於死地,那麼必然就沒有時間躲避裴長老的攻擊,勢必會受裴長老一掌,被玄極境一掌擊中后心的話,可不是任何凝元境武者都能承受得住的。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會為了爭一兩句的面子而承受玄極境武者一擊。

可惜,兩名黑衣人顯然想錯了,葉凡並沒有像他們所想的那樣放棄攻擊自己兩人,暴沖而來的身形沒有半點停歇轉彎的意思,雙掌之中,各自一道掌印一顫而出,狂暴的氣息直逼兩人面門。

「混蛋。」兩名黑衣人本能地想要逃跑,可是身上的傷勢根本不允許兩人移動分毫,而且就算現在兩人是全盛時期,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逃離葉凡的封鎖。

其中一個黑衣人褲襠已經一片濕漉漉,一股刺鼻的尿味散逸而出。

「死!」

葉凡眼神一寒,雙掌猛然一拍而出,狠狠地擊在兩人胸口之上。

黃極印的狂暴力道傾瀉而出。

「咔嚓!」數道胸骨斷裂聲響起,兩名黑衣人幾乎是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其中還夾雜著些許內臟碎片。

沒有哀嚎,也許是兩人根本來不及發出慘叫,地面也在頃刻間凹陷下去數寸,地面再度在氣勁的肆虐下龜裂,兩名黑衣人的身子已經扭曲,黃沙流動,瞬間將他們半個身子掩蓋其中。

就在這時,裴長老的一掌也追趕而至。

葉凡別無選擇,體內真元運轉路線陡然一變,全身支起了一道真元護罩。

裴長老的掌力直接轟碎了葉凡的護罩,重重地砸在葉凡后心之上。

葉凡不由得發出一道悶哼,感覺五臟六腑都劇烈地顫抖了一下,喉嚨一甜,一口鮮血順著嘴角流出。

於此同時葉凡借著裴長老這一道掌力,向前一滾,跳出數丈開外。

第一時間內運轉真元壓制體內傷勢,重重地吐了一口濁氣,用衣袖一把擦拭掉嘴角的鮮血,面無表情地掃了一眼兩具屍體,霸氣十足:「我要殺你們,誰也攔不住。」

… 裴長老一擊擊中后,原本以為葉凡不死也得重傷,可是此刻卻是發現葉凡只是受了點輕傷,防禦力之強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本想繼續追上去再給葉凡致命一擊,可是葉凡的速度太快了,在硬受了自己一擊后,竟然借力跳躍出數丈,自己就算速度更勝葉凡一籌,也不可能再次追上去,在葉凡有足夠時間防備和閃避下,自己的攻擊根本不可能達到剛才的這種效果,能不能擊中葉凡也是兩說的事情。

身形站在原地沒動,看著已經被黃沙逐漸掩埋的兩名黑衣人,裴長老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作為一名玄極境的高手,竟然在眼皮子底下讓一個凝元境二品的武者將自己放言要保護的兩名凝元境七品手下斬殺了,這無疑是赤裸裸的打臉,而且響聲還特別大。

無論是出於對家族弟子慘死的悲憤,還是出於一名玄極境武者的尊嚴,裴長老雙手緊握成拳,清脆的骨骼摩擦聲此起彼伏,雙眼之中殺意盎然地死死盯著葉凡,若是眼神能殺人,估計現在葉凡已經和那兩名黑衣人一般,被黃沙掩蓋了。

「哈哈,好,很好。」裴長老強笑著,咬牙切齒地道:「葉凡,老夫還真是小看你了,出手的確狠辣。」

像看傻子一般的白了裴長老一眼,葉凡邪笑道:「我不傻他們,他們就會殺我,若換成裴長老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不錯,這就是神靈大陸弱肉強食的永恆法則,老夫個人很欣賞你的做法,只是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裴長老緩緩地向前踏了兩步,冷笑道。

「代價?」葉凡嘿嘿一笑道:「那就要看看裴長老有什麼手段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