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到師傅雲長河的話,瞬間就要站出去,只是心裡一道聲音卻是制止了他的行動。

安靜下來的他,看了周圍,發覺宗里和自己一個境界的秋若明,居然也在瞟自己,當看到他身旁的女子,眼裡的慾火止不住的爆發了出來,不過心裡的聲音適時的控制住了,慾望,瞬間也跟著淡了下去…

年輕一輩,聽到此話,都是面面相覷,怯怯的不敢開口說話,剛才黑石碑上那白色元氣大字,已經將他們心中僅存的僥倖打得支離破碎。

現在的他們,已經再沒有資格對君千落耀武揚威。

君千落靜靜的站立在場地中央,目光隨意的在場下那些同齡人身上掃過,而每次他目光的望向之處,那些少年,都是趕緊後退一步。

「哼,一群膽小鬼!」一旁,看著周圍退縮的弟子,秋若明不屑的罵了一聲,抬起頭,挑釁的盯著場中的黑衫少年,腳步一踏,剛欲上台,一隻玉手卻是將之拉了回來。

眉頭一皺,秋若明不悅的望著自己的姐姐:「怎麼了?」

「他現在雖然是武動境中期,你上去了也不見得打得過。」秋若雪嘆道。

秋若明嘴角微抽,也是躊躇了一下,眼角目光不受控制的瞟向不遠處的靈溪,卻是見到少女正溫婉的注視著場中的君千落,那副嬌柔動人的模樣,從沒在他的面前露出過…

牙齒狠狠的咬了咬,秋若明甩開秋若雪的手,略微有些稚氣的小臉上,充斥著冷意與嫉妒:「我已經到了武動境後期了,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廢物?」

望著一臉倔強與嫉妒的秋若明,秋若雪也是有些無奈,遲疑了片刻,忽然從手上取下一枚普通的戒指,有些不舍的撫摸了一會,然後迅速的將之塞進秋若明手中,低聲道:「這是一次性二品回元陣,能夠讓你在戰鬥瞬間回復元氣,不過,吃了之後,你以後的一個月,就得躺在床上度過了,如果不到萬不得已,最好別用。」

聞言,秋若明頓時驚喜的將之抓在了手中,喜道:「我自己就能搞定它,不過有這東西,雖然是八極靈根屬性也枉然,一定能給那傢伙一頓狠狠的教訓!」

秋若雪皺著柳眉,輕叱道:「你別給我亂來,隨便給他點苦頭吃就好,以他現在的修鍊天賦,萬一弄成了重傷,外公都不會保你,現在的他,可不再是以前那廢物。」

「嗯嗯,知道了…」無所謂的點了點頭,秋若明撇嘴一笑,將目光投向靈溪,心中得意的道:「我說過,會讓你知道,那傢伙不過是個廢物垃圾罷了。」

冷笑了一聲,秋若明掙脫秋若雪的手掌,爬上高台,高聲喝道:「我來!」

聽著有人應答,全場的目光頓時匯聚在了秋若明身上,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讓得他臉上的得意,更是甚了一分。

望著走過來的秋若明,雲長老眉頭一皺,他的目標是龍炎上來,隨即將目光投向貴賓席上,果然是見到宗主那有些難看的臉色,之前對於武動境後期以上的人,他也知道臨時禁止不參與挑戰的,想來秋若明也知道,心裡卻是無奈的輕嘆了一口氣,心頭罵道:「不識好歹的笨蛋!」

秋若明並未注意到雲長老難看的臉色,大步走來,得意的笑道:「君千落,就讓我來試試你的戰鬥實力究竟有多強吧。」

懶散的抬了抬眼,望著面前的秋若明,雖然是武動境後期,君千落卻是連話都懶得應。

「秋若明挑戰君千落,君千落,你可接受?」瞧得秋若明已經來到了場中央,

雲長河只得無奈的大聲道。

「你不會不接受吧?靈溪可在看著呢,你不會讓她失望吧…」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秋若明心頭自信心高度膨脹,看了一眼台下那出塵猶如仙子般的淡雅少女,冷笑道。

台下的龍炎此時卻是咧嘴一笑,暗嘆一聲,姜果然是老的辣,看來還有人暗戀靈溪師妹啊,徑自笑了笑。

「白痴…」台上,君千落摸了摸鼻子,輕吐了兩個字,在眾目睽睽注視下,微微點頭,淡淡的道:「接受。」

見到君千落點頭,雲長老再次無奈一嘆,揮了揮手,在退後的時候,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低喝道:「給我記住,點到為止!」

秋若明撇了撇嘴。

君千落同樣是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隨著雲長老的退開,高台之上,氣氛頓時緊繃!

(求推薦,求票票^_^盡忘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我也不想一直叫你秦小姐。」狄申問,「我能不能,叫你菲菲?」

很禮貌,很紳士。

他說出來的話,很難讓人拒絕。

秦菲菲覺得,她沒有理由拒絕。


正欲說好,一個聲音突兀的穿進來了。

「菲,這麼久了,怎麼你還不把我衣服還給我?我都沒衣服穿了。」

不遠處,盛威裡面只穿了一件米白色的毛衣,俊逸的臉上掛著笑,但格外的陰沉,一點也不友好。

跟狄申的笑容比起來,簡直如同人間地獄。

狄申聽到這個聲音,回頭看到那個氣場強大的男人,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比起這深秋的夜,還要冷上幾分。

有點眼熟。

想起來了,那一次他們網友聚會,這個男人非要進酒吧喝一杯。

但沒坐多久,就走了。

剛才他叫秦菲菲什麼?

菲?

這麼親密?

對了,那天晚上,秦菲菲前腳走了,他才跟著走的。

所以,他們倆認識?

秦菲菲以為這人早就不在復城,沒想到他突然又躥出來了。

還這麼高調。

什麼沒衣服穿?他家裡有多少衣服是買回來是碰都沒碰過,就積了一層灰的。

還故意外套也不穿,可憐兮兮的跑來這裡跟她要衣服。

「我去拿給你。」秦菲菲蹙著眉頭,想到狄申還在這裡,她露出了個笑臉,「狄申,謝謝你。我先回去了。」

狄申見她不再叫自己狄先生,笑著點頭,「好的,菲菲。」

一聲「菲菲」,秦菲菲自己都愣了愣。

她下意識的去看那個沒穿外套的男人,果然,面帶笑容,眼神卻冷的可怕。

秦菲菲趕緊走了。

盛威也跟了上去。

「這位先生。」狄申叫住盛威。

盛威倒是停了下來,轉過身面向狄申。

他比狄申還要高一點點,頭髮有些凌亂,五官俊逸,氣質慵懶但氣場又十足。

狄申跟他一比,氣場稍弱一些。

但狄申溫潤如玉,像極了冬日裡的一抹暖陽。

一個似黑夜裡的月亮,冷冷清清。

一個如白晝時的太陽,明艷溫暖。

「有事?」盛威雙手環胸,那雙深邃危險的眼睛睨著他。

狄申還保持著他的溫和態度,「你跟秦小姐,是什麼關係?」

「跟你有關係嗎?」盛威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菲是我的。你,離她遠一點。」

狄申垂眸輕笑,「這位先生,菲菲是人,她是誰的,不是你空口白說。」

「我說她是我的,就只能是我的。」霸道強勢的宣誓,不容人質疑。

最近太忙,忙到現在才有時間來找她。


哪知一來,就碰到了她跟這個人在一起說話。

心裡煩躁。

狄申眸光微沉,盯著他。

這時秦菲菲已經拿著他的衣服下來了,把衣服給他,「我還以為,你不要了呢。」

「是我的東西,我怎麼會不要?」話裡有話。

接過衣服穿上后,還挑釁的看向了狄申。

秦菲菲意外狄申還在這裡,看他們的臉色,難不成兩人還聊了幾句?

顯然,這聊的並不如意。

「哦。」秦菲菲也不知道說什麼。

看了一眼他倆,「你們慢慢聊,我回去了。」

「晚安。」狄申溫柔的看著她,微微點了點頭。

秦菲菲也笑著點了一下頭,下意識的又看了一眼他倆,對上盛威的眼睛,他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

管他呢。

她也沒有跟盛威打招呼,直接回去了。

留下的兩個男人,相看兩生厭,沒多久也都散了。

……

公司有了狄申的資金,之前其他人也在積極的跑業務,倒是接到了一個大單子。

做農業實體的,還真是不太容易。

不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秦菲菲被方總叫到辦公室。

「菲菲,你來啦,坐。」方總從他的老闆椅上起來,笑眯眯的招呼著她坐到沙發上。

秦菲菲坐下,「方總,是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方總坐到她對面,「是這樣的,之前我跟你說的事,我已經讓律師做好合同了。之後,你就是公司的股東了。」

秦菲菲愣了愣,蹙起了眉,「方總,我說了我不要。我只是做一個員工該做的事。」

「菲菲啊,這是你應得的。如果沒有你,公司就不可能起死回生的。你要是不答應,那我這公司也不會再開下去了。」方總語氣凝重。

秦菲菲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

方總的脾氣,也是有些倔。

她要是不答應,他完全有可能真的撂挑子不幹了。

「但我不會經營公司。」秦菲菲也頭痛。

「沒關係。現在公司有我,我來經營。你呢,不想管事,也沒關係。但年終分紅,是必須有你的一份。當然了,如果我不在公司,你就得說話,主權。」方總臉色終於好了些,「這樣,應該沒有問題吧。」

秦菲菲重重的嘆了一聲,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還能說什麼。

不想挑重任,可最後還是往她的肩上壓了一下。

「你不用有壓力,公司我會盡我最大的力量保住。如果實在是有一天,不行了……再說。」方總輕嘆著。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多久。


做生意就是這樣,可能遇到個機會,就能夠拔地而起。

還有一種就像他這樣的,能夠拖著過活,但最後還是會沉沒。

秦菲菲也知道他壓力大,安撫著,「方總,大家都會跟你一起並肩作戰的。把每一天的事做好,後面的就順其自然吧。」

「嗯。」

秦菲菲從他的辦公室出來,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其實,她從來沒有想過要當公司的股東。

算了,方總看得起她,那她就接著唄。

……

「菲菲,有位盛先生找你。」前台打電話到秦菲菲的辦公室,完了還八卦了一下,「很帥喲。」

秦菲菲乾笑了兩聲。


他怎麼跑到公司來了?

不情不願的走到前台,那男人沒有在大廳,而是在外面的倚著車子。

他的腿很長,慵懶的支著,修長的手指間夾了一支煙。

看到她來了,他就把煙在指間捻熄了,丟進前面路邊的垃圾桶。

「你怎麼來了?」秦菲菲站在他面前,聲音很淡。

「吃飯。」盛威拉開車門,「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