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厭抬眼看了一眼皮皮,輕哼一聲,隨即便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陽光身上。只見它那雙握住陽光腦袋的赤紅色大手中出現了一股黑氣,而陽關也隨之顫抖了起來,雙拳緊握,看樣子十分痛苦。

不過這份痛苦並沒持續多久,朱厭就收回了手,看著陽光,眉頭皺起道:「你這是怎麼弄的?」

陽光把當年家鄉的事如實告訴了朱厭,聽后朱厭嘆道:「確實只有生命果實才可以幫助你。」

眾人聽后一喜,小八說道:「那前輩是肯賜生命果實了?」

可朱厭卻搖了搖頭道:「別的條件都可以,這個我卻做不到。」

眾人聽后大急「為何前輩不肯賜予,生命果實對於前輩來說已無用了吧?」

朱厭道:「並非我不肯賜予,而是我沒有生命果實。」

「沒有?」小八失口問道:「您不是翡翠谷的主宰么?難道翡翠谷沒有生命果實?」

聽到這,朱厭伸手拍了一下肩膀上的小猴子,直接給它按趴下了,才道:「翡翠谷確實有生命果實,只不過翡翠谷的主宰並不只有我一位,而我也曾承諾過不會打生命果實的主意。」

聽到這裡,眾人雖說有些失望,但不管怎麼說,總是有一個好消息,那就是生命果實確實在這裡。

「既然如此,那麼前輩告知我們生命果實的所在位置總可以吧?」小八問道。

朱厭眉頭一皺道:「你們真的要去?別怪我沒提醒你們,那傢伙可比我還要凶的多,你們一旦被它發現,必死無疑。」

看朱厭的樣子,絕不像危言聳聽,眾人心中均都沉甸甸的。但這樣就能讓眾人放棄生命果實么?答案自然是不可能。

「敢問前輩,可知它有什麼習性么?可以利於我們去偷取生命果實。」

朱厭聽后「轟隆」一聲,盤膝坐在了地上,單手拖著下巴沉思起來。這時它肩膀上的小猴子從上面跳了下來,一扭一扭的來到眾人身前,道:「問我就好了,我跟它很熟的。」

「你知道?」小八好奇的看向小猴子。

小猴子抬了抬下巴,牛氣哄哄的對著眾人道:「當然啦,我跟它可是一起生活了好幾十年呢,自然知道嘍。」

「那你知道,就告訴我們好不好?」小八哄著小猴子說道。

「嗯…這個告訴你們也成,不過樹靈…」說完,伸出小爪子,在小八面前攤開,比劃了比劃。

小八無語,值得對著美喵道:「美喵,把樹靈給它吧。」

美喵搖頭不肯,小八隻得把陽光搬出來,像是哄孩子一般,教育半天。最終美喵迫不得已的叫了幾聲,一根小樹苗被一團橙紅色的光芒包著,從美喵最終飛出,正是它倆之前爭奪的那棵樹靈。

小猴子見到樹靈后,欣喜的一把抱在懷裡,並且對著美喵挑釁的扭了扭它那紅彤彤的小屁股,氣的美喵呲牙,沖著小猴子直叫。

小八無奈,只得把美喵丟給張雨桐去安撫,同時對小猴子說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們它的習性,怎麼才能從它那裡偷到生命果實了吧。」

小猴子早已樂開了花,看著小八道:「當然可以,要說去偷生命果實,那麼最好是在午時去偷,它每天午時都會去睡午覺的,並且睡的很死,你們取生命果實的時候小聲點就可以了,它不是太大的動靜都不會醒的。」

「就這麼簡單?」小八懷疑這個猴子是不是在耍自己,按它說的這也太簡單了吧。

「就這麼簡單,對了,看在你人不錯,幫我把樹靈要來,我就再附送你一條消息好了。」小猴子說道。

「什麼消息?」小八問道。

「它每次睡午覺之前,都會查看一下方圓百里內的動靜,如果它發現了你們,肯定會直接把你們當點心吃了。所以,你們去取之前一定要離那裡超過百里哦。還有就是它每天只睡一個時辰,也就是未時前,你們必須得撤離出百里,否則被它發現你們偷了生命果實,那就更麻煩了。」

一個時辰要來回兩百里,雖然距離很遠,但對小八等人來說,卻是不難。

「謝謝」這次小八是說的很誠懇,小猴子告訴他的信息確實很有用,如果他們貿然在這個探測範圍內埋伏的話,恐怕還沒見到生命果實就被抓住了,那就真是死的冤枉了。

「哈哈」小猴子聽后很高興,便屁顛屁顛的抱著樹靈,躥回了朱厭肩上。朱厭早已在小猴子之前告知小八那位主宰習性時就沒有繼續去思考了,並且看它的眼神,對小猴子的話也很是贊同。

此時小猴子回來,朱厭站起身來,沖著眾人道:「人類,祝你們好運。」說完嗖的一下,騰空而起,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就在朱厭走後不久,小八突然一拍腦門,大叫道:「完蛋了,我們什麼都問了,就沒問那傢伙住在哪,長的什麼樣。」

聽小八這麼一說,眾人均都愣住了。 一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這一個月中,仙境眾人充分領略了翡翠谷的廣闊,在這一個月中,小八等人漫無目的在翡翠谷中四處亂碰,並且為了防止那名凶獸每天兩次的探查,所以每到午時臨近的時候,小八等人就得搜索周圍方圓百里的範圍,以此保證不會被掃中。

不知道他們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這一個月的時間,他們沒被那個小猴子口中的主宰的神念掃中過一次,但這也證明,他們離那裡還不止一百里。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眾人也沒白白耗在這裡,在這的艱苦生活中,不單每個人的實力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配合也相對默契了許多。更重要的是,他們摸清楚了這裡地形改變的規則,了解了這裡每隔三個時辰才會改變一次,並且通過這一個月的探查,他們基本已經能摸清楚一些改變的動向,雖然還分不出方向,但也勉強能辨別出是否路經過這裡。

這一天。

「距離午時還不到一個時辰了,準備往回走吧。」皮皮開口道。

就在這時,張雨桐突然指著遠處叫道:「等等,你們看,那是什麼!?」

眾人隨著她指著的方向看去,只見在這樹木的海洋深處,有一處青灰色隱約可見,這青灰色極不顯眼,如不是眼力極好,恐怕很難分辨。

「走,去看看。」說完,一行人向著那青灰色的地方快速趕去。

不多時,眾人在離那裡還有兩公里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在翡翠谷里處處蘊含危險,所以必須小心行事。況且這裡已經能看清那青灰色的全貌,也沒必要繼續冒進了。

那青灰色的全貌,實際上是一個青石堆成的高有五十米,佔地將近一平方公里的石洞。翡翠谷中,幾乎全是樹木,很少有石頭,仙境眾人在翡翠谷中這麼久,所見的石料也不如眼前這個石洞的一角多。

在看到這個石洞后,眾人眼中明顯有了一絲興奮的感覺,因為這很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地方。

「走,午時將近,大家先撤回去,等待午時后再來探查。」皮皮立刻下達命令。

……



待得午時過後,仙境眾人再次摸回了石洞外。

石洞看著非常簡陋,但眾人的心卻是提到了嗓子眼,畢竟這很有可能就是朱厭口中那個可以跟他平起平坐的主宰的住處。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對方只要一巴掌就可以輕易拍死眾人,又怎麼能讓人不緊張呢。

當眾人接近門口時,可以清晰的聽到裡面傳來的陣陣鼾聲,這讓眾人心中又驚又喜。因為這證明他們離目標更進一步了。

皮皮向陽光打了幾個手勢,示意他在前面偵查,在這裡,他們不敢說話,誰知道多大聲音,才是小猴子口中所說的「不要太大聲」在這個時候,誰也不敢有一丁點的失誤,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在陣陣的鼾聲下,眾人可以說是無聲無息的便潛入到了石洞之內。

當進入石洞內,眾人驚訝的發現,這石洞可不是表面上看著那麼小,外面看著的這高五十米,佔地一平方公里的石洞,實際上只是一個入口而已。在進入后,就看到一條垂直向下的通道。

通道下面很黑,憑藉眾人的視力,根本無法看到底下什麼樣。至於照明?除非活膩味了,否則誰也不敢幹這傻事。

幾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該不該下去。這下面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如果下去,一旦遇到危險又該如何。

這時,皮皮伸手,在空中寫了幾個字。

眾人點頭,皮皮寫的很簡單,「三百米」。意思就是,不管能不能到底,三百米后都折返。在這裡,小心點總不是什麼錯。

隨著皮皮的指揮,眾人開始慢慢向下飛去,三百米的距離,全力飛行的話,實際上只是一轉眼的功夫,但眾人又豈敢快速飛行?那樣必定會發出聲音,況且,這一路上有沒有陷阱機關的,誰又知道?

所以眾人使得自己的身形,就向一片樹葉般,徐徐落下。一片樹葉要落下三百米,那可不是一個短暫的時間。好在,雖然時間上花了不少,但卻沒有發生任何危險,只不過在下降三百米后,仍然無法看到底。

這條通道中,沒有任何光線,所以,即使皮皮想要繼續深入,也不可能在這裡臨時改變計劃,便主動帶著眾人向上飛去。

不久后,眾人撤出了離洞穴一百餘里的地方。

「我感覺就是那裡。」張雨桐開口道。

「為什麼?」鄭子睿問道。

「女人的第六感。」張雨桐哼了一聲。

「……」眾人無語。

「咳,好了,來總結下今天的情報吧。」皮皮清咳一聲對眾人道。

張雨桐瞥了一眼道:「有什麼可總結的,跑過去,飛了三百米,跑回來,至於下面是什麼,一~無~所~知~」

皮皮乾咳兩聲,不過張雨桐的話,確實沒錯,只得道:「雨桐,別心急,至少從習性來看,這裡很有可能就是那小猴子所說的另一位主宰的住所,既然都已經找到了,咱們哪怕耽誤些時間也要求穩,否則一旦敗露了,不說咱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至少對方會有所防備,那麼再想去盜生命果實,無疑會更加困難。」

張雨桐微微頷首道:「我知道,只不過怎麼能不著急,生命果實很有可能就在下面,而且一天就這麼一個時辰的機會,它怎麼不能多睡會呢?要不晚上咱們再去一次?既然有睡午覺的習慣,晚上也應該會睡吧。」

「不行,那個小猴子沒說,咱們現在容不得一點失誤,還是等著明天再說吧,明天咱們抓緊一點,爭取下降到一千米看看再說。」皮皮直接打消了張雨桐的念頭。

就這樣,第二天,眾人再次去探查,這次是一千米,可是依舊沒有任何結果。

第三天,一千五百米,不過這次卻讓眾人興奮很久,因為在下降到一千五百米后,他們已經能隱約看到下面有著淡淡的光點,也就是說,距離底部已經不遠了。

第四天,第五天,終於,第六天他們一咬牙,直接潛到了底部,距皮皮推斷,這裡離洞口至少要四千米的距離。這讓眾人都更為忌憚了,什麼樣的存在,才能在地底四千米開創洞穴啊。

在落地后,眾人發現,這裡可不比外面那簡陋的青石洞口,如果說洞口是一個石洞,像是野人猛獸居住的地方,那麼這地底則像是皇宮的宮殿。

四處的牆壁上鑲嵌滿了琳琅滿目的各類寶石玉器,特別是上方一顆顆足球大小的夜光珠,發出的瑩瑩光輝,讓這裡雖然遠在地底數千米,卻明亮的有如在日光之下。

「哇塞,好多珠寶~」張雨桐此時雙眼都已經變成了小星星,這琳琅滿目的珠寶,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絕對是致命的。

「別打這些珠寶的主意,咱們的目標可不是它們。」皮皮出聲提醒道,經過這幾天的偵查,眾人知道,這個傢伙真的睡的很沉,正常的對話是完全不會吵醒它的,所以也適當的會壓低聲音進行交流。

這座地宮中,四周光通道就有八條,看著這些通道,皮皮道:「先探索一下這些通道,看看生命果實在哪。不管找沒找到,一炷香內都要回到這裡集合。」 小八和鄭子睿被分到了一個組,倆人選擇了是最右邊的一處通道。

這條通道大約百米長,如果相對於下來的那條通道的話,這裡並不長,小八和鄭子睿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來到了通道的盡頭。

在通道的盡頭,是一個金屬大門。當小八和鄭子睿看到這個大門時,全部瞪大了眼睛,因為這是一座用黃金鑄成的,高達百米,寬五十米的巨門。

鄭子睿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這都是黃金啊…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這麼多黃金,這輩子值了…」

小八雖然也很震驚,但對他來說,這只是一閃巨大的黃金門,並不知道其價值幾何,所以相比於被黃金巨門閃的語無倫次的鄭子睿來說,小八還能保持清醒。他伸手拍了拍鄭子睿道:「睿睿,醒醒,咱們進去看看。」

鄭子睿被小八一拍,也是以激靈,發現自己有些失態,低聲罵道:「奶奶的熊,人為財死果然沒錯,老子差點著了他的道。」不過當他再看到這個黃金門時,面目表情立刻鬆弛下來,嘴角垂涎,搓著雙手道:「我寧可著他的道了…」

小八無語的搖了搖頭,看來鄭子睿是指望不上了,只得自己走上前去。

他並沒有直接去推黃金門,畢竟這可是一座用黃金鑄造的門,如此貴重,誰知道上面會不會有什麼禁制一類的機關陷阱。不說被陷阱傷害,就是萬一驚醒了那個沉睡的傢伙,也要完蛋,所以他只是伸出手,輕輕的感應著周圍有沒有陣法或者機關的波動。

片刻后,直到小八確認這裡肯定沒有禁制后,才長出了一口氣,把手印在了黃金門上,開始緩緩的用力。

「嗯?這麼重?」小八一怔,低語道。雖然他已經想到,這座高達百米的黃金門會非常沉了,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已經用了超過一半的力氣了,這座門竟然紋絲未動。

「睿睿,來幫忙。」小八低聲叫道。並不是他自己沒有推開這座巨門的把握,而是他怕自己用力過猛的話,一旦巨門打開,自己又沒有控制住的話,會引起聲響,驚動那主宰。



此時,鄭子睿眼睛雖然還有些迷離,但是也已清醒了許多,在聽到小八呼喊后,立刻上來幫忙。

有了鄭子睿的幫忙,要開啟這扇門就輕鬆多了,只見這巨門,在二人的努力下,緩緩向外開啟…

就在其中露出了一個小縫隙的時候,一股奇怪的味道瞬間鑽出,小八突然一驚,一手捂鼻,一手拉著鄭子睿快速退去,同時低語道:「小心,有毒氣!」

鄭子睿也立刻閉氣,倆人瞬間退出了五十米,才停住,目色凝重的看著那巨門。

「有毒氣?你不要緊吧。」鄭子睿低語道。

小八點頭:「裡面有一股很怪的氣味,咱們小心點。」

鄭子睿點頭,二人紛紛在身邊形成了一個防護罩,才繼續向前走去。雖然他們並不會什麼魔法,但這種簡單的用來隔絕氣息的護罩,對二人來說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就這樣,二人悄然沒入了那黃金巨門之中…

另一邊,張雨桐和陽光被分到了一組,他們走的通道離小八那邊隔了一個,因為兩組中間那個通道是皮皮單獨走的。

這個通道可比小八他們走的那個要深了一些,足足走了三百米才走到。相比於小八那邊的黃金巨門來說,這扇門一點都不比那黃金門遜色,因為這是一個高達百米的白玉門。

「好大一個玉門!?」張雨桐捂住嘴,險些驚叫出來,這扇玉門,雖然上面的雕工很簡陋,但卻沒有任何拼接的縫隙,明顯是一整塊玉雕工而成,通體瑩白剔透,一看就是上好的材質,並且隱隱散發出清涼之氣,在玉門前方站著,就能感覺到神清氣爽。

看到這個玉門,張雨桐和鄭子睿一樣,眼神立刻迷離起來,呼吸也急促了許多,俏臉上泛起了紅暈,不由自主的就走向前要去推門,卻被陽光一把攔住了。

「雨桐姐,小心有機關。」陽光開口提醒道。之所以要分組走,並且讓鄭子睿和小八,陽光和張雨桐,實際上皮皮就是擔心鄭子睿和張雨桐看到什麼,沒有把持住著了道。

小八雖然有些稚嫩,冒險經驗不足,但卻勝在沒有太多**,不會被輕易**。而陽光則是不管做什麼都中規中矩,恪守嚴謹,時刻可以保持一顆警惕的心。

被陽光攔住,張雨桐打了個激靈,揉了揉眼睛,深深的呼吸了幾口,讓自己的呼吸均勻后,才點頭道:「那你看看吧。」

說完索性別過臉,不再去看這座玉門,怕自己看的時間長了,又會迷失。

陽光也沒有耽誤時間,很快就探索完畢,對張雨桐道:「沒有問題,可以進去。」

這又是一座沉重的門,雖然相比於鄭子睿和小八那扇黃金門來說,這座玉門要輕一些,但張雨桐和陽光同樣不是善於力量的類型。倆人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推開了一道可以擠進去的縫隙,從中鑽了出去。

張雨桐率先鑽了進去,當陽光鑽進來后,看到張雨桐一動不動的站在自己身前。

「你怎麼了?」陽光低聲問道。

只聽張雨桐聲音顫抖的道:「發…發…發財了…」

「發財了?」陽光聽到張雨桐的話,才把目光投向了這間屋子,這屋子足有上千平米,簡直像是一座巨大的倉庫,而倉庫中擺滿了各種奇珍異寶。除了一般的什麼鑽石美玉,瑪瑙翡翠,還有各種神兵寶器,並且從其上散發出的波動來看,至少也是六星以上的品階。

哪怕是陽光,在看到裡面的一幕時,也有些如痴如醉的感覺。因為這些寶物,可不是一件兩件,而是堆的如小山丘一般,填充了整個房間。陽光可以肯定,哪怕是盧米皇室的皇家藏寶庫,其價值也不會比這裡更高。

就在這時,張雨桐已經來到了一個拳頭大的鑽石身前,此時她以如失去了靈魂的軀體一樣,伸手就要去抓。

「住手!」剛剛鎮定下來的陽光發現張雨桐的舉動后,低聲叫道。可張雨桐就像迷失了一般,哪裡理睬他,繼續向著鑽石抓去。

陽光立刻展開身形,「嗖」的一下來到了張雨桐身前,擋在了她身前,並且掏出一個小藥瓶,置於張雨桐鼻前,隨著藥瓶中散發出的一絲碧綠色的氣息,張雨桐的眼神也恢復了清明,不過臉上卻是更紅了。

那藥瓶中裝的也不是什麼稀有的藥物,只不過是一些用於清腦提神用的,不過對於被財迷了心竅的張雨桐來說,卻是剛好用的上。

「雨桐姐,會長說過,生命果實到手前,這裡的東西都不能動。萬一碰觸到了什麼禁制,就糟糕了。」陽光提醒道。

恢復了清醒的雨桐,不舍的看著陽光身後的那個鑽石道:「我知道了,不過…」說道這裡她立刻甩了甩頭道:「沒有不過,走吧,這裡應該是藏寶庫,金屬氣息太重,生命果實應該不會放在這裡的,咱們回去集合吧。」

陽光掃了一下倉庫,也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平穩了下氣息,點頭稱是。面對如此龐大的財富,要說不動心,那麼恐怕只有神明了,而他不管再怎樣,也只是一個人,說不動心那是假的,只不過克制力比較強而已。

二人在重新費力拉上玉門后,就回到了集合的地方,這次他們並沒有繼續去探索別的走廊,這是皮皮交代的,寧可多花一天的時間,也不要急於這一會,以防打草驚蛇,這時,他們已經容不得任何失誤了。

的那個張雨桐和陽光回來后,只見小八和鄭子睿都已經回到了原地,二人低著頭,誰也沒有說話。

「你們還挺快,你們那邊有生命果實么?」張雨桐低聲問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