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土地濕潤,草木蔥蘢,空氣中帶著讓人舒適的青草氣息。這裡顯然少有人經過,地面上滿是低矮的灌木叢與荊棘,凌空一邊開路,一邊分神聽著系統提示。

通過系統的背景介紹,凌空已經知曉這個世界原本黑暗與光明和諧共存,後來被一個穿越者搗亂了秩序,那個人的出現打破了黑暗與光明之間的平衡,建立起黑暗至上的國度,如今那個黑暗魔君正大肆捕殺光明法師,積極壯大黑暗力量,現在弊端已經開始出現,再這樣下去,這個失去了平衡的世界早晚都會毀滅。

【滴!此世界已嚴重扭曲,世界主宰黑暗魔君嚴重破壞了此界秩序,光明被黑暗所驅逐,社會變|態,人心混亂,世界發展已倒退百年不止,請宿主壯大光明力量,平衡世界元素!】

如今整個世界都由黑暗魔君統治,平民中一旦有光明元素的孩童出生就會被立刻處死,光明一系的人一旦冒頭絕對沒有好下場,只能龜縮在隱蔽的角落裡。隨著時間過去,沒有新鮮血液的注入,光明一系的人已經越來越少,黑暗一系的人越來越多,形式十分不樂觀。


而他在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根基,也不認識任何人,一切都要從頭開拓,想要擁有與黑暗魔君對抗的勢力,沒有十幾年是不可能的,這一次的任務,比前面任何一次都要難,看來這一百萬生存值的高額獎勵,也不是好拿的。

身邊的一棵大樹上停著一隻白色的小蝴蝶,凌空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就繼續往前走。一邊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做,一邊慢吞吞的開路。然而他眼中慢吞吞的行進速度,已經接二連三地把暗地裡觀察的人嚇得臉色蒼白、冷汗涔涔。

在這片樹林的中心地帶,有一個容納了數百人的部落,整個部落都被籠罩結界內,就連高級法師路過,也只能看到一片鬱鬱蔥蔥的林子,絕對察覺不到這森林的中心竟然還藏有一個光明系的聚集地。

沒錯,光明系。在這個部落里行動的,不論是年邁的老者,還是稚嫩的幼兒,都有著十分顯眼的銀髮銀眸。

近百年間,黑暗系的力量越發壯大,整個亞薩里星球幾乎沒有了光明系正大光明立足的地方,為了保留光明系的火種,許多力量強大的光明法師和劍士帶領著同族躲進各個鮮有人跡的地方艱難地生存下來,在這森林中的部落,就是其中之一。

此刻,這座部落的核心階層,一個銀髮銀眸的年輕法師盯著面前的魔法鏡,眼神驚恐,顫抖著聲音對身旁的老者道:「長老,是……是黑暗系的人……」

此時魔法鏡里顯現出的,正是凌空一步步慢吞吞在森林中行走的景象。那年輕的法師滿臉驚恐指著扒開一層荊棘,正腳步凌亂地向前走的人,「您快看,不過一刻鐘,他已經穿過了十五道陷阱,毫髮無傷!」

被他稱之為長老的人一頭銀髮扎在腦後,年輕時澄澈高貴的銀眸已經染上了歲月的滄桑,他看著這個驚恐的孩子,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孩子,就算他走到大門口,也絕對看不見我們的。」

然而下一刻,他發現這個可憐的孩子抖得更厲害了,「長……長老,他,他看見我們了……」

長老回頭一看,見到魔法鏡中,那個衣著古怪,黑髮黑眸的男子正在鏡子里對著他們笑。

長老:……………………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還是短小君(⊙﹏⊙)b

懶作者今天心情很不好,最近訂閱下降了好多,連以前的三分之一都沒有了,寫文都沒信心了,吶,如果有人離開了,請告訴我離開的原因,那樣我就知道哪裡有缺陷了,就不用看著一直掉的訂閱苦思冥想到底是哪裡不對了/(ㄒoㄒ)/~~(越寫越沒信心這可怎麼辦呢?)

還有一件事情,太氣人了,我給我妹妹在淘寶上買了條被罩,結果妹妹收到貨后告訴我被罩很臟,上面還有好多黃黃的、黑黑的東西!那條被罩也不算便宜了,我還怕買了便宜的會沒好貨所以選了個價格差不多的呢,結果就這樣玩兒我?質量差不差就不計較了,做生意起碼有點道德吧,拿一條不知道蹭過什麼髒東西的臟被罩就來敷衍人?

你們說,懶作者我該怎麼整這個無良店家呢?是直接退貨?還是狠狠給他個差評?還是請個大V曝光?

╭(╯^╰)╮反正我是絕對不會吃下這個虧的,他要是不肯退貨,那我肯定給他狠狠來個差評!他要是打電話騷擾我,我就批幾個馬甲去他店裡隨便買幾樣東西然後差評差評差評,哼!當天下買家都好欺負?

再不然我就好好寫文,等我知名度上來就開篇文寫開淘寶店,然後把這個店家寫成超級大反派! 現在小空不在,往日里沉默的系統終於發揮了它的基本功能。

凌空知道系統為什麼要連續三次提醒他成為教皇。這個世界的黑暗力量太強,他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殺死高高在上的黑暗魔君,卻殺不掉千千萬萬的黑暗系法師,而想要推翻黑暗帝國的統治,他必須同樣集結其千千萬萬的光明系法師,才能得到與之抗衡的能力。

然而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十分困難的。

首先,光暗之爭由來已久,近數百年間黑暗勢力鼎盛,而光明一系的力量只能被驅逐到資源匱乏的邊緣地帶,人口凋零,種族危亡,就算他能得到素有光明系人民的擁護,憑著光明系現在凋零的人口,只怕一開戰就被黑暗系密集的鐵騎衝垮,用小空的話來說,人家一口唾沫就能將之淹死,數量差距太大,根本無從較量。

其次,長期的流落和不堪的遭遇已經在所有光明系族人的心頭蒙上了沉重的陰影,即使現在他綁著一群毫無反抗之力的黑暗人扔掉光明人面前,只怕他們也會因為習慣性的恐懼和畏縮而不敢動手。心理的這一關,很重要!

而神權,恰恰是最適合的一條道路。

人在苦難與絕望之中,總會下意識地尋找心靈寄託,而當一個人有了堅定的信仰,他的心靈,將牢不可破!

信仰是什麼?信仰即是人對萬事萬物存在唯一真理性的堅定不移的認定。

而凌空的目的,就是講自己塑造成他們所認定的真理,即從現在開始,他就是神的化身。這種想法雖然有些狂妄自大的以為,但若是連自己都心存猶疑、舉棋不定,以後怎麼說服所有的光明人?怎麼讓他們相信自己?

凌空雖然自信卻從不自負,世界上從不缺少聰明人,尤其是在對方還不相信自己的前提下,從現在開始,他就要將自己真真正正地變成一個傳道者,只有這樣,才能不露出分毫破綻。

思及此,凌空的眼神恍惚了一瞬又歸於平靜,他繼續慢悠悠地開路,一邊迅速瀏覽著系統搜尋到的各個世界的神學典籍。

如今他的神識十分浩瀚,這整片森林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的掌控下,自然也清楚周圍一些不起眼的小蟲小蝶是那些人監視自己的工具。想到以後要進行的工作,凌空對著那隻停在樹榦上的小白蝶微微一笑,算是打個招呼。

不過,通過神識反饋回來的消息。那些人似乎被嚇得不輕?

凌空目光一動,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應該是自己這跟黑暗人一致的黑髮黑眸讓他們以為自己是黑暗陣營派來絞殺他們的。

一開始,他們並沒有多少畏懼,想來是對自己布下的魔法陷阱和防禦結界十分有信心,但是在發現他一路無視了那些陷阱后,大致評估了一下他的實力,就開始不安了。

而在他對著那些傳像工具微笑之後,他們顯然已經意識到自己發現了他們的所在位置,於是自然而然就會恐懼。

若他現在是白髮銀眸的樣子,那些人就該是狂喜而不是恐懼了。其實凌空可以完美地將自己的形貌變幻成光明人的樣子,但他並不願意這樣做,他本來就是這副形貌,不需要遮掩,更不需要改頭換面。再者,這樣的發色和眸色更有利於他將來打入黑暗陣營。


凌空猜得不錯,此刻光明人的部落里已經緊張了起來。長老將那個年輕的後背留在那裡通過魔法鏡繼續觀察那個「黑暗人」的一舉一動,他自己則立刻敲響了警鐘。

幾年不曾聽到的鐘聲響了起來,這個近千人的小村子里安寧的氛圍陡然一滯,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被這緊張壓抑的氣氛感染,小孩子們哇嗚哇嗚地哭了起來。

不過這些人東躲西藏了這麼久,其中自然少不了鎮定機警的人。

在長老的示意下,很快就有人行動了起來。有人激發魔法陣,打開地下避難室,有人安撫老弱幼童,帶著他們往地下室而去,有人幫忙拆傢伙,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幫忙將所有東西收拾好,力圖不留下一點痕迹。

長老面色凝重地站在最高處,一邊給族人們施法加持,讓他們儘快將所有東西搬走,一邊開始撤回村子上空籠罩的結界,絕對不能讓人開出端倪。

「不好啦長老!那個人朝著這邊走過來了!」

年輕法師的聲音從下方傳來,長老憋足了力氣,將結界力量一收,捲起青年嗖的一下跳進了地下室,同時關閉了魔法陣。

於是,等到凌空走到這裡的時候,不久前在神識中簡單卻寧靜的帳篷小村子已經沒了,這森林中心只剩一大片光|溜溜的土地。一陣風呼呼吹過,捲起一條被遺落的臟手絹,在半空中一個翻卷,輕飄飄地落在了凌空腳前。

凌空:………………

他低頭看著腳下,目光彷彿透過幾十米厚的土層,見到了此刻戰戰兢兢躲在下面的人。

長老小心翼翼抬頭往貼在上方的魔法鏡里瞧,剛好對上凌空看下來的目光,頓時嚇了一跳!而後才想起來這次的傳像工具是他新研究出來的,以毫無魔力波動的石頭形態存在,就算是黑暗王來了也不可能察覺到,才松下一口氣……

時間轉眼就過了十天,而這整個村子近千人也在這地下呆了接近十日。

當初選了這個地方作為暫時的居住地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的,當初他們甚至不敢建房屋,而是用了比較便捷的帳篷,地下也建了近百米深的石室,就是為了避免像現在這樣被黑暗人找上來,現在看來,當初做的決定是正確的,這個石室夠大,且準備了足夠的食物,空氣也有通道進來,容納近千人暫時生活一段時間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長老的心中漸漸不安定起來。無他,因為,上面那個黑暗人他奶奶的就是賴著不走!

十天前,他在那個黑暗人到來之前十分謹慎地帶領族人躲好,他讓人去安撫好族人的情緒,自己則一直通過魔法鏡觀察那個人的一舉一動。

即使從小視黑暗人為不死不休的死敵,這位老者也不得不承認上面那個人的容貌實屬罕見,別說是與其他黑暗人相比,就算是在他們盡出美人的光明人中間,也絕對是出類拔萃的!但這也絲毫不能減輕長老對黑暗人的半分仇視!

能夠避開他和另外幾位高手設下的魔法陷阱,還能發現他自認隱藏得極好的傳像工具,這個黑暗人的實力,絕對要達到高級法師之上。

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十分古怪,明明沒有任何魔法符文,卻有一種看不透的奇怪力量,而且制式也特別奇怪,無論是寬大到幾乎要垂到地上的袖子,還是那跟女人裙子一樣繁複的袍腳,都絕不符合亞薩里星人審美的要求。

這個黑暗人,實在是太古怪了!

當然,最古怪的是,這個黑暗人竟然賴著不走,似乎打算在這裡定居了!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長老透過魔法鏡,看到這個黑暗人在他和族人們之前活動的土地上走來走去,看來看去……他還以為他發現了什麼,嚇得心驚肉跳。

結果這人走了一會兒,四處看了看,竟然就走了。

見到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魔法鏡所能顯現的盡頭,長老下意識鬆了口氣,認為對方應該是已經走了,但他並沒有立刻讓族人們出去,而是耐心地等待著,果然,一個小時之後,那個黑暗人又回來了。

這個時候的長老十分驕傲自己的深謀遠慮,他認為這個黑暗人應該是發現了某些疑點,然而又無法確定,所以才故意走開一會兒,想要引誘他們出來。幸好自己經驗老道,要不然就被這個黑暗人抓到了!

長老正慶幸,忽然發現這個去而復返的黑暗人身後還拖著一大堆木頭。然後,然後長老就看見這個他先前以為十分聰明的黑暗人在他停駐最久的地方站定,而後在地上寫寫畫畫,接著……開始削木材造房子!

他竟然造起房子了!我去!原來他先前走來走去,左看右看不是因為發現了疑點,而是在找個好位置造房子!

覺得自己終於得到真相的長老險些噴出一口老血,嘴角抽搐,無語至極。

那個黑暗人造房子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天就收拾出一間小屋,而後住了下來。

這才是讓長老心中不安的最大因素。看這黑暗人的舉動,他是打算在這裡長期居住下來了,可是他住在這裡,他和族人們怎麼出去?

這地下雖然準備了充足的食物,但是食物再多也有耗盡的一天,到時候他們又該怎麼生存下去?

就算食物多得吃不完,可是族人們已經好多天沒有曬太陽了,精神都不太好了。況且還有一批孩子等著啟蒙,如果沒法接受到光明之力,就不能開發體內的潛能,這可是種族未來的希望啊!

長老想到這裡,心情就越發沉重,他一抬頭,看到那個正坐在木屋前看書的黑暗人,心情——更加沉重了!

作者有話要說:若辰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5-10-0509:31:50

山涼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5-10-0503:11:25

謝謝親們的地雷O(∩_∩)O~

ps:《專職男神》在黑暗世界過去之後,再寫一個光明之憾就要完結了!

完結之後先寫什麼好呢?唉,挖了那麼多個坑,想寫這個又想寫那個,真是糾結啊╮(╯_╰) 橘黃色的天空美得像一幅畫,陽光燦爛無比,森林中鳥獸啼鳴,清風徐徐而過。

凌空正坐在小屋裡,專註認真地寫一本書。他身邊的傢具,都是由這森林中的木料做成,他手裡的筆,是這個世界上普通人常用的鳥羽,墨水也是最尋常的那種。然而無論是他坐著的姿勢,還是他拿筆的手勢,都能讓人想起那種優雅而尊貴的上位者。

這又是另一個讓光明系的長老覺得古怪的地方,因為無論怎麼看,這個穿著古怪的黑暗人都應該是黑暗人中的貴族,但是……有哪一個貴族會跑到這種地方自己造房子做傢具?沒有用一點魔法,做的還有模有樣!

難道……這個黑暗人是因為被追殺,所以迫不得已躲到這森林裡來?

長老還沒來得及幸災樂禍,就很快推翻了自己的猜測,因為這個黑暗人看上去氣定神閑,悠然恣意,有哪個被追殺到不得不四處避難的人會是這個樣子?

此刻見凌空優哉游哉地在寫東西,已經被困了足足十天的長老用一種愁苦中夾著憤怒,憤怒中飽含著悲催的目光通過魔法鏡盯著他。

然而,這位接連遭受驚嚇的長老發現震驚地發現自己的三觀又被狠狠地洗刷了一下。

因為,他發現這個貌似十分強大的黑暗人竟然在使用光明之力! 春秋之後

與光明人完全相反的,黑暗人使用的是黑暗屬性的力量,其中包括暗元素、由暗元素衍生而來的毒素等等。但是因為體質原因,黑暗人是不可能使用光明力量的,甚至在陽光下他們也會覺得不舒服,而現在,這個黑暗人竟然在使用光明之力!

只見凌空每一次用鳥羽沾墨的時候,身上都會溢出一點亮閃閃的金光湧入筆尖,這濃郁到極致的光明力量的湧入,瞬間讓那本來普通的墨水升華為不遜色於中等魔法物品的產物。而由這種墨水寫出來的字,那定然是金光閃閃,神聖無比,甚至能用來震懾魔物!

雖然無法看到那個黑暗人究竟在寫些什麼,但是長老覺得自己甚至能透過魔法鏡,感受到那個黑暗人周身濃郁到極致的光明力量。自從五百年前光明人被黑暗人壓著打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能夠將光明力量運用到這個地步的年輕人了!

要是光明族中多一些這樣的年輕人,何至於被黑暗陣營壓制地抬不起頭,只能被驅逐到這種祖輩看都不看一眼的蠻荒之地,還要整日擔驚受怕?


長老喟嘆了一聲,但是下一刻立刻回過神來,不對,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他應該把族人都叫來瞧瞧,看看這個黑暗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雖然是這一支光明人的領導者,但是為了充分的利用資源,長老單獨居住的這間石室並不算大,因此為了能讓所有的族人都看到這一幕,他跳上去將安置在上方的魔法鏡給摳了下來。

等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個黑暗人的舉動,長老將所有法師叫出來,商量著到底要怎麼做。

光明族漸漸衰落,祖輩的輝煌早已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中,也只有如今已經好幾百歲的長老才能隱約回憶起在他幼時光明一族的風光。而如今時過境遷,近千個同族中,才只出了十個法師,讓這位長老愁白了頭髮。

「我覺得這肯定是黑暗人的陷阱!」其中一個中年法師憤慨道,他幼時全家都被黑暗人屠殺了,因此對於黑髮黑眸的人尤其厭惡,如果不是實力不行,他恨不得將黑暗人全都殺光!

「這個倒不一定。」另一個光明法師開口了,「如果真的是陷阱,說明他們早就知道我們藏在地底,那麼直接將大地轟了不就行了,用得著繞這麼大個圈子?」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光明人是好人?」

「當然不是,我只是覺得……」

各持意見的兩個人就這樣吵了起來,長老被他們爭辯得頭疼,直接給兩人甩了個禁言術才覺得世界安靜了下來。

他氣呼呼地走到兩個面前,各自賞了兩人一個爆栗,「雖然我很希望你們能一直保持該有的活力,但是這個活力不是讓你們用在爭吵上的!」

將兩人訓了一頓,長老看著一直安安靜靜地站在最後的人,開口道:「阿里斯,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

被點名的阿里斯看了其他人一眼,然後抬頭道:「回伊德諾長老,我認為,這個黑暗人不是黑暗人。」

這個說法有些拗口,伊德諾長老渾濁的銀眸閃過一絲精光,「你說說,為什麼他不是黑暗人。」

「因為只有光明人可以使用光明之力,所以會使用光明之力的黑暗人一定不是黑暗人,他應該是我們光明族的人。」

聞言,伊德諾長老還沒發話,其他人就不滿,「阿里斯,你腦袋出問題了,黑頭髮黑眼睛,他不是黑暗人又是什麼?」

「我,我看過很多先輩們留下的書籍。」阿里斯小心地看了長老一眼,見到他露出鼓勵的神色后,大聲道:「祖輩的書籍中,有記載數百年前,光明人和黑暗人是可以通婚的,而通婚後,可能會生出看起來像黑暗人,其實是光明人的孩子。」

聽到阿里斯的話,其他人都沉默下來,阿里斯體內的光明之力是他們所有人中最純粹的,而且是被伊德諾長老當成繼承人培養的,雖然看起來軟弱好欺負,但他絕對是他們這群人中學問最好的,讀過的書也比他們多得多,既然他敢說出來,那麼證明先輩們留下來的典籍中肯定有記載,所以,那個黑暗人其實是他們光明陣營的人?

大家都看向伊德諾長老。

長老肯定道:「沒錯,典籍里的確有這樣的記載。上面那個黑暗人說不定就是一個我們之中的同族跟黑暗人結合生下來的。」

這個世界是以力量體系劃分種族的,不看外表如何,只用力量本質來劃分種族,但是力量是會影響外表的,因此一百個黑髮黑眸的人中,就一定會有九十九個是黑暗人。

伊德諾長老沒有告訴他們的是,典籍里確實有這樣的記載,但文字與所見終歸是有區別的。他幼時曾見過光暗的混血兒,雖然也有看起來像黑暗人的光明人,但因為是混血,他們的黑髮黑眸或者是銀髮銀眸並不純粹,有的是白髮黑眸,有的是黑髮白眸,也有的顏色淺淡。說明白一點,如果是混血,那麼上面那個黑暗人絕對不會有那樣純粹的黑色。

伊德諾長老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做法對還是不對,但被嚇了這麼多次,他如今已經漸漸肯定上面那個人早就知道他們在地底了,但是不知道是出自什麼目的一直裝作不知道。

他們不可能永遠留在這地底,如今,也只能上去搏一搏了。

這麼多天,也不見那個人有什麼同伴來,如果拼盡全力的話,他們這麼多人,總不會鬥不過他一個人!

於是,伊德諾長老掃了一眼面前這十個後輩,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放鬆過對這些孩子的訓練,只要安排得當,他們這一支的火種應該能保留下來,只要人能活下來,就不怕沒有希望!

即使沒有再動用神識,凌空也知道那些人一直在暗暗關注他。自從升上五級之後,他漸漸明白段蒼穹曾經說過的,一說出那個人的姓名就會沒命是什麼意思了。

他才五級,別人在提到他的時候,他就能有所感應,那個人據說強到那個地步,能在萬里之外將提到他名姓的人斃命想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十天來他明知道那些人躲在地底觀察著他,卻始終不露端倪,不是他想晾著他們玩,而是他需要時間做完傳教者需要的功課。

他瀏覽了不下五十個世界的神學典籍,雖然這些神學的東西有洗腦的作用,但不得不說,其中也有很多哲理性的,能給人深刻啟發的知識。

即使信仰的神明大大不同,但是作為神學典籍都有其共通性的。凌空在看完那些神學典籍后,決定結合亞薩里星球本土的特點,親自編寫一部神典。

編寫神典的同時,他還要計劃取信於光明族人後所要做的事情。訓練他們的體魄、教育光明族的孩童、更大程度地激發光明人的潛能,培養出更多的光明法師和戰士,以及如何讓教會在不引起黑暗陣營注意的前提下擴大。

這些,都需要周全而嚴密的計劃。

在凌空認真編寫神典的時候,伊德諾長老帶著幾個法師忽然出現在他面前。

凌空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清光,他放下筆,站起身對著正忐忑地盯著他的幾人微笑道:「你們好,我是光明教會的傳教士。」

傳教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