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高台上每一個林家人都在打哆嗦!

那股寒意太強了,凍得他們不敢動彈……

不過,饒是如此,他們還是死死圍在林淵身邊。

「一!」

東方老人開始數了,冰冷的目光看著林淵。

同時,藍一齊和羅天二人一左一右死死將墨軒壓制住,不給他任何出手相救的機會。

林淵沉默不語,只是盯著說話的東方老人。

「二!」

東方老人繼續數道,同時劍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更加強勁。

極度的冰寒令得林家人瑟瑟發抖,不少修為低的子弟頭髮眉毛上更是直接結起了霜。

但,林淵還是沒有說話。

「看來你是果然準備找死了!三!」

陡然一喝,東方老人再無顧忌,雙目中殺機一放。

唰!

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寒冰劍氣凌空而來,直刺林淵。

這劍氣的恐怖比起先前隨意的一喝不知強大了多少倍,寒冰凍得空氣嗤嗤作響,高台也隨著劍氣的迸發被一分為二。

巨大的溝壑一直朝著林淵面前。

「保護族長!」

林家族人咬緊了牙關,用肉身攔在林淵前面。

圍觀的武者更是低聲嘆息,林家族長這次死定了,東方老人畢竟是一宗之主,要殺他,他絕沒有反抗的餘地。

「不愧是最下等的青石級別勢力掌舵者,以三名通武境中期實力來逼迫一個暴氣境中期的後輩,你們也是做得出來……這樣吧,今日爾等逼迫吾之徒兒,就允你們跪下磕三個響頭就算了吧。」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林淵死定了的時候,一個冷漠的聲音卻是突然從天空中響了起來。

咻!

伴隨著這聲音,一道金色的璀璨劍氣突然從天而降,嘩地一聲將東方老人的劍氣斬斷,接著餘威不減,朝著東方老人逼去。

東方老人面露駭然之色,這劍氣的恐怖又豈是他能抵擋的?

「啊!」

咆哮一聲,情急之下的東方老人聚集全身寒冰真元一劍掃去。

唰!

恐怖的寒冰劍氣連半個擂台都幾乎掃翻,滿天的冰屑狂舞,然而這一劍雖強,在黃金劍氣面前卻只聽得咔嚓一聲,便被撕裂。

金色劍氣微微一滯,接著便是落到了東方老人身上。


嗤!

一劍入體,東方老人倒飛出去,胸口玄器甲衣被撕裂,一條巨大的豁開綻放在肋骨之間鮮血淋漓。

「閣下是誰!?」

藍一齊和羅天二人見情況不對,神色一變沉聲喝道。

那東方老人也是掙扎著站了起來,雙目之中全是驚懼之色,對方剛才那一劍是真的將自己斬怕了!

嗖!

高台上,光影一閃,劍藏鋒的身影顯露出來。

「那是什麼!?」

「好像是什麼怪人,看上去真像一隻巨鼠……」

劍藏鋒一出現, 重生成頂級食材

劍藏鋒全身金毛覆蓋,佝僂身形,斷腿小爪的樣子實在是太像一隻站立的人形老鼠了。

「閣下是什麼人,跟這姓林的什麼關係?」

高台上的羅天三人還算冷靜一些,知道對方變成這個樣子絕非是天生的,應該是練了什麼奇功。


「難道你們都耳背嗎?剛才我已經說了是他的師父。」

劍藏鋒冷冷一笑,看著對面的三位宗主。

「他的師父?怪不得……怪不得……這小子不入宗門卻能有今日的成就,原來是有大能在背後指點!」

東方老人口吐一口鮮血,踉蹌著說道。

羅天和藍一齊心中也是陣陣後悔,姓林的小子怪不得能這麼厲害,原來背後居然有大能指點!

原本還以為他只是****運好,有所奇遇,正要將他扼殺在崛起的搖籃之中,誰曾想竟是這麼回事……

「原來族長有師父……」

「是啊,我們也沒有想到。不過話說族長的師父為什麼長得……這般怪?」

林家方面也是議論紛紛,這是劍藏鋒的第一次露面,他稀奇古怪的造型以及強大的實力足以引起每一個人的好奇心。

「好了,廢話少說。今日你們三個要想活著離開,就按我先前所說的,當眾給我徒兒磕頭道歉,今天的事便算過去了,否則今日你們一個也不要想活著離開。」

東方老人等三人不敢動彈,劍藏鋒反向逼迫的聲音倒是率先響了起來。

「什麼!要我們三人給他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後輩當眾磕頭道歉?」

此言一出,三人的神色便是劇變。

三人貴為三宗之主,卻要給一個不滿十六歲的後輩磕頭道歉,這,他們怎麼可能做?

這樣做了之後,顏面何存?

三國修士將如何看待他們?

「廢話少說,今天磕也得磕,不磕也得磕!否則……」

劍藏鋒冷然一笑,手中長劍一指,遙遙鎖定住三人。

霎時,三人便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將自己牢牢鎖定,讓他們彷彿如墜冰窖,額頭的汗水流個不停。

「這下有意思了,剛才三宗宗主要逼迫林家族長下跪磕頭,現在林家族長的師父出現,反而是要逼他們下跪了!」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下跪?」


「廢話!不下跪他們死定了,你們又不是沒有看見林家族長那怪人師父多強!」

……

高台下面炸開了鍋,一些好事者更是熱烈地討論了起來,他們本就對所謂的三大宗門沒什麼好感,平時高高在上也就算了,來的時候氣勢洶洶一副不把普通人看在眼裡的感覺,如今被反過來逼迫下跪,也真是活該! 當眾下跪!

面對這個要求,羅天三人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甘。

他們身後跟隨一起來的宗門弟子們更是直接低下了頭,臉上一陣難堪!

曾幾何時,他們威風凜凜、高高在上的三位宗主,竟然要向一個只是暴氣境中期的世家子弟下跪?

「此子滅我三宗頂級天才,后又殺我大雪山兩位傑出門徒,我們讓他下跪尚且說得過去,憑什麼我們也要向他下跪?大不了有你撐腰,此事我們不再追究,繞過此子就是了。」

東方老人做著最後的掙扎。

「不錯,我們可以繞過此子,但也請閣下不要步步緊逼,我們畢竟是有身份的人,怎可在此當眾給一個乳臭未乾的後輩下跪?」

藍一齊和羅天也是紛紛道。

此地不僅有龍鬚城幾千武者,還有他們自己的弟子,若是下跪,可以說心氣全失,武道之路徹底斷絕!

所以他們絕不可能下跪。

「呵呵,現在開始怕了嗎?剛才你們要逼我徒兒下跪,絕他武道之路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手軟了?爭奪寶物,本就是生死由命的事,你們的天才弟子被我徒兒所殺,只能說是技不如人,死不足惜!你們事後插手卻壞了規矩,所以不要怪我辣手無情!」

劍藏鋒冷冷一笑,接著目光變得冰冷,道:「從現在開始我倒數三聲,若是還不下跪,今日你三宗之人全部只能站著來躺著回去!當然,如果你們想拚死一戰,試試看能不能反敗為勝,我也並無意見!」

鏘!

這一刻,凌厲無比的氣勢從劍藏鋒身上釋放出來,他就像是一把徹底開封的劍,鋒芒畢露!

在這鋒芒之下,三宗宗主都只能瑟瑟發抖,更不要說他們身後連正眼看一眼劍藏鋒都做不到的弟子了!

「一!」

劍藏鋒開始數了。

古怪畸形的身體之中顯露出來的霸氣,讓在場沒一個人敢嘲笑他,只覺得他這一刻才是這片天地的主宰!

「怎麼辦?」

東方老人等三人面面相覷,莫敢言語,只能用眼神交流。

「二!」

第二聲也響起。

三人有人猶豫,有人臉色卻變得瘋狂。

「三!」

「老夫跟你拼了!」


「三」字剛剛出口,陷入瘋狂狀態的東方老人便是忍不住了,他縱橫一生,一百八十歲,從來外人見了他都是點頭哈腰,極盡諂媚,如今卻要他給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兒下跪,讓他如何忍得?

「大雪山,雪劫劍!」

全身真元聚於一處,一劍斬出。

霎時,天降異雪,彷彿血液般的雪花翻滾著朝劍藏鋒涌去。

整個高台周圍都可以聞到一股血腥味,東方老人這一劍,是殺劍!

大雪山最強絕學!

「雪劫劍,聽說是大雪山最強的招數啊,甚至達到了地階上品!一劍出,鬼哭狼嚎!」

「是啊,不知道那林家族長的師父是否擋得住?」

東方老人這一劍,令得高台下的武者紛紛往後退去,去趨避這一劍的餘威。

被劍氣所籠罩的劍藏鋒卻是冷冷一笑。

「不自量力!」

嘩!

只見他手腕一抖,一抹金色劍光像是撕開一張紙一般倏然間穿透無盡紅雪,瞬間出現在東方老人喉嚨處。

嗤!

沛然劍光寬足一米,透喉而過,剎時,東方老人那充滿著驚愕表情的頭顱便是拋飛而起,撲通一聲跌落在地面之上。

整個過程,他竟然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只有臉上至始至終凝固的驚愕,顯現出了他臨死之前是一種怎樣的不可置信。

「區區通武境中期的修為,加上一式地階上品劍法就妄圖與我抗衡?」

一劍輕描淡寫斬殺了東方老人,劍藏鋒冷冷一笑,手中金燦燦的玄器寶劍又指向了羅天和藍一齊二人,「你們二人呢?是反抗,還是磕頭認錯?」

冰冷至極的語言,令得高台上下,沒一個人敢大聲喘氣,剛才的那一劍實在是太震撼了,彷彿他只是微微動了下手腕便破去了大雪山的最強絕學,並將東方老人斬首斷頭!

羅天和藍一齊二人面露駭然之色,目光在身首異處的東方老人屍體上看了一眼又一眼,那凄厲的模樣叫二人實在是心中恐怖不已。

「我……認錯。」

登堂入室 我……認錯。」

終於,在萬般不甘糾結掙扎之中,二人還是徹底認了命,跪了下去。

他們可不像是東方老人,東方老人已經年過一百八,通武境高手只能活兩百歲,他就算不死,也不足二十歲的壽命可活,可他們還年輕,還有一百多年的生命等著他們去揮霍,可不想這麼早就死!

咚咚咚……

協同的三個響頭磕得地板咚咚直響,傳入高台上下每一個人的耳中。

羅鐵門和風雲谷的武者徹底低下了頭去,不敢看到這一幕,來自龍鬚城的圍觀武者們則是一臉唏噓,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頭磕完了,帶你們的人滾吧。」

片刻之後,二人磕頭完畢,劍藏鋒一喝,兩人再不敢停留,灰溜溜地帶著己方的弟子頭也不回地朝著人群外走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