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眼看著龍雲舟,對面的年輕人也在劇烈的喘息著。李雲天修鍊的乃是土屬性功法,剛剛那一拳之中暗含了山川大地之力,重俞幾萬斤。

就是一拳打在山上,大山也得少掉一大塊。若是換成一座小山,那麼瞬間就能讓那座小山消失。所以李雲天很自信,自己受傷不能動的同時,龍雲舟也好不到哪兒去。

但對方傷的到底有多重,能不能反擊,他是半點把握也沒有。

雖然他有絲懷疑對方其實也已經不能動了,可這只是限於懷疑而已。他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去賭一下自己的懷疑是否是真的。

龍雲舟此刻其實比李雲天想的還不如十倍,其實他早就想噴血了。不過今天一戰不光關係到他自己的生死,還有玲瓏二人是否能活著從這裡出去。

他早已把自己的性格練成了像鋼鐵一般堅硬,雖然他很想此刻就倒下去好好的睡上一覺。不過面對李雲天,一股強烈的戰意湧上心頭。就算是死,他也要拉這傢伙一起下地獄。

「小子,你還能撐多久?」李雲天古怪的看著他,眼裡露出了嘲諷之意。同時嘴角拉出一個弧線,但是因為身體里的雷電細絲的關係,那抹弧線剛剛拉出就已經變形。

「你可以試試,至少幹掉你不成問題。」龍雲舟強行咽下了一口鮮血,打起精神,就像沒事人一樣。

他聽到了身體里龍青帝的呼喚,龍青帝很想出來幫助他。如果換了以前,龍雲舟一定會響應龍青帝的要求。

可今天,他假裝沒有聽見。有些事情,是需要男人自己去解決的。今天是他龍雲舟自己的事情,他要用自己的拳頭去解決。他長大了,再也不能總是依靠別人了。

李雲天的面色微變,看龍雲舟的樣子,像是根本沒有受傷一樣。他似乎是忌憚了自己剛剛那一拳的威力,所以在等待。等待自己被身體里雷電拖垮的時候,他就會立即動手。

「兄弟們,別在後面看著了。這小子已經是強弩之末,給我一起殺了他。」李雲天突然大吼起來,他是做大事之人,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

面子有的時候必須要,可關乎到生死之時,面子還算個屁啊。

聽到李雲天的呼喚后,不光是他身後那四個李家核心成員。就連遠處一些修為稍高的李家家臣也迅速飛了過來,瞬間把龍雲舟團團包圍。

每個人的眼中都流露出無盡的凶光,死死的瞪著龍雲舟。要不是忌憚龍雲舟之前那大殺四方的恐怖力量,此刻眾人手中的法寶就要全部朝他身上招呼了。

李雲天心中大定,有了這些人的幫忙,今天這龍雲舟必死無疑。可他突然又是一怔,因為他看到在龍雲舟的臉上居然閃過一絲笑容,一絲無法用語言形容,讓他全身巨震的笑容。

「你真的以為,就憑人多就可以殺了我嗎?我的名字,可叫做龍雲舟啊。」他哈哈大笑,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三個閃爍淡淡紫芒的晶珠。

就在眾人愕然之時,他猛地朝四周包圍之人扔去。但聽轟轟轟之聲傳來,一團又一團紫色火焰瞬間爆炸。

十幾個李家的高手頃刻間便被這紫火所吞噬個乾乾淨淨,甚至連那大雨也在頃刻間被蒸發個一乾二淨。

圍著龍雲舟的人齊齊大吼一聲,面露驚恐的向後快速退去。包圍他的圓圈瞬間從五丈變成了三十丈,沒有一個人敢靠近龍雲舟身前。

因為此刻,龍雲舟的雙手之上,各夾著五顆紫色晶珠。

李雲天眼角抽動,他實在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還留有這麼厲害的法寶。

此刻他雖然感覺好了點,但還是有半邊身子處於麻痹之中。若是換做他全盛之時,他決然不怕龍雲舟手中的紫色晶珠,只需把拳意加大到七成,便能推開這晶珠中的火焰。


可他現在受傷,而周圍的所有李家之人都在看著他。他若是不動,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

就在僵持之時,突然間從李雲天的身後傳來了鼓掌之聲。

「好,好啊!果然是少年英才,今日老夫真是大開眼界。」一個蒼老的聲音徐徐傳來,聽起來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可是仔細聽又像近在咫尺。

就在那蒼老聲音傳出的同時,李府中只要是還活著的人都恭敬的跪了下來。李雲天更是掙扎著身子和他的兄弟們讓開一條路,神色甚是恭謹。


一個幾乎快要入土的老者蹣跚走來,枯槁的臉上,帶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 這老者雖然全身帶著一股死氣,像是隨時跌個跟頭就會立即死掉似的。


可龍雲舟卻一點也不敢小看他,因為這老者散發出來的氣息和他當初第一次見凌雲時一模一樣。

外表雖然枯槁,可內里卻充滿了強大的力量和生生不息的氣息。

龍雲舟想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這個老者已經到了幻仙境巔峰,隨時都可以進入那隻能遙望的幻聖境。

這老者現在欠缺的就是一把鑰匙,一把能夠進入幻聖境的鑰匙罷了。

老者蹣跚而來,面上的笑容越來越重,他搖頭晃腦,認真的打量龍雲舟。昏花的眼睛里冒著濁光,眨巴了半天似乎才能看清一般。

「好,好啊,果然是龍霸天的兒子,和他長的是一模一樣。」老者展顏一笑,稀疏的牙齒三三兩兩靠在牙床上,一切都說明這傢伙真的是老的快死了。

龍雲舟一怔:「你認識我父親?」

「豈止是認識,還打過很長一段時間交道呢。想當年,龍霸天風華絕代,才氣驚人。我有幸能跟在他身後馳騁天下,也是我平生一大快事啊。」

老者哈哈大笑,看著龍雲舟的眼神更加親切:「卻沒想到,今天還能見到故人之子。真是可惜可賀,又可悲可嘆啊。」

老者說了兩個矛盾的詞,頓時讓龍雲舟皺起了眉頭。看著李雲天等人對老者恭敬的神態,至今都沒敢抬起頭,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這老者必然身份不凡。

能讓李雲天這個家主都如此尊敬的人,那必然在這李府內有著超然的地位。況且這老傢伙還說和自己的父親一起馳騁過天下,必然也是個不凡之人。

「若是我沒看錯,老先生已經到了幻仙境巔峰,隨時一隻腳準備跨進幻聖境對吧?」龍雲舟眯起眼睛說道。

老者在聽到此話時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可只是一閃而逝罷了,隨即恢復正常。而李雲天等人則表現出滿臉駭然之色,愣愣的看著龍雲舟。

龍雲舟注意觀察眾人的神色,此刻心中只是冷笑。跟這老者比起來,李雲天等人還是太嫩了,根本不懂得控制心中的情緒。

只是他不知道,李雲天等人的震驚實在是太大了。


這老者的修為連他們都看不透,龍雲舟居然一語道破。

要知道龍魂大陸上能修鍊到老者這樣水平的少之又少,甚至只是神話中才能聽到,更多的人則是連聽都沒聽過,更不要說見了。

而龍雲舟一眼便看出了這老者的真實水平,實在是不能怪李雲天等人震驚。

老者哈哈一笑,讚賞的道:「果然不愧是龍霸天的兒子,龍族之人見識超卓,小小年紀就有此等閱歷,老夫佩服啊。」

「不錯,老夫已經進入幻仙境巔峰已有五十年,但一直駐足不前,這麼多年來再也沒有半分進展。人類的體質不同於你們龍族,可以無限的進化。看來老夫這一輩子,也只能止步於此了。」

老者像是非常的黯然失望,可眼角似有意無意的瞟向龍雲舟。那眼神之中充滿了複雜之色,各種情緒都是一閃而逝。

龍雲舟驀然點點頭,他並不想告訴這老傢伙到底怎樣才能突破幻仙境巔峰,凌雲之前突破之時他可是親眼看見的。

但眼前之人心懷叵測,每句話看似溫和,其實都像是在為他真正的目的隱藏著某種動機。

龍雲舟看不透這個人,任是誰跑到別人家裡殺人毀物,主人都會在第一時間操-起傢伙和他玩命。可這老者卻笑眯眯的出來,似乎還要和他談天說地敘家常,這太違反常理了。

龍雲舟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他體內的傷勢越來越嚴重。李雲天身為幻仙境擊出的那一拳對他造成的傷害快要掩藏不住了,到時候勢必無法從容的走出這裡。

他不由感嘆,修為的差距,果然不是光靠功法就可以彌補的。他最多是讓李雲天不能動彈,可李雲天給他造成的傷,卻是致命的。

「前輩到底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若是沒什麼可說的,晚輩就要帶著我的朋友走了。」龍雲舟說的不卑不亢,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修為而謙卑起來。

他之前使用紫火魔晶之時,如果直接朝李雲天砸去,那麼以當時李雲天全身麻痹的樣子,很可能躲不過被紫火焚身的厄運。

但他沒有選擇直接燒死李雲天,而是採取了避其鋒芒轉而燒死了一干李家的下人。

這並不是因為龍雲舟對這李雲天要仁慈些,而是因為他當時真的就要撐不住了。如果孤注一擲的殺死李雲天,那今天之局將再無可挽回之勢。

李雲天畢竟是李家的家主,到時候李家之人就是拚死也要把他殺了。而他選擇了燒死一部分李家的下人,既起到了震懾的作用,也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

此刻他一邊對那李家的老者說著話,同時手心之中不停的旋轉著那幾枚紫火魔晶。他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確,那就是不要惹我,惹了我就跟你們同歸於盡。

果然,除了那李家老者之外,其餘李家之人包括那李雲天都是面露忌憚之色。甚至於有兩個李家核心子弟還向後退了兩步,臉上掩飾不住的露出對龍雲舟的深深恐懼。

剛才那紫火瞬間便燃燒起來,並且似乎根本無法撲滅。看著紫火之中同伴瞬間便被燒成了黑灰,這些李家之人至今還是心有餘悸。

那老者看著龍雲舟,突然輕笑著搖起頭。笑容里有種捉摸不透的意味,龍雲舟不由瞬間握緊了手中的紫火魔晶,隨時準備拚死一搏。

「前輩是何意?如果不說話,那我就真的走了。」龍雲舟朝後退了兩步,試探老者反應。

「小兄弟不要見怪,畢竟你乃是我故人之子。今天的事情純屬誤會,看在龍霸天的面子上,我也絕對不會追究的。」老者眼中目露善意,似乎極為的親切。

可龍雲舟的警惕之心卻沒有鬆懈半分,反而比以往更加強烈。

自從修鍊以後,他接觸過許多人,總結出一個道理。這天下,絕不會有免費的午餐。老者居然在自己毀了幾乎大半個李府的時候向自己示好,這其中必定有鬼。

老者輕笑道:「你想要去哪裡都行,老夫一定目送你離開。只不過…….」

他笑著看了看四周,為難的道:「你毀了老夫的家,就算龍霸天今天親自來,也要給我個交代吧。」

龍雲舟心中冷笑,心說你終於狐狸露出尾巴了。但他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淡淡道:「什麼條件,我們才能離開。」

老者哈哈一笑,眼睛盯著他手中的紫火魔晶滴溜溜的轉著,似乎像個鄉巴佬第一次進城看見了寶物,眼睛再也無法挪開。

「真是個好東西啊,老夫我這輩子最愛寶物了。尤其是裡面填充了紫霄火的神奇寶物,當真是愛的不得了啊。」老者哈哈大笑。

龍雲舟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紫火魔晶,非常震驚這老者居然一眼便認出了這晶珠之中蘊含的紫火是紫霄火。

要知道這世上人類世界中,能知道紫霄火的人屈指可數。他對這老者的警惕之心,不容又加重了幾分。

「你想要?」龍雲舟朝他揚了揚手中的紫火魔晶。

「正是,正是。老頭子我最喜歡各種寶物,若是今天你把手上的東西全部留下來,老頭子就准許你帶著你的朋友離開。可好?」老者誘惑性的朝他眨眨眼。

聽完他的建議,龍雲舟心中更是冷笑不已。這老頭實在是心懷叵測,暗藏殺機。

讓自己把紫火魔晶留下,然後再暗中下殺手。

他只是說放自己三人離開這李府,等出了李府,沒有了紫火魔晶作為殺手鐧,到時候還不是任由此人宰割?

不過龍雲舟卻也是哈哈一笑,伸手把紫火魔晶大方的遞給老者:「區區幾個小東西,要拿就拿去吧。不過你說話要算話,我把手裡的東西都給你,你就要放我們走。」

老者眉毛都要笑彎了,連忙點頭:「當然,當然,小娃娃,我李輕臣一向是字字千金,絕對不會欺騙你這小娃娃的。」

龍雲舟不再說什麼,把手上的紫火魔晶一拋。那老者輕輕一揮衣袖,所有的紫火魔晶全部被收入了袖子中。

「我們可以走了嗎?」龍雲舟問。

老者抬起頭,臉上漸有一絲陰沉:「小娃娃,這些東西是夠陪我們李府的損失了。不過還有眾多家臣的命,好像還沒賠吧?」

龍雲舟冷笑,手中又多了六顆紫火魔晶。老者再看到那紫火魔晶之時心頭大震,他苦笑搖頭,心說你是造這玩意兒的嗎,怎麼還無窮無盡了。

「這下我們能走了嗎?」龍雲舟已經看出,這老者非常忌憚他手中的紫火魔晶,這才和自己虛與委蛇。

要不然以他幻仙境巔峰的修為,隨手揮弄幾下自己就完蛋了,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當然,當然,老夫說的話,還算數。」李輕臣乾笑兩聲,做了個請的手勢。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後會有期了。」龍雲舟慢慢朝後退去,到了玲瓏二人身邊,什麼話也不說,帶著兩人飛速離開了李府。

「宗主,為什麼放他們二人跑掉?」李雲天顯然很憤怒,但面對李輕臣,他唯有壓抑下來。

「不讓他們走,難道任由那小子用這晶珠毀了我們李家的根基嗎?」李輕臣輕叱一聲,嚇得李雲天等人連忙點頭稱是。

「走?哼,想的太簡單了。他走得了嗎?」李輕臣冷哼一聲,眼中寒芒更盛。

… 出了李府之後,龍雲舟帶著二女在大雨中狂奔。

走過了幾條巷子后,龍雲舟確定身後沒有人追來,這才放下一顆心。接著一大口鮮血奪口而出,整個人更像是萎靡了一般。

雨桐和玲瓏都嚇了一跳,齊齊喊道:「雲舟,你怎麼了……」

龍雲舟掙扎著站直身子,抹了抹嘴角的血跡。本想強顏笑一下,可又是一口鮮血止不住的噴了出來。

「我沒事,不過咱們要儘快離開這裡。另外我需要找地方靜養療傷,不然咱們肯定離不開這尚陽城。」龍雲舟已經非常虛弱,此刻全靠血脈中源源不斷湧出的靈力支撐他的身體。

「但這尚陽城就是李家的地盤,他們只要發動人手必定會找到我們。而且李家的元氣未傷,高手還眾多,找到我們是遲早的事。」雨桐擔憂的說道。

「去你家。」龍雲舟突然說道:「還記得我們待了三年的那個洞嗎?那裡有種天然的禁制,可以阻隔裡外的聯繫。只要我們進了那裡,就相當於沒有了生機一般,暫時是不會有人找到我們的。」龍雲舟快速說著。

三人不敢在猶豫,深夜之中待在城裡,很容易被李家的追兵發現。雖然今天晚上龍雲舟殺了李家幾百人,但是卻沒根本動搖到李家的根基。

龍雲舟也知道,自己三人能活著離開李家全靠了紫火魔晶的威脅。

要不是那李輕臣怕李家的根基被動搖以至於在四大家族中地位不穩,根本就不可能放他們三人離開。

但現在已經遠離李府,那李輕臣就再也沒有任何顧忌,可以放開手腳殺戮。

只要被李家的人追上,以現在龍雲舟重傷的身體,或許隨便一個幻影境的小修真就能殺了他。

不多久,他們就來到了楊平公主府的廢墟之上。這裡還和當初他們離開時一樣,只是多了些野狗罷了。荒涼的甚至連乞丐都不願來此,畢竟這裡當初可是死了很多人。

他們穿越過雨幕,很快來到了當初後花園之中的那堆雜草旁。雨桐輕按了一下牆上不太明顯的圖文標記,石牆移開,三人快速進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一道身影像是突然從空氣的裂縫裡走出。虛空之中閃過一絲波動后,這個人影已經在剛剛龍雲舟幾人消失的地方走了好幾圈。

大雨磅礴,可沒有任何雨滴能靠近此人五尺之內。像是被什麼東西生生彈開一般,只要落在他身體五尺的範圍內便立即散開。

人影慢悠悠的在原地轉了五圈之後,停在了龍雲舟等人消失的那面牆前。看了又看,枯槁的臉上皺紋擠成一團,就像麵疙瘩一樣。

此人正是李輕臣,他一路追蹤到此,卻在此地失去了龍雲舟三人的信息。

經過一番查看,他把目標鎖定在前方的牆壁之上,嘴角輕輕一笑。右手緩緩抬起,一道乳白色的光暈在他掌邊形成。

「爆!」隨著他輕喝一聲,那層乳白色的光暈突然消散。也就在同時,前方的石牆也在頃刻間化為粉末向四處散開。

「咦?」爆炸過後,李輕臣輕咦一聲。

有些意外的看著前方石牆爆炸后露出的一塊大石頭,像是被人隨意丟在此地的假山石頭,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想了一會兒,他的面容慢慢溫和起來,嘴角輕笑道:「有意思,有意思。龍霸天的後人果然不簡單,小傢伙,你到底躲哪兒去了?不管你躲到哪兒,你的命都是我的了。還有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從你身上慢慢問出來呢,你可千萬不要讓我找的太久哦。」

李輕臣奸笑著,身影慢慢從原地消失。他像是化為了一道青煙,消散在這雨夜之中。廢墟里只剩下他冷酷的笑容,還有漫天飛舞的石屑。

洞府內,龍雲舟盤膝而坐。周圍漆黑一片,雨桐忙著為玲瓏解開身上的命門。那中年文士封印的手段非常古怪,並且他的修為也甚是高深。

儘管雨桐非常努力,但也用了差不多半個月的時間才徹底把玲瓏身上的所有禁制給解開。當所有禁制解開后,她和玲瓏兩人都已經累的趴下,全身的真氣早就消耗殆盡虛脫了。

而一旁的龍雲舟一直處在閉目養神的狀態之中,他一口氣吃了段興臨行前送給他的六瓶丹藥。強勁的藥力在身體里快速的流轉,減輕了身體的大部分痛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