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夫人切齒點頭。

明珠公主從花府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而花家安排的送信人員,凌晨便已經出發去東城了。

當花芊芊聽到了小丫鬟傳來的消息的時候,便擰緊了眉頭,她看著三夫人說道「娘親,沒聽說祖母病重啊?」

三夫人隨之也搖了搖頭,然後花芊芊便覺得事情有所奇怪。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花芊芊說完便走了出去。

三夫人想要去攔住她,卻被她推開,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她快步走了出去。

花芊芊帶著小丫鬟裝作在府里閑逛,然後轉到大夫人的院子的時候,便覺得有些疑惑。只見裡面進進出出的人,好像在忙活著什麼。

「這位姐姐,裡面出了什麼事情了啊?」花芊芊拉著一個小丫鬟問道。 傾斜坑哇不平的路面,讓聶龍下山的速度反而沒有上山那樣快,他已經可以聽到身後的汽車聲,開出了洞口,燈光就照在他左側前方的山上,他通過那束燈光聶龍知道汽車現在停下來了,但是聶龍依舊沒有鬆懈,繼續扶着山壁向下而去,聶龍在爭奪時間。

他聽到耳畔邊嗚嗚的風聲,還有迴響在山間的自己的腳步聲,頭頂還時不時有一兩隻鳥兒扇着翅膀。

“突突突!”

身後傳來的汽車聲,他知道後面不遠處是一個轉彎,如果汽車加速過了那個地方,立刻就會發現他,同時聶龍也看到前方也有一個彎道,只要他在汽車衝出來之前,越過哪裏那麼他就會暫時的逃過一劫。

汽車響聲越來越大,聶龍回頭漂了一眼,立刻向前衝去,他看到燈光已經開始轉向,這意味着汽車也開始轉彎,聶龍低頭往前衝去,他看到前方的路,看到了彎曲的路面,他立刻向前衝去,剛剛進去,燈光也跟着過來,怎麼辦?聶龍知道這樣跑下去不是辦法,距離下山的路還有很遠,而後面是一輛汽車,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發現。

聶龍過了彎道並沒有停下來,他不指望在轉彎處如果自己藏起來躲過一劫,他現在知道他必須逃,突然聶龍注意到前方地上有塊石頭,大約有三十公分大小,他快速的跑過去,抱起石塊,仍在路中央,聶龍希望這樣的舉動會給他爭取更多的時間。

聶龍向前奔跑,後面車身隆隆,好在聶龍利用石塊的機會,已經跑了很大一截路程,同時聶龍也注意到隨着他距離上面越遠,體力恢復的越快,他意識到哪裏肯定有某些東西,在壓制着他的體力,所以在前面他感到體力不支,甚至是冒起了虛汗。

逐漸聶龍的速度越來越快,耳邊風聲呼呼作響,眼前的山路也隨着他的奔波,不斷在眼前晃悠,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可能有十分鐘又或許是半個小時,聶龍覺得他現在已經快要到了山腳下,聶龍不顧一切的向前衝去。

他看到不遠處立刻一個鐵質的警示牌,上山的時候他看到了上面寫着“軍事防禦區域!禁止入內!”他知道還有不到二百多米他就可以看到平坦的地面了,到那個時候,他只要找一個山體掩護起來,那麼他就不會被發現。

“不好!”聶龍突然喊了一聲,他聽後面傳來馬達聲更大了,對方肯定是有所懷疑,要不然不會這樣開足馬力衝下來,聶龍剛剛過了轉彎,燈光就照射到一旁的警示牌上。

聶龍頓時着急起來,對方速度快了很快就會追上他,自己原本想的計劃估計要泡湯了怎麼辦?找機會殺了他?但又怕他的車上或者開車的人身上有其他報警的裝置,這樣一來聶龍也就完全暴露。

怎麼辦?怎麼辦?聶龍焦急起來,他摸了摸槍,又否定了擊斃他的想法,突然聶龍想到了懷裏那個亮着紅色三角的牌子。

“希望對方車上只有一個人!”聶龍暗道。

他看到前方有一塊突起的石塊,腳下也有幾塊從上面脫落落下來的石塊,當時就心生一計,聶龍立刻準備起來,他將石塊丟在馬路上,立刻將自己身體藏在石塊後面,身體剛剛收回,車燈就已經照射到了腳下,馬達聲也越來越大。

聶龍看着腳下燈光,向前推去,過了幾秒鐘燈光推進的速度也慢了起來,顯然是對方發現地上的障礙物開始減速,聶龍已經聞到了那股淡淡的汽油味。

“吱!”

汽車剎車非常及時,停了下來,聶龍已經看到車頭就在在他的大腿邊,他將手裏那個三角標註握在右手中,扣在衣服上,免得紅色燈光引起對方注意,左手提槍,他聽到了對方跳下了車,是一個人的腳步聲,聶龍隨即放心來。

對方剛一出現在聶龍的視線中,他立刻舉起三角標誌,擋在自己臉前,同時說道“是我!你們隊長!”

對方愣住,聶龍的心也開始砰砰之跳,這是聶龍第一次真正用到這個東西,見對方沒有說話,聶龍在此吼道“是我!你們隊長!”同時聶龍也提起了槍。

“隊長?”對方支支吾吾的疑問道。

“對!今天你執勤嗎?”聶龍問道。

“是的!隊長,今天是我!”對方的聲音也突然嚴肅起來。

聶龍慢慢放下手裏東西,發現對面站着一個身材魁梧的年輕人,眼神有些迷離,他知道這個東西起作用了,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下來。

聶龍問道“車上是不是安裝了,攝像設備?”

對方立正道“隊長,沒有!您的那輛車裏纔有”


聶龍聽後這才走了出來,走到那人面前問道。

“你叫什麼?”

“王啓林”

聶龍又問道“你下來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了嗎?”

“發現了,我懷疑前方有人”

聶龍緊張問道“你將這個消息報告上去了嗎?”

“是的,隊長,這是我的責任”

聶龍思索道“在此報告一下,就說你已經到了山腳,沒有任何問題,現在正往回趕”

“是!”王啓林敬了一個禮。

王啓林將手指移到耳朵旁,然後輕輕按下,說道“我已到了山腳,隊長和我在一起,現在沒有任何問題,我正準備返回”

聶龍剛想阻攔,王啓琳已經將話說了出去,他萬萬沒有想到王啓林竟然會這樣說,這樣一來他完全暴露了。

聶龍快速問道“你出來的時候隊長在上面嗎?”

“是的”

“這下真遭了!”聶龍咬牙道。

聶龍立刻說道“你告訴他們,是你看花了眼,你已經往回走了”

王啓林又說道“報告,剛纔是我看花眼,我正往回走”

王啓林說完,聶龍聽到從王啓林耳朵哪裏穿出一個微弱的聲音,應該是通訊裝置那頭有了反應。

聶龍問道“他們說什麼了?”

王啓林機械般的回答道“他們問我,是不是喝多了”

他這樣一說,聶龍也覺得希望還是很大,至少現在他們沒有懷疑。

“山洞裏面是那個組織?告訴我”聶龍問道。 「回三小姐,是老夫人昨日念佛的時候。突然身體不適暈了過去,正喊了郎中來,在裡面瞧病得!」那小丫鬟低頭說道。

「呀,是祖母病了啊,那我得去瞧瞧!」花芊芊慌忙往院子裡面走去。

「三小姐,你可別進去了,大夫人可交代了,任何閑雜人等一律不許進去啊!」那小丫鬟慌忙攔住了花芊芊。

「怎麼了?祖母生病了,還不許我進去看看了么?如今且看看,這幾個孫女哪裡還有在跟前的,不就剩下我一個了么?她要是有個好歹,沒個孫女在身邊,她老人家該如何想?」花芊芊大怒道。

「三小姐息怒,奴婢是萬萬做不了主啊!」那小丫鬟只恨自己嘴欠,竟然告訴了她真相。

「你做不了主,把做的了主的叫出來,看她如何說?」花芊芊皺眉說道。

「三小姐!」小丫鬟嚇得不行了。


「是誰啊?在這裡大呼小叫的?」裡面傳來一道冷厲陰沉的聲音,頓時嚇得小丫鬟慌忙跪在了地上,渾身哆嗦著。

「大娘!」花芊芊低下聲音喊了一聲。

「剛剛是誰啊?」大夫人冷冷的掃視了一圈,怒喝道。

「是芊芊!」花芊芊硬著頭皮說道。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芊芊啊,怎麼了?大娘哪裡做的不對,惹得我們這未來的側妃娘娘著急上火了啊?」大夫人語帶揶揄的說道。

「我!」花芊芊氣的咬了咬銀牙,剛要說什麼,卻猛地被突然衝過來的娘親給拉到了一邊。

三姨娘嘴裡不能說話,手裡比劃著跟大夫人道歉,惹得大夫人一陣心煩。

「你們娘倆湊什麼熱鬧,該哪裡歇著去就歇著去,府里沒虧待你們娘倆吧?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還想怎麼著?來人,把三夫人給三小姐請回去,伺候周到了,可莫要再讓出來了!」大夫人不耐煩的說道。

「大娘,你敢把我們給關起來?」花芊芊氣的變了臉。

「如何不敢,這府里現在還是我當家的!」大夫人冷著臉說道。

「送回去!」一聲冷愣,頓時上來幾個粗壯的婆子,拉著她們就走。

「不要碰我,碰掉了我肚子裡面的孩子,你們一個個的找死嗎?」花芊芊尖叫道。

大夫人的眼眸閃了閃,手裡握著一包葯,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心裡暗道,先把花琉璃整治了,再來整治你這個小蹄子,你以為懷了皇家的子嗣,就能飛上枝頭做鳳凰了,豈不知,就憑你們一個個低賤的庶女,哪裡能為皇家養育孩子,到頭來,還不是被人要了性命?大夫人冷笑一聲,便走進了那院子裡面。

此時,正屋裡正圍著好些個大夫,一看到大夫人來了,慌忙都退至了一邊。

「母親怎麼樣?」大夫人冷厲的問道。


「回夫人,氣血淤積,恐怕時日無多了!」其中一個老大夫拱手說道。

「時日無多?」大夫人的嘴角浮起一抹殘忍的笑意。

「是的!怪我們無能!」那老大夫歉疚的說道。

「先去熬藥吧,我進去看看!」大夫人擺了擺手,便走了進去。

廂房內,正點著安神的熏香,而那李媽媽正坐在床榻前伺候著老夫人。

「你來了?」老夫人睜開眼睛,看了大夫人一眼,便又閉上了眼睛。

「是!」大夫人點了點頭。

「你先下去吧,媽媽,這裡有我伺候著就好了!」大夫人接過了李媽媽手裡的帕子說道。

「不用了,有什麼事情還需要背著秀萍嗎?我身旁不也就那麼一個知心的人兒了?」老夫人咳嗽了一聲說道。

「母親!」大夫人說著就紅了眼圈,只是瞬間她便將眼淚給生生的逼了回去。

「大夫人請坐!」李媽媽給她搬了一個錦墩過來,讓她坐下。

「謝謝媽媽!」大夫人點了點頭,便坐了下去。

「人都出去了?」老夫人閉著眼睛問道。

「嗯,走了有一段時辰了,眼下,恐怕快就到了東城了!」大夫人低頭說道。

老夫人並沒有應聲,過了好一會,她才微微嘆息道「這一次,你有幾分把握?」

「宮裡的都已經動手了,我們也只是尋個由頭而已!」大夫人低聲回答。

「這宮裡的,能有幾分的把握,若是不然,我們花家可都是誅九族的命啊!」老夫人雙眼含淚說道。

「老夫人!」李媽媽輕輕拍了一下她的手擔擾的看她。

「秀萍啊,這事若是不成,我們可就都沒命了啊!」老夫人嘆道。

李媽媽抿了抿唇,其實她心裡跟明鏡似得,即使這件事情成了,花家也脫不了干係,就憑著聖上寵妃,也不會放過花家啊。

「老夫人,郎中可是說了,讓你好生靜養,不該想的別亂想。你身子骨好著呢,可不要瞎擔心!」李媽媽勸解道。

「母親,你放心,就是這事不成,宮裡的也會想辦法保全我們!」 重生之郡主威武

「宮裡的?」老夫人譏諷的哼了一聲。

「是啊,母親,她們能說話不算數?」大夫人急急的說道。

「這皇宮內,人情比紙還薄,出了事,全部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到時候,花家便成了替罪羔羊了!」花老夫人冷笑道。

「不會吧!」大夫人吃驚的扭緊了手裡拿著的帕子。

「會不會,到時候,走著瞧便是了!」老夫人無力的說道。

「母親,不管成與不成,這報信的人可都已經在路上了,已經容不得我們反悔了啊!」大夫人喃喃說道。

「希望列宗列宗能保佑我花家吧!」花老夫人蒼涼的說道。

大夫人神色一凜,冷清的說道「如果祖宗保佑,我若曦就不該死!」

「已經都是一個死人,還說些什麼?」老夫人斥道。

「是!」大夫人幽怨的看了老夫人一眼,便低頭不語。

「算啦,今日累了,你且回去休息吧,待有了消息之後,再來稟報我吧!」花老夫人下了逐客令。

「是!」大夫人應了一聲,然後又囑咐李媽媽兩句,便轉身離開了。

大夫人離開之後,老夫人從床榻上坐了起來,然後好半天不說話。 “我不知道!”王啓林說完,頭也開始左右搖晃,聶龍一看這情形就知道,手裏這個東西能夠控制的時間也越來越段,王啓林估計就會在幾分鐘後醒來。

聶龍狠狠說道“王啓林你開車回去,如果路上遇見有人追來,就給我攔住,不讓他們下來懂了嗎?”

王啓林點了點頭。

聶龍補充道“你開車上去吧!以後有人問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你是完全不記得的,知道嗎?”

王啓林在次點了點頭,上了汽車,向前開去,然後在一個寬闊的地方掉頭,又朝上而去。

聶龍抓緊機會,也不知道他最後說的這幾句話,能不能控制住王啓林的思維,這個他沒有試過,但是聶龍還是這樣試了。

聶龍跑下刪,速度不減依舊向前衝去,他想讓自己趕快進入城市中,哪裏人多建築多,現在一旦要是被張十二他們知道,他出現了那麼他只能進入城市中,而不是在郊區藏起來,前一段時間沒有抓住他,張十二或許會將重點放在郊外。

聶龍已經到了看到了那幾處平房,在月色下孤零零的豎在哪裏,這幾天他對這附近也有些瞭解,要想以最快的速度進入城市,那個方向,房前的土路是最近的路的。

聶龍前進沒有幾步,突然聽到身後的山澗中傳來爆炸聲,他猜到或許是王啓林不小心掉入山澗,又或者他們將王啓林硬頂下了山路,因爲上面的路較窄,只允許一輛汽車通過,但是無論哪一種對聶龍來說都不利。

果然聶龍跑到房間前,看到在山腳下亮起燈光,先是一輛,然後又是兩輛,接着陸陸續續出來很多,聶龍哪裏還有心思觀察,低頭向城中衝去。


汽車燈光上下顛簸,頭車已經飛快的開着直線衝了過來,聶龍一看不對,立刻開始向另一測跑去,但是僅僅幾秒過後,後面的車隊車懂長龍,也開始轉彎,這下聶龍慌了,對方肯定帶着某種特殊設備,能夠查到他的具體位置,現在他可不指望,靠手裏的三角東西救命。

既然被發現了聶龍索性,直接向城市中而去,他祈禱在人多的地方對方不能那麼輕易的知道他的位置。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