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尺天階長劍斷裂,彥姓老者被槍芒掃中胸口,護體真元破碎。雙臂巨震,劍芒四分五裂,肋骨不知斷了幾根,彥姓老者大口吐血,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原槍對劍的正面撞擊就是槍佔優勢,而且林銘的爆發力和力量遠超彥姓老者,如果光是這樣。還不至於掃斷彥姓老者的天階寶劍,主要是彥姓老者動搖了劍心,這使得他的最後一擊連平時一半的水準都沒有發揮出來。

「彥宗主!」

連石玉一把接住彥姓老者,剛才林銘的最後一槍他畢竟擋住了一些。只是被槍芒掃中,所以只是重傷,不至於危及生命,可是那司徒堂主就慘了。被林銘一槍貫穿身體,雖然躲開了心臟要害。但是體內很多經脈、內臟都被暗勁破壞,已經完全失去戰鬥力了!

只是一個照面,短短數次交手,四大天命榜強者便一人重傷,一人半死!

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在場年輕俊傑看到這一幕都是肝膽俱裂,早就聽說林瀾劍如何強大,他們雖然承認這一點,但卻沒有個直觀的認識,今天一見林銘才知道,對方根就是魔鬼!

他已經完全不與年輕俊傑在一個層次上了,連大宗門名宿在他手上都毫無抵抗之力!

現在這些年輕俊傑只恨自己當時為什麼會鬼迷心竅,來陂陀山分部參加這個什麼該死的群英會,否則就不會進入這修羅地獄,不會面對這個死神!

四大高手也是心都在顫抖,如果一開始就四人抱團,還有抗爭之力,現在折損兩人,還怎麼打?

司徒堂主大口吐血,看著林銘,瞳孔都有些渙散了,他從頭到尾,一招都沒出!

究其原因,正是因為林銘恐怖的速度。

以絕對的速度優勢背後偷襲,一鼓作氣幹掉司徒,而後憑藉強大的防禦力硬抗彥姓老者的攻擊,以言語擊潰彥姓老者的劍心,揮槍重創對方。

林銘看似贏得輕鬆,其實依靠他的狠辣果決和對戰局的把握才全面發揮了自己的優勢,壓制了對方的優勢,否則真的正面戰並以一敵四的話,林銘就算開啟八門遁甲第三門,也別想勝利。

「司徒,開陣,否則我們都要死!」連石玉用真元傳音對司徒堂主說道,聲音焦急而驚恐,他不敢驚動林銘。

司徒艱難的支撐著身體,他一直沒想明白,三大魔使到底去哪兒了?他們追出去整整兩個時辰,都做了什麼?為什麼林瀾劍一個人回來了?

司徒不知道,此時的三大魔使還在四千里開外晃蕩著往回飛,為了恢復真元,他們選擇了乘坐靈舟。

靈舟的速度當然比不過他們全速飛遁了。

「魔二,林瀾劍的氣息已經完全失蹤了,你說他有沒有可能快速返回去,偷襲陂陀山分部?」第三魔使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擔心的問道。

「魔三,你多慮了,林瀾劍雖然甩開了我們,但想必也消耗極大,他哪有餘力偷襲陂陀山,再說陂陀山高手眾多,林瀾劍就算全盛狀態也未必能贏的。」

(八百章了,能不能以這個借口求點月票和推薦票,只是弱弱的求,不給也沒關係,這個月一直在過渡和理思路,鋪墊真難寫,好不容易理好了,再過幾天應該會爆發。)

…… 陂陀山殿前廣場,到處是殘肢碎肉,血腥味撲鼻!

林銘手持紅色長槍,一步步逼近四大天命榜高手,而這四人緊緊的圍聚在一起,他們現在心中十分清楚,以林瀾劍極限的速度和幽靈一般詭異的身法,只要他們稍稍分開一點,就會遭到突襲,而以他們的實力根本難以倖免。.

「林瀾劍!你竟然敢血洗我修羅神國分部,修羅神國與你不死不休!!我修羅神國有三大國師,六大魔使,更有兩位數以上的封皇強者,他們只要動動手指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司徒堂主心中湧起了無盡的恐懼和絕望,他現在只能以言語打擊林銘,讓他內心動搖。

「血洗你修羅神國分部又如何?」林銘冷笑,「只允許你們修羅神國視我為魚肉宰割,不允許我反擊?真是可笑之極,自從修羅神國盯上我身上的魔帝傳承之時,修羅神國就已經與我不死不休,既然如此,我自然會讓你們付出慘痛代價!」

「好好收著你們的魔神護心鏡,有朝一曰,我自會去取,至於那什麼三大國師,六大魔使以及封皇強者,待到我實力足夠時,自然會去一一誅殺!」

林銘一番狂言說出來,氣機已經鎖定了面前的四人,連石玉和另一位孫姓天命榜老者都是如臨大敵,冷汗涔涔。

林銘身上疊加了雙重力場,對他們造成的壓力實在太強,那冰冷的木靈玉面具和蜿蜒的黑紋就如同魔鬼的面孔,讓人窒息。

「出手!」

連石玉終於承受不住壓力,率先出手,孫姓老者硬著頭皮跟上,這時候他們都是一個繩上的螞蚱,如果任由連石玉一個人攻擊,他肯定會慘敗,到時候自己也完了。

兩人哪敢有絲毫留手,一出手就是壓箱底的絕招。

截山刀!

赤炎焚天!

連石玉手持四尺長的厚背重刀,洶湧的能量如山崩海嘯。

而孫姓老者則吐出一口精血,精血化成凶焰熊熊燃燒,頃刻之間覆蓋了他的整個身體,他一劍揮出,火焰鋪天蓋地,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如一輪驕陽,他腳下的廣場地磚,已經熔化成了滾滾岩漿。

畢竟是天命榜高手,哪怕在林銘雙重力場的壓迫之下,也能爆發出恐怖的戰鬥力!

林銘這次沒有退,之前同時面對三人的合力攻擊,他自認不敵,現在以一敵二,他卻想嘗試一下。

邪神之力的能量運轉到極致,三重八門遁甲齊齊開啟,林銘一槍刺出,焚星之炎呼嘯,整桿長槍愈發鮮紅刺目,彷彿有一隻鳳凰從槍身上展翅而出!

葬天!

咔咔咔!

空間崩碎開來,空間之力如潮水一般從空間裂縫中湧出,形成了狂猛的空間風暴,風助火勢,融合了空間風暴的焚星之炎燃燒到極致!

璀璨的光芒讓人睜目如盲,完全蓋過了孫姓老者的火焰攻擊!


三股能量毫無花哨的撞擊在一起,那一刻聲音彷彿被吞噬了,衝天而起的火焰蒸幹了空中的雲朵,吞沒整座山峰!

火焰的餘波四散濺射,只聽連綿不絕的慘叫之聲響起,許多三大門派的年輕弟子還有修羅神國分部的武者被火焰直接燒成了飛灰!這樣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他們能抵擋的。


連石玉和孫姓老者被狂暴的能量掀飛,連石玉還好一些,只是體內氣血翻湧,嘴角稍稍溢出一縷血絲。

而孫姓老者在剛才的攻擊中被邪神種子的火焰逆襲,持劍右手的經脈被焚毀了三成!

即便高重命隕武者肉體幾經能量改造,已經脫離了凡體,可是經脈受損也不是短時間能夠恢復的。

劍交左手,孫姓老者定睛望去,穿過層層火焰迷霧,他看到林銘只是後退了十幾丈遠,從表面看上去根本沒有受傷。

以一敵二,他一點事都沒有?還是受了一點內傷強壓下來?

孫姓老者心都在顫抖,如果林銘受一點傷,哪怕是一點點不影響戰鬥力的輕傷,都能讓他有信心許多。

林銘的攻擊太強了!以一對二還佔據上風的話,單獨面對他們其中一人,不出三招絕對能重創他們,五招擊殺不成問題!

怎麼可能會這樣,他明明在一個月之前還只是稍強於屍鬼人,現在這麼短的時間,他修為還是旋丹後期,不見得提高了多少,怎麼可能變強這麼多?

孫姓老者握緊的手全都是汗。

林銘挾持長槍,槍尖斜指地面,剛才以一敵二,他雖然佔據上風,其實還是有一股能量亂流湧入他體內,只是林銘單論肉體防禦力更超神海大能,再加上他體內有邪神種子坐鎮,全身經脈堅韌無比,這才硬壓下了這股能量亂流,所以表面看起來沒受什麼傷。

就在這時,廣場響起了「轟隆隆」的聲音,封山大陣顫動起來,陣法護罩越來越淡,即將徹底消失。

司徒趁著林銘與孫姓老者的交手,將封山大陣打開了,從內部打開封山大陣很容易,只要有開陣令牌,截斷能量供給即可。

「快逃!」

在場倖存的年輕武者已經不足半數,看到封山大陣一開,已經嚇破了膽的他們立刻展開身法向四周飛遁,這時候他們只恨沒有多長出幾條腿來。

「趕緊求援!」

「通知三大魔使!」

「他們肯定就在附近!」

很多武者心中都閃現過這個念頭,剛才有封山大陣隔絕消息,傳音符送不出去,現在陣法解除,他們當然要向外傳遞消息,尋求救援!

尤其是修羅神國的武者,迫不及待的將消息發送給三大魔使,他們早就盼著三大魔使回來,現在想來他們也不會理陂陀山太遠,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趕回來罷了。

只要三大魔使回歸,林瀾劍就沒什麼可囂張的了!

至於其他三大宗門的武者則開始通知他們門派的總部,有些宗門可不止一個天命榜高手,比如流嵐宗就有更強的太上長老坐鎮。

一時間,傳音符的光芒亮起,林銘看著那燃起的火光,雙目之中流露出冰冷的殺機,手中長槍翻轉,能量爆發。

毀滅法則,星辰之鏈!

空間之力凝結成碎片,混合呼嘯的毀滅火焰,肆意的射向那些扔出傳音符的武者們。

星辰碎片灌注了戰靈,鋒銳不次於天階寶器。

只聽嚓嚓嚓的聲音,廣場之上綻放出無數血花,一些星辰碎片一連貫穿三四個武者都去勢不止!

此時的林銘完全化成一個死神,肆意的收割生命!

慘叫聲此起彼伏,那些年輕武者愈發瘋狂的逃跑。

「我們也趁現在分開逃!」

在林銘出手對付其他武者的那一刻,連石玉用真元傳音向其他三大天命榜高手急促的說道。

與此同時,他催動身上的飛行寶器,轉身飛遁!孫姓老者反應只是慢了半息時間,也急忙逃跑,並選擇了不同的方向。

趁著林銘分心攻擊,這時候不逃,再也沒有機會了。

連石玉和孫姓老者受傷最輕,逃起來速度幾乎不受影響,轉眼間就在百丈開外,可是彥姓老者和司徒堂主就慘了,尤其是司徒堂主,胸口一個碗口大的血洞,前後通亮,體內經脈內臟都被林銘的真元破壞的七七八八,逃跑起來的速度還不如其他年輕弟子。

眼看著連石玉和孫姓老者轉身狂飆,他心中咒罵絕望的同時,也只能拼盡全力逃跑了。


林銘的氣機時刻鎖定著這四名天命榜高手,在他們剛動起來的一瞬間,林銘也動了。對於打自己主意的敵人,林銘可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何況他們身上還攜帶著大量的財富。

驚門開啟,速度飆升到極致,腳踏虛空,金鵬破虛!

只是一個眨眼之間,林銘就追上了蹣跚前進的歐陽堂主。

歐陽堂主心中湧起一股濃濃的絕望感,他在四人中實力最弱,而且身受重傷,戰力不及平時的一成,被林銘追上必死無疑。

啊啊!

歐陽堂主慘呼一聲,轉身迎擊。

轟!

一股能量亂流衝過,歐陽堂主身體直接被掀飛,他眼睜睜的看著林銘的長槍化成一道青蒼色的光虹,從他咽喉中貫穿而過,於此同時他右手手腕處一涼,整個右手被林銘斬斷,連同須彌戒一起被收走。

蓬!

歐陽堂主的身體如皮球一般摔在地上又彈起,一連滾出幾十丈的距離,四仰八叉的躺在一片狼藉的石磚上,一雙眼睛不甘的望著青天,眼珠瞪得滾圓,死不瞑目。

而林銘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取下歐陽堂主的須彌戒,扔掉斷手,一個眨眼,他已經出現在數里開外!

優先解決歐陽堂主是因為林銘猜測化神丹就在他身上,為了避免他藏起來和絕望之中毀掉丹藥,接下來,林銘追的赫然是飛遁速度最快的連姓老者。

連石玉身上有一件非常不錯的飛行寶器,他真元傳音讓所有人飛逃就是為了給自己創造機會,他只能期望林銘先殺速度慢的其他人,給他一絲喘息之機。

全身真元灌注到飛行寶器之中,連石玉從來沒有過這麼快的速度!(未完待續。) 連石玉當然不會認為自己的速度能比得過林銘,但是相對來說,追他最費勁,如果他是林銘,應該會優先選擇擊斃其他三個老者,否則追自己會耽誤太多的時間,到時候其他三人都可能跑掉了。

只要林銘沒有選擇追他,那麼再過一點時間,那不知道去幹什麼了的三大魔使必然趕到,到時候他就安全了。

這是他唯一的一線生機。

這樣想著,連石玉頭也不回的沒命逃跑,而就在這時,他猛然聽到身後響起了真元破空的呼嘯之聲。

一股殺氣鋪天蓋地的籠罩下來。

「不!」

連石玉心中絕望,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速度,竟然不到五息就被林銘追上了!

在林銘面前,他的所謂速度完全成了個笑話!

優先追速度最快的自己,林銘毫無疑問是打算把四人全殲。

絕望歸絕望,瀕臨死亡的時候,一個人往往能迸發出最大的潛力。

當林銘的殺氣籠罩而下的時候,連石玉猛然轉身,一口精血噴在了厚背刀上,整把大刀變成了熾目的血紅色,狂風陣陣,真元呼嘯,連石玉狂吼一聲,對著林銘一刀揮出。

屠靈刀!


以自身精血為引發動的屠靈刀,一刀斬出蘊含物質攻擊的同時還可以滅人神魂。

這是一招傷人傷己的功法,就算斬中對方。自己也會神魂大傷,不得不修養一段時間。連石玉會在這個時候用出來,完全是逼不得已,因為他發現林銘的防禦力太變態了。

護體真元、魔帝之鎧,再加上林銘本身的肉體防禦,一般的物質攻擊對他根本無效,就算是彥姓老者的分天劍也不過讓林銘輕傷而已。

既然物質攻擊無效,連石玉也只能用出屠靈刀。

這是只攻不守的一刀,連石玉很清楚自己跟林銘對攻遲早要失敗。只能用這種同歸於盡的方式讓林銘知道,他是一塊難啃的骨頭,逼迫林銘放棄追他,先去擊殺其餘三人。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一刀,林銘心中一動,神魂攻擊么?

他感覺到了這一刀的強大,想要不被擊中只能收招格擋。

可是一旦格擋。他速度必然會停滯極短的時間,而連石玉卻能藉助這一股衝擊力跟他拉開距離。

如此一來,再去追殺他又要幾息的時間。

這個時候,時間緊迫,他必須速戰速決,不能退縮。否則時間耽擱的久了,再去追其他幾人就非常困難,畢竟這是在別人的地盤,一旦有援兵趕到,就會越來越麻煩。

手中長槍一挺。林銘直面連石玉的屠靈刀,槍身之上。火焰意境與空間法則交織,青銅戰靈灌注其中,葬天!

一槍義無反顧的刺向連石玉,根本不管對方的攻擊。

「什麼!?」

連石玉心神大駭,他完全沒有想到林銘竟然無視他同歸於盡的威脅,依舊發起攻擊!

武者比斗之時,很怕遇到不要命的狠人,尤其這個狠人本身還強大到變態的時候!

收招格擋已經來不及,連石玉暴喝一聲,全部能量匯聚到刀鋒之上,他的雙目閃過一絲瘋狂的猩紅之色,「一起死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