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大長老臉上還帶著燦爛如花的笑容,完全不像是要懲罰那幾人的模樣!

望著幾人離開的背影,台上幾位長老的神色各不相同,或深,或淺……

九長老哼唧兩聲便撇開視線,誰也沒有注意到,原本苦思不得其解的五長老,老眼忽的一亮,繼而陰沉,和幾位長老打了招呼,五長老以向家主稟告要事為由,也匆匆離開。

------題外話------

收禮物果然是開心的事情,謝謝大家!b( ̄▽ ̄)d

感謝(薄涼。)投了1票(5熱度)+1張月票

感謝(wei145121)投了2張月票

感謝(高冷男神墨子軒i)送了10朵鮮花+投了1票(5熱度)+1張月票+送了2顆鑽石+打賞2

感謝(I36920937)送了2朵鮮花+送了1顆鑽石

感謝(hhh553693745)投了1票(3熱度)+送了1顆鑽石+送了10朵鮮花+打賞2

感謝(王源源家凱喵喵的璽烊烊)送了1朵鮮花+送了2顆鑽石+打賞3 七七一喜,立馬再次展現出自己的絕技,直接攀爬到樹上,盪著樹枝一棵棵的跳躍而去。

九叔叔、大象娘親,我來了!

七七心底喊了一聲,因為心急,渾身的痛癢感竟是也沒了。

太陽已經緩緩升起,陽光傾灑整個大地,本該清新的早晨卻充斥著濃重的血腥味。


七七也是聞到到這股味道,而且越來越近。

前面的廝殺聲,和大象的吼叫聲幾乎已經在耳邊,七七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是直覺上那是很不好的事情。

擔心九叔叔是不是受傷了,她的動作更快了,終於來到了密林的邊緣地帶。

外面塵土飛揚,嗆得七七止住了動作,捂著鼻子趴在一棵樹上往外望去。

果然是大象娘親!

還有那麼多小象朋友們。


不對,當年一起玩耍的象寶寶們已經長大了,幾乎跟大象娘親一般大。

七七的眸光立馬亮了亮,似是久別重逢的喜悅。

下一刻,在看清了那邊的狀況時,喜悅的心情立馬淡了,她瞪大雙眸不可思議的望著那邊。

那邊的人,還有大象們,是在幹什麼?

打架嗎?

不是沒見過動物打架,但是這種人和大象一起混戰的場面七七還是第一次見。

當然,她也不是聖母,不會覺得無法接受。

畢竟在森林裡長大的她,見多了弱肉強食,有的動物甚至自相殘殺,那場面可比這暴力血腥多了。

奶娘也說過,這個世界本就如此,為了活下去,爭鬥在所難免。


七七是覺得不對勁,那些大象們不是甘願被人騎著的,也不是甘願去打架的,她能感受得到。

「大象娘親,阿大,阿二……」

七七不敢近前,試著叫了一聲。

阿大阿二這些名字還是她給小象們起的呢。

七七的聲音並不大, 舊愛如歡 ,更是微不足道了。

不過動物的感官向來敏銳,離的最近的大象還是聽到了,正在猛烈前行的巨大身子猛然一震,「吼……」一聲,幾乎響徹了整個戰場。

那頭大象甚至鼻子一卷,甩掉那些顫斗的敵人,一個轉頭看向了七七的方向!

「阿大,是你!」

七七一驚,立馬叫了出來,正欲要奔過去,卻不料這頭叫做阿大的大象猛一個回頭,竟是不再看她。

七七,別過來,這邊危險。

阿大哼了一聲,沒人能聽懂它的話。

唯有七七,立馬不動了,再抬頭,她看到阿大身上坐著一個男人,那男人手中甩著一種帶刺的繩子,一下子抽在了阿大的屁股上。

「幹什麼,快走!沖啊!」

男人不住的叫囂著,一鞭子下去,阿大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條紅印子。

「阿大……人類怎麼能那樣對你……」

饒是見慣了動物之間的血腥場面,七七還是眼紅了。

大眼睛再掃向其他大象,發現它們身上都有這種紅印子,密密麻麻,觸目驚心。

愛並非索取 ,大象們為什麼不反抗呢,它們個頭大,有長鼻子,若反抗也不是不行啊。

還有那些人,他們為什麼要自相殘殺,也是為了爭奪食物嗎? 可是,奶娘不是說,人類自己會種地,也會養牲畜供他們食用,他們為什麼還要打架?

而且,他們自己打架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欺負大象?

七七不解,看著那大象被欺負成那樣,大滴的淚水流了下來。

「赤鴻烈,你違背當初的承諾,再次啟用這象群,是想跟整個大陸為敵嗎?」

混亂中七七似乎聽到了九叔叔的聲音,不由得渾身一震,立馬向那邊望去。

遠遠的看不清楚,雲七七立馬從樹上跳了下來,竟是直接奔了過去。

卻不料阿大猛然捲起了她,直接把她給扔了出去。

不過,阿大的動作很輕,七七並沒有摔下去,而是輕輕落在了最外頭。

「阿大,那是我夫君,我要去找他。」

雲七七一個著急,又要向前沖。

「吼……」

七七,危險,那個男人不好惹,你趕快走。

阿大這麼一吼,整個象群似乎都騷動了,它們聽到了什麼,是七七來了嗎?

攻城的象群突然停了下來,猛然扭頭看向了阿大的方向。

在它們確認是七七的時候,整個隊伍都亂了。

不好,七七真的來了。

她怎麼會到這裡來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

它們同時緊張起來,一時之間,竟是忘記了動作。

士兵們也震驚了, 天破玄武

正在跟赤鴻烈打鬥的君北冥心中一顫,覺察到象群的不同尋常,莫名的慌了一下。

該不會是七七吧?

雖然覺得有點不可能,君北冥還是想到了七七。

赤鴻烈察覺到了君北冥的不安,一個皺眉,猛然看向了象群看的方向,正巧看到一頭大象的鼻子往那邊湊,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直覺上是那邊有什麼東西在控制著象群,想到君北冥的手段,他覺得自己的猜測一定是對的。

否則好好的象群,正在攻城,正是戰鬥力最強的時候,怎麼都突然停了下來?

不好,決不能讓君北冥得逞!

赤鴻烈嘴角一勾,扯出一絲陰狠的笑容來,猛然停手,迅速沖向了密林那邊。

「攻城!快!」

赤鴻烈一聲命令,腳下不停歇,那些士兵猛然驚醒,得了命令,立馬甩著鞭子再次向大象抽去。

大象們挨了鞭子,渾身一痛,幾乎沒意識的往前面涌去。

「赤鴻烈!」

見赤鴻烈跑了,而且去的方向竟是那邊,君北冥一聲疾呼,迅速追趕而去。

七七,不好,那個男人來了,他是惡魔,很可怕的,你快走。

阿大也被甩了鞭子,忍著疼痛猛叫一聲,卻是不肯前進。

那士兵怒了,鞭子使勁的抽著,阿大這才哀吼一聲,往前沖了幾步。

「阿大……」

雲七七剛喊了一聲,眼前一片陰影,她看到一個滿臉陰鶩的男人沖了過來,一個激靈,轉身就往密林跑去。

咦?一個小女孩?

赤鴻烈見狀,眉頭一皺,覺得有點費解。

怎麼會是一個孩子?

不是君北冥想要控制大象的什麼秘密武器嗎?

但是,出現在這裡的小女孩一定有問題! 樓閣台榭,雕欄玉砌,小橋流水,假山怪石,奇花異草,綴其間。

走了約莫一炷香時間,幾人隨著大長老進入主院。

夜幽意外的見到自家老爹,還有薛慕辰,竟也在此。

夜玄翼一見女兒也頗為驚訝,連忙迎上前:「幽兒,你怎麼來了?不是去參加測試嗎?」

夜幽眨了眨眼,很無辜的說道:「爹爹,我剛從那邊過來,可那什麼石碑,太不結實了,我不過是輕輕摸一下就碎了,沒法測了。」

紅焱也立馬跳出來,附和道:「夜爹爹,那石頭就跟豆腐似的,一摸就碎,質量太差了,還差傷到姐姐。」

「夜叔叔,你沒看到當時的情況有多兇險,那塊破石頭轟的一聲就爆炸了,幸好幽兒機敏,否則,現在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

鳳月漓也在旁邊煽風火,自從離開地球后,他就沒敢再厚臉皮的叫『岳父』,因為他發現,越是那麼叫,這『未來岳父』的臉色也越臭,對他就越是排斥。

冥殤深幽的目光瞥了眼紅焱和鳳月漓,嘴唇微不可見的動了動,卻是沒有說話。

聽到幾人的話,夜玄翼一下緊張起來:「幽兒,有沒有哪裡受傷?」

乍一聽,薛慕辰的雙目也隱含憂色的在她身上看了看。

不結實?豆腐?破石頭?

旁邊的大長老面皮直抽,鬍鬚微顫,習慣性的捋一把鬍鬚,忍不住開口道:「玄翼啊,有事的不是你家閨女,而是…我們夜家那傳承了百年的測試石碑…被你女兒弄沒了。」

測試石碑?

夜玄翼此時才意識到事情的重,之前重心一直在女兒身上,卻是關心則亂,以女兒的本事,又豈會那麼容易被傷到?

畢竟在玄天生活了二十幾年,夜玄翼對測試石碑的了解自然比夜幽他們多,那可是相當結實的東西,而且價值不菲,一些三四流勢力都未必買的起,當然,以夜家的財力自然買的起,卻也會肉疼一陣子。

「大伯。」夜玄翼略為有些尷尬地喚了聲。

「咳咳一一」

就在這時,一聲低咳嗽聲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夜幽抬眼望去,一個年約五旬的中年男人坐在廳內主位,正看著自己。

眼底劃過一絲瞭然,這人,應該就是那位家主了。

雖然那人看起來不過五十來歲,夜幽卻不會真的以為這是他的真實年齡,畢竟,她爹都四十了。

「幽兒,過去見過你爺爺。」夜玄翼拉起女兒,走到大廳中央,鳳月漓幾人則站在旁邊沒有跟上。

「父親,這就是幽兒。」夜玄翼語氣恭敬的向主位上的人介紹道。

對方僅是頭,並未出(熱門小説網)聲,打量的目光卻是一直落在下方少女身上。

夜幽神色淺淺,在對方打量自己的同時,璀璨的桃花眸也注視著對面之人,而後,淡淡的喚了聲:「夜家主。」

不亢不卑,沒有逾禮,卻甚是疏離。

聞言,夜玄翼眉心一跳,連忙去看父親的臉色,而座位之上的夜家主,墨袍一撩,起身踱步走來。

一雙精目落在少女臉上,表情肅然,不怒而威:「為什麼叫家主,而不是爺爺?」

「你不是夜家之主?」夜幽神色從容淡定,沒有半懼怕。

夜家主微怔,逐頭道:「自然是!」

「小丫頭,家主當然是夜家之主啊,這全府上下,可是屬家主最大哦。」大長老笑著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