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大哥的阻攔,他肯定會先將這些人宰了,以泄心頭之恨。

豁然,他的目光一凝,道:「大哥,通訊符籙上又出現字跡了。」

「古家的打手們,你們是古天河派來的吧。」

古文的眼眸陡然一亮,他的面色陰沉,伸手抹去了符籙上的字跡,寫道:「古天河是誰?哼,時辰將至,你若是再不到來,那就準備接收你兄長的指頭吧。」

「嘿嘿,古武已經將事情經過都告訴我了。如果我的親人身上有半點兒的傷損,我就會立即離去,將古武所說的話告知族人知曉。哼,我看到時候,你們要如何向古天河交待。」

古文和古斌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眼中都閃過了一絲駭然之色。

因為他們都知道古天河所圖甚大,如果此事真的被戎家上下知曉,絕對是平添無數變數。而且,這個消息還是從古武的口中傳揚出去的,如果最後形勢真的惡化至此,絕非他們三兄弟能夠承擔。

「大哥,怎麼辦?」古斌低聲道。

古文心念電轉,他看了眼手中符籙,緩聲道:「我們這張符籙也是主符之一,可以追蹤到他的方位。哼,這小子距離我們僅有一里。」他冷然道:「我們摸過去,將他擒住就行了。」

古斌重重的一點頭,他們兩人轉身,對著身邊三人交代了一番,身形一晃,頓時潛行了過去。

當然,為了掩飾自己的行蹤,他們也在符籙中動了手腳。

雖然他們帶著符籙慢慢移動,但是符籙上的坐標點卻像是固定在原地,始終都未曾變化過分毫。

非但如此,為了迷惑那隱藏在一里之外的戎凱旋,他們還不斷的在符籙中寫上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或是用言語威脅,或是冷諷熱嘲,始終都未曾有片刻的延遲。

終於,他們來到了一處矮小的灌木林之外。

而符籙上的坐標點顯示,戎凱旋就隱身於此。

兩個人對望了一眼,他們為了不驚動戎凱旋,不僅僅是小心潛伏,而且連真氣靈力都不敢動用。

不過,既然來到了目的地,他們自然是不會在乎了。

古斌陡然一聲暴喝,他身上真氣涌動,瞬間便已提升至極點。

隨後,他一拳直搗而出,將眼前的灌木林撕開了一道巨大的裂口。他邁開了大步,每一步踏出,腳下的地面似乎都要顫抖幾分。他就這樣筆直而行,無視一切阻攔的踏入了灌木林之中。

符籙上所能確定的,只不過是一個大概的方位罷了。

古斌所要做的,就是打草驚蛇,只要戎凱旋動了,那麼隱藏在暗中的古文就能夠輕易將其拿下。

然而,讓他們兩人驚訝的是,雖然古斌神威無雙,一拳轟出,拳勢驚天動地。但是,灌木林內卻依舊是一片沉寂,除了一些被驚動而四處亂竄的小動物之外,竟然不見絲毫人影。

莫名的,兩兄弟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但此刻已經是騎虎難下,古斌繼續揮拳而進,同時雙目如電的四處巡弋。只要某一點有著些微的可疑之處,他也不會放過。

足足一刻鐘之後,他豁然停下了腳步,用手指著前方的一顆小矮樹,驚呼道:「大哥,快來看。」

古文的神情微動,疾步上前,但是當他看清楚眼前之物的時候,頓時一口怨氣直涌而上,差點兒讓他站立不穩了。

在那裡,有著一顆小灌木樹,上面綁著一張符籙,而符籙上的最後一排字,正是他適才所寫的那段話。

「不好,我們中計了。」古文猛然一跺腳,伸手將符籙扯下,道:「快回去。」

兩個人的身形如同閃電般的向後退去,可是,還沒有等他們真正的離開叢林之中,身周卻是突兀的多出了二十餘道身影。

這是二十多位靈體鬥士,它們最初收斂了全身的氣息,如同一塊頑石一般的隱藏在叢林之外。

古文兩人雖然經驗豐富,但怎麼也沒有想到過,竟然會有人在事先就釋放出靈體鬥士埋伏。

靈體鬥士異常珍貴,而是有著嚴格的時間限制。在半個時辰之後,其實力就會有著巨大的衰退。所以,一般修鍊者用靈鬥鬥士搏殺之時,都是看準時機使用,務必讓靈體鬥士存在的時間更多一點。

象戎凱旋這般如此奢侈的用法,他們兩個人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自然也更不可能考慮到這一點了。

「轟……」

古斌一拳擊出,拳勢兇猛,將剛才胸口的那一陣惡氣完全釋放了出來。

這個靈體鬥士在這一拳之下頓時崩潰,化作了灰灰,就此不見。

古文輕哼一聲,冷笑道:「果然是以靈體鬥士群毆之法,哼,雕蟲小技,又豈能難倒本座。」

他輕輕的一揮手,一股異樣的能量波動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伴隨著這道能量而起的,則是漫天如同藤條般的樹枝。

「啪啪啪……」

這些樹枝彷彿是具有著靈性一般,它們迅快的纏繞而上,轉瞬間就將二十多具靈體鬥士綁了個結結實實。

這就是靈師的可怕,他們都擅長於修鍊群攻咒法。

這些咒法在面對同階之時,效果並不明顯。但若是用來對付低階的靈體,那絕對是橫掃千軍如卷席,所向披靡無敵手。

古斌獰笑著,他加快了速度,在每一個被束搏的靈體腦袋上打了一拳。

這一拳並非全力以赴,而且也沒有凝聚多少真氣。但是一拳之下,卻依舊能夠將毫無抵抗能力的靈體鬥士的腦袋轟散。

在失去了腦袋之後,靈體鬥士亦是停止了掙扎,化作靈力消散。

古文冷哼一聲,道:「快走。」


他們兩人順利的突破了靈體鬥士的阻攔,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原地跑去。

前來之時,他們小心翼翼,生怕驚動了隱藏於此的戎凱旋。但此時,他們卻是心急如焚,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短短片刻間,他們就已經來到了最初的那顆大樹之下。

可是,當他們看清楚眼前一切之時,不由地目眥欲裂,咬牙切齒,更是懊悔之極。

大樹之下,還是有著三個人。不過,這三個人並非戎凱華等人,而是他們的三個手下。此時,這三名手下嘴角淌血,身體冰涼,分明就是被人宰殺之後拋屍於此。

古文豁然抬頭,他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怒吼聲:「戎凱旋,老子與你勢不兩立。」

古斌轉頭,眼眸中閃動著一絲瘋狂之色,道:「大哥,現在怎麼辦?」

古文上前一步,繞著三具屍體轉了一圈,隨後取出一物釋放在他們的身上。片刻之後,他猛然抬頭,指著一個方向,道:「他們朝著這裡離去了,快追。」

身形閃動間,他們立即追了下去。

Ps:懇請會員點,月票,敬請收藏,謝謝。

; 遠處人影一閃,七朵朵輕笑道:「你也看到他們是如何對付靈體鬥士的了,哼哼,我說的沒錯吧。沒有真罡之氣的靈體鬥士,在師級靈者的面前,就是一群毫無抵抗能力的灰灰。」

戎凱旋的臉色並不好看。

他身上的靈體鬥士符籙,乃是他最大的王牌。可是,如今這些王牌卻失去了作用,自然沒有人還能夠保持好心情了。

七朵朵心中一軟,不再嘲諷,而是安慰道:「你也不要氣餒了,等你晉陞靈師,能夠製作出靈體斗師之時,就能夠輕易對付靈師了。」

戎凱旋苦笑一聲,道:「晉陞靈師畢竟是以後的事情了,哎,你安排的陷阱雖然不少,但能否滅殺他們呢。」

七朵朵嬌笑道:「你放心吧,我一路上已經安排妥當,先玩上一玩,等他們筋疲力盡之後,再一網打盡。」她的語氣之中自然有著一股傲氣:「區區兩名師級修鍊者而已,我就不信他們還能翻上天。」

她臉上雖然嬌笑盈盈,但心中卻也是暗自駭然。

大塊頭竟然是一位聚靈士,而且,他所製作的靈體鬥士符籙竟然都是一階特等。以一個中期靈士的身份,卻製作出了如此數量龐大的一階特等靈體鬥士符籙,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雖然七朵朵一向以來都是自視清高,以為同階之中再也不可能有人比自己更加出色了。

可是,在認識眼前的大塊頭,並且與他逐漸的熟悉之後,她那堅強的自信頓時有了一些動搖。

或許,這傢伙也是一個不比自己遜色的絕世天才吧。

當然,能夠與她在天賦上比肩,就已經是她能夠接受的最大極限了。如果要他承認,戎凱旋比她更出色……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

「轟……」

古斌一拳擊出,將面前的一顆小樹擊斷,而小樹之後,則是飛快的竄出了一道身影,正是一具靈體鬥士。

這位靈體鬥士默不作聲的一拳擊出,悍不畏死的筆直衝了上來。

然而,一道憑空出現的枝條陡然一抖,已經是如鬼似魅般的纏繞了上來,並且將它瞬間束搏住了。

古斌毫不遲疑的一拳轟出,重重的砸在了靈體鬥士的腦袋上,將其徹底轟成殘渣。

在失去了抵抗能力之後,一旦腦袋遭受到師級武者的攻擊,普通的靈體鬥士自然是絕無活路。

不過,在順利的擊殺了這具靈體鬥士之後,古斌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得意之色,他呸了一聲,道:「大哥,那小子的身上究竟有多少靈體鬥士符籙啊。怎麼這種靈體鬥士殺不光的。」

他們一路追蹤而來,並沒有見到戎凱旋。但是中途找到靈體鬥士的阻擊已經有十餘次了。雖然每一次出現的靈體鬥士數量都不多,僅有區區一、二個罷了。

但是每一次出現都能夠讓他們的速度有所耽擱,所以才會始終追不上戎凱旋等人。

稍稍的盤算了一下,他們已經擊殺了五十多個靈體鬥士,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別說是區區中期靈士了,哪怕是古文都感到了一絲肉痛。

不過,他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表情。輕哼一聲,他道:「如果這小子身上的靈體鬥士符籙不足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殺害三弟和老曾。哼,不管他身上有多少靈體鬥士,今日我都要將他生擒活捉,讓他嘗遍天下酷刑而亡。」


古斌重重的一點頭,道:「大哥說的是。」

兩個人再度循著叢林中的某些痕迹追蹤了過去。

片刻之後,前方一縷細微的能量波動傳來。

古文身為中期靈師,在有了防備之後,那些隱藏在暗處中的靈體鬥士已經無法瞞過他的靈覺感應了。

輕哼一聲,他道:「在那顆小樹之後,有著一具靈體鬥士,殺了。」

「是。」古斌應了一聲,一路行來,這樣的事情他已經做了不下十次,稱得上是輕車熟路了。

身形晃動,尚未到那顆小樹之前的時候,他便一拳轟出。

師級武者的拳勢威猛滔天,那一拳重重的轟擊在樹身之上,頓時將樹身撕開了一道大口子。

小樹後果然竄出了一個靈體鬥士,黑色的枝條無聲無息的出現,將靈體鬥士束搏,古斌的拳頭也是如期的砸在了鬥士的腦袋上。

他們兩個人配合默契,已經形成了一種類似於本能的反應。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異變突起。

那具被師級強者拳頭轟破了腦袋,本該消散於天地之間的靈體鬥士突地向內一凹,隨後整個身軀爆裂開來,釋放出了無以倫比的衝擊波。

「啊……」

兩位師級強者同時慘叫一聲,他們的身上亮起了一道毫光,狼狽萬分的向後飛退。

叢林中的空間並不大,他們的身體重重的撞在了身後的大樹上,古斌也就罷了,但古文卻是氣血翻湧,一口氣差點兒就要喘不上來了。

「大哥,這是怎麼回事?」古斌憤怒的咆哮著。

師級武者的體質雖然強大,但他卻是正面抵抗那澎湃的衝擊波,而且還是猝不及防,頭臉和身上都有著絲絲鮮血流淌,受了一點不輕不重的傷勢。

古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緩過氣來。

他的臉色鐵青,怒罵道:「小雜種竟然還有這種手段。」頓了頓,他解釋道:「這是爆裂術符籙,他將符籙封印在靈體鬥士體內,一旦鬥士身亡,就會轟然爆開,對周圍敵人形成巨大的熱浪衝擊。」他咬牙切齒的道:「如果這個符籙安放在第一個靈體鬥士身上,我一定能夠提前察覺,可是……」

他們兩人接連斬殺了十餘位靈體鬥士,對此已經是習以為常,哪裡能夠想到這一次的靈體鬥士身上另有玄機。

古斌狠狠的一跺腳,道:「狡猾的傢伙,我們再追。」

古文一點頭,心中對戎凱旋愈發的仇恨。兩人繼續前進,不過這一次他們可是小心謹慎的多了。

豁然,古文的神情一凝,道:「三弟,前面又有靈體鬥士隱藏著了。」

話音未落,兩具靈體鬥士已經從暗處激射而至,它們的身上靈力涌動,氣勢彪悍之極的沖了上來。

古斌面帶獰笑的迎了上去,高高舉起的拳頭上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光。

古文的臉色卻是微變,道:「小心,這兩具靈體身上也有符籙,我將他們纏住之後,你隔空……」他的話音未落,耳中就聽到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那兩具靈體鬥士剛剛來到他們身前,尚未與他們交手之時,就已經是化作了一團火光憑空爆開了。

古文兩兄弟被籠罩在一團火光之中,雖然他們瞬間激發了保命之物,但卻依舊被那強大的衝擊力量震得飛退了出去。

兩個人的身體高高的拋了起來,在半空中摔下,跌倒於地,身上衣服破裂,鮮血淋漓,說不出的狼狽。

「這,這個死雜種。」古文氣急敗壞的吼道。

這一次的靈體鬥士更絕了,甚至於未曾靠近就自動爆裂,讓他們兩人吃了一個大大的啞巴虧。

好在他們身為師級強者,除了本身實力強悍無比之外,身上也有著一些防護寶物。緊急時刻驟然發動,這才化解了危局。

只是,接連吃了兩次虧之後,他們對於戎凱旋的恨意已經達到了極致,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手了。

鍥而不捨的追擊著,古文的腳步豁然一頓,他高聲喝道:「三弟小心,又有埋伏了。」


這一次,在感應到靈體鬥士存在之後,他立即停了下來,並且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前方。

果然,又是一個靈體鬥士從遠處出現。

他們兩人哪裡還敢讓靈體鬥士靠近,古文輕喝一聲,道:「小心靈體,不可靠近。」說罷,他遠遠的將咒法釋放出去。那道古怪的枝條頓時將遠處的靈體鬥士束搏住了。

隨後,古文稍稍的感應了一下,如獲大赦的道:「這個靈體鬥士體內沒有古怪。」

古斌也是鬆了一口氣,道:「大哥,那小子黔驢技窮了,自然不敢再玩什麼花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