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奔襲過來的異獸似乎已經發現了這個極速奔走的人類,當他第三次背著人準備穿過獸潮時,十幾頭煉腑七階的異獸擋在了眼前。

陳小小有煉膚四階的實力,所以儘管此刻在已經虛化的白小白身上有點頭暈,但是能夠堅持著睜開眼睛!

此刻,赫然看到那十幾頭超強異獸不禁驚呼了一聲!

白小白聽到陳小小的叫聲,安慰道:「放心!它們攔不住我!」

白小白的聲音不大,但是卻讓陳小小第一次從父親之外的異性哪裡獲得了強烈的安全感!

「抱緊我!」白小白沉著地低聲說道。

陳小小之前在他的背上還有點不自在,努力不讓自己的胸口壓在對方身上。但是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她紅著臉咬了咬牙,然後全身都撲到了白小白的背上,雙手環過他的脖子使勁扣在一起!

沒有繩索的捆綁,陳小小必須要比劉珂和陳怡抱得更緊一些才不至於被甩下來。

白小白已經沒有心思去感受背上是否多了兩團充滿彈性的柔軟,感覺到陳小小抱緊了自己,於是開始奮力在獸潮中穿行!

這一次較之前兩次要艱難得多,那些發現了白小白的異獸們正試圖攔住這個快如閃電的傢伙。

一時間,就看到白小白在異獸中不停更換前進方向的身影在穿行,宛如真正的閃電一般躲過那十幾頭煉腑七階的異獸之後,極速向隊伍的最前方射去!

陳小小差點被劇烈的顛簸給甩了出去,逼得她只好將下顎也緊貼在了白小白的肩膀上!

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貼近出父親之外的異性,之前她就對這個好看的少年有好感,現在兩人彷彿一個人一般地緊貼在了一起,她臉上的羞澀早就蔓延到了耳根。

好在只是過去了十幾秒鐘,白小白就背著她出現在了隊伍的最前方!

隨手解決了一隻飛行異獸之後,他放下滿臉羞澀的陳小小,還來不及觀察對方臉上的紅潤,他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瞬間,陳小小有些悵然,彷彿失去了某樣極其重要的東西。

……

隊伍在前進,異獸越來越多,那些之前被攔在城牆外的強大異獸彷彿找到了內心怒火的傾瀉口,此刻正向禹山城的人們發出猛烈的攻擊!


白小白的身影極速穿過獸潮,來到隊伍的最尾端。此刻這裡的異獸是最多的,那些從禹山城裡趕來的飛行異獸,還有從左邊湧來的獸潮,以及從鍾大那邊漏過來的異獸幾乎有一大半聚集在了這裡!

陳秀臣已經滿身是血,分不清那些血液到底是他的還是那些異獸的。此刻他身體的反應速度明顯下降了很多,每一次斬殺異獸都要拼盡全力!

當白小白那看不清的無數殘影彷彿人牆一般地出現,陳秀臣得以喘息了幾下,然後抬眼向四周看去。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他的雙眉瞬間皺成了一個川字!

然後就見他大聲道:「小白,現在最重要的是加快隊伍的速度!你去幫助那些跑不動的老人和女人!」

之前白小白背走陳小小的一幕他看見了,現在整個禹山城的武裝力量里他不是最強大的,卻是速度最快的!如果說現在還有誰能夠讓整支隊伍的速度加快,那就只剩下白小白了——將那些拖慢速度的人送到前面去,隊伍前進的步伐才會加快!

白小白沒有廢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他相信陳秀臣的決斷,同時也相信他能夠撐下去!

要知道陳秀臣的境界是煉膚十階,如果他都不能堅持下去,那麼白小白留在這兒也只是送死!

下一秒鐘,白小白的身影出現在人群中間,扶住了一個懷孕的女人。

他沒有去刻意挑選,更不會選擇那些富貴人家先進行救助,現在有誰更需要幫助他便出現在哪裡!


「我會選擇一些跑不動的人背到隊伍的最前面!你們加快速度繼續前進!」白小白一邊背起這名孕婦一邊大聲說道。

他這話一方面是說給這名孕婦以及她的家人聽的,另一方面是讓其他人做好準備,下次他再出現背人的時候便不會再說這些廢話。

看裝束這名孕婦來自一般人家,一個年輕男人感激地向白小白點了點頭,然後去攙扶年邁的父母!

之前為了保護懷孕的兒媳,這兩個倔強的老人硬是沒有讓兒子攙扶,哪怕摔倒了也會忍著痛立刻爬起來繼續前進!

周圍也不乏一些大富之家,儘管他們看不起這一家人,但是也沒有誰敢開口讓白小白留下來先把自己被走!

要知道現在禹山城的所有富人家庭早就知道了這個在拳斗場上幾乎無敵的存在,而且也知道他是城主和拳斗場宗主的師弟!現在這種情況下得罪了他,也許不會立刻遭到城主和拳斗場宗主的懲罰,但是他們明白一旦說出了那樣的話,只怕接下來白小白不會再對他們一家人出手相救!

下一秒鐘,白小白消失在了原地,三四秒之後他便穿過了獸潮出現在隊伍的最前方!這裡沒有什麼異獸,將那些跑不動的老人和女人背過來不會影響隊伍的前進——只要這些人正常奔跑便不會影響速度,而這裡沒有異獸侵襲,她們可以跑起來!

從突圍到現在,白小白沒怎麼出手斬殺異獸,如果只是像現在這樣單純地奔跑,對於已經煉膚三階以及灰瞳二階的他來說消耗不了多大的體力!

於是,一時間,白小白那虛化的身影宛如一道閃電不停地奔走在人類隊伍和獸潮中間!

無人能擋,無獸可攔!

幾分鐘之後,近百人被白小白送到了最前方,整支隊伍的速度開始慢慢提升了起來!

此刻,他們距離衝出獸潮只剩下一百米不到的距離了!

隊伍的右邊,鍾大帶領的那些軍人們現在只剩下了六七個人,而且已經被「平推」到了距離隊伍不足十米的地方,那彷彿驚天海嘯一般的獸潮也已經開始慢慢匯合到一起!

一時間,隊伍最後方的壓力陡然間增加了無數倍!

原本在隊伍左邊抵擋異獸的韓葉在發現身邊已經沒有多少異獸之後,急忙奔赴到丈夫身邊去幫忙!

彷彿度秒如年的時間終於開始加快流淌的速度,整支逃難的隊伍終於從獸潮的包圍中沖了出來!

一瞬間,除了隊伍最前面的鐘二,一直在四處「救火」的鐘三也衝到了陳秀臣身邊幫忙!林奇、錢院少主羅小欽、禹山城剩下的軍人,甚至還包括年僅十歲的蓋小蓋也都衝到了隊伍的最後方!

「倒霉催的人們,戰鬥終於開始了!」鍾三的聲音突然響起,帶著強烈的躍躍欲試:「來隊伍的最後方集合,攔住這群狗雜種!」

從頭到尾這些人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斬殺異獸,而是保護人們逃離,這讓他們一直束手束腳。現在該保護的人終於沖了出去,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已經從保護變成了阻擊,為禹山城那些人的奔命爭取時間!

一時間,所有能夠戰鬥的人都奔赴到了隊伍的最末尾!

就連錢院、武院這些地方多年不曾上過戰場的宗主們也都跑了過來!

一旁的鐘大聽到聲音,急促地發出了一聲口哨,然後就看到那些還活著的軍人們立刻轉身跟著他奔赴到了這裡!

「秀臣,去前面告訴那些人,讓他們分散逃命!」鍾大大聲吼道:「人太多,聚集在一起只會吸引這些異獸的注意力!我們已經把他們從禹山城裡救出來了,接下來只能各自奔命,包括那些小孩子也是如此!能不能活下來,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記住,讓他們往南方走!」鍾大叮囑道。


現在整個北冥國的邊境都打成了一鍋粥,只有往南走,往北冥的腹地去,才有可能尋得一方凈土。

… 隨著鍾大帶著人撤走,那些原本被阻攔在右邊的異獸宛如潮水般涌了過來。

滿身是血的陳秀臣聽到師傅的話,立刻轉身離開戰場。

當白小白也來到這邊戰場的時候,異獸們已然開始了最猛烈的攻擊!

這些來自獸林深處的傢伙們雖然沒有多少智商,但也是修行多年的靈物,彷彿已經知道這些人的目的一般開始了迅猛的攻擊!

只要突破這群該死的人的攔截,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就會徹底死在它們腳下!

鍾大最先向異獸發出攻擊,一雙強有力的手掌在身前劃過幾道弧線,較之白小白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推雲蔽日瞬間送了出去!

霎時間已經奔赴到他面前的十幾頭煉膚境界的異獸被打得飛了起來,更有幾頭直直地向後倒去,將後面的更多異獸砸了個重傷!

白小白微微愣了一瞬,他不知道師傅修鍊到了什麼境界,但是看著那些包括煉膚十階在內的異獸也在這一招之下瞬間斃命,他意識到大師傅的境界只怕早就已經到了煉腑,而且煉腑的段位也絕對不低!

來不及多想,白小白同樣開始了突圍以來的正式攻擊!

他沒有選擇推雲蔽日和趾振,現在對於他來說最有效的攻擊方式是利用那非人一般的速度迅速找到異獸的眼睛,然後將手指插進去!


不用多做什麼別的,只要將手指送進去便能瞬間要了對方的命!

白小白的境界只有煉膚三階,就算加上最厲害的趾振也只能將攻擊力增加到煉膚七階——這樣的實力在現在的情況下沒有太大作用,還不如「插眼怪」來得實用!

一時間白小白的身影再次出現無數個殘影,每當一個殘影出現便有一頭異獸倒斃!

他沒有去纏鬥那些實力高強的異獸,只要對方展現出來的實力在煉膚階段,他便迅速上前將其斬殺!

現在纏鬥那些類似軒轅一般的強大異獸沒有多少意義,最主要的是儘可能減少異獸的數量!

「半個小時!為了我們身後的家人,請堅持半個小時!」鍾大的聲音再次響起,傳遞到每一個人耳中:「為了家人,寸步不讓!」

一瞬間,所有人心中的火焰被點燃,之前協助突圍時心裡壓抑的怒火在這一刻瞬間燃燒了起來!

更何況,就像鍾大說的,在他們身後便是自己的家人!

既然是守護家人,那就用命去拼!

此刻,對面的異獸不知凡幾,而留守在這裡的戰鬥人員只有一百多名!但是好在這些人都是在之前突圍時的戰火中淘汰下來的人,他們的實力都不錯,所以面對著無窮無盡的獸潮他們真的做到了寸步不讓!

死亡隨時都在發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輪到自己。

但是,他們沒有退讓,發出陣陣吼叫的同時將所有的攻擊都狠狠地砸在了異獸身上!

此刻瀰漫在這一百多人頭頂上的怒火早已經熊熊燃燒了起來!

白小白在攻擊的間隙里抬眼看了一下身後的情況,那裡原本聚集著的人們在陳秀臣的指揮下開始迅速散開,各自奔命!就連陳怡和劉珂也在陳秀臣的遊說中,在陳小小的帶領下開始向外跑去!

這兩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知道留下來只會徒增麻煩,而現在有陳小小和她們在一起,那麼陳秀臣肯定會來找她們,到那時候便可以和白小白以及林奇他們匯合!

待這兩大一小三個女人離開,陳秀臣和鍾二便火速向這邊趕了過來!

此刻,阻攔異獸的這群人每一分每一秒都過得很艱難,死亡的人數在快速上升,現在還能站起來戰鬥的只剩下八十幾人了,而且每個人的身上基本上都帶著傷!

白小白眯了眯眼睛,然後就見他咬著牙直直地向獸潮的中間沖了過去!

那裡的異獸很多,留給白小白輾轉騰挪的空間很小,但是在那他能在最短時間內用最有效的辦法斬殺異獸!

此刻,他的速度早就恢復到灰瞳二階的實力,當他的殘影出現,便引得無數異獸上來攻擊!

「轟——」一聲驚天巨響,白小白的身影早已經不在,殘影也已經消失,而這些強大的攻擊瞬間落到了自己的同類身上,一時間無數異獸倒斃!

白小白不知道自己憤怒中的行為竟然取得了這麼好的效果,這簡直比他親自動手還要強很多!

有了這個驚喜的發現,白小白便徹底收手了,只是專註在極速前進的狀態下,將殘影留得到處都是!

原本外圍那些人見到白小白一個人衝進獸潮里都吃了一驚,現在看到他竟然取得了如此戰果,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

「媽蛋!老子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劉磊已經收起龐大的身軀,極速揮動著那長度接近一米六寬度近一米的大刀片子坎向面前的異獸。

蓋小蓋此刻赫然就像是台發電機一般,全身上下不知道衝出去多少股閃電!他也學著小白哥的方式,不攻擊這些異獸強壯的身體,而是將電流直直地送入它們的雙眼。


隨著鍾二這名強大的風系異能者加入,人類這邊的抵抗竟然和異獸們僵持住了!

禹山之巔上的三位師傅對白小白和蓋小蓋兩人的表現十分滿意,可以說這兩人弄出的攻擊效果要比很多煉膚巔峰的人都要強大!

特別是白小白,只要在獸潮里留下一個殘影,便能讓上百頭異獸瞬間丟掉性命,而且還是採用的讓人-大為解氣的「借刀殺人」!

之前說過,雖然異獸已經修鍊成了靈物,但是畢竟智商有限,它們在白小白這般逗弄下依舊惡狠狠地向同伴們發出著攻擊!

不過白小白也知道不能去那些超越了煉膚境界的獸群里挑釁,一方面他的速度不見得能夠在那裡留下殘影,另一方面那些異獸的智商要高一些,「借刀殺人」在那些異獸處用不了幾次它們就能反應過來!

時間足足過去了一刻鐘,人類這邊還剩下七十幾個人!經歷了又一輪戰火的淘汰,剩下的這些人實力相對也比較強大了,人類一方的死亡數字在慢慢減少,而另一方的異獸們卻死得越來越多!

鍾大等人越殺越覺得心驚肉跳,按照他們之前和異獸戰鬥的經驗,一旦死亡的數字超過一定規模后,它們就會選擇退走!

但是這次卻不是這樣,之前禹山城城牆爆炸的時候就已經將對方消滅了足足一半,加上戰鬥到現在又不知道殺了對方多少,然而這群異獸仍舊沒有撤退的意思!

鍾大皺著眉頭,之前他離開了禹山之巔很長一段時間,就是和軍隊里的高層打聽這次戰爭的詳細情況。他知道這些異獸是受了西方魔域的人的控制,但是沒想到他們的控制竟然到了改變異獸習性的地步!

西方魔域的人到底對這些異獸做了什麼?

戰鬥還在繼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距離鍾大之前說的半個小時還剩下十分鐘!

在這些完成最後抵抗任務的人群中,實力最強的是禹山之巔的三位師傅,然後就是身具體術和異能的劉磊,接下來是陳秀臣和林奇這兩名煉膚十階的高手!

這六個人正面抵抗實力超強的異獸,剩下的眾人都在對抗煉膚境界的異獸。

這些異獸被魔域控制著不能撤退,極速攀升的死亡數字讓它們開始暴走,特別是那些強大的異獸此刻已經開始連續不斷地嘶吼,在這嘶吼聲中,無數異獸開始拚命地往前沖!

這一刻,是人類的關鍵時刻,同時也是這群異獸們攻擊最兇猛的時刻,只要撐過了這一輪攻擊,在下一輪衝擊到來之前,他們就可以撤退了!

白小白那如同閃電一般的身影在獸潮里穿行得越來越快,留下的殘影也越來越多。

彷彿是發現了他的存在,又彷彿是之前和他戰鬥過所以留下了關於他的某些印記,那名身具電系異能的軒轅赫然拋開了鍾大,開始急速向白小白衝過來。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一幕,而且所有人也沒有辦法騰出手來幫助白小白!

陳秀臣和林奇之下的那些人實力不夠,沖不進獸潮,而鍾大這些人也被幾十頭強大的異獸糾纏著,根本無法過去幫忙!

「小白——」鍾大發出了一聲大吼,提醒還在獸潮里極速穿行的他。

白小白聞言,瞬間注意到那頭已然逼近的軒轅!

之前這頭軒轅差點要了他的命,要不是有那雙眼睛、要不是因為軒轅自己最後收起了異能攻擊,只怕白小白早就變成了屍體!

極速穿行中的白小白不禁眯了眯眼睛,之前你丫沒抓住機會弄死我,給了我喘息的時間,現在你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大師傅放心!我能應付它!」白小白一邊大叫著一邊再次加快了速度!

灰瞳二階的境界已經讓他的速度提升了兩倍,而且之前因為要鑽進那個小洞傳遞消息才會讓這些異獸抓住蹤跡!

現在,不可能了!

… 軒轅,類猿類熊,煉腑境界,在這波獸潮里實力能夠排進前三!

白小白注意到它的到來后沒有絲毫驚訝和遲滯,從衝進禹山城開始這個傢伙就一直盯著他,包括從錢院突圍時也是如此!

白小白那宛如閃電般的身影急速轉身,向軒轅沖了過去!

置身獸潮時,他就打算好了要讓這些雜碎自相殘殺,現在來了個大傢伙他怎麼會不抓住機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