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這是什麼秘法?」看到龍武瞬間工夫整個人氣質都變了,修為也跟著提升,李傑就愣怔了一下子。

可也僅是愣怔一下而己,他依舊沒有把龍武放在眼中,在他看來,幾天前此人應該就是這個修為,那時不會是自己的對手,現在仍然不會是。

龍武要做的只是把最好的狀態展現出來,他要的就是正大光明打敗李傑,由此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來吧,你不是說要殺我嗎?」龍武看向李傑,挑釁的說著。

「好小子,今天我一定殺你。」李傑看到龍武不怕不懼,心中便生出了一絲不好的感覺,但是一想到自己怎麼說也是九階罡師,修為要高出一大截,這種擔心的感覺便強行從身邊中剔除出去。

手向後一撈,長刀入手,李傑怒喝一聲就向著龍武身上劈來。

龍武的吞天棍也早就握在了手中,看向對方長刀的軌跡,也是向前一檔,兩人便戰在了一起。

要說李傑的刀式的確被煉到了大成,至少罡師以下很少有人能擋得住,大開大合之中,霸氣十足。

龍武也不是軟柿子,手拿吞天棍,上下舞動,密不透風,讓那長刀根本找不到一絲的破綻。

「破軍一擊!」又是刀法中的絕招被李傑這一喊就使了出來。

長刀突然加重了力量,有如一把直尺般直扎向龍武的前胸之處。

「五嶽為輕」龍武一記擎式使出,硬生生的擋住了這一擊,相較以前,龍武的罡氣純正了許多,己經可以擋住了這一擊了。

李傑心中一驚,他實在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罡氣修為要比對方高過四階,按說力量也應該大了許多,可還是被對方給擋住了呢?當然,若是他知道,龍武有兩個丹田,另一個丹田可以隨時的供應新丹田源源不斷的罡氣,那他就不會驚訝了。

「還有什麼絕招都使出來吧,要不然就怕你沒有機會了。」龍武臉上如常,信心倍增。幾日前他還是三階罡師的時候自然不會是李傑的對手,可是現在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上絲毫不比對方弱了,己經有了擊殺他的可能。

「是你逼我的。」李傑一聲怒喝。


眼看破軍一擊並不再能威脅到龍武了,他便氣沉丹田,抽出了長刀,然後又是一記「刀出長龍」使出。

「這才是我的真正絕招,不知道你這一次還是不是能頂得住。」

龍武沒有想到李傑還有底牌,只是現在的情況己然如此,在退己無可能。為此,他是連忙的使出了狂浪滔天,摘星換斗,驚濤駭浪三式棍法。

狂浪滔天是推式,減緩了長刀的衝擊力。

摘星換斗是卸式,減去了長刀的大部分力量。

驚濤駭浪是挑式,把長刀的刀口向上,不在對準自己的胸口。

也多虧得這些日子,龍武不斷的修鍊吞天棍法,各招式早己經孰爛於心,要不然的話,這三招只要銜接出了一點點的問題,這一次他怕就真的危險了。

可縱然是如此,那長刀還是在最後劃上了龍武的肩膀上,把那裡的青衣劃掉了一角。

好在龍武還有龍之甲防身,總之這一招算是險險的避開了。

「什麼,這都被擋住了?」這一會,李傑真是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龍武竟然這般的厲害,連自己壓箱底的手段都可以擋住,這樣說來,豈不是自己再也奈何不了對方了嗎?

「哼!這算什麼,現在是不是應該輪到我出招了呢?」龍武剛才是有意的給李傑機會,讓他把招式都演練出來,來增加他的戰鬥經驗,現在看來,對方是應該使的都使了,那接下來就是結束這場戰鬥的時候了。

話音一落,龍武的吞天棍就動了起來,一記劈式的鷹擊長空就耍了出來。 特戰旅多牛。

單兵武器和各種裝備,絕對是最先進的,特戰水平更是一流。

能有機會和他們真刀真槍幹上一架,不管輸贏,都已經是一種榮譽了。

最難能可貴的,是贏得了一次實戰練兵的大好機會。

這是吃大肉啊。

其他團肯定要打翻醋罈子,大流口水。

朕心愛的醜姑娘,請多指教

龔箭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意外收穫。

情不自禁地緊地擁抱著蘇皓然,大讚道:

「好小子,你太牛了!」

大家也跟著簇擁著蘇皓然,將他舉得高高的,不停地顛著他。

喜愛之情,個個盡言於表。

這些可都是鐵拳團的核心高層首長,竟然對一個新兵如此的器重。

這可以說是史上沒有過的。

可誰叫蘇皓然牛逼呢。

照康雷的話說,鐵拳團給予蘇皓然什麼榮譽都不為過。

只是,這事是私下比武,不好宣傳。

對鐵拳團爭來的機會和榮譽雖然大,卻談不上是什麼軍功。

所以,軍功章之類,就不好頒發了。

不過,康雷當場就與幾個高層人員議定。

決定授予蘇皓然鐵拳團的特別功勛獎之銀質鐵拳頭勳章。

朋友,交往嗎?

在鐵拳團的歷史上,至今只有兩個人得到過。

一個是鐵拳團創始人,再一個就是蘇皓然了。

至於金質鐵拳頭,暫時還空缺。

那必須在戰爭中,為鐵拳團作出極為特別的榮譽,才能獲得。

所以說,蘇皓然得到的這個鐵拳頭勳章,很不得了了。

但大家都沒有意見。

爭得與特戰旅演習,成為他們的磨刀石。

這要不是蘇皓然橫掃了108團尖刀班。

憑著鐵拳團現有的條件和以往的戰史,就想得到。

那也太難了。

鐵拳團上下所有人,根本上就沒有人敢想過,這麼大的果果會砸到他們的頭上。

所以,對康雷決定授予蘇皓然的榮譽。

所有鐵拳團核心高層,沒有一個有異議。

都立即舉手表示贊同。

大家一陣激動,也就當場對蘇皓然作出了表彰決定。

激動了好一陣,才終於慢慢安靜下來,分頭圍著康團長落坐。

龔箭卻想到了一個問題,就馬上問康團長道:

「剛才我在樓下聽警衛連的人說,

「團長你不但帶他們去108團搶蘇皓然。

「還調動了全團的兵力,準備過去圍攻108團團部啊?

「團長,你不會這麼誇張吧。

「這可違反紀律的事,你就為一個列兵蘇皓然敢這樣干?

康雷頓時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

「我當然是嚇唬108團的人。

「怎麼敢膽大包天到這個程度。

「那可是違反重大軍紀的,我能亂來嗎?


「是你打電話向我報告,說王大炮團長把蘇皓然帶走了。

「我本來一點也不在意。

「怎麼也不會覺得蘇皓然會被王大炮幾句話。

「就能說得棄我們鐵拳團,投奔他們108團而去了。

「我是剛掛了你的電話,就接到了特戰旅老范的通知。

「說上面決定由我們做為他們特戰旅的磨刀石,開展演習。


「他還說已經確定無疑,他們得到了傳真電文通知。

「文件隨後就會下達了,讓我可以先做些演習準備。

「我就借題發揮。


「以此為借口,通知各營往108團方向佯動。

「造成要去包圍108團團部的假象,就是想真的嚇一嚇王大炮。


「為了演得逼真,我又故意帶了警衛連十幾個兵,

「親自帶他們衝到108團團部去要人。」

大家聽完,不由一齊哦了一聲,都恍然大悟。

也都覺得當這鐵拳團團長,沒點水平還真不行了。

龔箭也就笑道:「真是高招。

「這一來,肯定把王大炮嚇得夠嗆。

「沒想到你會為了蘇皓然這樣一個小兵,真動用全團兵力。

「兵者,勢也。

「團長借勢用兵的能力,可真令人佩服。」

康雷卻擺擺手道:「我也是出於讓大家知道。

「我就是對蘇皓然這樣的人才這麼重視。

「你們也可以告訴大家。

「只要誰以後有蘇皓然厲害,或者比他厲害,

「我一樣會這樣對待他的!

「現代戰爭最厲害的武器是什麼?

「人才!

「我告訴你們,核彈在人才面前就算個屁。

「對於像蘇皓然這樣的人才,怎麼重視都不過份。」

大家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康雷的觀點。

康雷也就笑著,看向蘇皓然問道:

「王大炮是不是想挖你到他們108團去?」

蘇皓然也沒什麼好隱瞞,立即點頭道:「是。」

康雷得意道:「我就知道王大炮會這樣干。

「你們別看他平時大大咧咧的。

「那老傢伙精著呢。

「他也一直在爭取成為特戰旅的磨刀石,想奪得這次演習。

「可是,他現在手下就缺蘇皓然這樣的人才啊。

「要不然,一個尖刀班都會被蘇皓然一個人給橫掃了?

「突然發現了蘇皓然,自然是喜不自禁,想據為己有了。

「可他哪裡知道,我們蘇皓然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他怎麼可能挖得走呢?」

康雷說到這裡,又看了一眼蘇皓然,接著問道:

「王大炮是不是對你發動了糖衣炮彈轟炸,用盡了懷柔手段?

「就是希望你去投奔他們108團。

「只要你點頭同意,調動手續他一切都會幫你辦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