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藏龍卧虎。」林楓笑了下,開口道,這時候,只見那人回過頭,朝著這邊望了一眼,血色的雙眸,冰冷無情,然而又透著一抹可怕的倨傲之意,整個人都如同從魔窟中走出來般,充滿了冷冽之意。

「是他!」林楓心頭猛的一顫,一眼,他就認出來這是何人。

「他怎麼變得如此的邪了。」林楓心頭震動,傳聞,在楚王之後,楚家出現過一個絕頂天才人物,不過卻成了瘋子,楚春秋,他也要步對方的後塵么,眼前之人,赫然是楚春秋。

「不對,這是太古魔窟的氣息,他也從太古魔窟中走出來了,那麼,他是否接觸到了一些邪惡之物用來吞噬?」林楓心中想到,對於楚春秋而言,什麼都是有可能存在的,這本就是個瘋子。


在太古魔窟裡面,有太多邪惡可怕的存在,那一個個魔頭人物,一尊尊魔屍,都很邪惡,但蘊含的能量,卻是可怕的。

只見楚春秋對著林楓露出了一抹冷笑,使得林楓目光微微眯了起來,對方,莫非認出了他不成?

「老大,聖運,三尊金色巨鳥。」敖魔突然間吼了聲,只見他們前方不遠處,虛空中出現了三尊巨鳥,直接奔向了不同的方位。

「一尊巨鳥消失了。」林楓目光凝了下,只見一尊巨鳥突然間彷彿沒有了般。

「不對,是遁入了虛無中,還在那裡。」林楓見那尊巨鳥再現,而另外相反方向的一尊巨鳥則是直接虛空閃爍,能夠進行空間挪移。

剩下最後的一尊巨鳥,則是長鳴一聲,彷彿撕開了一條裂縫般,朝著遠處瘋狂而去。

「這是……可怕的空間力量,每一尊巨鳥,都擅長一種空間力量,若是能夠聚集這三尊巨鳥聖運,對於修鍊空間能力的強者,絕對有機會衝擊聖境!」林楓心中暗道,很多擅長虛空能力的強者也看明白了這點,都如同瘋了般! 這三尊巨鳥,沒有人懷疑他們中蘊含聖運,若被擅長虛空力量的強者得到,成聖的可能性會更大。

「老大,我們追哪一尊巨鳥。」敖魔身體衝出,對著林楓問道。

「那尊好似能夠撕裂空間的巨鳥。」林楓開口說道,另外兩尊巨鳥,一尊擁有虛空穿梭的能力,另一尊擁有虛無之力量,想要擒拿絕不那麼容易,不僅僅是他難以擒拿,其他的強者也都一樣,一時間恐怕是拿不下來。

任何一尊巨鳥,都有很多人追逐,林楓的左右,全部都是強者身影,氣息強大而冷冽,尤其是一些神殿的人,他們是好幾人在一起聯手,具備非常強大的威脅。

「停下!」只見一聲冷喝,虛空之光閃耀,遽然間將那巨鳥囚禁,然而只見巨鳥長鳴一聲,撕開了囚禁他的空間,依舊朝前,彷彿擁有可怕的破虛力量,然而這情形不但沒有讓那些強者放棄,反而讓他們更顯瘋狂了起來。

「怎麼都這麼變態的速度。」敖魔罵了一聲,他已經激發了最強狀態,全速前行,幾乎是風馳電掣,但那巨鳥的速度比他慢不了多少,只能慢慢的拉近距離。

「火焰神殿之人也想要爭奪這一尊巨鳥么!」林楓神色掃過旁邊的一行人,只見穹九天他們神色冷漠,聖運可遇不可求,一旦遇到,必須要全力,即便這三頭巨鳥可能是更適合擅長虛空力量的強者,但他們一樣不會罷休。

「對手不是太強。」此刻,火焰神殿陣營中,一位強者開口道。

「恩,第一次的九尊巨龍我們沒有去全力爭,這次出現了三頭巨鳥,我們既然選擇了追擊這方向,務必要將這頭巨鳥擒拿下來,越到後面,競爭可能會越激烈。」穹九天開口說了一聲,充斥著火焰的眼眸掃過周圍的人,這一次,他們火焰神殿是勢在必得。

「這頭巨鳥擁有破虛的能力,恐怕他所蘊含的聖運也和這有關,得到他,至少能夠領悟一種可怕的神通力量。」穹海牙吼了一聲,他們一行人都踏在一柄火焰巨劍之上,在虛空劃過之時留下一道璀璨的火焰劍痕。

「邪神!」這時,林楓看到自己身旁的胖子,露出一抹笑意,道:「胖子,你們魂神殿的人,也想要這破虛巨鳥么!」

「我倒是沒有什麼興趣,邪神,你若是想要的話,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胖子開口說道,他欠林楓很大的人情,若非是林楓,他們沒有辦法活著走出太古魔窟。

「好,你等下幫我抵抗和我搶奪的人。」林楓沒有和胖子客氣,笑著說道。


「沒問題,我擋人還是挺厲害的。」胖子笑了起來,眼睛又眯成了一道縫隙。

「我的!」只見前方,有一強者沖了過來,伸出手掌猛然間朝著大鳥抓了過去,然而只見巨鳥直接沖入他的手掌當中,豁然間彷彿化作虛幻的般,直接從他的身體上穿透而過,使得他的神色遽然間僵硬在了那裡,愣住了。

「轟!」一道道強者從身旁呼嘯而過,巨大的勁風刮在他的身上,微有些刺骨。

「怎麼可能!」這人看著自己的手掌發獃,而此時追擊巨鳥的人也同樣心神震蕩著,他們剛才親眼目睹巨鳥從對方的身上穿透而過,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破虛嗎,連真正切切的血肉之軀,都可以直接穿透而過。

「這怎麼抓他?」林楓看到剛才的一幕心中無言,那巨鳥,穿人而過,林楓很鬱悶,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選擇錯了對象。

就在這時候,那巨鳥降臨在了一座山峰之上,只見他的身體竟然停了下來,利爪直接立在了山巔之上,沒有繼續逃跑,而是就那麼停在那裡,看著周圍的人群,他的那雙眼眸中彷彿透著戲虐之意,讓人感覺到了絲絲挑釁的意味。

追擊而到的身影豁然間都停了下來,他們目光盯著山巔矗立的巨鳥,目光閃爍。

「我來試試。」只見一人身體衝擊而出,其他人沒有去阻止,都只是看著,那人的虛空力量很強大,彷彿將那片空間都禁錮,只見他的手掌抓向了那尊巨鳥,然而下一刻只見那巨鳥沖了出去,對方直接抓在了空處。

「這……」那強者神色僵硬,抬頭看著到了上空的巨鳥,一陣無言。

「煉化掉他!」這時候,穹海牙冷冰冰的說了聲,只見天地間突兀間燃燒起了可怕的火焰,他的腳步踏出,連天的火焰彷彿化作無盡的鎖鏈,將巨鳥煉入火焰包裹之中,烈焰熊熊,那巨鳥回過頭,冷冰冰的盯著他,無視了火焰,這聖運,就在眼前,你都無法掠奪。

「聖運聖運,聖人氣運,成聖契機,哪有那麼簡單。」林楓低語了一聲,然而就在這時候,只聽敖魔傳音道:「老大,這巨鳥擅長的破虛,對他而言一切都是虛妄,攻擊對他都沒有用,除非是聖人攻擊,不過,老大你的力量奇特,應該有可能攻擊到他的!」

林楓心頭微動,沒錯,破虛破虛,這巨鳥無視一切攻擊,等待的恐懼是一個對空間掌控力量極有領悟的人才能收服他,不過,他林楓的力量和其他人的力量可不同,主宰之道、主宰的力量,破虛有用么,若非敖魔提醒一聲,這點都被林楓忽略了。

接下來又有人嘗試,都沒有能夠成功。

林楓身上的主宰力量匯聚,只見他腳步朝前,手掌猛然間一握,虛空之力籠罩巨鳥,穹海牙冷哼了一聲,然而卻見此刻,巨鳥身體豁然間無法動彈了,陷入了掙扎當中。

「敖魔!」林楓喊了一聲。

「老大!」敖魔發出一道低吼。

「張開嘴!」林楓開口道,頓時敖魔一聲嘶吼,只見林楓主宰的力量將巨鳥直接扔入了敖魔的巨嘴之中,隨即敖魔巨嘴一合,直接將巨鳥吞了進去,很快,在敖魔的身上,可怕的虛空聖運纏繞在身,那一片片漆黑的鱗甲之上,竟彷彿透著金色的光芒。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神色一僵,聖運,被吞了?

「走!」林楓低喝一聲,沒想到這麼順利,敖魔吼了一聲,身體衝出,朝著遠處遁去。

「轟隆!」一股滔天的火焰遽然間在林楓的身前出現,敖魔身體朝著上空衝去,然而卻見一道璀璨的火焰鎖鏈從天穹劈了下來,狠狠的朝著林楓以及敖魔砸了過去。

「變小,我來。」林楓喊了聲,敖魔的身體突兀間變小,進入了林楓懷中,老大讓他將巨鳥吞掉來,他自然要好好消化這得到的聖運。

「老大你自己小心。」敖魔吐出一道聲音來,林楓身形偏移,腳踏虛空,快若閃電。

「邪神,留下來!」穹海牙冷喝一聲,火焰神殿的強者朝著林楓圍剿過去。


「胖子!」林楓喊了一聲,頓時胖子微微點頭,遽然間怒吼一聲,頃刻間,人群的耳膜狠狠的震顫著,只感覺神魂動蕩了起來,那一聲嘶吼讓人崩潰。

林楓雖有所準備,但也神魂顫了顫,心中暗罵這胖子,怎麼連他也遭到了攻擊。

「罷了!」林楓本還想對穹海牙發動一次攻擊的,但那胖子太不靠譜了,竟群擊,連他也覆蓋進去了,讓他錯過了攻擊的最佳機會,不過這一吼倒是讓人群的身形都一滯,林楓趁著這一空隙時間狂奔而走。

「混賬,那黑龍境界不夠,竟然讓他吞了聖運,暴殄天物。」身後有人怒吼,但是沒用了,林楓已經將聖運讓給了敖魔,他們很多人都陸續停下來,準備放棄,抬頭看天,另外兩處的巨鳥還沒有被擒,他們立即調轉方向,還有機會。

不過火焰神殿的人好像是要和林楓死磕般,追著林楓不放,使得林楓神色格外的寒冷。

「邪神!」赤練山看到林楓狂奔,還看到了胖子,道:「怎麼回事。」

「幫我干一架!」林楓對著他吼道,赤練山點了點頭,直接一步踏出,頓時一股恐怖的沉重力量朝著前方壓了過去,那些人的速度彷彿都減慢了般。

「好!」赤練山非常爽快的答應了,和林楓並肩站在了一條線上,胖子也到了。

「赤練山、胖子,你們二人不要多管閑事。」穹九天看著兩人,冷冷的道。

「這閑事我們管定了。」赤練山開口道,胖子則是聳了聳肩,道:「正好,我比較閑。」

「赤練山,你對付穹九天、胖子,你幫我擋住另外兩個人,穹海牙,交給我來先解決。」林楓開口說道,兩人點了點頭,開始分配任務,穹海牙冷笑,這邪神倒是放肆的很。

「老大,要不要我動手?」敖魔似乎都想出來。

「不必,你那裡如何?」林楓問了一聲。

「我想要另外兩尊巨鳥了,這聖運,他直接傳遞給我對虛空的一種感悟,彷彿是天道一樣,好強,我對空間的感悟力在瘋狂的變強大,老大,你不該讓給我的!」敖魔開口道。

「沒事,即便你現在沒有機會衝擊聖境,但以後也有機會,我和你不同,不依靠聖運!」林楓回應道,敖魔點了點頭,繼續消化聖運! 赤練山掄起一座巨山便狠狠的朝著穹九天砸了過去,穹九天火焰之力可怕,但是面對赤練山這傢伙的攻擊,他也不得不退避。

「穹九天,我們今日大戰一場。」赤練山狂嘯一聲,身體朝著穹九天壓了過去,兩人都極富盛名,乃是極限聖帝人物,正好針鋒相對,而胖子則猥瑣一笑,朝著另外兩位火焰神殿的強大人物而去,那兩人神色警惕,這胖子乃是渾身的的妖孽人物,極限聖帝,乃是非常危險的存在。

他們的戰鬥,為林楓和穹海牙兩人拉開了戰場,穹海牙身上氣息滾滾,盯著林楓,冷笑道:「上次一戰你匆匆而遁,今日不會又重蹈覆轍吧!」


「你想多了。」林楓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他在想,如果他殺死了一個火焰神殿的穹姓人物,結果會如何?

火焰神殿那邊會不會不顧神殿身份,派遣強者軍團出動絞殺到古界族去?

火焰神殿一直施壓青鳳,穹海牙想要迎娶她來促進這種聯合,如若穹海牙死掉,那麼,這聯姻之事,自然就不存在了,想到這,林楓眼角的笑容帶著一抹冷冽的殺意。

「嗡!」恐怖的火焰陡然間燃了起來,將整片天地虛空都包裹在了其中,林楓彷彿置身於一片火海,目光微微眯起,看著穹海牙,或許穹海牙和他有著一樣的想法,想要乘此機會,直接將他除掉來。

「既然如此,那便不客氣了。」林楓的雙瞳陡然間變得深邃了起來,黑瞳之囚現,下一刻,穹海牙愣住了,他感覺自己置身於一片黑暗幻境世界之中,這裡沒有了任何的生息,只有無盡的寒冷和死亡。

天地彷彿咆哮了起來,主宰的力量將要主宰這片世界,死亡的世界。

穹海牙遽然間感覺到渾身冰涼了起來,很冷,他的身上,有無比可怕的火焰氣息在咆哮,背後,彷彿出現了一尊火焰神靈般,無比的可怕。

光芒閃爍,穹海牙的身體朝著前方衝擊而出,即便那是無盡黑暗,只見他手指朝著前方點出,頃刻間,九道無比璀璨的神靈光華穿透了一切,洞穿了黑暗的幻境空間,破出一縷光明,但就在這時候,他只見一隻漆黑的大手印朝著他的腦袋印了過去,使得他的身體遽然間後退。

「你走不出我的死亡之界。」飄渺的聲音傳來,隨即穹海牙看到林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此刻的林楓渾身冷漠,身上的衣衫彷彿都化作魔道長袍般,整個人如同一尊古魔,充斥著霸道之意,穹海牙感覺到林楓氣質的變化,神色也凝重了許多,而且這片空間,是古界族的強大的界面嗎?

光芒閃耀,在穹海牙的手中出現了一雙火焰手套,從中瀰漫著無比恐怖的氣息。

「嗤……」穹海牙瞬間出手,頓時一隻火焰大手印朝著林楓抓了過去,一股淡淡的聖威瀰漫,林楓感覺置身於火焰囚牢裡面,那壓垮一切的火焰大手印上燃燒著聖火,要覆滅一切。

很顯然,穹海牙動用了聖王兵。

林楓心念微動,頓時一股滔天的魔威瘋狂的掃蕩著天地,林楓的手掌中,大荒魔戟出現在那,恐怖到了極致的魔威瘋狂的席捲天地,纏繞在林楓身上,使得林楓整個人更像是一尊魔頭人物,抬起頭朝著上空望去,大荒魔戟陡然間刺出,噗嗤一道輕響聲傳出,掌印破碎,林楓身體懸空,朝著前方飄去。

「丟人!」林楓看著穹海牙,淡淡的吐出了一道聲音,穹海牙盯著林楓手中的大荒魔戟,心頭劇烈的顫抖著,怎麼可能,這是太古魔窟的那尊聖王兵,怎麼可能在林楓手上。

「本想與你公平一戰,現在看來,你根本不配。」林楓嘴中吐出一道寒意,隨即他的身影陡然間消失,如同一道虛空光芒,出現在穹海牙的身前,大荒魔戟一往無前,前方一道恐怖的光束破開一切。

「不!」穹海牙感覺到大荒魔戟中蘊含的恐怖能量,根本無可阻擋,只見他的手套朝著前方轟出,卻只聽到嗤嗤的聲響,大荒魔戟破開手套攻擊,直接破開了一切阻礙。

「殺!」林楓冷喝一聲,手掌一挑,嗤的一聲,大荒魔戟直接刺入了穹海牙的咽喉,無窮的魔威開始了肆虐,將穹海牙的身體挑了起來。

「滅!」林楓一字吐出,頓時穹海牙的身影被魔威蠶食,直接化作了一縷縷魔氣,他還沒有踏入聖境,沒能夠凝聚聖軀,輕而易舉的被殺死掉,毫無反抗力,虛空中,只有那雙手套還漂浮在那,是一件聖王兵。

林楓將聖王兵拿下,收起大荒魔戟,囚牢消失,林楓身影出現在外面,喝道:「赤練山、胖子,撤。」

赤練山和胖子目光朝著林楓望來,看到穹海牙已經沒有了蹤影,心頭忍不住狠狠的顫了下,這傢伙,剛才真的殺死了穹海牙?

穹九天等火焰神殿的強者愣住了,穹海牙,被誅殺掉了?

然而林楓似乎懶得理會他們心頭的震蕩,看到赤練山和胖子回來,頓時化作了一道光束遠離這邊。

「邪神,你這傢伙,玩大了!」胖子目光凝了下,對著身旁的林楓開口道,雖說這裡是封聖之域,死人很平常,但這裡的人還是得顧及一下,對有些人是不會下殺手的,比如穹海牙這種穹姓之人,一般而言只要知道的,就不會殺,這就是神殿優勢。

不過,這古界族的邪神,似乎真的邪門的很,穹海牙,直接就殺死掉了。

穹九天他們甚至都忘記了去追殺林楓,追上了也沒用,他們根本沒想到,追擊林楓奪取聖運,竟導致了穹海牙的隕落,這對他們的衝擊是非常大的,有些人,可不會顧及那麼多,神殿的人照殺不誤,哪怕是穹姓之人。

「殺都殺了,何必說什麼,赤練山、胖子,既然有緣再會,不如一起聯手如何,另外的兩尊巨鳥我也想要,你們幫我,之後若是出現你們需要的聖運,我也不會貪圖,幫你們搶奪,如何?」林楓彷彿沒有什麼事情般,不再去想殺死穹海牙的事情,難道就因為是火焰神殿之人,就只准穹海牙他們追殺他,不能反殺,他林楓的思維中,不存在這種想法。

「娘的霸氣,殺就殺了,我跟著你幹了!」赤練山笑著說道,胖子眼睛也眯了下,隨即道:「好,聯手,現在還有一尊巨鳥沒有被抓到,另外一尊已經引發了殺伐,我們去哪?」

「那被擒的聖運,我們走。」林楓的速度加快,三人都化作璀璨流光,朝著一處方向而去,很快他們來到了那片戰場,只見前方鮮血飛濺,一位強大的人物被聯手攻擊殺死掉來,聖運再度脫逃,奪取聖運的人死掉,他還沒有吸收聖運,聖運便會重新出來。

而根據敖魔的情形來看,吸收聖運顯然需要一個非常長的過程,要慢慢感悟吸收才有用,短暫時間,很難完全將聖運領悟完全,顯然這時候的人都開始明白這一點,因此當林楓他們過來的時候,一道道冷冽的目光盯著林楓身上,敖魔在他體內,那裡有聖運光華。

「白熱化了么,都祭出聖王兵了。」胖子感覺到前方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內心顫了顫。

「這巨鳥聖運,讓給我們,之後出現的聖運,我虛空神殿不再參與。」此刻,只見幾道強者前行,看著前方的巨鳥,對著周圍的人道,虛空神殿的人,無疑對擁有虛空力量的聖運最在乎,勢在必得。

「你要我們讓,但是不可能所有人都會讓,我們讓了,其他人不讓,你最後沒有奪到聖運,豈不是還會爭奪其它聖運。」周圍的強者圍在那,冷冽道。

「既然你們這樣想,我便這麼說吧,只要我虛空神殿得到了這聖運,接下來就不爭奪,若是沒得到,就還會繼續爭奪,你們是現在是阻止我們,還是放任我們。」只見幾人的身上都湧現強烈的虛空力量。

「總之,我不可能退讓。」一位強者冷冷說道,那是一位身披虛空長袍的強大人物,他身上湧現可怕光幕。

「胖子,稍後你讓他們停一剎那,不要再次影響到了。」林楓傳音一聲,胖子微微點頭,隨即他身體緩緩朝著那中間靠近,手中出現一面如同古盾般的鏡面,隨即只見他將之扔了出來,隨即怒吼一聲,頓時聲音沖入鏡面中,朝著另一方擴散出來,這一刻,虛空彷彿都凝固了下,可怕的神魂攻擊,讓人群一個個感覺靈魂在顫抖。

「嗡!」就在這一剎那時間,一道光影沖入了巨鳥身邊,一張巨嘴出現,直接一口將巨鳥吞掉來。

「不好。」人群反應過來,隨即只見一道璀璨利劍朝著林楓刺殺了過去,林楓虛空漫步,身體憑空消失,直接出現在了遠處,前方有人打出一道翻天古印,要將林楓埋葬掉,卻見大荒魔戟直接穿透而過,噗嗤的輕響聲傳出,翻天古印出現了一窟窿,翻天古印的另一頭,那使用古印的強者身上有個洞口,目光獃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老大,好爽!」敖魔將巨鳥吞掉來,發出一道低呼聲,那胖子這次倒沒有讓林楓失望,藉助聖王兵發動神魂攻擊,足以讓那些猝不及防的人停頓片刻了,這片刻的工夫,林楓讓敖魔直接吞掉了聖運然而遁走。

「什麼感覺?」林楓對著敖魔問道。

「好強的虛空感悟,都湧入我的腦海中,我感覺如果我到了聖帝頂峰的話,真的就能突破到聖人境了,太可惜了,不過這也足夠我慢慢參悟了。」敖魔的聲音顯得格外的痛快,道:「不行老大,我要去好好參悟了,外面交給你,你要小心點。」

「恩,你去感悟吧,交給我,若是有機會奪取最後一尊巨鳥聖運,我在喊你。」林楓開口說了聲,此刻外面一道道呼嘯的聲音傳來,大片的強者都在追擊他,速度可怕,林楓沒有回頭去看,只是偶爾掃一眼虛空地圖,看向那最後一尊巨鳥所在的方位,那尊巨鳥終於也被擒了。

「三尊巨鳥,應該是完整的,不能讓敖魔少一尊。」林楓速度快若閃電,終於,他看到了遠處一群戰鬥之人,紛紛祭出了聖王兵,都已經有人隕落了,誰還顧忌得了那麼多,毀天滅地的波動讓所有人都非常忌憚,那奪取到聖運的人,已經渾身浴血,隨時有被殺死的可能了,但他卻沒有死,因為現在還沒有人敢真的奪聖運,一旦奪了這聖運,就會立即取代對方的位置,被所有人聯手圍剿攻擊。

「嗡!」就在這時候,空間彷彿突兀間停頓了下來,彷彿整個世界都要停止,人群只見一道幻影沖入那奪取到聖運的人身上,一柄可怕的長矛從對方的腦袋上穿透而過,隨即那幻影手掌一握,將對方整個人連帶著聖運一起扣住,身體呼嘯離開。

「身體,不得動了,太慢!」人群神色僵硬,慢,他們的速度被無限放慢,即便是那些攻擊都變得無比的緩慢,直到那人消失之後,虛空中一道恐怖的波動毀滅那片天地,那些釋放攻擊的人自己都被波及到了,紛紛閃爍後退。

「好厲害的聖王兵,蘊含慢的聖威,就好像時空停頓了般。」林楓的速度沒有半點停頓,後面還有人在追他,而且敖魔奪了兩尊聖運,他哪裡能停下來。

「這裡也有人擁有聖運。」只見不知道哪裡傳出一道吼聲,林楓飛速狂奔,朝著那奪走聖運的人方向而去,他發現那人速度並不快,但手中擁有兩件聖王兵,其中一件聖王兵乃是一圓盤,裡面有可怕的慢之意境瀰漫出來,超脫法則的界限,那是一種聖威,已經暗合天道之意了,而另外一件帝兵則是一柄長矛,鋒銳、可怕,剛才對方便是用他殺死了那聖帝強者奪取了聖運,這樣的兩件聖王兵放在一起聯手攻擊,能夠發揮的力量絕度是超級可怕的。

「看那的了。」林楓掃了一眼手掌中的大荒魔戟,這上品聖王兵,一擊足以輕易摧毀對方吧。

「嗡!」林楓的速度暴增到最強狀態,天地之力彷彿送他而行,將後面的人都漸漸甩開了一些距離,只有那些擅長速度的人緊追不捨。

前方那人回過頭冷冷掃了林楓一眼,神色中蘊含一抹冷笑,聖運,這人身上也有聖運,而且還有一件非常可怕的聖王兵,他竟然敢追逐,真是找死。

手中的羅盤緊握,一縷縷光華瀰漫而出,那人的速度遽然間轉過身來,羅盤釋放出無盡之光,整片虛空在這一剎那彷彿停了下來般,當慢暗合天道,達到了一定的層次,便有了錯亂時光之意,彷彿時空都要停頓下來。

林楓此刻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著他,讓他要停下來,渾身僵硬,然而對方的速度卻絲毫不受影響,一剎那間,一桿長矛朝著他的腦袋刺殺而來,要一擊斃命,就如同殺死剛才那人一樣。

這一刻林楓感覺身上有冷汗滲出,對方這一擊太可怕了。

一股可怕的力量從林楓體內瀰漫而出,他體內蘊含世界,擁有無上主宰力量,豈能被束縛自己的動作,坐以待斃。

「進去!」林楓的眼眸是那麼的冷,黑瞳之囚現,然而卻見長矛噗咚一聲將囚牢刺破來,繼續撲向林楓。

「大虛空之術!」林楓整個人彷彿要遁入到虛空當中,這一刻他的手臂上終於湧現了一股強盛的力量,大荒魔戟破空殺伐而出,。

「噗嗤!」長矛刺破了虛空,落在林楓的眼前,然而林楓的大荒魔戟同樣也在這一剎那洞穿了對方的咽喉,將對方的身體都叉在那。

「好險!」林楓的身影彷彿從虛無中出現,一道可怕的長矛之光從他的腦袋方位貫穿而過,如若剛才不是他使用了大虛空之術,這一擊就是同歸於盡,兩個人都得死。

後面的可怕氣息瀰漫而來,林楓身體猛的朝前衝去,敖魔再度醒來將對方的軀體直接吞了,聖運自然也吞入肚中,只聽他對著狂奔的林楓道:「老大,三尊聖運聚齊了,不過現在形勢不大對,都朝著你跑來了,現在恐怕你是眾矢之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