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勇者世界是一款實名制的遊戲,玩家的實名信息儲存在資料庫之中,登記地區信息,輕而易舉的就被衣卒爾調取出來。

石磊查看了之後。又吩咐衣卒爾將這些玩家在勇者世界內的地區分布圖顯示出來。幾乎所有的老年玩家與病患玩家,全部集中在新手安全區域。

石磊隨機抽查了二十名玩家,吩咐衣卒爾將這二十名玩家的遊戲數據調取出來,通過遊戲數據逆向分析這些玩家在勇者世界內做了什麼。

然而,通過遊戲數據逆向分析,石磊得到了一個哭笑不得的結果。老年玩家在這個遊戲世界,基本上就是聊天。

其中一個老年玩家的遊戲數據,引起了石磊的意外,那就是這個老年玩家,竟然在勇者世界之中,教一名非玩家控制角色下棋,雖然只是簡單的『六子沖』,但衣卒爾的自主歸納學習判斷模塊,成功的通過那名非玩家控制角色,學會了『六子沖』的規則,然後與那名老年玩家下棋,並且雙方互有勝負。

「下棋?」石磊眼神一亮,他似乎明白了這些老年玩家進入勇者世界的目的。石磊一直在標榜宣傳,勇者世界是人類的第二段人生旅途,但石磊卻一直忽略了一些玩家的存在。

比如說老年玩家!

勇者世界的玩家群體,事實上並不局限於廣大的年輕人。中老年玩家群體,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

「新聞裡面經常報道,老年人的世界太過孤寂,要多多關心老年人。也許可以把勇者世界,炒作一下中老年玩家的市場。」石磊自言自語道。

心中有了一個大概的邏輯概念之後,石磊暫時放下了iwn秘網的優化工作,而是開始編寫關於針對老年玩家娛樂的遊戲代碼。

石磊準備在勇者世界中,開放一項全新的系統,那就是棋牌娛樂系統。通過勇者世界內高度智能化的非玩家控制角色,可以模擬出十分恰當的棋牌娛樂環境。

例如之前那一名老年玩家與非玩家控制角色對戰『六子沖』,一旦夢想娛樂官方開放了棋牌娛樂系統,大量的老年玩家,將在勇者世界裡面,找到屬於自己的娛樂方式。

無論是喜歡八卦的大媽,還是喜歡象棋的老大爺,亦或者喜歡麻將的老牌友,全部都可以在勇者世界中實現。

即便是難度更高的圍棋,亦或者一些地方規則性質的娛樂方案,也可以在勇者世界中實現。哪怕石磊和夢想娛樂公司的編程人員,不知道相關地方性的娛樂規則方式,但玩家可以自己教會非玩家控制角色啊!如同那名教會非玩家控制角色下六子沖棋的老年玩家一樣。

石磊瞄了一眼一號伺服器屏幕右下方的時間,雖然已經接近晚上十一點,但石磊依舊準備編寫娛樂系統的源代碼。

幸好,娛樂系統的大部分代碼。完全可以由衣卒爾自動填寫,石磊的工作量並不大。

六月十七日,凌晨一點。

石磊打了一個哈欠,內嵌於勇者世界的娛樂系統,基本上已經完成。這一套系統不複雜,本質就是一個『娛樂規則專家系統』,石磊主要編寫的是邏輯判斷程序,說得明白一點,便是石磊需要編寫代碼,讓非玩家控制角色明白。什麼情況下應該贏,什麼時候應該輸,什麼時候應該和。

至於各種棋類、牌類等等規則方案,石磊一個人哪裡編寫得出來?

且不說那麼多種棋類和牌類的規則,究竟有多麼龐大的工作量。石磊一個人需要消耗多少時間才能編寫出來。

單單隻說一個事情,石磊怎麼可能知道那麼多種棋類和牌類的遊戲規則?

比如說。石磊懂得象棋的規則。也懂得國際象棋的規則,但石磊絕對不懂古蒙象棋的規則!

再例如石磊懂得雙慶麻將和榮成麻將的規則,但石磊怎麼可能懂得東北麻將的規則?還有更多的國際麻將規則,石磊也不會知道。

連規則都不懂,又怎麼編寫專家程序?

如果讓石磊從零開始學習那些規則,要學到什麼時候?石磊又怎麼有精力去學習?至於讓衣卒爾去學習。倒也不是不可以,但這個學習過程,恐怕會消耗一段時間。

石磊自己不懂規則,衣卒爾學習規則又需要不短的時間。這兩種方案石磊都不會選擇。石磊還有更好的方案選擇!

目前,互聯網上的棋牌遊戲非常多,還有比較知名的棋牌遊戲平台。在這些棋牌遊戲平台裡面,包含著非常多棋牌遊戲的規則。

石磊準備找一個棋牌遊戲平台,『借』一下各類棋牌遊戲的規則,最好便是那些棋牌遊戲平台,直接貢獻他們的棋牌類規則源代碼。

在互聯網世界中的棋牌遊戲平台,石磊原本看重眾聯遊戲。這是一家老牌的棋牌遊戲平台,棋牌遊戲經驗非常豐富。

不過,眾聯遊戲的棋牌遊戲種類卻少了一點,不符合石磊的挑剔的目光。再三挑選了一番之後,石磊總是找不到一個合適下手的對象。

正當石磊決定『紆尊降貴』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棋牌遊戲平台。

這個非常好的棋牌遊戲平台便是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

在後世,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擠壓得眾聯遊戲平台幾乎抬不起頭,只能在邊緣求生存。對於大企鵝公司的技術,石磊還是非常肯定的。



雖然說大企鵝公司擁有龐大的用戶圈,先天就決定了更加容易成功的基礎,但如果大企鵝公司的技術實力不行,他們想要成功也不容易。

『竟然又是大企鵝公司!』石磊自己都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感覺,他們夢想娛樂公司對大企鵝公司的打壓非常嚴重,特別是石磊,親自下手幹掉了crossfire,讓這一款未來年收入破百億的遊戲,提前在大企鵝公司手中凋謝。

雖然穿越火線還保持著一定的用戶量,可遠遠無法達到後世那種火爆的程度!

石磊連連對大企鵝公司下黑手,多少動了一點惻隱之心。不過,這一次,石磊註定了要再黑大企鵝公司!

因為,從大企鵝公司偷竊源代碼,遠遠比自己編寫源代碼更方便啊!

.(未完待續。。)

ps:&,書友130323180913919,沉沒的書友,打賞588.冠東哥,惡男大大,無情じ☆ve殤,打賞100. .

六月十七日,凌晨一點過。

石磊打開了iwn秘網,查看著iwn秘網的計算資源,整個iwn秘網,雖基於龐大的勇者世界玩家群體,不過,其中的主力群體是個人遊戲伺服器用戶,夢想娛樂沒有發售全新的個人遊戲伺服器,iwn秘網的計算資源,也沒有增加太多,依舊維持在1000tflops至1200tflops之間。

「衣卒爾,準備iwn秘網資源。」石磊打算親自入侵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以免衣卒爾控制黑魔軟體入侵,出現什麼意外。

大企鵝公司的技術實力很不錯,如果衣卒爾只是單純的入侵失敗,石磊倒不會在意。萬一露出了什麼破綻,讓大企鵝公司抓住了什麼關鍵證據線索,恐怕會惹上官司。

「sir,iwn秘網空閑計算資源準備完畢。」衣卒爾提醒著石磊,並且在一號伺服器的屏幕上,顯示出來iwn秘網的空閑計算資源,達到了1137tflops。

石磊根本沒有調動所有的計算資源,只調集了100tflops計算資源,便殺向了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

凌晨的時候,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在線玩家數量並不多,石磊使用了衣卒爾之前註冊的大企鵝賬號,登陸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

石磊直接通過這個賬號接入大企鵝公司遊戲平台的數據通道,進入了遊戲平台的伺服器。在遊戲平台內部,石磊沒有篡改數據,也沒有刪除用戶資料,而是非常規矩的瀏覽著大企鵝遊戲平台的源代碼數據,隨後吩咐衣卒爾進行複製。

「sir。源代碼複製完成。」衣卒爾發出提醒。

石磊嘿嘿一笑,「衣卒爾,清理掉所有的入侵痕迹!」

從石磊入侵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到衣卒爾複製獲取源代碼,前前後後總共耗時不到三分鐘,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伺服器防禦強度倒是不弱,只是石磊的技術非常強大,再加上石磊掌握著非常龐大的計算資源,並且石磊又不是盜取大企鵝公司的機密技術或者用戶資料。所以,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根本就類似不設防一般。

石磊將衣卒爾複製的源代碼。加入了『棋牌規則系統』之中,並且嵌入了勇者世界的主系統。

「衣卒爾,測試一下棋牌系統,檢查一下是否有什麼漏洞?」石磊吩咐衣卒爾道。

勇者世界的棋牌系統,不僅僅是為了拉攏中老年玩家。還有另外一個作用,那便是消耗勇者世界的貨幣。

大企鵝公司的遊戲平台。消耗遊戲幣的方法非常無恥。以其中一款麻將類的遊戲為例子,每一局麻將結束后,大企鵝公司遊戲平台的系統,便會自動扣除玩家固定的牌桌租金。並且,這種租金是無限次數收取的,只要開一局遊戲。結束后就立刻收取。

這種等同惡霸的行為,在大企鵝遊戲平台的圈子中,曾經遭到了大量玩家的抗議。不過,大企鵝公司強勢的頂住了玩家的抗議。最終這種噁心的牌桌租金收取方式,一直保留了下來。

勇者世界內,石磊不打算借鑒大企鵝公司的噁心收費方式,石磊打算模仿現實世界,在勇者世界的一些特定場所,開設棋牌活動室,收費方式也參考現實,按照小時計費,或者是多少錢買斷一個時間段。

至於如何消耗玩家的遊戲貨幣?

若玩家和非玩家控制角色玩牌,非玩家控制角色贏了玩家,那些貨幣自然就回歸了勇者世界主系統。當然了,石磊並不是打算作弊,而是真正的依靠運氣,非玩家控制角色與玩家比起來,不會有任何的優勢。

衣卒爾在測試棋牌系統的時候,石磊打著哈欠的走進衛生間洗漱。不習慣熬夜的石磊,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熬夜。

數分鐘后,石磊簡單的洗漱完畢,衣卒爾彙報道:「sir,經過164,197次測試,棋牌系統運行正常,未發現漏洞。系統已經將棋牌系統,自動納入漏洞監測計劃。一旦有玩家利用棋牌系統獲得不正常利益,系統將會自動判斷與修復。」

石磊點點頭,直接躺在了柔軟的床上,在睡覺之前,石磊使用手勢命令,編寫了一條簡訊息發送給李猜。

……

六月十七日,早上十點。

石磊正在呼呼睡大覺,窗外陽光明媚,電腦桌上的手機,屏幕顯示著來電信息,但電話還沒響起之前,便被衣卒爾將手機的情景模式,切換成了靜音。

因為,撥打石磊電話的號碼,並非石磊特別標記的號碼,根據石磊預設的處理方案,衣卒爾採取了靜音模式,防止吵醒石磊。


由於衣卒爾把電話切換成了靜音狀態,撥打石磊電話的來電,在無人接聽而自動掛斷之後,又撥打了過來。

反覆三次之後,衣卒爾啟動了第二方案,所謂第二方案,便是同一個來電號碼,連續撥打三次,衣卒爾將自動模擬人類的語氣,接聽並詢問對方找石磊的目的。

「你好,石先生暫時不在,請問你是誰?」衣卒爾模擬出了一道中年男聲,接聽了未知號碼的電話。

「你好,我是雙慶電視台的胡可。我有重要事情找石磊,請幫我轉接石磊。」胡可是雙慶電視台的王牌主持人,由於一些原因,胡可的手機號碼,並沒有採取實名認證,也沒有進行相關的登記。所以,衣卒爾才沒有查詢到胡可的電話號碼所屬人。

若是電話號碼進行了實名認證,衣卒爾便可以直接從通訊運營商的資料庫,獲取電話的所屬人身份信息。

「請稍等!」衣卒爾讓石磊的手機,保持靜音狀態,它通過音響系統,呼喚著石磊。「sir,sir…」

石磊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略帶不滿道:「衣卒爾,有什麼事?」

「sir,雙慶電視台的胡可打電話找你,是否接聽?」衣卒爾請示道。

「胡可?」石磊當然知道胡可,當初石磊和葉峰聯手演戲的時候,胡可便認識了石磊。只是胡可打電話找他做什麼?夢想娛樂暫時沒有新聞發布?猜測不到胡可為什麼找他,石磊走到電腦桌旁邊,拿起了手機,取消靜音之後,問道:「胡大主持,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怎麼,石磊同學不歡迎嗎?」胡可的語氣,帶著一股嬌嗔,彷彿在和石磊撒嬌一樣。

石磊連忙苦笑道:「胡大主持,我們都是朋友,有什麼事情直說!如果可以幫到你,我絕對不說二話,如何?」

「這還差不多!」胡可哼了一聲,笑著回答。「石磊同學,我們雙慶電視台,想要與你們夢想娛樂公司進行一項合作,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幫忙呢?」

「合作?」石磊有些古怪的問道:「胡大主持,你們雙慶電視台,有什麼與我們夢想娛樂公司合作的?難道是廣告贊助嗎?不好意思啊,我們夢想娛樂公司不喜歡打廣告。」

「喲喲喲!我說石磊同學,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炫耀啊?」胡可調侃的說著,「我們雙慶電視台,想要你們勇者世界的電視直播權,另外,還需要你們提供一些技術,將勇者世界的畫面,直接轉到電視信號上面來,方便我們進行電視直播。石大總裁,這可是一個好消息?我們雙慶電視台免費幫你們夢想娛樂公司宣傳呢!」

石磊癟了癟嘴道:「胡大主持,不是你們雙慶電視台免費宣傳的問題,而是我們夢想娛樂公司,要收直播授權費的好?」

「什麼?竟然還要直播授權費?石磊同學,我們之間還是朋友嗎?」胡可驚訝的反問道。

石磊肯定的回應道:「我們當然是朋友!不過,胡大主持,這件事情,你要聯繫我們夢想娛樂公司的謝暉謝副總。勇者世界電視轉播的事情,由謝副總在負責。」

「噢?謝副總嗎?」胡可稍微思考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居然直接答應了石磊,「好的,石磊同學,那我就去聯繫謝副總!」

石磊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胡可已經乾淨利落的掛斷了電話。

「奇怪,這個胡可準備搞什麼名堂?」石磊撓了撓頭,不過,無論胡可搞什麼名堂,石磊都不太在意,反正他也準備和雙慶電視台合作,這可是擴大勇者世界影響力的機會,而且也能擴大夢想娛樂公司在雙慶市的影響力,石磊沒有理由不答應。

處理完個人衛生,石磊端著一杯用微波爐加熱的牛奶,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左手拿著遙控器漫無目的的換著頻道。

「衣卒爾,再給李猜發一個信息,問問他準備得怎麼樣了?」石磊使用語音命令道。

衣卒爾控制著通訊服務商的服務基站,隨時可以直接在通訊服務商內部伺服器中發送信息,或者是撥打電話。衣卒爾的信息發送出去之後,大約等待了十分鐘,李猜撥打了石磊的電話。

石磊躺在沙發上,直接使用房間中的音響系統,接通了電話。

李猜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石頭哥,你昨天半夜發送過來的事情,我差不多搞好了!」
景雅苑,十棟,地下車庫。

石磊駕駛著白色的保時捷卡宴,正準備外出,他左耳上帶著一個藍牙耳機,保持著與李猜的通話。

「小李子,你在研發基地嗎?」石磊詢問道。


李猜的臨時研發基地,位於翠湖大廈的十八樓,雙慶大學博士宿舍樓的寢室太坑了一點,無法安裝太多數量的數控加工中心。

「恩,石頭哥,你快點來看看,順便請我吃中午飯!」李猜毫無節操的準備蹭飯。

石磊哼哼道:「小李子,莫非你一頓飯都吃不起了?」

李猜頓時訴苦起來,「石頭哥,你不知道,我現在窮啊!」

「我去!你小子又忽悠我?我不是才給你了獎金?」石磊才不相信李猜會窮,如果石磊記得沒錯,李猜的總資產應該有三百萬。

李猜咳嗽了一聲道:「石頭哥,那筆獎金我交給若雲了,我們在北玉區那邊買了幾套房子用作投資。」

石磊心中暗贊,雙慶市未來的房價增長得非常快,溫若雲倒是好眼光。如果李猜和溫若雲能夠走到最後,倒也是李猜的好福氣。

「好好!我請客吃飯!」石磊並不是計較一頓飯,而是享受這種兄弟之間的情誼而已。

李猜一聽石磊請客吃飯,頓時歡呼一聲,連忙道:「石頭哥,既然是你請客,那吃飯的地方,應該任由我選對?我先給若雲打電話,叫她中午和我一起吃飯。」

石磊也不介意溫若雲一起吃飯,對於溫若雲和李猜走到了一起,石磊是希望李猜最後不要受傷。畢竟,溫若雲比李猜大了不少。

「在研發基地等我。我馬上就到。」石磊掛斷了電話,稍微踩下了一點油門,保時捷卡宴的速度頓時提升起來。

從景雅苑行駛出來,白色的保時捷卡宴剛剛進入了環湖公路,衣卒爾立刻提醒道:「sir,發現三輛跟蹤車輛!」

「跟蹤?」石磊表情一愣。

這裡可是雙湖區!

雙湖區是石磊的核心老巢!

在雙湖區的地界,石磊掌握的權柄非常大,甚至可以說在一定程度範圍內無所不能!

「衣卒爾,識別對方的車牌號碼,判斷對方的身份信息!」石磊吩咐著衣卒爾。

這些工作衣卒爾已經提前一步完成。如果石磊不吩咐,下一刻衣卒爾便會自動提醒石磊。「sir,通過車牌號碼識別,三輛跟蹤車輛分別隸屬三家空殼公司,系統調查了這三家空殼公司。背後的註冊人員,只是普通人員。沒有特別的身份背景。系統邏輯推測。那三家空殼公司的註冊資料,屬於盜取了他人的身份資料。」

「唔!」石磊隨口應了一聲,「奇怪了,究竟是什麼人在跟蹤我?衣卒爾,是否能夠識別跟蹤人員的面部特徵?」

「無法識別。跟蹤車輛的車窗玻璃和擋風玻璃,進行了特殊處理。透光率極低,有可能是單向玻璃,監控攝像頭無法拍攝車輛內部情況。」衣卒爾回應道。

石磊捏了捏下巴,單手掌控著方向盤。降低了保時捷卡宴的速度。

「既然查不到對方的身份,那就把對方抓起來,審問一下對方的身份!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人,竟敢在雙湖區的地盤上跟蹤我!」石磊十分自信,在雙湖區要抓住三輛跟蹤他的車,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查看了一下周圍的地形圖,石磊撥通了黑虎幫的電話號碼,將情況敘述了一下,讓黑虎幫的人員,幫忙驅散不相關的人員。同時,石磊也聯繫了裁決安全公司的精英小隊。石磊通常不會親自處理見不得光的事情,以免落下什麼把柄。

白色的保時捷卡宴,在環湖公路上緩慢的行駛著,跟在後面的三輛黑色小轎車,只能降低了速度。經過衣卒爾的提醒之後,石磊也注意到了後面的三輛黑色小轎車。

那三輛黑色小轎車的跟蹤技術相當憋足,石磊推斷他們應該不是專業人員。如果是專業人員,至少不會三輛車同時跟蹤一個目標,而是三輛車分開行駛,每一輛車跟蹤一段時間,以免同一輛車長時間跟在目標後面,引起目標的懷疑。

「衣卒爾,注意控制紅綠燈,截斷跟蹤車輛後面的普通車輛。」石磊吩咐著衣卒爾。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