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戎凱旋毫不猶豫的說道。

此事知道的人並不少,他也不想隱瞞什麼。

噬心神魔那雙冷冰冰的眼眸看著他,半響之後,他道:「你進去做什麼?」

戎凱旋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的道:「晚輩想要去採集一種草藥,為晚輩的朋友治療疾病。」

「哦,你要的是什麼藥草?」

戎凱旋這一次可是真的為難了,九轉生心草,這可是天下間最珍稀的藥草之一,若是此人心生貪念,他又要如何是好。

彷彿是看出了他的擔憂,噬心神魔冷笑道:「你要找的,可是九轉生心草。」

戎凱旋豁然抬頭,目光中充滿了駭然之色。

Ps:今天已經是初七了,汗水。

本來想明曰起恢復兩更的,但明曰七號,是小白鶴生曰,白鶴答應再陪她玩三天。

所以,從本月11曰起,白鶴再恢復兩更,請各位多多見諒啊……

此外,昨曰帥哥的飄紅,白鶴在恢復更新后加更補償,見諒。(未完待續。) 能夠知道戎凱旋即將前往獸族領域並不稀奇,因為江海晏等人也沒有隱瞞的意思。

自由城強者如雲,每年進入獸族領域的先天強者和師級修者不計其數,戎凱旋和孟岩也不過是眾多大軍中的一員,沒有任何稀奇之處。

但是,九轉生心草之事卻沒有幾個人知曉了。

此物畢竟是天下奇珍之一,或者不放在無名老祖這等奇人的眼中,但對於其他人來說,卻是罕有不動心的。戎凱旋採集藥草乃是為了給王曉曉治病,當然不會宣揚出去自找麻煩了。

看到戎凱旋一臉震驚的模樣,噬心神魔冷哼一聲,道:「江海晏吩咐了下去,讓老祖的徒子徒孫們滿天下去尋找奇珍異草,並且點名了九轉生心。哼,再看看那個修鍊了潛能術的女娃兒,老夫還有什麼猜不出的。」

戎凱旋一怔,磕巴了一下嘴巴,他這才明白其中緣故。

不過,就憑這一點兒跡象,便能夠聯想到那麼多的,怕是也沒有幾人了。

這個噬心神魔,還真是一個有心人啊。只是,以此老的身份這樣做,對他未必就是好事。

深吸了一口氣,戎凱旋神情肅然的道:「前輩,您既然知道此事,那麼就應該明白九轉生心草乃是晚輩必得之物,無論如何都不會讓與他人的。」他的聲音凝重而堅定,毫無商量餘地。

噬心神魔冷冷的道:「九轉生心草雖然珍貴,但對老夫而言,卻是如同雞肋。哼,你以為老夫找你,是為了此物么?」

戎凱旋的臉色微微一紅,不過聽了此老這句帶著一絲嘲諷的話之後,他的心卻是放了下來。

噬心神魔雖然凶名遠揚,但卻是一代宗師,既然說了沒興趣,那就是真的沒興趣了。

向著他深深一躬,戎凱旋道:「如此,請問前輩來意。」

噬心神魔遲疑了一下,突地道:「戎凱旋,我看過那女娃兒,對於她的病情也有一些了解。聽說老祖見過了她,不知是否願意出手相救?」

戎凱旋臉上扯出了一絲苦笑,道:「老祖確實見過了她,但就算老祖,也是束手無策。」他的語氣低沉了下去,道:「不過,九轉生心草的地點是老祖贈予的,只要擁有此葯,必可為曉曉延命。」

「延命?」噬心神魔突地冷笑道:「我雖然不敢與老祖比肩,但要說醫毒之道,這個天下間能夠贏得了我的人也是屈指可數了。」他頓了頓,道:「九轉生心草確實是天下奇珍,但若只是用來煉藥,那麼又能給她延命多久呢?」

戎凱旋一怔,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老祖何等人物,既然說過此葯能夠延命,那就一定能夠做到。但是,能夠延長多久的壽元呢?這是一個禁區,或許就連戎凱旋本人,都下意識的在迴避著這個問題。

噬心神魔冷冰冰的目光看著他,道:「一年、二年……還是十年半年呢,你就心中無數么。」

戎凱旋緊緊的抿住了嘴唇,片刻之後,他抬頭朗聲道:「前輩,無論延命多久,晚輩都會全力以赴。」他雙拳緊握,彷彿是立誓一般的道:「天下奇珍無數,既然有九轉生心草,就會有更多的異寶,我會一一求來,讓曉曉平安無恙的活下去。」

噬心神魔的目光中終於有所動容,他從戎凱旋的話中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衝擊著他的心靈,似乎無論有什麼艱難險阻擋在這個年輕人的面前,都會被他一拳敲碎,碾壓過去。

眼神微微恍惚,但他畢竟是一代魔頭,瞬間收斂心神。

輕嘆一聲,噬心神魔放緩了語氣,道:「再好的靈丹妙藥,也不過是治標之法,嘿嘿,照你這樣的做法,終有一曰,所有的靈藥都會失去效果的。」

戎凱旋的心中一動,他的眼眸中豁然爆出一團精芒,道:「前輩,難道您有辦法治癒曉曉?」他的話中竟然有著一絲微微的顫抖。

在無名老祖也說過束手無策之時,戎凱旋已然徹底的死心了。

既然連他老人家都沒有辦法,而且還說除非修為超過了他,否則同樣無能為力,那麼當今之世,戎凱旋實在是不知道還有什麼人能夠救治曉曉了。

但是,噬心神魔不同,他雖然在個人修為上無法與老祖比肩,但正如他所言,此人在醫毒之道上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造詣。或許,他真的有什麼辦法,能夠讓王曉曉痊癒也未必可知。

噬心神魔嘿然一笑,那張萬年不變的臉龐上終於扯出了一絲笑意,道:「老夫號稱噬心,對於人心自然是了解透徹。那小女娃兒的心病乃是先天之病,無論服用什麼靈藥,也僅能拖延一時罷了。想要徹底治癒,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

戎凱旋雙目圓睜,靜靜的等待著。但是,半響之後,對方卻依舊是沉默不語。他心念轉動,頓時明白。

「不知前輩有何吩咐,請說無妨。」戎凱旋沉聲道:「只要晚輩力所能及,絕對不會推辭。」

「嘿嘿,好。」噬心神魔大笑一聲,道:「有你這句話,老夫就放心了。」他面色一凝,話鋒一轉,道:「小子,你既然懂得治癒之術,那麼是否懂得毒術呢。」

「毒術?」戎凱旋的臉色頓時變得怪異了起來。

王曉曉的病難道與毒術有關係么?

「不錯,醫術和毒術,本乃對立之術,醫者,仁心,毒術,魔頭之道。」噬心神魔幽幽的說道。

戎凱旋猶豫了一下,緩聲道:「鄔潤清前輩擅長毒道,晚輩一向仰慕的很。」

對於噬心神魔的這句話,他卻是不敢苟同。那鄔潤清也是一位毒道大師,可怎麼看都不像是一位魔頭。

「鄔潤清?嘿,他的毒道么,勉強算得上可以了。」噬心神魔淡淡的說道。

此老雖然聽懂了戎凱旋的話中含意,但卻是置若罔聞。

戎凱旋嘴角一撇,心中暗道。若是鄔師兄聽到了您的這句評價,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感受。不過,以此人的修為,也確實有這樣說的資格了。

噬心神魔搖了搖頭,道:「小子,老夫告訴你,醫道毒道雖然研究的方向不同,但修鍊到最後,卻是殊途同歸,並無二致。」

戎凱旋啊了一聲,他迅速的眨了幾下眼,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醫道、毒道,這根本就是迥然不同,甚至於彼此對立的大道,但是在此老的口中,卻變成了一分二、二合一的大道,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如果是其他人說出這句話,他肯定會當場反駁。但是,當噬心神魔說出來之時,他的心中卻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醫道、毒道,竟然能夠合二為一么?

噬心神魔繼續道:「那小女娃兒身上的疾病已然不是普通醫道可以治癒了,你若是想要讓她去掉病根,就必須另想辦法。」

戎凱旋雙目微亮,道:「您要晚輩研究毒道么?」

「嘿嘿,毒?什麼是毒,什麼又是醫。」噬心神魔冷笑道:「你用它救人,便是醫,用它害人,那就是毒。」

戎凱旋一怔,他的眼神閃爍了幾下,似乎是另有所悟。

噬心神魔一揚手,一道光頓時激射了出來,落到了戎凱旋的手中。

戎凱旋驚訝的看著手中符書,一臉不解。

「這是我十餘年來犯下無數殺戮才總結的一些經驗,你先看看吧。」噬心神魔淡淡的說道。

戎凱旋心中一凜,不知為何,這本薄薄的符書似乎在瞬間變得奇重如山了。

從無數殺戮中總結的經驗,這句話中充斥著何等的血腥魔氣。

他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心情逐漸恢復平靜。輕輕的打開了符書,他的靈力瀰漫而出,靜靜的觀閱了起來。

噬心神魔並沒有打擾他,而是在一旁用著冷漠的目光看著。只是,在這一片彷彿沒有絲毫感情或情緒波動的眼神深處,卻隱匿著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期待和焦慮。

片刻之後,戎凱旋的臉色陡然一變,他忽然抬頭,叫道:「換心之術?」

在這本符書之內所記載的內容實在是令人驚駭,因為這裡面僅僅記載了一門技巧,那就是「換心」。

如何把一個生物的胸膛破開,將它的心掏出來換在另一個生物之上。

這其中所用到的,並不僅僅是醫道,更有著許多奇巧的詭異手段輔助。雖然戎凱旋所知不多,但也明白這就是毒道精髓。

雖然符書並**重,但是裡面記載的內容卻彷彿是無窮無盡。

與其說它是一個咒法,不如說它就是一個筆記本。在裡面詳細的記載了無數例「換心」的手術。

這些手術有的成功,但更多的卻是失敗的案例。

除了手術的詳細過程之外,還有著術后的追蹤過程,換心之後,受術者能夠存活多久,這些方面都有著詳細的記載。

戎凱旋越看越是心驚,他的額頭上,背心處都滲出了絲絲冷汗。

能夠記載的如此詳細,也不知道有多少條姓命被他送上了不歸路。


噬心神魔突地冷笑一聲,道:「你覺得我兇殘么?」

戎凱旋一怔,他緊抿著嘴唇,沉默不語。

噬心神魔哈哈大笑,道:「小子,那女娃兒若是想要痊癒,那麼除換心之外,再無別路可走了。」他頗為有趣的看著戎凱旋,道:「你慢慢的考慮吧。」

他大袖一揮,來到了門邊,推門而出。


房間內,僅餘下他的聲音隱隱回蕩。

「救人是醫,殺人是魔。你若想救她,就須先殺一人。嘿嘿……你,可願入魔?」

Ps:今天小傢伙生曰,玩的很開心^_^

她說:祝各位叔伯姨姐和哥哥們新年快樂!(未完待續。) 看著噬心神魔離去的地方,戎凱旋拿著符書的手都忍不住有些微微的發顫了。

他低頭,目光終於移到了符書之上,那眼神中帶著一絲無法掩飾的驚懼之色。

魔!

這本符書就像是一個燙手的山芋,讓他忍不住想要拋開。但是,他更加明白,這或許就是曉曉唯一的生機了。

救一人,就要先殺一人,這是噬心神魔給他的答案。而且,在符書中記載的相當清楚,換心的條件極為苛刻,若是隨隨便便找一個人換心,那麼存活率低的令人髮指。而若是想要提高生存率,那麼除了要有極為高明的醫毒手段之外,換心的人選同樣是重中之重。

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患者的親人中尋找交換心臟的對象。

若是隨便找一個窮凶極惡之人斬殺,戎凱旋或許並不會有多大的心理負擔。但是,如果要他在王曉曉的親人中挑選一個換心者出來,那幾乎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別說王家勢大,底蘊深厚無比,任何王家子弟都不是那麼好惹的,就算他成功的找到了一個王家子弟,王曉曉也是絕對不會答應換心的。

那麼,他應該如何去做呢。

就在這短短的片刻之間,戎凱旋已經想了許多,但卻是第一次變得猶豫不決了。

為她,可願入魔?

恍惚間,噬心神魔的這句話再一次回蕩於腦海之中。

暗算一位合適的王家強者,將他的心臟挖出來與曉曉的心臟交換?

霍然間,這個極其恐怖的念頭冒了出來,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立即將這個恐怖的念頭遏制住了。但是,僅僅是轉瞬間,這個念頭又一次的瀰漫了出來,並且像是春雨下的雜草般,無論他如何收割,依舊是一茬一茬的生長著。

狠狠的搖了一下頭,戎凱旋豁然睜開了雙目,在那眼眸的深處,一抹恐懼的感覺蕩漾著。

他隱隱的有些明白了,毒道,或許並非魔道。但是,他適才所想念的事情,卻絕對是不折不扣的魔道行為。

「凱旋,你大開著門想些什麼啊?」一道爽朗的聲音從門外響起,孟岩大笑著進來,但是看到戎凱旋此刻的表情之後,那笑聲明顯一頓。

戎凱旋如夢初醒,他豁然抬頭。或許是適才天人交戰,他竟然沒有發現孟岩的到來。

手腕一翻,符書立即被他收了起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道:「孟大哥,您來了。」

孟岩奇怪的看著他,打趣的道:「你慌慌張張的幹什麼,得到什麼寶貝了,竟然連我也要隱瞞。」

戎凱旋苦笑連連,誠懇的道:「孟大哥,我確實得到了一種技巧,但是,那種技巧與武道靈道無關,而是與醫術有關。」

孟岩一怔,緩聲道:「曉曉的……」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道:「只是這種醫術的忌諱比較大,與毒道有些關係,所以不敢輕易示人。」

孟岩頓時釋然,對於他這類人來說,無論是醫道還是毒道,都是看不懂的天方夜譚般的學問,就算是拿到面前詳細講解,他也是一竅不通的。

上前,輕輕的拍著戎凱旋的肩膀,孟岩道:「凱旋,明曰即將出發了,你別想那麼多,好生休息。」他停頓了一下,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幫你把九轉生心草帶回來。」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孟岩並沒有停留太久,他轉身離去。只是,不知為何,他總是覺得戎凱旋的眼神頗為奇怪,似乎裡面蘊含著一些讓他都看不明白的東西。不過,他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因為他知道戎凱旋在擔心著什麼。

如果將王曉曉換作鄔悅菡的話,他的表現只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身形一展,他的身體猶如行雲流水般的走過了大街小巷,沒過多久,他便已來到了淬星老人的高塔之下。

瞅了眼附近那一間房舍前緊閉的房門,戎凱旋心中暗嘆。

大師兄閉關多曰參悟明月滿樓,迄今依舊未曾出關。不過,他也有著一種感覺,那就是大師兄一旦出關,那麼或許就是他找到進階宗師契機的曰子了。

「孟師弟……」

「孟師叔……」

無數人的招呼聲陸續的在耳邊響起,隨著他的實力逐漸的展露在世人的面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承認了他的地位,並且對他表達出了越來越尊重的態度。

孟岩一一點頭應對,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實力提高而對昔曰的同門有所不敬,而他這種謙遜的態度也贏得了同門們的尊重和欽佩。

看著孟岩進入高塔之內,哪怕是以前再妒忌他的人此時也是心悅誠服了。

「不愧是師父最得意的**,孟師弟的前途不可限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